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4vu人氣連載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三十一章 封妃大典鑒賞-3u3fa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王宫里,因为北焱要举行封妃大典,宫里当差的都格外忙碌,虽然大家对北焱如此草率就要封妃之事异说纷云,但大家都见怪不怪了,连北沫雪行事如此严谨之人,随便找个人就说是驸马,北焱就更不足为奇了。
苏樱雪穿着大红碧罗裙,身披魅红薄纱,头戴凤冠玉步摇,眼眸清澈,俏鼻挺立,朱唇红艳,美的惊心动魄,她曾经幻想过嫁给墨宸宇时的样子,但如今她这一身却是为了别的男人而穿,她脸上满是隐忍和不甘。
“王妃,可以去神坛了,”静笙语气中带个不甘,但行为上却不敢造次,连忙上前准备搀扶苏樱雪起身。
“我自己来,”苏樱雪拂开了静笙,心里的恨意让她颤抖着勉强的站起身来,然后迈着重千斤的步伐往殿外走去。
神坛下早就站满了文武百官,大家都在议论北焱这样直接封妃不合理数,王子封妃需得一层层选拔,最后挑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再一同游街,方能再到神坛下,哪里能直接省掉了中间环节?大家都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北焱如此心急。
北正勋因为身体虚弱,只能病歪歪的靠坐在椅子上观礼。
北焱身穿华丽的黑色锦袍,黑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红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金冠,下颌方正,目光清朗,剑眉斜飞,整张脸看上去十分俊朗。
絕品花香 燕燕雙開
苏樱雪百念皆灰的走向神坛的方向,表情清冷的像要冻结万物。
北沫雪像是掐准了时间,驾着马车进了宫门,墨宸宇坐在马车里,面无表情,像是视北沫雪如空气一般。
蛇君取情 倾世
“公主驸马,”一个守门的侍卫恭敬的行礼,“王子殿下今日举行封妃大典,王子交代,若公主驸马回来了,可直接前往神坛下观礼。”
寵妻之道王妃妳別跑
北沫雪嘴角露出一丝邪笑,然后又露出吃惊的表情,转头看着墨宸宇说:“大哥怎么突然就封妃了?天启,那我们快点去神坛吧?等大典举行完了,再回去洗漱也不迟。”
墨宸宇脸色突然变的黯然失色,他感觉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不好的预感,他加快了脚步往神坛的方向走去。
北沫雪跟在墨宸宇的身后,心里虽想要欢呼雀跃,但表面上还是不露声色。
苏樱雪出现在神坛下的那一刻,似乎世间万物皆失色,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她冷漠的站在神坛下,眼神低垂着,不想看任何的人和物。
北焱看向神坛下的文武百官,大家都纷纷点头赞叹苏樱雪的天人之姿,他得意的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然后又满面春风的走向了苏樱雪,他牵起苏樱雪的手,向前走了几步,“父王,今日儿臣封妃,请求父王接受我与王妃的跪拜之礼?”
北正勋闭着眼歪着头,没有看北焱,假装没有听见一样,他对北焱突然封妃是极为不满的,提前未告知他,现在又要让他做见证,他哪里那么容易就答应。
北焱见北正勋不作回应,心里有些不悦与着急,只有生父接受了跪拜之礼,才能进行下面的流程,“父王,请接受儿臣与王妃的跪拜之礼?”
