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七百八十八章 元宵讀書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嗯,廉歌,你吃十二个汤圆,我吃六个……嗯……”
老宅,厨房里。
灶上锅里烧着水,
系着围裙,围裙上沾着糯米粉灰,手上也沾着些干了的糯米粉,顾小影揉好了面,
满意着点了点头,再从旁边拿过先前买得汤圆馅。
“廉歌,你看看我这面和得怎么样?”
转过头,顾小影还带着点糯米粉灰的脸上带着笑容,问着廉歌,
“顾大厨和得面,自然是不错。”
笑着,看了看海碗里和好的面,伸手擦拭了顾小影脸上的糯米粉灰,廉歌笑着应道,
“嗯!”
再满意着点了点头,顾小影揪起了一团和好了面,摊开些,拿着勺子,盛了小勺汤圆馅,放到了面团上,再合拢面团,用手揉着,
揉圆了,再放进了旁边正好沸腾,烧开了的那锅水里,
笑着,看着顾小影,廉歌也伸出手,包起了汤圆。
……
“……嗯,给廉歌你包大点。”
厨房里,顾小影和廉歌包着汤圆。
屋外,正是清晨,
初升的朝阳往着顶上渐攀升着,远处山林间缀在枝叶间的露水顺着清风往下滴落着。
“……噼里啪啦……”
伴随着不时的鸡鸣狗吠,村子里接连响着鞭炮声。
通过系统的中级职称考核过后,
又已经过了几天,此刻,已经是元宵。
……
“……嗯,再往碗里放点红糖……”
锅里水沸腾着,放进锅里的汤圆再渐渐浮了起来,
魔爪
顾小影拿着个长柄勺子,拨了拨锅里的汤圆,再拿着勺子盛了些锅里的汤水到准备好的碗里,再放了些红糖,在碗里,
红糖在汤水中化开,碗上溢散着些热气。
再拿着勺子,顾小影从锅里往着碗里盛着一个个煮好的汤圆。
复仇公主们恋上冷酷王子们
……
“……廉歌,你尝尝味道吧。”
端着两碗汤圆,两人回了堂屋里,
汤圆碗里,往上升腾着些雾气,
顾小影有些期待着,看着廉歌。
笑着,廉歌拿着汤勺,尝了口汤圆。
“味道挺好的。”
“我也尝尝。”
顾小影也拿起勺子,盛了个碗里的汤圆,尝了口。
“……嗯,挺好吃的。”
满意着,顾小影点了点头。
“……吱吱,吱吱吱!”
旁边,地上,埋着头在碗汤圆里的小白鼠抬起脑袋叫了两声,紧跟着又再埋下了头,战斗起来。
听着,廉歌和顾小影两人笑了笑。
……
“……廉歌,你还要汤圆吗,锅里还有几个,我去给你盛过来吧。”
“好。”
“……廉歌,你岳母给你带上的那件毛衣,我已经给你拿出来了,就叠在床上放着。”
“……你岳母给你带上的那些零食,没吃的,我也给你拿出来了……”
“……前一天,还剩下些菜……我们要不拿出来吃了,还是倒掉吧……”
吃着汤圆,顾小影盘算着,说着,
廉歌脸上带着些笑容,静静听着。
屋外,村子里,不时还响着些鞭炮声。
……
“……好了,洗了的碗我都收进橱柜里了。”
拍了拍手,顾小影和廉歌再走出了厨房。
再坐到了屋檐下,顾小影靠在廉歌怀里。
初升朝阳往着院子里,屋檐下挥洒下些阳光,阳光似乎带着些暖意,
虚掩着的院门外,村子里,或是出门,或是准备下地的村里人在各家院子里忙活着,往着村外走着,
眯着眼睛迎着挥洒下的阳光望了望,顾小影靠在廉歌怀里,再转回头,看着廉歌,
“……廉歌,等我回去了过后,你是会在这儿在待几天,还是也走啊。”
“在屋里待到你走。”
顾小影问着廉歌,廉歌笑着看着顾小影应着。
“……廉歌,这次你再出去,准备去哪啊,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固定要去的方向。”
“还是和以前一样。”
“嗯……廉歌,你送我去高铁站吧。”
顾小艺再坐起些身,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再不走,我都要赶不上高铁了。”
“好。”
看着顾小影,廉歌笑着,再应道。
两人起身,廉歌拖着顾小影已经收拾好的行李,两人再走出了老宅门。
……
“送小影去高铁站啊?”
“对。”
“……那小影,下次再跟小歌回来玩啊,到时候我让你们二叔去接你。”
借了廉二叔的车。
开着车,廉歌送着顾小影往高铁站驶去。
“……廉歌,下次你再回来是什么时候啊。”
“这次应该用不了多久。”
一路廉歌两人说着些话,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张望着车窗外四周,
掠过蜿蜒的山道,行驶了一个多钟头,车到了墟沟市的高铁站。
……
“……卖橙子,卖橙子咯……”
“……狼牙土豆,烤肠,玉米,南瓜饼……”
“……去到外边了,就忙你的事情就行,不用顾着家里的事情,你爸我也才这个岁数,也还忙活得动几年,有我在呢,不用挂念着屋里……不过你在外边,还是要注意着下自己身体,有什么事儿啊,就给屋里打电话,别一个人扛着……”
停好了车,从停车场出来,廉歌帮着拖着行李箱,顾小影挽着廉歌的手,从高铁站前广场穿过,两人往着高铁站里走着。
站前广场上,
卖着小吃的摊贩叫卖着,揽着客的司机跟在出站人旁边走着,
拖着,行李箱,扛着行李袋的人,或是步伐匆匆往着高铁站里跑着,
或是一路同来送的人说着离别的话。
阵阵清风拂过高铁站前广场,混杂着的话语声在廉歌耳边响着。
正是年后,归家的子女再离开,翘首以盼的稚童再送别父母,
提着大包小包回,又再提着大包小包走得一道道身影,还穿着新年时换上的新衣裳,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爸爸,你和妈妈什么时候再回来啊。”
情迷心窍:BOSS请认栽 红尘飘雪
“……很快的,等到过年的时候……你看啊,就像现在这样,路边上又挂红灯笼的时候,家里边又贴春联的时候,爸爸和妈妈就又回来了……在屋里记得照顾好爷爷啊……”
……
“……快跟爷爷说再见……”
“……爷爷再见……”
“……爸,你跟妈在屋里还是照顾好自己身体啊,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给我们打电话……不用担心话费的事儿,也要不了多少钱,每个月我都会给爸你充的……”
……
挪着脚,廉歌和顾小影身侧掠过些或老或小的人。
走至了高铁站入站口前,在‘送客止步’的牌子边停下了脚步,
“……由墟沟开往首都方向的G276次列车即将达到本站,请相关工作人员做好准备……还未通过安检的旅客,请迅速通过安检进站。”
高铁站的广播声又再响起催促。
顾小影转过身,搂着廉歌,望着廉歌,
“记得想我啊,不然,哼哼……”
“好。”
顾小影望着廉歌,再哼哼了两声。
看着顾小影,廉歌笑着,再应着。
“那我就先回去了啊。”
顾小影接过了行李箱,往着高铁站里走了进去。
站着,看着顾小影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再站了站脚,廉歌才转回身,再往着高铁站外走去。
“走吧。”
“……吱吱,吱吱吱……”
话语声混杂在拂过清风中,一人一鼠身影渐行渐远。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八十七章 再外出前(爲盟主‘深海二號’加更)閲讀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屋檐下,
坐在长桌后,廉歌看着眼前系统面板上。
弹出提示上,一连串的注,和相比之前的些变化,廉歌停顿了下目光。
再下次考核,渐紧接着衔接天师考核,且天师考核仅可进行一次。
再看了眼,廉歌收回了目光。
……
迈向克里玛莎 甲鱼不是龟
关闭了系统面板,
廉歌再转回了视线,微微仰头,看了眼院子外。
村子人家里,点缀着的灯火下,似乎一家家人还在灯下说着些话,
村子里,不时响着些鸡鸣狗吠声,混杂在不时拂过的清风中,
村子里在夜色下,却愈加显得安静。
再收回目光,廉歌站起了身,
看了眼旁边,还瘫在屋檐下消食的小白鼠,巍峨笑了笑,再挪开了脚,回身走进了堂屋里,往着卧室里走了进去。
……
卧室里,
顾小影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着,一只手抱着枕头,一只腿压在被子上,
脸上挂着些笑容,
“……廉歌你回来了啊?”
