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返1990 愛下-第一百零八章 本性暴露的趙廣推薦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陈东青在村中快步离开,村民们继续指指点点,好似陈东青犯下什么大错一样。
因为是跑步过来,再加上刚刚急火攻心,陈东青整个人都晕乎乎地。
走着走着,一抬头,发现一个人正挡在身前。
“晓君?”
来人正是苏晓君,她满目心疼地看着陈东青。
“东青……你是不是遇到困难了?”
也没等陈东青回答,苏晓君掏出一个带着淡淡花草香味的荷包来。
“我这里……有些存着的一点零钱,你……你都拿去吧,能帮你多少就是多少。”
看着鼓鼓囊囊的荷包,陈东青心下一酸。
他还想着怎么迎娶苏晓君,结果现在却是需要苏晓君帮忙……
苏晓君家是什么背景,他也是蛮清楚的,就算苏晓君平时再怎么省吃俭用,也省不下多少。
荷包鼓鼓囊囊,大概是塞满了几分几毛……
这样的钱,对自己也帮不上什么,更不好意思接过!
“我没事,晓君。”
陈东青强憋出了一个笑容,轻轻摸了摸苏晓君的头,温柔地说道。
“等我回来,我会向你们家提亲,咱们都搬去市区,每天好吃好玩,你就负责在家貌美如花,我在外头赚钱养家。”
这句温柔的话语,没有让苏晓君露出笑容,而是让她眼眶奔涌出泪水。
“我……”
“我……”
苏晓君一手擦着眼泪,一边止不住地啜泣着。
脸蛋都急红了,看着让人颇为心疼。
“我该走了,市区还需要我统筹,这一次的事情,我一定搞得好,你放心吧!不用为我担心。”
陈东青轻轻抚着苏晓君的脸颊,将划过脸庞的泪水擦拭干净。
他虽然看见了流泪,却看不见,苏晓君深处的悲伤。
“好了,我该走了。”
淡淡一笑,转身离去,忍着心中的伤痛,继续前行!
他现在算是赌上了自己的家、赌上自己的将来,只要在这两个星期,三十万再博出另外十万,就可以打出翻身的仗!
不难!这一点都不难!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我暗示催眠,陈东青在心底反反复复地念叨着,好似可以从中获得信心。
門 房 秦 大爺
宠婚溺爱:腹黑总裁很傲娇
村口一伙年轻人,看着失魂落魄的陈东青,玩味地一笑。
然后那几人又围成一团,在村里小卖部,站成了一排,一人拿着一瓶玻璃瓶装的可乐,嘴里都衔着一根吸管,嘟嘟囔囔地聊着天。
“广爷,就是这家伙,坏了你的好事?”
“看那小子的模样,跟广爷真是差得远了!”
原来,这又是附近村子里的人,还有些是市区下来的小二世祖。
超神学院的万界小店 一只星瞳
而这帮人,领头为首的那人,就是前些日子,抬不起头的赵广!
但现在的赵广,带着一伙年轻小鬼,在村里的小卖部门口,一边喝着汽水,一边在闲聊。
“对!就是这小子,你们都给我记着,以后上了市区,见着他,就给老子整他。”
赵广攥紧了手中的玻璃瓶,好像要将手里的瓶子抓爆一样。
他的满眼都是火光,陈东青带着村民抓奸的那个晚上,就好像在昨天一样。
恼怒!耻辱!
这两个词,再次充斥着他的脑袋,自从那晚之后,他就不好意思在村里抬头走路。
待在家里,也给自己的老爹老娘痛骂,在哪里都不得劲。
好像全天下都带着把刀子对着自己似的,每行一步,每行一事,就是一把刀子在心口上划口。
烦闷的他,拿着家里的钱,跑到市区找乐子,正巧碰到了市区的一个混混头子。
那个混混头子,在和赵广酒肉一轮之后,说要和他认作兄弟。
这不,身边围着的这帮人,就是他从外头带来的兄弟!
自从有了这帮兄弟,村里的人,再也不敢用那种嘲笑的眼神来看自己了!
就算是自己的老爹,也不敢对自己说什么!
