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坐忘長生笔趣-第一千兩百七十二章 佛怒金輪推薦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姒姝,帮我这一回,回头必有重谢!”
这话让柳清欢心头一紧,如今他夫妻二人身处于这方小小的孔洞中,前有姚御,后有姒姝,已成夹击之势!
腾的一声,与他背靠背的穆音音手中多了把炙炭般火红的长剑,戒备地看向姒姝。后者听到姚御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眼中闪过惊疑之色,随后竟是退了一步!
“姚御,你……唉!”
叹息一声,姒姝的神色却在眨眼间变得极为冷静,所有的情绪都消失了,冷冷地道:“我不知你打算干什么,不过这与我们当初商量的行事可大不同,所以不管你想干什么,这时候都别拉上我!”
柳清欢心里一松,只要姒姝不帮姚御,那就还好……那片黑影已袭进洞来,黑影中有一把小剑的影子,散发着沁入骨髓的阴寒之意,就好像这方天地的灵气都被那剑吸走,空间立时变得凝滞而又沉重,手脚如同陷入泥沼般僵硬难动,更有一种窒息之感。
杀气!
这一刻,柳清欢感觉到了极为深重的杀气,对方似乎不只是想抢夺他手中的佛舍利,而是想要杀他!
柳清欢不禁冷笑一声,那片黑影已扑到近前,他手中的弑仙枪上所有铭文霎时大亮,浓重的凶煞之气宛如一头暴戾的凶兽般咆哮而出!
狭窄的通道剧烈摇晃,石土飞溅,烟腾影迷。
生死关头,柳清欢没留半点余力,浑身金光大冒,每次枪出便如泼洒出大片的血光,几息之间就将飞舞到身前的黑影扫灭,与影雾中的剑撕杀到一处。
到了此时,柳清欢也有些心惊,那是一把只四五寸长的小剑,剑身细长如针,通体乌黑暗沉,散发着比冥幽还要森冷的寒意,品阶绝不下于弑仙枪。
一根黄瓜
最重要的是,弑仙枪在这临时开辟出来的洞中极难施展开,每次挥动便会弄得土石崩落,而对方却灵活地穿梭来去,几次都差点突破弑仙枪的封锁,斩向柳清欢。
而在这时,洞外轰隆隆如同万马奔腾般的声音越来越大,是那佛怒金轮从山头一路往下漫延,声势浩大,慑人心魄!
“姒姝,你还想不想进万祖之地了!”姚御却是等不得了,语气因为佛怒金轮的逼近而变得很急:“他手中那枚伽罗摩大法师的舍利子,是开启二十四诸天南无大日阵阵核的关键之物,现在不抢,更待何时!”
伽罗摩大法师?
柳清欢先是疑惑,随后心头一震!
这名字初听陌生,但只要对佛家稍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那位伽罗摩大法师是佛家历史上一位极有名望的高僧,曾普渡四方、广善人间,极为德高望重。
只不过,怎么现在又出现了这位大法师圆寂之后才会结成的舍利子,还被廉贞比试输了后用作赔礼到了他手中?史书上所载伽罗摩可是在二三十万年前就已经得道飞升了。
柳清欢心头一动:三十多万年前……
然而此时却无暇细想,站在石洞最里面的姒姝在听了姚御的话后,神色似有松动。
“呵呵,不就是进大阵阵核吗?”柳清欢开口道:“谁说我不愿出借佛舍利的,送佛送到西,我如今也身处大阵中,自然也想破除大阵,打开万祖之地!”
他这样一说,姒姝果然立刻道:“姚御,既然青霖道友同意拿出佛舍利,你快停手吧,佛怒金轮马上就到了!”
在洞口处重新显出身形的姚御,脸色已是极为不好:没有姒姝相帮,凭他一人,显然不可能在极短时间内拿下柳清欢的。
他咬牙道:“姒姝,别天真了,他嘴上这么说,谁知后面认不认账!”
姒姝却只把那宝光闪耀的袈裟裹得更紧了些,敷衍道:“那也等撑过这波佛怒金轮,与其他人会合后再说吧。”
姚御面目一阵扭曲,终于露出真面目:“实话跟你说吧,这人与我族有血海深仇,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猫叔的神奇杂货铺
血海深仇?柳清欢皱起眉:他与太阳烛照一族虽然有过几次冲突,但唯一一次在青冥击杀那位烛照族人时却并无外人知晓,而且就算杀过他们一位族人,也不至于上升到血海深仇吧?