有些迷迷糊糊着,似乎听到了动静,顾小影睁开有些惺忪的眼睛,看到了廉歌,嘴里含糊着说了声。
“回来了。”
坐回了床上,看着顾小影,廉歌脸上再露出些笑容。
熄灭了屋里的灯,屋外,夜幕中斜挂着的月亮,透过窗,往着窗下挥洒下些月光。
月光下,窗外,远处一户户人家里,或是也休息了,或是还在灯火下说着些白日里的琐事,做着第二日的盘算。
……
“……廉歌,今天晚上的时候,让太叔公他们来家里吃饭吧……我们都在太叔公家里吃了好几天了,嗯,一会儿吃完午饭,就去太叔公家里跟太叔公他们说。”
“好。”
初升的朝阳在前院里挥洒下些阳光,又再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映在堂屋里,
稍远处,村子里,鸡还打着鸣,不时拴在人家屋外的狗也叫上两声,
扛着锄头下地的村里人,不时有人从虚掩着的院门外过,
阵阵清风不时拂过远处的山林,晃动着山林枝叶映在地上的影子,
再拂进院子里,带来些村子里的鸡鸣狗吠声。
坐在屋檐下,往着堂屋里斜映着影子,
廉歌和顾小影喝着粥,简单吃着早饭,
“……那天买得那些菜够吗,那要不我们吃完饭,再去街上买点吧。”
“好。”
“买点肉……买点排骨……廉歌,你会烧排骨吗……”
顾小影吃着饭,盘算着,
廉歌笑着,应着。
旁边地上,小白鼠不时抬起脑袋朝着廉歌两人张望,又再埋下脑袋,围着单独给它盛的碗粥战斗着。
……
“……嗯,再做个汤吧,太叔公岁数大了,牙口应该不怎么好,炖了个汤……”
“……嗡嗡。”
喝完了碗里的粥,放下了筷子,顾小影还盘算着,
廉歌笑着,听着。
这时候,放在旁边的手机震动了下,来了条短信。
拿起手机,廉歌随意看了眼。
“怎么了?”
“没事儿,昨晚上的酬劳到了。”
顾小影转过来头,问了句。
廉歌笑着,应了声,将手机随意着再放到了旁边。
昨晚上,去兴永村一趟的,酬劳到账的银行短信到了。
“……嗯……对了,太叔公喜欢吃辣吗,二叔呢?”
顾小影点了点头,应了声,又再盘算起来。
求胜之旅
……
“……廉歌,白菜洗好了……这里剥了些蒜,你看够了吗?”
“再洗块姜吧。”
下午,午饭过后。
同太叔公和廉二叔说了声后。
廉歌两人回了老宅,在厨房里再忙活起来。
顾小影顾大厨沦为了帮厨,不时帮着廉歌择菜,剥蒜,在厨房内外忙活着,
廉歌切着菜,不时笑着,应着。
……
“……这么早就在忙活了,做这么多菜啊。”
“……我也来帮帮忙吧,小歌你看有什么菜要切的没有。”
“……不用了,二叔,我和廉歌忙就行了,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倒杯茶。”
“……那成,那我们就听小影的,也做回等菜上桌的客人。”
临着傍晚的时候,太叔公和廉二叔两人便走进了院子,
神马般的大学生活 苏申陌离
廉歌和顾小影笑着招呼了声,再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太叔公和廉二叔两人在屋檐下,笑呵呵着,坐了下来。
……
“……这么多菜啊,我和你们二叔今天真是有口福咯。”
傍晚,落日被远处的山遮挡,映着些晚霞的天空渐被夜幕接替,
夜色下,堂屋里灯亮起,往着院子里斜映着些灯火,
堂屋里,桌上摆着一盘盘菜,菜上溢散着些热气。
围坐在桌边,廉歌和顾小影,太叔公,廉二叔吃着饭,说着些话,
“……我尝尝啊……小歌这手艺见长啊。”
太叔公拿着筷子,夹了筷子菜,尝了口,笑呵呵着说道,
“……太叔公,我去给你盛碗汤吧,锅里炖了些汤。”
旁边,顾小影跟着出声说着,
“……好,好……谢谢小影了啊。”
笑呵呵着,应着。
……
降龙伏虎
“……小歌啊,这回你再出去,准备什么时候走啊?”
“元宵节前后吧。”
桌旁,廉歌几人吃着饭,说着些话,
话语声在堂屋里响着。
……
“……对了,昨晚上过来的那两个兴永村的人,他们村子里的事情有着落了吗?”
“过去了一趟,算是解决了吧。”
“……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说闹鬼那户人家里……”
简单说着些话,廉歌简单讲了下兴永村的事情,
“……唉,那小娃娃造孽了啊……也是可怜了……”
桌旁,几人说着些话,
话语声中,屋外夜色渐深,
“……小歌,小影,你们也吃,别光顾着招呼我们……”
……
槿年依旧 盐雪漫飞
“……小歌,小影,就不用了送了,我和你们二叔自己慢慢走回去就行了,也就几步路。”
吃完了饭,将太叔公和廉二叔送到了院门外,
看着两人走远,廉歌和顾小影两人再回身走进了院子里。
……
“……好安静啊。”
斜挂着的月亮不时被云雾遮挡,不时又钻出,往着地上攀升着,
渐深夜色下,堂屋里灯还亮着,
坐在屋檐下,顾小影抬着头,望着屋檐下,斜挂着月亮的夜幕,夜幕下点缀着灯火的人家,
眯着眼睛,有些惬意的出声说了句。
微微笑着,廉歌也转过视线,望了眼远处渐深夜色下的人家,看着人家亮着的灯火。
“……还没有几天,我就得回学校了……哼哼,男人,说会不会想我……”
“会。”
顾小影再转过头,看向廉歌,哼哼两声,凶巴巴地说道。
看着顾小影,廉歌笑着,伸手搂住了顾小影,应着。
“哼哼。”
顾小影再哼哼唧唧两声,转过些身,靠在了廉歌怀里,
搂着顾小影,廉歌两人看着屋檐外的夜色。
夜色渐深,
拂过清风不时拂进院子里,再带着些话语声渐远。
旁边,小白鼠趴着,也抬着脑袋,张望着夜幕中刚又钻出云雾的月亮。
又快到十五,月亮快圆了。

精华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七百二十一章 又是新年看書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我给你磨墨吧。”
“……好。”
提着那把伞,先前买到的红纸,廉歌和顾小影回到了屋里。
书房,廉歌将那些红纸放到了桌上,简单做着些裁剪。
顾小影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了笔墨,放到了桌上,再看向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看向顾小影,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先去接点水过来。”
顾小影说着话,往着书房外走了出去。
看着顾小影走出书房,再转过视线,廉歌将买来的红纸,简单裁剪成了两条相同的长幅。
再将先前已经裁剪好的些,或方或或长条的红纸,放到了桌旁边,廉歌转过视线,透过书房的窗户,看了眼窗外。
窗外,夜幕已经笼罩,夜色下,街道上,已经冷清许多,远处高楼间,万家灯火点缀着,往着一户户人家屋外映着。
似乎灯火下,一户户人家里,正或一家人正吃着晚饭,或是挤在沙发上,说着许久未见的话。
望着那盏盏灯火,廉歌微微顿了顿目光。
“……廉歌,你想好写什么春联了吗?”
