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n7it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五百零六章 沒人能動她們展示-xlcxv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姑姑?”
钟文的话语,令谭少杰微微一愣,目光在这一对姑侄之间来回打量。
难道无烟之所以干涉世俗之事,是为了他?
他的脑中不觉浮想联翩。
眼神扫过钟无烟师徒遍体鳞伤的娇躯,钟文可以感受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怒火在疯狂燃烧,肆意涌动,仿佛要随时爆发出来,毁灭一切。
在闯入圣地之前,他的心中满是犹豫和忐忑。
即便此时的他几乎可以说是无敌于世俗,可若真要对上圣人,却依旧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或许有着对钟无烟师徒感激和担心的因素,然而最终促使他下定决心的,无疑还是身体原主人“钟文”潜伏在体内的那一缕残魂。
那个“钟文”持续不断地释放出情绪波动,令他头痛欲裂,胸闷恶心,久久难以平静。
罢了罢了,就当是我欠你的吧!
就在钟文妥协的那一刻,所有的不适感瞬间消失无踪,天又蓝了,水又绿了,空气也再次变得无比清新。
于是乎,就如同套上了紧箍咒的孙猴子一般,他被另一个自己“胁迫”着,战战兢兢、不情不愿地潜入到“凌霄圣地”之中。
见到钟无烟之后应该做些什么,他没有想好。
若是圣地对两师徒的责罚太过严苛,自己又该如何应对,他也并不清楚。
这一路潜行,钟文可谓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将一身修为深深隐藏,生怕引起圣人的注意。
然而,目睹了钟无烟和季薇竹身上模糊的血肉和几乎裸_露在外的白骨,他的心情,瞬间失去了冷静。
他清晰地认识到,这一波情绪的爆发,并不只是因为那个“钟文”,更有一半,来源于自身的愤怒。
二女之所以或落得如此下场,正是为了保护珠玛,而出手干涉了世俗之间的战斗。
然而,与珠玛之间的关系,却并不属于原身,而是新的钟文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才孕育出来的羁绊。
感激、内疚、自责……各种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而凌驾于所有情绪之上的,便是一股滔天怒意。
这是钟文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和另一个“钟文”,达到了某种灵魂同步。
“你这孩子……”钟无烟凝视着钟文清秀的脸庞,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弟弟那熟悉的面容,声音哽咽着,几乎说不出话来。
钟文右手轻轻一挥,也不见如何使力,缠绕在钟无烟和季薇竹身上的缚灵索就如同被利刃切割一般,断裂成无数根,零零散散地落了一地。
紧接着,他轻轻移动脚步,双臂轻舒,将二女一左一右抱在怀中,又温柔地放到地上,动作看似缓慢,实则仅仅耗去了两个呼吸。
这是什么手段!
谭少杰瞳孔猛地收缩,心头无比震惊,须知缚灵索的主要材料乃是“噬灵草”,具有隔绝灵力的作用,普通灵技根本无法对其造成损伤,而钟文却轻描淡写地将之隔空切断,易地而处,他自问无法做到。
“小、小师弟。”
在谭少杰疾风暴雨般的鞭挞之下,季薇竹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银色劲装只剩下几片残破的布条,被鲜血完全染成了浅黑色,气息更是微弱得几乎难以听见,长长的睫毛不停颤抖着,努力不让自己合上双眸。
“季姐姐,把这颗丹药吃下去。”
钟文毫不吝惜地掏出一颗“生生造化丹”送到季薇竹唇边,“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失血过多的季薇竹浑浑噩噩,如同木偶一般,乖乖地张嘴吞下丹药,只觉一股难以形容的浓郁香气瞬间遍布唇齿,磅礴而温和的药力顺着咽喉涌入体内,以风驰电掣之势流向四肢百骸,筋肉皮肤。
肌肤表面那无数道被长鞭撕碎的伤口,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结痂。
钟文又如法炮制,将另一颗“生生造化丹”送入钟无烟口中,对着二女温柔一笑,随即站起身来,转头看向谭少杰,淡淡地问道:“她们身上的伤,是你干的?”