就听姚御又继续道:“你不是想要我那件极阳金乌吗,现在只要帮我,也无需太多,只需帮我牵制一下他,极阳金乌就是你的了!”
不好!
弑仙枪在对方话音未落时已刺出,却不是刺向姚御,而是刺向洞壁。刹那间,大块大块的土石往下崩落,原本便已一片狼藉的通道终于彻底塌陷。与此同时,背后传来一声娇笑!
熊熊火光大盛而起,穆音音浑身腾起金红色烈焰,一双清眸都化作了两颗剧烈燃烧的星辰,挡在了突然飞扑而来的姒姝面前!
“就凭你,也想挡我!”姒姝不屑地道。
就修为而言,大乘期的姒姝自然不会把合体期的穆音音放在眼里,而且穆音音身上的火凤血脉极为淡薄,是远远比不上真正拥有凤血的姒姝的。因此她只是挥了一下衣袖,更加灼热的火光就压倒了那片金红烈焰。
不过有这半息不到的时间作为转圜已经足够了,姒姝挥来的赤红手掌对上的是柳清欢的手,一股磅礴的巨力猛地袭来,她发出一声惊叫,整个人飞跌向洞内深处。
柳清欢目色冰冷至极,手腕一抖,十二颗定海珠所串成的珠串从腕间滑到手中,一扬手就砸了出去!
“轰隆隆~”而那佛怒金轮的光浪终于在此时漫延到了洞外,金芒透过山石的缝隙射了进来。
柳清欢面色一变,也顾不得再去理会姒姝,一把将穆音音拉到怀里,手中的佛舍利也在此时亮起清澄的光辉。
一时间,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种颜色,最纯净的金色佛光笼罩了大地,将世间一切阴邪魔影都照得无处遁形,整座佛山都如同沉沦在一片金洋之上。
佛光本该是柔软明亮的,然而此时却灿烂而又锋锐,带着磅礴的威凛震慑之意,即使有佛舍利散发出的清辉将其隔绝在外,柳清欢也感觉到了一股灼烧般的巨痛。
晨钟暮鼓之中,他似乎听到了一声惨叫,就在洞外响起。

人氣都市小說 坐忘長生 飛翔的黎哥-第一千兩百六十五章 妖獸羣出相伴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那具虫尸是如此庞大,就像一条由黑紫色晶石组成的看不到尽头的山脉,横亘在虚空中,将星墟切割成两半。
“薛祖兽!”柳清欢低声呼道。
穆音音露出惊叹之色,道:“传说中的能制造虚空的薛祖兽?听说这种祖兽一口就能吞掉整个界面,后来却突然销声匿迹,怎么这里竟有一具尸骸?”
“而且看这样子,这具尸骸应该在这里很长时间了吧,竟没人将之收。”柳清欢道,转头看向瑶卿:“公主之前怎地没说过?”
瑶卿手里拿着星盘,这一路上她每时每刻都在用星盘定方位,星墟里的所有东西都飘忽不定,无法用来确定方向,很容易让人迷失其中。
“这具薛祖兽不知死了多少万年,尸体已经完全石化,没什么大用了。”瑶卿不在意地说道,转手收起星盘:“找到了它,后面的路就不担心会迷路了,我们只需跟着它往前走就行。不过……”
她又对两人道:“别离它太近,这尸骸中现在已成了许多虚空妖兽的寄居之所,只要不去打扰,它们一般也不会出来。”
“事实恐怕不是如此。”柳清欢突然道,将弑仙枪交到右手中:“我们好像已经被盯上了,它们已经出来了!”
他话音刚落,便听到一阵奇异的震动声,就好像战鼓被敲响,接着就有无数大大小小的黑点从那条黑紫色“山脉”处飞出,仿佛一片浓稠的波浪朝这边急速涌来!
“铁鼓行军蚊!”瑶卿面色一变:“不要听它们发出的鼓声!”
“咚、咚、咚!”
那有节奏的鼓声仿佛能牵动人的心脉,让心跳声也渐渐随着鼓声而舞,直到血液贲张、爆体而亡为止。
两个女修连忙封闭听觉,就见柳清欢已化身一道残影冲了出去,煞影重重的弑仙枪一路飞点,所到之处所有飘浮在虚空中的东西都轰然炸裂,砰砰之声震耳欲聋,打乱了那越来越响的鼓声。
那片骇人的波浪也终于显出真容,一只只长相极为凶怖的巨形黑蚊排着整齐的队伍,仿佛真的在行军一般,它们挥舞着狰狞的口器,布满绒毛的后肢整齐划一地相互交击,鼓声便由此传出,且越来越急!
