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大唐第一村 愛下-第一二二五章:老前輩是朔方人讀書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席云飞是真的醉了,这个李二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啊?
退 後 讓 為 師 來
与长孙无忌相视一眼,两人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转身朝门口走去。
“老张,备车。”
席云飞的声音穿透院墙。
···
黄金老爷车中也有收音机,两人坐在后排,听着李二信誓旦旦的要给那位老英雄正名。
听着听着,两人相视一眼,同时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李世民,竟真的是在帮那位老人家正名,而非故弄玄虚。
原来那李姓老者为了救人,被野兽划破了脸。
破相之后,村里人却不知道感恩,反而因为他的丑陋长相渐渐疏远于他。
《天帝》 龙帝天宇
最令人气愤的是,有些父母竟然还拿他哄骗孩子,说他被妖怪附体了,要是不听话,就要让他把孩子抓去长山喂妖怪。
一晃几十年过去,孩子们一代代长大,老者是妖怪的玩笑话,竟然渐渐演变成‘事实’。
随着知道老者光辉事迹的村民渐渐逝去或者离开村落,老者逐渐被新生代的村民孤立,最后甚至成了幼童嘴中,人人喊打的大妖怪,家里的锅碗瓢盆经常被人摔碎,或者丢进粪坑。
“岂有此理,这什么村的人都该死。”长孙无忌义愤填膺的拍了一下大腿,侧身看向席云飞:“郎君,这事儿应该是真的吧?”
凹凸星球
席云飞眉心紧蹙,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令人无语的事情出现,三人成虎,有时候,你认为的无心之言,玩闹之举,很可能会废了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事儿应该不假。”
席云飞知道方醒木最近为了寻找名人,动用了护庭八队的情报网,只是,具体要采访的名单,他也没见过,对于这位老英雄的事迹,更是一无所知。
长孙无忌闷闷的摇着头:“若此事当真,那这位老前辈就真的太可怜了。”
席云飞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
···
老爷车缓缓停下,通讯司的停车场停了好多车辆。
此时,不少人都将视线落在席云飞与长孙无忌身上,席云飞看到了一身戎装的侯君集。
而对方,已经笑着迎了过来。
“郎君,辅机。”
席云飞点了点头:“侯将军。”
长孙无忌蹙眉道:“君集,你怎么不劝劝陛下?”
侯君集十分无辜的抱拳,道:“我也无能为力啊,陛下把我们丢在航空站收拾行李来着,实不相瞒,我们也是刚到。”
长孙无忌抬眼望去,才发现那些车辆都是运营中的观光车。
席云飞拉了一下长孙无忌:“好了,我们先进去再说,好在目前为止还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三人并肩走进通讯司。
闻讯赶来的赵晋南已经站在正门口恭候多时。
见到席云飞的第一时间,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了一番。
得知李世民主动要求参观广播电台,长孙无忌的脸色瞬间塌了下去。
席云飞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安慰道:“你放心吧,目前来看,他并不知道你是奔着收音机坊的事情来的,一会儿我们配合默契一点……避左右而言他。”
“嗯。”长孙无忌重重点了点头。
他甚至都没有发现,他的心态已经开始发生了转变,倘若是一年之前,有什么好东西,他肯定第一时间与李世民分享,哪怕要付出一些代价,也在所不惜。
可是,现在,他得知李世民忽然对广播电台感兴趣,心中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竟然是绝对不能让李世民知道收音机坊的事情。
三人见到李世民的时候。
这位大唐皇帝陛下正在演播室里畅所欲言,对于白岩颂提出的一些问题,几乎是来者不拒,引经据典之下,经常蹦出几个发人深思的论调,很有后世那些心灵鸡汤的味道。
“呵呵,还挺专业。”
席云飞不得不感叹,有些人就是天生的演说家。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魅力,李世民才能够拥有那么多的忠臣良将。
透过巨大的隔音玻璃,李世民也发现了三人的身影,抽空,他还朝席云飞挥了挥手。
席云飞哭笑不得的朝他点了点头,与一旁神情忐忑的方醒木问道:“说吧,究竟怎么回事儿?”
他可不相信李世民会主动当什么嘉宾。
方醒木瞥了一眼长孙无忌,压低声音将自己和白岩颂套路李世民的经过娓娓道来。
席云飞听完,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就敢套路他?”
方醒木张了张嘴,嘀咕道:“就是知道才套路的。”
“你说什么?”
“呃,没,没什么……”
席云飞双手背负身后,深深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些手下,好像都不怎么敬重李二啊,这究竟是好是坏?
足足一个时辰。
名人访谈节目,终于落下帷幕。
李世民拉着那位李老笑呵呵的走了出来,席云飞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可怜的老者。
“郎君!”没想到老者好像认识他,竟然主动上前问候。
席云飞赶紧回了一礼:“老前辈太客气了,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回头我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老者急忙摆了摆手:“不,不必了,其实我现在过得很好,我也不想回村了……”
李世民上前一步,义正言辞的与席云飞说道:“二郎,这事儿交给朕处理吧。”
“哦?!”席云飞嘴角微微扬起:“陛下打算怎么处理?”
李世民呵呵一笑:“这还不简单,朕要让那些村民忏悔他们犯下的错误。”
席云飞摇了摇头,看向老者:“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老者愣了愣,胆怯的看了看席云飞,有看了看李世民,最后默默摇了摇头。
“这……”李世民一脸不解:“老前辈,你这是为何?”
老者缄默不语。
席云飞却是理解的说道:“老前辈的意思,我知道了,回头我会派人去看看,若是村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也会不遗余力的提供帮助,不过,你真的不回去了吗?”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老者闻言,错愕的看着席云飞,紧接着激动的躬身一礼,应道:“不回去了,能看到他们把日子过好,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多谢郎君!”
