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馬龍藏海-第378章: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分享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听闻这话音。
众人纷纷向外望去。
只见一个身着二品官服的中年人,直迈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到这人,李承乾的眼睛微微眯缝起来。
契约之吻:我的专属经纪人
这人,他是见过的。
只是那时李承乾还不知道他的名字罢了。
穿越为花千骨
现如今,他既然能来到这里阻拦自己,李承乾也就能猜出来这人百分百就是哪位郑家三房的郑永旺了。
李承乾挑眉看了对方一眼:“怎么,郑巡查史也要来插上一脚?”
“不敢不敢。”
“殿下在此办案,下官怎能托大僭越呢……”
“只是下官不知,这夏智行究竟是犯了何等罪过呢?”
郑永旺满脸堆笑的说道:“下官这么问,也没别的意思,毕竟下官是河南道的巡查史,既然是我下面的官员犯事儿我自然是要知道缘由才行。”
“想知道缘由?凭什么要告诉你?”
李承乾笑着看向郑永旺,道:“现如今我已经定案了,你如果要看去看卷宗便好。”
说完,他从桌子上抓起小吏记录的案件,当着郑永旺的面,用蜡油封存在信封当中。
“只是你来的有些不巧,这卷宗刚刚已经封存了。”
“你怕是只能等这卷宗到了长安后和我父皇一起看了。”
见他那模样,郑永旺险些就被气得绷不住表情了。
这家伙什么意思?
这是把自己当傻子耍呢?
收到来自郑永旺的愤怒值+33……
听见系统提示音,李承乾挑了下眉头,望着面色已经开始逐渐阴沉的郑永旺。
他直冷笑道:“怎么?郑大人有意见?”
郑永旺咬牙道:“殿下,再怎么说,夏智行也是我的下属,您就这样处置了他,不太合适吧?”
局外 木辞vn
“哦?”
李承乾直直的望着郑永旺道:“郑大人的意思是,本王连处置个贪赃枉法的县令的权利都没有?”
“下官不敢……”
郑永旺微微躬身,随后抬头望着李承乾道:“只是下官希望,殿下能秉公执法。”
“不能让某些人的一面之词,就影响了殿下的判断。”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也缓缓地落在了柴景的脸上。
郑永旺歪了歪头,道:“如果下官没记错的话,这位柴景除了是柴家的遗孤之外,还是现今在济州正风声鹊起的那个侠盗吧……”
“没错。”
李承乾直接点头道:“他就是你口中的那个侠盗。”
“那既然他就是那个侠盗。”
“殿下是不是应该先把这个犯案在前的人先处置了,然后在处置夏智行呢?”
郑永旺望向李承乾,目光咄咄逼人。
看那架势,似是要跟李承乾干一架一样。
而李承乾直接就被他这话给气乐了:“郑大人,你可真是会转移话题呀。”
东方血修
“现在,我说的是夏智行的事儿,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李承乾看了眼柴景道:“再者,柴景现在可是我的证人,若处置了他,谁还能来举证?”
“如若殿下如此处事的话,那下官可就真心觉得殿下是在包庇这个江洋大盗了。”
郑永旺面色不改:“若是这事儿传开了,怕是对殿下的名声,也有些许的影响吧。”
闻言,李承乾微微眯缝起了双眸:“你这是在威胁我?”
“下官怎敢威胁殿下呢。”
郑永旺再次一躬到地:“下官只是希望殿下能秉公执法罢了。”
什么秉公执法,他这话说出来,就是在威胁李承乾呢。
“秉公执法?说得好。”
李承乾歪了歪脑袋看着郑永旺道:“你觉得,本王应该怎样才算秉公执法?”
“当然是率先处置了这个江洋大盗。”
“之后,不管是夏智行有罪无罪,下官皆不在多言。”
他这番话说的敞亮。
似是只要李承乾把柴景给弄死,他就什么废话都不说了一样。
可事实上,他能那么干嘛?
