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逆流十八載 起點-第七百七十三章 喝酒展示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费了好大的功夫,秦林才算打消掉这个不成熟的想法。
妖在西游
毕竟过两天就要跟这两人有更亲密的关系了,呃,别误会,当然是合作伙伴关系,绝对不是什么乱七八糟贵圈真乱的事情。
再说了,人家俩人好机友一被子,自己贸然掺和进去,三角关系什么的也不合适,对吧?
“呸呸呸,想什么呢!”
秦林突然醒悟过来,卧槽,我这想法有些不对劲啊!
我为什么会有掺和一手的想法?
他突然打了个寒颤,就佩奇和布林那丑样,能配得上我秦·大帅比·林?
等等!!
秦林突然有种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的感觉,满脸都是绝望,生无可恋,为什么我会认为只有长得帅的才能配得上我?
想要这里,秦林连忙狠狠甩甩头,端起叶曼送过来的酒,一饮而尽。
“咕咚咕咚……”
佩奇有些震惊地看着秦林,悄悄咽了口唾沫,布林则对秦林竖起了大拇指,“好酒量,原来秦你也是条汉子,我还以为你跟拉里一样,都是只能喝果酒的家伙!”
说着,他抓起面前的杯子,以比秦林还快的速度,一仰而尽。
呃,叶曼为了照顾佩奇和布林的口味,送上的鸡尾酒中,添加了不少伏特加,虽然有其他酒水中和,但至少也得四十度的样子。
秦林面前的杯子里,没有半斤,也得是三两!
叶曼的本意,这杯酒就是秦林一晚上的量了,结果,他一口气干了?
呃,因为秦林的打岔,刚才她忘记了跟秦林说酒的度数,现在想说也来不及了。
酒一入喉,秦林的脸瞬间纠结了。
卧槽,这不是鸡尾酒吗,虽然确实是甜甜的,但为什么这么烧肚子?
战神联盟之幸好有你 行动就是力量
胃里火辣辣的!
秦林眼泪汪汪地看向叶曼,后者玉手轻托下巴,眼神妩媚地看着天花板上朦胧的灯光,仿佛那是一颗稀世的宝珠。
小說 繁體
转过头再看看一脸震惊和佩服的佩奇、布林,秦林原本打算把酒水吐回杯子里的想法终于还是被打消了,真那么干了,他还有什么脸面坐在这两人面前?
一想到那样干的结果,秦林就有种浑身发抖、四肢发凉的感觉,社会性死亡……
“算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秦林一咬牙,继续灌吧,到了嘴里的东西,哪怕含着泪,也得咽下去。
大意了。
秦林下定决心,以后喝酒一定要注意,别以为甜酒就不烧胃,多少女人因为甜甜的饮料而丧失了贞……
卧槽,我为什么要想这个,难道是醉了?
秦林脑子中不断胡思乱想着,可惜依旧拖延不了多少时间,终于还是含着泪将嘴里的酒水全部咽了下去,至于杯子里剩下的那么一丢丢,打死他都不会再喝了。
重生之花魂
没错,秦林可耻地留杯底了。
这放在江湖上,那就叫做没有酒品,不讲武德的那种。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说好的感情深,一口闷,你非要留那么一丢丢杯底做什么,好看?
三两都一口气喝了,还在乎那五钱?