端着个杯子,接了些水,顾小影重新走回到了书房里,倒了些水再砚台里,拿着墨磨着,望着廉歌,出声问了句。
廉歌闻声,再转过视线,看向顾小影微微笑了笑,拿起了旁边的毛笔。
“好了,廉歌你写吧。”
顾小影磨好了墨,再搬了张凳子,坐到了廉歌旁边,有些感兴趣着,望着廉歌。
廉歌微微笑了笑,再看了眼屋外,远处城市里,高楼间,点缀着的万家灯火,
再转过视线,廉歌提起了毛笔,沾了些墨,在已经裁剪好的红纸落下了笔。
“……灯火下,饭菜香四溢,老少齐聚……”
笔触在裁剪好的长幅红纸上挪动着,旁边,顾小影坐在凳子上,感兴趣着张望着廉歌笔下渐出现的字迹,小声念着,
“……万家里,欢笑声交杂,阖家团圆。”
再沾了些砚台里的墨,廉歌再另一张长幅的红纸上再落下了笔,写下了剩下的句。
再抬起笔,春联上的墨迹似乎已经干了,字迹如同镌刻在了红纸上。
“……说吧,男人,是不是背着我在背地里连毛笔字了。”
等廉歌停下笔,顾小影再望了望对联上的字迹,抬起头,认真地对这儿廉歌出声问道。
廉歌闻声,微微笑了笑,
转过视线,再望了望已经写好的春联。
毛笔字他是不怎么写,不过他会画符啊。
“可能是画符练得吧。”
“廉歌,哥哥,我感觉你在唬我……”
笑着,再提着毛笔,沾了些墨水,廉歌再拿过张短些的红纸辐条,写上了春联的横幅。
“又是新年。”
再抬起笔后,如同先前一样,如同镌刻在了纸上。
……
“……走吧,拿出去贴上吧。”
再拿了几张反正的红纸,写了几个福字,廉歌放下了笔,转过视线,对着顾小影微微笑着,出声说道。
“……走吧。”
顾小影伸出手,帮着将放在桌上的春联,和几张福字,拿了起来。
……
“……廉歌,这么贴正了吗?”
“正了。”
将福字暂时放在了一边,拿着春联,廉歌和顾小影再打开了客厅门,
拿着幅春联上联,顾小影在门边摆弄着,不时往后退退,打量下。
廉歌应着顾小影,微微笑了笑,伸出手,朝着对联一轻挥了。
“好了。松手吧。”
廉歌笑着,出声说了句,顾小影松开了手,春联被牢牢贴在了门侧。
……
“……嗯……”
“……廉歌,你把那个福字拿过来下。”
“好。”
贴好了门两边的春联,再将横幅贴到门框顶上,
顾小影往后退了两步,望着门上贴好的春联,满意着点了点头,
紧跟着,又再转过头,对着廉歌再出声说了句。
廉歌笑着应了声,将放到旁边的福字递给了顾小影。
“……福倒了,福到了……”
神 煌
“……好了。”
“……我们进屋把其他福字贴上吧。”
接过那张福字,将福字倒转过来,顾小影将福字贴到了客厅门正中间,再往后退了步,满意着望着。
……
“……好了,都贴上了。”
重新进了屋里,顾小影和廉歌忙活着,再一间间卧室门上,再贴上了福字。
顾小影满意着望了望屋里。
“走吧,再去给你准备下新年礼物。”
廉歌笑着,望着顾小影,再出声说了句。
……
“……廉歌,你是要送我这把油纸伞?”
回了书房,廉歌一挥手,收拾了桌子,将从那条街上,带出来的那把油纸伞拿上了桌子,撑了开。
再提起毛笔,廉歌沾了些砚台里的墨,在伞面上落下了笔。
九 阳 帝 尊
墨水在油纸伞上晕染了开,廉歌挪着笔锋,在伞面上勾勒着。
旁边,顾小影坐在廉歌旁边,不时帮廉歌磨下墨,望着廉歌笔下。
伞面上,墨水晕染涂抹下,枝叶交错着的树木浮现出,
顺着这颗树延伸出的枝叶,旁边,又一颗树在廉歌笔下被勾勒出,
随着笔锋变幻,两颗紧挨着的树,枝叶似乎生长着,渐交杂,渐缠绕,渐联结在了一起。
看着伞面上渐浮现出的画面,顾小影没再出声说话,只是认真着望着。
看了眼伞面上已经联结在一起的两颗树,廉歌再提起笔锋,沾了沾墨水,再在两颗联结在一起的树上面些,落下了笔触。
墨迹再晕染开,在伞面上,树上面些的位置,勾勒出两只飞鸟。
飞鸟紧挨着,依偎着,各自只有一边的羽翼,正展翅着,似乎朝着那联结在一起的两棵树费飞着。
“……是西湖畔,那位老夫妇的伞,是吗……”
廉歌落下最后笔,勾勒出了两颗交缠,联结在一起的树,比翼依偎着的飞鸟。
旁边,顾小影看着,有些惊喜着,出声再说道。
将手中的毛笔放下,廉歌拿起了这把勾勒了些画面的油纸伞,递给了顾小影,
“这把伞是我送给你的。”
微微笑着摇了摇头,廉歌再望着顾小影说着。
顾小影闻言,脸上浮现出笑容,望着伞上勾勒着的比翼鸟,连理枝,将油纸伞接了过来。
……
“……廉哥哥,哥哥……”
“……过来,哥哥……你送了我个新年礼物,我也送你个新年礼物……mua~”
拿着油纸伞再望了望,顾小影脸上有些欣喜着笑着额,
再有些小心着,将油纸伞轻轻放到了一边,依偎在廉歌怀里,抬着头,望着廉歌,凑到廉歌眼前,哈着热气,唤了廉歌两声,再凑近了些,轻轻亲了下廉歌,再望着廉歌。
看着顾小影,廉歌微微笑了笑,
再低下头,亲了下顾小影。
“这份新年礼物还喜欢吗?”
笑着,廉歌看着顾小影出声说道。
“……很喜欢。”

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七百一十章 新年禮物下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呼……呼……”
阵阵寒风卷着从夜幕飘落的雪,在连绵山岭间,铁路上呼啸着。
“……都加把劲……累了就在旁边休息下,轮换着来……”
“……走了,走了,去隧道那头……”
一段段铁路上,一群群工人,军人,不断铲着,除着铁轨上影响通行的积雪,往前推进着。
其中段铁路,先前去接电话的中年人,脸上带着些笑容,小心着将手机重新放回到了里面衣裳的怀兜里,重新拿着铲子走回了一起的几人身旁。
“……老陈,没什么事情吧?”
旁边另个人转过头,望了望中年人,出声问了句。
“……没什么事儿,就是孩子半夜睡醒了,看我还没回去,想我了,让她妈妈给我打了个电话。”
中年人脸上带着笑容,哈着雾气,拿着铲子,再铲了铲子雪,应了声。
“……好了,这段雪也铲完了,我们过去隧道那边吧。”
妙手神医
旁边个那领头的人,再铲了铲子雪,来回看了看这段铁路,出声对着几人说了声,又再转过头,看向那中年人,
“……老陈,这段铁路也除完雪了……再过会儿,马上就都腊三十了……再往前面去,指不定还有多长被雪给封了,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指不定,到明晚上,恐怕……老陈,你回去吧,回去陪嫂子,孩子过年……剩下的我去帮你说。”
望了望中年人,领头的人出声说道。
“……嘿,大家都没走呢,我一个人回去了像什么话。再说,指不定过了这隧道,山那边就不怎么下雪,路就直接通了呢。”
“……陈哥,你回去吧,这大过年的,嫂子和孩子还在屋里等你回去过年呢,不像我,孤家寡人的,没媳妇没孩子的,在这儿过年都没问题,陈哥,你回去吧……”
旁边,年轻些那人笑着,对着中年人说着,
“……放你他娘的屁,你孤家寡人,别人也是啊?老严可也有老婆孩子呢,老杨不也是一大家子在屋里等着……再说你没老婆孩子,你爸妈不也在屋里等你回去过年……”
中年人没好气地说道,
“……我年轻人,不回去过年……”
那年轻些那人还想说些什么,说着说着又说不下去。
“……那都走吧,我们去隧道那边。快点走吧,铁路早恢复,别人好回家,我们也早回家……”
恶魔总裁别追我
领头的人没再劝,说了句。
周围些人便紧跟着,再急匆匆着,朝着隧道这侧,山这边或走,或跑了过来。
……
“……都快点啊,除了雪,老子还赶着回去吃早饭呢……”
“……老姜,你这做梦呢。”
“……他娘的,还允许老子做梦了?”