怕是李承乾前脚刚弄死柴景,他后脚就得想方设法的帮夏智行翻案。
而且,若是李承乾真的脑抽把柴景给杀了。
日后落在他身上的只有数不尽的麻烦,怕是天底下的老百姓,全都得站出来戳他的脊梁骨。
李承乾一边摇头,一边站起身来,直道:“我要是不这么做呢?”
“若是如此的话……”
“那下官说什么都不能让殿下将夏智行给带走了。”
说这话的时候,郑永旺直起腰身脸上充斥着淡漠表情。
而随着他这话落下没多久,门外便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时间不长,府衙前的空地上便站满了人。
看那架势,似是要跟李承乾来一场硬碰硬一样。
见此情景,李承乾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笑意来。
他的嘴角高挑着,抬眼直直的看着郑永旺道:“有时候,我是真的懒得跟你们这群人一般见识。”
“但你们呢,就总觉得我没脾气好欺负,谁都能上来踩一脚打一巴掌。”
“但你们是不是忘了,我就算再不济也是当朝大皇子,也是上过战场见识过厮杀的。”
李承乾歪了歪头道:“想跟我玩这套,你们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呀。”
“下官也知道殿下厉害。”
“所以今日的人手带的也不少,外面还有两百多甲士等候。”
“算上院里的这些,总计加在一起也就三百多人吧。”
郑永旺微微一笑道:“不过呢,下官与殿下说这些,并不是威胁殿下。”
“下官从未想过要与殿下发生冲突,只是下官不希望殿下因某人的片面之词,就让忠臣寒心罢了。”
他这话说的虽然委婉了些。
但谁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这番话,实际上的意思,几乎就是在对李承乾说,你若是今日敢动夏智行,我便让你走不出这泾阳县。
“好啊,真好。”
“先有淮南道巡查史严童勾结扬州世家要刺杀与我。”
“后有你河南道巡查史郑永旺在这统领人马逼我翻案。”
李承乾摇头苦笑道:“巡查史之职乃是我当年与父皇提出来的。”
“本意是能有个在各道监查百官,为百姓做主的人。”
“没想到,今日我竟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说着话,李承乾缓缓站起身:“行啊,一口气逮住两条大鱼,我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他李承乾是个甘愿受威胁的人吗?
羽·赤炎之瞳 沧月
再者,以他那脑子,还能想不到对方想干什么。
只在他站起身之际,外面就想起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下一刻,身着宫装的李听雪便款款从外面走了进来……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359章:倒黴的李承乾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摊上李世民这么个爹。
也不知该说李承乾幸运,还是该说他不幸。
这一日,李承乾几乎是稀里糊涂就被李世民给安排了门亲事。
而苏清灵就更倒霉了。
她本来就不同意嫁给李承乾,可奈何自家老爷子看上这小伙子了。
于是乎,今时今日,谁反对也没用了,直接就被这俩当爹的给拍板了。
也就在俩老头谈天说地聊得开心时。
苏清灵借口身体不适,率先告退。
李承乾没搭理她,显然是打算借吃消愁。
谁知就在这货胡吃海塞时,李世民一个眼神就瞪过来了。
这一下,李承乾也知道自己是吃不完这顿饭了。
故而与李世民说了声后,也紧跟着苏清灵一同走出了主屋。
见他跟出来,苏清灵是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可她脚步再快,能与李承乾相提并论吗?
李承乾三步两步就追了上去,并且顺势挡在了她的身前。
“你干嘛?”
苏清灵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道:“若你在跟我胡言乱语,我就去告诉陛下了……”
“不是胡言乱语,只是有个东西要还给你。”
李承乾从衣袖当中,摸出那日琴儿送来的小布兜,递给苏清灵道:“这东西,我拿着毕竟不合适,还是还给你的好。”
见那布兜,苏清灵的脸色忽而变了,随即一把将那布兜给夺过来。
她捏着布兜满脸惊诧的望着李承乾:“它怎么会在你手上?”
“啊?”
李承乾挑了挑眉:“这不是你派丫鬟送来的么?”