(果然三天不写,就没什么思路了,我尽量快点恢复。)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夜舞倾城之离刹 陌先生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熱門都市异能 逆流十八載-第七百七十一章 交流活動閲讀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狗歌与金陵大学的交流活动其实很简单,没什么超纲的东西。
驕陽
好吧,换句话说,称一句枯燥也是没问题的。
这种交流活动,本来就是花花轿子众人抬,你给我面子我给你面子的事情,根本不会有人不开眼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
佩奇和布林既然答应了秦林和金陵大学的邀请,就没想过不给面子,同理,金陵大学有求于人,自然也不会脑抽到当着人家的面批判一下资本主义世界的腐败。
寂魂传
哪怕是那些所谓的学生代表,问的问题也都是提前商量过的,有争议的根本不会提出来。
咳,没错,所有提问的学生代表都是找好的托儿。
其中就包括优秀学生代表赵昊童鞋,这货是允许学生提问后,第一个站起来的。
呃……
人生就是这么地身不由己,有些事情,大家都懂,可还是得昧着良心,呸呸,还是得稍稍圆滑一点,做一个海王,你好我好大家好。
就像赵昊提出的问题——“请问佩奇先生,有人说二十一世纪必然将是一个由互联网来引领的世界,狗歌作为互联网行业的领头羊之一,身为掌舵者的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噫,就这破问题,问跟没问有什么区别?
纯粹就是为了拍马屁和灌鸡汤罢了,连答案都有现成的,佩奇甚至连想都不用想,直接就能把之前的模板照搬一遍。
还有一些其他问题,比如说——
“布林先生,作为一名事业有成的前辈,您的成功对我们有极大的激励作用,那么,请问您对我们这些在校学生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然后布林理所当然地回答,“哦,是的,我建议你们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
好吧,这是开完笑,但回答什么“努力充实自己,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之类的,跟上面那句话有什么区别?
说的都对,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连鸡汤都算不上,但这才是正常的交流活动。
校花身边的最强武者
那些动不动就大动作震惊全国,言论引起广泛崇拜或者议论的,基本上都是准备不充分的锅,而金陵大学显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毕竟还有媒体报道来着。
没错,交流会上来了好几家媒体,长枪短炮的,一看就很正规。
不仅金陵本地媒体,包括省台都派来了记者和摄影师全程记录,光是这些,就值得金陵大学忙碌一回了,更何况在之前私下里的交流中,佩奇和布林并没有拒绝帮助金陵大学跟斯坦福牵线的事情。
而这就代表着有戏,最起码也是有的谈。
所以看看叶志光和那群学校领导一个个满面红光、如沐春风的模样,秦林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是他不想为同学们多做点贡献,让佩奇和布林能掏出点真正有用的私货出来,奈何学校这边已经满足了啊!
乱世草头王
请问,怎样才能让自己学校的领导们眼光变得更加长远一些?
谢邀,人在美国,刚下灰机,对于这件事情,我来发表几个不成熟的建议,首先……其次……然后……
所以综上所述,把校长打死,然后换个校长是最简单的方法。
当然,作为业内人士,利益相关,有些话不能明说,但还是慎重警告你一句,这里面的水很深,说不定换了之后,新领导眼光更短也有可能。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逼忽大佬。嗯,不是错别字。
看着台上佩奇、布林和金陵大学的代表们没完没了的商业互吹,秦林实在是没忍住,悄悄站起身从大礼堂溜了出去。
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有这功夫,还不如回去跟我家袁芷聊聊天。
然后在他离开座位的瞬间,便有一个为了瞻仰大佬风采,而不惜蹲在过道旁的男生眼睛一亮,饿虎扑食一般占据了秦林的座位。
“.…..”
秦林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无视了。
成功抢到座位的男生得意地冲其他几个面带懊恼的同学扬了扬脑袋,然后还扫了秦林的背影一眼,撇了撇嘴。
“连这种千载难逢的面对世界名人的机会都能放弃,这人绝对是个学渣,一点追求都没有,简直是在拖我们金陵大学的后腿。”
“阿嚏。”
刚刚走出大礼堂的秦林突然打了个喷嚏,阳光照在身上,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奇怪,为什么我每次看太阳都会打喷嚏呢?难道是因为我太过光芒四射,所以被太阳嫉妒了?”
