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ubv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冷麪王爺太傲嬌 起點-第一百五十二章 施蠱讀書-atsu3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墨瑾轩回到客栈,他开始计划着怎么再次要了墨宸宇的命,他决不能让墨宸宇活着回去,但他好奇的是,这么久了,墨宸宇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回天启,而是来到了这北奕与西域的边界?他脑子里一串疑问。
“四王爷,你为何一副意难平的样子?”瑾舟看着一言不发,表情愤怒的墨瑾轩问。
“我们今晚要去办一件比较重要的事,”墨瑾轩语气带着杀气,“我就不信这次你还逃的过?”
瑾舟跟了墨瑾轩如此之久,他从来不敢多揣测墨瑾轩的心思,“属下方便知道是何事吗?”
“杀人,”墨瑾轩毫不掩饰。
重生之阴阳归一
“李文翰与秦风?如果是他们,就不麻烦王爷亲自动手了,我带几名死侍亲自去了结他们,”瑾舟胸有成竹的说。
墨瑾轩目露凶光,“他们不足为惧,掀不起风浪,本王要杀的是墨宸宇。”
瑾舟先是愣了一秒钟,然后再是吃惊,“十王爷他居然还没有死?”他感觉墨瑾轩有些过于心狠手辣了,虽然他知道墨瑾轩觊觎苏樱雪,但他不明白为何墨瑾轩非要把墨宸宇赶尽杀绝。
墨瑾轩回忆着自己的母妃被墨正风赐毒酒之前说过的话。
“轩儿,母妃遭遇此劫,是德蓉在你父皇面前说母妃与你皇叔私通,但母妃没有,母妃是被冤枉的,你一定要替母妃报仇。”
墨瑾轩在那时就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德蓉体验一下丧子之痛,报复墨正风赐死他的母妃,他要让德蓉跟墨正风伤心欲绝,“你先去摸清楚他的具体位置。”
“是,王爷。”
客栈里,苏樱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她现在才明白,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难过到,没有情绪,没有语言,静静的就那样一直发呆,然后一眨眼,眼泪就不自觉流了下来。
李文翰与秦风敲了半天的门,也未见苏樱雪来开门,他们怕苏樱雪出事,两人不约而同的一脚踹开了房门。
“樱雪,你怎么了?”李文翰看着抱着膝盖蜷缩在床榻角落上的苏樱雪,满脸的担心。
苏樱雪此刻好像感觉不到身边的人和事,也听不见李文翰与她说话,她精神恍惚,眼神都开始忽明忽暗。
秦风看着苏樱雪不对劲的样子,便伸手摸了一下苏樱雪的额头。
李文翰看秦风表情瞬间变的沉重,他也顺手摸了一下苏樱雪的额头,“怎么会突然发烧?”他根本不知道苏樱雪是因为淋雨的原因,他连忙掏出怀里的解药噻进了苏樱雪的嘴里。
苏樱雪含着药丸,也不知道吞咽,下一秒便倒了下去。
“秦兄,快倒杯水来,”李文翰扶起晕倒的苏樱雪。
“你刚才给她吃的是解药吗?”
“嗯,但到底是不是真的解药,只有看樱雪的造化了,北沫雪那个女人诡计多端,很难保证这一次是真正的解药。”李文翰用手袖擦着苏樱雪额头的汗珠,然后又把苏樱雪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秦兄,你再去请个郎中过来。”
不一会儿,郎中就跟着秦风回来了,他之前为了引开墨瑾轩派去的人,故意四处溜达,早已把周边的环境摸的清清楚楚,所以请个郎中也很快。
“她怎么样了?”李文翰焦急的问着郎中。
郎中把完脉,然后开口说:“她感染了很严重的风寒,再加上此姑娘郁结成疾,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痊愈。”
“那请郎中一定要开最好的药方。”
“那是自然,我一定帮姑娘开最贵的药,”郎中说完,就开始写药方。
李文翰此时忘记了,他的钱袋之前被小乞丐偷去了,现在身无分文,但苏樱雪现在急需治病,为了不耽误苏樱雪的病情,他只能想到墨宸宇了。“还劳烦老伯在此多等候一下,我去去就回,”他对着秦风的耳朵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就出门了。
墨宸宇现在总是喜欢站在窗户前,他俯视着街上的行人,期望能从人群中看到他期盼的身影。
李文翰正准备冲进阁楼,他一抬头恰好看到站在了窗户前的墨宸宇,他站在街上对着墨宸宇比划了两下。
墨宸宇也未明白李文翰的意思,只能下楼看看李文翰到底想要跟他说什么,他刚出大门,李文翰就迫不及待的迎了上来。
“天启兄,有没有银子,先借我,我有急用。”
墨宸宇二话没说,从怀里掏出一袋银子就递给了李文翰,他知道李文翰如若没有重要的事,定不会向他开口,他担心是苏樱雪出了事,便开口问,“是她出了什么事吗?”
