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aga精彩玄幻小說 柯學驗屍官 愛下-第368章 好警察相伴-box30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证据…很好找?”风见警官心中一沉,幻想再度幻灭。
“呵。”山崎夫人冷冷一瞥,死气沉沉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她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仿佛事不关己。
她也根本没兴趣去关心林新一的话语。
但林新一的工作,终究是要找出真相:
“看到这个脚印了么?”
“这个脚印是印在泥土上的,痕迹非常清晰。”
“从花纹和图案上能看出来,这个脚印不属于死者,而是追击他的凶手。”
杀人的恶魔成了死者,而死者的爱人又成了凶手。
林新一用着这样令人唏嘘的称呼,神色复杂地说道:
“我们仔细观察就能看出来…”
“这个脚印是一只平底鞋留下的,鞋底花纹细窄,呈平行横条状,形状简单。”
“整个足迹边沿反映不完整,在前掌部位有扣袢眼,也就是人字拖拖绳跟鞋底连接交织处的‘突出点’。”
“换言之,那个追击并枪杀此少年犯的凶手,当时穿的是一双人字拖鞋。”
“拖鞋么…”降谷零轻轻一叹:
他听懂了林新一的意思:
凶手,或者说山崎夫人,追击那少年犯的时候,连鞋子都顾不上换,直接穿着拖鞋就追过来了。
再联想到,她追出别墅的时候,连房门都没顾得上关。
“行事如此匆忙,恐怕…”
“山崎夫人当时想的只有报仇,根本没想过,也没时间想,在报仇后如何为自己脱罪。”
“这是典型的临时起意,冲动杀人。”
“所以,在她肯定不会像那些蓄意杀人的凶手一样,提前准备好能够挡住硝烟反应的手套、雨衣、雨伞一类的道具。”
“换言之…”
降谷零目光复杂地看向了山崎夫人:
“她身上应该还有开枪后的射击残留物,可以检测出硝烟反应。”
“没错。”林新一点了点头,补充道:
“最关键的是,山崎夫人从别墅中追击的时候,也就是目击者看到黑影翻墙逃跑的时候,时间是凌晨1点。”
“而警方1点10分就赶到了现场,1点20分就打电话联系上了山崎夫人,请她立即现身了解情况。”
“山崎夫人被迫之下,1点30分就赶到了案发现场。”
“在此之后,她就一直在警方的看管下接受质询。”
“也就是说,从追击到杀人再到重新现身,这一切都得在1点到1点30之间完成。”
“我想…”
林新一看向了山崎夫人:
“你应该是计划着,在杀人后回家慢慢处理证据。”
“可没想到,邻居意外目击到了那个少年逃跑的样子,使得警方在1点10分就赶到了现场。”
“你还没回到自己家里,就发现,别墅外已经来了警车。”
“所以,你知道自己没法再回家,留给你的时间也极其有限。”
“于是,你匆忙赶到离这不远的居酒屋,在自己的店里匆匆换上了备用的衣服和鞋子。”
“说不定,还顺手在路上丢弃了弹药和枪械。”
“这些都可以在短短20分钟内做到,但是…”
“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处理干净皮肤上沾染的射击残留物,是几乎没有可能的。”
皮肤上的射击残留物得洗澡,而且洗得非常仔细,才能清理到能逃过硝烟反应测试的程度。
而山崎夫人最理想的状况,也只是在1点10分,注意到警察已经来了现场。
在1点10分到1点30分这短短20分钟时间里,她得先从家附近跑到居酒屋,换掉衣服鞋子,再佯作无事跑回家里,接受警方的质询。
20分钟要做这么多事,山崎夫人显然没时间洗澡。
“所以,硝烟反应测试,就能证明你夜里开过枪。”
天黑請閉眼 大四喜十八羅漢
“而更糟糕的是…”
林新一看着树干上的几处弹孔,轻轻一叹:
“我已经派人调查过了,你丈夫山崎健先生,的确合法持有一把手枪。”
“而山崎夫人,你可能真的像你之前说的那样,对枪的事完全不了解。”
现场那好几处射空打在树干上的弹孔,已然说明,山崎夫人的枪法极为糟糕。
这把枪是她丈夫山崎健的。
她本人的确没有练过枪,也对枪的事不感兴趣。
所以,她很有可能…
“你很可能都不知道…”
“在曰本,普通人合法申请持有的枪械,其弹道数据都是有登记存档的。”
“只要做子弹痕迹鉴定,我们就能很轻易地判断出,杀死这个少年犯的枪械,就是山崎夫人,你丈夫持有的手枪。”
“这…”山崎夫人的脸色终于稍稍有了变化。
但这变化却不是什么原形毕露的恐慌。
只是对林新一这一番细致详实的分析还原,稍稍感到惊讶而已。
“林警官是吧…我在电视上看过你。”
“警视厅有名的管理官,果然非同凡响。”
“你的推理很精彩…”
山崎夫人在讥笑:
“只不过,这种招数也只对我有用。”
“对地上躺着的那个人渣,一点用都没有!!”
