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z3e熱門都市异能 天命主宰 txt-七零一章 奸奇-pkmax

天命主宰
小說推薦天命主宰
一分钟后,瑞亚的身影也在大地上消失不见。
李墨尘也早已分心其它,用他的‘湮灭太阳’与四万多门粒子束重炮横扫着所有进入光明世界的血宴魔虫。
不过这时候,魔虫的大军已经从光明世界的外域溃退。而之前渗入进来的,此时都潜伏于大地与海洋的深处。
所以在大概二十秒之后,李墨尘就又回归到外域虚空。他在主物质界内部已感应不到大股的血宴魔虫,反倒是外域,一场浩大的追击战正在进行当中。
随着暴食之王贝列克的死亡,所有血宴魔虫的战力普遍都下降两到三成。洛基与伊什塔尔得益于此,都各自在四分钟时间内,杀死了一头虫后。
这让血宴魔虫的力量更加虚弱,开始了全线败退。它们正在全力从光明世界脱离,摆脱法则网罗对它们的影响。
这是李墨尘绝不可能允许的,他不可能容许这些魔虫退出到外域,继续成为未来天命神系的威胁,也不可能放过这些现成的‘功德’。
这些魔虫的数量,当然没可能让他凝聚出第九缕功德紫气。可李墨尘预计还是能够获得千亿以上的七彩灵光,而这庞大的数量,足以让他将‘战争’,‘战斗’与‘星辰’之类的顶尖神权,直接推升到真理级。
如果直接用于‘命运’这门最上位的神权,则可让他进一步接近根源,可以节省至少十五年时间的参研!所以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放弃的。
接下来这些魔虫的抵抗异常激烈,不止是底层的所有魔虫幼体,那些神格高达十七,十八的公爵级,甚至是神格十九的副神王,都是拼尽一切,悍不畏死的拦截着天翼骑士与天命诸神的追击。
它们完全不在意生死,哪怕是直面李墨尘的二十颗‘湮灭太阳’与四万多门粒子束炮,也没有任何的迟疑,任何的胆怯。那亿万虫群像是飞蛾扑火一样,前赴后继的往李墨尘扑击过来,燃烧在辐射能与粒子束的照射下。
而这些魔虫的目的,就只是为拖延李墨尘哪怕亿万分之一秒,为它们三位仅存的虫后争取到逃脱的时间。
李墨尘则是乐见其成,他其实完全有能力绕开这些魔虫,直接去追杀那三头虫后。可在他看来,那些虫后个体更易追击,反倒是这些魔虫一旦在外域中散开,不太容易清理。
根据他们的研究,这些魔虫的基因是雌雄同体。一旦虫后死亡,下面的雄性兵虫随时都可以转化为虫后,所以只就繁殖力而言,这些魔虫具有着相当的威胁。
仅仅三分钟时间,整个外域的魔虫已经所剩无几。李墨尘也终于将目光,投向了远方虚空。
以那三头虫后的速度,此刻很可能已经到了五十个星距之外,或者是藏入附近某个世界当中。
李墨尘却全不在意,他的身后现出了一个东西结合的庞大魔法阵列。
经历数度改良之后的‘周天神机玄枢锁星秘法’,正将他神国内的所有魔法塔,所有世界内外能够以有线无线网络连接的大型计算机联系在一起。
然后李墨尘,又稍稍投入了一点功德。
下一瞬,他的眼中就闪现出了一丝冷冽之色。
“去!”
李墨尘手中那小小的‘审判之锤’,立时就飞入到了虚空深处。他的力量完全忽视了时间,自然也就忽视了距离。
‘审判之锤’轰出之后,几乎没有任何时间的间隔,就又再次回到他的手中,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丢出去过。
与此同时,那‘神霄灵运紫金塔’上的功德之力,增长了至少百亿!
接下来另一头虫后,也没有逃脱李墨尘的魔掌。他用了一分钟时间演算这虫后的下落,然后以审判之锤将之瞬间杀死。
不过在这之后,当李墨尘开始推演最后一只虫后方位的时候,他的眉头却微微一凝。
‘周天神机玄枢锁星秘法’竟完全失效,所有的数据都是一片混淆。
而在李墨尘整整三分钟都没能再次出手之后,欺诈之神洛基皱着眉头看过来:“是有人插手了?”