“……那你怎么不做梦下,赶回去吃今晚夜宵,晚饭呢。”
“……这做梦还是得现实点嘛。”
“……哈哈……”
隧道这侧,隔着还有段距离的地府灵车上,看着那隧道里有些晃动着的微弱灯火,听着随着穿过隧道寒风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
廉歌微微笑了笑。
再看了眼那隧道里渐亮些的灯火,廉歌转过视线,微微仰头,
透过车门,再看了眼夜幕中,依旧落着的,不小的雪。
驱使着浑身法力,廉歌看着夜幕中落下的雪花,渐抬起了手,
“……廉家第一百二十代传人,廉歌敕令!”
“雪停!”
停顿了下,廉歌手一轻挥。
再放下手。
重生之酷少宠妻
车外,夜幕下,从夜空中飘落的雪花渐小,寒风也渐微弱。
紧跟着,呼啸着的寒风化为带着些寒意的微风,飘落着的雪愈小,渐停下来。
看着雪停了的夜空,廉歌微微笑了笑,
再抬起手,看着从近前往远处延伸着的铁轨上,横着的,一道道在铁道上隆起,将铁路一次次拦腰截断的厚厚积雪。
再抬起手,驱使着浑身法力,廉歌朝着远处的方向手一轻挥。
紧跟着,从近前,一直到远处隧道口前,一处处别其他地方厚些,将铁路截断的积雪,朝着两侧不断让开,让出了一条条铁路线路,直到隧道口,那掩盖住些隧道口的积雪也朝着两侧让开,挥洒在了铁道两侧,近处到远处的地面上。
收回手,廉歌沿着这铁路,再往前望了眼,
铁路上,已经没了那一座座积着,隆起的厚厚层积雪,只剩下些对火车高铁影响不大的薄薄积雪,散落在轨枕,铁轨上。
看了眼,廉歌微微笑了笑,只是这次,脸色有些发白,法力耗费地有些多。
“……天师慈悲。”
旁边,鬼差望着铁路上的变化,愈加恭敬着朝着廉歌躬身,说道。
看了眼鬼差,廉歌微微摇了摇头,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远处那愈加明亮起来的隧道口。
除雪的那些人快从隧道里走出来了。
就当是新年礼物吧。
再微微仰头,望了眼更远处,廉歌笑了笑,再收回了目光。
“走吧,劳烦了。”
随意着,重新在地府灵车上重新坐了下来,廉歌出声说了句。
“不敢由天师称劳烦。”
鬼差愈加恭敬着应了声,再退回到了司机位。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敞开着的车门重新关上,地府灵车再穿过这荒野山岭,朝着首都的方向极速穿行。
……
“……诶,这边隧道口,没多少积雪落下来……”
最先往隧道这侧走的些工人,军人走出了隧道,其中个人出声说了句,
“……这边雪好像停了。”
“……雪停了,雪停了!”
有人惊喜地喊了起来,
“……这边好像没多少积雪……快走,去前面看看,是不是路通了……”
有人喊道,有人拿着铲子,沿着铁路就朝着前面跑了过去,
“……前面,前面都没什么厚的积雪……有没有列车,来辆列车开过去看看……”
越来越多清除外隧道那侧铁路上积雪的工人,军人,走到了隧道这侧,头顶上带着头灯,手里拿着的电筒,除雪车上的灯,灯光混杂着,将铁路上照亮着。
惊喜声,话语声也混杂着。
很快,一辆检修的列车开过了这段铁路后,欢呼声在铁路两侧响了起来,
“……铁路通了,铁路通了……”
“……铁路重新畅通了,一直到前面,整条线路都恢复了……”
“……哈哈,老姜,你他娘还是不敢想啊,这别说是今晚上夜宵了,回去快点晚饭都能赶上……”
“……终于通了,玛德,冷死老子了……老子要回去过年了,老子要回去陪老婆孩子咯……”
“……哈哈哈……铁路通了,铁路恢复了……”
“……心心,爸爸等会儿就回来了……对,铁路恢复了,像心心一样的,很多人的爸爸妈妈也能回家了……”
铁路两侧,欢呼声话语声混杂着,响着。
“……各位旅客你们好……岭北方向所有铁路线路已经恢复畅通……”
很快,一处处高铁站前,似乎是知道一些旅客还在高铁站前没离开,即便已经夜已经深了,高铁站还是第一时间响起了广播声。

6m13c火熱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八十三章 雪山巔-nwsss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今晚上这雪真大啊……”
寒风卷着雪,轻撞着已经有些斑驳,老旧的屋门,透过屋门的缝隙,拂进屋里。
屋里,廉歌坐在那凳子上,看着,听着,看着屋外远处,听着屋外阵阵寒风卷着雪呼啸着的声音,屋里军人的话语声,和那军犬似乎喘着气的声音。
门边,那年轻军人问了廉歌句过后,也没等廉歌回答,抬着头,透过屋门顶上,沾满了灰尘的玻璃朝着屋外望了望,再说了句后,
站了站脚,再转回身,重新走了回来,那只蹲在他脚边的军犬,也跟着他起身,跟在他身旁,
“……老乡,屋里灰有些重,这被子这么久,怕是也已经朽了,没法盖了。屋门也有点透风了,不好意思啊,老乡……”
走到了那桌旁,年轻军人顿了顿脚,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有个能避雪的地方就够了。”
廉歌闻声,转过目光,看了眼年轻军人,应了声。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屋里好久都没来人了。”
再有些不好意思着,年轻军人望了望这屋里,再出声说道。
“老哥也坐下来吧。”
廉歌微微摇了摇头,再对着年轻军人出声说道。
年轻军人点了点头,再站了站脚,在另一根凳子上坐了下来,那只军犬也跟着在旁边蹲坐下来。
知心俏丫头
我 身上 有 條 龍 小說
“老哥一直在这儿?”