李世民浓眉紧蹙,十分不解的看着老者:“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老者憨厚的笑着,狰狞的疤痕看上去变得可爱了起来:“你不懂,并不是所有付出,都一定要得到回报的。”
“呃……”
席云飞尴尬的笑了笑:老前辈,你知道他是谁吗?
哦,差点忘了。
老前辈是朔方人!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唐第一村討論-第一一九一章:奇怪的走向看書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吃过晚饭后,席云飞尝试用对讲机联系朔方。
因为地域太长的关系,消息要先经过占城的信号站中转,再到岭南道、剑南道、山南道的中转站,最后抵达朔方。
往往说一句话,等到对方回复,就要十几个呼吸之后,这还是说的话不长的情况下。
当然,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的通讯效果,席云飞本人已经十分的满意了。
因为时差的关系,席云飞这边吃完晚饭,朔方那边才刚刚开始做饭。
崔一叶身为科研狂魔,此时刚刚离开格物坊。
还不等他开车回家,就被朔方商会的人叫住。
“马主事有要事找我?”
崔一叶闻言,想也不想,直接开车往朔方商会赶去。
商会二楼。
我与女神们的荒岛奇缘
马周站在一张地图前,好奇的打量着地图的西南角。
身后响起敲门声,来人正是匆匆赶来的崔一叶。
“坐吧。”
马周指了指一旁的茶桌,不等崔一叶询问,他就开门见山的说道:“这么急着找你来,是郎君有一件事情找你帮忙。”
说着,他指了指地图西南角的一个半岛:“这里是天竺,郎君估计就在这附近某个地方,想要找几个会梵文的人,我听闻你们崔氏对梵文略有研究,你看是不是帮我找几个人过去。”
崔一叶闻言,好奇的看着地图,半响后:“可以啊,我本身就会一点,不过,若说对梵文最精通的,还要数我十叔,他是一位天竺高僧的弟子。”
博陵崔氏信佛的人很多,这一点,从他们参加武道大会派出一位高僧做代表,就参赛就可见一斑。
马周微微颔首道:“那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
崔一叶摆了摆手:“不麻烦,只是,马主事……有必要特地叫我过来吗?”
放开我的小姐姐 九当
崔一叶倒也不是怪罪马周小题大做,就是觉得这种小事儿,直接找个人传话不就得了。
特地叫自己过来,有这个时间,他吃完饭,还能赶回格物坊继续搞科研呢。
马周呵呵一笑,一脸无奈的说道:“崔主事将此事告知崔家主后,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的请你特地跑一趟了。”
崔一叶愣了愣,若有所思的看着马周,最后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告辞了。”
“不送。”
离开朔方商会。
崔一叶径直开车出了内城。
他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先去了一趟通讯司。
刚到通讯司,崔一叶就遇到了一个熟人。
“呦,崔兄,好久不见。”
“郑兄?好久不见。”
···
不久之后。
长安城。
崔氏大院。
崔尚放下手中的对讲机,怔怔的看着书桌上墨水还没干的两个字——天竺。
在他身后,崔莺儿正在温习几本女典。
见状,她抬头看着崔尚:“爹,你怎么了,是不是大哥遇到什么事儿了啊?”
崔尚顿了顿,朝她摇了摇头:“没事,你大哥那边很好。”
崔莺儿乖巧的点了点头:“那爹怎么通完话,还干站着,你不是要去赴宴吗?”
崔尚这才想起来,今晚道盟几个合伙人要聚一聚,商量一下辽东八郡采购农用机械的问题。
“不去了,今晚爹哪里也不去。”崔尚忽然摇了摇头,脸上难掩激动之色的说道:“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爹去处理呢。”
崔莺儿懵懂的看着他:“哦。”低头继续看她的书。
走出书房,崔尚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嘴里疯狂嘀咕着‘天竺’两个字。
路上几个丫鬟和小厮见了,都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崔尚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样,径直来到后院。
青烟弥漫,檀香袅袅。
崔家后院一个小院子改造的佛堂中,崔尚激动的拉着十弟崔凤年的手:“凤年,机会啊,这是一个大机会,你可一定要答应大哥啊。”
崔凤年手里的佛珠都被抖得掉到地上了,无语的看着脸色潮红的大哥,好奇道:“你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答应你?”
“哈哈哈,什么事儿,当然是好事儿啊!”
崔凤年神色一变:“你不会又要我娶妻吧,不行,这事儿没得商量。”
崔尚神情一怔,接着笑着说道:“不娶就不娶,以后大哥再也不逼着你娶妻了。”
“当真?”崔凤年一脸狐疑。
崔尚连忙举起手发誓:“当然,不仅不逼你娶妻,以后你想给那些寺庙捐献多少钱,大哥也支持你。”
殭屍 女友
崔凤年见了鬼一样的看着崔尚:“大哥,你,你没事吧?”
崔尚哈哈笑道:“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儿啊。”
“可是……”
“别可是了,大哥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
我是邪神 邪风小浪
与此同时。
长安城。
郑氏大院。
作为五姓七望之一的荥阳郑氏,这里的面积一点儿也不必其他家的小。
郑善果作为崔氏族老,今日刚好回长安休沐。
自从有了航空站,大唐三十六个上州之间的往来愈发的便捷。
强势总裁的宠妻365式
此时,家主郑源坐在上首,郑善果等一众族老分列左右。
郑氏年青一代中,唯有一个郑钰在场,而此时,他正一脸恭敬的汇报刚刚从朔方得到的消息。
郑善果一脸严肃的问道:“你确定郑镢那孩子没有听错?”