“被庇护了,神上神的级别。”
李墨尘微一颔首:“这人的力量很强大,而且就在这附近不远,七十个星距之内。”
聚集这里的众神,顿时心绪微紧。他们才刚刚化解一次巨大的危机,血宴魔虫的麻烦还未彻底解决,就又有新的威胁到来。
李墨尘也注意到他们的担忧,神色平静的解释道:“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麻烦,那不是完全体的神上神,只限于某个世界之内。除此之外,祂应该也受到了某种限制,或者顾忌着什么,不太想跟我直接交手。”
可哪怕是正面交手,李墨尘也一点都不惧。在获得第八缕功德紫气之后,他在这个世界的权能,已经无限接近于至高神了。
除此之外,目前‘神霄灵运紫金塔’也积蓄了一千七百亿缕的功德还没使用,而他现在每天收入的功德也非常的夸张。李墨尘有自信在极短的时间内,让自己的修为与战力再提高一个层次。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清剿那些进入主物质界的魔虫。”
李墨尘抬眼看向了光明世界的内部,尤其是中东的方向:“普罗米修斯殿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我给你二十个神翼骑士分团,十五个神翼军团,还有神系内部所有的战神与天使之王。此外我会下达神谕,让同盟的各国政府全力配合。这是接下来一年当中,我们必须解决的威胁。我的最低要求是,不能让那些魔虫对这个世界造成不可逆的破坏。”
普罗米修斯有着极高的智慧,可在军略上并无太高的能力,不过这位的先知与预言却值得依赖,他可以提前预知到重大危险。
“我尽力!”普罗米修斯的语声却很坚定:“无论如何,我都不允许它们在我们的家园放肆!”
李墨尘点了点头,然后又吩咐雅典娜:“智慧女神殿下,你也有任务。我会将天命同盟的所有情报机构的指挥权交给你,‘窥秘天使’莱因哈特·海德里希也暂时归你调度。你需要配合光辉之主,尽早夺回真理教会的权柄。”
雅典娜不由扬了扬眉:“陛下您确定?这可能会让光明教会与光辉之主的实力大增。”
“我当然确定,虽然有很大威胁。可从大局考虑,两害相权取其轻吧。”
李墨尘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与其将中东交给不作为的阿胡拉,还不如归回给光辉之主。
大敌当前,李墨尘必须拿出应有的心胸与气魄,不能因小失大。
这也是因他现在有足够的底气,早在三年前,命运教会就已经是这个世界名正言顺的第一大教,所有信徒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二百亿——这哪怕是真理教会与光明教会加起来也无法比较。
“相应的,荷鲁斯也会给我们承诺,光明教会将配合我们的清剿作战。”
“我会尽快将阿胡拉驱逐!”
雅典娜的眼中现出了赞赏之色:“陛下的神性果然高洁,我想全世界的人们都该感谢您的付出。”
李墨尘没理会雅典娜的吹捧:“还有扩军,外域型号的战甲需要进一步扩大生产,还有星舰,算了!我回去找俾斯麦商量吧。”
此时安东尼也回到了李墨尘身边:“有个好消息,在未来的几年内,我们至少可以打造出七件接近于伪真理级的神话武装,二十三件究极的防御性战甲。坏消息则是绝大多数本可用于打造战甲的材料,都被你毁掉了。”
李墨尘的‘湮灭太阳’与‘粒子束炮’都过于霸道,神格十二以下,基本都会在接近他十秒之后,彻底融灭。
不过那些主神与副神王级的血宴魔虫,还是有着很强的抵抗力的。而它们的甲壳,爪牙与镰足等等,就是它们的武器与战甲。只要稍加修整炼化,就是非常强大的神器。
此事让众多的神明喜笑颜开,安东尼炼制的这些神器毫无疑问会落到他们手中。
而置身在这个时代,任何神明都不会拒绝一切能增强他们实力的东西。
※※※※
在这之后,李墨尘就返回到了他的天命神国,命运之乡魔法塔的顶层。
安琪拉在这里正等着他,她的眼里满是遗憾:“真可惜,你本可以让盖娅伤得更重,这都怨我。”
盖娅之所以能够挣脱李墨尘的审判与制裁,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瑞亚击退了她的阻截,进入到主物质界。而这位大地母神最终通过影响土地,助了盖娅一臂之力。
“能够斩她一剑,我已经很满足了。”
李墨尘微笑道:“五十年内,她的力量别想恢复全盛,借助色孽的力量也不可以。”
他轰入到盖娅体内的命运,时序与永恒之力,那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化解的。
像是‘混沌’卡俄斯,在被他击伤之后五年,都没能够完全恢复过来。
“我很奇怪为什么不是宙斯。”
安琪拉的眼神充满不解疑惑:“东方有句话叫做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盖娅很强大,可如果能把宙斯杀死了,甚至再一次重伤,其实更有利。”
“杀死他的几率不大,盖娅母女都不会坐视。可我对盖娅出手,宙斯一定会选择逃离,他知道留下来的结果很可能是死亡。”
李墨尘解释了一句,却知这理由其实有些牵强,不过他选择这么做是另有原因的。
“最大的缘由是为了盖娅的神血与血肉,跟我来吧,安琪。”
他划开了一道空间门跨入了进去,安琪拉则紧随其后。她发现这门口里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室,这里忙碌的众多研究人员,竟无不都有着极高的魔能等级。基本都在传奇之上,有些甚至是在神位。
“阿墨,这些都是你的选民?”