因为老爹第一眼看到这些兄弟,就多嘴说了些不讨喜的话,当时就被自己领头教训了一顿!
现在,窝在家里,不敢见人的就是自己的老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可真够可笑的!
又没有什么本事,前几天找陈东青家人的霉气,居然自己被揍得一鼻子灰!
呵呵!
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窝囊的爹!
“广哥,你老婆在那头跟人哭哭啼啼,你就不心疼?啊哈哈哈!”
身边一小跟班,指着擦干眼泪准备回家的苏晓君,干笑了两声。
结果,下一秒就被赵广甩了一巴掌。
“那个臭B子,你好意思说她是我老婆?你什么意思啊?!”
赵广刚才明明还在跟他们讲着荤段子,谁知一听这话,就发起火来。
那跟班捂着脸,不知道为什么触了赵广的霉头。
“那条婆,还不配老子给她享受!”
赵广是气啊!
气这苏晓君,气这苏红卫!
竟然还真把婚事给取消了!
到嘴的妹子,竟然就这么跑了!
看似昨日胜今朝
周围的小弟,见赵广正在气头,也没有一个人敢说话,若无其事地喝着可乐。
赵广看了看苏晓君离去的背影,在脑子里,幻想着自己和苏晓君的洞房花烛夜……
想着想着,真是一股子火。
既有怒火,又有妒火,还有一股Y火。
“妈的,得想个办法干了这家伙。”
赵广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他看了看周围的小弟们,自打出生开始,他都没有此刻这么膨胀。
“陈东青马上就要完蛋了,小娘皮还是跟着本大爷吧!”
赵广突然大喊起来,把路过的村民都吓了一跳。
要是放在之前,他指定会感觉到万分尴尬,但是现在的他,如同天性解放了一样。
身穿一件衬衣,就只系着下半部的扣子,上半部就空出来,露出健硕的胸肌。
一改原来的书生气,显得狂野许多!完全就是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样!
这也全赖陈东青!
把村民眼中,他的良好形象都给推翻了!
衣冠禽兽既然也装不住了!那干脆就不装了!老子就是禽兽!看看谁敢惹老子!
苏晓君啊!苏晓君!
想跑出我的五指山?呵呵呵呵……
想都不要想!
赵广继而发出狂笑,周围的人,都用看很疯子的眼神,看着他……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重返1990 起點-第一百零七章 唯一的願望相伴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所有的亲戚,脸上的表情一变。
这下子,他们可听得清楚,陈东青可不是什么没钱的货色,他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投机商人。
眼下虽然看着是欠了十万,但实际上,这十万块对于人家来说,压根就不在乎。
把这个十万块赚回来,那是简简单单,有一个这么牛的亲戚……
这群平时最喜欢蹭好处的亲戚,怎么会意识不到这个机会呢!
“东青啊!咱们也不是什么过来落井下石的人,我们就是想要看看,你们家是不是真的需要帮助!”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就给你们家……”
一时间,众人都乐乐呵呵地说着,殊不知道,陈东青压根就没有相信过他们。
“如果你们真的是过来帮我的,为什么你们的口袋都是空空的?”
陈东青往他们的口袋一指,全都是空空瘪瘪的,哪里像是过来帮忙资助的?
“咱们这不是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嘛!”
“对对对!咱们现在回家拿钱!你需要多少,就尽管开口,咱们都是亲戚,当然要互相帮助啦!”
说着,那帮亲戚们还笑嘻嘻的说着,真是让人觉得有点恶心。
“那行,你们给我凑一个十万,我拿去填了这个坑,改天我就给你们还回去。”
这帮亲戚们都是愣了一愣,继续笑盈盈地点点头,这个十万块,他们凑一凑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那我还了这十万,我就是穷光蛋了,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对你们的感谢,只能用言语表达了!”
“不不不,我还能买得起纸和笔,可以给你们一人写一封真挚的感谢信。”
这一听陈东青说要变穷光蛋,而且还不给一点好处,亲戚们0顿时又不作声起来!
呸!
真是搞笑!
“你们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你们不是过来帮忙的吗?原来你们就是来讨好处的?”