想了又想,秦林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错,人帅嘛,当然要承受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压力,这种事情,没有人比我更懂。
()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鬼王压身:我的鬼崇夫君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火熱言情小說 《逆流十八載》-第七百七十章 實力強大推薦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嗯哼,坦白来说,我觉得味道比坑爹鸡要来的好。”
佩奇一口一块鸡排,吃相难看,偶尔吸两口酸梅汁,一脸的满足,旁边的布林很是嫌弃地挪了挪坐姿,离他远一点。
如果从未遇见你. 三月燕.
“不过,秦,你的公司真不考虑到我们鹰家开几个分店么?我觉得硅谷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布林对秦林提议道,顺便悠然地喝着喝着奶茶。
“没错没错,我觉得应该开在山景市,不,我可以在狗歌的餐厅特别划出一个位置,让你们开分店,这样我就不用天天叫披萨了。”
佩奇点头附和。
“秦,你觉得我这个建议怎么样?”
狗歌的餐厅当然很好,但并不代表两人就天天喜欢在那里吃三餐,这世上除了money之外,就没有不会让人嫌烦的存在,包括美女都有人嫌弃,更何况是吃的!
关键是,麒麟鸡排不仅吃起来味道不错,还特别方便,比方便面都方便,在办公室里都能吃的东西,可以节省多少时间?
别看佩奇和布林一直宣扬所谓的开心工作,做自己喜欢的事,这跟他们希望员工节省时间没有任何冲突,哪个老板不希望员工将更多的时间放在工作上?
执宰大宋
如果有,请介绍给作者。
“咳咳。”
秦林干咳一声,虽然对佩奇和布林的提议很是心动,但想了想,最终还是拒绝了,能把小吃开到鹰酱家当然好,但这种事情,短时间内想想就可以了,当不了真。
别的不说光是准备工作都能让秦林头大好几圈,原料、人工、机器等等等等,还要面临坑爹鸡和麦叔叔的打压,本来对方就是巨无霸,还是本土作战,麒麟鸡排连锁估计连个浪花都翻不起来就沉没了,图什么?
就图个名声,老纸是将公司开到鹰酱家的跨国企业?
那还不如在隔壁棒子国或者岛国开两家,至少有一点,看后世棒子国的炸鸡那么出名,就知道那里的土著居民对于这种炸制鸡肉还是很喜欢的,有潜在客户群体。
再说了,秦林在鹰家本来就有企业,不需要靠麒麟鸡排连锁撑场子,而且太丢人了,别人都是宣传高科技企业扬威海外,结果到了秦林,变成弄个小吃?
这说出去麒麟鸡排连锁的名气倒是可能提高了,但麒麟其他公司的档次瞬间就下了去,得不偿失。
“哈哈,我亲爱的朋友,虽然对于这个提议我很感兴趣,但你们知道的,东方太大了,我的这家公司现在仅仅只有一千来家分店,连华国市场的五分之一都没占到,短时间内,根本没有那个精力开拓鹰家市场。”
秦林这话看似是谦虚和拒绝,实际上更多的是在炫耀,或者说向佩奇和布林展示实力,一千多家分店,就你怕不怕?!
“一千家!”
男神骗婚手册:二娶呆萌前妻
果然,佩奇和布林虽然对于秦林不能将分店开到自家公司感到有些失望,但之前的提议其实也就是顺嘴说一句,并没有多强烈的意向,虽然这两货还没成长到大佬的地步,但也不可能真的关心这点小事。
此刻两人被秦林的说法惊呆了,一千多家,就这还嫌自己占据的市场不够多?
哪怕是坑爹鸡和麦叔叔在鹰家有这么多分店吗?
要知道,无论是坑爹鸡还是麦叔叔,在此时的佩奇和布林眼里,那可都是巨无霸,无论是影响力还是实力,都比狗歌强大多了。
这样一类比,秦林的麒麟鸡排连锁在东方的地位,岂不是就相当于坑爹鸡和麦叔叔在鹰家的地位?