他的声音听似平静,却隐含汹涌暗流,教人一听便觉脊背发凉,心头打颤。
“你是……钟镇海?”
谭少杰总觉眼前的少年人似曾相识,对着他仔细端详了好半晌,脑中忽然灵光闪过,脱口而出道。
“不、不对,年龄对不上。”
不等钟文回答,他又将自己的意见推翻,片刻沉思之后,脸上再次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看来钟镇海在外头留了个野种,莫非无烟出手救下的那个丫头,与你有关么?”
莫看此人阴狠狭隘,疯狂偏执,心思却极为缜密,竟然在三言两语之间,便将事情的经过,推测了个八九不离十。
“我在问你话。”钟文的声音愈发森冷,眼中闪过一丝戾色,“她们身上的伤,是不是你干的?”
“是又如何?这两个女人破坏了圣地的规矩,擅自干涉世俗之事。”谭少杰缓缓抬起手中长鞭,冷笑着道,“在本长老的审讯之下还拒不交代,挨上两鞭,实乃咎由自……”
他话未说完,忽觉眼前白光一闪,便已失去了钟文的身影。
“砰!”
下一刻,他的脑袋已经被钟文一把抓住,重重摁在地上,与山体亲密接触,爆发出一阵巨响,霎时间眼冒金星,耳膜嗡嗡,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你、你竟敢对我出手!”
谭少杰又惊又怒,惊的是少年实力之强,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刚才那一瞬间,竟然没能看清对方的动作,怒的则是自己堂堂圣地长老,竟然被钟无烟的侄子给打了。
“砰!”
钟文对于谭少杰的情绪毫不理睬,再次抓起他的脑袋,狠狠砸在地上。
“咔!”
伴随着撞击而来的,是一道轻微的骨骼碎裂声。
“圣、圣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谭少杰只觉一阵钻心剧痛自后脑勺传来,嘴上还在放着狠话,内心却早已被恐惧填满。
“砰!”
他的脑袋被第三次捶到地面,汩汩而出的血液将山地染成了暗红色。
“别、别杀我!”
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命丧于此,谭少杰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气势,只是哆哆嗦嗦地哀求道,“我可以给你灵晶,很多很多灵晶!”
“姑姑,季姐姐,你们要不要亲自动手?”
钟文举起谭少杰血淋淋的脑袋,将他整个人提至半空,转头对着二女咧嘴一笑,“把他刚刚对你们做过的事情,都在他身上重复一遍?”
翡翠明珠 色醉
谭少杰闻言更是心惊,想要对钟无烟说些讨饶的话语,却觉脑袋晕晕乎乎的,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和这样的人计较,不值得。”钟无烟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忧色,“钟文,你还是赶紧走罢,如果让圣人发现你对长老出手,只怕……”
“走是自然要走的。”钟文手上再次用力,将谭少杰的脑袋砸进地里,“不过我要带你们一起走。”
地上的谭少杰双目无神,面容扭曲,浑身一动不动,已然失去了意识。
“你的好意,姑姑心领了。”钟无烟眼中闪过一丝迟疑,随即又摇头道,“可是我的夫君和孩儿都在‘凌霄圣地’生活,又岂能这样一走了之?”
“这……”
钟文闻言一愣,挠了挠头,只觉颇为犯难。
“师姐,你没事吧!”
这时候,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楚秋阳终于出现在悬崖之上,他的眼神从钟无烟师徒身上扫过,随即落在了平躺着的谭少杰身上,脸上露出惊异之色,高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企图谋害姑姑和季姐姐。”钟文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就小小地教训了他一下。”
这是“小小地教训”么?
望着瘫软在地,半死不活的谭少杰,楚秋阳翻了翻白眼,一阵无语。
“师弟,多亏钟文及时赶到,否则我和小竹只怕都要死在谭少杰手中。”钟无烟心有余悸道。
“什么,谭少杰安敢如此!”楚秋阳闻言大怒,连忙三两步来到钟无烟身旁,关切地查看她身上的伤势。
然而这一瞅之下,却教他大感不解。
“生生造化丹”的药力实在太过强大,就在刚才这么一会功夫,钟无烟和季薇竹身上的伤疤,已经愈合,脱痂,露出了一片片雪白_粉嫩的新肉,若非与原本的肤色还有少许不同,哪能看出半分受伤的模样?
