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大俠兇猛笔趣-614章 契合鑒賞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大侠凶猛
比照着地图,没费多少功夫,江炎就来到了青丘山南面,找到了属于弧光商会的队伍。
这只队伍人数不多,约三十人,统一穿着印刻闪电标志的蓝色长袍,带着样式不同的面具。
与那两位“执事”不同,这些人的面具类属“植物”,都是些花花草草。
队伍正前方,是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背着张巨弓,有一头倔强、爆炸型的褐色头发。
见有人靠近,这位被水仙花面具代替面庞的男子立时身子绷直,做出戒备的姿势。
这个过程中,他右臂甩动,啪的一声,打开了一副粗绘画卷,上面是位年轻男子全身像:
黑眸黑发,负着把紫色长剑。
“客人。”水仙花男子比对了下,随即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松了口气,随即大部踏前,迎上江炎。
他微微抱拳,自我介绍道:
独仙
“在下弧光商会,水仙花。”
江炎注意到,这位说‘水仙花’三字的时候,他声音有了较为生硬的压低,显得有气无力,显然,这位也对自己的“称呼”不满意。
他嘴角一抽,忍住了笑意。
水仙花首领振奋精神,转过身来,右臂于半空划过一个半圆:
“客人,这就是你要的货物了。
“还请清点。”
江炎视线随着男子手臂划痕移动,见到每一个弧光商会门徒身旁都有个立方体囚笼。
囚笼表面,数不清的暗蓝色光辉闪动,偶尔噼啪一声,冒出一团团电光。
囚笼内部,则是一只只形态不同,位阶不同的怪异,虽然被这特殊屏障封困,但这些怪物们却没一点作为奴隶的觉悟。
对不起,我爱你! 期海飞鱼
都市超级兵王
它们用残忍、疯狂的眸光打量着外面的一切,想要毁灭这些。
大致估量了下,江炎微微颔首,表情不带任何笑意:
“没差。”
“那就好。”水仙花男子对得到这个回应并不意外,他挥了挥手,示意麾下集结,随后看向江炎,以一种公式化的语气说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咱们的交易到此结束,希望客人能够满意,下次若有需要,请继续招呼我家。”
要不要给个五星好评……江炎眨了眨眼,小幅度点了下头,没有开口。
“这些算是附赠。”水仙花指了指封镇怪异的立方囚笼后,再次重复之前一句:
“愿客人满意。”
说完这句,男子旋即转身,带着一群“植物”们缓缓离开这里。
等这群人走远后,江炎转过身来,望着眼前这群货物,眼眸随即被金黄代替,他漠然出声:
“火起。”
准备收割怪异值。
……
……
南炎城内。
“多谢。
“多谢姑娘,您可真是活菩萨。”
衣衫破旧的老妪伸出干枯皲裂的双手,死死抓住陆鹿递过来的白面馍馍,边小心揣入口袋边不住道谢。
“明日是菜团子,阿姆还可以再来。”
陆鹿抬手摸了下额头的汗珠,对老妪点了点头,认真嘱咐一声后,随即抓起案板上的食物,开始继续分发,递给下一个人。
在这片人群不远处,一对男女正望着这边,望着正在施善的陆鹿。
“师兄,看来你还是放不下。”
说话的是那位女子,她个子不高,身材只能算中等,短发褐眸,五官颇为精致。
“这是命运。”
女子身旁的那位男子缓缓摇头,感慨一声:
“来了南炎城,我本想着隐瞒跟脚,做个快活人,再也不提清秋道统。
“只是……”
男子缓缓摇头:
“却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陆姑娘,见她施善,抱着点化之心,传了炼化功德之法。
“这本来只是随意之举,却不成想,她体质与清秋道功法居然这般契合。”
这说话的二人,赫然就是与江炎有过一面之缘的清秋道门徒,许绍年、姜雪。
