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全面攻略 愛下-第六百二十九章 沐璃的選擇!相伴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全面攻略
杨柳丝丝弄轻柔,衣衫薄,黛眉皱。
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
凌晨时分,外面便下起了雨。
冬季的雨通常比较细棉,可这场雨,不但不小,反而还越下越大了。
天亮时,苏牧被雨声吵醒,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想要抱住身旁的姑娘。
昨晚沉浸在沐璃的温柔乡里几度云雨,苏牧还有点困,准备多睡一会。
有道是洞房花烛夜,隔日不起床嘛。
然而,当他手伸过去抓住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下意识揉了揉之后,瞌睡立马清醒了一大半。
“……人呢?”睁开眼看见手里的枕头,苏牧一时间有点懵。
沐璃人不见了。
若不是婚床上还残留着女剑仙身上的清香和昨夜欢好的痕迹,苏牧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念沐璃过度,做了一场大大的春梦了。
“冷的。”苏牧伸手探了探被窝的温度,发现沐璃那边的床榻冰冰凉凉,人明显已经走了很久。
“难道是去练剑了?”苏牧心道,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女剑仙脸皮薄嘛,嫁人的第一天,不知早上起床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新婚丈夫,所以选择先逃一逃,多点时间调整心态什么的。
毕竟,从师兄到丈夫,这个跨度还是挺大的。
昨日夜里,他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才从女剑仙口中听到一次“相公”。
想到这,苏牧不由美滋滋的笑了起来。
这算不算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系统里,他的个人属性面板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
「宿主:苏牧」
「等级:6(0/10,000,000)
「天赋:第一神座(白夜君王、狂暴…)」
「神通:魔龙肾」
「法则:超越之力」
「剑心:万道归一(天道无尘式、雪静无尘式、大暗黑天、最终防御、巨灵斩…)」
——————————
原本的技能栏和剑技能栏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做“万道归一”的东西,里面包含了所有他学过的招式,并且这些招式都没了等级。
超越之力还是超越之力,但却从血脉变成了法则。
而法则之力,也是六阶以上的修士才能掌握的力量。
比如教皇克劳伦,他的法则是速度,无论使用什么招式,都会有极其恐怖的速度加成,尤其是身法,一般人连他的脚步都别想看清。
再比如老校长德克,他的法则是生命,可以为别人延长寿元,也可以剥夺别人的寿元,翻手间便是花开花谢,枯木逢春。
苏牧的法则相对就没那么新奇了,毕竟超越之力这东西,他从二阶的时候就开始在使用了,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超越法则的效果也很简单,和之前差不多。
在战斗过程中,他可以随心所欲给自己的招式赋予超越之力的“降阶”特性。
看起来和之前好像没什么区别,但实际上,超越之力的实战性能却得到了飞跃性的提升。
现在的他,不再需要节省,去考虑哪个技能用超越之力催动最划算,只要他想,就能够在战斗过程中全程拿超越之力去糊对方的脸……换而言之,不管是大招还是小技能,都可以用超越之力去催动,因为,超越之力从血脉变成法则,已经没有了数量限制。
人的身体只有这么大,能保存的力量终归有限,可法则不一样,这种玄妙的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却无处不在,影响的是所有大千世界。
而以世界为容器的力量,根本不用担心会用完。
前夫 請 自重
如果说以前的苏牧还是正常的“排位模式”,技能有CD也有消耗,那现在的苏牧纯粹就是无限火力了,灵力霍霍完了还有剑意,剑意霍霍完了还有超越之力,而且超越之力比单纯的剑意和灵力更猛,真的是所有技能都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除此之外,系统中的世界动态又有了新的展开。
有两个折叠选项。
「重生之境……」
「龙诗战争……」
点开龙诗战争,是一张世界地图——蓝星的世界地图。
不过苏牧没去细看,只是简单瞄了一眼,心里好有个谱。
毕竟今天是新婚的第一天,怎么能让女剑仙孤孤单单一个人练剑呢?