“我送你这个?”
苏清灵满脸莫名其妙的将布兜拆开。
而当她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时,顿时脸就红了。
她望着李承乾,满脸委屈,几乎要哭。
李承乾则是一脑袋问号。
这是什么情况?
明明是她给自己送东西,自己觉得不合适就还回来了,她怎么还要哭了?
“你!”
“你个臭流氓!”
苏清灵骂了句自认为是比较脏的脏话后,直甩开两腿朝着自己的小院跑去。
这时候,李承乾才回头看向那琴儿。
“琴儿,这什么情况?”
“呃……”
“这个肚兜……其实是……”
琴儿低垂着脑袋,不敢直视李承乾。
这一下,李承乾也算明白了。
这肚兜百分百不是苏清灵主动给自己送来的。
也不等琴儿说完,李承乾便胡乱的挥了挥手道:“行了,你也别说了,去追你家小姐吧,替我好生安慰她一下。”
“是……”
琴儿应是后,也快步跟了上去。
待她抵达苏清灵房间时,只见这丫头已经把帘帐拉下来了,还要往房梁上悬挂。
这模样,摆明了是要自我了断,以证清白呀……
琴儿赶忙上前一把将她扑住:“小姐,小姐你这是要干什么呀……”
“女子的私密物怎可让外男瞧见?”
“如今被那家伙看了,我哪里还有脸活在这世上呀。”
苏清灵哭的梨花带雨:“我求你了琴儿,你别拦着我也别告诉我爹,就让我这么死了吧……”
见她这寻死觅活的模样,琴儿也急了:“小姐,小姐,您别冲动呀……”
“你与秦王殿下本来就有婚约在身,他哪里还能算是外男?”
“再者,今日陛下与老爷已经为您与秦王殿下定下了婚事,若您在这时自尽,老爷也是要获罪的呀……”
听闻父亲,苏清灵顿时觉得天塌了。
她不能死啊……
若她死了,苏家就是在欺君,那势必是要被问罪的。
而他父亲的官途,苏家的前程,怕是都要保不住了。
苏清灵咬着嘴唇,眼中含泪:“他现在怕是只以为,我是个浪荡不洁的女子,哪里还肯娶我……”
“小姐,您就放心吧……”
见她语气有了松动,琴儿也长松口气,随即道:“秦王殿下是聪明的,他自然不会以这些去看一个人的。”
“再者,他那里会想不到,以小姐这性子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定是有人自作主张替小姐送去的。”
初闻这话时,苏清灵还没觉得有什么。
可是她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劲。
她忽而转头望向琴儿:“等等,那件粉色的肚兜,我不是让你拿去洗了么?怎么会在他的手上?”
苏清灵迈步逼近琴儿:“是你送去的对不对?”
“啊?啊?……”
琴儿本来还因为自家小姐不会自寻短见而暗自松了口气。
着实没想到,这么快就把祸水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面对咄咄逼人的苏清灵,琴儿只能干笑着往后退:“小姐,奴婢也是一片好意呀。”
“那秦王确实是个品貌尚佳的男子,又那么的有才华有本事。”
“自打他在长安城干了那事儿之后,天下女子那个不想嫁给他呀,奴婢也是怕小姐这正妃之位被人抢了,所以才这么做的。”
她越说,苏清灵的脸色就越黑。
搞了半天,原来是自己身边的小内鬼出卖了自己的……
“好呀你!”
“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苏清灵直抄起一把鸡毛掸子,朝着琴儿扑了过去。
她可不似卢婉洁那般温柔的好似没脾气,若真把她惹急了,她是真的会动手打人的。
此时,琴儿便被她一顿鸡毛掸子给打的原地直蹦,满屋乱窜。
“小姐别打了,奴婢知道错了,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你这小妮子,还敢坑害你家小姐。”
“我看你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苏清灵一边叫嚷着,一边提着鸡毛掸子追上琴儿。
也就在她准备一鸡毛掸子朝琴儿头上敲去时,琴儿忽而拉开了房门向外跑。
可这一跑不要紧,正与外面偷听那家伙撞了个满怀。
而因为那家伙的身高要比琴儿高一丢丢的缘故,所以这鸡毛掸子不偏不倚,正敲在那家伙头上。
“哎呦!”
