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lm7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九日焚天 起點-第八百九十二章 引神氣入體-ygl28

九日焚天
小說推薦九日焚天九日焚天
那股神异的力量绵绵不休,浩荡不绝,一直往刘官玉体内灌注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
“轰隆!!”
刘官玉体内,陡然爆发出一声闷响。
他分明感觉到,大荒体,起了一种莫名的变化。
他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样的变化,但他能够肯定,绝对有了变化,而且,是好的变化。
就像是,大荒体突然间就有了灵性。
“引神气入体!”
蓦地,他想起了大荒炼体诀中的一句话。
总裁的女人(全本) 姬水灵
重生魔妃:蛇王请当心 羽蝶儿
这句话,他从未能够理解,更没能施行。
但现在,直觉告诉他,这种力量,便是神力!
此时此刻,他做的,便是引神气入体!
下一刻,背后命门处的大荒鼎,迸发出耀眼的七彩光华,旋即,他的全身,也都是被七彩光芒笼罩。
脚底的九重天,似乎也更为活跃了,与自己的联系更加紧密了,能够动用的神秘力量,更多了!
刘官玉狂喜。
没想到,被神女强了,还有这等好处。
春杀体内的神力,似乎无穷无尽。
刘官玉吸了再吸,一直猛吸。
得春杀体内神力之助,他气海中的六个洞天渐渐被填满,他的身体,也散发出了强烈的七彩光华。
但这光芒并没散逸出去,而是被封锁在了这个洞穴内,令得整个洞穴都成为了一个七彩世界。
这七彩光芒足足持续了数个时辰,才慢慢消散,露出了仍然纠缠在一起的二人。
但在此时,春杀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高亢柔婉的长吟,全身一阵剧烈颤抖,被再一次冲上云端的她,温泉狂涌,身心舒坦。
旋即,彻底晕厥了过去。
刘官玉亦是满身大汗,但他却没有休息,立时盘膝而坐,开始了修炼。
由于此界没有灵气,他只好忍痛割爱,吃了一些番桃、九玄果、九天风灵果和玄阳草,又拿出十数枚极品灵石,双眸一闭,几大神功同时运转。
狂猛的吞噬之力暴涌而出,吸收着灵石内的灵气,也消融着吃下去那些天材地宝的中的灵气。
气海中的六大洞天、水之日和火之日,俱都迅速充盈起来。
刘官玉本以为,以此为契机,便可顺利突破到控天境,但令他失望的是,虽然境界壁垒明显松动,但就是突破不了!
肉眼可见,他身上的气势越发凌厉,仿佛蕴含着可怕的风暴一般。
一旦爆发,必定惊天动地。
良久,刘官玉身上这股凌厉的气息才慢慢的消散,终至完全消失。
“呼!”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缓缓睁开了双眼,一双眸子明亮有若星辰,望之不穿。
深邃宛如大海,看之不透。
气海之内,六大洞天齐齐散发着光芒,磅礴激荡的气势,弥漫全身。
“天呐,居然还是不够突破!我突破一个大境界,为何就是这般难呢?”刘官玉很有些无语了。
原来以为是灵气量不够充足,但现在,洞天都已经填满了,为何还是不能突破?
沮丧之余,沉思一番,渐渐有了一种奇异的感悟,也许,他的境界突破,不仅与灵气量的储存有关,还需要一个玄妙的顿悟。
只有这个顿悟到了,他才能真正突破到控天境。
刘官玉深吸口气,缓缓地站起来,穿好了衣服。
春杀仍在熟睡中,身上的莲花虚影早已消失,肌肤也恢复了正常的莹白,美的惊艳绝伦的身躯之上,留下了一处处碰撞的痕迹。
洞穴外,不知何时开始又下起了那种怪异的红雨,雨幕朦胧,天地间一片赤红。
硕大的雨滴落下,打在树上,落在地面上,发出不绝于耳的脆响。
一股羞人的气息,仍在洞穴中弥漫。
“她醒来后,我该怎么办?”冷静下来的他,心中开始有些惊慌起来。
一时冲动,就将一位神女上了!
想想都觉得后怕。
虽然说春杀的主动,是造成这一局面的根本原因,但倘若他能坚定本心,坚拒不从,肯定就没有这一档子事。
想起中了淫毒后那暴戾的春杀,他只觉体内有一股冷意升腾而起。
“我现在是该走呢?还是留下在这里等她醒来?”
他深深的问自己。
却找不到答案。
走,明显不行,很可能,他出不了这个世界,而且,他也极怕春杀出去报复上清宗的同门。
留下,却也是万分心惊胆战。
他能预感到,那雷霆一般的暴击,很快将落在他的头上。
他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心中七上八下,一刻也不得安宁。
该来的,始终会来。
只有迟到,不会缺席。
春杀长长的漂亮的睫毛,动了一下,修长紧致的双腿,也扭动了一下。
“嗯!”