“嗯,好得差不多了。”钟文来到钟无烟和季薇竹旁边,蹲下身子仔细查看了一二女身上的伤处,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再过几日,等到新肉的颜色变化,就看不出痕迹了。”
“小师弟,你这丹药好生厉害。”季薇竹揉了揉手腕,又伸展腰肢,只觉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忍不住吃惊地感慨道,“这般珍贵的丹药,用在我身上,实在是暴殄天物。”
“姐姐说的哪里话。”钟文柔声道,“若不是因为我,你又岂会遭此磨难?区区一颗丹药,怎能与姐姐的安危相提并论?”
“谢谢你,小师……”季薇竹微微抬首,秋水般的美眸之中,满含感激之情,刚要开口道谢,却发现钟文正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视着自己胸前,嘴角隐隐挂着一丝涎液。
她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衣不蔽体,春光外泄,穿了与没穿,几乎没有多大区别,娇嫩的雪肤和汹涌的波涛,早就被钟文一览无余,看了个干净。
“啊~你、你别看!”
季薇竹又羞又急,忍不住惊呼一声,慌慌张张地举起一双玉臂挡在身前,吹弹可破的脸颊上红霞遍布,再也不敢抬头看他。
“穿这个罢!”
钟文嘿嘿一笑,手中凭空多出两件白色的女子长衫,分别盖在钟无烟和季薇竹的身上。
“你这孩子,真是有心了。”钟无烟一脸温柔地看着钟文,眼见弟弟的后代已经成长得如此出色,只觉心中既欣慰,又自豪。
季薇竹伸出一双柔荑,轻轻握住钟文递来的衣物,脸上红晕未散,贝齿轻咬下唇,久久不语,眸中灵光闪耀,不知在想些什么。
“谭长老!”
悬崖上温馨的氛围,被一道低沉的声音瞬间打破。
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一名白发白须的黄衫老者正站在来时的山路口,满脸震惊地凝视着地上的谭少杰。
“不好,是杨长老!”钟无烟神色剧变,焦急地说道,“钟文,趁着圣人还未发现,你赶紧离开,尽快回到大乾去!”
不等钟文回答,黄衫老者“杨长老”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钟无烟等人身上,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似乎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钟长老,你触犯了圣地铁律,不似好好反省,竟然还对负责审讯的长老动手!”他怒喝一声道,“亏得老夫还担心谭长老太过严苛,想来替你求情,我真是看错你了!”
“杨长老,不是你想的那样……”钟无烟挪动玉足,挡在了钟文身前,想要出言解释。
“原来还有帮凶么?”
这杨长老是个耿直的性子,一旦认准了死理,便再也听不得劝,“没关系,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了,统统都要接受制裁!”
说罢,他猛地身长脖子,仰天大啸起来。
灵尊级别的中气岂同小可,洪亮的啸声瞬间传遍四方,引来阵阵山间回响,就如同百十个杨长老在齐声高呼一般,威势煞是惊人。
一道道人影如同流光一般,划破天际,纷至沓来,高空之中,很快便汇聚了十数道身影,每一个皆是悬浮而立,显然都拥有灵尊级别的强大修为。
感受到上方那一股股强大的气息,钟无烟面色“唰”地白了,苦苦思索着如何让钟文脱离险境,脑中却是一团乱麻,根本想不出丝毫办法。
“老杨,你鬼吼什么!”一名看上去约莫四五十岁的红发男子不满道,“扰人清梦,当真该死!”
“钟无烟破坏圣人定下的规矩,还将谭长老打成重伤。”杨长老高声道,“还请诸位同门相助杨某,将她和一众同伙拿下,严惩不怠!”
“无烟,你怎么这般糊涂?”一名白衣老者颇为吃惊地说道,“齐宣在外头为了圣地卖命,你这样如何对得起他?”