郑钰急忙拱手应道:“不会错的,三哥不会拿这么重要的事情开玩笑。”
郑善果见状,回头看向郑源:“如果此事当真,那我们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郎君的意愿了。”
郑源脸色不是很好看,他点了点头,说道:“郎君若是有意让博陵崔氏谋取天竺,我们冒然抄手进去,确实不妥。”
“不,我觉得不是这样的。”郑钰开口说道:“祖父,还有几位族叔,你们想想,若郎君真的有意将天竺交给博陵崔氏,那为什么不直接联系崔家主,而是绕过他去联系崔一叶呢?”
“……这?”
“或许郎君跟崔大郎比较熟悉?”
郑钰闻言,极力摇头否认:“不,我不认为是这样的,在我看来,郎君只是单纯的需要几个会梵文的人,而众所周知,博陵崔氏曾经翻译过不好佛经。”
郑源神色微动,蹙眉道:“钰儿,事关重大,你有何凭据?”
郑钰愣了愣:“凭据?”
要说凭据,还真没有,想了想,他说道:“就凭郎君是一个怕麻烦的人,而且,崔一叶一门心思扑在格物坊,郎君根本不会为了其他事情让他分心。”
“也就是说……”郑源与郑善果相视一眼,两人眼中精光闪烁:“也就是说,我们郑氏也不是没有机会咯!”

za1j5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 線上看-第一一四二章:滅絕的小可愛-5rxgy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回到琉球这边。
三国最强霸主
席云飞放下手机,满意的笑了起来。
孙思邈让柳擎天代传的那句话,倒是让他有点心虚了。
不过,心软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反正又看不到,眼不见心不烦嘛。
帐篷里染着驱蚊的熏香,席云飞一个人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
耳边回响着海浪拍岸的声音,频率很匀称,催眠效果十分的显著。
躺着一会儿便沉沉睡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落黄昏。
席云飞微微眯了眯眼,接着神色大骇。
只见帐篷布上折射的影子中,一只大型猫科动物飞奔着扑向一道人影。
那人影的发型不是崔莺儿还有谁?
席云飞豁然站起,朝门外冲去。
紧接着,他呆愣原地。
落日余晖,将沙滩上的人影拉得长长的。
离着帐篷不远,崔莺儿怀里抱着一只小猫,回过头来朝他挥了挥手,笑容甜美而又活泼。
“郎君,你快看,王大哥抓到了一只小猫咪,好可爱对不对!”
琉球有猫吗?
席云飞好半天没缓过劲儿来,答案是否定的,这个年代的宠物猫都是从波斯传到中原的。
琉球这么偏僻的岛屿,哪里来的猫啊。
不过,崔莺儿怀里抱着的,又确实像是一只斑纹猫。
走近了一看,席云飞脸色微变,要不是那只小家伙看上去没有任何杀伤力,他差点拉过王大锤一顿骂。
“这不是猫,这是云豹,长大了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野生动物。”
席云飞蹲在崔莺儿跟前,伸手要去摸那只小云豹。
可是手伸到一半,小家伙朝他嘶吼了一声,虽然听着没有任何威慑力,但席云飞还是不冒险了,万一被它咬一口,感染了细菌病毒,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崔莺儿傻乎乎的看着怀里的小云豹,眼里满是疑惑:“不可能吧,它这么可爱,怎么可能吃人呢,你看看,它吃鱼,它不吃人的。”
一杆进洞 张鼎鼎
席云飞朝一旁看去,地上摆着一个碟子,里面有一只剩下骨头的海鱼。
苦笑着摇了摇头,这话他不知道怎么回,自己对云豹也不了解,倒是曾经看过一篇报道,好像琉球云豹被人为捕杀到灭绝了。
打量着崔莺儿怀里的小家伙,不得不说,小时候的云豹真的像是家猫,皮毛黝黑发亮,眼睛炯炯有神,非常的漂亮威武,就是不知道长大了会不会变丑,不然养一只也挺好的。
“既然你喜欢,那就先养着吧,回头我给你一点药水,你帮小家伙洗个澡消消毒,再把它的指甲修剪一下,免得误伤到你。”
崔莺儿闻言一喜,连连点头道:“嗯嗯,我会照顾好它的,确实要帮它洗个澡,抱了一会儿,我都觉得身上痒痒的,估计是有虱子。”
大唐的贵妇很多都有养小动物的习惯,大都是养的都是小兔子、小狗,虱子这玩意儿只要家里有宠物的,基本都遇到过,崔莺儿有这点常识,也不奇怪。
席云飞伸手揉了揉崔莺儿的头,含笑道:“我给你的药水很管用,你定期给它洗澡就行,保管一只虱子都不会长。”
“嗷!”
席云飞话音刚落,就见崔莺儿怀里的小家伙忽然一脸凶相的朝他挥舞着前肢。
“呦呵,这小家伙还挺护主的。”
把手从崔莺儿头上拿开,小家伙果然就不叫了,趴在崔莺儿的小胸脯上,一脸警惕的看着席云飞。
“这家伙怎么跟你这么要好,这是把你当娘了吧?”
崔莺儿闻言,双颊变得通红:“什么嘛,我才是不是它娘,最多就是它的姐姐,对不对,小可爱……大概是因为我救了它吧,刚刚王大哥想把它的皮剥下来,给你做个手套来着。”
“噢,原来你这家伙是我的手套啊!”
席云飞一脸怪笑的看着小云豹,惹得小家伙又开始龇牙咧嘴,嘴里呜呜呜的叫着。
崔莺儿见状,急忙把小云豹藏在身后,可怜兮兮的看着席云飞:“郎君,你要是缺手套,回头莺儿送你一双,咱不杀小可爱好不好?”
