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wo7熱門連載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198、這就是命嗎?讀書-zzryn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这幻阵布置之后,需要老师以宗师境坐镇,否则,那些修行者可能真的被魔障侵袭,发狂而死。”
听到宋濂问话,韩啸躬身说道。
在长阳仙门时,韩啸自己以圣者境的心境镇压,又有玄黄气和苍龙之力,完全不惧心魔。
到昌宁书院,没有他出手,只能让宋濂坐镇。
这倒是不难,宋濂点头答应。
当天下午,韩啸便在离落霞山不远的山脚处,选了一片平整好的空地,开始布阵。
布阵所需的物资并不多,他事先已经与宁致远商量好,早早送来。
其中用的最多的致幻灵材,是消耗品。
这对于宁宇商行来说,又是个不小的生意。
三日后,只听一声轰鸣,这片占地近千亩的空地上,升起一团迷雾。
“这就是可以助人突破的迷阵?”
“那还有错,我当初可是在宗门亲眼看着许执事突破的。”
……
那些后来的宗门弟子全都围过来,恨不得立时就扎进去。
“韩公子,这是阵法成了?”
一位筑基五层的白发老者看向韩啸,笑着问道。
“熊长老可想入阵体验一番?”
韩啸转首看向老者。
这位熊长老是三百里外若缺宗的长老,修为卡在筑基五层已经十几年。
韩啸布阵时,他就每日来看。
听到韩啸的话,这熊长老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他是宗门实权长老,要在书院服务一年的话,怕是手中权限就要旁落。
永恒 至尊
如果不在书院服务,拿出一万灵石,他还真拿不出来。
若缺宗也不是什么大门派。
见到熊长老犹豫,韩啸笑道:“你是第一位入阵者,给你五折,五千灵石即可。”
韩啸的话让熊长老一愣,忙道:“当真?”
“自然当真。”韩啸满脸笑意道。
五千灵石,一位筑基境修行者在阵中走一趟,阵中耗损最多百块灵石。
立在韩啸身旁的宁致远脸上闪现一丝羡慕之色。
他转头看看周围,那些宗门高层都是跃跃欲试模样。
这才是真的挣钱生意。
“好,五千灵石,我这就命人回去取来。”熊长老高声说道。
韩啸一伸手,道:“那请长老往阵中一趟。”
反正若缺宗离着不远,不怕他不付钱。
听到幻阵成了,又有人要入阵,更多人涌过来。
熊长老一整衣衫,大步往那团迷雾中走去。
“熊长老,这迷雾中会显现你心底之景象,是要让人看到,还是不让人看到?”
韩啸忽然出声问道。
熊长老犹豫一下,低声道:“还是莫要显露出来吧。”
修行百余年,他真不敢说自己心底坦荡。
“好,祝熊长老能在阵中有所得。”
韩啸拱拱手,高声道。
“借韩公子吉言。”熊长老一抬手,身形隐没在迷雾之中。
外人看不出迷雾中发生了什么,只能焦急等待。
远处瀑布下,宋濂轻“咦”一声,身上淡淡玄黄之气升起,将那些向着阵中冲去魔头灭掉。
他的眼前,浮现出熊长老心底的画面。
年少时意气风发,本以为可以振兴宗门,怎知道蹉跎岁月,宗门却每况愈下。
幻化的景象中,熊长老直到临死,都没有能突破。
“这就是命吗?”
幻境消散,熊长老落寞的走出。
之后他回到宗门,也没有了修行的心思,只一心教导后辈。
三年后,国战起,若缺宗弟子奋勇杀敌,得到人皇嘉奖。
若缺宗也成为边境之地,有数大宗。
熊长老躺在榻上,笑着闭上眼睛。
“嗡——”
澎湃灵气涌向迷阵,立在阵中的熊长老面上一片呆滞。
自己不是没有突破,然后,死在宗门中吗?
刚想到这,他面上显出狂喜。
多少年,他没有感觉到灵气奔涌的状态了?
灵气顺着他的经脉急速运转,让他觉得浑身胀痛。
这是,已经突破了?
而且,很明显,他现在浑身灵力如潮涌,似乎一抬手一顿足都有大力,根本是筑基后期的样子。
一次迷阵,连破两级。
等熊长老迷迷糊糊走出阵外,围观众人沉寂片刻,然后都沸腾起来。
本以为熊长老不会当时突破,可能只是有所得。
可现在,分明就是修为当场突破。
而且,这还是一连突破了两级。
筑基中期与筑基后期,这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有了解若缺宗的知道,此时的熊长老分明成了他们宗门第一人。
一层修为,就能压死人的修行者,筑基后期,可是真正的高手了。
何况修为的突破,带来寿元、战力的改变。
“恭喜熊长老。”
“熊兄,真是可喜可贺啊!”
……
熊长老迷茫的看向众人,然后又看向笑眯眯的韩啸。
“多谢韩公子。”
‘哪的话?熊长老可是付过灵石的。”
韩啸脸上笑意更胜。
周围那些意动之人已经围拢过来。
这可都是送灵石的啊。
只半日,便有六位筑基与炼气境修行者突破,还有三位是有所收获,只需回去闭关,就能突破。
其中付灵石的是五位,入账四万五千灵石。
其他几位都是愿意为昌宁书院服务一年。
帮着收灵石的宁致远最终留下自己儿子宁绍坤在这,他自己悄然离开。
这种挣钱方式,给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这一座幻阵,比他的商行还要挣钱。
“老师,今日一天,可有所获?”
晚间时候,韩啸来见宋濂。
“管人间百态,的确是能有收获。”宋濂点点头,然后又摇头道:“只是这般行径,毕竟是不光彩之事。”
这就是儒道修行者,一切都秉持本性。
“老师此言差矣,若无老师引导,他们想突破也无可能。”
韩啸诚恳说道。
这些人之所以将心底之结解开,乃是宋濂借助玄黄气,以心魔手段,疏导而成。
这个过程中,看到这些入阵者的心底秘密,也是必然。
“若是老师真不愿看,也可以,只是突破效果,怕是没有今日这般顺畅。”
韩啸的话其实有几分假。
没有宋濂干预,其实效果也差不了多少。
只是他想让宋濂借阵修行,才故意说。
宋濂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宗师,长平侯大军消息来了。”
仙卫营镇守将军肖胜与军尉曹成飞驰而来,带来了最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