“有意思!”柳清欢大喝一声,弑仙枪在空中划出一道浓墨重彩的弧光,随后整个人便扑入了蚊群中,但见带着血色的枪影疾风骤雨般爆开,宛如黑暗中绽开的一朵银光闪闪的花儿。
鼓声彻底乱了,前一刻还气势汹汹的蚊群再也保持不了阵型,弑仙枪落在哪处,那里的铁鼓行军蚊便纷纷四分五裂,蚊翅和足肢漫天乱飞。
瑶卿与穆音音也在此时加入战斗,她俩一扬手便火浪滚滚,除了火焰颜色分别为一青一红外,两位女修颇有默契的各自分立于柳清欢左右,将扑来的蚊群扫灭。
不得不说,灭蚊还得用火,不仅一扫一大片,还烧得那些铁鼓行军蚊吱吱乱叫,没一会儿就清空了一大半。
不等三人喘口气,薛祖兽尸骸那方又窜出数道黑影,速度快若闪电,几乎瞬息间便扑到了他们面前!
柳清欢目光一厉,这次来的是一群三翼玄皇蛇,这种蛇头上的肉瘤如同一顶皇冠,背生三对若有似无的翼翅,细长的蛇身被紫雾包裹着,如虚似幻,仿佛没有实体。
柳清欢一枪扫出,劲猛的力道却像是打在一团烟雾上,一条首当击冲的三翼玄皇蛇被打得四散而开,却很快又重新聚拢到一起,且还狡猾地又前进了一大步,几乎扑到他眼前,蛇信微吐,一道毒液便喷射而至!
柳清欢抬臂一挡,只听嗞嗞声响起,他的衣袖眨眼间便被腐蚀出一个大洞,露出的淡金色肌肤也嗞嗞冒起青烟。
“这么毒!”
柳清欢有些意外,一伸手就捏住了那条三翼玄皇蛇的脑袋,掌中爆起金光,生生将其湮灭。
转头一看,穆音音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条烈火组成的长鞭,鞭尾啪的一甩,将一只三翼玄皇蛇抽散,待那蛇在近处刚刚凝出,她手中的鞭子已迅速变化为一张火网,将其罩住后烈焰猛地高涨。
另一边,瑶卿显得更加游刃有余,身法比那些蛇还要轻灵,无蛇能靠近她左右,而一旦被她靠近,她的手不知何时变得如鸟爪一般,尖利的指甲刺入蛇头之中,三两下便将其切得支离破碎,再也凝不成形。
这批三翼玄皇蛇处理起来比先前的铁鼓行军蚁更费事些,好在其数量没那么多,倒也没造成多大麻烦。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还来?”柳清欢望向薛祖兽尸骸那边:“这次又是什么?”
然而下一刻,他的脸色也有些不好了,因为这次出现的是一种名为须弥龙蚣的妖虫。
须弥龙蚣,其身长数丈,身如角龙而足万对,其性贪婪,无物不噬,其肚内宛若有一个须弥世界,什么都吃得下,但一旦感觉不敌对手就会立刻自爆。
这种妖虫难缠就在其动不动就自爆上,因为威力极其恐怖,就相当于一个世界突然炸了,便是大乘修士也得小心。
“为何这里有上古时期的凶虫,须弥龙蚣不是早就已经绝种了吗?”柳清欢神色凝重地看向瑶卿:“你以前来此地,也遇到过这种凶虫?”
“没有!”瑶卿惊骇道:“从来没遇到过!薛祖兽尸骸中的确生存着一些虚空妖兽,但数量并不多,这次怎么会这么多!”
可不是多吗,这么片刻功夫,远处出现的须弥龙蚣已有数十条,且数量还在增加。
穆音音问道:“你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的?”
“大约几十年前。”瑶卿道,露出迟疑之色:“这么短的时间,应该不会发生太大变故吧?”
几十年,说长不长,对于修士来说。但说短也绝不短,已相当于凡人的一生了,能发生的事太多。
“我们现在立刻退走!”柳清欢当机立断地道:“须弥龙蚣也太难缠了,一旦被它们围住,就连我可能也无法全身而退!”