一声浅浅的慵懒的生吟,从她诱人的红唇中发出。
缓缓的,她睁开了眼睛。
“咦!”
她一声惊呼,显然还没有从现在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下一瞬,她看见了自己光洁的娇躯。
“啊!”
立时,她发出了一声极其尖锐的惊叫,简直聚音成线,直冲霄汉。
“我……”她惊呼,“你……”
闻着洞穴中的气味,体察到双腿间的红肿和疼痛,她瞬间明白了。
当然,也可能并不明白。
但至少,她觉得自己明白了。
旋即,她的脸色,霎时间乌云密布。
她的眼神,变得冰寒彻骨。
她怒了,暴怒,怒到了极致。
“你,你居然敢强我?!”春杀的声音颤抖着,身躯也震颤着。
显然是气愤到了极点,愤怒到了极点。
刘官玉很想说:“不是我强你,其实,是你,强了我啊!”
但显然,他根本不敢这样说。
否则,暴风雨一定会来得更猛烈些。
他只好,一字不说。
而他的沉默,却被春杀当成了犯罪的佐证。
“你,该死!”
她非常冰冷的说道。
这是一道冰寒到没有一丝人味的声音。
狂飙的凌厉气势,宛若无数利刃一般,生生的把洞穴内的空间切割成了碎片。
“噗……”伴随春杀的声音,刘官玉只觉如受重击,整个人瞬间倒退数步,撞到了洞穴壁上,脸色一下子惨白,大口大口的吐出血来。
“神女,你,能不能先听我解释一下!”他挣扎着说道。
暴怒中的神女,实力太可怕了。
仅仅是气势,就直接令得他重伤!
春杀嘿嘿冷笑,一张俏丽绝伦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铁青,整个人冷到了极致,像是刚从冰窟窿中捞出来一样,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种要冻结万物的气息。
春杀一语不发,死死的盯着他刘官玉,眼神阴冷对到难以形容。
在她眼中,刘官玉似乎已经成了一具冰尸。
“这回,弄大发了!”刘官玉暗叹了一口气。
心思电转,寻找着应急之策。
“怎么穿上衣服就不认人了啊?能不能听我解释一下!”他喊道。
“你该死!”春杀冷哼。
“我为什么就该死?”刘官玉极力挣扎。
暗中快速的运转着九日神力,暴怒中的春杀,出手必定是强绝无方,他万万不可敌!
但。
他不想死。
而且是不明不白的死。
“真想知道你为什么该死?”春杀气势陡然一变,幽幽说道,看起来有些平静。
但他知道,这是一种杀意浓郁到了极致,是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一种安静。
“让我死个明白!”刘官玉道。
“你侮辱了神女,即便是一次,也必须死!更何况,还那么多次!就更该死了!!”春杀一字一顿的说道,一字一音中,都是那冰寒彻骨的冷意。
就仿如一把把锐利的小刀,穿透了虚空,狠狠的刺在了他的身上,似要将他戳碎。
这一下,刘官玉不乐意了。
“你还讲不讲道理啊,我承认,我们那个了,但,是你自己主动的,还要了我一次又一次!怎么现在全怪在我头上!”
春杀脸上一派平静,声音冰寒:“我只知道,你侮辱了我!”
“可是,我也算是帮你解去了淫毒!”刘官玉据理力争。
“那毒本来就是你弄的鬼!”春杀冷冷道。
“哇靠,靠,靠,靠!”刘官玉气极而笑,爆了粗口。
“哼,你还敢生气,还敢爆粗口,简直不知死活!”
春杀亦是暴怒,抬手就是一掌拍下。
刹那间。
一道凝实神异的掌印,划过虚空。
那掌印,通体七彩,晶莹璀璨,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惊人的气势,但却是非常凝实。
所有的杀气、杀意、掌意、气势以及力量,俱都无比精炼的凝实在了那掌印之中,没有一丝丝散发出去。
这一道看似平淡的掌印,正如看似平静的春杀一样,平静的表面下,蕴藏着即将爆发的巨大威力。
而随着她这一道掌印的打出,感受到那强悍到极致的威能,刘官玉的脸色,郑重的几乎凝固。
这一道掌印,太强了!
强大到令他几欲窒息的地步。
掌印还没有击中他,就令得他产生了一种要被碾压成齑粉的感觉。
那股毁天灭地的死寂气息,根本就不属于人间界。
身周的空间,似乎完全凝固,他很清楚,自己根本躲不了,想要逃,那就是更不可能了。
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硬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