关掉系统,苏牧喝了口水,便准备出门去寻沐璃了。
可门刚一打开,便看见了火急火燎赶来的三千。
苏牧一脸疑惑。
这家伙大清早的不陪木子欣多睡会,跑到这里来干嘛?
看起来好像还很急的样子?
“大师兄找我有事?”苏牧问。
最强仙门失踪人口
“有事,有大事!……你跟我走先!”
三千唤出追雪剑,不由分说便拉着苏牧朝北面飞去。
他本来还准备传音大吼叫苏牧起床的,没想到后者已经起来了,还穿好了衣服,这倒是省了一点时间。
踏上追雪剑,苏牧的瞌睡算是彻底醒了。
他本能的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
三千从来都不是一个急性子的人,如今又是御剑门的掌门,一般事情,随便吩咐几个弟子来通报一声即可,何须亲自跑这一趟?
尤其是,今天也是他和木子欣正式结为夫妻的第一天啊。
三千这急急忙忙的来,身上衣服都被雨淋湿透了,原本飘逸的长发黏在一起,完全不复平日里潇洒的形象,倒是更像个饿着肚子加完班,赶着回家吃饭的社畜。
这只能说明,是真的有大事情!
苏牧运转灵力,凝出一个透明曲面屏障,将自己和三千护在下方,免得淋成落汤鸡,然后说道:“大师兄,你快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帮你一起想办法。”
“帮我?”三千下意识就想骂人了,但转念一想,苏牧对此事又毫不知情,甚至还是“受害者”之一,便硬生生把口中的话咽了回去,沉声道:“不是帮我,是帮你自己。”
“……这话是什么意思?”苏牧不明所以。
自己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吗?
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看见这天上云了吗?”三千指着天空问道。
“嗯……好像要打雷了。”苏牧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大片的阴云中有着丝丝细小的闪电跃动,“大冬天的下雷阵雨,这种天气还真是少见。”
“雷阵雨个屁!”三千气急,“你家的雷阵雨有天道之力吗?”
苏牧一愣,连忙放出感知探查了一凡,旋即面色一惊。
三千说的没错,这雷云里居然真的藏着天道之力!
“难道是有人在渡劫?”苏牧很快想到了一种可能。
三千此时也愣住了,在刚刚苏牧放出感知的那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到一股绝不该出现在五阶修士身上的精神波动——那是神魂之力!
“你突破到转灵境了?”三千问。
“算是吧。”苏牧想了想道。
他突破六阶虽没有渡劫,也没碰上什么瓶颈,但那三张骑士之证,也着实花费了他不少时间和精力,相比起来,反倒是渡劫显得更为省事。
听到苏牧亲口承认,三千眼睛都瞪圆了。
这臭小子到底是何方妖孽,修炼速度比十个他加起来都猛?
但很快,三千又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去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
沐璃此时的处境非常危险!
“轰!”
似乎是为了应证三千的担忧,一道惊雷猛然在天上炸响。
这一刻,阴暗的乌云都因此亮起了刺目的白光。
“遭了,要来不及了!”三千急忙加速朝远处的山峰飞去。
那是太华山的第一高峰,离天不过两千里,名为“天门峰”,又叫“登仙路”。
自太华观开宗立派以来,门下弟子成仙者,有九成都是在天门峰上渡的劫。
不为其他,只因那里有赤霞真人亲自设下的大阵,可在不影响渡劫者潜力和淬灵的情况下,极大的削弱仙劫的威力。
换而言之,那座山峰,是赤霞真人专门为太华山弟子创造的渡劫之地,在那里渡劫,不仅成功率能大幅提升,失败后还未必会形神俱灭。
剑祖那个时代,曾经就有位弟子,和剑祖一样,也是太华山天赋最为出众的弟子之一。
只是因道心不稳,为情所困,这名弟子第一次渡劫以失败而告终,不仅一身修为全废,天赋也被天道收回。
好在,在赤霞真人大阵的庇护下,他侥幸活了下来,又凭借着自己的大毅力,以数百年光阴为代价,再次修炼到明性境巅峰,引来了第二次仙劫。
这一次,他成功了。
而且,还从天道手中将曾经失去的天赋夺了回来!