转过了目光,廉歌再望向了屋外,
透过屋门上的玻璃,屋外,夜幕下,密集着的雪花依旧在屋檐外飘落着。
“……是啊,一直在这儿,有些时候了吧。”
那年轻军人先是望了望屋外,再低下头,看了看蹲在他旁边的军犬,军犬蹲在旁边,似乎喘着气,望着身前和四周。
“……大概有个二三十年了吧……这块地方,这么多年,倒是没什么变化。这住得地方,正好在个坡顶上,以前从这顶上望下去,坡底下,近的地方,远的地方,都是白茫茫一片,现在看过去还是那样,除了头顶上的天空,底下放眼望过去,一直到天边,还都是白茫茫一片……”
年轻军人说着,再抬起头,透过那屋门顶上,沾了灰尘,有些模糊了的玻璃,似乎望着屋外,
再停顿了下,年轻军人再放下些目光,接着说了下去,
“……小的那会儿家里穷,就我妈一个人拉扯着我长大,我也没读多少书,长大了,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就跑来当了兵。”
“……新兵连下来,到各个部队来接兵的时候,我那老营长,也不是个好东西……”
说着话,年轻军人脸上露出了些笑容,笑着出声说道,
“……拿话激我们,说他这地方只要最好的兵,他这地方的全是最好的兵。我那会儿才多大啊,年轻气盛,不服气,然后就跟他走了……那营地啊,就在这儿隔着有个几十里的地方,和这差别也不大,出了营地,就只是多了条能过车的路,之外,也是到处都白茫茫一片……然后我那老首长啊,话锋又变了,那跟变脸似的……说,来这儿,就是吃苦,除了到处都有雪给你吃,有冷风给你吸,其他什么都没有……当初他忽悠人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不说的……那会儿,都到地方了,虽然觉得这老首长真不是个好东西,不过也不能当逃兵啊……”
“……刚来那会儿,才看到这到处都是积雪,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到处都被盖厚厚层雪的时候,觉得挺壮观的。特别是到这顶上来值守的时候,除了这屋子,望过去,漫山遍野,看不到人烟,看不到树,看不到草,到处都是一个颜色,除了地上厚厚层积雪,什么都没有……多看几天啊,就又觉得开始厌烦了,因为除了雪,什么都看不到,除了能听到刮风的声音,其他连个鸟叫声都很难听到……不过,久了久了啊,好像又有些离不开了,你说奇怪吧……”
说着话,年轻军人再抬起了头,望向了屋外,望着,脸上先是露出些笑容,紧随着,又有些出神。
“……我妈身体弱,我大了过后,我才当兵第二年,她就走了。等我妈走了过后,我感觉自己好像也没个其他地方可以去,就一直待在了军营里。”
望着屋外,年轻军人出神着,接着继续说了下去,
“……在这儿隔着几十里的营地里,头年的时候,都没上来这儿值守。就听老兵讲,上来这儿待一个月,那就跟关一个月禁闭差不多。”
“……第二年的时候,我跟着个老兵,我班长,头回上来这儿值守,值守一个月……刚开始来的时候,我看这上面多漂亮啊,想着,这哪和关禁闭能一样,这地方这么宽,闲下来的时候,还能在这边上转转……
……然后才过了一两天,就开始翻着日历开始数日子了,恨不得每天没有闲下来的时间,闲下来就跟我班长两个人一边找些事情做,一边说话,从小时候讲,什么都讲,讲到七大姑八大姨,然后又两个人重复重复着讲……
……到后面的时候,实在是说不动了,两个人就都不说话……每隔个几小时,恨不得就去翻翻日历,看看今天怎么还没过,等到第二天早上一爬起来,就去给日历上画个圈,做个记号,总算是又过了一天……到要从山上下来那天,早上一做完事情,就开始坐在这门口等,过一会儿就去开下门,往山坡底下望望,看是不是要来人换班了,然后看没人来,就又坐回去,然后坐不了几分钟,就又站起来,往屋外看,看怎么还没上来……等从这下去的时候,见到个人就想说话……站在营地门口,看到那路上有车子过来,看着都觉得有意思……”
男神心尖宠:宝宝,结婚吧!
说着话,年轻军人脸上露出些笑容,紧随着,笑容褪去,又将目光放下了些,接着再说了下去,
“……然后一晃眼,就这么久了。慢慢地,好像又离不开了。也没再往山下去了,就一直待在这儿了。”
“……每天早上,等天亮了,就升国旗,然后出操,训练,他也陪着我一块,我们两个一起。”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说着话,年轻军人又低下头,看了看旁边的军犬,
军犬似乎听到在说他,站起身,抬起头,望了望年轻军人,用头蹭了蹭年轻军人的鞋子,
“……然后,一天我们会出去巡逻三次,中午一次,下午再巡逻一次,晚上再出去一次。其实挺好的……以前下着这么大雪,我们还没法出去巡逻,现在不管怎么样,都能出去……虽然现在也用不着我们值守这附近了,不过还是想沿着巡逻的地方,看看……毕竟,这个哨所点还是我值守着的呢,总是要看看吧……”

q6nik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六百七十七章 冷熱推-bihks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村长叔叔他们晚上的时候来过,几个阿姨帮奶奶穿好衣服,村长叔叔他们把奶奶从床上抬下来,抬到了堂屋里,就又走了。”
堂屋里,男孩站在桌旁,说着话,渐渐埋下了头,
“……村长叔叔说让我去他们家待一晚上,等到第二天你们回来了,我再回来……我想跟奶奶在一块……村长叔叔就让我照顾好奶奶,让村里的一个阿姨留下来陪我……”
“……我睡不着,那个阿姨太困了,就去睡觉了……”
“……我一个人待在奶奶屋里……前一天晚上我跟奶奶一块睡得,她要给我讲故事,还没讲完呢……”
“……屋里好黑,好像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想拿奶奶的手机给妈妈你们打电话……可是都那么晚了,我想着,你们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我和神仙有个约会
男孩说着话,仰起了头,冲着他父母笑着,
夫妇两人,眼眶愈红,男人浑身止不住颤抖着,女人哽咽着,又强忍着,抿着嘴,对着男孩笑着,听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就没给你们打电话……我就裹着被子,跑到了堂屋里,跑到了奶奶旁边,陪着奶奶……”
“……小望,对不起……对不起,小望……妈妈对不起……”
女人声音颤抖着,捏着筷子的手颤抖着,眼眶愈红着,止不住地说着,
慕 寒 小說
“……没事儿呢,是我对不起呢……”
“……然后,我就在奶奶旁边睡了一晚上……陪在奶奶旁边,就不怎么害怕了呢,裹着被子,也一点都不冷……”
男孩接着说了下去。
女人浑身颤抖着,手里还捏着筷子,慌忙着转过身,擦了擦愈加红的眼眶,再转过了身,
“……妈妈,对不起……”
“……没有,小望没有对不起……小望没有对不起……是妈妈,是妈妈……”
男孩站在桌旁,抬起头望了望他母亲,又再缓缓低下头。
女人对着男孩说着,又有些哽咽着,浑身都颤抖着,说不下去,
浮世千殇劫
“……小望,先吃饭吧,先吃荷包蛋吧,我们不着急,我们慢慢说……”
又慌忙着擦了擦自己泛红的眼睛,女人慌忙着对着男孩说着。
“……我已经吃完了呢。”
男孩抬起头,朝着自己母亲脆生生说道,
夫妇两人看着男孩碗里还完好的两个荷包蛋,先是动作僵了下,紧随着,眼眶一下红了起来,
女人慌乱着,拿着筷子,朝旁边别着头,遮掩着红了的眼眶,只是拿着筷子的手都在颤抖,
“……小望……小望长大了啊,吃得比爸爸都多了,来,这个也给小望吃……”
男人眼眶愈加泛红,浑身都颤抖着,夹了个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再放进男孩的碗里,冲着男孩笑着说着,
“……对,妈妈,妈妈碗里这个也给小望吃……小望多吃点……”
女人眼眶还红着,也跟着说着,拿着筷子夹着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只是刚夹起个,又滑落,重新落回了碗里,女人有些慌忙着,再将那个荷包蛋再夹了起来,夹到了男孩碗里,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爸爸妈妈,你们也吃啊……”
男孩脆生生应着,对着自己父母说着,
“……好……好,妈妈也吃……爸爸也吃……”
女人应着话,有些慌忙着埋下了头,夹了筷子荷包蛋,咬了口。
男人眼眶红着,也夹着碗里的荷包蛋,吃了口。
男孩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再朝着身前还升腾着些雾气,装着荷包蛋的碗里,低下些头。
……
“……然后,然后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村长叔叔他们就又来了……村长叔叔问了我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然后他们就在堂屋里商量事情……”
男孩埋下头会儿,又再抬起头,望了望自己的父母,低下些头,再接着说了下去,
“……爸爸妈妈说下午就要回来……我好久,好久都没见到爸爸妈妈了……这件衣服是妈妈去年过年的时候,回来给我买的……”
男孩说着话,扯了扯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衣服的下摆已经显得有些短了,对男孩来说只是勉强能穿,
衣服上,袖口沾着些灰,身前上也沾着些污渍,衣领边上,肩膀上还有个被什么东西烫过留下的小孔,露出了里面的棉花,
“……这个孔,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玩鞭炮烫着的呢,奶奶还说我来着呢……”