李文翰点了点头,“没什么大事,就是感染了风寒,急需抓药,我身上的银子又被偷了,我先走了。”李文翰回答完墨宸宇的问题,便急匆匆的往回赶。
墨宸宇听说苏樱雪生病了,内心开始焦急起来,他在原地愣了片刻,路过的行人纷纷好奇的看着他,他此时感觉前所未有的无奈,因为他连一个去看苏樱雪的资格都没有,他也只能干着急。
不知不觉,夜已经三更,苏樱雪房间的烛火依旧未灭,照的人一阵炫目,李文翰与秦风寸步未离苏樱雪的身边。
墨宸宇也没有休息,只是房间的烛火已经熄灭,他呆呆的坐在窗户前饮酒,不知不觉,他就醉倒了,只有喝醉了,他才不会如此忧愁。
北沫雪确定墨宸宇已经睡了,她要趁墨宸宇熟睡之际,给墨宸宇施蛊,因为只有在睡梦中,她才能给墨宸宇催眠,让墨宸宇只记住她一个人的名字,她悄悄的推开了房门,看到醉倒在窗户边上的墨宸宇,她先是把墨宸宇扶到了床榻上躺好,然后就准备施蛊,她拿出铃铛在墨宸宇的耳边晃着。
墨宸宇睡梦中先是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铃声,然后又听见有人在呼唤他,问他最爱的人是谁,紧接着,他又听见一串奇怪的的话语,然后说话的人要告诉他,他心中最爱的人是谁的时候,突然声音终止了,此刻的他只感觉头痛欲裂。
“你们是谁?”北沫雪在施蛊的途中被两个潜入房间的黑衣人打断了。
蒙着面的墨瑾轩与瑾舟没有回答北沫雪的问题,拔剑就向床榻上的墨宸宇刺去。
北沫雪见状,抬腿踢开了墨瑾轩与瑾舟的剑,她看她一个人难敌四手,“来人啊,”她想着墨宸宇的命要紧,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纠缠着墨瑾轩与瑾舟,尽力保护着墨宸宇。
没过几秒,几个侍卫就冲进了房间。
墨宸宇听到耳边嘈杂的打斗声,头痛的快要炸开了,以前所有的人和事在他的脑海中快速闪过,尤其是他和苏樱雪的点点滴滴,全部都涌现在了他的脑海,包括他伤害苏樱雪的所有瞬间,他只感觉心脏快要痛的喘不过来气了,经过一番记忆的长河,他猛然的睁开了眼睛。
墨瑾轩和瑾舟见墨宸宇醒来了,而且他们两个人也不敌这么多人,只能跳下窗户就此作罢。

vwzbs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冷麪王爺太傲嬌討論-第一百四十七章 以爲出現了幻覺看書-h7266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深夜,月光朦胧,一个建筑怪异的院子里,一个穿着怪异的巫师闭着眼睛坐在月光下,她手中握着一颗极大的黑色珠子,脸上的表情庄重而又神秘。
“巫师,我派人多次请你大驾,可惜都没能请动巫师你,所以今日我便亲自来了,”北沫雪身穿一身黑衣,脸上满是崇拜之情,语气也恭敬有礼,不敢有丝毫不敬。
巫师闻声,睁开了一双墨色的眸子,她冷撇了一眼北沫雪,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公主不惜远道而来,既然来了,那就说说你的请求吧?”
落世 清允
北沫雪立刻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我有一个特别深爱之人,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他就是不爱我,我听说有一种巫术叫蛊魅,我想请巫师你传授我蛊魅之法。”
巫师没有立刻回应北沫雪,她就那样静静坐着,直到过了两个时辰,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见北沫雪还跪在地上,她点了一下头说:“见你如此诚心,那我便教你蛊魅,蛊魅虽能蛊惑人心,但也只能魅惑一个心如止水的人,如若被施蛊之人心中爱极了一个人,你是无法真正蛊惑他的心,他内心所爱之人可以唤醒他,所以我劝公主还是不要太过执着。”
北沫雪听完了巫师的话,有些垂头丧气,“为何会这样?我听说的蛊魅可以魅惑人心一生一世?”