席云飞闻言,收起怪笑,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我跟它闹着玩的,这可是珍稀动物,我保护它还来不及,怎么会杀了它,真要杀它,我也不会让你养着啊。”
“呼,那就好,那就好,我就知道郎君一定不会伤害它的。”
席云飞呵呵笑着,忽然想起一个被自己忽略的问题。
既然自己回到了古代,那是不是可以试着去拯救那些灭绝的动物呢。
比如犀牛,要知道,我国也是有犀牛的,只不过被人为捕杀灭绝了。
还有新疆虎、白暨豚……这些动物后来都灭绝了,所谓的灭绝,就是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想想,还挺悲凉的。
或许自己在朔方建设动物园的计划,应该尽快提上议程了,世界太大,自己管不了,但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收养几只动物倒也不费力。
当然,如果整个世界大一统,到时候直接办法禁猎令,或许效果更好一点。
想到这里,席云飞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份责任感。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为这个世界做一点什么。
“郎君,刚刚王大哥好像找你有事儿来着,他让我转告你一声,我差点忘了。”
席云飞低头看向崔莺儿,点了点头后,扫视一圈好奇道:“对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玩,紫衣她们呢?”
崔莺儿指着不远处的密林,红着小脸儿说道:“紫衣姐姐带着刘姨她们去打猎了,我……我怕枪声,没敢去。”
席云飞宠溺的看着她:“那好吧,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回来,咱们一起给小家伙洗澡。”
崔莺儿又惊又喜,连连点头:“嗯,那我等你啊!”
笑着与崔莺儿摆了摆手。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席云飞走到裴寂居住的大帐里,果然看到一堆人都在这里。
煤炉上小铜炉烧的通红,里面的水都干了,几人也没有发现,兀自对着一张地图谈论着。
见到席云飞进来,众人都是拱了拱手以示问候。
裴寂朝他招手,笑着说道:“中午朔方传来消息,柳队长已经将我们要的东西收集齐了,眼下已经乘坐飞艇南下,估计明早凌晨抵达。”
席云飞笑着走到裴寂身旁坐下,瞥了一眼桌上的地图,地图的右上角用隶书写着【中南半岛】四个大字。

whgvy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唐第一村 ptt-第一一三八章:談心展示-uzkgw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说真的,有时候我挺庆幸的。”
夜里,坐在临时搭建的小帐篷里,柴绍头枕着双手,忽然没来由说了这么一句。
旁边正在为他驱蚊的副将闻言,好奇的朝他看来。
柴绍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笑意:“当初第一次见那小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好对付。”
副将愣了愣,接着恍惚道:“将军说的是席二郎?”
柴绍微微颔首,接着说道:“有些人注定了不凡,还好他没有什么野心,否则殿下好不容易得到的天下,怕是都要拱手相让。”
“这……将军,谨言慎行啊。”
“谨个屁的言,你们都是老子的兵,老子要是连你们也要防着,那还打个屁的仗?”
尽管柴绍语气有些暴躁,但这句话听在心里,副将还有帐篷外的几个人都挺受用的。
“将军,其实你不说,我们也都知道,你看那瓦岗三兄弟,要不是跟他攀上了关系,北部新军的将领肯定就是将军了,论对突厥人的了解,他们根本不及将军万一。”
说起程咬金、秦琼、李绩三人,柴绍心里一阵的吃味,特别是领略过席云飞这些装备之后。
副将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听说新军完全是按照护庭队的路子训练的,以前不懂,没见识,一直还觉得再怎么练也就那样,可是吧,今晚……老周我算是涨了见识了。”
“是啊,将军。”门口一个副将探头进来,直接蹲坐在地上:“想起那两千个新兵蛋子,一个个手里拿着枪,穿着防刺服,带着夜视仪的模样,我这心里就羡慕得紧。”
柴绍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应道:“甭说你小子羡慕,老子还羡慕呢。”
“哈哈哈……”几人被柴绍这句话逗乐了。
那个副将笑过后,忽然一脸严肃的说道:“将军,事到如今,陛下交给咱们的任务?”
听到他的这个问题,其他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最后将目光放在柴绍身上。
柴绍呆愣了半响,重重呼了一口气:“再说吧……”
···
明月长空,海风吹拂。
与阴暗潮湿的密林不同,营地这边点满了篝火。
几个学过杂耍都士兵,正用空翻逗着那些土著的孩子们。
如此温馨的画面,与林子里打生打死的血腥场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中午一顿饭,晚上一顿饭,跟阿诗玛说的一样,这群大唐人并没有将他们看作奴隶对待。
与其说没有受到虐待,反而待遇出奇的好。
他们这一整天也就是挖坑,将泥沙装进麻袋里,然后堆到海岸线,防止海水倒灌。
这么简单的工作,比他们进山打猎安全了很多,而且,得到的报酬也非常的丰厚。
大唐人为他们送来了新的衣裳,短衣短裤,质量很好,感觉可以穿好几年的那种。
修仙 秣陵别雪
最高兴的是食物,两顿饭都有米面,这是他们难以想象的。
其实,他们也有种过稻谷,但是产量并不理想,平时的主食是一种叫做木薯的植物,论口感肯定比不上米面的。
一百多个土著,分成十几个小组,十人一组,住在一个军用的搭帐篷里。
他们吃过晚饭后,就躲在帐篷里,讨论着今日的所见所闻。
娘子很山寨
有孩子的大人还要分心照看不远处跟大唐人玩在一起的孩子们。
见到那些大唐人一个个和蔼可亲的模样,他们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更多的是庆幸,或许这样的生活也不错,相比于朝不保夕的从前,现在的生活貌似更有盼头。
“阿娘,阿娘,你快看,漂亮……”
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女童跑了进来,黝黑皮肤在火光中倒映着油润的光泽。
小肚子鼓鼓的,身上的短衣短裤看上去有些紧绷。
她手里提着一条红头绳,这是刚刚一个士兵送给她的小礼物。
帐篷里的几个妇人见到红头绳,眼里都是一阵的羡慕,这样鲜艳的红绳,要是绑在头上一定很好看吧。
“阿娘,赵叔叔说他不会绑,阿娘会,阿娘快帮我绑发髻,要绑两条。”
妇人接过红头绳,有手臂那么长,分成两条肯定是够了,可是,让她扯断这么精致的红绳,总觉得下不去手,这绳子若是存着,等丫头长大嫁人的时候再绑……
想要这里,妇人摇了摇头,自己太傻了,现在的生活不比从前,自己应该向前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么想着,迎着女儿期盼的目光,妇人用牙齿小心翼翼的将红头绳分成了两段。
情斗官场 风流龙哥
绑了两个羊角辫子,小丫头乐呵呵的又跑了出去。
她先是到送她头绳的赵叔叔跟前炫耀了一番,又跑到小伙伴里欢快的跳起了舞蹈。
阿诗玛的弟弟还没有名字,他见到小姐姐头上的羊角辫,羡慕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怎么,你也想要?”