“呃,咳咳,没那么夸张,我们的门店要比坑爹鸡小上那么一些,而且价格方面也要比坑爹鸡低得多。”
秦林到底没脸吹嘘自己能跟坑爹鸡比肩,要脸。
于是他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顺嘴抱怨了一句,“前段时间公司还跟坑爹鸡打了一场官司,还打了几个月的销售战,双方的损失都很大。”
说着,秦林还装模作样地摇摇头,叹了口气。
“坑爹鸡太霸道了!”
“??!”
佩奇和布林对视了一眼,果然,秦林的公司能跟坑爹鸡正面竞争,哪怕仅仅只是在东方,那也证明了对方的实力至少不比坑爹鸡华国差,这两位可是知道坑爹鸡这些年布局的重点就是华国!
此刻,两人有种感觉,或许秦在东方的实力,要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大得多。
偷眼看着两人的秦林心中暗喜,“尽情地联想吧,反正作为鹰家的人,你们本来就该是一伙儿的。”
咦?萌新不懂就问,鹰家的人天生就富于联想么?
听说秦林带着佩奇和布林两人在门店里吃鸡排,袁芷又气又笑,本来不打算出面的她只能匆匆赶了过来,准备邀请对方去早已预定好的特色菜馆,地道的金陵风味。
似桃非桃 何兮顾
可惜被不识货的佩奇和布林严词拒绝了,两人纷纷表示麒麟鸡排的味道很不错,他们可以吃三天都不腻,至于说本地的特色美食,等有机会再吃也没什么。
呃,不得不说,这年头东方大国的对外宣传确实差了点,在佩奇和布林眼中,东方大国的美食远远比不上岛国的料理,甚至都没有棒子国的泡菜出名。
想到这里,秦林暗叹了一句,“我辈修士……呸呸,我辈有志之士,任重而道远矣。”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知道眼前这位贤淑温柔,美丽大方的女士竟然是秦林的女朋友之后,佩奇和布林看向秦林的眼神顿时变了,那是看阶级敌人的眼光。
我们当中出了一个叛徒!
好吧,最主要的目的是这两货打算趁机跟袁芷来个贴面礼,却被秦林义正言辞地挡住了,连手都没让他们握,美其名曰“东方女孩都很保守,不习惯你们鹰家的礼仪。”
气得佩奇和布林差点就要跟秦林绝交,麻袋,看不起谁呢,我们是那种喜欢趁机占便宜的人吗?
是的,你说对了。
“咳咳。”
一醉君心乱:柴火丫头成后记 秋如水
秦林干咳一声,脸色瞬间变得极为正经,“吃饱了吗?我送你们回去,做了那么长时间的灰机和汽车,今天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再带你们四处转转。”
佩奇很想说一句“我们在灰机上睡得很饱,要不去酒吧再喝一杯吧”,但看到秦林满是杀气的眼神,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幸好这货没把相遇是缘酒吧的名字说出来,否则秦林也只能杀人灭口了。

熱門小說 《逆流十八載》-第七百五十一章 風氣展示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放心,但凡有一丝机会,老师我也会为你争取到最好的结果。”
叶志光的表情那叫一个大义凛然。
啧啧,这就叛变了?
您的底气呢?
秦林很想鄙视叶志光一番,然而考虑到对方毕竟是在帮自己想办法,再讽刺他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所以,真香!
“老师您放心,绝对不会给你掉链子的!”
秦林拍着胸脯保证道,同样铁骨铮铮:“有您这么好的老师,我秦林真是三生有幸。”
然后两人相视一眼,同时尴尬地笑了笑。
“咳,老师,那个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秦林干咳一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您这边不还要忙着接待佩奇和布林他们的事情吗?再说这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我就不多打扰您了。”
神奇的魁地奇球 J.K.罗琳
“咳嗯,好好,你忙你的去吧,事情有眉目了我会通知你的。”
叶志光到底是吃的盐比较多,脸皮厚度不是秦林能比的,所以恢复地比较快,只是稍微尴尬了一会儿就仿佛忘记了之前自己的态度,十分的为人师表。
“期末考试你记得要来啊,否则那些任课老师们对你有意见,我哪怕插手面子上也不好看。”
“老师您放心吧,那些老师们是不会有意见的。”
秦林拍着胸脯保证道。
“.…..”