“此言差矣,任何巫术都不是一劳永逸的,如若真如此神奇,这世间岂不是没有真正的感情所在了?”巫师意味深长的说,她已经一百岁了,虽未尝过情爱之味,但她却把情爱之事参悟的透彻。
北沫雪考虑了许久,她还是决定一试,她不信墨宸宇心中爱极了苏樱雪,为了让墨宸宇爱上她,哪怕万劫不复她也甘愿一试,再说,此生她不可能再让苏樱雪出现在墨宸宇的面前,“巫师,请你传授我蛊魅。”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我见过很多人学了这蛊魅之术,都是无功而返,而且悔不当初。”
北沫雪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决定一试,“我考虑清楚了。”
巫师见北沫雪如此坚定,便决定传授,“那我便传授你蛊魅,但其中要付出的代价,公主你不一定承受的住。”
“不管任何代价,我都要试一试,”北沫雪口气坚定。
“既然公主如此坚定,我想也必定不会再后悔,但你要用你的心头血来换,这疼痛非常人能受,而且一旦施蛊,你会瞬间老十岁。”
北沫雪没有犹豫,她拨出小刀就准备往自己的胸口上刺,但被巫师给阻止了。
“公主慢着,这心头之血必须得我亲自取,公主你只需要闭上眼睛即可。”
北沫雪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巫师,然后将胸口露出了一点缝隙,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妃常狂傲:鳳弒天下 藍墨小雨
巫师起身走近北沫雪,她伸出手拔下自己的发簪,然后刺穿了北沫雪胸口的皮肤,她转到北沫雪的身后,用内力将北沫雪的心头血逼了出来,鲜血在空中汇成一条血红的丝线,凝结成鲜红的血珠,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年龄,因为只有服用少男少女的心头血,才能延缓她的衰老。
北沫雪疼的眉头紧锁,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片刻之后,她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取完她心头血的巫师,貌似更年轻了一点,容光焕发的,但她现在没有心思想其它的,“现在可以传授我蛊魅了吗?”
“公主不要心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心无杂念,只有心无杂念才能记得住心经,不然你是无法习得这蛊魅。”
要做到立刻心无杂念,北沫雪还做不到,她只能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她尝试了几次,但还是不行,墨宸宇已经占据了她整个思想,再加上取完心头血之后的疼痛,更是让她心烦意乱。
巫师见北沫雪心神不宁的样子,她站起身来说:“我看公主一时还做不到心无杂念,不如明晚再试,公主你可以就在这院中静静心性。”
北沫雪艰难的点了点头,她脸色苍白的可怕,她起身坐在了石凳上,人瞬间失去了意识。
愛吃糖的女孩 綠色淚珠
豪寵嬌妻,鐵血總統深深愛 三月綠
翌日,经过两天的紧赶慢赶,苏樱雪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李文翰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
墨宸宇通过城楼的窗户眺望着街角,他脑子里思绪万千,杂乱无章的想着很多事情,但唯一让他感到清晰的是他对苏樱雪的思念,那种想见又不能见的无奈使他快喘不过气来了,突然,街角一个他朝思暮想的身影就那样出现在了他的眼中,他一度怀疑他出现了幻觉,他闭上了眼睛,努力让自己理智。
苏樱雪站在原地四处眺望,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她红着眼眶看了片刻之后,然后不舍的收回目光,她知道,即使不是隔山隔水,但她此生都与他不复相见了,一阵凉风吹来,她眯了一下眼睛,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
李文翰看着流泪的苏樱雪,心里咯噔了一下,“樱雪,你怎么又哭了?”
苏樱雪擦了一下眼泪,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说:“没有,风吹的。”
李文翰明白,苏樱雪只是假装坚强,他只是不愿意点破,苏樱雪说什么他便信什么,“外面风大,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總裁,不要扯上我 .依然
“嗯,”苏樱雪点了点头。
良久,墨宸宇睁开眼睛再次望向街角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苏樱雪的身影,他绝望的冷笑了一声,“果然是我的幻觉,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我想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吧?”他自言自语着。
李文翰开了两间房,“樱雪,舟车劳顿了两天,你先回房休息一下。”
苏樱雪也着实是累了,身心疲惫不堪,她点了点头,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风送苏樱雪进了房间,“妹妹,你先睡会儿,有大哥在外面守着门,你安心睡吧。”
“嗯,谢谢大哥,”苏樱雪关上门的那一刻,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想着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不幸福呢?有这么一个大哥,有那么一个挚友,心里还有一个最爱的人,怀揣着这些美好的回忆,她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秦兄,你在这里好好守着樱雪,我出去找找他的消息,看他能否从那个北奕公主那里弄到了另一半解药。”李文翰回想着自己刚下马车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墨宸宇的身影,只是当时他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而已。

gn86h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冷麪王爺太傲嬌討論-第一百三十七章 態度冷漠相伴-b5vcg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墨宸宇驾马一路狂奔,直接停在了客栈的门口,他翻身下马,焦急的走进了客栈,还未等掌柜子招呼他,他就已经上了楼。
李文翰听见敲门声,以为是秦风回来了,便直接丢了一句话出去,“进来吧,自己人还敲什么门啊?”