男孩伸出手,碰了碰衣服上那个烫出的那个小孔,
“……我不是故意的……我特别特别小心了……可是……”
男孩低着头,指头捧着那个小孔,说着,
旁边,夫妇两人眼眶愈红,女人眼底带着泪水,哽咽着,男人眼眶愈加泛红,浑身愈加颤抖着,
“……这件衣服有些脏了……我都穿了好多天了呢……从奶奶开始说,就快过年了……我就让奶奶把这件衣服给我拿出来了,然后就一直穿着……然后就有些脏了……我想妈妈回来的时候看着我穿着这件衣服……妈妈说我穿着这件衣服很好看呢,爸爸也说,对吧,爸爸,妈妈……”
衣带渐宽终不悔
“……对,对……我儿子穿着这件衣服最好看……最好看……”
女人眼眶愈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哽咽着,出声说道,
“……爸爸妈妈说下午就要回来……这件衣服又好脏好脏了……我就想把这件衣服拿去洗……洗干净……村长叔叔他们都在堂屋里商量事情……我就拿着盆子,拿着洗衣粉,把衣服脱下来,放到盆子里,去了河边上……”
“……然后……河里的水好大……”
天蒙蒙亮了之冥界双娇
男孩说着话,穿在身上的衣服开始如同被水浸湿了般,衣襟处往下滴着水,
望着身前,男孩浑身微微颤抖着,
“……然后,就把衣服给冲走了……我想去抓衣服……那是妈妈给我买的衣服,妈妈去年回来的时候,带我去店里买的衣服……我想把它抓住,我想把它抓回来……可是水好大,水好大……”
“……妈妈,对不起……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像陶奶奶说得那样,是去河边玩水的……对不起,对不起……”
“……妈妈知道,妈妈知道……是妈妈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是妈妈……”
男孩说着话,再埋下了头,
女人听着,哽咽着,浑身颤抖着,强忍的泪水止不住从眼眶里涌出,应着,伸出手想要去搂住男孩,
手却直接从男孩身上穿了过。
重生之我是歌王 东风西畔
“……是妈妈,是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小望……”
哽咽着,女人蹲下身了,虚搂住了男孩,浑身还颤抖着,一遍遍说着,
三生三世之缘定今生恋 千年皑雪
一旁的男人蹲下身,搂住了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泪水止不住地滚落。
“……是爸爸对不起,是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7cole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七十六章 荷包蛋-u08si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呼……”
带着些寒意的风在屋外呼啸着,不时微微晃动着虚掩着的堂屋门,
堂屋里,廉歌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家子,也没出声打扰。
那男人半蹲着搂着自己的妻子,虚搂着自己的孩子,眼眶愈加红着,望着自己怀里的妻子,孩子,浑身止不住颤抖着。
女人将自己孩子虚搂在怀里,额头虚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眼底带着些泪水,有些哽咽着,又强忍着,没让眼泪落出来。
男孩在他母亲怀里,眯了眯眼睛,再重新睁了开,
“……妈妈,爸爸……对不起……之前的时候,我把陶姨推倒了……我就是,就是不想让他们说你们坏……不过陈姨家的鸡真得不是我打死的……还有旁边杨姨家,我也没有去过……”
男孩说着,又再缓缓埋下了头,
女人闻声,止不住地哽咽着,头虚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有些说不出话来,
超神学院里的被咸鱼
男人眼眶愈红,看着自己孩子,
商君 浅绿
“……爸爸知道,爸爸知道……是爸爸,是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小望……”
“……爸爸妈妈,你们不用对不起呢……”
男孩抬起头,望着自己父亲,自己母亲,出声说着。
“……妈妈知道,妈妈知道……知道小望是为了维护爸爸和妈妈呢……”
女人深吸了口气,对着男孩勉强露出些笑容说着,只是说着,又有些说不下去,眼底的眼泪积蓄着。
“……小望,小望……饿了吗……妈妈知道你,你……走的时候都没吃午饭……妈妈去给你做饭……给你煮荷包蛋……”
女人站起了身,眼眶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道。
男孩抬起头,望了望他母亲,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嗯。我想吃。”
“……好,小望想吃,妈妈就去给你做,妈妈去给你做……”
女人说着,转过去身,擦了擦眼睛,再眼睛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道。
“……妈妈,能让我看着你做饭吗。”
“……好。”
女人说着,回头望着男孩,缓缓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男孩跟了上去,男人站起了身,站在了原地,望了望,又再转回了头,望向了堂屋这侧的廉歌,
“……小伙子,谢谢。”
感激着,男人朝着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男人,微微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
“小伙子……”
男人站在原地,又再沉默了会儿,有些犹豫着,望向廉歌,
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些什么,却又只是唤了声,没再接着说下去。
再看了眼这男人,廉歌转回了目光。
“到天黑之前。”
“……谢谢。”
闻声,男人站在原地,又再沉默了会儿,再朝着廉歌说道,
“……小伙子,还要再添点水吗,水壶里还有些热水。”
“老哥不用招呼我,去陪着自己孩子吧。”
廉歌看着透过虚掩着的堂屋门,望着屋外,没转回头,语气平静着说了句。
男人闻声,再站了站,
“……谢谢。”
再道了声谢,男人转过了身,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
“……小望要吃几个荷包蛋啊。妈妈给你做。”
YY之王三部曲之传媒帝国 撒冷
“……就给我打两个吧,然后再给爸爸打三个,给妈妈打三个……”
“……去年的时候,小望就能吃两个了,今年小望长大了,肯定能吃更多了,妈妈一会儿也给小望煮三个吧……”
“……妈妈……”
灵异短篇 轻语堕落
“……怎么了……”
“……没事儿……妈妈,是要等水烧开了,就把鸡蛋打好放下去吗?”
“……嗯,对,小望真聪明……”
微笑凋零
“……妈妈,你能教我怎么做吗……这样以后,我还能自己做呢……嘻嘻……”
“……好……”
厨房里,女人的眼眶还红着,拿着锅接了些水,点燃了火,站在灶台前,同男孩说着话,
男孩垫着脚,望着灶上的锅,同自己母亲说着话,
男人走进厨房里,站在一旁,眼眶愈红着,脸上笑着,望着自己妻子,望着自己孩子。
……
堂屋里,听着随着阵阵寒风,从厨房里传出,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廉歌转过视线,望了眼那屋后厨房里,再转过目光,望向了屋外,
屋外,寒风刮着,还呼啸着作响。
那厨房里传出的声音,也混杂在风声中,响着。
……
“……妈妈,好像有点鸡蛋壳被打进去了……”
魔法战队 赤色凤凰
“……妈妈没注意……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妈妈,你别难过,没事儿的,没事儿的……嘻,煮荷包蛋真简单,我好像都学会了呢,妈妈……”
“……没事儿,没事儿……妈妈没事儿……小望真聪明……这样,这样把荷包蛋捞起来,然后加点锅里的汤,加点糖……小望喜欢加点醪糟对吧,妈妈给你加点醪糟……”
……
“……来,妈妈给你端,妈妈给你端到桌子上……”
武道 霸主
女人眼眶红着,端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从厨房里再走了出来,
男孩跟在他母亲身边,男人端着两碗荷包蛋,走在自己孩子,自己妻子身后。
“……这个是小望的。”
三碗荷包蛋被依次摆到了桌旁,女人将她手里端着的那碗再往男孩身前挪了挪。
男人将手里那两碗放下,又再转过身,看向了旁侧的廉歌,
无限暴君 lai
通天 大聖
“……小伙子,你不嫌弃的话,也一起吃点吧……锅里还有些,我去盛过来。”
“……这顿饭我就不吃了,你们自便吧。”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一家子,摇了摇头,再转回了目光。
“……谢谢。”
站了站脚,男人朝着廉歌再道了声谢。
……
“……小望……”
男人望着自己孩子,又再看了看自己孩子身前那碗荷包蛋,眼眶不禁再红了起来,
“……真的好香啊……爸爸,妈妈,你们快吃啊。”
就站在桌旁,男孩望着身前那碗荷包蛋,脸上笑着,
“……嘻嘻,妈妈,爸爸,你们快吃吧……刚才我都偷吃了一点了……”
男孩抬着头,冲着自己母亲,父亲笑着,
男人眼眶愈加泛红,赶紧低下了头,慌忙着拿起了筷子,
女人深吸了口气,眼眶红着,对着男孩笑着,也拿起了筷子,
“……嗯,好吃,真好吃……小望也吃啊。”
男人拿着筷子夹起自己碗里个荷包蛋,咬了口,笑着,出声对着男孩说道。
“……嗯!”