遊戲 世界
这倒霉的家伙不是旁人啊,正是秦王李承乾。
那瞬间,空气几乎凝滞,时间也几乎停滞。
所有人都呆呆地立在原地,直直的望着眼前这一幕。
也是琴儿反应最快,为了不挨打,她在不停留拔腿就跑。
而苏清灵见到自己一鸡毛掸子抽在李承乾的头上,也赶忙收起鸡毛掸子,满脸尴尬的扭过头。
李承乾捂着脑袋蹲在地上,一边揉着缓缓肿起一个大包的脑袋,一边委屈的望向苏清灵。
“我不就是偷听了你们主仆说话么,用得着这么打我吗……”

人氣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344章:讓他憤怒(補)推薦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见李承乾惊奇的表情,无忧也难免有些小得意。
“这些鱼可是我养的,当然是会记得自己的主人的了……”
“也对。”
“世上万物皆有灵。”
“哪怕世人常说鱼只有七秒的记忆,它也一样会记住每日喂它吃喝的人是谁。”
李承乾笑着望向无忧:“那你有没有记住,每日喂你吃喝的人是谁?”
听闻这话,无忧有些不乐意了。
她嘟嘟着嘴说:“我又不是你养的鱼……”
“哈哈……”
李承乾笑着起身,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随后道:“想不想回北漠看看?”
“北漠?”
听闻这俩字,无忧明显愣了下,脸上不仅浮现出追忆的模样,似是回到了那个小茅屋,似是回到了那个菜圃前。
无忧回过神来,望着李承乾:“我们一起去么?”
“当然了。”
李承乾意有所指道:“若我不去,我的鱼游丢了怎么办?”
到了这时,无忧也终于听出了李承乾话外的意思。
她脸色不由开始红了起来。
见她那模样,李承乾也不由的想逗逗她。
他伸手捅了捅她的腰间软肉,坏笑道:“我的鱼儿,你怎么还脸红了?”
无忧回头狠狠地挖了他一眼:“再动我,打你哦!”
“呦呵?”
“我的鱼儿,还敢打我了?”
武仙传承系统 范氏之魂
李承乾抱着肩膀道:“你以为这还是北漠?”
“北漠的时候让你欺负欺负也就罢了,既然回了长安那就是我的地盘。”
“在我的地盘上打我,难道你就不怕受罚?”
李承乾故意贴近无忧道:“我亲自处罚你,怎么样?”
闻言,无忧抬头看了眼李承乾。
当她看见李承乾那明显别有深意的眼神时,脸就直接变成了桃色。
这家伙就是个十足的坏蛋。
无忧羞红着一张脸,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跑路了。
见她逃一样的离开,李承乾在后头笑的爽朗,心中的不爽全然消失不见。
之前在北漠的时候就是。
只要是遇上了什么让他为难的事儿,就找无忧说几句俏皮话,每每都将无忧说的面红耳赤。
而那之后,他的心情也会马上好转。
也不知笑了多久,李承乾才收住笑声。
他轻叹口气道:“闲来无事调戏姑娘,果真是这世上最解压的方式之一呀……”
这家伙,竟然把调戏姑娘当成了娱乐消遣。
也不知无忧知道后,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重生学霸小甜妻
……
话分两头。
李承乾去了鲁王府的事儿,很快就被李世民给知道了。
而当他听闻李承乾与李元昌两人的对话后,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想当初李世民与李建成争斗最激烈时,便是如此状态。
李建成身为长子自然当仁不让,身后还有李元吉等一众支持者的追随,显得风光无限。
而李世民也丝毫不差,凭借着手下一杆能力出众的支持者,以及本身的光环也是步步紧逼。
两人争斗的最激烈时,可以说每一步都带着刀光剑影。
身边的支持者们,更是不知何时就会落入对方的全套,从而丧功殒命。
也是因为有了这些惊险的经历,李承乾与李元昌这些明里暗里的争斗,就变成了如小孩子做游戏一般的景象。
李世民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奏折,笑道:“旁的不说,这小子这份城府,的确够让人刮目相看的。”
“是啊……”
周公公轻笑道:“殿下的城府不说能比得上现在的陛下,但最起码也有几分与年轻时的陛下相似了。”
闻言,李世民笑的爽朗,轻抚胡须道:“你也不必捧我。”
“我少年时若有他这般聪明,就不至于有后面那些遭乱事儿了。”
作为老子,李世民是相当了解李承乾的。
他也自然知道,李承乾并非是庸庸碌碌之人。
他也知道,他之前对待朝堂中发生的事儿装傻充愣,也并非是他真傻,只是他懒得管罢了。
清荷崔家如何?扬州世林如何?天下佛门又如何?
