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87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ptt-第二百六十四章鑒賞-71b79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听说人在大喜或大悲时,会疯掉,我们好多铸剑师再打造出名剑以后,都疯了。”南桉沉默了一会儿,摸了摸胡子说道。
欧岚想了想,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的确是有过很多这样的记录。
少司命看了一眼傻笑的无尘子,又问询的眼光看向南桉和欧岚,你们都这么有经验了,倒是说说怎么解决啊。
“揍他就行了!”南桉说道。
少司命目光一呆,看着南桉和欧岚,你们确定这是真的可以?
“剑主放心,百试百灵,一巴掌下去保证他醒过来!”南桉说道,却是不敢动手,无尘子小心眼是出了名的,如果让无尘子知道是他动的手,就算是为了救他,也会记小本本的。
欧岚也是望天,反正打死我,我也不去动手,去做这个人的。
少司命看了看自己葱白的手掌,又看向无尘子,犹豫着要不要一巴掌呼上去。要是晓梦在就好了,她绝对敢这么干,只是自己还是有些下不去手啊。
无尘子还在抱着颛顼典傻笑,完全不知道自己准备要挨打。
然而让人没反应过来的是,少司命没动手,不代表没人动手,或者不能说是人。
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乱入,一个甩尾,就把无尘子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台阶上。
只见白马人立起来。踢了踢前蹄,仿佛还想上去踩上两脚。但是又躲到了少司命身后,探出个头看着无尘子清醒没有。
“这匹马是成精了?”南桉和欧岚说道,他们之前就被白马惊讶过,想不到现在这白马连主人都敢踢。
少司命错愕的看着白马,然后又看向无尘子,看他有没有事。
无尘子在白马冲过来之前就惊醒了,只是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一个甩尾撞了出去。木然的抬头看了白马一眼,又看向一脸紧张众人,我不就是走神了一会儿吗,怎么就被踹到这里来了?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无尘子一脸怨念的看着白马,不用想,敢这么对自己的除了这畜生没有其他人敢这么做。迟早有一天把你炖了,正好黑白玄翦准备到来,马肉配沙姜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白马看着无尘子,马鬃竖起,总觉得有大恐怖在等着自己。一双马眼扇了扇,我现在该怎办,踹人一时爽,进入火葬场?
“是你出的主意?”无尘子看向欧岚,没有管南桉,毕竟是个天人极境打不过啊,所以柿子找软的捏。
欧岚心下一跳,看向南桉,南桉却是直接退了几步将他让了出来,直接把他卖了。
“我说不是我你信么?”欧岚无辜的说道。
“你觉得呢?”无尘子邪邪的一笑,在欧岚看来简直比恶魔的微笑还要恐怖。
“我错了!”欧岚直接认错,态度诚恳,表情到位,欲哭含泪。
“听说你们铸家四坊,泰阿,龙渊,干将和莫邪?”无尘子问道。
“泰阿在儒家伏念掌门手上了,干将莫邪也在农家手上,龙渊也送给儒家张开地了。所以我们铸家是一把名剑也没有了。”欧岚苦涩的说道,名剑择主,而且名剑的名声也是要靠主人来提升的,所以他们即使铸造出名剑也会为名剑择主。
“我是想问你们,湛卢剑呢?”无尘子说道,天下剑坊在唐朝的时候可是都以湛卢为名,所有的铸剑之名也叫湛卢。而且湛卢公认的仅次于轩辕夏禹剑剑的名剑。
欧岚沉默了,你这是要把我们铸家的家底都给掏空啊,再说了,湛卢剑是仁道之剑,你自己看看你哪一点跟仁道扯得上关系?
“没有湛卢,鱼肠也可以的,或者濠漕也可。”无尘子继续说道,要不是工布剑在楚国季布手上,他连公布也说了。
“都没有,鱼肠在专诸刺僚以后就失踪了,你可以去吴水里找。濠漕我们也不知道在哪啊。”欧岚都快哭了,我们要知道还会冒着得罪你们道家的危险跑去道争丘找死么?
“真废,连把传家宝都没有!”无尘子无语道,没有名剑傍身总是感觉不安全啊。
下堂妻要拒婚
欧岚无语,这是我们铸家大气好么,不然名剑出世我们就藏着,你们还会知道有这么多名剑?
少司命将画影剑递了过来,她不用剑,拿着画影剑也没用。无尘子笑着摇了摇头,他就是想坑下铸家看看能不能坑出一把名剑了,谁知道铸家这么废的,连把名剑看家都没有。加上画影剑是把仁剑,象征意义更大于它本身,至今也没听说画影剑沾上过血。
“黑白玄翦也是你们铸家铸造的,你们应该能修复吧?”无尘子突然想到,黑白玄翦的黑白双剑也是断的,是时候给他重铸,顺便将黑白玄翦真的复活了。
战神联盟之王者无极
“可以可以,黑白玄翦就是我们干将剑坊铸造的,我可以修复。”欧岚急忙点头说道。
“那修复材料?”无尘子沉吟的说道。
“我们出,这点材料我们铸家随便可以凑出来。”欧岚立马答道。
无尘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欧岚的肩膀,道:“汝甚好!”
欧岚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太吓人了,这简直不是人。欧岚直接看向南桉,这是你惹出来的,所以材料你们棠溪剑坊和邓师坊来出!
