itehy精华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 愛下-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關於星空的討論看書-uwbjk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暮色渐临,远方的一片霞光已经渐渐退入群山,只余下些许暗红色的余晖在巨日落下的方向照耀着一小片天空,而更加广阔的墨蓝色夜幕则从另一个方向弥漫过来,在那夜幕深沉处,有星光渐渐显现,凡人们千百年来仰望的群星在那片墨蓝色中正变得愈发明显。
那些在夜空中闪烁的亮点承载着凡人们多少瑰丽的想象和田园牧歌般的童话?或许哪怕是白银帝国最渊博的学者也无法一一记述。群星高悬于天空,高悬在凡人无法触摸的领域,遥远的距离和亘古不变的清辉对于被重力束缚在大地上的族群而言本身便带着一种近乎神性的意味,所以自古以来便有无数神性般的故事围绕着群星展开,并在凡人心中扎下根来。
而这些描述星空的故事,其实和真实的、浩渺的宇宙群星没有一点点关系。
阿莫恩和恩雅都已经亲口证实——群星之上并无众神的国度,神国只是由凡人思潮建立起来的异域空间罢了,而世间无数指向星空的故事都只不过是一层瑰丽的空壳,对于这层壳子外面的宇宙,凡人从未真正接触,也从未做好准备去接触它。
但浩渺的宇宙群星不会因凡人的漠视而停止闪烁——它终究在那里,星海深处的万物运行不息,现在终于有一个声音跨越了漫漫群星的距离,不管这片大地上的各个种族是否做好了准备,这个声音已经到了。
南邊的北京下雪了
当然,这一切仍然无法证实,但至少就高文自己而言……他认为这个声音极有可能指向星空。
毕竟,这颗星球上已经有了像海妖那样的星空来客,龙族的记载中甚至还出现过上古的起航者舰队以及随着舰队共同踏上远征之旅的异星联军们——所以他愿意相信遥远的群星间还有别的智慧生物,他们或许也才刚刚睁开眼睛仰望天空,并且此刻正在与洛伦的凡人们共同分享着这个世界。
傍晚的风吹过索林树顶,从监听天线上方呼啸而过,远方的巨型魔网枢纽和近处的监听天线一同发出了低沉的嗡嗡声,贝尔塞提娅仿佛突然从沉思中惊醒,开口说道:“关于群星,占星师们一向有着超出常人的视野,自刚铎时代起,人类的魔导师们便成功测出了我们这颗星球与太阳以及‘奥’之间的距离,并确定了宇宙中闪烁的群星都是和‘奥’类似的高能量星体,而差不多在同一时期,白银精灵的学者们提出了猜测,认为我们的‘太阳’其实也是一颗近似于‘奥’的高能星体,只不过它更加温和,没有进行剧烈的燃烧……”
“我记得这个,当我还是骑士学徒的时候,我的导师从城里带来一本书,上面记载着人类魔导师和精灵魔导师举行的一场会议,以及在会议上进行的关于恒星的辩论,”高文点了点头,“学者们认为正是由于太阳的温和,我们才得以在这颗星球上生存,而‘奥’的过强能量辐射则会摧毁任何靠近它的生态系统……在这个基础上,有一位刚铎魔导师曾提出假设,如果宇宙中也存在和我们的太阳一样的、没有剧烈燃烧且放能强度适宜的星体,且其适宜的轨道上也有和我们类似的固态卫星,那么这样的环境就有可能孕育出异星生命。”
“那个年代还没人知道海妖的来历,没人知道那些生存在深海中的神秘生物竟来自宇宙——甚至直到今天全世界都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这一点,这还是因为塞西尔方面的某些科普宣传在发挥作用,”贝尔提拉有些感叹地说道,“但就是在那样的年代里,凡人诸国中最顶级的学者们便已经将目光投向了星空,甚至开始猜测那些遥远的世界是什么模样了。”
“但在他们有进一步发现之前,魔潮便摧毁了强盛的刚铎帝国,而为了补上魔潮之后留给这个世界的巨大伤痕,连白银帝国都被拖入了长达几个世纪的旋涡,所有的发展都停滞甚至倒退了好几百年,”贝尔塞提娅轻声说道,远方传来叶海在风中翻动的声响,“现在想想,那真是个辉煌却又无知的年代,我们的顶层已经向着世界深处的真相探索了那么远,社会的主体却一直停滞着,一场魔潮到来,刚铎帝国从最顶层的魔导师到最下层的民众都转瞬间灰飞烟灭——我们对这个世界的危险根本一无所知。”
“我记得您准确描述过这种局面,”贝尔提拉突然看向高文,“顶层和底层在知识领域严重脱节,尖端技术和社会生产力之间无法形成什么什么联系……怎么说的来着?”