“闻长老,并非如你想的那样。”钟无烟委屈道,“实在是谭少杰心存不轨,想要借着审讯之机,谋害无烟腹中孩儿,我不得以才对他出手。”
“哦?齐宣就要有第二个孩子了么?”闻长老面露喜色,大声祝贺道,“可喜可贺,真是可喜可贺啊!”
“腹中有了孩儿,也不是你违反规矩的理由。”却听另一名蓝衫长老冷冷道,“再说你身上好好的,哪有什么被迫害的迹象,反倒是谭长老生死未卜,所谓的‘谋害腹中孩儿’,我看不过是一句托词罢了。”
“邓长老,纵然你与谭长老交好,也不该如此污蔑师父。”季薇竹忍不住反驳道,“师父为人素来温和,圣地之中无人不晓,若非谭少杰逼人太甚,她又如何会动怒?”
钟无烟与季薇竹这师徒虽然据理力争,言语之中,却十分默契地将钟文排除在外,直教他心中一阵感动。
“混账!咱们长老说话,哪有你一个小小弟子插嘴的分!”邓长老仿佛被说中了心事,勃然大怒,隔空一掌拍出,“你师父不好好教,就让老夫来代为管教一番罢!”
狂暴的灵力在空中幻化出一柄金色巨锤,毫不留情地对着季薇竹当头砸下,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意。

xq1rd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四百九十七章 真羨慕你們的臉皮-j6x1o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这小子,有点意思!”
望着上方诡异的战局,丁老怪眼中罕见地流露出一丝笑意。
数十年来,这位被尊奉为“天下第一神医”的圣地长老,第一次对一个陌生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高空之中,钟文一边承受着三大灵尊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一边淡定地挖着鼻孔,颇有种“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气度。
更有甚者,他还会时不时地将鼻孔中挖出来的东西搓成一团,弹向三个敌人,直气得廖启灵等人面色发青,浑身颤抖,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上癮 2 小說
“阁主,小兄弟,不要打!有话好说!”
眼见廖启灵和钟文起了冲突,公羊观图在下方急得直跺脚,口中不停地劝阻着,只恨自己修为不到天轮,无法飞至空中拉架。
四人的战斗又持续了约莫不到半刻时间,廖启灵等人终于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
那便是,他们使尽浑身解数的进攻,对于钟文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侧身躲过迎面而来的一波鼻屎攻击,廖启灵既感到气愤,又有些沮丧,。
短时间内高强度的灵力输出,令他略微有些疲惫,然而对手却丝毫没有挨打的觉悟,那悠然自得的模样,当真是怎么看怎么来气。
身为“丹阁”中人,这三大灵尊自然都不会缺少恢复灵力的丹药。
然而,饶是他们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欢乐三打一”的情况下再掏出药物来嗑。
“二位长老,先对付其他人!”
廖启灵终于决心改变策略,对着三长老和六长老发出了指令。
两位长老闻声而动,齐齐点头,居然十分默契地袭向正在和剑修对战的江语诗。
之所以会选择江语诗,乃是因为在交战诸人之中,珠玛和叶青莲虽然以少敌多,却都占据了上风。
唯有仇天龙和江语诗二人都跟自己的对手打得有来有回,一时半会难分高下。
而与相貌粗狂的仇天龙相比,千娇百媚、貌比花娇的江语诗,显然看上去要更好欺负一些。
“咚!咚!”
然而,伴随着两道微不可闻的轻响,两位长老一脸懵逼地发现,自己看似出其不意的猛攻,不知为何,竟然又一次打在了钟文身上。
“两个老头不讲武德。”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的钟文大叫大嚷道,“都有了我这样耐心的好对手,居然还去偷袭一个姑娘家,真羡慕你们的脸皮,保养得这么厚!”
三长老和六长老被他一语喝破,当真是又惊又羞,两张老脸涨得通红,恨不得能有条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趁着钟文被两位长老牵制之际,阁主廖启灵忽然右手作刀,对着仇天龙斩出一道光耀夺目的灵刃。
这位老谋深算的阁主,竟然以两位长老为饵吸引钟文,他的真正目的,却是正和紫衣刀客杀得难解难分的仇天龙。
风之誓言
眼见计谋就要得逞,廖启灵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
“咚!”