“是啊…命运。”姜雪沉默几息,暗自咀嚼几下这个词汇,望着陆鹿的眸光一点点变成暗金色彩。
这时,整个世界在她眼中霍然变样,所有事物都成了或浓或淡的各色气流或线条。
她能看到,陆鹿整个人是一团不够厚重的暗金漩涡,在她周在,一缕缕极短极细的金色细线正一点点投向那个漩涡,加大它的体积,增加它的凝实度。
过了好一会儿,她眸光恢复正常,侧首看向身旁的许绍年,认真说道:
“师兄,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不要这么严肃嘛。”许绍年晃晃脑袋,微笑道:
“我只是把清秋道统传了下去,又不是要背负清秋道覆灭的仇恨,嗯,以后该怎样还怎样,最多就是邀请几个类似陆鹿姑娘这样的人一起。
“另外……”
吞天帝尊
话未说完,许绍年脸上笑容倏然扩大,他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拉起身旁姜雪的衣袖,大步挤进人群。
“许大哥,我真的感应到了。”
陆鹿将最后的食物分发下去,挥散人群,望着来到近前的高个男子,嘴角不由一抿,语气轻快的描述道:
“而且,我还有种直觉,它们对我的修行真的有益,嗯,有多种好处。”
“我知道。”许绍年轻点脑袋,笑容愈发灿烂:
“这下,不用再怀疑我两是骗子了吧。”
“啊这……”陆鹿没想到许绍年还提往事,不好意思道:
“抱歉,你们这个品阶的武者,还那样穷,我……我……”
“这是代价,要知道,获得功德最容易的办法,就是施善,但这需要钱啊……”
许绍年露出不堪回首的表情:
“我就没富裕过,整个清秋道门徒,也没几个富裕的。”
“这我理解。”陆鹿点了点头:
“我家公子说过,武道一途,要想突飞猛进的话,就得氪金,这比资质什么的可重要多了。
“施善赚取功德,本质上也是氪金,一样是以资源堆修为。”
说完这个,她又向许绍年、姜雪解释了下“氪金”的含义。
“啧…”许绍年随手弹了下竹印长袍,评价道:
“你那位公子看的倒是透彻,这般人物,真想见上一见啊。
“对了,你之前说,他去了烈云城,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
PS :求月票,求推荐票。
PS :感谢-开福区李秋乐-的打赏,多谢支持。

g3qh4精彩小說 大俠兇猛-586章 南炎“特色”展示-s296d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南炎州域。
一处无名荒山山脚旁边,宽阔笔直的符道直通南北,朝着看不到尽头的远处延伸,符道两侧,生长不知多少岁月的丛林郁郁葱葱,投下或浓或淡的阴影。
暧昧是毒
驾!驾!驾!
还算响亮的鞭声中,有只规模颇大的队伍从山脚一侧缓缓靠近,一具具造型特殊、表层布满细碎符文的“马车”轧过坚实的地面,没能带起任何烟尘。
在队伍后段,与前后一样、不存在任何特别的车厢内部,厚厚地毯上,正有一对男女各自闭着眼睛,神情悠然,呼吸均匀。
二人似在深眠。
时间平缓流逝,整个队伍早已掠过荒山,正当头的大日也早已偏斜,那个车厢里,女子身子轻抖一下,既而缓缓睁开眼,只是双目朦胧,没有完全脱离梦境。
呆坐一会儿,陆鹿使劲揉揉双眼,侧望了眼依旧熟睡,还没醒来的江炎,轻轻的、没发出任何声音的吐了口气,整个人接着又陷入恍然:
离开夜槐,抵达桂华后,二人共停留了半月,这段日子,他们两个或漫游美景,或拜访故人,或陪伴家人,过得异常充实,没有浪费半点时间。
呼~
环境似有变化,风力加大,将车厢侧面的护帘吹卷,凉意进涌时,外界的景象同时映入陆鹿眼眸。
因为队伍处在较高位置,陆鹿看到一条宛若绿绸的巨大河流自南向北,于广阔无垠的大地上蜿蜒爬行,在无法计算又觉得很近的视觉矛盾中,一个沉浸在日落阳光下的城市轮廓若隐若现。
这是一片面积极大,不知比夜槐大多少倍的城池,那条丝绸般的大河从这里经过,将这座城市分割成两部分。