林新一一时语塞。
“抱歉。”他只能入乡随俗,当个只会道歉的好躬匠。
因为在这件事上,除了抱歉,他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呵呵。”山崎夫人的怒火并没有因此止息:“算了吧!”
“你们这些家伙,根本不在意我的痛苦。”
“我的遭遇在你们眼里不过是工作业绩,是可以拿来吹嘘造势的推理故事。”
“林管理官,你把我叫到这里来,不就是想卖弄自己的推理能力,满足你自己?”
“不…”林新一摇了摇头。
他非常郑重地说道:
“山崎夫人,我避开其他警员,把你叫到这里,是为了给你一个机会。”
“现在这里只有我、风见警官和降谷警官,没有外人。”
“只要你愿意自首——”
為兄弟活著 那年那個66
“我们可以守口如瓶,装作没发现那些证据。”
犯人在警方缺少证据、调查前景不明的情况下主动自首,属于认罪态度极其良好,能获得最大程度的减刑。
再加上此案的情节很难称得上严重,对社会更没有什么危害性。
“我还认识一位有名的律师。”
“只要您愿意主动自首,再请那名律师为您辩护,争取到法定最刑刑期以下的待遇也不是没有可能。”
根据曰本刑法典,故意杀人的最低刑期是5年。
有自首情节加持,加上大律帮忙辩护,再引起舆论造势,或许就能在法庭上,为山崎夫人争取到比5年更低的刑期。
“如果你经济上有困难,律师费我可以帮忙。”
林新一又非常诚恳地加上了一句。
反正他现在傍上了富婆,钱多得连工资都看不上了,也不在乎这点律师费。
“这…”听到林新一的提议,山崎夫人不由为之一愣。
她感受到了林新一的诚意:
“你…想帮我?”
“甚至愿意为我隐瞒调查进度?”
山崎夫人语气稍稍放缓,但仍旧没有完全放下那种对抗的敌意:
时间之海虚拟现在
“真是位好心的警官。”
“不过,既然你知道那家伙该死…”
“为什么不干脆彻底隐瞒下去,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呢?”
“因为我是法医。”
林新一的回答非常果断:
“我曾经为我的职业宣誓,要为死者说话,要守护正义和真相。”
“隐瞒调查进度,帮你争取自首待遇——”
“这些已经是我在原则允许之下,能够说服自己做到的,最大程度的让步了。”
他的目光无比清澈,明亮,且坚定。
这样的目光足以打动人心。
山崎夫人久久不语,最终轻轻叹道:
“林先生,你的确是个好警察。”
“我…愿意自首。”
…………………………………
山崎夫人选择了自首。
她被送上警车,移交给警视厅负责看押。
此案以一个不幸的结局迎来终了,而负责侦办此案的林新一、降谷零、风见裕也,也要就此分道扬镳。
临别之前,林新一的态度仍旧有些沉寂。
他像是还没从这个案子里的阴影走出来。
“林先生…请振作点吧。”
降谷零试着安慰道:
“这个案子,我们已经尽力了。”
“是啊…尽力了。”
林新一轻轻一叹,又摇了摇头。
但他其实没那么多愁善感。
和降谷、风见,这些平时主要侦办涉密案件的秘密警察不一样。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
算上前世,林新一是个老刑警,侦办过许许多多的刑事案件。
在那么多刑事案件里,每年都会碰上那么一、两起精神病杀人、未成年杀人,这种让人生气又无奈的案件。
林新一早就有些习惯了。
但是,这个案子里的某个细节,却还是触动了他的“铁石心肠”:
“手机…山崎夫人本来在家休息,后来出去追击凶手就没再回来,她的手机应该是还留在家里才对。”
“可警察给山崎夫人打电话的时候,她竟然能接到。”
“这说明她在出门追击的时候,是把手机带在身上的。”
“为什么要带上手机呢?”
“因为…她在目睹丈夫遇害后的第一反应,其实还是拿手机打电话报警。”
“但很快,山崎夫人反应过来,认清了现实,放弃了报警。”
“她顺手把手机放进口袋,拿上手枪,开始自己去追寻,警察和法律都没法给她的正义。”
说着说着,林新一的语气里也不由带上了些许怒气:
“我们是执法者,无论如何都应该遵循法律。”
“但是,16岁以下免于承担刑责?”
“艹!这法律本身就有问题!!”
他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才黑着脸跟降谷、风见告别,独自驱车离去。
望着林新一轰着油门飙车远去的背影。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那燥热的内心。
只见那汽车一路狂飙,怒飙…
飙到道路50km/h限速的时候,又喀嚓一声慢了下来。
“这…林先生…”
本来还以为要看到一场飙车大戏的降谷零,不由摇头轻笑:
“真是太老实了。”
仙家有田 千年寄月
“降谷先生?”风见裕也试探着问了一句:“你对林先生的看法是?”
九尊邪龍
他是在问降谷零对林新一的观察结果。
今天他们特意找林新一帮忙查案,其实更多的是想借此机会,替那些想请林新一参与调查涉密案件的公安领导,仔细观察一下这位林管理官。
负责当主评审员、并给出最终评价的,就是这位降谷警官。
而降谷零的回答是:
“就像山崎夫人说的那样…”
“林先生,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好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