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愛下-第八百一十二章 徹查到底分享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很快,这一行人走到了前面的村庄。
在村庄当中,皇帝的使者正在等着他们。
最近使者已经走访了很多村子,得到了很多证据,对于谪仙倡导的,消灭宗族的事情,有了充分的认识。
他们已经写了厚厚的奏折。
只是那些村民的胆子似乎不大,他们死活不肯跟着使者进京。
使者苦口婆心的劝说,这些村民只是畏缩不前。
如果不是来的时候,陛下特地嘱咐了,不许用武力,不许恐吓这些村民。使者早就把这些村民绑起来了。
现在这些使者正在商量,看看这些村民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个使者说道:“真是邪门了,这些人为什么不肯去咸阳城呢?难道这些人就是天生的胆小,去不得富贵人的去处?”
另一个使者说道:“我真不明白,这些人有什么好怕的,难道担心我们坑了他们不成?”
旁边一个使者说道:“还能怎么坑?咱们不是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吗?管吃管住,还给钱花。”
有个年长的使者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是朝廷太威严了,是陛下太威严了,这些百姓内心之中就很恐惧,他们自然而然的,对咸阳城敬而远之,畏而远之啊。”
又有人说道:“我们临走的时候,陛下曾经吩咐,不许恐吓这些村民,不许强迫这些村民。这就让我们束手无策了,不过,我们现在不恐吓也不强迫,我们用钱财贿赂他们,如何?”
周围有几个使者点了点头。
那位年长的使者说道:“不可,不可。万万使不得。现在朝中因为这件事,已经吵翻了天。朝臣们互相攻讦,不知道有多热闹。”
“咱们绝对不能掺和进去。咱们这种小鱼,一旦进去了,肯定会被随手拍死。如果那些村民到了朝廷当中,说漏了嘴,说他们是领了钱来的,那我们就百口莫辩了。”
周围的使者都耸然一惊,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有道理,幸亏你提醒,否则的话,我们都必死无疑了。”
于是,讨论又回到了最开始的位置:应该怎么把这些人弄回去?
威胁、恐吓、利诱……这些都不行。只能让这些村民自愿去,否则的话,不足以保证公平。
难道要大家跪下来求他们吗?
那朝廷的威严不是更没有了吗?
一时间,使者们都有点惆怅,甚至有点担心,是不是回不去咸阳城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百姓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愚蠢。
这些百姓也读书看报,也听各种传言。
他们也知道朝中正在争论,也知道他们的身份太低微,参与进去之后,一不留神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因此,这些百姓打死也不敢去。
就在使者一筹莫展的时候,黑暗中忽然走来了一队衣衫褴褛的人。
使者看见这些人在夜色中冻得瑟瑟发抖,都有点纳闷的看着他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那些人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们……我们……我们想要去咸阳城。”
使者一愣:“去咸阳城?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去咸阳城?”
村民说道:“我们……是因为宗族问题,被另外一些使者带到了这里,让我们来找你们,带我们去咸阳城。”
这群使者顿时大喜。
他们自然知道,这一次陛下派出来了很多使者,而他们只是其中一波而已。
难道说,别的使者运气比较好?他们说服了很多村民去咸阳城,甚至好心的分给了自己一些?