最后有哪一个没被他一步步的摧毁?
吐谷浑如何?东北三番如何?最后有哪一个还能立足于世?
这总总事件累积在一起,难道还不能证明李承乾的厉害吗?
哪怕李世民都不敢说,将自己摆在李承乾的那个位置上,能比他做的好。
李世民微微昂首道:“不管怎么说,这小子已经算是开始反击了。”
“若是有机会的话,你再给他加把火。”
闻言,周公公愣了下,随即道:“陛下,您确定真要这么冒险?”
“当然。”
“我也想看看,他在暴怒之下能干出什么事儿来。”
李世民微微眯眼望向远方,道:“反正他是朕的儿子,哪怕是捅破了天,也有朕帮他顶着。”
听闻这番话,周公公有些哭笑不得。
天下哪有老子是这般对待儿子的?
人家现在本身就陷入麻烦,你还要给加把火,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李世民下令,他又哪里敢不遵从呢?
本来他想将李元昌安排人手,准备去李承乾府邸搞动作的事儿告诉李世民。
但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
反正说了,李世民也肯定会任由这件事儿发展下去。
毕竟他现在,满脑子都想着看李承乾在他面前隐藏的那部分呢。
但周公公也不是傻子,他还是藏了个心眼。
在某种情况下,他比李世民还要了解李承乾。
他也知道,李承乾是一个极其看重感情的人。
否则当初,他也不能在小小年纪,就做出头偷跑出长安城去北漠寻找姐姐的事儿。
而据他所知,李承乾几乎对自己身边的人都是如此,哪怕只是个婢女也被他看得极重。
他实在无法想想,若是那个陪着他在北漠生活了近两年的姑娘死了,他会爆发出怎样的愤怒。
故而,在离开甘露殿后,他立马叫来心腹手下。
目的无二,就是让其去秦王府传消息给小初子。
从侧面将无忧即将有危险的事儿告诉给了他。
而当小初子听闻这事儿之后,亦是有些不安。
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
见他那模样,前来传信的公公有些不解:“小周公公,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
小初子胡乱的答了一句。
随后他赶忙说了句:“行了,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也赶紧回去复命。”
说完,他也不管那家伙是什么表情,直径跑出了秦王府。
他之所以这样焦急,无外乎是因为无忧就在半刻钟前刚出了秦王府……

9onka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293章:我不要去揚州了讀書-p2oiw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现在的程怀亮也不是前些年那小毛孩子了。
身材魁梧,膀大腰圆,一刀下去最起码得有两三百斤的力道。
他一刀接着一刀,一刀快过一刀。
直将对方那领头的持刀汉子给震得一路退到了船只围栏边。
程怀亮得理不饶人,一刀直将对方逼压在围栏上。
他望着那苦苦支撑的汉子,冷笑道:“谁派你来的,说出来,我饶你不死。”
“狗贼……”
“有能耐你就杀了我,没能耐就别在我耳旁放屁!”