安琪拉眼含好奇的望着,她很早之前就知道李墨尘组建了一个核心生物实验室,隐藏在一个未知的神秘所在。这里有着最顶级的生物科学家,还有世界上最好的实验器械,可她这几年来都在镇压冥界,参研自己的神权力量,所以一直以来只闻其名。
“大多数是,剩下的部分也会在立下功勋之后,由我赐予选民身份。”
李墨尘微一颔首:“总共七十二人,全都是生物界的泰斗与最强大脑。”
而下一瞬,几个身影陆续闪现在他们的身前。有‘手术,医药,现代医学与医疗之神’帕特里克,‘护理,生命维护与生育之神’南丁格尔女士,‘微生物,病毒,细菌与疫苗之神’卡尔森,还有新晋升的‘基因与实验之神’顾宏,‘生物炼金与生物物理之神’亚伯拉罕·威尔顿斯坦。
“盖娅的血肉拿到手了?”亚伯拉罕的神色非常激动:“这真是太好了,这可以让我们的研发进度至少缩短一半。”
李墨尘将一大堆装着血液的玻璃瓶,递送到了顾宏的手中,后者也激动的不能自已。当即就带着这些血液,闪身出现在旁边的一间全透明的实验室,直接开始解析盖娅的基因。
“盖娅是泰坦神系的始祖,拿到她的血肉,就意味着泰坦神族的所有秘密都将对我们敞开。就像是卡俄斯,这几年当中,原始神系的六成基因已经被我们破解。这也是‘圣灵骑士”能够这么快突破的原因。我们还研发了一款新的基因药剂‘原始’,虽然对我的作用不大,可安琪拉你还是能够用得上的,预计可以让神格十以下的古神,直接强化一个神格,不过它还没有完善。”
李墨尘解释了几句之后就向医疗之神帕特里克询问道:“你们预计还需要多久时间?”
“快了,有了属于盖娅与泰坦神族的完整基因,我预计最多三个月。”
帕特里克没有把话说死,可语声却很笃定:“甚至我们下一个序列的生物殖装‘永恒骑士’,也可以结束预研阶段。”
安琪拉心神微凛,她用化身参加过天命神系的军备会议,知道‘永恒骑士’,是战斗力对标强大神级的生物殖装,也是计划中所有生物殖装中等级最高的一个系列。预计生物殖装的实力超过强大神之后,就再不可控。
事实上,在许多研究人员的评估当中,‘圣灵骑士’就已经是生物殖装的天花板。后面的‘永恒骑士’,几乎没有研发成功的可能。
不过李墨尘却没有多少兴奋之情:“我想知道,‘龙血泰坦’的进度怎么样了?”
