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j8j精品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325,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十四章 決絕(1推薦-qh9di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林静笃热血沸腾,盯望着他从灌木丛中走出来……激动、兴奋,让她神经紧张。
猛然间,林静笃的脸色变得灰暗,她看见一块鲜血在尼采的幽灵的胸膛上绽开,像一朵灿烂的鲜花。
林静笃惊讶地问:“你受伤了吗?”
尼采的幽灵紧皱着眉头道:“没有……刚才我看见一只毒蜈蚣,我想抓住它,不想它狡猾的很,钻进了一个乱石堆里。我一脚踩空,摔倒在地上,右手心被石头划破了。”
“你胸膛上的血是手上的?”林静笃心痛地拉过他的手,手心上的一个血窟窿跃入她的眼帘,深邃犹如深渊。伤口上有黑糊糊的东西,应该是止血的药草。
林静笃问:“你怎么止的血?”
他道:“随处采的草药啊。”
林静笃不解地问:“你明明知道蜈蚣有毒,为什么还要去抓它呢?”
“不知道,”他停顿了一下,说道,“可能是因为本能。”
林静笃诧异道:“本能?”
“是的,本能,”他神情忧郁道,“就像贝蒂明明知道爱上一个女人,每一次带给他的是伤害,但他还上不能控制地追求不同类型的女人。”
林静笃摇摇头道:“我还是不明白,你冒险抓一只毒蜈蚣跟本能有什么关系?”
他道:“看到毒蜈蚣,我本能地想借助它身体的毒液,滴到我不喜欢的东西上。”
林静笃问:“什么是你不喜欢的东西?”
他坚定道:“——喜欢过了头的东西。”
林静笃眨巴着眼睛问:“什么叫过了头?”
他毫不拖泥带水道:“就是我特别喜欢的东西,不希望别人再拥有——的东西。”
林静笃惊恐地望着他,猛然觉得他说的话充满危险。
尼采的幽灵看出了她害怕的心思,一把把她搂在怀抱里,亲吻着她的额头道:“我说的话好象吓到了你?”
林静笃依偎在他怀里,轻柔道:“是的,你偶尔会给我非常不好的印象……你的举动像杀人故事中的贝蒂。”
尼采的幽灵温柔地亲了亲她的嘴唇,说道:“这不是事实,只是你的幻觉,你一定要把其当成你的幻觉。我怎么可能是贝蒂呢!”
林静笃望着他的双眼道:“自从我认识你那一天起,我就幻觉丛生,仿佛堕入了隔世。”
“我知道,一个女人真正爱上一个男人时,她就会陷入幻觉,不能自拔。”尼采的幽灵放开她道,“李麦拉爱上贝蒂时,一直在强调,她脑海里全是幻觉。”
尼采的幽灵像往常一样坐到草地上,但今天他显得有些疲惫。林静笃紧挨着他坐下,问:“李麦拉为什么被贝蒂杀了?”
尼采的幽灵望着蔚蓝的天空,说道:“他们爱的死去活来,想用殉情达到他们完美的爱情。”
林静笃感叹道:“这是一种很浪漫的死法……但我这辈子不可能选择跟一个男人这样死去,我相信只有活着才有爱。”
尼采的幽灵揽着她,抚摸着她的头发,半晌未发话。
林静笃的脸庞蹭了蹭他的下巴,稀须的胡茬子,让她微微刺痛。
林静笃轻声问:“你怎么不说话了?”
尼采的幽灵抱着她的头,说道:“我不明白相爱的男女为什么不能活着疯狂地相爱,却要化为尘土,飞灰烟灭,大家才会满意。”
“我也不明白,我们明明热烈地爱着对方——简直不顾一切地在这里约会,可偶尔我们还是会闹小别扭,”林静笃嘟着嘴巴说道,“就像昨天,你突然情绪变得低落,什么也不说就走了。我非常失望,赌气再也不来见你了。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眼看时间过了,你可能离开了这里,但我还是狂奔到这来,只为见到你。”
尼采的幽灵道:“其实,我想每天见到你……真的!”
“这我知道,”林静笃请求道,“还是说说李麦拉究竟怎么被贝蒂杀掉的?”
尼采的幽灵道:“我说了,他们是因为殉情。”
林静笃道:“具体怎样?”
尼采的幽灵道:“他们爱的很深,恨不能一辈子融为一体。但他们看得很清楚,随着生命的延续,他们那种炽热的情意,会渐渐消失,直到他们分道扬镳,成为茫茫人海中的陌生人。”
林静笃道:“我明白了,他们想让死亡维持他们永恒的爱情。”
尼采的幽灵道:“是的……李麦拉坚信死亡可以维持他们永恒的爱情。”
林静笃问:“难道贝蒂不这样认为吗?”
尼采的幽灵说:“他认为只要女人死就够了。”
林静笃道:“他真是变态,自私的令人胆寒。遇上这样的人,我会觉得他是危险分子。”
尼采的幽灵怫郁不言,只是凝望前方……山色碧绿,让人心旷神怡,却不能让他心情愉快,反而神色沉重。
林静笃静静地依偎着他,并不说话。
尼采的幽灵终于又说话了,深沉道:“贝蒂和李麦拉约好服一种毒药。这种约定,很见鬼,不敬畏生命。”
林静笃插话道:“这是一种特别浪漫的死法,电影和小说里经常有这样的情景,可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死法,暧昧的过了头,甚至还有些傻。”
尼采的幽灵说:“这只能说你爱一个人不够透彻,你对世界上别的东西还有挂念……只有抛弃尘世的一切,只为对方活的人,才会想着用死亡达到爱的永恒。”
林静笃说:“我现在很爱你,非常爱,简直抛弃了尘世的一切,把我们约会的荒山野林当成天堂,每一刻,每一秒都只为你活着……可我不想死,我想活着享受我们这美好的私会,那怕这只是一个幻觉,很快就会过去,但我会竭尽全力珍惜。”
撒旦老公别太坏 爱上土豆
尼采的幽灵道:“我也想活着,只有活着一切才有可能……如果我早已死去,我们就不会在这里相遇,爱上彼此,发生这么多只有我们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
林静笃深情地望着他的双眼道:“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