陆鹿没见过这条大河,同样也没见过这个城市,但她知道,这条河叫明灵河,这个城市,是南炎州城。
是整个南炎州地域的核心。
此刻,随着太阳更加西斜,落日的余晖落在大地上,落在南炎城上,放佛为它镀上了一层金黄,显得异常灿烂。
陆鹿本能的眯起了眼睛,借此对抗那种略显刺目的反射光芒,却依旧凝望着那里,没有选择不看。
“真美啊。”
她情不自禁的赞美一声。
“确实不差。”
随着她声音落下,属于江炎的声音随即响起,半是感叹半是回应般说道。
“公子,你醒啦。”陆鹿脑袋微偏,见过江炎已经坐起,在她身后,同样通过窗口,观察着外界。
夢醉三國
“早就醒了,只是在想某些事情。”
江炎握了下对方的手掌,身子前倾,更靠近窗口,更紧距离的观望:
好浓郁的血气生机,好剧烈的元机波动,不愧是南炎州城,一州地域核心。
能造成这般景象,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有足够多的人口生活,有足够的武者活动。
据他所知,南炎州城,人口近乎万万。
在二人或观望或沉思时,这个队伍也加快了速度,在天色还没完全漆黑,城门还没闭合时,来到了南炎城下,进入了城内。
身穿黑色劲衣,身后背负长剑的江炎轻松从“马车”一步跃下,继而带着提前一步下车的陆鹿,向这个队伍的管事缴纳了最后的报酬,做了道别。
走出属于这个队伍的据点,来到大街,江炎二人顿时止住了脚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公子,咱们去哪里啊?”
真相墮落
毕竟是陌生的地方,陆鹿还是拘谨,显得有点紧张,没什么安全感。
“嗯……今晚先找家客栈住下,品尝一下南炎的美食,其他的事情,明日再打算。”
江炎一边说着,一边环视着周围,寻找着目标,随着视线转动,一个个表明各自性质的店铺名称随之映入眼帘:
张记杂货铺,坊安香烛店,黄金典当,四方茶楼,如意古玩……
最终,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天香客栈。”
江炎身形一下挺直,嘴角勾起,侧首对陆鹿说道:
“走吧!”
……
……
天香客栈。
稍微仰头,江炎望着比自身高出两头,全身肌肉几乎撑爆外衣的“掌柜”,神情怔了一下,才重新笑了起来:
“麻烦了,一件客房。”
身高体壮、满脸横肉掌柜打扮的男子居高临下打量了几眼这两位新来的客人,随即表情没什么变化的报出价格:
“下等房间、上等房间已满,只有中等房间,价格百两一晚……”
疯狂的 轻夜
说完这句,他重新将视线投向江炎,但没有说一句话。
江炎自然懂这位掌柜的意思,是在询问他们两人是否打算同意这个价格,是否打算住下。
南炎城的物价这般高吗?总感觉找了家黑店……江炎默默吐槽一句,但没打算讨价还价,也没打算离开……初来乍到,今晚先安顿下来,再虑其他。
“真被坑了的话,我就直接把这货投河。”
这般想着,江炎手掌探入口袋,准备取钱付费,这个过程中,他同时问了句话:
“麻烦贵所摆桌席面送到房间。”
“好说,好说,加钱就行。”
壮汉掌柜闻言,笑着回应,眯起了眼睛。
咚咚!咚咚!
这个时候,楼梯轻微颤动,沉闷发声,这个声音稍稍引起了江炎的关注,以至于他刚掏出银钱就停止了动作,没能立刻交付。
接着,一个女子缓步走了下来。
这女子穿着套月白色束腰长裙,裙子下是双同样颜色的软皮矮靴。
她有张相当清纯的脸庞,长发细眉,红唇皓齿,眸光清亮,年龄大概在十八到三十之间,不太好分辨。
一见到这个美貌女子,那位壮汉掌柜条件反射般的挺直腰背,脑袋随即偏向他处,刻意不看,似不想引起她的注意。
只是事情稍稍事与愿违。
只见这位清纯女孩停在楼梯末尾,环视周围一圈后,随即看到了江炎二人,看到了江炎手掌中大块的金属,同样察觉了“掌柜”的异状,直接大步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姑奶奶饶命,我…我还没有……”
“啊啊啊啊!”