墨宸宇闻声,然后迟疑了一下,才推门进去。
“天启兄?”李文翰并未吃惊,反倒有点欣喜,说不定墨宸宇会带来好消息,虽然墨宸宇的出现,会给他带来威胁,但为了苏樱雪,他甘之如饴。
苏樱雪一抬眼就看到她想见而又不能见的墨宸宇,原本还平静的情绪,因墨宸宇的到来,而变的有些激动,她死死盯着墨宸宇看了片刻之后,感觉似乎有不妥,便收回眼神,眼神中寒光乍现,“你来干什么?”她语气冷漠,是从未有过的冷漠。
墨宸宇愣在了原地,一时竟不知道如何作答,他借机前来,就是想来看看苏樱雪伤势如何。
李文翰感觉整个房间都弥漫着尴尬的气氛,又吃惊苏樱雪为何突然对墨宸宇如此冷淡了,正想着如何调解,这时秦风端着药碗推门走了进来。
秦风不知道现在该对墨宸宇如何称呼,思考了一下之后,就行了一个点头礼。
墨宸宇也点头作为回应。
“王妃,喝药了,”秦风把补药端到了苏樱雪的面前。
苏樱雪接过药一饮而尽,用袖子擦了一下嘴巴之后,冷冷的开口说:“秦风,以后不要叫我王妃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王妃了,你该称为王妃的人不是我,”她语气悲凉决绝。
秦风不知道怎么回答苏樱雪的话,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李文翰见状立刻上前解围说:“秦兄,这在外面叫王妃确实不合适,换个称呼也好。”
墨宸宇听得出苏樱雪话中的意味,他此时还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何人,所以苏樱雪的话在他心中起的波澜不大,只能隐约感觉到心痛。
“天启兄,你此次前来可是有了好消息?不如我们出去说?”李文翰起身准备走出房间之际,又见墨宸宇摇了一下头,他又垂头丧气的坐了回去。
苏樱雪见墨宸宇迟迟不走,整个人又杵在那里不说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她不想自己刚下的决心,又付之东流,“我问你来干什么?”她语气中的冷漠未减反增。
煉蠱 壹號玩家
“我……,”墨宸宇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觉得自己连说来看苏樱雪的身份都没有。
李文翰灵机一转,开口道,“天启兄就是来看看你而已。”
双生错爱,真假小娇妻
苏樱雪冷笑一声,笑的凄凉悲悯,“他来看我,他现在以何种身份来看我?我又是他的何人?”
墨宸宇对苏樱雪的问题无言以对,他看苏樱雪苍白的面颊,整个人也消瘦的不成样子了,心里揪着疼痛了起来。
“天启兄,我有话要跟你说,我们出去说吧?”李文翰替墨宸宇解着围,但他心中也确实焦急。
安缘
墨宸宇依依不舍的看了苏樱雪几眼,便走出了房间。
“天启兄,你也没有找到解毒的办法吗?”李文翰关上了房门,小声的问着墨宸宇。
“没有,”墨宸宇摇着头。
魔武狂仙 竹君
李文翰捏了一下皱着的眉头,“那可如何是好?樱雪的毒不能再拖了。”
墨宸宇看李文翰焦急的神情,心里也跟着焦急起来,“此话怎讲?”