随后,那汉子奋力的推出一刀,将程怀亮给推开。
待到程怀亮再次抬头时,那汉子的身边已然多出了五名刺客。
这五名刺客不找别人,只找程怀亮。
首席的奶茶女友 午夜莺
程怀亮也不甘示弱,直接迎了上去。
固然程怀亮的本领非凡,但当五名刺客一同联手进攻的时候也有些难以招架。
见程怀亮有些捉襟见肘,那五名刺客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进攻的节奏,使得程怀亮不得不边打边退。
也就在程怀亮渐渐的支撑不住之时,李承乾动了。
他直提着定唐刀冲入战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刀切开了一名刺客的小腹。
那人惨叫着向后退去。
随着他一路后退,肚肠都从他肚腹上的破口处流出,白花花的肠子流了满地。
退出数步后,那汉子双目圆睁,颓然倒地。
而后,李承乾又盯上了另一名刺客。
他直大步上前,挥舞定唐刀将对方的武器磕开后,直直一刀刺出,正中那刺客的胸口。
噗!
这一刀,直把那刺客刺了个透心凉。
沾血的刀锋从他的背后探出。
那人死前,目光中也还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都说眼前这人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么?
可要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怎能有这么凌利的身手?
或许因为平灭东北三番时,李承乾并未亲自出手,世人就忘了曾几何时,李承乾在吐谷浑的英勇了。
只这两刀过后。
那些刺客再看李承乾时,眼眸中已经没了先前的贪婪与嗜血,只剩下满满的恐惧。
剩下的三名刺客互相看了看,最后咬了咬牙纷纷怪叫着冲向李承乾。
他们显然是想要拼命了。
面对刺过来的三柄长刀,李承乾不慌不忙抬起手中定唐刀。
此刻他的动作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在和人对决。
更像是一个书生在纸上手持狼毫毛笔在纸上挥洒墨汁。
每一个动作都透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潇洒。
他看似没有用多少力气,但那三名刺客都在暗暗叫苦。
看李承乾柔柔弱弱,比姑娘强壮不了多少。
但只有真正碰到他的人才知道他的力量有多大。
三名刺客此时皆被那一刀刀震得手臂发麻。
又挡开了对方几刀后,李承乾的身形忽然一闪,整个人几乎贴着地面朝着那三人冲了上去。
他的速度太快了,快的对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手持定唐刀的他,宛如闪电一般从一人的身边掠过。
随后,他又一步跨到了另一名刺客身前,抬手一把扣住对方面门,直接将其按倒在地。
紧接着,抬腿一脚踏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耳轮中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人的脖子就宛如是被踩断的木棍一般,不自然的扭曲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
从李承乾迈出一步,再到他收刀,也不过是一瞬间发生的事儿而已。
这时在看场中,三名刺客已有一人被斩下头颅,一人被踩断脖子。
三名刺客,又是在转瞬之间死了两人。
仅剩下的那人呆呆地愣在原地。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和李承乾拼命,还是该转身逃走。
可这个问题却没有让他纠结太久。
随着程怀亮奔过去,高高跃起,抬刀一记力劈华山。
那刺客的身体,也被斜肩带背的砍成两片。
领着刺客前来的持刀汉子将眼前一切尽收眼底。
此时此刻他才明白,眼前这家伙究竟凭借什么才那般受帝王宠爱,又是凭借什么灭了吐谷浑与东北三番。
但他只是一个过河的卒子。
卒子过河就不能后退半步。
那汉子手持长刀,指挥着仅剩的刺客们,手持长刀高喊:“兄弟们,随我一起杀李家的狗!”
可这时候再喊出这样‘慷慨激昂’的词语还有用吗?