“龙血泰坦?”安琪拉的眼神错愕,这个名词她之前没有听说过。
“之前有几次会议你没有参加,这是天命生物实验室一直都在预研的项目,项目正式开启不到两年。”
李墨尘眼现期待之色:“永恒骑士的性质,注定了它无法大规模的量产,可‘龙血泰坦’不一样,一旦完成,它可以大规模的使用于战场。如果再遭遇今天这种级别的战争,我们不会再对敌人的兵力优势束手无策了。”
“怎么说呢?那的确是一种很值得期待的生物兵器。”
病毒与细菌之神卡尔森耸了耸肩:“陛下您太心急了,我们虽然是神,却不是万能的。龙血泰坦的研发难度,还要超过那几个系列的生物殖装,而您居然希望我们在两年之内拿出成果。”
他虽然是这么说的,却还是迈动了脚步,带着他们来到了七号实验区。
安琪拉透过观察窗,发现这些实验室内正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培养槽。而这些培养槽内无一例外,都是身高不等,却无不是肌肉虬结的巨人。还有一些奇形怪状,或是身上布满了鳞片,或是覆盖着虫一样的甲壳,有些甚至还有着龙一样的头。
“龙血泰坦,结合了龙族与泰坦的优秀基因,培养制造出来的一次性战争工具,用于弥补神系战力的不足。这原本是九年前,顾宏教授的提议,可由于在这几年当中,我们又获得了血宴魔虫,山丘巨人,霜巨人与原始巨人的完整基因,所以又加了不少东西进去。”
李墨尘指着实验室的内部道:“由于只是一次性,所以它们的要求也低。除了基础的敌我识别之外,不用太考虑控制方面,然后基因的稳定性也可以忽略,也用不到太好的魔能材料,这就减少了量产的难度。”
安琪拉有些不忍心,实验室内的这些‘龙血泰坦’,看起来就像是活生生的智慧生灵。
“它们没有智慧,情感方面也很薄弱。只能遵循本能,还有我们安装在它们体内的智能战斗系统。”
李墨尘似乎知道了自己妻子的心思:“除此之外,考虑到魔材的不足。‘龙血泰坦’的强大与否主要还是取决于战场,还有它们的敌人。”
安琪拉被他说的迷糊了:“战场与敌人,什么意思?”
她很快就知道原因了,她在一个实验室,看到了一头三米高的‘龙血泰坦’,正在与一群血宴魔虫战斗。
这头‘龙血泰坦’的等级不高,只有十六级左右。让人惊讶的是,这头巨人在杀死敌人之后,体内竟生长出无数的血肉触手,在吞噬着那些血宴魔虫的尸体。
而在杀死七头同等级的魔虫之后,‘龙血泰坦’的一身气息与力量,就有了很大提升。安琪拉可以确定这东西,已经进入到十七级。
然后那四面八方的合金门纷纷敞开,释放出了更高等级的血宴魔虫。
“高等级的‘龙血泰坦’与‘圣灵骑士’这些型号的生物殖装一样,只能小规模的配置。未来真正会大规模量产的是十五级到传奇阶位。它们可以依靠吞噬敌人的血肉来强大自身,理论来说,如果敌人的数量足够多,它们强化到神王等级都是可以的。”
不过病毒与细菌之神卡尔森才刚说到这里,那实验室内的‘龙血泰坦’的躯体就发生了变异,它的一身血肉‘轰’地爆开,散落了一地。
卡尔森神色尴尬:“正如你们所见,这种兵器还存在很大的问题。我们必须得保证它们在作战期间的实力无论成长到什么地步,不会导致基因崩溃。还有,‘龙血泰坦’计划的最终目的是能够让它们长期使用。顾宏教授设想它们在战场上成长,然后保持稳定的状态,并有较高的驯服度。平时处于封冻状态,在遭遇战事的时候解锁。是一种不需要我们投入太多资源,能够依靠吞噬敌人急速成长的战争兵器。”
安琪拉只把卡尔森的话听了一半,就已经意识到这种‘兵器’的价值所在。
“阿墨,如果真能够研发成功,那的确是可以成为战场上的决定性力量,弥补我们的许多短板。可我也感觉到,它们会非常的危险。”
她感觉这些‘龙血泰坦’与‘血宴魔虫’有太多的相似性,预计还要比后者更加的不受控制。
“是很危险,一旦没有用好,这将是伤敌伤己的双刃剑。”
李墨尘赞同的点了点头:“放心,我不会把它们用在主物质界,它们注定只会是外域兵器。且不完善到相当程度,我绝不会使用。”
※※※※
而就在李墨尘带着安琪拉在视察生物实验室的时候,盖娅的万神殿内,回到这里的三位神王,心情都无比的糟糕。
“你还有脸回来?”
瑞亚看着宙斯,这个曾经让她无比喜爱的孩子,此刻让她无比的恼怒。
“母神给予你如此的信任,你就是用一次又一次的背叛来回报的?”
如果是以前,宙斯与盖娅的勾心斗角不会让她反感。可五年前宙斯之所以能够逃生,之所以能够快速恢复,都是源于盖娅的帮助。
而且泰坦神系现在的处境也是异常的恶劣,如果在这个时候都不能齐心协力,那么他们应该是没什么未来了。
宙斯的反应却很平淡:“母亲您得谅解我,那种情况下如果我不走,很可能会直接死去。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他如果没法伤到盖娅,必然会转移打击的目标。问题是我的伤势到现在都没痊愈,而盖娅是曾经执掌过大地的根源母神,而在防御与抗打击能力上,大地是最强大的几种神权之一。她能够承受住那位命运主宰的真理之力,我现在的状态却做不到。”
“你!”