之后,他的修为开始突飞猛进,除剑祖逸玄之外,无人能出其左右。
能从天道手里抢东西,没人知道当时尚在明性境的他是如何做到的,这也是太华山的一大传奇。
而创造这个传奇的人,至今依旧在世间行走。
他便是御剑四子中位列首位的择剑长老,逸虚。
由此可见,凡事都没有绝对,即便仙劫也是如此。
江湖几时有
只是,三千实在不愿意让沐璃去冒这个险。
逸虚长老当初渡劫失败能活下来,靠得更多的是运气,谁能保证沐璃的运气能和逸虚一样好?
“……等会,你刚说什么?”苏牧怀疑自己听错了,“渡劫的人是沐璃?”
“废话,不然我来找你干嘛!”三千瞪起眼睛道。
“那你能不能说点好话?”苏牧没好气地说道,“沐璃天赋绝佳,又得剑祖传承,渡个劫还不是轻轻松松,怎么就危险了?”
“你不明白,这根本不是普通的仙劫那么简单!”三千道,“凡尘试炼一旦失败,沐璃师妹便等同于触犯了天威,她所将面临的仙劫,足以把神境修士都劈个灰飞烟灭!”
沐璃固然可以用剑意自断情根,在仙劫降下之前恢复最初的心境,可这样一来,也就意味着她会忘掉苏牧,忘掉自己和苏牧之间发生的一切。
从相识相知,到洞房花烛……这些统统都会被忘个干干净净。
或许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并非是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
忘了便忘了,大不了让苏牧重新追沐璃一次就好,顶多也就多花点时间。
真正的感情是经得起考验的,苏牧难道连这点信心和耐性都没有吗?
……有,绝对有!
三千丝毫不怀疑苏牧对沐璃的真心,但问题是,选择权并不在苏牧手里!
沐璃的眼中曾经只有剑道,后来慢慢多出了苏牧的影子,继而又创造出了以苏牧为名的剑法,最后嫁给苏牧,成为苏牧的结发之妻……这些都说明,现在沐璃的眼中,她的道就是苏牧,或者说,苏牧比她的道更加重要!
沐璃会甘愿放弃剑道吗?
不会。
那她会甘愿忘记自己的丈夫吗?
更不会!
三千了解沐璃。
如果硬要选,沐璃必然会选择去死!
她宁可直面天怒,也绝不会选择忘掉苏牧!
“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苏牧破口大骂。
三千说了这么多,他其实依旧没听懂凡尘试炼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失败了就会引起天怒,但现在显然没功夫追究那么多了。
仙劫在即,沐璃一定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苏牧重重蹬了一脚追雪剑,使出了吃奶的劲直奔天门峰。
“狗天道,我老婆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今天就把你捅塌下来!!”

