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z0超棒的玄幻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笔趣-第一千四十八章 顛覆性的新技術相伴-aq1zi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老牟虽然是空军出身,早年还开过强—5强击机,不过后来随着职务的升迁,老牟便从强击机航空兵转为直升机航空兵。
八十年代,组建陆军航空兵,为了培养专门的陆军航空兵人才,当时隶属于空军的直升机飞行学院被更名为陆军航空兵学院。
当时在哪里担任教研室主任的老牟就这样成被从空军划归到陆军,正因为如此,老牟之前才会那么在意“狙击手”飞行员头盔。
无敌绣娘
因为那是专门为直升机部队,尤其是武装直升机部队专门打造的现代头盔,再加上直—12内部先进的座舱布置,让老牟恨不得立马钻进去,亲自飞上天,看看究竟爽不爽。
结果被老韦这么一搅和,所有人都被NB—2500V自动铺丝机吸引了注意力。没办法谁让这东西被称作航空航天霸权呢,能让加工碳纤维复合材变得高效且简单,本身就是一种传奇。
也正因为如此,包括总部首长在内都觉得自动铺丝机是代表着未来,甚至是颠覆未来的好东西。
相比之下,“狙击手”头盔这个已经展示过的东西自然就没啥新鲜感了,哪怕老牟极不情愿,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毕竟陆军航空兵组建到现在满打满算才十几个年头,在全军各军兵种中算是小老弟中的小老弟,话语权自然没有那些老部队的领导来的大。
所以看着其他人都跟着去看NB—2500V自动铺丝机他也不好不来,只是如往常一样躲在最后面,盼着这里的参观早点结束,自己看看有没有机会申请一下驾驶直—12上天体验体验。
杀手宠妃 最是凉人心
结果,就在老牟站在人群后,独自遐想该怎么跟总部首长提这个事,又该如何把这事儿完全落实时,庄建业的一句:“无轴承直升机桨毂”如同一记重锤,直接就把老牟给砸得面红耳赤。
没办法,实在是“无轴承直升机桨毂”这句话把老牟给震撼到了。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然同属于航空方向上的专业人士,老牟这个倾向于应用的,见到NB—2500V自动铺丝机就没有老韦这个搞基础生产的来的激动。
流年的愛戀 火青蓮
相反在“无轴承直升机桨毂”上老韦同样没有老牟来的兴奋。
尤其还是老牟这样专注直升机十多年的实践与理论都具备的复合型人才,更是听到这个词如同美妙的仙乐一样,瞬间难以自持。
原因很简单,只因为“无轴承直升机桨毂”是当今旋翼飞行器领域最具颠覆性的新技术。
有多颠覆?
看看美国正在试飞的“科曼奇”武装直升机就知道了。
如果说B—2轰炸机吊打其他型号轰炸机;F—22碾压全球一众战斗机,那“科曼奇”在直升机领域中的咖位就跟B—2和F—22在各自品类是一样的,都是吊打和碾压的存在。
除了“科曼奇”直升机具备隐身能力外,最关键的是其在结构减重和飞行品质上的颠覆式的突破。
以至于美国的试飞员毫不夸张的对媒体说:“‘科曼奇’的驾驶体验就跟真正的战斗机差不多,十分的灵活和顺滑,几乎能把你脑袋中想到的动作完全转化为飞行姿态,令你在低空可以随心所欲,仅凭这一点,世界上的同类直升机再过20年也未必达到。”
美国飞行员的言论一出,欧洲和俄罗斯这两个同样是直升机生产旺盛的地区和国家便柠檬精上身了。
全才狂徒(我的美女姐妹花) 臥南齋
——————
契约鬼夫
魔法傳
飞行品质好坏尚且不论,竟然敢说他们再过20年也达不到“科曼奇”的飞行性能,这就不是一般的打脸的,而是薅着脖领子左右开弓的狂抽。
欧洲和俄罗斯做隐身或许还真不行,但说到拼经验和积累的飞行性能,欧洲和俄罗斯还真没怕过谁。
子衿問情 悠悠子衿
因为直升机的飞行性能就跟汽车的驾驶感受是一样的,不是说装个发动机,配个变速箱就能让汽车如丝般顺滑。
底盘硬不硬呀?变速箱齿轮速率是多少呀?发动机输出怎么做到线性,又该如何爆发呀?
如此种种可不是随便装装就能出现爆炸性能的,而是需要汽车生产企业日积月累的积累,才能慢慢通过海量的数据对比,找到一个恰到好处的平衡点。
直升机也是一样,涡轴发动机,配主减速器,想要飞行品质优异,除了两个关键部件质量过硬,还要看匹配和调校,在这方面欧洲和俄罗斯并不比美国差多少,经验条同样是满格的,凭什么你美国人能升级,我们就不能?
结果不信邪的欧洲和俄罗斯人便扎进提高直升机飞行品质的深坑里,结果折腾几年方才发现,不是他们经验条不够丰满,而是美国人他不讲武德,直接把桨毂上的轴承一个不剩,全部去掉,使得原本结构复杂的桨毂,重量直接降低了将近50%。
如此轻量化的桨毂脱离了轴承的束缚,就等于脱离枷锁的骏马,自然是可以根据飞行员的各种想法变换飞行姿态。
这么一来,欧洲人和俄国人可就没咒念了。
因为他们的直升机配置的桨毂无法削去轴承和复杂的液压拉杆矩阵,没办法,直升机方向调节是由螺旋桨的前后左右的偏转实现的。
而想控制螺旋桨的偏转,就必须利用复杂的轴承和液压连杆将桨毂与控制系统相连,从组成复杂的机械控制结构。
这从一般的直升机就能看得出来,轮毂下方密密麻麻竖着一排液压连杆,与此同时桨叶与轮毂连接处配备轴承,桨毂与连杆同样有轴承关联彼此。
欧洲人和俄国人把这套复杂的机械结构研究得十分透彻,结果美国人干脆踢开不用,这就好比一个糟老头子,日常看美女只是为了赏心悦目,忽然有一天老兄弟反应巨大,开始下场与美女疯狂飙车,如此场景不仅是能力被颠覆,简直是三观被颠覆了好不好。
于是俄国人巴拉巴拉空荡荡的钱包,无奈的叹口气,彻底的认怂,继续沿着传统的复杂机械桨毂的路子上慢慢悠悠的啃着老本儿。
欧洲人有些不甘心,加上欧洲一体化带来的经济红利,让欧洲信心提升一大截,其他领域干不过美国,最吃经验的直升机难道还不行?
于是开始加大投入,想要跟美国在直升机上掰掰手腕,结果手腕子还没露出来,就被美国人一巴掌呼到地上,关键的材料没有,核心的参数没有,生产的工艺没有,专业的加工设备同样没有,啥啥都没有,还掰手腕,瞎掰还差不多。
结果就是这么一种连欧洲和俄国都搞不出来的新技术,腾飞集团居然有了,你让老牟这个搞陆航学术与教学工作的高级军官如何不激动,又怎能不兴奋。
于是咽了咽口水,问庄建业:“我能去飞嘛?”
庄建业也不含糊,往外面一指:“当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