这些使者感慨的说道:“好人啊。”
那年长的使者说道:“这些人,不仅仅是好人,而且是心地十分善良的人,你看他们把人给了我们,却担心我们尴尬,所以让这些人自行走过来,始终没有露面。”
“好人啊,善良而且体贴。真是令人敬佩。”
其他的使者都感慨的点了点头。
使者们挥了挥手,对老牛村长等人说道:“你们都跟上来吧。”
这些人点头答应了,一路上,谁也不敢再说什么。
使者们商量说:“既然人家如此好心,咱们绝对不能辜负了他们的美意,咱们得快马加鞭,尽快赶到咸阳城。”
“有句话说得好,叫夜长梦多啊。万一在半路上这几个人变卦了,我们怎么办?不仅找不到人带回咸阳城,而且辜负了人家的美意。”
于是,这些使者快马加鞭,带着人飞快的跑了。
与此同时,其他的使者正在焦头烂额中:这些村民,怎么就不肯走呢?说他们聪明吧,他们又看起来傻乎乎的。说他们傻吧,他们又傻精明傻精明的。
…………
咸阳城中的朝臣,在被困皇宫半个月之后,终于迎来了朝议。
其实这朝议,还是在朝臣的强烈建议下才召开的。
毕竟各位大人都已经憋坏了。
皇宫中规矩很多,哪有住在自己家舒坦啊。
另外,这是和谪仙你死我活的斗争。谪仙可以稳坐钓鱼台,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这些朝臣可没有这样的心理素质。
所以,朝臣们希望早日召开朝议,早日出结果。
是生是死,宣布了之后,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于是,朝议召开了。
嬴政之所以同意召开朝议,一大原因就是,有一队使者已经回来了。使者带回来了证据,可以知道到底谁对谁错了。
当百官进入议政殿的时候,看见地上站着几个风尘仆仆的使者。
朝臣们一眼就看出来,这些人是刚刚到的。
嬴政看着朝臣,淡淡的说道:“朕,也是刚刚见到他们。谁是谁非,还没有询问。诸卿就来一同见证吧。”
朝臣们紧张的应了一声。
嬴政对使者说道:“你们这一路上,见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使者气喘吁吁地说道:“我们看到了很多东西。我们看到百姓们正在破除宗族。那些宗族势力已经崩溃瓦解了。”
“那些村长和族长对此十分不满,纷纷攻讦朝廷,但是百姓们却很拥护,我看到不少村庄之中,在家中树立了皇帝二字,日日焚香供奉。”
嬴政越听越高兴,面带微笑,问道:“当真?”
使者说道:“是臣等亲眼所见。”
李水也松了口气,心想:看来这次是赌对了。
有些朝臣对使者说道:“你们……不是商君别院出身吧?”
这些使者有些不快的说道:“这位大人,我们是陛下的人,不是哪一位大人的人。大人可不要诬陷我们。”
随后,使者拿出来了很多调查报告,这些报告都交给了那些朝臣。
朝臣们看了之后,都默然无语了。
这报告当中,有姓名,有住址,甚至还有照片。
不可能弄虚作假。就算你怀疑他弄虚作假,也可以按照这些百姓的信息,轻而易举的将他们找出来,十分方便的就能查验。
周青臣微微一笑,说道:“由此可见,谪仙的策略,非但没有动摇我大秦根基,反而是我大秦根基更加稳固了啊。”
一些和李水交好的朝臣都连连点头,纷纷附和。
李水偷眼看了看嬴政的表情,发现嬴政也是一脸微笑。不由得放下心来。
于是他精神抖擞,说道:“我大秦有成千上万的百姓,可是有几个富贵人呢?富贵人是不是心向朝廷,其实不重要,如果千千万万的百姓心向朝廷,那我大秦根基才是最稳固的。”
“臣所做的事情,就是给大秦打下最稳固的根基,只要有了百姓的支持,那些富贵人敢不支持吗?”
嬴政缓缓地点了点头。
李水看见嬴政点头,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他对淳于越说道:“姐丈,你认为我大秦最重要的是什么?”
淳于越有些无奈的说道:“自然是民心了。”
李水说道:“错,最重要的,乃是陛下。其次才是民心。”
淳于越:“……”
这家伙特么的有病吧?这是专门为了耍我吗?
李水继续侃侃而谈:“现在,咱们大秦朝廷已经得到了民心。臣事后会学出来详细的心得体会,只要我们按照这个思路进行下去。”
“百姓就会一直拥护朝廷,而我大秦朝廷,也会一直延续下去。如果有贵族想要叛乱,那也不可能成功,因为百姓不认可。”
嬴政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这时候,那使者说道:“除了这些资料之外,我们还带来了一些百姓。当我们见到这些百姓的时候,他们看起来极为狼狈,看样子,已经经历过一番困苦了,这些人或许也有话要说。”
嬴政点了点头:“将他们带上来。”
于是,古麦村的村民被带上来了。
他们衣衫褴褛,战战兢兢,上来之后,就跪伏在地,一句话都不敢说。
嬴政说道:“你们有什么冤屈,尽可以说来听听。”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村长最先说道:“小人……小人乃是古麦村的村长,也是族长。一直乐善好施,救危扶困,村民们交口称赞。”
嬴政眉头皱了皱,心想:到了这时候,这家伙还在信口雌黄的狡辩?