瑶卿犹豫:“可是……”
诡面天后 Rhamnousia
柳清欢一个闪身就到了穆音音身边,揽住对方的腰,转头又道:“公主,你应该也有所察觉,这里的情况现在很不对劲,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们完全可以从其他方向绕一下道,不过是多花些时间。”
“可是其他路的凶险程度也不低!”瑶卿道。
“再凶险,现在可能未必高过这里了!”柳清欢道:“总之,这薛祖兽尸骸现在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见他态度坚决,又想到那些前所未有的成群成群出现的虚空妖兽,瑶卿终于还是妥协了。三人赶在须弥龙蚣围拢之前,便拿出了最快的速度迅速遁离。
……
两日后。
“我说过,其他路不比那边的凶险程度低。”瑶卿叹气道,一手拿着星盘,一手指着前方:“这里叫命悬一线,我妖族一位已作古的前辈取的名,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柳清欢抬头望去,前方是一片无比空旷而又死寂的虚空,星墟中随处可见的各种垃圾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边一个不断旋转的虚洞,黑森森没有一丝光线的洞口就对着这边,强大的吸力隔着极其遥远的距离传递而来。
“所谓命悬一线,就是说这两个虚洞之间,真的只有一条极其狭窄又不稳定的通道可能通过。”瑶卿又道:“而且还时刻要防备虚洞突然加速爆发,虽然这两个虚洞一直还算稳定,但你们也知道,这都说不准的,意外随时可能发生。”
她看着柳清欢:“柳道友,你确定要从这里过吗?”
解放军王牌第三十九集团军揭密
“还有其他路吗?”柳清欢道:“我们过来的时候已经讨论过,薛祖兽尸骸那边必定出现了什么变故,不然不会引得那么多八阶以上妖兽围在那里。而其他路,那就得绕道更远,凶险依然不低。”
“公主放心吧,我定能保你到达万祖之地的,走吧!”他安抚地笑笑,想了想又从纳戒中拿出一条绳子,便一头系在腰上,将另一头递给两位女修:“以防意外。”
瑶卿依然感到忧虑,她从没走过这条道,所以心里十分没底,但事已至此,也没其他办法,只好系上绳子,并且有些怀疑这绳子在虚洞可怕的吸力下有没有用。
三人以绳相连,由柳清欢打头,踏上了命悬一线。
“我们现在还在外围,所以吸力不大,但随着深入,时刻都会有被拉进虚洞的可能,所以……”
瑶卿正说着,就见最前面的柳清欢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回望。
“怎么了?”
“有人跟着我们!”
瑶卿心里一惊,柳清欢已经提高声量冷声喊道:“跟了这么久,你等也该出来了吧!”

人氣都市小說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六十二章 青鸞公主熱推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当女子说出青鸾族三个字,柳清欢便已知道对方是谁了。
“瑶卿公主!”他向对方施了一礼,道:“隔了这么多年,咱们终于见面了,公主这些年可安好?”
瑶卿浅笑点头,道:“托柳道友的福,当年我困于三足青莲灯中的一缕残魂才得以回归本位,之后顺利涅槃,才有了今日。”
她一手抚过身边那棵梧桐树粗糙的树皮,眼中有几许感慨,柳清欢不由也想起了:青鸾虚淡的残影栖于梧桐之上,华丽的凤凰尾羽散落在枝叶之间,令人难忘又无比惊艳。
“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瑶卿感叹道,看向柳清欢的目光多了丝亮光:“实没想到,当年那小小少年,今已成大乘修士,可见天道酬勤,千万莫要欺少年穷。”
柳清欢一笑,一边抬手请对方前往客殿安坐,一边道:“说起来,要不是公主以凤凰之气帮我种出虚实双生果,我也无法顺利结出双丹,所以还要感谢公主才是。”
瑶卿摇了摇头,道:“你我也算是故旧了,何需言谢,只可惜那年你携凤尾信印来我青鸾族求助,我正好有事外出没在族中,倒让我兄长借机坑了你五炉丹药,是我该抱歉才是。”
柳清欢洒然一笑,挥手让侍茶的弟子退下,道:“公主这话就见外了,丹药是我自己主动提出的,与蓝离族长又有何相干呢。”
“终是欺了你。”瑶卿淡淡道:“我那兄长的确世故了些,见你当时不过合体期,所以没将你放在眼里,若换作今日的你来我青鸾族,他怕是要扫榻相迎的。”
她口中虽数落着蓝离,不过柳清欢能看出,对方其实是在帮自己的兄长说情,希望他不要计较那日之事。
柳清欢本也没觉得什么,只不在意地挥了挥表示算了。
瑶卿又道:“以道友如今的声名,连在我九幽那边也都如雷贯耳呢。”
他不禁一愣:“怎么说?”