瑞亚没有被这位的言辞说服,不过盖娅本人倒是很平静:“算了把,瑞亚,我本来就没有指望过他。”
她与宙斯的同盟从来都没稳固过,从一开始就没指望在陷入困境时会获得宙斯的帮助。
就在这个时候,‘混沌’卡俄斯的身影也踏入到这片神国。于此同时,还有色孽之主的身影,祂显化出了躯体之后,就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根源母神。
“看来你的伤势很重,盖娅殿下。情况非常糟糕呢,这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恢复得了的。因果,命运,时序,永恒,光辉,看来那位的力量,又有了巨大的进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跨越——”
祂的语音一顿:“需要我帮你恢复吗?完全恢复不可能,至少能够让你的实力回复到85%的程度。”
盖娅的眼中,明显闪过了一次动心之色,可随后她的眼眸深处又浮现出了几分忌惮与防备之意。
色孽之主将双手抱于胸前,神色怪异的笑着:“我认为你是可以放心的,这算你救助卡俄斯的回报。我不会让我的力量直接进入到你体内,而只是驱逐化解那位命运之主的力量。就像是这样——”
色孽之主的单指一挑,盖娅的体外顿时一道红蓝二色气芒透出,赫然将这万神殿的空间壁强行打穿。
那正是李墨尘攻入她体内的‘都天雷火星核剑气’,而此时被色孽引导出来的,仅仅只是那微不足道的一缕。
“我想先自己尝试看看,如果实在没办法,再向陛下您求助。”
盖娅随后又语声一转,她的目中闪动着幽光:“陛下,相较于我的伤势,我现在更担心当前的局面。血宴魔虫已经败退了,那些神孽也将被光辉之主牵制在黑暗世界,他们已经结成联盟。此外我也发现,命运主宰在心灵方面的几门神权,也有了巨大的进步,他在这方面付出过很大心力,我预计欲望教会的扩张会遭遇很大限制。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很不利,天平已经大幅度的倾斜。如果接下来形势还没有什么改善,我想我与瑞亚就必须考虑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能理解,那位命运主宰不但本身的成长速度惊人,还经营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智谋方面虽然不见得很强,却擅于利用一切他可以利用的力量,这是非常优秀的品质。”
色孽之主一声叹息:“今天的这场战争,他一举将我与恐虐的力量清除。在这个世界周边,我与恐虐都暂时没有了能够干涉这一界域的力量。”
盖娅与宙斯都微一凝眉,相互对视了一眼。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现在也唯有认输离去。
唯有瑞亚面色平静,眼里面反倒是现出几分轻松。在她看来,如果这场神上神之争能够就这么了结,反倒是一件好事。
只是色孽注定不会让她如愿,祂那邪异而绝美的脸孔上微微笑着:“可据我所知,某个让我都感觉忌惮的力量早已经接近这个世界了。”
※※※※
在外域虚空,李墨尘的主体此时正与颛顼一起,一起往某个方位疾速行进着。
二者依靠李墨尘的时序之力,几乎没有耗费任何时间,就已经在这无垠太虚中,穿越了将近一千二百个星距。
不过这个没有耗费时间,指的是周边地域,是整个诸天万界的时序。至于李墨尘与颛顼二人,就是将一秒时间当成无数个小时使用。
东方神话传说中所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就是这个道理。
可能是无聊,有可能是有所指,颛顼一边借助李墨尘的力量在星域穿梭,一边用闲谈的语气说着:“对于混沌领域除‘马拉’之外最强大的那四位神,目前诸天万界最普遍的看法,是他们都因万灵最大的四个情感而滋生。因为对死亡的畏惧诞生了纳垢,因为战争而诞生了恐虐;因为欲望诞生了色孽,因为思考诞生了奸奇。”
“所以,他们的信徒认为纳垢代表着‘生命’,色孽代表着‘爱情’、奸奇代表着‘智慧’,恐虐则象征着‘勇气’。也因此,有许多像是广成子师兄这样的人,认为那就是那位泰拉帝皇的三尸化身。”
“色孽与恐虐的力量,阿墨你已经领教过了。可在我看来,另两位混沌神却更加的可怕。最古老的混沌邪神‘纳垢’诞生于绝望的意志,毁灭的概念,从智慧生灵对死亡的恐惧中滋生力量。这位的专长不在于强大的法术,野蛮的力量,而是肉眼看不见的病毒,传说这世界上本是没有病毒与细菌这种东西的,直到纳垢诞生,所有瘟疫都是在纳垢精心调配下产生,受他的影响。你可能无法想象,他对所有的生命都充满爱,也接纳所有信徒,不论老丑、善恶,也不论生命形态,所以也被称为慈父。他宽容包纳世人,如同慈祥的父辈引领自己的爱子。”
“我听说这个世界曾经爆发过大规模的瘟疫,与你麾下那个伊什塔尔有关对吗?可你得相信我,纳垢的瘟疫,与这个世界的恶魔制造的病菌绝不是一回事。”
“而奸奇,最多变狡猾的邪神。有人说奸奇来源于希望,象征着扭曲的智慧,万灵的思考与希望,都在为他提供力量。”
“他是诡道之神,在魔法方面的造诣堪称大师,同时还通晓‘命运’与‘时序’,掌握这宇宙万物间的变化和规律。他的计划横跨千年,他甚至知道每一个遥远的星辰最终的命运,每一个人的最终命运对他来说简直就微不足道而不需要知道。”
“这位还有着众多的化身,希望使者、命运编织者、欺诈谋士、至尊之鹰、诡道之主、还有命运之鹰,清宝天尊。”
李墨尘万分惊讶的看着颛顼:“清宝天尊?师兄你确定?”