席云飞弹了一下小家伙的额头:“你这披头散发的确实不好看……”
说着,他伸手进怀里,从光幕上买了一把黑色的橡皮筋:“来,我给你整一个脏辫造型。”
荆王李元景闻言,放下手中的酒杯,好笑道:“这辫子扎起来就是为了干干净净的,哪里有脏辫一说,真要脏了就得洗。”
大时代1950 嵩山坳
席云飞回忆了一番,心里也在打鼓,是啊,后世那些扎脏辫的人,多久洗一次头?
“郎君,明日就要南下了。”
“嗯。”
正道 西萌吹雪
神碑 泰阿
荆王李元景回头看了一眼认真给孩子扎辫子的席云飞,无奈摇了摇头。
席云飞似乎有感应,头也不抬的问道:“你在担心什么?”
李元景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带着些许落寞的语气说道:“我担心二哥误会,又担心被他看不起,明明想要为大唐做点什么,可是,心里总觉得挂着一把锁。”
席云飞听着,嘴角微微扬起:“你还是先把事儿做好吧,等你足够强大的时候,他不仅不会防着你,还会处处讨好你,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大到他一个人根本就管不过来。”
李元景闻言一怔,接着苦笑一声,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后,幽幽说道:“其实,我当初是支持大哥的,二哥能够留我一命,我已经很感激他了,成王败寇,我现在渐渐理解了二哥的苦衷,如果他当初不……唉,估计死的人就是他了吧。”
席云飞扎辫子的手顿了顿,接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没有看到,继续给小家伙扎辫子。

7cuka人氣都市异能 大唐第一村 txt-第一一三六章:空投鑒賞-e11zc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又折腾了接近一个时辰,消毒工作才算结束。
军医随身携带的石灰跟酒精也已经告罄,眼看这种情况,两个军医都是急了。
他们一同找到柴绍说明情况。
“将军,照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咱们的药材基本清空了。”
“是啊,将军,以防万一,我们是不是回去补给一番?”
末世之无限噬魂
柴绍穿上盔甲,眉心微蹙,土著的巢穴还没有找到,一个活着的俘虏都没有抓到,这叫他哪里有脸面回去补给啊。
总不能说进了一趟山,人没抓到半个,自己还损兵折将,顺便把药材都用光了吧?
这么大的丑,他柴绍可不敢去背。
可是,两个军医说的也没有错,眼下这个情况,他们可算是两眼一抹黑。
火把都不敢点,就怕被那些土著发现。
而且,士兵中一多半的人患有夜盲症,此时就算遇到土著,大概率也是不敢追击的。
退?
柴绍不是没有想过。
但心里总觉得不甘。
就在他犹豫不决之际。
咻~
咻~
咻~
“狗日的,又来!”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柴绍险之又险的拉着两个军医躲到一颗大树旁,同时大喊道:“所有人寻找掩体躲避,先不要反击,老子倒要看看,这群狗东西有多少根箭。”
这已经上第五波偷袭了,不止是柴绍,其他士兵们也都来了脾气。
维多利奈的乐架 仁太
但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对方来去匆匆,就射了一轮箭雨后,又退了。
噬骨冥约,我的鬼夫君 舞姬纤
等没了动静后,柴绍恍然大悟:“特娘的,这是不想让我们好好休息啊。”
異 界 水果 大亨
几个副将提着盾牌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将军,我们不能小看这些土著啊,他们之中肯定有人深谙兵法之道,按照他们这个办法,每隔半个时辰来一次,也不用跟我们打,我们自己就要累死。”
“这群狗日的,现在最麻烦的是,我们在明,他们在暗,他们找得到我们,而我们根本就发现不了他们的踪迹。”
听着两个副将的分析,柴绍眉头皱得更深了。
身后,有一个噩耗传来。
军医语气满是无奈的说道:“将军,最后的纱布和药膏也没了。”
这一轮偷袭,又有十几个士兵受了伤,虽然不是重伤,但也消耗了最后的储备药材。
“回营地吧。”
“是啊,将军,不要犹豫了。”
“来日方长,我们回去重振旗鼓,明日再来与他们大战三百回合。”
步剑庭 意缥缈
面对几个副将和军医的联合劝谏,饶是柴绍有心一搏生死,此时也不得不遵从大部队的意见。
“那好吧,我们回……”
“咦,你们听,是不是有什么动静?”