“你如今身为道魁,不会以为道魁只是青冥一方的吧?”瑶卿笑道:“所谓道魁,那就是上至青冥下至九幽、属于整个修仙界的,可没有势力之分。”
柳清欢倒有些好奇了,这些日子他来往的都是青冥之人,还不知九幽那边对他的态度,便一边问出了这个问题。
瑶卿也很爽快地回答道:“目前而言,九幽之人对于你都还处在观望阶段,各界各族、各门各派暂时都还未表态,不过想来慢慢地就会有人来试着接触你。”
她停下脚步,神色慎重了些:“另外,容我提醒一下,柳道友你自身的态度非常重要,如果你表现出对九幽厌恶或者敌对,那么,就会极大程度影响九幽对你道魁之名的认定和认同。”
说着,瑶卿又笑道:“不过你今日既在文始派中见了我,可见道友的态度应该问题不大的。”
柳清欢回了对方一笑,目中却带着深思之色,又拱了拱手:“还是要多谢公主提醒。”
说了这么多,他越发猜不出对方的来意,便也不客套了,直接问道:“对了,公主今日来,可是想请我炼丹的?”
“炼丹之事柳道友以后莫要再提,不然我就无颜再上门了。”瑶卿作掩面状,顿了顿又道:“说来惭愧,我今日来,却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的。”
柳清欢目光一闪:“哦?愿闻其详。”
瑶卿似有什么难处,端着茶盏愣了会儿神,才缓缓开口道:“道友应该知道,包括我青鸾族在内的所有凤族,以及龙族那边,看似名头响亮,其实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传承了几丝上古龙凤血脉的妖兽而已,完全无法与你们人族相比。”
“这……”柳清欢不知该如何接这话,那可是真龙真凤的血脉,比弱小的人族可强大得太多了。
“而我们的血脉,会因为一代又一代的传承而越来越稀薄,血脉的力量也会越来越弱。”瑶卿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随着时间,即使是龙凤一族,也终有一日会沦为最低等的妖兽罢了。”
柳清欢不是妖兽一族,倒没想过他们还面临着这般境地,不由好奇地问道:“你们凤凰一族不是能通过涅槃重生吗,如此血脉怎会淡薄?”
瑶卿瞥了他一眼:“谁跟你说凤族就能无限重生的,涅槃也是有限制的。”
“哦。”柳清欢摸摸鼻子,道:“那不知公主说的这些,可与你今日来找我有关?只是我一个人修,对你们一族了解甚少,又要如何帮忙呢?”
瑶卿又露出迟疑之色,道:“不知柳道友可曾听说过万祖之地?”
狂妃嫁到:腹黑王爷,走着瞧
“你们万灵界的那个万祖之地?”柳清欢想了想,道:“听是听说过,不过不是说万祖之地很多万年前便已崩灭了吗?”
“崩灭只是谣传。”瑶卿道:“万祖之地乃所有传承着上古神兽血脉的妖族所共有的族地,也是我等临死之时会前往的地方,那里埋葬着无数妖族大能,但在三十多万年前突然关闭了所有进出的通道,并从原来的地方消失无踪。”
盛年不诉离殇
“三十多万年前?”柳清欢惊讶,突然觉得这个时间似乎在哪儿听过,一时又想不起来:“竟然这么久以前了!那你们现在可有寻到万祖之地?”
瑶卿点头道:“经过各族多年不懈的寻找,我们的确已找到万祖之地失落的方位,此地对我等妖族极为重要,关系着血脉传承,具体的我不方便与你多说。”
柳清欢理解地颔首,毕竟事关传承之秘,他一个外族之人还是少知道为好。
瑶卿眉头微皱,神色间带出几分困惑之色,又道:“不过族地虽然找到了,但我们却进不去,族地的通道已经全部封闭,用了很多办法都难以将之打开。”
柳清欢沉吟道:“所以你来找我,是想让我帮你进入万祖之地?”
谁知瑶卿却摇头道:“是,也不是。进入族地的事,我族会自己想办法,道友有所不知的是,万祖之地失落的地方很不寻常,在一片极其凶险的星墟之中!”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她站起身来微微福身,语气诚恳地道:“这个请求说来有些过份,但以我之力,实难保证能安全进入星墟。而我对其他支的同族也信任不过,因此才来请道友帮忙,能否陪我走这一趟?”
说着,瑶卿从怀里拿出一只锦盒,道:“此趟不论成与不成,我青鸾族都愿以一枚凤凰卵相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