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4xf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 ptt-334 Come on, work hard and be strong熱推-b6hkl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人,总会做蠢事。
如果只是自己知道,那蠢就蠢了。
如果被别人看到了,那这就不再是单纯的蠢事。
而是毕生难忘的蠢尬瞬间。
无论过多少年,无论何时,这个瞬间都会像恶魔一样悄然浮现,搞得人瞬间想死。
而这种尴尬瞬间最容易浮现的时候。
正是上床睡觉的时候。
比如这一夜,当林逾静钻进被窝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自己做不出数学题,趴在李峥肩膀上耍赖的事情。
“唔-唔-唔-唔—-”
她羞耻地颤音潜入了被窝。
被窝另一侧的林想叶本来已经快睡着了,但被这么一搞,又精神起来:“啊……怎么了,出来说吧,静静姐……”
“就是今天的事……现在想起来……”林逾静单是想一想就颤抖起来,“太羞耻了,唔-唔-唔-唔—-”
林想叶揉着眼睛道:“先别唔了,出来说吧……”
几乎在同时,被窝里的林逾静突然鼻子一抽,接着就上头了。
她掀开被子就跳下了床,粗喘了很久才扒着床边骂道:“你偷偷放屁!!”
“……”林想叶挠了挠脸,“鱼吃多了……”
“可这是我们共同的被窝啊。”
“你别钻进去就好了嘛……”
“皮肤也会吸收的。”
“那我再放的时候屁股撅出去……”
“那不是还是会闻到。”
“我也不想啊……”林想叶红着脸呼扇着被子道:“嗨呀你就不放屁的吗?”
“不放!”
“那你……打嗝一定很多吧?”
“起开起开!”林逾静爬回床上,勉强钻回被窝,“不许再放了。”
“那尽量憋吧……”林想叶赶紧转移话题问道,“你说的羞耻的事到底是什么啊?”
“就是数学题没做出来,还耍赖……”
“就这?”林想叶嗤笑道,“偶尔示弱假装不如男生,这样才显得可爱啊。你别看我水,那我在本地中小学也都是一枝独秀过来的,如果我总是很强,男生只会感觉高不可攀,偶尔还会有比较变态的示我为宿敌……比拼学习什么的,二愣子一样,哪个女孩会呆到跟你比学习啊。”
“…………”林逾静再次缩回被窝,“不……不该是这样的吗?”
“怎么可能?男生都喜欢可爱的啦,你比他们强只会让他们讨厌你。”林想叶说着翻滚过去,也钻进被窝,抓着林逾静的手道,“所以你今天撒娇耍赖其实正正好,你没看李峥晚上有多高兴吗?”
“嘁……”林逾静咬牙道,“他一定不是因为这个高兴,只是单纯的看我数学输了高兴。”
“不至于吧……”
“嗯……”林逾静眉色一紧,表情逐渐凝重,“总之……现在我的优势学科越来越少了,渣猹外面搞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先要把归见风……不行……这个人数学真的太强了……比我还聪明怎么办……”
“哈……不一定的……”林想叶悉声劝道,“我跟风风做过一段时间早培班的同学,他一定是聪明的,可他在数学上的努力可不比任何人少,据说初中的时候就把大学题刷尽了,别看他嘻嘻哈哈的,但他生命中其实只有数学,你不要跟他比嘛……要比跟我比,你看我准备了这么久,然后一道题没做出来!一道题都没……都没……唔……”
林想叶本来是在安慰别人,但笑着笑着,就哭了。
“唔……”林逾静反抓过去安慰道,“没什么的,这是好事,至少可以放弃学数学了……”
“这是好事么?”
“嗯,我姥爷告诉我,他们数学系很多人都过得很压抑,毕业后才能做个正常人。”
“为什么?”
“因为在校的时候,感觉自己是个弱智。”林逾静揉着林想叶的脑袋道,“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我……我更想哭了怎么办……”林想叶抹着眼泪道。
“想想自己的优势,有在别的竞赛拿过好成绩么?”