这可是东方仙神世界中一位鼎鼎有名的大神,其威名与地仙之祖镇元子几乎并驾齐驱。他传下了众多道统,虽然不如阐截二教那样兴旺,可也是道门的正统之一,并未被视为旁门左道。
“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可我们已经确定无疑。你无需过于在意,虽然不知这位意图如何,可目前他对我们东方世界,还没有做出什么有危险的举动。几位教主,也一直都对他防范有加。”
颛顼挥了挥大袖:“倒是你,得对他万分小心。‘纳垢’的力量更多作用于众生,可‘奸奇’,在这位的面前,任何的契约都不足恃,你的亲朋好友随时随刻都会反叛倒戈,而且是没有理由的倒戈。”
李墨尘皱眉:“师兄的意思是,这两位已经进入到光明世界,或者即将进入?”
“不!我不能确定。”颛顼摇着头:“可小心防范总是没错的,除了恐虐。其余三位邪神的力量总是无声无息。”
他随后又轻声一叹:“其实我不确定自己提醒你注意奸奇是否妥当,这很可能会影响你对时局的判断。”
“那么我的许愿塔,是否与奸奇有关。”
这才是李墨尘最担心的,毕竟奸奇的力量与他的‘神霄灵运紫金塔’极端相近。
“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奸奇的力量受到某种限制,并未触及因果,他的方向是先知及预言。”
颛顼的语气却不甚确定:“他对许愿塔肯定是感兴趣的,不过我认为你的这件神宝,应该是在躲避着他。”
“那么第五位混沌神马拉呢?”
“马拉的地位至今都没有稳固,他有实力与其余四神比肩,可还未被各方认可。他的力量来自于‘纷争’与‘自由’,所以与恐虐有着一些冲突。”
颛顼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墨尘:“知道你出售的自由女神被谁买去了吗?就是马拉。”
李墨尘的心绪,顿时微微一沉。
“不过放心,马拉对光明世界没有太多兴趣。即便介入进来,也一定是为了搅局。他不会容许混沌四神更进一步,也不会让帝皇得偿所愿。”
颛顼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身影忽然止住。
“到了!”
这位看着前方,一个有着小千世界大小的小型位面。
“拉德文交易所,周边一百万个星距内,规模最大也最高端的一个交易所。由‘群星之母’拉德文执掌,所以名叫拉德文交易所,或是群星交易所。伪真理以下,只要这个世界上有的东西几乎都能在这里找到,不过——”
颛顼的语声一顿:“这里远比我之前让你加入的‘万界交易会’危险得多,规矩也非常混乱。在这里你务必要小心,也绝不要相信任何契约。”
李墨尘扬了扬眉,他其实听说过这里的恶名。如果不是光明世界的形势已经好转,就顶端战力层面,暂时已没有能够威胁到天命神系的力量存在,他也不会让颛顼带他来这里。
“进去看运气吧,看看能否在这里找到你想要的东西。”
颛顼说完这句,就当先跨入了进去。李墨尘紧随其后,他在破开界域的时候,感觉到一股极大的阻力,有一股极致的危险感压迫心灵。
可随后这阻力就消除了,那股刺激着他灵魂的力量也消散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