村长说完了,又轮到了黑三。
黑三说道:“小人原本是无业游民,后来难以维生,所以落草为寇,做了山贼。”
嬴政目光一缩,顿时起了杀心。
他眼里揉不得沙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坏人。
山贼,山贼,距离反贼只有一步之遥了。
黑三似乎感受到了朝堂上的紧张气氛,连忙说道:“小人虽然做了山贼,但是从来不敢杀伤认命,而且盗亦有道。小人只是抢了一些钱财,并且主动认罪了。”
嬴政心想:看在此人主动认罪的份上,倒也不用杀了他了。让他移民实边,终生不得回来也就是了。
嬴政又看向最狼狈的羊尾,说道:“你呢?”
羊尾说道:“小女……小女有罪。”
嬴政问道:“你有什么罪?”
羊尾的嘴唇哆嗦了一会,忽然哭了:“我也不知道啊。”
朝臣:“……”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啊。
剩下的那些村民纷纷认错:“我们有罪啊,族长是很好的人,一直带领着我们,奉公守法,耕田织布。但是我们受了那两个巡捕的诱惑。”
“我们在别人的蛊惑之下,抢了村长的东西,其实,我们什么都不懂啊,我们只是无知小民。我么认错,我们认罪,希望陛下能宽恕我们。”
嬴政看着这些人,一脸的奇怪。
他看了看使者,说道:“为何你们带回来的证人,和你们带回来的证词,并不相符?”
使者也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些村民会这样说。
施邬看到这一幕,心中大喜。他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谋划,终于起作用了。
他站出来,对嬴政说道:“陛下,由此可见,使者的证词,做不得数啊,这些百姓的言论才是真的。”
“臣建议严惩谪仙,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
嬴政看了看李水,李水干咳了一声,说道:“臣能不能再问几个问题?”
嬴政点了点头。
柳下 揮
李水走到村长面前,微笑着说道:“你乐善好施?”
村长嗯了一声:“乐善好施。小人真的乐善好施。”
李水又走到那些村民面前,说道:“你们的村长乐善好施?”
村民点了点头:“真的乐善好施,我们有目共睹。”
李水哦了一声,然后好奇的说道:“既然乐善好施,那我就要问了。你们的村长,有多少亩地?”
村民都茫然了,显然心里没数。
李水问村长:“你有多少亩地?”
村长低下头,小心翼翼的说道:“三千亩。”
李水哦了一声:“三千亩地,也算是个不小的数字了。”
他又问村民:“你们呢?你们有多少亩地?”
村民小心翼翼的回答。
有的人有一亩地,有的人没有地,有的人给村长种地。
李水好奇的说道:“你们不是同一宗族吗?村长不是你们的族长吗?怎么?难道老祖宗分地的时候,分配不公,把地都给你们村长了?”
这些人说不出话来了。
李水忽然重重的在村长肩膀上拍了一下,大声喝道:“说!你是如何巧取豪夺,骗走了村民的土地。”
村长打了个哆嗦,一下委顿在地。。

xtdga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笔趣-第八百零四章 大揭發看書-r2ss1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李水舌战群儒,不知道战退了多少朝臣。
但是这一次,李水并没有多少成就感,反而觉得有些疲惫。
因为这些朝臣像是不知道死一样,一波又一波的上来。
甚至于有些人被李水喝退了,回去仔细想想,想到了反驳李水的话之后,就有冒了出来。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朝臣们意识到,李水肯定是要完蛋了。
所以,现在是墙倒众人推的时候,你推得越用力,将来论功行赏,得到的赏赐就越多。
除此之外,墙你已经推过了。如果墙没有推倒,按照谪仙的性格,会不会打击报复?
所以,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来了,毫无退路,必须战斗到底。
我是南山一少僧 第一部
李水看着打了鸡血一样的朝臣,连连摇头。
有朝臣走出来,对李水说道:“谪仙雄辩之才,我是佩服的。然而谪仙的所作所为,难道真的对我大秦江山无害吗?族人可以反对族长,百信可以反对官吏。”
“到那时候,朝廷威严尽失,百姓们还会把陛下放在眼里吗?”
李水淡淡的说道:“朝廷为什么会威严尽失?百姓们反对的是族长,那些族长代表朝廷吗?”