场内,那五百名除去少数没有登上船的人之外。
剩下的杀入乾字营乘坐大船的刺客们尽半数都已被乾字营士卒联手绞杀。
故而此刻他在李承乾的眼中,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可以说,从李承乾决定出手的那一刻起,这艘船上的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从开始到结束一共不足半个时辰。
随着那名领头的汉子被李承乾一刀削去头颅,这场战斗也彻底画上了句号。
食戟之我有万界食材
不用李承乾说什么。
乾字营士卒,便将那些放下武器高举双手的刺客们全部斩杀。
……
晚些时候,船只驶出狭窄的水域。
在相对平稳的水域,下锚停靠。
卢婉洁乘坐小船,跑到了李承乾的船上。
实际上,早在来之前,李承乾就对此次遇刺有所预料。
故而在进入通济渠后,他就没再让卢婉洁继续跟自己乘坐同一艘船只。
当卢婉洁在船舱内见到李承乾时,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
听闻那些打斗声,卢婉洁担心的几乎发狂。
甚至都有了,若他战死马上投江殉情的打算。
此刻见他平安无事,卢婉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不顾旁人眼光,直扑进了李承乾的怀里,哭的凄惨……
首席宠妻入骨
看她这模样,李承乾也只能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
“吓到了?”
“没事儿没事儿,都是小事儿。”
“况且,咱们之前也不是没经历过这个……”
两人之前是一起遇到过水匪。
可那些水匪,怎能与这些人相提并论?
就算是卢婉洁这对战争一窍不通的小妮子都能看出来,这群人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
她直泪眼汪汪的看着李承乾:“我不要去扬州了,我们回长安吧……”
“唉……”
李承乾轻叹一声,无奈道:“有些事儿,我不做就没人去做了。”
“我一个秦王,一个当朝大皇子,他们都敢明目张胆的刺杀。”
“如若再不整顿他们,怕是天大的事儿,他们也敢去做了。”
李承乾拥着卢婉洁,目光深邃道:“不过你放心,回去时绝不会再有这种事……”

8mah1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txt-第289章:改變這個時代分享-yxhna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长安城内,风起云涌。
大理寺内,焦头烂额。
李世民也被这些事情给烦扰的不行,连看奏折的心思都没了。
也就在他愁眉不展时。
李承乾忽然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
他直走到李世民身旁,憨笑道:“父皇……”
“滚滚滚。”
战神王妃:废物惑天下
“没看朕正烦着呢么?”
李世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直接下了逐客令。
“您看看,我还没说事儿呢您就要赶人了。”
李承乾故作不满道:“那我可把这赚钱的机会给别人了嗷,到时候父皇可别说,儿臣有好事儿没想着您。”
“嗯?”
李世民抬头望了李承乾一眼:“你小子又想出什么鬼主意来了?”
“当然是赚大钱的好主意了。”
李承乾直道:“若是此事能成,父皇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坐在皇宫内,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财涌入皇宫,涌入父皇的小金库里。”
嗯?
还有这好事儿?
李世民有些难以置信,望着李承乾道:“我怎么觉得你小子是有什么阴谋呢?”
“得得得,父皇不要拉倒,我去找程伯伯。”
说完,李承乾直接就要走。
“站住!”
李世民起身叫住了他。
“干嘛?”
“您不是信不着我么。”
李承乾有些不满的翻了个白眼。
“朕就想听听你到底想到了什么主意。”
李世民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喉咙道:“如果是好事儿,朕自然会答应。”
“但如果是坏事儿,朕定罚你!”
这果真很李世民……
李承乾对于自己老子这德行也是无奈了。
他直接将自己对于钱庄的构思蓝图与李世民述说一遍。
王者荣耀之儒道圣祖
临了他还不忘来一句:“若是天下财富,都尽数掌控在父皇手中,您觉得,这天下谁还能造反?”
“亦或者说,没了钱作为支撑和依仗,谁还有那个本事造反?”