嘭!
没听掌柜讨饶,没听掌柜解释,秀丽女子来到柜台,一巴掌拍下,就把柜子打的稀碎,然后,在江炎、陆鹿有些“目瞪口呆”的神情下,将壮汉拖到大堂中央,拳打脚踢下来。
重生之璀璨人生
“姑奶奶饶命,我这次真没坑人,我没收钱啊,真的!”
壮汉哀嚎中,大声叫屈,放佛受了极大的耻辱。
“真的?”女子停下动作,似乎分辨出壮汉情绪中蕴含的真实,但表情依旧夹杂着极大的不信任。
“真的,真的,这位客人可以为我作证,我没收钱呢?”
壮汉抬起鼻青脸肿,狼狈异常的面庞,哀求、暗示般的看向江炎,祈求得到救赎。
但他失望了,因为他看到那位操持着明显不是本地口音的男子,不再是之前那副平淡姿态,变成了畏怯、懦弱,敢怒不敢言的那种表情。
“妈的,年轻人不讲武德。”
只来得及暗骂这么一句,那个女子雨点般的击打就立刻落了下来,将壮汉重新淹没,惨嚎声继续响彻客栈一层。
江炎饶有兴趣的望着清纯少女将肌肉男按在地上狠狠殴打,心下没来由升起了句感叹:
“难道这就是南炎特色?见识到了!
“真是学到了!
……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PS:莫要让票票发霉啊,读者大大们给我吧!

p5i7m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俠兇猛 起點-583章 就是現在!提升!讀書-339w8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洛苍,靖夜司府。
笃笃笃!一阵急促无规律的敲门声中,刚刚上任没多久的靖夜司主夏河陡然睁开了眼,一下子坐起,顺势握住了床榻内侧的某个事物。
感触着防身器具表层的纹路,夏河因为突然醒来而变得有些惊慌的情绪慢慢平复,他边起身穿衣边回应外面的人,声音低沉,颇具威严:
天才 猛兽
“何事?”
这个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洛苍已经发生了“大事”。
敲门声顿住后,旋即有道沙哑男声自门外传入,不高不低:
“司主大人,府尊大人刚刚派人前来,邀您入府议事。”
“没说具体什么事?”
大齐天下
无限魂穿
夏河整理好衣衫,将防身器具就那样拿在手中,大步走到门前,一下敞开。
魔掌天下
“没有,只是通知您过去。”
回答他话的是为身穿黑衣的矮个男子,面容寻常,腰间挎着把型号夸张的巨刀。
这矮个男子回答完这句后,见自家司主眉头皱起,似是对自己的回应不算满意,他心下一突,思绪急转,下意识补充了句:
“不过,这次负责传递消息的是郭槐大人。”
他口中的郭槐大人是府衙的二号人物,在洛苍城算是顶流大佬之下的那批人。
“哦?去看看。”
听到是郭槐亲自过来,夏河心中仅剩的那点侥幸顿时消散全无,他表情逐渐收住,没再理会属下,径直走向议事亭方向。
……
议事亭内。
与郭槐碰面后,夏河没有过多客套,他环视一圈,视线定在对方起伏幅度颇大的胸膛上,定在对方明显有些僵硬表情的面容上,直接问道:
“今晚发生了何事?这般急迫?”
急迫到拖到明早再处理的时间都没有。
“夏司主。”
听见夏河询问,这位洛苍府衙的二号人物同样没有任何寒暄,他有些尖锐的声音于靖夜司议事亭回荡层叠:
“今晚,有强者暗袭了杜家、薛家、月家……”
他依序报出八个家族名称,继续开口:
“眼下,这几个家族大部族人已被击杀,少部分族人或暗中隐藏躲避危险,或直接开到府衙寻求庇护……”
郭槐还在说着,但夏河已经听不下去了,耳中只有那句“大部分族人都被击杀”,只觉得脑海轰鸣,眼前朦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领取!