“另外,陛下为什么不会被放在眼里?这些百姓被欺压了多少年了?现在陛下派出去了巡捕,帮助他们获得正义,他们除了感激,还能有别的情绪吗?”
李水看着朝臣,看着所有的朝臣,淡淡的说道:“诸位恐怕没有做过平头百姓吧?”
“诸位恐怕不知道,百姓的生活是很困顿的,是很凄惨的,他们并没有主心骨,每天都生活在忐忑不安当中。”
“他们有一个虚无缥缈的念头,那就是……陛下是好的,陛下是威严仁慈与公平的,而他们遭受到的苦难,是因为那些官吏使坏罢了。”
“所以,百姓们就有一个念头,希望陛下能肃清贪官酷吏,这个念头一直贯穿了他们的一生。”
“现在,陛下派出去巡捕,帮着他们做这件事。百姓们会有什么反应?会有什么感觉?”
“他们立刻就会觉得,陛下像是显灵的神仙一样,真的来帮他们了。在这一刻,他们对陛下的崇敬之情,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可以说,本仙的所作所为,不仅没有削弱朝廷,反而会让朝廷得到百姓的认可。”
“诸位信不信?这时候就算有反贼想要造反,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个百姓跟着他们反。因为所有的百姓都觉得,当今天子,已经足够好了。反贼造反,那是要将大家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李水说到之后,看着在场的朝臣:“诸位,还有什么话说吗?”
朝臣们都沉默了。
他们的脑筋在飞速的运转,想要找出什么理由来反驳李水的话,但是一时间又想不出来。
这时候,有人说道:“谪仙说的是对的还是错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总要需要验证。如今尚未验证,那么谪仙是不是有罪,就不好说了。”
李水淡淡的说道:“所以呢?诸位在我尚未定罪的情况下,就开始批判我了吗?”
朝臣们纷纷说道:“我们便是在讨论,谪仙有没有罪。”
李水说道:“是不是有罪,诸位找几个百姓问问便知道了。”
“问问他们是觉得我大秦威严丧失,可以随意欺辱,还是觉得我大秦天子乃千古完人,一定要忠君爱国。”
朝臣们都沉默了。
嬴政淡淡的说道:“那朕便找来几个人好了。在这些人到来之前,诸卿先住在宫中吧。”
朝臣:“……”
这就又被扣留了?
朝臣们有点无奈,隔三差五就被陛下给扣押下来了啊。
不过,这一次有希望扳倒槐谷子,有希望回到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中。
被扣押就被扣押吧,无所谓了。
散朝了,朝臣们熟门熟路,又到了上次居住的小屋。
而李水笑眯眯的对朝臣们说道:“诸位,有人需要打电话的,可以来丹房。”
朝臣们都一脸无语的看着李水。
有人说道:“谪仙,你现在已经岌岌可危了,还有心思邀请我们打电话呢?”
李水微笑着说道:“本仙的性命,稳如泰山,何来岌岌可危一说啊?”
朝臣们感慨的说道:“谪仙如此淡定,真是让人佩服啊。”
现在的电话,都装了窃听提示器。不过谁知道皇宫中的电话,提示器是不是正常工作呢?
所以,朝臣们有打电话的,但是谁也不敢说一些不应该说的话,每个人都表现得小心翼翼的。
不过,也有一些跳的最欢的朝臣,用暗语告诉了家人一些事情。
譬如施邬就是其中一个。
施邬是朝中的中层大臣。
按照正常的生前顺序,这一辈子大概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但是施邬很有野心,不想这样庸庸碌碌的过一生。
因此,施邬想要搏一搏。如果能扳倒槐谷子,那是最好了,如果不能扳倒槐谷子,也可以凭借这一次的功绩,成为朝中风头正劲的人物。
他仔细分析过陛下的性格了。
陛下不希望任何一个朝臣,在朝中一家独大。
因此,施邬如果真的能做出一番成绩来,应当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所以,他用暗语交代了家人一些事情。
其实,这些暗语是上朝之前施邬就和家人约定好的。
他既然要扳倒槐谷子了,就提前想到了各种情况,预演了各种可能。现在这些可能都成真了。
施邬的家人接到了主人的暗语之后,马上去寻找贫苦的百姓了。
陛下不是要找一些百姓证明槐谷子的政策是不是对大秦有害吗?
施邬就提前将这些百姓准备好,到时候槐谷子不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吗?