柴绍刚要做出撤退的决定,旁边一个士兵忽然侧着耳朵喊道。
夜晚的丛林到处危机四伏。
众人闻言,都是全神戒备起来。
虫鸣、风动、树叶摩擦的声音、不知名动物发出的咕噜声,在这些诡异的背景音之外,隐隐约约还有一道熟悉的嗡鸣……
就在柴绍等人一筹莫展之际,有人惊喜道:“是飞艇,这个声音是飞艇!”
所有人闻言,急忙抬头朝天空望去。
透过盘扎的树干,穿过茂密的树叶,皎洁的月光中,一艘飞艇朝他们飞了过来。
影帝的天价前妻 我是小书生
飞艇底部闪烁着三个红点愈发明亮,螺旋桨的嗡鸣声也在逐渐变大。
飞艇在距离他们一百米高的天空停顿。
就在柴绍等人不明所以的时候。
飞艇尾端的舱门打开,紧接着,一个大木头箱子被人推下了飞艇,箱子上面挂着一块像是雨伞一样的篷布,篷布张开,急速下坠的箱子猛的在空中顿了一下,接着晃悠悠降落了下来。
柴绍见状一怔,紧接着想起什么,赶紧喊道:“所有人戒备,保护箱子,不要让土著抢了去。”
此时此刻,他们再傻也知道,这是席云飞派人来给他们送装备了。
虽然不知道箱子里面装了什么,但是物资极度短缺的情况下,这个箱子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这一刻,所有人都动了起来,受伤没受伤的,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护着箱子才是关键。
一百米的高度,就算有降落伞,箱子落下来也就十几个呼吸的时间。
之前那一拨土著刚刚偷袭退走,此刻应该来不及阻止发起新一轮的偷袭。
眼看着箱子稳稳当当落在面前,所有士兵都激动得手舞足蹈。
逐道之途
柴绍走到箱子前,打量了一番后,一刀砍断上面的绳子。
“掀开看看。”
“是。”
副将激动的走上前掀开箱子。
旁边的军医探头看了一眼,第一时间发现了摆放在顶上的两个医药箱。
拿开医药箱,柴绍的瞳孔猛的一缩。
副将一脸惊喜的说道:“将军,是护庭队装备的枪,一共五把,还有十盒子弹。”
柴绍不由得紧了紧自己的拳头,神情亢奋的点了点头,问道:“还有吗?”
将五把98k和子弹取出来,下面是五件防刺服,以及两个带有夜视功能的望远镜。
旁边还有一张纸,上面详细描述了各种药品,98k,以及望远镜的使用方法。
“呼……”
柴绍看完说明书,心中又惊又喜,惊讶于席云飞这些装备的神奇之处,欣喜于席云飞竟然不计前嫌的将装备送给了自己。
“好好好,来得太及时了……李都尉、郑都尉、老周、小庄,你们四个人随本将军穿戴新装备,老子心里刚好憋着一肚子火,你们随我去给那群土著一点教训。”
被点到名的四个人神色大喜,这可是朔方护庭队的装备啊,他们羡慕了多久,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机会一探究竟。
柴绍第一个换上了防刺服,拿着头盔满意的连连点头:“这个头盔不错,绿油油的,刚好能够融入到周遭的环境中!”
“我的天爷啊,将军,你赶紧试试这个望远镜……咦,前方三十步开外有两个人。”
“什么,我看看,一定是土著探子……”
“哦,不好意思,我看错了,是两只猴子。”
“……”
柴绍恶狠狠的瞪着他,指着旁边一个士兵,沉声道:“小庄,你把装备脱了给他。”
小庄闻言一怔,面对脸色阴沉的柴绍,最终还是乖乖的脱掉了身上的防刺服。
神仙收容所
他刚刚得意忘形差点忘了,自家这个将军,是出了名的小肚鸡肠,脾气还特别不好。
“难怪三公主殿下不要你……活该!”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这个帽子有点绿,不好脱。”

az9ci優秀玄幻小說 大唐第一村 線上看-第一一二七章:只想活下去看書-bouxv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中午吃饭的时候,席云飞的心情很好。
阿诗玛得知他要派人去杀那些海盗,还提出一起去为父报仇的想法。
世界之王
不过,席云飞见她个子瘦弱,当下就给拒绝了。
不曾想,小姑娘也是要骨气的,脱下身上的衣服,就穿着一件肚兜和短裤直接跳进了海里。
来来回回三次。
第一次捞上来几个巴掌大的鲍鱼,第二次是一个脸盆大的海蚌,第三次更是抓了一条大青龙。
穿越時空之再愛我壹次
“怎么样,我能跟着你们去吗?”
小姑娘眼里泛着仇恨的目光,席云飞最后选择了妥协。
然后,吃着烤好的蒜泥龙虾,喝着鲜美可口的海蚌鲍鱼汤,感叹刚捞上来的就是好吃啊!
下午的时候。
柴绍被传召了回来,不出所料,他们一个土著也没有抓到,甚至连对方的踪迹都没找到。
阿诗玛听到了柴绍跟荆王李元景的对话,原本忧心的眼神里,闪烁着得意的光芒。
席云飞笑着看向柴绍,刚好他也回头看向席云飞。
替嫁契约,我的坏老公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席云飞开口了。
“殿下,你先派人跟着阿诗玛去招安那些土著吧。”
荆王李元景点了点头,挥手换来几个人,与他们交待了一番。
见状,席云飞朝阿诗玛说道:“你去带路,能说服他们就说服,说服不了就算了,不用强求。”
阿诗玛抿着嘴,小心翼翼的问道:“如果他们不愿意,你,你们是不是会杀了他们?”