c96od妙趣橫生小說 全面攻略 柴刀醬-第六百二十六章 最後一天-wqw42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全面攻略
太华山,沉璧渊。
此时,三千正在亲自和御剑门的弟子们一起贴囍字窗花。
按道理来讲,作为掌门,他这会应该在大殿内接客,和来参加婚礼的人客套寒,但三千本身就不太喜欢说话,在加上心中紧张,便让大长老的首徒李知意帮忙主持大局了,自己则暂时溜到了一边调整心态。
过了今日,他持续了二十余年的单身生活便彻底结束了。
从此修炼是两个人,吃饭是两个人,睡觉也是两个人……
三千心里是真的忐忑啊。
可是,他已经答应了木子欣自己会负责,且事已至此,拜堂成亲就在几个时辰之后,便是心里再慌,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三千也不是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人。
他之所以选择娶木子欣,真正的原因其实还是他心中对木子欣生出了情愫。
所谓的负责,不过是大男人好面子,为掩饰自己的感情而顺手找的个幌子罢了。
自从他们一行人回了门派,木子欣便到太华山来常住了。
一会蹭御剑门的客房,一会又蹭妙成山的客房。
木子欣也不去找三千,就每天晚上睡觉之前给三千发几条短信,聊聊天什么的。
没过多久,三千自己就看不下去了。
他知道木子欣想来找他,但又怕打扰到他处理门内事务,所以才会选择在远处守望。
懂事的让人心疼。
尽管,木子欣每晚和他聊天时,语气好像都很开心,但思念一个人,想见又不能见的滋味,三千却是深有体会的,一点也不好受。
那个时候,三千还以为在菲斯亚城的那天晚上,自己真的拿了木子欣的一血,认为娶木子欣过门是迟早的事,所以便去将木子欣接回了门派居住,想着离得近些,彼此多见一见,也好培养感情。
三千当时的想法是,他可以娶木子欣,但前提是自己得先喜欢上木子欣,否则不仅委屈了自己,对木子欣也不公平。
这个想法其实到现在都没变,变的只是“过去的经历”。
木子欣将那天晚上的真相告诉三千了。
&当然,这个真相不是说苏牧在暗中搞事,而是她和三千一清二白,那晚什么也没做,三千听了后,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之后的几天内,他都没有再去找木子欣,木子欣也没有找他。
连短信都不发了。
三千认为,他和木子欣之间的一切都是因误会而起,如今误会解开了,自然便没有了再继续纠缠下去的必要。
可是,他的想法虽然洒脱,但有些事,却不是他自己能够控制的。
几天不联系,三千发现,自己脑海里全是木子欣的影子。
早间起床吃饭,没人在门口等着和他一起了。
午时去奕剑阁指导弟子修行,没人与他同行了。
傍晚到后山练剑,没人在一旁观看了。
夜里休息之前,也再没等到一声晚安。
这若还不是喜欢,那什么才是喜欢呢?
三千对此心知肚明,但却不承认,只是去找到木子欣,酷酷地说了一句:“我答应过的事情不会反悔,你回门内准备准备吧,选个好日子。”
而今天,便是木子欣选的好日子。
……
“掌门若是有空,便来听剑阁一趟吧。”
三千正怔怔出神时,心头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反应过来后,他吩咐了弟子几句,便匆匆朝听剑阁走去。
听剑阁在祠堂附近,离御剑门的主要建筑有段不小的距离,通常只有和长老议事才会选择在那个地方。
三千赶过去,一进门,便看到了背对自己的南熏真人。
大厅里也只有南熏真人一个,想来是有要事交代。
木葉 的 白眼 公主
三千行了一礼,恭敬道:“南熏前辈。”
“嗯。”
南熏真人点了点头,回头道:“今日是掌门的大喜之日,我本不该过多插手,但你师父离开前,曾托我照看沐璃与苏牧一二,如今时机已到,便只好来找掌门商量了,还望掌门勿怪。”
说罢,南熏真人拂尘轻拂,微微欠身。
三千连忙道:“南熏前辈莫要折煞了弟子,有事情只管吩咐便好,弟子定当尽力而为。”
开玩笑,南熏真人可是他师父见了都要称一声前辈的祖师级人物,他这刚上任的小小掌门,哪里当得起对方行礼致歉?
南熏真人摇头轻笑,也不去纠结这些礼仪小事,开口道:“你师父逸玄曾以剑意为引创造出一门渡劫之法,名为凡尘试炼,对此你应该有所了解。”
三千点头道:“不忘初心,方可证道成仙。”
“不错。”南熏真人道,“所以,我想将苏牧和沐璃的婚事,在今日与你和子欣的婚事一并办了,掌门以为如何?”
三千:……
让那臭小子今天也娶了沐璃师妹?
不是,凡尘试炼跟这事有什么关系吗?
“掌门可是觉得此事不妥?”南熏真人问道。
三千想了想,答道:“确有不妥。”
南熏真人笑问:“掌门是怕他们喧宾夺主吗?”