施邬打完了电话,心满意足的回去睡觉了。
而施邬的家人,则很快找到了一波村民。
威逼利诱,很快就拿下来了。
这些村民背熟了台词,只等着小宦官来调查了。
…………
与此同时,古麦村。
住在村口的老牛,正在接待两个巡捕。
老牛没有姓,也没有正式的名字。只因为家中养了一头很老的牛,因此被称为老牛。
老牛很拘谨,他紧张的看着巡捕,小心翼翼的问道:“两位大人,这是要做什么啊。”
巡捕说道:“听说,你和族长有深仇大恨?”
老牛使劲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绝对没有。”
两个巡捕笑了:“怎么?我们两个在这里,你还不肯说实话吗?”
老牛说道:“都是乡里乡亲的,都是一家人,哪来的什么深仇大恨。”
巡捕说道:“难道你的儿子被人杀了,这也不算是仇恨吗?”
老牛低下头去,低声说道:“都是一家人,虽然失手打死了我的儿子,但是……”
老牛说到一半,忽然眼泪掉下来了。
眼泪掉下来之后,他就彻底忍不住了,用手握住眼睛,呜呜的哭起来了。
两个巡捕一脸同情的看着他,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报仇,不仅仅是让活人出气,也是为了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
“你的儿子死了,含冤莫白。现在大仇没有得报,就算在另一个世界他过得也不快乐。”
“以前你没有能力报仇,那倒也算了,现在你明明已经有能力了,难道依然不想报仇吗?”
老牛看着两个巡捕,有些茫然的说道:“现在我有能力报仇了吗?”
诛杀封神 追梦江南
然后他摇了摇头,又很肯定的说道:“没有用,没有用的,根本没有办法报仇,我没有办法报仇。”
巡捕似乎早就料到了和这个回答。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们对老牛说道:“你是不是担心会被打击报复?”
老牛没有说话。
两个巡捕微笑着说道:“有我们在,那所谓的族长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老牛苦笑了一声,说道:“有你们在又怎么样?那羊尾被抓来多久了?不照样没有救出去吗?这里的人都听族长的,你们就算是朝廷的人,可是他们互相作证,朝廷又能怎么样?”
巡捕说道:“所以我们才需要你的帮忙。如果你能帮我们甄别一下,看看谁和族长比较亲近,谁和族长有宿怨。”
“那就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到时候,我们便是盟友了,一块反对族长,有了朝廷的支持,你们的胜算是很大的。”
老牛犹豫了。
两个巡捕说道:“怎么?难道你不想为死去的儿子报仇了?”
老牛说道:“想,自然是想的,不过……”
巡捕说道:“儿子都已经死了,你却还在犹犹豫豫的吗?有朝廷撑腰,你还怕什么?”
两个巡捕对老牛有点失望,觉得这家伙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
他们对老牛说道:“你自己考虑考虑吧,我们过一会会再来的。”
老牛哦了一声,客客气气的把这两个人送走了。
等这两个人走了之后,老牛坐在屋子里面,开始思考他们的话。
难道……真的要反抗族长吗?
反抗族长,自然是可以报仇,但是……这么多年来,和族长作对的人,有谁得到好果子了?
族长那种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危险的很啊。
老牛有点担心,有点忐忑不安。如果自己也死了,那儿子在另一个世界,连坟头上的祭品都收不到了。
老牛正想到这里,忽然听到咣当一声,房门被踹开了。
他惊恐的站起来,发现外面有两个族长的子孙。
这两个人看了老牛一眼,也不说话,就大大剌剌的走进来了,然后坐到了椅子上。
老牛惶恐不安的站在他们身边。
一时间,有点分不清楚谁是主人,谁是客人了。
这两个人看着老牛,淡淡的说道:“刚才那个巡捕跟你说什么了?”
老牛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们什么都没有说。”
这两个人用力一拍桌子,大声喝道:“放屁,什么都没有说?你还不老实交代?想要与所有族人为敌吗?”
老牛哀声说道:“他们就是和我聊聊天,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没有应许他们。”
这两个人冷笑了一声:“算你识相,如果你应许了他们,这一次就死定了。”
“我们不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那些巡捕不会一直住在村子里面的,但是我们会一直住在村子里。”
“你是选择得罪我们,还是选择得罪巡捕,你自己想想清楚。”
老牛连连点头:“是是是。”
这两个人看见老牛这么怂,不由得大为得意。
他们拍了拍老牛的脸,笑眯眯的说道:“这就对了。昔日你儿子若有你一般乖巧,岂会落得个命丧黄泉的下场?”