陈东青在房间中央踱了踱步,在每个人面前都走了走,细细看着每个人的表情。
为难、尴尬、不怀好意。
各种表情在这群亲戚面前变化,仅仅在这几分钟里面,陈东青就看破了他们所有心理变化。
他大可以找这群亲戚借钱,这么多人,凑一凑还是能拿得出来这个十万块的!
只不过后面的生活,肯定是充满麻烦的!
他可不想,到了市区之后,还跟着一屁股的亲戚,要来攀关系。
碍于这一次的面子,将来肯定会被烦得不行。
要么是过来借钱,要么就是想托关系,给他们的儿子、女儿,找一份工作。
若是他坦坦荡荡,倒是不怕拒绝,可现在拿人手软,将来被诟病的时候,忘恩负义这词定是少不了。
一想到将来可以要遇到这种事情,陈东青的头就痛。
“我也不想难为各位,也不是想故意让几位难堪,如果想捞好处的,请尽早离开。”
“现在我遇到困难这么说,以后就算是我发财了,我也是这么说!”
一听陈东青这么说,有几人悄声细语地商讨了一会儿,然后哄推出了一个代表。
“哼!陈东青,你自己犯了毛病还不承认!还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身旁又出来了一个附和之人,又张口骂道。
“哼,我们这些亲戚,都对你很失望,我们本来是要借钱给你们的!现在你惹恼了我们,我们决定不帮了!”
下一秒,又从旁冒出一人。
“对!陈东青你看不起我们,那我们也不管你了!咱们走!”
然后,这伙人便‘理直气壮’地走了出门外,走的时候还骂骂咧咧的,好似很委屈似的!
没多久,屋里面的几人,也学着他们一样,骂骂咧咧地走出去。
好似这样,就能掩盖他们过来趁火打劫的行径。
“还有谁想出去吗?出去外头怎么说我都可以,我不跟你们计较。”
陈东青摊摊手,环视了一圈,房子里头依然坐着几个长着长胡须的老人,他们倒是颇不在意地在房子里头点起水烟来……
这帮老人多是沉得住性子的人,毕竟年纪大,算起辈分来,估计要比自己爹妈的要高,如果自己赶他们出去,倒也真不咋好看。
“陈东青……你现在耍完了吗?”
身后的父亲,语气充满了愠怒。
陈东青看着门外的人,也走了不少,便一个转身,将竹条交还给了父亲,最后双膝一曲,直接跪了下去。
“……孩儿不孝,但在十万块这件事上,自认没有做错,我只不过是想博出一个出头……”
“闭嘴!”
絕世 兵 王
陈海已经压抑许久,方才他让陈东青放肆,就想看看这个儿子到底有多叛逆。
如果陈东青疯疯癫癫,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他就和陈东青彻底断绝关系!
这个孩子他宁愿不要,也不愿意家门出一个这样的逆子!
可看到陈东青转身给他下跪,倒是让他心里宽慰几分。
“你为什么要骗我们,说你只不过去城里给人打工,你要是做生意,为什么不和我们说一下?!”
陈东青狠狠磕了一个头,磕头的声音传到整个房子都回响着,隔了一会儿才答道。
“因为我知道你们一定不会同意,所以……我只能瞒着你们,做出了成绩才能让你们信服……”
“你的成绩就是欠别人十万?!让我们全家给你弥补?!你压根就不是做老板的料!”
陈海怒喝、刘玉香痛哭,这俩个声音,是陈东青最不想听到的。
他不想父母因为他而难过,他不希望父母会对他失望。
难道,我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材料吗?
想着自己虽然掌握着将来世事潮流的变化,但是却没有像想象之中富贵,还一走一步坑。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我不相信,上天既然给了我这个重来的机会,不可能让我是当一个凡人!
这个今天大机遇,绝对是给我的契机!
“对不起!老爸!请你相信你的儿子!我一定能还得上这笔钱,然后赚更多!请你一定不要变卖家产!如果这样我会后悔一辈子!”
“这么多年,我也没跟你们求过愿望,希望这一次的愿望……你们能答应我!”
陈东青猛地再一磕头!然后起身,把包往身上一扶!
悲怆地转身离开,一身宽松的衣服,显得他离去的背影,相当单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