然而,刚才还在与两位长老纠缠的钟文,不知怎地,竟然挡在了仇天龙面前,浑身闪烁着淡金色的光纹。
“丹阁”阁主这记威猛绝伦的灵刃斩在“灵纹炼体诀”的光纹之上,就如同一滴水珠落入大海之中,甚至激不起丝毫涟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廖启灵面色一沉,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完全不明白钟文为何能够预料到自己的偷袭,又是如何在短短一瞬间从那么远的地方赶来,及时挡在了自己跟前。
三长老和六长老见钟文离开,心头一喜,再次对着江语诗的方向挥动拳头,一冰一火两种灵力交相辉映,气势惊人,誓要在最短的间内令这位青春靓丽的女将军丧失战斗力。
“咚!咚!”
下一刻,两位长老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拳头十分不科学地砸在了钟文身上,甚至怀疑自己正置身梦境,不知何时才能苏醒过来。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无论廖启灵和两位长老采取何种策略,或声东击西,或分进合击……打出来的灵技却只会落到钟文身上。
而钟文体表的淡金色灵纹,又如同一层无比坚硬的龟壳,你强任你强,清风拂山岗,以灵尊级别的强大力量,也无法将其撼动分毫。
这特么……
三人气喘吁吁,脸色时而红,时而紫,只觉无比郁闷,几欲吐血。
打不动钟文也就算了,他们却万万没有料到,就是想转而攻击其他敌人,竟然也无法做到。
这名白衣少年就好似神仙转世,拥有未卜先知的能耐,总是能够及时“挨打”,竟然以一人之力,“围困”住了三大灵尊。
鬼段子
“这位大师也真是调皮!”观礼席上的红衣女子素手掩唇,娇笑着道,“明明比廖阁主他们厉害得多,却偏偏要这般戏耍三人,直接打倒了多好?”
到此地步,但凡有眼睛的,都能够看出双方的实力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钟文就如同猫捉老鼠一般,在捕到猎物之后,并不直接杀死,而是放在掌心之中翻来覆去地把玩。
而廖启灵和两位“丹阁”长老,便是那三只又肥又大的老鼠。
“时代变了!”身旁的父亲长叹一声,发自内心地感慨道,“这位大师年纪轻轻,非但丹道造诣惊人,实力更是逆天,连他身边之人一个个都如此了得,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啊!”
“爹爹,大师这般优秀,女儿嫁给他,也不算辱没了咱们家吧?”红衣女子挽着父亲的手臂,娇声问道。
天才 寶貝 腹 黑 爹
父亲:“.…..”
的确没有辱没家门,可也要人家看得上你啊!
父亲好容易将才这句话憋在心里,并未脱口而出。
“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了这个人!”观礼台的另一侧,“师徒情深”的师尊遥指钟文,对着黄衫青年谆谆告诫道,“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跟他搭上交情。”
“能够这么快晋阶灵尊,全赖大师的灵丹之助。”黄衫青年连连点头,“弟子对他感激还来不及,如何会与其为敌?”
“为师年轻之时,也曾造访过几大圣地,见识过无数天才。”师尊轻轻抚摸着胡须,追忆往昔道,“却没有任何一个能与此人比肩,在这样的年纪就如此了得,日后未必不能成为当世第八位圣人。”
“圣人!”黄衫青年大吃一惊,“师尊对他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
“我这还是往低了说。”师尊摇了摇头道,“便是七大圣人在这个年纪,成就也远远无法与此人相提并论,只要没有中途陨落,说不定为师在有生之年,能够见识到超越圣人的存在也未可知。”
黄衫青年心头剧震,再次抬头看向钟文,眼神之中,不自觉地多出一丝崇敬之色。
“这位大师实力虽强,品性却不怎么样啊!”
一名跟随师门长辈前来观礼的耿直青年忿忿道,“明明可以打赢,又何必要这样羞辱对手?”
“蠢货,这等人物的一举一动皆有深意。”身旁的长辈厉声训斥道,“不懂就不要胡乱说话,免得惹人耻笑!”