老牛听他们提到自己的儿子,听他们用这种轻飘飘戏谑的语气提到自己的儿子,顿时脸色煞白。
被两个巡捕点燃起来的仇恨,瞬间爆发出来了。
老牛满脸涨红,青筋毕露,显然已经恨到了极点。
族长的两个子孙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们只是说笑了两句,然后在老牛的屋子里挑了几样最值钱的东西,然后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老牛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要和巡捕合作了。
士可杀,不可辱。
老牛没有读过书,或许不知道这句话,但是他太明白这种感觉了。
他也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儿子被人打死了,还要被人这样羞辱。
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不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这一瞬间,老牛打算豁出去了。
否则的话,这一辈子都要生活在失去儿子,却不敢报仇的阴影下。
于是,他在屋子里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急匆匆的走上了寻找巡捕的路。
而两个巡捕,正在羊尾的家中。
羊尾遍体鳞伤的坐在房间当中,她看了看两个巡捕虚弱的笑了笑:“你们是来探望我的吗?那就不必了,我不需要探望。”
“我更不需要你们的同情。如果你们不是这么无能的话,我也不需要旁人的同情。”
两个巡捕叹了口气,对羊尾说道:“这一次,我们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羊尾呵呵笑了一声:“这些话,我已经不信了,你们还是杀了我,让我解脱的好。。”

snq7q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零二章 謫仙寶刀不老相伴-khg69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公子,我们现在如何是好啊?”乌交着急的对伏尧说道。
一边说,他一边悄悄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那里已经被伏尧掐肿了。
伏尧深吸了一口气,对乌交说道:“不着急,不着急,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他开始在院子里缓缓踱步。
现在伏尧很需要一个可以和自己聊天的人,毕竟依靠自己一个人的智慧,恐怕理解不了谪仙的战略。
可是,偏偏所有的朝臣都被叫去朝议了。
伏尧想了想,对乌交说道:“立刻备车,我要去北地郡一趟,我要见见巨夫。”
乌交说道:“出不去了,陛下已经封锁了皇宫。”
伏尧倒吸了一口冷气。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难道这一次父皇下定决心,要致师父于死地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师父有炼丹的本事,父皇用得上,肯定不会杀了师父的。
伏尧想到这里,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对乌交说道:“你快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找到巨夫?”
在伏尧看来,除了自己之外,最能理解槐谷子的,就是巨夫了。
乌交说道:“可是。咱们联系不到外面啊。”
伏尧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忽然眼前一亮,说道:“打电话,不是可以打电话吗?”
乌交说道:“可是……电话又没有通到北地郡。”
伏尧说道:“先打电话,通知商君别院的匠户,让匠户坐着火车去北地郡。把巨夫给我叫回来。”
“两天时间,足以打一个来回了,然后我们两个宫内宫外,打着电话商量对策。”
乌交说道:“两天的时间……如果陛下真的打算杀了谪仙,两天时间还来得及吗?”
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白落欢
伏尧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道:“师父这种人,不是说杀就能杀了的。”
乌交哦了一声,匆匆忙忙去找人了。
伏尧则在宫中信步乱走,他一边走,一边思索对策,忽然一抬头,看见自己走到丹房跟前了。
丹房里面装着一步电话。
伏尧拿起电话,思索了一下,拨通了商君别院的号码。
这个电话是打给未央的,伏尧有点不确定是不是要告诉未央这个消息。
不过,未央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吧。
伏尧觉得,自己应该安慰她一下,无论她有没有知道这个消息,至少让她知道,她还有个弟弟,一直在帮忙。让她有个依靠。
电话拨通了。
不朽 劍 神
在另一头接电话的却不是未央。
是商君别院的一个丫鬟。
伏尧问道:“公主呢?”
