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h7l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愛下-第576章 線索分享-3wthl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玄机此言说的掷地有声。
他是堂堂一宗之主,说过的话皆是代表一宗之颜面。
他如今既说他日要打上五灵仙宗,那么以后他若不去,到时众人明面上不说,私下里,却是难免嘲笑蜀山嘴硬骨头软,只能任人诬蔑而不敢还击。
五月脸色一阵苍白。
五灵仙宗以阵法闻名,其宗门实力算不得多强,并无化神道人坐镇,而这玄机听闻亦于阵法一道颇有精研,若他真打上门去……阵法连接山脉灵气,一旦阵破,怕是宗门灵气都要大受影响。
届时宗门传承怕是都要出现问题!
可恶,没想到这玄机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哪怕面对这诸多化神道人,仍是如此宁直不屈,甚至敢当面出口威胁。
他虽同是炼真修士,但毕竟非是宗门之主。
如今一时间进退不得,脸色已是胀成了猪肝之色。
玄音阁与五灵仙宗素来交好,玄元道人皱眉道:“玄机,此事……”
“此事涉及我蜀山名誉,还请前辈莫要插手此事。”
玄机冷冷道:“蜀山名誉不可侵犯,你如此无礼,我若不还以颜色,岂非让世人认为我蜀山好欺?你宗主失踪,我蜀山亦失踪了一位前辈,童龙师兄年岁虽长,但却是我蜀山耄老,若非灵气缺失,他早已步入化神之境,这等人物,难道就比你们的宗主身份轻了不成?他如今出了意外,我蜀山上下皆是心急如焚,蜀山三千弟子尽皆下山,只为寻找他的踪迹,可你们却……莫非你们认为一个宗门,只有宗主才是人,其他人便不是人了不成?还是说……”
他冷冷道:“难道说非得我蜀山也失踪一位宗主,才算公平不成?到时你们就满意了?!”
玄元叹道:“玄机莫怒,我等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以为你得了宝物,拥有了开启遗址的能力,他也没想到开启遗址竟要牺牲你的弟子。”
“我没得到宝物!”
玄机说道。
“什么?”
几人同时一怔。
玄机淡淡道:“我本欲继续说下去的,却被这跳梁小丑打断,以至于后面的话未能说全……诸位不妨听我说下去,事实上,敌人当着我的面出手,我也不是全无半点察觉的,加上如今这多日的查探,我也得到了些微线索。。”
白眉喝道:“那就说下去!”
玄机道:“在我们进入遗址之后,有人在入口处,布置下了聚灵绝杀阵!”
“你胡说八道!!!”
五月已是愤怒的咆哮起来,“玄机,我怀疑你蜀山,你便这般愤怒勃发,更要秋后算账,可如今你却如此堂而皇之的诬蔑我五灵仙宗,谁不知道聚灵绝杀阵是我五灵仙宗当年的护山大阵!”
“阵法成形之后,就算拆除,也会有痕迹留下,你若不信,大可去瞧,这话是有理可查,有据可依的,我玄机一句话一个坑,可不似你这般信口诬蔑。”
玄机皱眉道:“聚灵绝杀阵想必诸位前辈也都听闻过,这阵法视灵气的浓郁而定其威力,而我如今已是半步化神,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跨过那另外半步……而这,便是因为我在那遗址之内待过几天的缘故,那内里的灵气何其浓郁,想必诸位也能想象。”
他叹道:“我与那傲明坤争夺异宝,说来也巧了,那异宝乃是由纯粹的灵气聚成,而聚灵绝杀阵又对灵气有吸聚之能,我与傲明坤当时争锋,我一己之力对阵傲明坤和邪极宗太上长老以及百名精锐弟子,说实话,委实吃力的很,取胜无望,只能尽力阻截不让他获得那异宝,可耽搁之下,这异宝竟也被聚灵绝杀阵而吸了去。”
玄元沉吟道:“你是说,有人以聚灵绝杀阵将任寿等人掳走,更连异宝也落入了他们的手中?!”
“异宝落入敌手之事只是我的猜测,但我确实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异宝消失无踪,除了那布阵之人之外,当世也无人有那能耐,前辈若不信,可对我使用秘法检测我此言是否说谎。”
玄机对着白眉伸手,一字一顿道:“我确实未曾获得那异宝,进入遗址,我除了借遗址之力突破突破炼真瓶颈之外,再无别的收益了。”
“不必了,我等信的过你!”
白眉皱眉道:“这……那到底是谁布下的阵法?”
玄机淡淡道:“这个得问五灵仙宗了,刚刚五月真人亲口承认,五灵仙宗是他们的护山大阵。”
五月愤怒道:“你胡说八道!”
白眉摆了摆手,道:“五梅掌教亦是失踪之列,我们相信五灵仙宗是无辜的,只是玄机,我们得到消息比你晚了许多,掌教失踪,我们还当他们是有事要处理,所以未曾返回各自宗门……毕竟所有的宗门掌教同时被人抓走,这事委实太过骇人听闻,任谁都不敢如此相信,而你早便知晓童龙失踪之事,比我们早反应了许久,你说你有线索,不知线索在何?!”
玄机正色道:“我蜀山筑基以上的弟子已经尽皆下山,只为找到师兄下落,而我师兄与诸宗主同时失踪,他们定然是被同一批人给掠走,而这些人既没有第一时间杀死他们,他们的性命安全暂时是不必担心的。”
苍灵道人道:“嗯,这算是坏消息中的好消息了!”
“而同时失踪的人中,还有邪道四宗中的三宗宗主,除了始作俑者傲明坤死于我那弟子之手外,其他人也尽都被掳了去,同时肆无忌惮的挑衅我正道与邪宗,还用考虑到底是谁干的吗?”
玄机皱眉道:“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竟然能同时抓住这么多炼真修士,但有一件事情我却能肯定……此事定然与魔道脱不得干系,也只有魔道才能如此肆无忌惮,有这个胆气同时对正邪两道出手。”
“那群杂碎又死灰复燃了吗?”
白眉皱眉道:“看来修仙界又要混乱了,不过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救出被他们囚困的修士才是最重要的。”
“若当真出手,魔道定非我等对手,但难的就是要如何找到他们的下落!”
玄机皱眉道:“此事我虽有眉目,但可惜……如今我却已为你们的怀疑对象,若是我再出手将他们救出来,怕是五月真人又要说我是在自演自唱,好以此来成全自己的阴谋诡计了。”
苍灵道人忍不住皱眉,只感觉玄机怎的如此……小肚鸡肠?
那五月不过是稍稍对他怀疑几句,他竟如此愤怒,俨然是要将他彻底打死似的。
可随即却回过神来。
他这般愤怒姿态,分明是在做给他们看的。
他们本是来兴师问罪的。
结果现在,却被反客为主,甚至……进退两难。
这玄机,精明。
不过他们的目的也不是要对付蜀山,自是不能做的太难看。
想着,他认真道:“我等从未怀疑过玄机掌教的为人,而玄机掌教若真能将人救出,此事算我等欠掌教一个人情,以后掌教但有所需,我等绝不推辞!”
五月深深吸了口气,道:“玄机,你不必以言语激我,你若能救我师兄出来,无论你是自演自唱也罢,当真用心良苦也好,只要你能成功,我便是当众给你跪地叩三百个响头,我也愿意!”
玄机为难道:“找到魔道不难,只是魔道毕竟实力非凡,只我蜀山之力……”
“只要找到他们,救人之事,我等自是责无旁贷,到时可依掌教之令行动!”
“一言为定!!!”
玄机语气飞快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