席云飞看着她,久久没有回应,良久,才说道:“去吧,时候不早了。”
阿诗玛知道,席云飞已经给了她答案,她咬着嘴唇坚强的点了点头,带着荆王的人走进密林。
是死,是活,都是一个选择。
席云飞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幽幽叹了一口气。
···
“郎君,这个地方适合开设盐场吗?”
站在海边一座断崖上,荆王李元景指着不远处一片延绵三四里的滩涂问道。
席云飞看了一眼,点点头:“这里是最理想的海盐场。”
“当真?!”荆王李元景一脸的欣喜,恨不能立刻派人动工挖掘盐床。
席云飞手里拿着一份地图,上面就有后世琉球几个海盐场的位置,其中一个就在他们面前。
看了一会儿,席云飞笑着说道:“如果要动工的话,只能选择那个滩涂了,其他地方太远,咱们现在人不多,只能一步一步来。”
荆王李元景微微颔首,一脸期待的说道:“等上元过后,商会招聘的那些人南下,到时候几个盐场就能够一起动工。”
席云飞摇头:“不行,那些人都是用来开荒农田的,术业有专攻,招聘来的大都是佃户和庄农,让他们来挖盐床太浪费了,我打算让那些土著来挖。”
说起这个,李元景回头朝几百米外茂密的树林子看去,这个时候已经是黄昏,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那一片林子给人一种很诡异的危险气息。
相妖 析寒
李元景看着看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尴尬的紧了紧衣领:“呼,毕竟是冬天,这里到了晚上还挺冷的。”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席云飞不疑有他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地图折起来,递给身后的诸葛青。
王大锤跟着萧峰和欧阳折梅去高雄,亲卫的工作暂时交给诸葛青负责。
不过,诸葛青毕竟是文职,保护席云飞的主要还是亲卫队的队员。
“老诸,回头你按照地图上我画的圈圈,到高空再勘察一番,确定一下位置。”
“……勘察没问题,只是,能不能不要叫我老诸?”
“好的,老诸。”
“……”
···
此时,距离海岸线不过七八里远的一处林子里。
庶女狂鳳
啪的一声。
阿诗玛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身后的两个亲卫队员见状,眉心微蹙,要不是席云飞交待她们不要插手,她们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而且,那个打阿诗玛的是一个妇人,看模样跟阿诗玛有几分相似,想来应该是母亲或者什么亲人。
挨了一巴掌的阿诗玛踉跄着站了起来,用土著语说道:“阿姑,你可以打我,也可以骂我,你们不跟我走没关系,但我一定要带走弟弟。”
阿诗玛说话的时候,红肿的眼睛朝一旁火堆旁哭喊的瘦小男童看去。
男童身上穿着阿诗玛带来的新衣服,手里抓着一根棒棒糖,年纪很小,约莫四五岁左右。
“阿姑不要打姐姐,阿姑不要打姐姐……”
男童一边哭喊着,一边试图挣脱身后的束缚。
抱着他的是一个老妪,满头的白发,脸上的褶子纵横交错。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阿诗玛,脸上无喜无悲,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人一般没有半点生气。
那个打了阿诗玛的女人回头朝老妪看去:“阿姆,你倒是说两句啊,这个丫头已经疯了,她这样会害死我们所有人的,你倒是说几句话啊。”
农家妇的重 奢梨
老妪空洞的眼神终于有了变化,她抬起头看向那些披盔戴甲的大唐士兵,又看了看阿诗玛和怀中男童身上的衣服,然后抱着男童的双手一松,看着男童扑到阿诗玛的怀里,姐姐,姐姐的叫着……
那个女人见状,还想上前拉开阿诗玛姐弟,却被老妪喝止了。
“大妮,让她们走吧。”
老妪坐在火堆旁,跳动的火焰在她沧桑的脸上折射出一幅饱受风霜的画卷。
她从一旁柴火里挑出一根木头丢进火堆,接着说道:“还有你们,愿意跟阿诗玛离开的,都可以走,老婆子相信阿诗玛说的话,只要你们好好做事,他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那个女人闻言,怒目圆睁:“阿姆,你也疯了吗?”
靈異墓地詭秘幹屍:迷墓
老妪慢腾腾的抬起了头,直视着她说道:“大妮,我知道你也想走,走吧,活着才有未来。”
“……阿姆。”
那个女人瞳孔紧缩,张了张嘴,两行热泪滚落下来,她无力的跪在地上,哭声越来越大。
她的男人死了,她的两个儿子也死了,为了保护部落,为了保护这个部落的所有人。
她不想让自家的男人和儿子白白死去,她想要守护这个残缺不全的部落。
面对阿诗玛带来的那些大唐人,面对他们手中锋利的刀箭,她知道走不走,不是她能够决定的。
跟着阿诗玛离开部落,不一定能活。
但是,选择留下来的人,肯定会死。
而她,只是想活下去。

su2dg优美都市异能 大唐第一村 txt-第一一二三章:打牌熱推-ulsga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翌日。
整装待发,剑指琉球。
荆王李元景率领两千士兵早早就在航空站等候。
在他身后,一身戎装的柴绍不时抬头朝航空站门口看去。
席云飞今日也要跟着南下,这会儿大家伙都在等他。
誅仙之我為天道 貓遇見了陽光
约莫过了一炷香左右,水泥路的尽头,两辆黄金老爷车,还有一辆粉红色的甲壳虫缓缓驶来。
席云飞下了车后,歉然的朝荆王李元景拱了拱手。
“路上又去接了几个人,抱歉,来晚了。”
荆王李元景朝跟随席云飞过来都几人看去,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艳羡之色。
除开席刘氏姐妹俩,木紫衣、柳如是、崔莺儿、虞香兰、欧阳玉梅,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啊。
“呵呵,郎君太客气了,也没等多久。”荆王李元景很有风度的摆了摆手。
席云飞微微一笑,朝他身后的柴绍看去,两人相视一眼,最后招呼都没有打。
荆王李元景见状,赶紧说道:“今日祭祖,父皇与二哥不能来相送,他们让我凡事听郎君调度,便宜行事。”
其实所谓他们,指的是李渊,李世民肯定不会这么说的。
席云飞会意的点了点头:“行吧,那我们现在就出发,趁着今天风和日丽,视野开阔。”
妙鬥為妃
荆王微微颔首,看向柴绍,后者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席云飞,抱拳应是。
没有隆重的送别仪式,不多时,航空站的十艘飞艇同时升上天空。
然后另外十艘临时从朔方抽调过来的飞艇降了下来,将剩余的士兵和装备什么的带上。
这趟琉球行,席云飞总共派出了二十艘飞艇,算是下了血本。
席云飞一行单独安排了一艘飞艇,艇长由诸葛青亲自担任。
飞艇上空后,稳定在两万米高空的平流层。
盜鼎紀 暮鼓寒鴉
诸葛青在确定航线准确无误后,来到客舱见席云飞。
席云飞此时正独自坐在窗户旁边晒太阳,见他过来,招了一下手,示意他坐下说话。
入座后,诸葛青说道:“郎君,泾阳那边刚刚发来起飞的信号。”
席云飞单手拖着下巴,面露沉思状:“很好,他们是直接去高雄吧?”