丫鬟说道:“早上便出去了,行色匆匆,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
伏尧听到这里,就知道未央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叹了口气,对丫鬟说道:“那让相里竹来吧。”
商君别院的相里竹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相里竹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是商君别院的人,她更不承认自己是谪仙的下属。
披着上帝的球衣打球
据她自称,她只是商君别院的合伙人罢了。暂时住在这里,搞搞研究而已。
对于这种说法,李水一直是一笑置之,也不计较。
而商君别院的人都知道,相里竹,其实就等于是商君别院的人,而且是商君别院的重要人物。
现在谪仙不在,未央不在,有能力替商君别院做决定的,也就一个相里竹了。
所以,伏尧把电话打给了相里竹。
相里竹在那边懒洋洋的说道:“有什么事啊?我正在搞研究呢。”
伏尧干笑了一声,说道:“你是在搞研究吗?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睡觉?”
相里竹说道:“像我这样的聪明人,睡觉的时候也能搞研究。说吧,到底什么事。”
伏尧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对相里竹说道:“我师父出事了,你知道吗?”
相里竹有些无奈的说道:“听说了,还有别的正经事吗?”
伏尧:“……”
他有些无语的看着相里竹,说道:“难道这不是正经事吗?”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这事正经吗?你自己说说,你师父哪个月不出事?就算没事,他也到惹是生非。”
伏尧说道:“好像,也对啊……”
相里竹说道:“是吧?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啊。”
伏尧连忙说道:“等等,你再等等,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这一次的事情格外严重。”
相里竹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
伏尧说道:“这一次陛下封锁了皇宫。不允许朝臣出来。”
相里竹说道:“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
伏尧无奈的说道:“你帮我想想办法不行吗?”
伏尧有点耍无赖的意思了。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颇有点大人的感觉,怎么现在忽然又变成孩子了?”
她想了想,对伏尧说道:“你师父经常说,术业有专攻。这一次他出事,不是因为什么新发明。”
“如果是发明东西,那是我的老本行,我可以帮他说上一两句。但是他现在是在铲除宗族,这个我就插不上嘴了。这不是我的知识范围。”
伏尧哦了一声:“这好像也是。不过……我应该找谁帮忙呢?”
相里竹说:“谁了解这件事,就找谁帮忙。”
伏尧又问:“那谁了解这件事呢?”
相里竹说:“如果你连这个都办不好的话,我可能要考虑写一封奏折,让陛下把胡亥叫回来算了。”
随后,相里竹挂了电话。
伏尧握着电话,有点无语的说:“这家伙……不怕死吗?”
大秦有两个人,任性妄为。一个是槐谷子,另一个就是相里竹。
但是这两个人有任性妄为的资本。
槐谷子有炼丹的本事,这一点谁也取代不了,这就是一道隐形的免死金牌。除非是谋反,危害大秦社稷,否则的话,嬴政不会动他。
而相里竹头脑精明,精通各种科学研究。更为关键的是,她对政治不感兴趣,而且是一个女人。即灭有野心,也没有把野心变现的能力。
所以嬴政对她很放心,她的任性妄为,反而显得很可爱,很率真。所以嬴政也没有必要动她。
今天相里竹的话虽然说得很直白,但是伏尧想了想,又觉得很有道理。
他思索了一会之后,又开始打电话。
这次是打给王老实的。
王老实是生意场上的人,比较聪明,而且对李水忠心耿耿,可堪大用。
王老实接到伏尧的电话之后,又惊又喜,连声说道:“公子有何吩咐?”
伏尧说道:“你去帮我找几个人来。”
随后,伏尧说了一些人。
王老实有些纳闷,对伏尧说道:“找这些人做什么?公子和这些人……并无瓜葛啊。”
掌印乾坤
伏尧微微一笑,说道:“我自有用处,你只管照办就好了。”
王老实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龙魂剑圣
…………
与此同时,未央召集了一群人正在谪仙楼开会。
这群人无一例外,都是妇人。
这些妇人无一例外,都是那些高官的夫人。
在朝堂之上,那些高官对槐谷子颇有微词。但是这些妇人对槐谷子,那是敬爱有加。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吃到这样的美食吗?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用上这么漂亮的化妆品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穿上这么鲜艳的衣服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如厕都没有这么舒服。
可以说,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哪一样都少不了槐谷子。
槐谷子,就是大家心目中的神。
这些妇人爱戴他,敬爱他。甚至经常为了他和自己的夫君吵架。
现在未央把大家召集起来,大家都很热心。
未央说道:“诸位帮我想想,应该怎么帮谪仙?”