男孩重重点了点头,再埋下头,对着自己碗里,
旁边,女人笑着,眼底带着泪水,看着自己丈夫,看着自己孩子。
“……对不起,爸爸,妈妈……”
男孩再对着碗里埋下头会儿,又再抬起了头,看向了自己母亲,
“……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那天晚上奶奶去世了……我跟爸爸妈妈打电话,妈妈和爸爸说第二天要回来……”

d14cw人氣連載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起點-第六百七十四章 我不冷的熱推-cqw5u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卧室屋里。
床上被子整齐着铺着,带着卡通元素的枕头摆在正中间。
走进屋里的女人虚掩上了卧室门。
站着,望着那床上,看着那被子,看着那枕头,沉默着,似乎有些出神。
许久,女人弯下腰,俯下身,理了理那枕头上的褶皱,掀开了被子的个角,坐在了床边,
手搭在床上被子上,女人望着,一点点看着这屋里,似乎又有些失神,眼眶愈加泛红。
就在这时候,那男孩的身影穿过虚掩的门,进了卧室屋里,
站在床边过道,男孩望着自己母亲的模样,沉默着,站在原地,再渐渐埋下了头。
……
望着这屋里出神许久,女人再顿了顿动作,再抬起手,擦了擦泛红的眼眶,站起身,拉开了床边衣柜的门,
手还拉着衣柜门没放下,女人看着衣柜里挂着的一件件衣服,浑身动作再停顿住,刚擦拭了下的眼眶再愈加红了起来,
再伸出手,女人将衣柜里的一件件衣服,外套,一件件从衣柜里拿了出来,小心着,铺到了床上。
等最后一件也从衣柜里拿出,放到了床上铺着,女人回身,再伸手进衣柜里的手停顿了下,再望了望衣柜里,才收回手,转回身,在床边坐了下来。
“……小望……”
“……你这会儿在妈妈旁边吗?”
女人转过身,低下头,望着铺在床上的衣服,小心着,伸出手,一点点理着那件衣服,唤了声,又再出声说道,
那男孩听到他母亲的声音,抬起头,望向了自己母亲,紧跟着挪着脚,走到了自己母亲旁边。
“……小望……天时冷了,记得穿厚点,知道吗?”
女人再停顿了下,才出声说道,
“……妈妈等会儿,等会儿就把……这些衣服给你……给你……你记得带上……”
法醫 狂 妃 小說
再一出声,女人的声音止不住地有些哽咽,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
“……免得,免得着凉,知道吗……”
“……以后……”
哽咽着,女人有些说不出话来,手一遍遍,一遍遍理着手里那件棉袄,一遍遍拂拭着,
“……以后,妈妈和爸爸不在你旁边……记得照顾好,照顾好自己……这些衣服,这些衣服,妈妈一会儿都让你带上……”
……
堂屋里,
听着随着带着些寒风的清风,透过那屋门缝隙在耳边响着的话语声,
廉歌端着手里的水杯,再喝了口水,转过视线,望向了屋外远处。
太上真
大国芯工
旁边,中年男人坐在凳子上,低着头,出神着,沉默着,望着身前,
“……嗡嗡,嗡嗡嗡……”
这时候,中年男人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先 婚 後 愛 偷 走 總裁 的 寶寶
中年男人先是再愣了下,才慌忙着摸出兜里的手机,
摸出手机看了看,中年男人站起了身,接通了电话,
葬尸档案
“……喂,师傅……”
“……要晚点过来啊……行,我知道了……”
怪掉了电话,中年男人将手机揣回到了兜里,又在原地站了站,再抬起头看向了旁边那虚掩着门的卧室,
朝着那卧室门走了过去,走到卧室门跟前,中年男人又再停住了脚,
站在那卧室门跟前,似乎听到了屋里哽咽着的声音,男人站着,沉默了阵,才抬起手,敲了敲虚掩着的卧室门,
“……慧柔,先前的师傅他下午有些事情,要下午晚点才能过来。”
男人说了句,
又过了会儿,屋里才响起女人的声音,
“……知道了。”
听着自己妻子的应声,男人又再那虚掩着的卧室门跟前站了会儿,才沉默着,重新走回到了先前坐得凳子坐了下来。
如之前一样,出神着,沉默着。
……
“……小望……等会儿,等会儿妈妈就把这些衣服都给你送下去……你走得时候一定要穿上,带上……”
卧室屋里,应了屋外男人一声,女人再转过头,望着铺在手上的一件棉袄外套,
抬起手,先是擦了擦自己的眼眶,女人再伸手理着那件衣服,
“……这些衣服你都带上……要是不够的话,妈妈再给你买……妈妈不知道你那儿有多冷……”
女人说着话,才擦拭过的眼眶里,眼泪再涌着,
宝宝牵红线:前夫来求爱 月上镜妆
“……这件衣服是前年妈妈回来给你买的,那时候你穿的还有点长……现在穿应该差不多了……这件衣服是三年前妈妈给你买的……奶奶之前给妈妈打电话说,你已经穿不上这件衣服了……说给你买新衣裳,不要这件衣服了,你还跟奶奶生气了是吧……这些衣服,这些衣服你都带上……要是以后衣服不够长了,记得,记得跟妈妈说……”
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女人眼眶红着,说着,
“……天气冷了,穿厚点……以后……以后妈妈,还有爸爸没陪着,没陪着你……”
说着话,没再说下去,女人眼底的眼泪已经落在了手里那件棉袄上,
似乎看到了棉袄上那滴眼泪,女人慌忙着,伸出手去擦拭自己眼底的泪水,紧跟着,又去擦拭那棉袄上的泪水,
泪水在棉袄上被擦拭开,留下点湿润的痕迹,又一滴眼泪落到了上面,化为阴气,骤然溢散了开。
是不是爱情来过
“……妈……妈妈……”
那站在旁边的男孩朝着自己母亲唤着。
诸天之我的师姐是云韵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女人擦拭着那棉袄上泪水的手渐渐止住,望着那棉袄,又再出神了会儿。
“……小望……小望,你这会儿在妈妈旁边吗……要是不在的话,快回来吧,回家吧……玩够了就回家吧……小望……回家了,小望……”
抬起头,唤了两声,又再顿了顿,女人将那铺在床上的一件件衣服叠着放在了一起,抱了起来,
“……小望,快中午了……该饿了吧,妈妈去给你做饭,给你煮你喜欢吃得荷包蛋,回家吃饭了,小望……”
望着这屋里,女人出声唤了声,再顿了顿脚,伸手拉开了虚掩的卧室门,走了出去。
……
“……把这些衣服……”
“……先放到这儿吧。”
女人抱着衣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男人赶紧站起了身,拿着东西慌忙着擦拭了下桌子。
女人点了点头,将衣服放到了桌上,
“……我去煮饭……快中午了……”
父亲的丧事
“……好……”
女人再说了声,站了站脚,朝着屋后厨房里走了去。
男人应了声,站在原地。
这时候,那男孩也跟着自己母亲走出了卧室,
走到了堂屋里,望了望往厨房里去的母亲,又再望了望自己父亲,转过了头,朝着廉歌看了过来,
紧跟着,看着廉歌,有些犹豫着,男孩挪着脚,朝着廉歌走了过来,
“……大哥哥,你能不能,能不能跟我妈妈说……我不冷,我不需要厚衣服的……我没事儿的,我可以一个人的……”

jhlzr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六百四十二章 狗改不了吃屎展示-mza3n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飒飒……”
似乎带着些寒意的风,卷落的树上落叶落在院子里,随着风不时摩挲着地面,响着些窸窣的声音。
再透过敞开着的半扇堂屋门,微微晃动着屋里顶上牵扯着白炽灯电线的蛛网,摇曳着白炽灯。
“……还是亮堂着点好些……这屋外的天时有些暗,不知道今个是不是要下雨了。”
端着两碗面的老太太小心着从后屋厨房里走出,老人跟在身后,手里也端着碗面,望了望屋外,顺手按开了白炽灯的开关。
白炽灯亮起,往下挥洒着灯光,照亮着屋子里,映着屋子里几人的影子。
那中年女人还抬着头,转动着眼珠,望着这屋里,笑着。
男孩不时看着那中年女人,不禁有些害怕,见自己爷爷奶奶从后屋里出来,赶紧站起了身,朝着自己爷爷身旁跑了过去,
“……怎么了,饿了啊?”