蛇王站好趴下
“顶层和底层的知识结构彻底失去连续性,尖端技术无法转化为整个社会的生产力,最终导致严重的发展不平衡,文明的抗灾性和可恢复性极大削弱,当世界级灾害爆发之后,仅有的少数上层精英无法保护整个文明主体,甚至无力自保,偶有幸存下来的社会个体也因知识断裂而无法重建社会,于是最终导致整个文明迅速覆灭——当初的刚铎帝国就是这么落幕的,”高文随口说着自己当初总结过的理论,紧接着有些意外地看了贝尔提拉一眼,“你也看过我写的那些东西?”
叠殇传奇
“……偶尔会看一看,”贝尔提拉似乎有些不自然地说着,“至少那有助于我总结万物终亡会是怎么亡的。”
“……不管怎么说,多看看书总是有好处的,”高文摸了摸鼻尖,紧接着一声叹息,“唉,可惜的是到现在还有很多国家在走这样的老路……”
“毕竟对于超凡者打造的秩序而言,将所有知识和财富集中于一点是最简单稳妥的选择,”贝尔塞提娅轻笑着摇了摇头,“好在安苏已经浴火重生,提丰则更早进行了改革,而白银帝国……那群议员们这些年也清醒很多了。”
高文一时间没有回应,只是有些出神地看着远方,看着索林巨树的树冠边缘渐渐被星光染上银辉,片刻之后他突然说道:“从某个方面来看,当年刚铎的那场魔潮……说不定反而救了整个世界所有凡人一命。”
贝尔提拉怔了一下,下意识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在魔潮爆发前夕,刚铎和白银帝国已经走在了探索星空的边缘,魔导师们从理论上已经解析了太多有关群星的知识——只是没有踏出那实质性的一步罢了,”高文皱起眉头,他的声音在夜空下沉稳而令人深思,“而一旦踏出那一步,凡人在认知这个世界时最大的一层‘帷幕’就会被掀开,这会导致仪式性的‘最终忤逆’提前发生,而那个时候的凡人们……”
高文没有继续说下去,贝尔塞提娅却已经感到了不寒而栗,此刻夜风已停,索林巨树的树冠深处却传来了一阵叶片抖动的哗哗声响,贝尔提拉第一个打破沉默:“所以如果当年的魔潮没有爆发,刚铎或者白银帝国的学者们就极有可能去尝试探索星空……一百多万年前发生在龙族身上的事情就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黑色豪門:對抗花心上 拓拔瑞瑞
战神领主
高文慢慢点了点头,声音变得格外低沉:“而我们却不一定会有龙族那样的好运,可以在被灭族的临界点上扛过众神融合,又及时找到机会低头求生。”
“所以当年的魔潮其实是在从宏观上拯救整个凡人文明?”贝尔塞提娅瞪大了眼睛,“它牺牲了刚铎帝国,却保下了除刚铎帝国之外的所有凡人国度,您是这个意思么?”
“这样想会显得魔潮是一次精心设计的行动,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最好不要做这种程度的假设,”高文立刻摇了摇头,“况且即便它真是某个存在的‘手笔’,我们也注定无法得到答案——能进行这种‘出手’的只有可能是某个神明,我们可没办法找众神询问情况。”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语气有些怪异地说道:“起码暂时没办法……”
一边说着他心中一边暗自计较,想到这件事虽然看似无法找人取证,但或许回去之后可以试着找恩雅问问情况……那位退休的龙神虽然现在也没办法做到什么事情都“想说就说”,但至少和在岗时期比起来,现在她在话语上的自由度已经很高了,有一些事情是可以直接问她的。
贝尔提拉并不知道高文沉默这几秒钟是在想什么,她只是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那我们现在算是‘准备好了’么?”
