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qng都市言情 司禮監 愛下-第三百二十五章 國庫抵押權閲讀-1i6k2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李公公几个意思,众人不明白,但李公公是魏公公的战略合作伙伴,魏公公曾当众对维新志士们讲过,他若不在京里,大事不决问永贞,小事不决问陈默。
如此,即便阮大铖、毛士龙知道这事透着古怪,也不得不学着李公公的样子给那西李行了礼。
宋献策那礼行的实在是不情不愿,没法子,他连太子都想弄了,况一个假太子妃。
山海經之玄珠
安国寺和一众皇军军官们不是行的跪拜礼,而是军礼,这是《皇帝亲军操典》要求的。
“娘娘…”
见这么多人给李娘娘行礼,魏忠贤肯定是激动的。他是真盼着李娘娘好的,原因无它,李娘娘对他老魏家的人好着咧。
寿宁对西李这个太子妃的名号倒没多大意见,甚至还挺乐意李翠儿成为太子妃,因为她听那死鬼的话在李翠儿身上投资了不少。别的不说,就金链子、金镯子什么的,前前后后就送了大几两。
而且,和东李她们几个比起来,李翠儿虽然比较强势,但对寿宁这个小姑子还是挺不错的。
母妃那里上次也曾说过,西李可为太子妃,这么一来,寿宁自然不会排斥西李成为他大哥的正妃、未来的皇后娘娘。
“维新可以,勿惊殿下。”
西李也颇是有几分太子妃的架势,至少那镇定自如的样子是东宫其她嫔妃们学不来,也做不到的。
接下来的事情,双方其实并没有多少话讲,关键就看太子殿下愿不愿意接受官兵们的拥戴了。
李永贞、宋献策和寿宁进的东宫,前面二者代表维新官兵向太子谏言,后者则是以私人身份劝说兄长。
四万年无敌 渔樵闲耕
别的人不清楚,反正骆思恭派在东宫的那三百多锦衣亲军肯定是松了口气的,刚才他们一个个的脸色可都难看的很。
魏朝站在宫门旁望着那个始终以忠心老奴姿态紧随在西李身边的魏忠贤,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时也有畏惧感。
————
却是想到这李大傻子的侄子如今都敢派兵威胁小爷了,谁知道这李大傻子会不会借他侄子的势报复自己呢。
“二爷,您老慢着些!”
魏忠贤经过魏朝身边时,魏朝伸手作势要扶。魏忠贤却是光顾着李娘娘,没注意魏朝这边。
落刹 腐败的人生
东宫管事太监王安那边得了讯赶来,不敢怠慢乱军“使者”李永贞和宋献策,小心翼翼的陪着二人用茶。
西李和寿宁却是直接去找了太子。
……..
正心慌等消息的朱常洛看到西李后,却是不快的说了句:“你怎么能在乱军面前自称太子妃?”
闻言,寿宁瞥了眼西李,心道这嫂嫂倒是有心机的很。
西李道:“难道殿下要臣妾以一选侍身份面对外面的维新官兵吗?”
“……”
阴阳鬼使
朱常洛没再纠结这个事,目光落在妹妹寿宁脸上,颇是不快道:“你来做什么?是来看我笑话的还是来看我这个太子几时死的?”
“大哥这是说的什么话?”
寿宁知道大哥心里有气,她微微一笑,将一份文件拿出放在桌上,道:“妹妹来是请大哥签个字的。”
“什么字?”
朱常洛莫名其妙,拿起寿宁摆在桌上的《东宫债权解决方案》扫了几眼,勃然变色,怒道:“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欠你们这么多钱了?”
根据这份《东宫债权解决方案》所显示,东宫目前为止一共欠了债权人魏良臣、寿宁公主白银一百二十七万两。
朱常洛记得清楚,他前后拢共就借了那魏阉和寿宁大概二十几万两银子,就算这利子再高,也不可能一下翻几倍变成127万两吧。
黑道特種兵
殿下的火气腾腾的就往上冒,比听说有叛军围了东宫还要急怒。
寿宁却是不急:“大哥这几年还过钱吗?”
朱常洛不吭声,因为真没还过。
寿宁摸出几份借据来,随手翻了翻,道:“关于罚息和滞纳金这一块,上面都写得清楚,大哥理当知道的。而且复利计算,大哥当初也是同意的,怎么能不承认呢。”
“你!…”
望着妹妹那一脸放高利的德性,朱常洛真是无语,也懊恼万分,当初为了尽快拿钱去还外面的利子,加上也实在是看不懂弄不明白,想着自已是太子,那魏阉和寿宁不敢糊弄他就给签了,没想到却是上了他们的大当。
“要是大哥觉得这数目不对,回头可以请人再核算。不过不要说妹妹逼你,亲情归亲情,债务归债务,大哥这总不还钱也不是事,我们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朱常洛真是头疼,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寿宁跑来凑什么热闹。求助似的看向西李,想着让西李把寿宁哄到一边去,可西李却装作没看见。
自家丈夫欠一屁股债的事,西李是知道的,但她真没办法,因为她也没钱。
朱常洛无奈,只得说道:“好妹妹,大哥现在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是大哥我不还钱,实是没有钱还。”
太子殿下这会真是有被趁火打劫的感受,寿宁这会跑来跟他逼债,摆明了就是借外面乱军来逼他的。
蛇鼠一窝!
千万大奖
想到皇亲中流传的寿宁和魏阉可能有染的传闻,朱常洛更是恨得牙痒,恨不得给寿宁两个耳光。
总裁的宅妻 青青杨柳岸
奈何,今夜是她郑家的天下。
这外面的乱军要不是郑家弄出来的,朱常洛一头撞死得了。
“大哥没钱,国库有钱啊,我也是考虑到大哥的难处,所以才特意给大哥量身订做了这套债务解决方案,只要大哥将国库三年经营权抵押给我,这笔债就可以偿还了。”寿宁煞有介事道。
戏天宝
“国库?”
朱常洛愣在那里,反应过来本能的摇头,并且怒斥:“寿宁,你疯了,休说国库不是我的,就算是我的也不能抵押给你!国库要给了你,国家如何运转!”
“这就不劳大哥操心了,只要大哥把字签了,三年之内我自会保证朝廷正常运转,妹妹也是朱家的人,难道还会看着祖宗的江山社稷毁了不成。”说话间,寿宁把文件往大哥面前拨拉了下。
七界第一尊
“大哥要是不签,恐怕有的是人想签。”
寿宁这话已经不是商量,而是威胁,实实在在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