“生物……拿过银牌。”
“你看,脑瓜还是能满足边缘学科需要的嘛。”
“别说了……静静姐求你别说了……”林想叶又滚了回去,“我不求保送了……我不要去蓟大了……我再也不参加竞赛了……”
“好了好了,我其实也讨厌竞赛。”林逾静拍着林想叶道。
“那你还来?还主动做数学?”
“只是不想被渣猹落得太远罢了……”林逾静仰躺在床上,轻声叹道,“我也在想,像你一样躺平,就让他在上面,会不会更舒服一些……”
“可舒服呢。”林想叶立刻又兴奋起来,咕噜噜滚了回来。
对她来说,让自己变聪明,那是不可能的了。
但可以让别人变笨。
只要大家都躺平,那这个世界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然而此时,林逾静的脸上却划过一抹狠厉:“并不!”
“哈?你现在不舒服吗?”
“不舒服,很难受……”林逾静自言自语道,“平常我躺平也可以赢,但现在越来越不行了,如果我继续这样,只会越差越多……”
“喂,不要跟峥神比啊,你是峥神的女友,不是宿敌。”
“我最讨厌听到的就是‘峥神的女友’,他们应该说‘静神的男友’才对……”林逾静咬牙道,“烦死了……一开始就不要喜欢他好了……”
“哇哦!”林想叶捂脸道,“突然莫名酸甜……睡不着啦睡不着啦,再讲讲你们的事情呗~”
“没什么好讲的……”林逾静却扭过身去,“睡觉睡觉,我已经知道要怎么做了,谢谢你。”
“???我做什么了啊?”
“呼……”
“喂,这个呼噜打的好假啊,再聊聊嘛。”
“呼……”
“嗨呀,我完全睡不着了,还想放屁屁。”
“唔……呼……”
……
次日,二试。
大家的心态都好了很多,教室里不再有什么“粉碎吧,精神”之类的声音,粥神这样的人也很友善地讨论起本地美食什么的,并没有人想聊数学。
唯独林想叶,眼袋涨得很明显,而且满面茫然,好像已经忘记来干什么的了。
李峥晃了晃手问道:“今天不爆裂一下现实么?”
“别说了……都怪你……”林想叶狠狠道,“害的我一晚上睡不着……连屁……算了我是小仙女,这个不能说……”
“嗯?”李峥大惊,“警告你不要对我产生想法,我甚至都没拿你当妹妹看。”
“啊啊啊啊……你们两个怎么都这样!!”林想叶抓头道,“需要我的时候就贴过来,用完了就踢开,我受够啦!!”
“所以……”李峥探头道,“爆裂吧,现实?”
“粉碎吧,精神!!”林想叶瞬间跟上,“消失吧,这个世界!”
“可以,来劲了。”李峥稳稳点头,“今天也不能泄气啊。”
“不泄气,我是最棒的,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等着被制裁吧。”
“唉,这气势不就起来了嘛。”李峥晃着头抓起笔,脑子带着手一同热了起来,“就喜欢跟你一起考试。”
借着这股气势,李峥展开了二试答题。
因为这股气势,林想叶最后的精神也粉碎了。
也许不遇到李峥和林逾静,她还能得几十分争个银牌。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受害者,还有后方的周舟洲。
他一代上将粥神,苦练多年,本欲斩李峥于马下,扬名立万。
可谁知道……这逼是带着女朋友来的……
本是名将的潜质,却遇到了这样的敌手。
与李峥同届,也只能说是考不逢时了。
其实二试的题。
也并不比一式难。
根据以往的经验,二试题目多偏向于国际奥数总决赛的路子,似乎是要难一些的。
但事实上,那个总决赛多半比国内决赛要简单一些。
所以二试努努力,还是能答上来的。
待铃声响起,李峥硬着头皮基本答完,林想叶也出乎预料地写下了一大半,倒是与粥神打了个平手。
这场考完出校门与归见风会师时,并没有看到林逾静的小红车,倒是被科诺普列夫、库兹涅佐夫和斯米尔诺夫堵了,他们想去吃鱼。