整整八个家族,那得死多少人,又得是怎样的高手,才能一夜之间杀光他们?
他思维进一步发散,只觉得这件事对洛苍之后的影响会更大,就像暴风雨那样,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位杀光八个家族的强者到底是因何杀人,以后还是否继续杀人?
“整整八个家族啊,杜家、月家,薛家……”
夏河边猜测边复盘,就觉得一个灵感朦胧升腾,逐渐占据他整个脑海,同时也抓住了某个线索。
这八个家族?貌似有共通之处。
“血派世家?”
夏河脑袋微抬,视线上移,与郭槐对视,近乎肯定的反问一句。
“对!”
知道这位靖夜司主也意识到了被覆灭的八个家族的共同点,郭槐长长吐了口气:
“这八个家族都属于血派世家。
“洛苍也只有这八个血派世家。”
痕迹这般明显,看来是只针对血派世家啊,夏河了解到更多细节后,心情不是那么糟了,作为一个正常的、依循常规方式晋升的武者,他对血派世家那一套自然有着隐晦的敌意,只是平时没有表现出来。
灭了八个家族,府衙也只是派郭槐过来,看来府尊也不是很着急啊,这个时候,可能只是做个样子给某些人看,霎时间,夏河忽觉和洛苍府衙的那位有了默契,他身躯不再紧绷,慢条斯理的倒了杯茶:
“府尊的大人的意思是?”
“府尊大人希望咱们洛苍府衙,靖夜司合作,暂时封锁府城,帮助八家稳住产业,同时全力发掘线索,找出这件案子的凶手!”
前者是想吞掉这八家的钱财,后者则是给这八家背后的势力一个交代,总不能什么也不做。
“好!”
“我答应。”
夏河做出决定之后,便跟随郭槐走出靖夜司,他还有一些必要细节要与那位府尊商量,这个郭槐也无法做决定。
路上,他一边分析自己这次所得,一边发散畅想之前那个念头:
“到底是怎样的强者,才能摧枯拉朽般将几个扎根数百年于此的家族一下覆灭。”
“难道是金丹境的大高手?”
“我何时才能这般?”
……
綜武俠請叫我紅領巾 鉑金色
……
无名山洞中。
江炎随手将一头三丈高许的类虎妖物一拳打死后,顺势以其尸骸做垫,盘膝坐下,准备整理本次收获。
主要是查看收割的怪异值数量。
“如果情况允许,就把大日真形法提升到顶,尽量增强实力,南炎城不比夜槐,那里的高手肯定更多更强,多一分实力,总是好事。”
这般想着,他意念一动,就要将武道修改器面板打开。
嗷呜!
嗷呜!
这个时候,两声低沉颤抖的吼声从山洞深处传来,打断了江炎的动作,他顿了一下,随即顺着吼声传来的声音望去。
入目之处,只见有两对浅黄深绿的琥珀瞳孔正幽幽望着这个方向,望着他座下的巨大虎妖尸身。
它们同样是虎妖,只是个子不高,和寻常狗子差不多大,明显还处于稚幼期。
“哦?还有两个漏网之鱼啊?”
白楊樹
看到这两只明显有惧怕情绪的幼崽,江炎先是怔了下,随即嘴巴咧了下:
“……不能给你们三十年河西的机会。”
啪!他随手打出两道劲气,让这两种幼崽卷到跟前,接着,没给它们任何反抗的机会,右掌虚握了下,虎妖幼崽全身嘎嘣乱响中,痛苦死去。
“刚好,突破后的饭食有了,幼崽的肉比较嫩。”
快穿之宠爱 飞翼
傾城艷妃
这个念头在江炎脑海一闪而过,就被其忽略过去,他继续之前那个动作,将武道修改器坚持打开,见到了熟悉的淡绿色。
人物:江炎
功法:大日真形法
层次:十二层
状态:九层
时空少年 天空光明
提升(可)/推演(否)
怪异值:符境:1丹境:4211
“还不错。”
目光落下,江炎嘴角弯起,隐约噙着笑意,于他而言,现在想快速积攒怪异值,一是大量灭杀低阶怪异,二是杀掉位阶较高的怪异。
而这两种,对他来说,都是难题。
官场红粉:女组织部长
高阶怪异数量不多,行踪不定,天赋诡异,绝望恐怖,想杀掉它们,本身就是一件危险事,而低阶怪异不少,但对他现在的层次来说,需要杀很多很多才能够满足一次进阶要求,这会耗费太多时间,甚至得不偿失,可能比不上嗑药修炼。
“要想个办法了。”
江炎摸了摸下巴,仔细沉思了会,想到之前杜家主提到的南炎州大商会,目光闪动。
过了好一会儿,他深深吸了口气,将其他情绪彻底积淀,脑袋略有放空,心灵逐渐宁静。
“就是现在。”
“提升!”