“……谁也不知道,连我都不知道,”高文本可以在这里用“域外游荡者”的身份高深莫测一下,但他看着贝尔提拉那已经异质化的身影,最终还是选择实话实说,“我曾经说过,在涉及到神灾的事情上,很多东西都没办法找个准确的‘变量’,我们无法预测众神疯狂的临界点,也无法测算出到底要到哪一步凡人才算做好了‘最终忤逆’的准备工作……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尽一切可能查漏补缺,这样才能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让自己的生存几率更大一点。”
“这可不像是可怕的‘域外游荡者’该说的话,”贝尔塞提娅突然说道,“但听到你这样说,我反而安心了一点。”
高文笑了笑,并未回应对方,贝尔提拉则在思索一番之后开口,将话题引回到了那个“信号”上:“你们觉得……如果那个信号真的来自霜天座的话,它的发信者会是一个怎样的文明?我是说……它的威胁如何?”
“这不好判断,”高文皱了皱眉,“从常理而言,他们有能力让信号跨越如此遥远的距离传递到我们这颗星球上,这说明他们有着比我们更先进的技术,至少是更先进的通讯和探测技术,但在我们破解那些信号的传递方式以及对星空增进了解之前,谁也不能确定那些‘发信者’发送信号时到底是单纯凭借了强大的技术还是有着环境因素上的巧合。再者说,通讯和探测技术只是诸多技术中的一个,它不能用于判断发信者在其他领域的技术实力。
“用个极端点的例子,或许这种跨越星空的通讯方式其实简单到令人难以置信,就连拎着棍子的原始人都能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到遥远的星星上,而我们只是恰好没有发现这个简单的原理罢了……”
贝尔塞提娅想了想,忍不住笑了起来:“您这个例子太过极端了。”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六界传说 永远太遥远
“例子,只是个例子,”高文举起手摆了摆,“我只是不希望你们太过紧张罢了。另外有一点我需要纠正……或者说提示一下,虽然那信号是在主天线指向霜天座之后出现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来自‘霜天座’。”
————
“霜天座只是一个星座,构成它的天体极有可能分布在一片非常广袤的星空中,而且是呈立体分布,那个发射信号的天体只能说是在‘霜天座的方向上’,但具体是来自哪……还需要占星师们去努力计算才行,现在就说信号来自霜天座,从天文学上是错误的。”
听着高文的话,贝尔提拉忍不住捂了捂额头,一旁的贝尔塞提娅也小声咕哝起来:“真是好多年不曾听过高文叔叔的说教了啊……”
高文:“……”
雲是天空蒼白的愛
梦游聊斋
恶魔的法则2
他有些哭笑不得,但随着一阵夜风吹过树梢,他的心绪反而渐渐放松了一些。
“或许我们过于紧绷神经了,”他说道,“这只是一个突然造访我们这个世界的声音而已,而且从它开头携带的大量数学概念来看,它更像是一声介绍自己的‘问候’,在这片广袤黑暗的宇宙中向另一个智慧族群表示自己同样是一群可以交流的智慧生物——我知道这种想法显得过于乐观,但在我们搞明白那段信息末尾的符号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大家还是可以乐观一些的。”
“好吧,我确实喜欢乐观的态度,”贝尔塞提娅呼了口气,一边思索一边说着,“我也会把那些符号带回去给群星圣殿的学者们看看,精灵在密码学和语言文字方面的天赋并不比人类弱,而且我们那些古老的记载中说不定也会有能帮上忙的部分……您应该不介意白银精灵也参与到这件事中来吧?”
“当然不会,”高文立刻说道,“就像我一开始就说过的——这是全体凡人的一件大事,我是计划在整个联盟内部将这个项目公开的。”
他的语气很诚恳,但他并没有把心中所想的事情全都说出来。
如今整个监听体系的技术都掌握在塞西尔手中,主天线阵列的核心秘密肯定是不会共享出去的,而且这种顶尖魔导装置别的国家哪怕拿到了技术资料,想要仿造恐怕都仿造不出来——在唯一的监听渠道被塞西尔彻底垄断的前提下,将这个项目对全世界公开,其实本质上就是让各个国家贡献出他们的密码学、文字学和星相专家,用大量技术人员的投入来换取一个“参与”的名额。
爆笑囧事:腹黑暗帝逆天妃 妤七
但这种事情,哪怕参与者们都能看出来,也不会有谁明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