这个保证怎么感觉怪怪的,你不是应该保证一定会参加考试才对的吗?
叶志光愣了一下,然后迅速装作没听见,“不错,不愧是我的得意门生,公司的事情如果太忙,记得请假,走个过场。你们班主任那边,我会帮你解释的。”
“好的,谢谢老师。”
秦林恭恭敬敬地感谢。
“没事,应该的,做老师的,当然要为自己的学生考虑。”
叶志光摆摆手,一心为学生。
……
“学校的风气,就是被你们这群人搞坏的。”
身为曾经的重点高中老师,袁芷对于秦林和叶志光之间的P和Y交易十分不满,师德丧尽,学风败坏,这种事情,将来是要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放心,我这种小虾米,历史是不会记住我的。”
秦林毫不在乎地说道,“若是我真有那个本事在历史上留名,那毫无疑问,到时候我跟写历史的肯定是一伙人,他们不可能黑我的,懂不懂什么叫做为尊者讳和春秋笔法?”
文王跟武王被夸上了天,而帝辛却被儒家黑了两三千年,人家不也没说什么?
呃,好吧,他也没办法说。
“不懂。”
袁芷表示不想跟这个家伙说话,嫌弃,绝不是因为她历史比较渣的缘故。
帝辛是谁?
你要说纣王她还认识,就是独宠妲己的那个,啧啧,妲己真幸福。
这话题没法聊。
“马上一月份了,你跟银行那边联系一下,我准备让麒麟鸡排连锁那边贷点款。”
秦林索性转移话题。
由于年底银行收缩银根,很多贷款都已经停了,所以只能等到一月份再申请。
“贷款做什么?”
袁芷疑惑地看着秦林,面带不解。
“公司账上的资金很充足,哪怕把年终奖和其他一些应付账款都结清,也还有几千万呢,你有什么大动作?”
自从肖展和叶傲天那伙人加入麒麟鸡排连锁之后,公司算是过了一段好日子,不差钱!!
所有新开的门店一律优先考虑自有物业,只有碰到那种不可替代的地段,而业主又死活不愿意卖掉门店的时候,公司才会考虑长租。
到现在,麒麟鸡排连锁足足上千家门店,自有物业的比例竟然超过百分之八十,你能相信?
这种比例,简直吓死个人好嘛!
虽然这些门店都不大,平均下来每家门店也就二十来平,使用面积甚至不足二十平这样子,但架不住门店多啊!
像海天这样的五线城市,门店价格还不算高,哪怕因为房价上涨,平均下来一个门店也就五万块这样子,但像是金陵、园林市,特别是中海这样的地方,五万?
开什么玩笑,再小的门店,也得十几二十万,稍微大点的,几十万都有可能,这其中投入的资金,简直丧心病狂。
可就是这样,账上竟然还能存着这么多流动资金,想想秦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说,我们的鸡排价格是不是太高了点?”
袁芷翻了个白眼,“那要不降降价,打打折?”
“还是算了,坑爹鸡那么贵都没人说,我们麒麟这价格简直是业界良心。”
秦林毫不犹豫地把之前的想法抛出脑后。
“还是说说贷款的事吧,这事你记得放在心上,年后我要大规模扩张,争取明年把整个沿海地区全覆盖。”
当然这话是吹牛,其实秦林的想法就是能占据鲁东、江淮、江北、浙东以及中海这四省一市,打造一个基本盘,然后有机会再辐射一下其他沿海地区以及京城、深城以及蓉城这些著名城市也就差不多了。
到那时候,麒麟大势便已经成了,想要真正占据全国的市场氛围,本就不太现实,各地的风俗习惯和口味各有不同,什么的小吃也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口味,哪怕麒麟鸡排连锁适应当地习惯改变口味也没用,万一当地的习俗就是不吃鸡呢?