但李峥并没有义务招待他们,于是在一方商讨后……
他们决定用科诺普列夫的ICHO奖牌换鱼。
当然,科诺普列夫自己是不同意的,但相比于两位同胞,他实在太过单薄了。
而归见风和林想叶实在是吃鱼吃吐了,便没有参加这个行程,与大部队一同坐大巴返回酒店。
傍晚,当他们回到酒店的时候,考生们正向多媒体厅涌去。
“好的,我就喜欢这个效率……”科诺普列夫搓手舔唇道,“化学输了史洋,物理输了杜子诚,我总是很倒霉碰到你们最强的人……这一次,李峥,如果你对题的时候没骗我的话,该我赢了,我就不信你们数学也能出个怪物。”
“唉……”李峥只叹了口气,拍了拍科诺普列夫,“这不就又赶上了么。”
话罢,他便与毛兄弟们一同挤了过去。
挤着挤着,就挤见了林想叶、林逾静、归见风三人组。
“怎么样,谁第一?”李峥见面就问道。
“看不到,完全看不到……”林想叶哭丧着脸道,“我们三个太脆弱了……明明都要挤到前面了,又给挤回来啦。”
归见风吃力回头道:“对了,林逾静下午把二试也做了,63分得了51分,你怎么样?”
“我不好说,很多地方都是硬做的。”李峥转望带队勉强硬钻的林逾静笑道,“可以啊,这些题做得不觉得痛苦么?”
“嘁……”林逾静咬牙撇嘴道,“我想了想,不该耍赖,约定依然成立,不过两试一起算。”
“不要勉强自己嘛。”李峥拍了拍她笑道,“躺平了挺好,叫我一句峥哥哥,这事儿就算了。”
“唔唔唔……吐了!”林逾静扭头骂道,“你挤不挤?不挤起开!”
“何苦呢。”李峥叹了口气摆手道,“你让一让,我在前面开路。”
他往前一换位,旁边三位毛兄弟也跟着凑了上来。
这个队伍的推挤能力,瞬间变强大了。
但也依然是龟速前行。
毕竟,这种时候的推挤,比拼的并不是单纯的力量,而是目标感。
这里的多数人,都是冲着签约保送去的,那个公告板上的数字,几乎意味着他们的人生,在这个动力面前,就算是最脆弱的人也会爆发出强大的推挤力。
相对而言,李峥这个队伍虽然强大,但该保送的保送,该回老家的回老家,并没有那么强的动力。
“喂喂喂,你们行不行啊?”林想叶在后面蹦跳道,“俄罗斯老哥?就这就这就这?”
科诺普列夫似乎听懂了一些,回头抬了下眼镜,捋了把长发道:“对绅士而言,这种情况不值得我们做出不体面的事情。”
“好吧……”
“嗯……”林逾静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取出手机狂点了几下,把音量开到了最大。
嚓!!
随着一声嚓响,一首深沉而又雄壮的交响乐突然出现。
虽然李峥等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但科诺普列夫,库兹涅佐夫和斯米尔诺夫却同时震颤了一下。
接着是对视。
这个瞬间,他们从绅士变成了战士。
接着,扬起头,像是三台T-34重型坦克一样齐头并进,摧枯拉朽。
旁边被碾开的小朋友们,刚要转身开骂,就被他们的气势震慑到了,根本不敢说什么。
“这是……什么魔法??”林想叶惊讶地抓来了林逾静的手机,“《牢不可破的联盟——苏……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国歌》……”
整个多媒体厅的气氛,都跟着苏维埃了起来。
“这……”归见风小声道,“我记得……他们出生前就解体了吧?”
“我也就是试试。”林逾静也小声道,“没想到这么管用……可算知道怎么让毛毛人做事了……”
一曲联盟歌还未奏罢,队伍已行至成绩展板前。
几乎在这个瞬间。
科诺普列夫,直接就拉胯了。
捂着脸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第七?!?!?!?”