北正勋见下面的文武百官都议论纷纷了,他才勉强的正过头来,他睁眼看向了下面的北焱与苏樱雪,“王妃抬起头来。”
苏樱雪闻声不作回应,仍然低着头。
北焱见苏樱雪不配合,就小声的说:“他们两个现在还没有完全安全。”
苏樱雪见北焱又威胁她,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抬起了头,但眼神空洞,不视万物。
北正勋见苏樱雪惊为天人的美貌,瞬间就明白了北焱为何如此心急了,他勉强的站起身子,准备接受北焱与苏樱雪的跪拜之礼。
北焱见北正勋站起身来,欣喜不已,他端正了身子,跪在地上,准备开始行跪拜之礼。
苏樱雪始终僵着身子,一动不动,直到北焱强行拉她跪了下去,她膝盖磕在坚硬的地上,痛的她皱了一下眉头,想到李文翰与秦风,她勉为其难的跟北焱行了跪拜之礼,三个头磕的异常的沉重。
墨宸宇赶到神坛下,他看着神坛上的女子一袭红衣,光看背影都美的惊心动魄,看女子的背影,他感觉似曾相识,突然感觉心里揪着疼痛起来,他屏住呼吸等待着女子转身。
行完了跪拜之礼,苏樱雪缓缓的起身,当她转身的那一刻,一眼就见到了那个她曾经暗暗发誓要永远在一起的人,现在却不得不放弃,多么讽刺啊?她躲闪着墨宸宇的眼神,眼角一滴泪滑落下来。
墨宸宇没想到自己出去短短几天,回来却是另一番景象,他不愿意相信眼前那一袭红衣,美的惊心动魄的女子是那个痴情的苏樱雪,怎会转眼间就要成为北焱的王妃?他眼神里满是哀伤与疑问。
北沫雪看着墨宸宇看苏樱雪有些失望的眼神,嘴角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天启,你看他们多般配啊?没想到她还挺有远见的,这么快就成为了大哥的王妃,”她话中有话。
墨宸宇不语,眼神忧郁,他就那样痴痴的看着苏樱雪,像是要把苏樱雪看穿,看看苏樱雪骨子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鎮國大將軍
大典的流程只剩下最后一步就要完成了,新人要站在高高的神坛上,双方要割破手指将血滴入神坛里,才算礼成。
北焱深情的说完了誓词,正准备割破手指的时候,却被苏樱雪给阻止了。
黑暗軍 佐狼
“慢着,你答应我的事情现在可以兑现承诺了?”苏樱雪眼神愤恨,冷冷的看着北焱。
北焱眼神闪过一丝异色,嘴角上扬,“急什么?完成了最后一步,我定会放了他们。”
“不行,你这么卑鄙无耻,我怎么相信你?我都同你站在这神坛之上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反正我也想通了,我是斗不过命运的,当你的王妃也挺好的,”苏樱雪冷着眉眼,说的诚恳。
北焱怀疑的扭头看着苏樱雪,判断苏樱雪说话的真实性,“如若我不同意呢?”他试探的说。
“那我宁死不从,我看你怎么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强迫我,除非你不要你们王室的颜面了?”苏樱雪态度也强硬起来。
北焱无奈,拗不过苏樱雪,反正苏樱雪都站在这神坛之上了,即使到时候反悔,他就算是当场把人敲晕,就说王妃突感身体不适,也要把最后一步完成,他再三斟酌,“好,我这就派人送他们出宫,”说完,他向下面的冷若潇递了个眼神,然后又笑着大声说:“最后一步还需大家稍等片刻,只是本王子答应王妃,要帮她做一件事情,方能体现本王子对王妃的真心。”
醫妃權傾天下
北焱的话音一落,大家就开始交头接耳,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北沫雪为了缓解大家的焦躁,眼露狡猾之色,然后上前走了几步说:“父王,今天沫雪也想趁着这个大喜的日子宣布一件事情。”
“噢!沫雪有什么喜事要宣布啊?”北正勋有些好奇。
“回父王,我有身孕了,”北沫雪话音未落,现场又炸开了锅,哪里有公主当众宣布有身孕的,有些贻笑大方,但她却毫不在乎。
超品小廝 大變臉
北正勋有些尴尬,“沫雪,你有身孕当然是好事,但也不能在这种场合下说啊?”
“我们北奕儿女,说话做事从不扭扭捏捏,这有什么,难道大家不为我感到高兴吗?”北沫雪环视着四周,又凑到墨宸宇耳边说:“天启,我有了你的孩子,你不高兴吗?”
墨宸宇听到这个消息,高兴一说纯属无稽之谈,他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一时该怎么面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強殖戰士
饕客行 方大直
苏樱雪听着大家都在恭喜北沫雪,还有北沫雪望向她时嘲笑得意的眼神,瞬间有些天旋地转,墨宸宇跟北沫雪有了孩子,她心中仅存的一点希望都破灭了,她瞬间泪崩,心痛的不能呼吸了,但她尽量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保持自己的情绪,因为还未等到李文翰和秦风安全的消息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