咳咳。
好吧,主要是竞争对手太多了。
坑爹鸡还好说,虽然双方有业务竞争,但毕竟重合的范围有数,还算是有限度的竞争,但其他的那些就不好说了。
随着这段时间麒麟鸡排连锁的出名,模仿公司的企业简直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光是在鸡排的发源地,东南沿海已经港岛那边,就出现了不下十家鸡排企业。
其中有实力的也有那么三五家,麒麟鸡排连锁还想象之前那样迅速攻城略地,几乎已经不可能了,毕竟这行业没啥技术含量,唯一有点技术含量的也就是鸡排的口味了,但那玩意想要模仿,其实还是很容易。
哪怕仿不出来全部,但仿出八成口味来并不算多难。
午夜游戏:恶魔在身边
对于这种行为,秦林就是有意见也没办法,有本事你公布配方啊!
再说了,鸡排这东西在东南沿海本来就有不少,只不过往常都是各打各的,没形成规模和品牌罢了。
王爷滚开:妖孽王妃要休夫
现在有麒麟鸡排连锁珠玉在前,那些有实力的资本还会不知道该怎么做?
谁会真认为资本是傻子?!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逆流十八載討論-第七百三十二章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明天再改)
问题是到了那会儿,压根就不生产东西了,工厂几乎全在第三世界国家,产品比得上国货这样物美价廉的非常少!
所以才会那么着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几口肉补充营养,完美世界就要彻底圣墟了。
话说回来,良心这坑爹货此时还在狂打爱国牌,没有展现出其良心的本质。
文笔不行,哪怕设定再好,情节再曲折,人家连开头都懒得看,你能怎么办?
好惆怅!那感觉,就像金色沙滩上的一条咸鱼看到大浪来了想要反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没抹盐一样。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万古帝婿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脸平静地从某个欧洲小国回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个让油管和推特差点发布联合追杀令的疯子就是他,因为那些人从未怀疑过这个疯子不是美国人,他骂的实在是太地道了。
回国之后,秦林便封印了自己的英语技能,甚至连美剧也不看了。
梦回九七
到底是首富醒来,梦到贫穷,还是贫穷梦到了首富?
叶曼,英雄救美?
白起,黑夜,芈月,宣太后,芈姓白氏,政,借老将军头一用
极品无赖 渤海河豚
你们这小区房子太老了,很多人家的厨房竟然都是放在阳台上,更糟糕的是,很多居民喜欢把垃圾直接从楼上往下扔。
刚刚我就差点被人破了一盆脏水,实在是太危险,太不卫生了!
你想怎样?
所以,你得降价才行!

fi05b精彩都市异能 逆流十八載討論-712鑒賞-yvcmn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问题是到了那会儿,压根就不生产东西了,工厂几乎全在第三世界国家,产品比得上国货这样物美价廉的非常少!
所以才会那么着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几口肉补充营养,完美世界就要彻底圣墟了。
话说回来,良心这坑爹货此时还在狂打爱国牌,没有展现出其良心的本质。
医见终擒:壁咚试婚娇妻
文笔不行,哪怕设定再好,情节再曲折,人家连开头都懒得看,你能怎么办?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好惆怅!那感觉,就像金色沙滩上的一条咸鱼看到大浪来了想要反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没抹盐一样。
小 喬 流水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军团召唤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神魂三国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魂伴香墓 刘坤典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寒门状元农家妻 湘君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幻月羽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脸平静地从某个欧洲小国回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个让油管和推特差点发布联合追杀令的疯子就是他,因为那些人从未怀疑过这个疯子不是美国人,他骂的实在是太地道了。
回国之后,秦林便封印了自己的英语技能,甚至连美剧也不看了。
梦回九七
到底是首富醒来,梦到贫穷,还是贫穷梦到了首富?
叶曼,英雄救美?