李承乾所在乎的和长孙无忌与卢青不同。
他想要改变的是这个时代,而并非是为谁谋利。
他很清楚,一旦财富都被国家掌控后,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
故而,他才会左右撺掇,来谋划这件事儿。
从控制粮食之后,再到后来的控制知识等,这已经让李世民愈发认识到控制社会资源的好处了。
此刻,听闻李承乾又有控制新资源的方法,李世民说不心动那绝对是骗人的。
他思索了一会后,道:“既然你的想法都这么成熟了,那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做吧。”
“如果有需要我出面帮忙的地方,你只需要与我说来便好。”
“没什么需要您帮忙的。”
“您就只需要坐在皇宫,等着那些钱财源源不断的给您送来就好。”
听闻他答应了,李承乾那是相当高兴的。
毕竟李世民接受的新鲜事物越多,他能改变这时代的机会也就越大。
自打他开始掌握风能运用之后。
密与魔之血 愿洞察之父理解我们
他就能看见,这时代的未来已经开始改变了。
以现在的进展来说,他有绝对的自信在三年内,研制出蒸汽机来。
他甚至已经开始想象,若是有一天蒸汽机问世,该如何推动工业发展了。
……
时代,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改变着。
而李承乾也为了早日见到大中华强大那天,通过他的方式努力着。
深深浅浅记忆里都是你 Show儿
只是,他似是忘了。
现在想那些还很早。
只在这长安城里,他就还有很多事儿没有解决呢。
例如,李元昌与博陵崔氏,例如躲在暗处隐忍不发的李泰。
例如,那些表面屈服却满肚子怨愤的世林家族们。
当然,还有一个人,做梦都想亲手杀死他。
那便是赵有林……
说到赵有林,就不得不提,这人在撤出战场之后的遭遇。
他带着两万多三番士卒,一路北逃进入薛延陀境内,准备投奔薛延陀。
可还不等他靠近薛延陀领土,便被夷男可汗派兵拦下了。
夷男可汗只对赵有林说了一句话:“若再向前一步,薛延陀将士便会即刻对你发动进攻。”
正如李承乾所说的那样,没人会为了这两万来人得罪大唐。
就算他夷男现在在混的风生水起也一样不敢因为他这点人马,就去招惹大唐。
所以,赵有林只能带着自己那些残兵败将,继续向西行进,一路进入西突厥境内。
也是赵有林的运气好,西突厥现在正处于混乱之际。
他的到来,不仅没有被各大势力排斥,反而还被争相拉拢。
这样一来,倒也直接使得他在这里混的如鱼得水。
而这一次,赵有林并没有选择投奔任何人。
他的首要目标,只有一个,那边是自立门户。
在东北三番的经历使他明白,很多时候不能在自己头上悬把剑,那会使得他束手束脚。
因为他不知道,何时那把剑就会落下来将他刺死。
而他想找李承乾报仇,就不能有这种束缚存在。
所以,他也不允许再有人来束缚他。
在抵达西突厥境内的当日。
赵有林便带领两万三番残兵,灭掉了两个中小型的部落,随后原地招兵买马占地为王。
而且他的统治理念与中原一模一样,不做可汗只做王,不接受依附只接受吞并。
重生之奋斗成仙记 爱梦成痴
这虽说引来了许多部族的不满,但他手下那两万多三番残兵也不是开玩笑的。
只短短几日内,他便灭掉了十余个部族,抢掠财宝与人口无数。
而这些也都是在李承乾还未回到长安时发生的。
待到李承乾回到长安时。
赵有林便已经占领整个金山地区,而且还在以一种非常迅猛的速度向西扩张。
甚至在三日前,他还引兵与焉耆打了一仗,占据了焉耆大片领土。
现如今,他拥有的人口以超过两百万,势力板块更已经比当初的东北三番总和还要大了。
可这对于赵有林来说就是终点了吗?
并不是……
他的野心很大,他可是要杀了李承乾的。
他还要让大唐为当初看不起他而付出代价。
当然,还有薛延陀……
赵有林是个很记仇的人。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夷男在自己面前摆出的那副嚣张嘴脸。
王帐之内。
赵有林望着版图,眼眸阴沉,嘴角挂着冷笑。
“等着吧,都等着吧。”
“早晚有一天我赵有林会带着一身光彩归来。”
“欺过我的人,辱过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李世民、李承乾、李听雪、夷男、你们所有人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