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4bp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女友是偶像 ptt-1996章 一定會好起來的對吧鑒賞-r8u1v

我的女友是偶像
小說推薦我的女友是偶像
但是…李贤哲和她聊天的时候,文字里像是蕴含着以前所没有的生硬,冰冷。
就像….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女性进行日常交流,是较之以前相比更为纯粹的保持距离。
徐贤觉得可能是两人分隔两地,长期没有见面才会这样。
但现在…金泰妍的提醒让她有种明悟,也许李贤哲是对她失去耐心了。
追求者与被追求者之间是存在着保质期的。
有的人会本着考察的心情在短时间去格外去在意追求者的一切行为,一旦超过了那个期限自己却还没有一点心动的想法,那么之后就会断开彼此的联系。
藕断丝连在某些人眼里就会成为“没有必要”的行为,说不定明明不喜欢,也不可能在一起却还要继续暧昧,只会给双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一宠贪欢
金泰妍说的不错,李贤哲的确是对Jessica和徐贤没了那种兴趣。
即使是这两位后来给他打电话在电话里坦陈心扉,一开始的时候李贤哲心里还是有点软化的,考虑到她们的脸面不好直接拒绝。
但之后,因为双方联系的次数越来越少,那种软化又变淡了。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沉醉不知爱欢凉 株小猪
除此之爱,就是因为工作和比起她们两个,更近的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些女生,分走了心神。
所以到最后连她们两个人发来的,没什么营养的信息都不去回复了。
这是正常人都会有的倦怠期的表现,只要期间没有体验到所谓的新鲜与刺激感,停留在那个追求者身上的视线,便会很快移开。
徐贤一时间慌张了起来,抓着金泰妍的手“欧尼…我该怎么办?”
你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我该怎么办吗?
金泰妍一脸无语的看着这妹妹,平时看着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在感情上就这么迟钝呢,甚至还有点以自我为中心。
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早先觉得自己一定能够让李贤哲拜倒在她裙下的那股自信心哪里去了?
豪门老公太腹黑
再说了现在李贤哲身边一大堆比她还年轻漂亮的女生,性格软萌的,逗比的,温柔体贴会照顾人的,什么样的类型都一抓一大把,这妹妹怎么就没危机感呢?
像金泰妍自己就是感受到了危机感,觉得自己和这些女生相比没什么优势。
所以当初才会勇敢告白,她的自卑和柔弱的样子彻底让李贤哲怜惜,自然就对她敞开了大门。
如果徐贤有金泰妍一半的觉悟的话,或者Jessica这样的话,不至于等到今天还两眼干瞪着。
不过…转念想着她们少女时代已经这样了。
她自己就是站出来阻止徐贤和Jessica也徒劳无功。
怎么阻止,她自己都名不正言不顺,说难听点那两个人是最先宣誓主导权的。
结果这两人没啥实际成果,却被自己这个后来人给截胡了。
只是这一点,金泰妍实际上面对这两人,多多少少是有一点愧疚心理的。
于是,面对徐贤渴求的眼神,她语气一软。
“像我一样!”金泰妍开口道“找个合适的机会,身边没有其他人在场,直接靠上去。
不管之后你们有没有可能在一起,难道你不觉得从认识到现在,你们都没有好好的面对面谈过吗?”
在金泰妍看来,徐贤和李贤哲的这种情况。
就算真的交往了,那也迟早会分手,理由无他,双方的交流实在是太少了。
而且这妹妹性子太直,有着强烈的自尊心。
就是让她给李贤哲打个电话说几句话都能扭扭捏捏的半天,这哪里像是喜欢一个人而且要去追求人家的样子,连个基本的勇气都没有。
本身维持彼此感情的最重要途径就是交流,只有经常保持线上那么彼此之间的感情才不会淡化,除非是一方提前出轨对对方有所隐瞒。
“的确我和他,很少聊天,都是因为工作。”
徐贤有些无力的垂下眼帘。
不管她承认不承认,她自己没有欧尼们在身边的时候,一直都是想要做最独立的自己。
这种情绪操纵下徐贤工作起来非常的认真,甚至是有工作狂人的属性。
爱情和它一比,多多少少就低了个档次。
“工作是一时的,你要想清楚,如果错过了眼前的这位,在将来你还能碰到能够像他这样让你动心的男人吗?现在可不是以前小女生时期,必须要做出取舍。”
金泰妍揉了揉徐贤的脑袋,目光柔柔的道“钱是可以慢慢挣得,但真正的爱情只有一次。
错过了就算未来你遇到其他人,但不同的人是肯定不会带给你相同程度的刺激的。”
“我知道了。”徐贤微微点头,金泰妍看着她这样子,虽然不知道这妹妹到底有没有相同。
不过,自己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之后李贤哲能不能接受她,都和她金泰妍没什么关系了。
姐妹情谊做到这个份上,金泰妍觉得都可以自己给自己颁发一张好人卡了。
轻手轻脚的回到房间,金泰妍来到Sunny的床前,看着那个将自己裹成一团连个脑袋都没有露出来的身影。
弃后重生之风 独步云
“一定会过去的,顺圭…我知道你的心里也不好受,但是…我们都必须坚信,这迟早是会过去的事情,现在的我们,要全力以赴等待着演唱会的到来。”
她紧挨着sunny的床边坐下,她知道被褥下面的那个人一定没睡,而且心里是最不平静的一个。
邪魔媚姬女儿国 e只翅膀
“他一定会手术成功的对吧?一定会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他是不会死的。”
亂世仙妖
金泰妍喃喃自语的说着,泪水又顺着眼睛流了出来。
在背对着金泰妍的方向,Sunny偷偷的从被褥里探出了头,两眼空洞的望向前方。
一直到身后的哭声越来越大,那双眼睛才总算活了过来。
出走那年
作为一起生活多年的姐妹,Sunny可以很认真的跟任何人说,能够亲眼看到金泰妍哭泣的画面,在这十几年里一只手掌都不到。
她是即使在黑海事件期间,在电台节目里被黑粉辱骂了半个小时依旧做出开朗的样子主持的队长,是在某次舞台上被台下的大叔粉强行拉走事后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的那个小个。
因为是队长,所以事先要学会如何伪装自己的真正情绪,所以金泰妍从来没在她们的面前哭过。
但是现在,她却真的碰到了,还是因为李贤哲。
“难怪~~难怪那个时候她们的反应会是那样。”
鳴鳳天下
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想着之前在公司里碰到那些后辈时候的画面,现在Sunny终于明白了,那个时候所感觉到的古怪究竟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