这些妇人立刻开动脑筋。
老实说,这些妇人平时受到自己丈夫的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朝政上面的事情,但是这些人,毕竟没有亲身参与。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她们给出来的,都是似是而非,没有什么用处的不太专业的建议。
未央听了之后,就在心中微微摇头,知道靠着这些人,恐怕是没有用了。
这些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未央,说道:“公主,我们深居闺中,很少参与这方面的事务,恐怕是不成了。倒不如公主,你是妇女联合会的会长。对这些比我们懂得还要多一些。”
未央听到这里,顿时眼睛一亮。
随后,她开始派人,将妇女联合会的人召集过来。
…………
朝堂之上,对李水的批判还在继续。
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诸位,我只是动了一下宗族首领,你们就说我大秦要灭亡了。难道大秦在你们眼中是纸糊的吗?”
“你们就是这么看待大秦朝廷的?你们不会有异心了吧?你们是不是想要谋反?”
以往李水用这一手的时候,朝臣们都面如土色,连连否认。
但是这一次,朝臣们也不知道是因为人数众多,胆气格外的壮还是怎么回事。
他们指着李水,大声说道:“你已经在破坏大秦社稷了,难道这还不算危险?难道你带着反贼来到大秦的朝堂之上,我们也不能批判你吗?”
李水淡淡的说道:“我带着反贼来到大秦朝堂了吗?谁告诉你们,动了宗族,就是动了大秦的根基?”
朝臣们说道:“动那些宗族,我们没有意见,但是你让那些百姓去杀族长,就是不对。”
李水好奇的说道:“我是让那些百姓自己去杀族长了吗?我记得我是让那些百姓,让他们去揭发族长,去告官。”
朝臣们说道:“是吗?可是我们接到汇报,有很多地方,那些村民义愤填膺,已经不经审判,直接把族长打死了。”
李水说道:“所以呢?”
朝臣说道:“什么所以?你的行为,已经让我大秦失控了。”
李水哈哈大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有些族长,鱼肉乡里,百姓敢怒而不敢言。我让那些百姓去揭发族长,这有错吗?”
“有些百姓,或许是痛恨族长平日的压榨,或许是想要趁乱取利,用死刑杀了族长。”
“难道我大秦律法中,没有对应的刑罚吗?杀人者死,这有什么难的吗?”
“除了大秦朝廷,谁能用私行处决一个人?一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个人。一百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百个人。”
“大秦天下,怎么会乱?还是有人想要暗中保护族长,故意不去制止,故意不去审判,故意制造乱象,要迷惑陛下,让陛下收回成命,让你们继续在宗族之中,保留势力?”
这些朝臣倒吸了一口冷气。
李水的提问太犀利了,直入人心。
而嬴政的脸色忽然缓和了不少。
这时候,有朝臣咬着牙站了出来,他对李水说道:“你的所作所为,会告诉百姓一件事。他们可以联合起来,灭杀掉一个强大的人,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就给了他们勇气,让他们觉得,他们可以挑战贵族,挑战皇权。”
“从此以后,他们就有了造反的胆量,我大秦再也没有宁日了。”
李水哦了一声:“百姓们可以联合起来,杀掉一个强大的人,杀掉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个道理百姓已经知道了,那大人你知道了吗?”
勇者的故事
这位朝臣说道:“我自然已经知道了。”
李水说道:“那你打算何时做反贼呢?”
朝臣吓了一跳,脸色煞白的说道:“你可不要诬陷我,我何时要做反贼了?”
李水笑呵呵的说道:“你不打算做饭贼?那你为何要诬陷那些百姓做反贼呢?”
“你知道了这些道理不去做饭贼,难道百姓就要去了吗?百姓生活的安安稳稳,为什么要把头悬在裤腰带上造反?”
“反贼野心勃勃,诸如项梁等人,就算不懂得这个道理,也是要造反的,他们需要我给勇气吗?”
朝臣:“……”
李水说道:“你知道杀了你的儿子,就不用再花钱养他了,你为什么不杀?”
“你知道脱光了衣服,就不会觉得热了,你为什么不脱?”
“你刚才的话,简直是荒唐至极,本仙都懒得驳斥你。”
这朝臣满面羞愧,退下去了。
而李信看着李水,心中感慨:“槐兄果然还是槐兄啊。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