“年轻人啊,这是给你接触名剑的机会你不知道么?不然你怎么参与进定秦剑的打铸造中呢?给你机会你还不知道珍惜,还在这斤斤计较。”南桉摇了摇头,怒气不止恨其不争的说道。
欧岚怔了怔,木讷的看向无尘子,你真的是为了我好?故意给我机会接触到名剑的打造?
无尘子看了一眼淡定的南桉,我生平这么多年,终于见到一个在无耻之道上能跟我并驾齐驱的了。有看向欧岚,点了点头道:“不然我干嘛不找别人修复,给你机会你要学会珍惜。”
“多谢无尘子掌门!”欧岚激动了,铸造名剑第一步从修复名剑开始,他感觉自己离铸造名剑又近了一步。
白马看了一眼欧岚,不屑的打了个响鼻,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被人卖了还这么开心。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无尘子扫了一眼白马,就你成精了?白马立刻乖巧的走了上来,讨好的用头在他身上蹭着。
萧何也终于是巡游道了棠溪九坊的总部南平县府,不是他不想来,而是之前他就知道棠溪是块硬骨头,需要最后再来处理。现在无尘子在这里了,他也是拍马赶来,有大腿不抱,等大腿走了,他自己来又要增加多少工作量啊。
“见过郡守大人!”南平县府的县尊也是带着官员出来迎接,因为棠溪是九坊主事,所以也没有贵族在这里,韩王们也都知道棠溪的重要性也都没有分封贵族过来,因此在秦军的清缴中,棠溪几乎也都是没有受到影响的。
“国师大人呢?”萧何故作严肃的问道。
“在棠溪剑盟内院休息。”南平县尊答道,能不能保住县尊职位就看萧何怎么说了。一般而言占据了一地都会把官员都换了,至少主官是不会留着。所以他才出城十里相迎。
“直接去棠溪剑盟。”萧何说道,看了南平县尊一眼,真正的大腿在那你不知道讨好,来找我干什么?
萧何带着一干官员终于是在棠溪剑盟小院里见到了无尘子,只不过无尘子却是在手把手的教少司命柔云剑法。
“你怎么来了,没事做了?”无尘子不满的看着萧何说道,没看到我在干什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萧何苦着脸,我怎么知道你在跟少司命培养感情。
“咸阳水工部的人已经到了。”萧何开口说道。
无尘子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颍川郡、南阳郡现在有多少库存?”
萧何愣了愣,我怎么知道,你突然这么问我也得去查啊。“这需要问仓廪官才知道。”
“那有多少民夫可以动用?”无尘子继续问道。
“这需要问典史才知道。”萧何继续说道。
“那有多少木材石料可以用?”无尘子再次问道。
“这需要要问工部官员才知道。”萧何擦了擦汗,你就不能问点我工作的内容?
“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要你来干嘛?”无尘子无语的说道。
“郡守管百吏。”萧何开口说道。
无尘子看着萧何,郡守都这么舒服的么,什么事都是下边人在做,你之前累成狗也是装给我们看的了?
“那你知道什么?”无尘子问道。
“我知道把国师大人交代的事情完美的做好,跟在国师大人身后为国师大人马首是瞻,国师大人做的肯定都是不世之功勋。萧何生当陨首,死当结草才可报国师大人提携之恩。”萧何认真的说道,面无表情。
无尘子呆住了,想不到萧何你是这样的人,连拍马屁都是这么自然。不过听着好舒服啊。
其他跟着来的官员也都是看着萧何,想不到郡守大人你是这样的人。怪不得人家二十多岁就是郡守,我们只能是一届小吏。
“你跟我进来,其他人在外边等着。”无尘子看着萧何说道。
萧何点了点头跟在无尘子和少司命身后,跟着走进了书房之中。
“以工代赈!”萧何看着无尘子在沙盘上写下的四个字,不明所以,但是还是拿出木牍飞快的记下,他知道这肯定又是跟青苗法一样的一个跨时代的东西,
“韩国境内水系发达不在关中之下,又有黄河流经,但是也时常发生洪涝旱灾,尤其是两年后会有一场影响天下的大旱。”无尘子说道。
史书记载,灭韩以后次年,华阳太后薨,民大旱。虽然他将灭韩提前了一年,但是这场旱灾应该也不会消失,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在这场旱灾来临前,把韩国境内的水渠修建完成,将旱灾的影响减到最低。
萧何看着无尘子,并没有怀疑他说的话,道家会观天象测吉凶,无尘子能算出旱灾时间他也不怀疑。
“我们在韩国取消了三年的徭役,所以民夫的征发也做不了。”无尘子继续说道。
萧何点了点头,没有民夫,想要修建水渠就是个问题。但是萧何也没开口,他相信无尘子肯定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了。
“青苗法让韩国百姓都欠了官府不少钱物,而过了农忙时节,百姓无事可做,就会生乱,所以,你就在农忙时节召集这些农夫去修筑水渠和城墙等工事抵债,并且提供免费飨食,有主动愿意来的民众也可以接受,发放钱粮,具体怎么发放,你自己把握。”无尘子说道。
“以工代赈?”萧何瞬间明白了什么是以工代赈。这比强行征发民夫要有用的多,而且民夫的积极性也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