老人看着男孩跑过来,笑呵呵着问了句。
男孩没出声,拉着老人的衣襟,靠在老人身旁,
老人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孙子,再抬起头,望了望那桌旁的中年女人,
“先吃面吧。”
转回头,老人对着男孩出声说了句,将手里那碗热气腾腾的面递给了男孩,
男孩抬起头再望了望那中年女人,伸手将面碗接了过来,端着面,还是站在老人身侧。
“……味道还合适吗,这里还有些调料,看差些什么味道可以再添点。”
老太太将自己手里的面碗递了碗给老人,又回身进了厨房,拿了些调味料走了出来,走到了桌旁,放到了桌上,笑呵呵着招呼着。
月阳 子轲
老人带着那男孩,端着面,也走到了桌旁,
“……面还够吗,锅里还有些,不够的话说一声就行,我再去给你们添点。”
老人将自己的面碗放到了桌上,笑呵呵着,出声招呼着。
那男孩抬起头,小心着望了望那中年女人,也将碗放到了桌上,然后飞快着在廉歌这侧旁边坐了下来。
“谢谢了,老人家,一碗就足够了。”
看了眼着老人,廉歌道了声谢,应了声,再转过视线,看了眼旁边另一侧坐着的那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笑着再打量了下这屋里,又再转过头,看向了老人,
“……老人家真是好心人啊,真是好心人啊……”
笑着,中年女人那只有眼白那眼珠跟着转动着,看着老人,老太太,和那男孩,
“……就是啊,有些人啊,你帮他,他可不会领情啊。”
中年女人说着,笑着,再转过头,望向了那屋外,似乎再看向了远处,
“……姑娘是在说先前过来的那姜四娃吧?”
旁边老太太跟着往着屋外望了望。一边挑着碗里的面,拌匀着调料,一边笑着说道,
“……这种人啊,狗改不了吃屎啊,你别看他现在感激,过两天,指不定就觉得啊,觉得啊,这是你们该给他的。”
中年女人转过头,脸上还笑着,出声说道,
“……那倒不碍事,他要是敢啊。就像是我们家老头子说得,就说他拿了我们家粮食,村子里啊,会有人收拾他。”
重生之把君擄走 汐水66
老太太笑呵呵着,说着,
“……再说啊,这姜四娃是有些游手好闲了,不过总归还是个心善的人,不是那种不知道好歹的。”
老太太笑着,说着。
旁边,老人也笑着,倒也没出声应话。
那男孩就坐在廉歌旁边,躲在另一侧自己爷爷身旁,再小心着望了望那中年女人,低下头,拿着筷子,吃起了面。
“……老太太,老人家都是好心人啊,都是好心人啊。”
中年女人听着,笑着再出声说着,再低下头,拿着筷子再挑起面,吃着。
“……什么好心不好心的,都有难得时候,能帮上一把是一把吧。”
老太太笑呵呵着说着,坐了下来,
旁边的老人也笑着,在桌旁坐下了身。
白炽灯下,几人吃着面,热气往上升腾着,有些安静下来。
……
“……唔唔,呜呜呜,”
这时候,男孩抬起头再张望了下桌边的几人,放下了筷子,伸出手从自己棉袄兜里摸出了先前那野果,
比划着,唔唔着发出着声音,冲着老太太说着,将手里的野果递给了老太太,
“……怎么还没吃啊?”
老太太看到,笑呵呵着应着,问了声,
“……唔唔,呜呜呜……”
男孩比划着,说着,
“……我知道,奶奶知道,这野果子啊,都被你的棉袄焐热了,不凉了,所以奶奶能吃了是不是?”
老太太笑着,看着男孩,应着,
男孩还伸着手,递着那野果,点了点头,
旁边,老人端着碗面,吃着,笑着老太太和男孩。
“……好,奶奶吃一口,然后剩下的就小启吃,好不好?”
老太太应着,往前倾着身子,
男孩也站起身,将野果尽量往着老太太身前递着,老太太张开嘴,小小着咬了口野果,
“……嗯,真甜,真好吃。小启也吃吧。”
坐回了身,老太太笑着,出声说道,
男孩有些开心,脸上露着笑容,紧接着又转过手,将那咬了一口的野果递向了老人,
“……让爷爷也吃啊?行,那爷爷也吃一口,剩下的,就小启吃了啊。”
老人见状,笑呵呵着应了声,佝偻着身子,低下头,就着老太太先前咬得那一口,再咬了小小的一口,
“……嗯,很甜……好了,小启吃吧。”
蟲屋 金櫃角
老人坐回了身,伸出手摸了摸男孩的头发,说着,
男孩高兴着笑着,再在凳子上坐了下来,拿着那野果吃了起来。
“……真温馨啊,真让人羡慕啊,老太太,老人家……”
那中年女人抬起了头,望着那男孩,望着那老人,那老太太,出声说着,
“姑娘客气了,过奖了……”
老人再看了看自己孙子,抬起头,笑呵呵着,看向中年女人出声应道。
你好圣诞老人
中年女人没再说话,只是还笑着,看着男孩,看着老太太,和那老人。
一阵带着些寒意的风拂进这堂屋里,微微摇晃着那缀着的白炽灯,晃动着灯下人的影子,
“……这天时还真是冷了啊……这外面好像是下雨了啊。”
明星帝少圈養小特警
老人端着面,回过身,朝着堂屋外望了望,说着,就要站起身,
屋外,阵阵寒风拂过,卷动着院子里些落叶,
几只鸡扑腾着,还啄食着地上的谷子,
一些雨滴从天上落下,随着风,落在院子里。
……
“……老爷子,老爷子,在屋里吗?”
这时候,有人冒着雨,从远处渐起的雨雾中跑了过来,手里还提着袋东西,
是先前老人给止咳草药的那中年男人,
“……怎么这会儿过来了,这会儿还下着雨呢。”
老人听到声音,看到人,紧跟着站起了身,紧走了几步,走到了屋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