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u7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txt-第二百一十四章 初見端倪分享-90tm9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尚不知道自己已经快成靶子了,丁潇潇换了几套衣服,每件都很明艳,只是她没那个心情。
惠香帮她选了两套,一个是淡粉色的,一套是柳绿色的,可她看着眼前的花红柳绿只觉得眼晕。
“非要去吗,不去不行吗?”丁潇潇问道。
惠香低下头:“姑娘,这可不是咱们说了算的啊。”
梁 實秋 雅 舍 小品
虽然也知道,可是她心里还是惴惴不安,一想起到时候寿宴上的情况,她就两眼发黑。
“凌燕姑娘子这里吗?”门外,突然有人问道。
惠香赶紧应声:“在在,有什么事?”
丁潇潇赶紧穿上自己的衣服,生怕李林那个登徒子又不打招呼就冲进来。
“歌舞团的玲姐来找,请问姑娘见不见。”
丁潇潇听了这个名字,有种救命稻草飘来的既视感:“见,见!快请她进来。”
不能出门,还得参加寿宴,怎么去不是去,混进歌舞团里,没准还能有一线生机。
玲姐在院子里很是不自在的转来转去,直到看见丁潇潇,才舒展开眉头,很是亲切的迎了上来。
“哎呀,现在是不是要行礼啊,奴家见过姑娘。”说着就屈膝。
丁潇潇不知道她吃错了什么,赶紧阻止:“你这是干嘛啊?”
玲姐笑道:“你现在可是世子贵妾,我这身份能见一面都是高攀,怎么敢造次。”
没想到,外面的风声已经传成这样了,丁潇潇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是请错了个大夫而已,怎么就闹成这样了?”
玲姐笑着将她拉到一旁,低声问道:“你知不知道,承阳府也进城了?”
丁潇潇默默点头。
“你的身份,可只有我们歌舞团知道,若是出什么纰漏,咱们一个团都得给您陪葬啊。”玲姐实在没想到,宋喝和会撂下乱成一团的西归城,到吉里来贺寿,不然她怎么也不会将丁潇潇带上。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丁潇潇劝道,“玲姐来找我,是要练舞吗?”
“练舞?还练什么啊。”玲姐叹了口气,“我来就是要你守口如瓶,千万别说是跟着我们一起进城的。”
丁潇潇不禁笑道:“玲姐这么聪明,怎么突然糊涂了。多少人看见李林带我进城,我这个人是从您的车子里掉出来的?到时候,说不是一起来的?谁信啊?”
玲姐一拍脑门:“忘了忘了,这一天过得,什么都乱了。”
看她这么着急,丁潇潇不禁宽慰道:“您只要自始至终坚持只是因为我可怜,所以收留在团里的不就行了?”
玲姐叹了口气,想要彻底撇开是不行了,眼下只能如此,走一步看一步。
“所以,我得练舞啊。不然,你不就成了明知故犯了?”丁潇潇继续开解道。
“你是个身段不错的丫头,身世可怜被我收留,就是为了带到王府献技。不错,你得登场,我日后才有话说。”玲姐立即接受了丁潇潇的提议。
我的极品未婚妻
“时间不多了,我们出发吧。”丁潇潇急着离开,赶紧说道。
玲姐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她身后惠香等人,略有犹豫道:“我就这么带你走,他们不会……”
丁潇潇转头吩咐了一声:“我和玲姐去歌舞团练舞去了,要是世子回来就这么告诉他。”
说罢,她也没等几人回答,立刻和玲姐走了出去,极其麻利地跳上了马车。
玲姐的车刚走,一辆华丽的车轿就行了过来,车上坐的正是丁娇娇。她撩开车帘看了看世子府的门楣,很是有些不忿。
末世超级英雄系统 帽子v5
“堂堂燕王嫡子,就住在这?还赶不上祖父家一半气派。”
车夫回头狠狠看了她一眼,随即下车拱手道:“东临郡主求见王妃和二世子,还请代为通传。”
惠香在门口听见,心中不由得庆幸。
这个凌燕姑娘还有点运气,要是正面碰上,还真是不好收场呢。
车子很快到了一处客栈,玲姐她们就安置在这里。丁潇潇特意让马车直接进了后门,看清四周没人才迅速下车。
一个传言而已,弄得她如今好像一只过街老鼠似的。
“昨天选拔如何?燕王对舞蹈可满意?”丁潇潇问道。
玲姐闻言苦笑:“王爷的面我们哪里见得到啊,就是管事的接待了一下,登记名字的时候,听见咱们歌舞团叫这个,脸色极其难看。选什么啊,只是告诉我们后天几时入场,走哪个门到什么地方等着。其他的一个字都没有,就这么被打发出来了。”
丁潇潇不解:“不看舞蹈,也没看看人?”
“没有,就我自己和二世子府上那位进去了。”
“他们不怕当天你们跳的不好,惹了王爷不悦吗?”丁潇潇又问。
玲姐摇头道:“恐怕不是怕,是盼着。巴不得我们跳得一塌糊涂,他们才开心呢。”
丁潇潇不明白了。
玲姐解释道:“现在府里管事的,都是侧妃的人,寿宴主持的是王爷庶长子。听了我们是二世子派来的,自然不会多问。更何况,我们歌舞团的名字……哎……”
丁潇潇回忆了一下:“二世子起了个什么云梦情是吧,这名字暧昧了点,但是也不至于惹出火气吧。”
玲姐苦笑:“您是不知道,这个名字算是戳中了那位侧妃的肺管子了,不生气才怪了。”
“云梦不会是侧妃闺名吧?”丁潇潇问道。
不论是不是嫡子,庶母也是长辈,何况封了侧妃。要是李林真的这么大逆不道,府里的人也该是会主动避讳的啊。
“要真是名字倒好了,主簿肯定就给改了。”玲姐叹气道,“听闻是这位侧妃当初是个花楼的魁娘子,她在的那花楼就叫云梦。”
丁潇潇脸色一滞,这个李林还真是出手狠辣啊。
她当时就觉得,云梦情这个词脱胎于云梦闲情,实在适合一些软香魅惑的场所。
果然,当初是一座青楼的名字。
“那地方后来就改了名,再也没人提起。二世子这么干,就是要把当年的丑事掀到台面上来啊。”玲姐叹息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了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