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jhze超棒的言情小說 臨淵行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二章 第二仙界,仲金陵的故事熱推-9h6bw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之后的景象,苏云和莹莹便不知道了。
他们被褴褛巨人送往八万年后的“未来”。
“未来”到来,他们依旧站在北冕长城上,只是不见了铁昆仑,也不见了绝。
铁昆仑的死,带给苏云和莹莹极大的震撼,绝捧着铁昆仑头颅跪在空中,求见北帝忽的情形,也让两人心中久久难以平息。
那一幕仿佛依旧在眼前。
莹莹在书中写道:“士子在神通海底,看到至尊道君和骸骨巨人的选择,看到古老宇宙的覆灭,看到先民化作脑袋怪物,因此对强者舍弃生命去营救普通人而产生迷惑。这一次,他回到第一仙界,见到第一代仙帝铁昆仑牺牲自己换来人族续命的机会,他心中的迷茫,便更多了……”
苏云站在北冕长城上,望向第一仙界,那里已经是一片荒凉的废墟。劫灰完全将这个宇宙吞没。
仙人们开创了万千种仙道,将这些仙道寄托于天地之间,天地腐朽,仙道也跟着腐朽。
天地大道所化的劫灰,让整个宇宙的文明埋葬。
八百万年岁月,皆归尘土。
而铁昆仑这个人,应该与他的故事一样,也葬在这历史的尘埃之中。
这个灰烬中的宇宙,已经与苏云在几千万年之后所看到的景象没有多少差别了。
最终,苏云还是转身,面向第二仙界,面色平静道:“莹莹,我们走吧。”
莹莹飞速的在书上写道:“……他心中疑惑未解,需要继续前行寻找更多的答案。而今他已经准备好继续前进了……”
“莹莹?”苏云疑惑道。
地獄遊戲
莹莹哎了一声,连忙合上书,快步跟上他:“士子,我们要去哪里?”
“去第二仙界搜集仙气。”
苏云没有催动符节,而是步行。
在第一仙界中,他们前后呆了近十年的时间,这段时间中,苏云勤修苦练,莹莹记载的关于旧神符文、混沌符文的知识,他也深切领悟。
他对自己黄钟上的宙光年轮的参悟也更加透彻。
神起洪荒 西城千年
瑶残 段紫觞
这十年时间,他的修为日渐雄浑,各种神通也自越来越通达透彻。
美味新妻:老公宠上瘾
现在他赶路,已经无需青铜符节了,脚步迈出,便见脚下无数混沌符文流动,无量空间流于足下。
旧神的统治延续到第二仙界。
新的仙界已经过去了八万年,当年那个屹立在长城上守护民众翻越长城前往新世界的铁昆仑,已经被人忘记了,毕竟时间太久远了。
绝因为“杀”铁昆仑有功,成为北帝忽的重臣,深得器重。
南帝倏依旧是天地的主宰,统治着众生,这位大帝的思维和智慧实在太庞大深远,让人在面对他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他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哪怕是帝忽在面对他时,也有一种一切都为他所看透的感觉,令帝忽很不舒服。
苏云和莹莹依旧在四处搜寻仙气,偶尔打听一下绝的消息。
绝出奇的安静,很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传来,倒是在第二仙界中,人族、神族、魔族渐渐兴盛起来,神魔和仙人的数量越来越多,相互征战杀伐,争夺地盘。
争夺地盘其实是幌子,大家所争的,只是生存上的空间而已。
这时候,苏云和莹莹遇到了另一个出色的年轻人,仲金陵。
苏云见到仲金陵时,他还是一个灵士,追随着一个古老的旧神,荆溪。
他是荆溪的供养人,负责照顾荆溪的起居,荆溪乃是旧神之中的圣王,供养人数以千计,仲金陵只是其中之一,并不起眼。
这些供养人供奉伺候荆溪圣王,圣王会赐福与他们,也会保护他们免受神魔的捕杀,是一种比较常见的供养奴仆关系。
而在太古时期,供养人其实是旧神的食物,旧神饥饿的时候会吃掉他们。虽然现在还有旧神会吃掉供养人,但荆溪并非这样的存在。
苏云在搜集仙气的时候,与仲金陵相遇,听闻他是荆溪的供养人,又是绝的弟子,这才多看他两眼。
苏云和莹莹已经搜集到足够多的仙气,闲来无事,索性便跟随着仲金陵。
仲金陵显然是一个穷哈哈,没有自己的福地,供养自己都难,却供养荆溪,多少让苏云和莹莹有些意外。
他们跟着仲金陵,只见这少年辞别荆溪圣王之后,便来到附近的乡田间。那里是一批逃难到这里的人们,饿得面黄肌瘦,皮包骨头,但好在庄稼已经种下,看好未来两个月的收成。
“我把自己卖给圣王了!”