警探灵异档案
“樱雪的脉象越来越弱了,睡觉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说是睡觉,实际是昏迷,好几个大夫趁她昏迷的时候诊脉,都说她怕是时日无多了。”
墨宸宇听完李文翰的话,身子颤抖了一下,他攥紧了拳头,眼神寒气逼人,他痛恨那个下毒之人,竟如此的心狠手辣。
“天启兄,我和秦兄该想的办法都想过了,现在只能靠你了,樱雪没进王宫之前还好好的,现在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说不定下毒之人就在你们王宫中,”李文翰试图点醒墨宸宇,因为他心中有怀疑的对象,但没有证据他也不好直接下定论。
墨宸宇闻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先照顾好她,等我消息,”他说完就急急的离开了。
北沫雪因为墨宸宇骑走了马,只能下来走路了。
陌上见北沫雪一路上一言不发,脸色阴沉着,便有些懊恼墨宸宇,“公主,我看驸马也不是如此愚笨之人啊?区区几个土匪,公主你一个人都把他们全部解决了,驸马为何还要驾马引开他们,没有马车,还害得公主你走了那么远的路。”
“多嘴,”北沫雪听完陌上的话,直接训斥了一句。
陌上有些委屈,但也不敢多言了。
北沫雪知道墨宸宇是借机去看苏樱雪,所以才演了这么一出戏,心里很是难受和不甘,但想起苏樱雪的处境,又露出了一个阴谋与得意的笑。
墨宸宇回到王宫,直接来到北沫雪的房间,试图找找线索,但他还未进去,却碰到风赤从北沫雪的房间出来。
风赤见墨宸宇表情淡定,“驸马,你别误会,我就是想找公主借她那把古琴研究研究,风歌也喜欢古琴,我作为哥哥的就想送她一把好的,谁知公主不在。”
清穿之太子嬌妃
逍遙戰神
“哥,你别白费力气了,公主是不会借的,公主的那把古琴只能公主一个人能碰,其她人,公主是不让碰的,”风歌从北沫雪房间走出来搭话道。
“没关系,公主不借,为兄也能帮你打造一把上等的古琴,风歌,你先随我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风赤说完,行了一个点头礼便带着风歌离开了。
风歌的话在墨宸宇的心中起了波澜,他回想着苏樱雪弹奏古琴时割破了手指,那把古琴就是北沫雪命陌上取来的,既然不让碰,北沫雪又怎么会让苏樱雪碰?
墨宸宇回想着在苏樱雪身上发生的事情,不像是偶然,他早应想到是谁想要苏樱雪死,而自己居然间接的害了苏樱雪,想到这里,他竟不知道该痛恨自己,还是该痛恨伤害苏樱雪的北沫雪,他开始头痛欲裂。
墨宸宇坐在北沫雪的房间里,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两个女人,一个是心中莫名其妙就爱上了的女人,一个是腹中还有他孩子的妻子,他也没想过自己居然是一个见异思迁的人。

r7wst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txt-第一百三十三章 好好保護她閲讀-t01ib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李文翰和秦风被冷若潇强行喂了蒙汗药,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宫外的树林里了。
“王八蛋,居然把我们迷晕了,”李文翰摇晃着站起身来,因为身体有伤,所以人特别恍惚。
“我们现在安全的出现在了宫外,难道是王妃救了我们?”秦风担忧的说道,英气的眉目都皱到了一起。
“那还用说,肯定是樱雪答应了北焱的要求,又怕我们捣乱,所以冷若潇才把我们迷晕送了出来,”李文翰攥紧了拳头,愤怒的一拳打在树干上,震落了几片树叶。
“北焱要王妃答应他什么?”秦风疑惑的问着李文翰。
李文翰叹了口气,“这个还用问吗?用脚趾头都想的到。”
秦风思考了一下,然后瞪大了眼睛,“莫非…..?”
“对,你看那个狗屁王子看樱雪那色眯眯的样子,肯定会觊觎樱雪的美貌,”李文翰狂怒的眸子充满了杀气。
“那李兄现在有什么好的法子吗?”
李文翰咬着指甲,想了一会儿说:“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再找机会溜进王宫救出樱雪,这一次,就算是打晕樱雪,也要把她带出来,我再也不想看她犯傻了。”
苍樨的手纪
“那我们现在就去?”秦风已经迫不及待了。
李文翰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天马上就要黑了,等天黑我们再找机会溜进去。”
李文翰和秦风躲在宫门口的暗处,看到北沫雪驾着马车从王宫里出来。
李文翰灵机一动,“等下我趁那个公主回宫的时候,偷偷钻到马车的底下,你等在这里接应。”
“那李兄你到时候如何带着王妃脱身?”