“这倒不是。”三千摇头道。
“那是你心中还不放不下?”南熏真人又问。
三千迎上南熏真人似笑非笑的眼神,不由大汗,“前辈说笑了,过去的事,弟子早已放下,沐璃师妹和苏师弟两情相悦,两人能在前辈的见证下修成正果,弟子是真心为他们感到高兴。”
说来还有些惭愧,三千以前一直认为自己这辈子非沐璃不娶,结果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想法就开始慢慢变淡了,“沐璃剑法”也再没有使用过,特别是那晚和木子欣同床共枕之后,他好像都没再去想过沐璃了。
沐璃从外界回来,闭关两月之久,期间他一次都没去看过,反而倒是经常和木子欣呆在一块……
“那又有何不妥呢?”南熏真人问。
“弟子只是觉得有些太快了。”三千说道。
“无妨。”南熏真人说道,“此事我已问过他们二人的意见。”
三千又道:“可是苏师弟还未向我御剑门提亲。”
这真不是他故意想为难苏牧,相反,他还是在为苏牧考虑。
沐璃可是几乎所有御剑门男弟子的梦中女神,你却连亲都不提就突然把人给娶走了,这算什么事?到时别说洞房花烛了,连能不能顺利拜堂都是个未知数。
逃离花心总裁
要知道,人在冲动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是做得出来的。
况且,沐璃不仅是女神,还是剑祖的弟子,现在更是御剑门的小师叔,这身份,都和各大门派的长老的平起平坐了,要是成亲,怎么也得广发喜帖,走个大大的排场吧?
“来不及了。”南熏真人轻轻叹了口气。
三千说的没错,剑祖的弟子成婚,当有上百道门来贺。
三千的情况特殊,沐璃却不特殊,毕竟苏牧又不是邪派弟子。
只是,因果在即,时间不允许这对新人去为自己的婚事做准备了。
南熏真人为何先前要提起凡尘试炼?
因为今天,就是沐璃凡尘试炼的最后一天!
沐璃以为自己压制住修为,便不会引来仙劫,却不知,凡尘试炼之所以能帮助御剑门弟子渡劫,皆是因剑祖当初与天道定下了契约。
他不反天,天便依他所言。
凡一心向道者,天道不可为难。
是以,从凡尘试炼开始的那一刻起,沐璃就已经被天道给盯上了。
这本来是件好事——天道盯上沐璃,初衷是为了照拂一二,且早渡劫便早成仙,成仙后自有更广阔的眼界与天地,可对于沐璃本人来说,这好事却反而变成了坏事。
完成凡尘试炼必不可少的条件是不忘初心。
这跟一般道门所谓的太上忘情完全不同,并不用修士去克制自己的七情六欲,而是只要保持自己当初的心境就行。
这也是天道甄别一个人到底纯不纯粹,能不能守住本心的办法。
否则天道帮人渡劫成仙,到头来那人却恩将仇报,逆天而行,那天道岂不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想完成凡尘试炼,什么都可以变,唯独心不能变。
若是试炼之初你便喜欢上了一个人,那试炼结束时你也必须喜欢。
若是试炼之初你眼里只有剑道,那试炼结束时,你眼里也只能剩下剑道。
如果多出来其他情感怎么办?
这就是凡尘试炼只适用于御剑门弟子的原因了。
剑意是精神层面上的东西,用它,可以主动斩断心中种种不该有的念想,强行将自己的心境恢复成最初的模样。
引魂说
逸玄这一手,可谓是给御剑门弟子开了一条通天大道,但相应的,参与凡尘试炼的弟子也会承受一定的风险——这个风险其实挺大的,因为凡尘试炼若是失败,便会被天道遗弃,并降下足以令渡劫修士灰飞烟灭的雷劫作为惩罚,死后还入不了轮回。
天道有情,亦无情,它如何对人,全看此人纯粹不纯粹。
那,这么大的风险为何还用“一定”来形容呢?
是因为御剑门弟子皆有剑意在身,凡尘试炼几乎不存在失败的可能性。
数百年来,有上万御剑弟子选择了用这种方式去渡劫成仙,最后无一例外都成功了。
“明日辰时就是最后期限。”
南熏真人轻声道,“在此之前,我们便替沐璃了了她心中所愿吧。”
……
……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