接着是库兹涅佐夫:“29??”
斯米尔诺夫:“我就不说了……”
林逾静及时暂停了联盟歌,免得造成更多的伤害。
与此同时,李峥扒开了科诺普列夫,与归见风并排走到了展板前。
西方不亮东方亮,二人没有任何迟疑,直接瞄向榜首。
【第1名】
【归见风,仁民大学附属中学】
【一试:63。】
【二试:63。】
【总分:126。】
【备注:归见风同学1、3、6题的特别解法,获得阅卷老师与竞委会的一致认可,获得本届数学竞赛特别奖,随后将公开展示。】
【第2名】
【李峥,樱湖中学】
【一试:53。】
【二试:56。】
【总分:109。】
【第3名】
【徐冰一,楠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一试:54】
【二试:53】
【总分:107】
……
【第7名】
【Aleksei Konoplev,俄罗斯】
【一试:47。】
【二试:52。】
【总分:99】
……
【第19名】
【周舟洲,湘师大附中】
【一试:39。】
【二试:36。】
【总分:75】
……
【第211名】
【林想叶,仁民大学附属中学】
【一试:3】
【二试:33】
【总分:36】
这一届参赛总人数为463人,按照往年的经验,前200人都是金牌,之后160人是银牌,剩下的是铜牌。
林想叶似乎又混到了一块银牌?
不,至少混到一块银牌。
从这份成绩来看,今年的题目确实难过头了。
126分的总分,银牌分数线应该在20分上下。
金牌分数线大概在40多分。
如果超过60分,应该是能进入集训选拔了。
在这种分数线的衬托下,第一名史无前例的满分,就更刺激人了。
不仅是满分,还有特别奖。
这个奖是两年前才在决赛中设立的奖项,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奖赏,纯粹是一种荣誉,用来表彰创造神级解题思路的大佬。
通常来说,这种思路都是缘分,创造这种思路的大佬并不一定是数学上的绝对强者,更像是刚好被路过的上帝把住了手,灵感喷发的神来之作。
尴尬的是,前两年这个奖始终是空缺。
然而……今年归见风直接拿了三次?
归见风看到这个名次,缓缓舒了口气:“进步了啊,初中来的时候还是十几名的……”
李峥猛然转头,抓在了归见风的双肩上。
“十倍于我的智力,加上十倍于我的训练……”李峥嚎叫道,“你他妈的做个人吧!!”
这一刻,魔意识到,他遇到了令他都要胆寒的存在,不可名状的存在。
这大概就是克苏鲁吧。
周围人的惊叹声也不绝于耳。
“疯了,疯了……风神真的不是人……”
“峥神终于被干了,开心……”
“这仨毛子也不行啊。”
“不知道,静神参赛会发生什么……”
“哎,可惜了,静神已经没了,已经是峥神的附庸了。”
林逾静在旁边,默默捂脸。
她其实在场外参赛了的……
两试51+47……98分……
比大毛毛都低一分……
这还是头一次,在同一个考试里被渣猹拉出了一个境界。
“唔……”林逾静握拳低头,默默消散在了人群中。
另一边,则是林想叶的狂喜盛宴。
她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虽然林想叶的36分,只有李峥的1/3。
可那又怎样!
一个人只要躺平,他的视野自然就会低下来啦!
“哈哈哈,银牌,银牌!!”林想叶蹦跳着抓在李峥和归见风肩上,“我又银牌!好多银牌,快夸我是个小聪明。”
“聪明,聪明。”李峥回身望道,“林逾静呢?”
“她好像是98分……”归见风叹了口气,“可能是受刺激了吧。”
“那也是第八了吧?”李峥看着成绩榜道,“她可完全没准备……”
“她可是那种只瞄着第一的人。”归见风推了推李峥道,“还傻分析什么,快去哄吧。”
“嗯……那我……”李峥转望三位已经拉胯的毛兄弟,语重心长点了点头,“Come on, work hard and be strong。”
这一刻,所有的“夫”都沦为了“小可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