“这个你不用担心,不是还有那个驸马吗?到时候求他想办法送我们出宫,再不济,这个忙我想他还是会帮的。”李文翰嘴唇干裂,脸色苍白,故作坚强的坚定着语气。
正在李文翰准备到半路等回宫的北沫雪的时候,又看见墨宸宇驾着一辆马车停在了宫门口。
爱情美
“驸马,这晚上出去可是有事情?”守门的侍卫统领询问着。
墨宸宇脸色很是不悦,“没有其它的事情,只是公主独自一个人出宫,我不放心,想跟出去看看。”
追塵逐浪記
侍卫统领露出了一个半信半疑的神色。
“公主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们担待的起吗?”墨宸宇又继续加重了语气。
侍卫统领犹豫了片刻,“驸马请。”
墨宸宇驾着马车快速的飞奔而去。
“这个驸马到底没有那个公主有地位,人家出门一路畅行,他出门还得盘查,”李文翰讽刺着,但又转念一想,“他出宫干嘛啊?这就好办多了,秦兄,我们找他去。”
憾江山,倾城冰美人
李文翰跟秦风飞快的跟了上去,但人腿毕竟没有马车快,等他们追上去,早就不见了马车的踪影。正在他们抓耳挠腮的时候,一群人骑着马,从黑夜的那一头向他们靠近。
“李兄,我们还是躲起来为好?万一来者不善呢?”秦风虽然性子闷闷的,但做事还是比较谨慎。
李文翰站在暗处,看着骑着马带头的那个好似面熟,但一时又未想起来,“秦兄,那个带头的我怎么那么眼熟?”他转头看着一脸惊讶的秦风。
竞技荣耀
婚然天成:总裁,别来无恙
“四王爷,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噢!好像就是四王爷,我说呢,怎么如此眼熟呢,”李文翰倒是没秦风那么惊讶,“他出现在这里确实很奇怪。”
“至于四王爷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们日后再调查,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救出王妃,”秦风暂时没有心思细想其它的事情。
“秦兄说的对,我们赶快找到那个驸马,”李文翰朝着巷子的深处走去。
综游戏boss危险 紫幻雨
墨宸宇将马车停在了一个比较深的巷子里,他把苏樱雪从马车里抱出来,然后走进了一家客栈。
李文翰不巧路过客栈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墨宸宇驾的马车,“刚才好像是这辆马车,我们进去看看。”
“嗯,”秦风四下张望了一下随李文翰走进了客栈。
“掌柜子,”李文翰故意把声音说的很大声,“我大哥住哪间房?”
正在算账的掌柜子被李文翰问的一脸懵圈,“这位客官,你是不是找错客栈了?”
“没有啊,我大哥的马车还在外面呢?”
掌柜子走到门口看了一眼,恍然大悟,“噢!那位客官在楼上的第二间房。”
李文翰向秦风使了个机灵的眼神,然后快速的走上了楼。
李文翰来到房间门口,本想一脚就踢开房门,却被秦风阻止了,“李兄,让我来。”
墨宸宇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有些迟疑,有些忐忑的走过去开了门。
“果然是你?你在这客栈里干嘛?”李文翰一见到墨宸宇开口就问。
墨宸宇见李文翰与秦风便松了一口气,“是你们,快进来吧。”
李文翰与秦风一进门,就看到床榻上躺着的苏樱雪,简直快喜极而泣了。
“你把她带出来了?”李文翰赶忙上前去探望苏樱雪。
“我家小姐这是怎么了?”秦风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苏樱雪,便担心的问了起来。
“她自尽了,”墨宸宇有些愧疚的说。
“什么?”李文翰暴跳如雷,“她居然又自杀了?”
如若有妳,今生何求
“什么叫又?”秦风不解的问。
“她已经自杀过一次了,我当场阻止了,还刺伤了狗屁王子,所以狗屁王子才把我们都关了起来,”李文翰气的捶胸顿足。
墨宸宇明白了苏樱雪的苦衷,他看着苏樱雪心乱如麻,内心里也更痛了,他头一次有一种想强烈保护一个人的欲望。
“秦兄,你快去请大夫。”
“我这就去。”
李文翰待秦风走出了门去,然后毫不客气的问,“不知天启兄能不能借点银子给我?”
墨宸宇没有迟疑的从怀里掏出了一袋银子递给了李文翰,“我不便多留,你好好保护她,她的外伤暂时无大碍,但她中毒了,不知是何毒,我回去先翻阅古籍看看有没有线索,我们两头行动。”
李文翰对墨宸宇的话傻了眼,“她怎么会中毒?”
如果我們未相遇
“这个我也不知,待我回去好好查查,或许查到下毒之人就能有解毒的方法。”墨宸宇眸色一沉,看了一眼苏樱雪之后,欲言又止,准备离开。
李文翰叫住了准备迈步的墨宸宇,“我想最后问你一件事,你当真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墨宸宇迟疑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我失忆了。”
李文翰对墨宸宇的回答又无语,又有些惊慌,又有些意外,“你之前怎么不说?”