……
PS:感谢读者—小叶叶1—的打赏,也同时感谢—流枫无双—的打赏,新老读者都在,我现在票不多,但还是有书友支持的(开心)。
PS:强烈暗示:求票。

dkuvm優秀都市言情 大俠兇猛-576章 我們暴露了推薦-bm0ul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就在王姓男子边训斥年轻人边传授“经验”时,这条宽阔大路尽头,一处十进宅院某个屋子内,气氛沉滞仿若凝固。
这是间格局大气,空间颇为宽敞的屋子,但此刻,这里的光线并不算亮,只有几个蜡烛被点燃。
这些蜡烛们摆放于边缘处的窗台,摇曳着发出暗黄的火焰,勉强照亮了周围的事物。
屋中的物品并不多,只有一张圆桌,几把椅子,同时,这里没有一个人。
“噼啪”声中,蜡烛火线跳跃,变得更亮,但这种变化只是偶然,没有规律。
大亨萬歲 白頭King
不知过了多久,在某次光线大亮时,一道流淌的黑色事物从屋门缝隙处爬了进来,来到圆桌附近的椅子旁边。
很快,这滩黑色液体化成道只有纸片厚度的人影,摇晃拉伸中,站了起来。
接着,这个像是活过来的影子轻轻坐下,扭首看向屋内光线的边缘地带,声音低沉:
變身最強主播 蒙著面的sama
武傲苍穹 白云孤鸿
“为什么要终止交易?”
随着它话语落下,屋中的蜡烛们骤然亮了起来,短短一息,这些蜡烛就燃烧了大半。
一束束暗黄昏暗的光线聚在一起,纵横交织下,勾勒出另外一道身影。
这是一位穿着漆黑长袍的男子,褐发散乱,面容坚毅,眼眸深邃,似乎蕴含着难以描述的沧桑。
见到黑袍男子现身,安坐木椅的薄影扭动了下,让“整个人”面向他后,随即开口道:
“我需要一个解释!”
“交易是否进行,决定权并不取决于我。“面对薄影的质问,黑袍男子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声音不见起伏,他道:
TFBOYS女配逆襲計劃
“万物进程,皆由我主意志。
“这个交易暂停,也是如此。”
“少他妈放屁,左丘奇,你特么就是个邪教徒,装什么神棍。”
薄影猛的站起,身子前倾,居高临下俯视左丘奇,话语蕴着威胁:
“再给你一个说人话的机会。
“我可以和你们是伙伴、朋友,也可以是敌人、对手,呵呵,只要把你们这些信奉‘白骨菩提’邪教徒的行踪泄露给官家,那结果肯定不错。”
“汤家主何必说这种蠢话。”
面对威胁,黑袍男子依旧平静,说话间,他同样来到圆桌旁坐下:
“我从未掩饰过自身的圣徒身份,只是官家无能,没能注意而已。
“官家憎恶我们,同样讨厌你们,别忘了,为了得到怪异的力量,你和你的朋友们每年同样会杀死大量人族,用于试验。”
说完这句,不等薄影回应,左丘奇开始回答它之前那个的问题:
“停止交易的原因很简单,我们暴露了。”
他接着介绍原因:
“为了完成彼此的交易,得到彼此想要得到的,我们特别让某个浅信徒在北地组建了势力,打算从更多渠道获取这里怪异的具体情报,因为那位信徒的武力,这个势力不断壮大……”
这个过程中,薄如纸片的人影轻轻摇晃,没有开口打断,认真听左丘奇讲述。
左丘奇同样讲到了关键时刻,他语气变得压抑:
“但今日,那位浅信徒突然就死了,死的毫无预兆,等我发现这个,赶到现场时,一切都已结束。”
话语间,左丘奇脑海不由映现之前见到的那诡异一幕:
一方面,金蚕帮议事大厅塌成无数块不规则的碎片,且有大量残肢断臂显现,显得血腥异常,而另一方面,大量金蚕帮门徒无视这个地方,就在废墟附近的广场、屋子里做着手头的事情,放佛这里根本没发生什么事,自家帮主依旧完好。
让左丘奇当时就意识到,金蚕帮门徒们被某种境界极高的精神秘术影响了。
这个时候,属于薄影的声音传来,打断左丘奇的思绪发散,只听它道:
“你们那位遭遇意外的信徒是什么修为,你从他尸骸上没发现什么吗?”