白起,黑夜,芈月,宣太后,芈姓白氏,政,借老将军头一用
你们这小区房子太老了,很多人家的厨房竟然都是放在阳台上,更糟糕的是,很多居民喜欢把垃圾直接从楼上往下扔。
刚刚我就差点被人破了一盆脏水,实在是太危险,太不卫生了!
你想怎样?
所以,你得降价才行!

qgna8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逆流十八載 起點-712-w6vkm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问题是到了那会儿,压根就不生产东西了,工厂几乎全在第三世界国家,产品比得上国货这样物美价廉的非常少!
所以才会那么着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几口肉补充营养,完美世界就要彻底圣墟了。
话说回来,良心这坑爹货此时还在狂打爱国牌,没有展现出其良心的本质。
文笔不行,哪怕设定再好,情节再曲折,人家连开头都懒得看,你能怎么办?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地府
無極 劍 神
好惆怅!那感觉,就像金色沙滩上的一条咸鱼看到大浪来了想要反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没抹盐一样。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农女翻身:嫁个侯爷好种田 夜楠儿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段走过的年华 时光逝水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脸平静地从某个欧洲小国回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个让油管和推特差点发布联合追杀令的疯子就是他,因为那些人从未怀疑过这个疯子不是美国人,他骂的实在是太地道了。
回国之后,秦林便封印了自己的英语技能,甚至连美剧也不看了。
梦回九七
任性女友伤不起 乃巴2
网游之传奇神话
到底是首富醒来,梦到贫穷,还是贫穷梦到了首富?
叶曼,英雄救美?
白起,黑夜,芈月,宣太后,芈姓白氏,政,借老将军头一用
你们这小区房子太老了,很多人家的厨房竟然都是放在阳台上,更糟糕的是,很多居民喜欢把垃圾直接从楼上往下扔。
抽獎 系統 小說
刚刚我就差点被人破了一盆脏水,实在是太危险,太不卫生了!
你想怎样?
所以,你得降价才行!

te7r6精品玄幻小說 逆流十八載-第六百九十六章 吃螃蟹的榜樣鑒賞-udvw5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虽然麒麟MP3一开始因为褚青的宣传策略有误,导致名声不显,但随着秦林回到金陵后的一通操作,麒麟MP3到底还算是有了点名气。
毕竟有那么多明星光环加持,再加上一些地方八卦小报的推波助澜,哪怕是头猪,也能因为粉红色的皮被人记住,更何况麒麟MP3主打的就是颜值!
所谓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哦不,物品,说的就是粉丝对麒麟MP3的评价了!
没错,麒麟MP3真的有粉丝!!
谁还不是只颜狗?
有了粉丝,有了名气,肯定就会有有心人注意到它。
只不过因为是新事物,所以很多有心人都在等着,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现,看看他会不会被毒死。
毕竟大噶都是聪明人嘛,观望一下才是人之常情。
现在,当他们知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发现螃蟹很鲜美,那这些人哪还会犹豫?
豪门夜妻:盛世二嫁 墨桐
自然是一拥而上,晚了谁知道还有没有汤喝?
所以就造成了十月份各路经销商和批发商蜂拥而至的现象。
对于这种情况,秦林当然又惊又喜,喜的是麒麟MP3大卖,眼看小钱钱就要不断飞到自己口袋里了,惊的是——呃,“我当初给褚青定的小目标是不是太小了点?”
不良宠婚 洛心辰
褚青:hetui!
黑心资本家丧尽天良!
(晚点再改)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断鸿零雁记 苏曼殊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豪門千金冷少爺 破繭成蝶
傻妃谋:逆斗双胞帝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战无不克 东土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水滸之宋末英雄傳 怕起重復
帝宠妖娆妃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脸平静地从某个欧洲小国回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个让油管和推特差点发布联合追杀令的疯子就是他,因为那些人从未怀疑过这个疯子不是美国人,他骂的实在是太地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