“我不是一个能随便对别人敞开心扉的人。”
李文翰看似表情平静,但内心里早已暗潮翻涌,“你如若真是他,那你害的她好苦啊?”
奸臣
墨宸宇眼神忧伤,然后走出了房间,李文翰的那句,你害得她好苦在他脑子里回响着,他又希望自己是墨宸宇,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保护苏樱雪,又希望自己不是,现在这样的处境,居然还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他这么伤害她,他该拿什么脸面来面对她?

1k4vu人氣連載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三十一章 封妃大典鑒賞-3u3fa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王宫里,因为北焱要举行封妃大典,宫里当差的都格外忙碌,虽然大家对北焱如此草率就要封妃之事异说纷云,但大家都见怪不怪了,连北沫雪行事如此严谨之人,随便找个人就说是驸马,北焱就更不足为奇了。
苏樱雪穿着大红碧罗裙,身披魅红薄纱,头戴凤冠玉步摇,眼眸清澈,俏鼻挺立,朱唇红艳,美的惊心动魄,她曾经幻想过嫁给墨宸宇时的样子,但如今她这一身却是为了别的男人而穿,她脸上满是隐忍和不甘。
“王妃,可以去神坛了,”静笙语气中带个不甘,但行为上却不敢造次,连忙上前准备搀扶苏樱雪起身。
“我自己来,”苏樱雪拂开了静笙,心里的恨意让她颤抖着勉强的站起身来,然后迈着重千斤的步伐往殿外走去。
神坛下早就站满了文武百官,大家都在议论北焱这样直接封妃不合理数,王子封妃需得一层层选拔,最后挑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再一同游街,方能再到神坛下,哪里能直接省掉了中间环节?大家都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北焱如此心急。
北正勋因为身体虚弱,只能病歪歪的靠坐在椅子上观礼。
北焱身穿华丽的黑色锦袍,黑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红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金冠,下颌方正,目光清朗,剑眉斜飞,整张脸看上去十分俊朗。
絕品花香 燕燕雙開
苏樱雪百念皆灰的走向神坛的方向,表情清冷的像要冻结万物。
北沫雪像是掐准了时间,驾着马车进了宫门,墨宸宇坐在马车里,面无表情,像是视北沫雪如空气一般。
蛇君取情 倾世
“公主驸马,”一个守门的侍卫恭敬的行礼,“王子殿下今日举行封妃大典,王子交代,若公主驸马回来了,可直接前往神坛下观礼。”
寵妻之道王妃妳別跑
北沫雪嘴角露出一丝邪笑,然后又露出吃惊的表情,转头看着墨宸宇说:“大哥怎么突然就封妃了?天启,那我们快点去神坛吧?等大典举行完了,再回去洗漱也不迟。”
墨宸宇脸色突然变的黯然失色,他感觉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不好的预感,他加快了脚步往神坛的方向走去。
北沫雪跟在墨宸宇的身后,心里虽想要欢呼雀跃,但表面上还是不露声色。
苏樱雪出现在神坛下的那一刻,似乎世间万物皆失色,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她冷漠的站在神坛下,眼神低垂着,不想看任何的人和物。
北焱看向神坛下的文武百官,大家都纷纷点头赞叹苏樱雪的天人之姿,他得意的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然后又满面春风的走向了苏樱雪,他牵起苏樱雪的手,向前走了几步,“父王,今日儿臣封妃,请求父王接受我与王妃的跪拜之礼?”
北正勋闭着眼歪着头,没有看北焱,假装没有听见一样,他对北焱突然封妃是极为不满的,提前未告知他,现在又要让他做见证,他哪里那么容易就答应。
北焱见北正勋不作回应,心里有些不悦与着急,只有生父接受了跪拜之礼,才能进行下面的流程,“父王,请接受儿臣与王妃的跪拜之礼?”