晴天谢谢你
泾阳那边,指的是率领特战队五十人,负责在琉球牵制柴绍的萧峰和欧阳折梅。
诸葛青点头应道:“没错,我们先到琉球最北端的基隆,他们则是到最南端的高雄。”
“那就好,你让他们到了之后立刻按照计划架设信号站,其他的事情,等拜托了柴绍那群人再说,千万不要自作主张擅自行动。”
诸葛青起身抱拳:“郎君放心,我这就去知会他们。”
诸葛青走后,席云飞也站了起来,太阳晒得有点晃眼。
“二郎,三缺一,快过来。”
小小甜妻:宝贝难过总裁关
身后,传来母亲刘氏的声音。
回头看去,好家伙,麻将桌什么时候摆出来了?
只见木紫衣、柳如是、虞香兰、欧阳玉梅,四女已经凑成了一桌。
旁边母亲和姨娘,还有嘟着嘴的崔莺儿眼巴巴的看着他。
“呵呵,好。”
席云飞加入战局,既然是出来玩的,那就开开心心的玩。
以飞艇的飞行速度,最快也要明天中午才能抵达琉球,有一整天的时间都要在飞艇上度过。
打了一会儿牌。
姨娘刘英美滋滋的收获十几枚金币,笑着说道:“可惜了,花姐和丑娘那丫头不能一起来,不然我一定要输惨了。”
刘氏闻言,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赢了牌还堵不住你的嘴,花娘要留在长安照顾柳三,大宝那孩子还要回乌乐集市主持大局呢,丑娘当然得跟着。”
说着,刘氏看向席云飞:“二郎,回头你给大宝安排一些轻松点的事情做,那孩子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丑娘那丫头没说什么,但娘是过来人,女人啊,不求男人多有本事,能常伴左右才是最好的。”
席云飞悻悻的看向母亲,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怪呢,自家那个便宜老爹天天不着家,你怎么不叫他在家陪你啊?
刘氏说着,又看向对面正在摸牌的崔莺儿,还有隔壁桌的四女,随即面露姨母笑。
“其实像你这样挺好的,你爹跟你哥都不着家,真应该让他们多向你学学。”
席云飞苦笑着呵呵两声,随手丢出一张牌。
“三万。”
“胡,胡了……”
崔莺儿看着他,弱弱的将小手举了起来,衣袖下滑,露出莲藕一般洁白的手臂。
席云飞丢牌的手还没有收回来,一听,急忙摊开她面前的麻将牌。
【一万】···【两万】【一筒】【二筒】【三筒】【九条】【九条】
可不就差了一个【三万】嘛!
“你,你不是说你不会吗?”
崔莺儿连连点头,她朝身后那桌指去:“我就是刚刚看她们玩了两局。”
席云飞一脸难以置信:“看两局你就会了?”
崔莺儿红着脸,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我天生记性好,要不下一把我让你赢了?”
席云飞愣了愣:“你怎么让我赢,给我喂牌?”
崔莺儿瞥了一眼他面前的牌,糯糯道:“要是我没有猜错,你是想碰四暗杠,从你刚刚打出来的牌反推,你应该在等三条,对不对?”
“我……”席云飞不可思议的将自己牌面的两张三条推开。
刘氏和刘英姐妹俩,也是被崔莺儿这一手操作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还真是等三条啊?!”
这时,隔壁桌的欧阳玉梅忽然笑着说道:“郎君,你怕是不知道,这丫头五岁就能将《论语》倒背如流了,这才一百五十二张牌,要是她认真去记牌,你手上什么牌她不用猜都知道。”
席云飞张了张嘴,看向崔莺儿,一脸崇拜的说道:“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崔莺儿双颊飞霞,抿着嘴慢慢的点头。
在她对面的刘氏则是拉着妹妹刘英,又惊又喜的说道:“也不知道这种本事能不能传给下一代,要是可以该多好,回头我抱着孙子去打牌,那还不是大杀四方!”
“……”
刘氏的声音不算小,起码在座几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其中当属坐在她旁边的席云飞,以及坐在她对面的崔莺儿。
席云飞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刘氏,回过头看向崔莺儿,刚好她也朝席云飞看来,二人目光对在一起,又迅速躲了开来。
席云飞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快到中午了,休息一会儿,吃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