这个叫仲金陵的少年灵士向那些难民笑着说道:“圣王会庇护我们,你们放心!咱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苏云和莹莹观察一段时间,那些人应该是仲金陵的乡亲,逃难到这里,苦无生计,因此仲金陵卖身,给这些逃难的人生存空间。
又过八万年。
苏云和莹莹出现,打探绝的消息,绝依旧没有动静,反倒是绝的弟子仲金陵给了他们意外的惊喜。
仲金陵已经是仙人了,而且是金仙,修炼到道境四重天,为荆溪立下很多功劳。他照顾的那些难民,此时也发展成一个国家,日渐壮大。
他依旧质朴,没有多少心机,即便是绝也对他很是喜爱,有事没事便会赶来看他。
荆溪圣王与他交情很好,免去他供养人的身份,两人以朋友相交。
仲金陵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平和,善良,他待人大度,对人全心全意,与他交上朋友,不会有任何心理压力,反而觉得如沐春风。
苏云与他碰过几次面,他对苏云也很是好奇,只是彼此没有说过话。
“我在八百万年前见过他,他与那时一模一样,几乎没有改变。”
绝告诉仲金陵,道:“你无需与他说话,他也不会与你有什么交集。”
異世君皇
無顏妖嬈:王妃傾天下
仲金陵渐渐地也对苏云习以为常。
这时,仙人也越来越多了,渐渐有凌驾在神族魔族之上的架势,即便是旧神,地位也渐渐不如从前。
旧神之中,怨言颇多,以为帝倏陛下决策失误,没有扼杀人、神、魔三族,以至于真神的没落。
帝倏智慧广大,不为所动。
“是绝在造势,为推翻帝倏造势。”
莹莹向苏云道:“他想为铁昆仑报仇。”
仙少無敵
苏云点头:“绝在造势,但也在顺势而为。旧神因为自己的地位下降,本来便对帝倏有些不满,被他稍加挑拨,心中的失落便更强了。此乃神心中的忿怒之火,帝倏难以熄灭。”
莹莹思索道:“那么帝倏给人族神族魔族以生存空间,对于旧神到底是坏是好?”
苏云道:“堵不如疏,帝倏在看到铁昆仑后,便知道了这个道理,因此设仙帝、神帝、魔帝,笼络人心,让三大种族不反旧神。他意识到旧神虽然不会随宇宙的破灭而破灭,永生不死,但是却没有繁殖能力,早晚会衰落,他存在的意义,只是让旧神依旧高高在上,依旧做统治者。毕竟,他是无敌的。只要他活着,旧神便依旧是无敌的存在。”
莹莹道:“然而他即将被帝忽推翻。”
苏云和莹莹在下一个八万年后到来,这一年,仲金陵成为人族的仙帝,帝倏亲自封赏加冕,举办一场圣典。
苏云和莹莹恰逢其会,也混入圣典之中,就在这场圣典上,帝忽、绝以及诸多圣王、神帝、魔帝,几乎同时出手,刺杀帝倏!
这场圣典,变成修罗炼狱,宾客们高喊着推翻昏君暴政的口号,暗算帝倏,屠杀帝倏的亲卫,在死伤大半的情况下,最终将帝倏重伤镇压。
绝神采飞扬,推帝忽为帝,组建新朝。
等到新朝建成,苏云和莹莹消失,再过八万年后,新朝中几乎全部都是绝的人。
等到苏云和莹莹再一次到来,帝忽“禅让”帝位,传于帝绝。
帝绝得位之后,诛神、魔二帝,放逐各大圣王,搜集帝混沌肢体,铸造四极鼎,开辟冥都世界,镇帝倏于冥都第十八层,流放帝忽。
一时间,天地间再无敢反抗之人。
霹雳mit3
这一系列举动,让苏云和莹莹看得眼花缭乱。
然而做完这一切,帝绝禅让帝位与仲金陵,飘然远去。
仲金陵坐稳帝位,大赦旧神,封冥都大帝镇守冥都,又大赦十六圣王,镇守冥都各界,立仙廷,设仙界,重用神魔二族以为辅佐。
天下大兴。
仲金陵在八万年后巡游天下,又见到了苏云,于是邀请他坐谈,苏云没有推辞,与这位仙帝对面相坐。
“绝师得位不正,靠阴谋夺得天下,又杀神魔二帝背信弃义,因此他背负天下骂名。但将位子禅让给我之后,骂名便全归于他。”
仲金陵向苏云道:“我得位正,从我往后,便人族天下,这是绝师的谋略。先生是看客,想来比我清楚。”
苏云也看清了帝绝的一系列举措,是为了洗白人族帝位,内心中也是极为钦佩,于是问道:“帝绝呢?他在何处?”
“绝师不知所踪。”
苏云请辞:“八万年后,再来见你。”
……
岁月悠悠,不知多少个八万年过去,第二仙界终于走到了尽头。
仲金陵已经垂垂老矣,再见苏云,却见他依旧如少年。而自己在咳嗽时,依旧难掩劫灰从口鼻中喷出。
————
“失礼了。”
仲金陵将劫灰兜在袖筒中,道:“我请名医研究劫灰病,但始终没有寻到疾病缘由。天下仙人不计其数,已经有不少人化作劫灰怪,四处烧杀劫掠,我也在变成劫灰怪。”
他颤抖着从袖筒中伸出自己的左手,苏云看到他左手的骨骼粗大,有变成劫灰怪的趋势。
“我会变成屠戮天下的罪人。”
他说道:“我一生忠厚对人,不能在死后败坏我的名声,我的仙朝,更不能变成屠戮子民的刽子手。仙朝将士,将随我一起埋葬。先生是看客,来做个见证。”
苏云点头。
三日后,仲金陵举行圣典,召集所有仙人。宴席上,这尊仙帝举起荆溪的石剑,斩向太古禁地,割地为牢,将第二仙界的仙廷囚禁、埋葬。
第二仙界的仙廷,所有仙人,随着仙廷一起沉入忘川,被劫火吞没。
“荆溪道兄,镇守忘川,拜托了!”
荆溪持剑,坐于忘川之外,他与仲金陵的友情,已经被抹去,只记住了一件事,自己要镇守忘川,不能让任何生物离开忘川,决不能辜负大帝所托。
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与仲金陵是好友,忘记了自己是看着这个平和善良的少年慢慢长大成人,成为一代大帝,维系各族和平。
苏云对荆溪道:“未来,会有大帝给你敕令,让你不必再镇守忘川。”
苏云的身影渐渐淡去,很快,荆溪连苏云也忘却了,只记得苏云的那句话。
他一直在此镇守下去,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一月一月过去,一年一年过去,万年万年过去,世间的一切都仿佛将他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