妖孽皇侄求放過 妖帝狂妄
问修为是想判断动手的那位存在的修为,至于探查尸骸,也是想判断那位的功法属性,以此掌握更多细节。
“那位信徒是金丹武者,至于尸骸……”黑袍男子左丘奇轻轻摇头,面无表情道:
“我在现场没发现任何属于那位浅信徒的事物。”
任何……这是毁尸灭迹了啊,真的狠,不过这同样能说明很多事情,能够完全毁尸灭迹的功法也就那么几类,火属,水属,暗属,风属……
薄影继续分析:
相公,妳給我趴下
另外,能够将金丹武者,一尊背后有些隐秘力量支撑的强者悄无声息、干净利落的杀死,同层次武者很难办到,哪怕提前有准备也是一样。
至少,打不过还有机会逃掉。
这时,它顿时理解了眼前这位黑袍男子,白骨菩提的信徒的选择。
在夜槐城,能将一尊金丹境武者轻易杀死,对方是符境的可能性最大,而夜槐的符境武者,哪怕彼此不熟悉,也都知道对方,遭遇这样的事情,他们很可能会知会属于官家的符境武者们。
终极十二十空 羽教主
毕竟,信仰超阶怪异的邪教徒,同样是是瀚土界动乱的根源之一,是百族之敌。
“果然,如我所想,白骨邪教在夜槐城的力量并不强,并不能够抵抗官家的真正注视,或许只有一个两个符境级别的高手驻扎……
“这股力量强过大部分势力,但真被官家寻到行踪,只要纹境大佬稍有空闲,这些邪教徒都得死。
“所以,停止交易,停止为我们捕捉活的怪异,停止明面上的行动,隐秘踪迹,才能规避官家可能投来的注视。”
想到这里,它霍然抬首,将视线投向对方: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既然交易不能进行,那么让这么一群疯子留在夜槐绝不是什么好事,真要被纹境大佬留意到这些狗东西,甚至能把他们牵扯出来。
竊世無雙
“等这一季庄稼成熟,收割完就走。”说话间,这位“白骨菩提信徒”从袍子内里取出了一块不规则三角形事物。
这是一片类似镜子碎片的器具,它正面并不明净,也不剔透,而是布满黑灰色彩,反面则整体猩红,鲜艳欲滴。
随着左丘奇抚摸,摩挲,这块镜子器具正面的黑灰颗粒一点点掉落,让其内部的景象呈现出来。
那是一片表面平静,暗流积蓄的大海。
“伟大的圣神已经给了我足够的启示,我们只是被个别人知道,还没有激发难以抵抗的危险。”
希望被纹境大佬遇到时,你还能这般淡定,还能这么相信白骨菩提……据他所知,白骨菩提这位邪神只能有限的与信徒交互力量,似乎状态并不太好。
晃动了下,薄影一下子摔到地上,再次化成那滩黑色液体,朝着门外流去,这个过程中,它最后的声音发出:
“我不会再为你们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做完这件事,你们必须离开夜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