北正勋见下面的文武百官都议论纷纷了,他才勉强的正过头来,他睁眼看向了下面的北焱与苏樱雪,“王妃抬起头来。”
苏樱雪闻声不作回应,仍然低着头。
北焱见苏樱雪不配合,就小声的说:“他们两个现在还没有完全安全。”
苏樱雪见北焱又威胁她,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抬起了头,但眼神空洞,不视万物。
北正勋见苏樱雪惊为天人的美貌,瞬间就明白了北焱为何如此心急了,他勉强的站起身子,准备接受北焱与苏樱雪的跪拜之礼。
北焱见北正勋站起身来,欣喜不已,他端正了身子,跪在地上,准备开始行跪拜之礼。
苏樱雪始终僵着身子,一动不动,直到北焱强行拉她跪了下去,她膝盖磕在坚硬的地上,痛的她皱了一下眉头,想到李文翰与秦风,她勉为其难的跟北焱行了跪拜之礼,三个头磕的异常的沉重。
墨宸宇赶到神坛下,他看着神坛上的女子一袭红衣,光看背影都美的惊心动魄,看女子的背影,他感觉似曾相识,突然感觉心里揪着疼痛起来,他屏住呼吸等待着女子转身。
行完了跪拜之礼,苏樱雪缓缓的起身,当她转身的那一刻,一眼就见到了那个她曾经暗暗发誓要永远在一起的人,现在却不得不放弃,多么讽刺啊?她躲闪着墨宸宇的眼神,眼角一滴泪滑落下来。
墨宸宇没想到自己出去短短几天,回来却是另一番景象,他不愿意相信眼前那一袭红衣,美的惊心动魄的女子是那个痴情的苏樱雪,怎会转眼间就要成为北焱的王妃?他眼神里满是哀伤与疑问。
北沫雪看着墨宸宇看苏樱雪有些失望的眼神,嘴角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天启,你看他们多般配啊?没想到她还挺有远见的,这么快就成为了大哥的王妃,”她话中有话。
墨宸宇不语,眼神忧郁,他就那样痴痴的看着苏樱雪,像是要把苏樱雪看穿,看看苏樱雪骨子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鎮國大將軍
大典的流程只剩下最后一步就要完成了,新人要站在高高的神坛上,双方要割破手指将血滴入神坛里,才算礼成。
北焱深情的说完了誓词,正准备割破手指的时候,却被苏樱雪给阻止了。
黑暗軍 佐狼
“慢着,你答应我的事情现在可以兑现承诺了?”苏樱雪眼神愤恨,冷冷的看着北焱。
北焱眼神闪过一丝异色,嘴角上扬,“急什么?完成了最后一步,我定会放了他们。”
“不行,你这么卑鄙无耻,我怎么相信你?我都同你站在这神坛之上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反正我也想通了,我是斗不过命运的,当你的王妃也挺好的,”苏樱雪冷着眉眼,说的诚恳。
北焱怀疑的扭头看着苏樱雪,判断苏樱雪说话的真实性,“如若我不同意呢?”他试探的说。
“那我宁死不从,我看你怎么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强迫我,除非你不要你们王室的颜面了?”苏樱雪态度也强硬起来。
北焱无奈,拗不过苏樱雪,反正苏樱雪都站在这神坛之上了,即使到时候反悔,他就算是当场把人敲晕,就说王妃突感身体不适,也要把最后一步完成,他再三斟酌,“好,我这就派人送他们出宫,”说完,他向下面的冷若潇递了个眼神,然后又笑着大声说:“最后一步还需大家稍等片刻,只是本王子答应王妃,要帮她做一件事情,方能体现本王子对王妃的真心。”
醫妃權傾天下
北焱的话音一落,大家就开始交头接耳,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北沫雪为了缓解大家的焦躁,眼露狡猾之色,然后上前走了几步说:“父王,今天沫雪也想趁着这个大喜的日子宣布一件事情。”
“噢!沫雪有什么喜事要宣布啊?”北正勋有些好奇。
“回父王,我有身孕了,”北沫雪话音未落,现场又炸开了锅,哪里有公主当众宣布有身孕的,有些贻笑大方,但她却毫不在乎。
超品小廝 大變臉
北正勋有些尴尬,“沫雪,你有身孕当然是好事,但也不能在这种场合下说啊?”
“我们北奕儿女,说话做事从不扭扭捏捏,这有什么,难道大家不为我感到高兴吗?”北沫雪环视着四周,又凑到墨宸宇耳边说:“天启,我有了你的孩子,你不高兴吗?”
墨宸宇听到这个消息,高兴一说纯属无稽之谈,他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一时该怎么面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強殖戰士
饕客行 方大直
苏樱雪听着大家都在恭喜北沫雪,还有北沫雪望向她时嘲笑得意的眼神,瞬间有些天旋地转,墨宸宇跟北沫雪有了孩子,她心中仅存的一点希望都破灭了,她瞬间泪崩,心痛的不能呼吸了,但她尽量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保持自己的情绪,因为还未等到李文翰和秦风安全的消息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