“深意?能有什么深意?”青年满脸疑惑道。
“你以为在座这么多大人物都是良善之辈么?大师刚才露了一手炼丹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里心怀不轨,想要打他的主意。”那名长辈叹了口气,耐心解释道,“如今你再看看,还有多少人敢对他动歪心思?”
青年闻言,忍不住环顾四周。
望着在座诸多大佬眼中的惊惧之色,他心中一动,似乎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想通了么?”
“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
“人性都是贪婪的,‘千机丹’这样的神药,谁不想据为己有?这些灵尊强者,哪一个不是刀山血海里杀出来的狠角色?即便大师修为再强,也总会有些亡命之徒控制不住贪念,不自量力地去找他的麻烦。”那名长辈指了指空中狼狈不堪的廖启灵等人,接着说道,“但是又有哪一位大人物能够忍受这样的屈辱?”
“原来如此!”耿直青年恍然大悟道,“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出丑,莫说堂堂‘丹阁’阁主,便是弟子只怕都难以忍受。”
“就是这个理!”长辈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诚如耿直青年所言,此时的廖启灵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求求你,直接杀了我罢!
下方诸人的指指点点,全部都被他看在眼里,听在耳中,作为世俗之中权势最大的人物之一,廖启灵的自尊心早已到了崩溃边缘,若非最后一丝矜持作祟,他几乎就要开口恳求钟文给自己一个痛快。
而三长老和六长老早已衣衫凌乱,汗流如柱,不停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若非尊严作祟,两人几乎就要瘫倒在地,放弃抵抗。
“啊!!!”
最后一朵校花留给我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传入耳中,众人皆为之一惊。
原来黄衫老者一个不甚,没能及时护住头部,被金羽大鹏小明逮着机会,一爪抓破了天灵盖,当场归西,成了大战中第一位陨落的灵尊强者。
没有了黄衫老者的支援,壮硕大汉更是完全跟不上小明的速度,不过短短数个呼吸间,便被金羽大鹏头顶的尖角撞入后背,紧接着透体而出,将心脏直接刺了个对穿,一命呜呼,步了黄衫老者的后尘。
“不!!!”
中年女修受到两人惨叫声的影响,略微有些分神,脚下慢了半拍,被叶青莲的七彩灵丝逮了个正着,无数道灵力丝线前赴后继,蜂涌而至,将她的后脑、躯干和四肢扎得如同马蜂窝一般。
女修只是少许挣扎了一下,眼中便失去了光彩,很快就挂在半空中一动不动,停止了呼吸,成为第三位殒命之人。
失去了帮手,东方常胜只觉压力倍增,不由得面色剧变,慌忙向后退出数步,双手食指连弹,射出一道道疾如闪电般的银色灵针,口中怒喝道:“葵花针!”
叶青莲冷哼一声,玉手轻挥,指尖的灵丝如同琴弦般微微抖动着,轻而易举地将灵针尽数击溃,又再次追着红衣灵尊疾射而去。
“砰!”
东方常胜心头剧震,再要后撤两步,忽觉一阵难以想象的巨力自背心传来,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都被这股力量撞得向前栽去。
原来是珠玛和小明消灭了两名敌人之后,开始驰援友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他发动了奇袭。
如此一来,东方常胜就好像主动送上门一般,被七彩灵丝轻而易举地贯穿全身,不过呼吸之间,便驾鹤西归,从此长眠。
一击得手,小明马依样画葫芦,马不停蹄地对剩余的两名敌人发动了攻势,如法炮制,帮助江语诗和仇天龙拿下了各自对手。
至此,愿意为“丹阁”出手的六大灵尊已然全军覆没,只剩下廖启灵三人还在苦苦支撑,而钟文这边却依旧人员齐整,完好无损。
而廖启灵三人的心,也终于沉到了谷底。
“大叔,还要打么?”钟文忽然止住身形,笑嘻嘻地问道。
廖启灵弯下腰,双手扶住膝盖,气喘如牛,汗水大滴大滴地自额头落下。
他的面色时而青,时而紫,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略微平复了一点情绪,僵硬地开口问道:“说罢,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的声音里,满是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