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5v7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貞觀憨婿》-第395章有錯無罪分享-3buu6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95章
韦浩本来想要直接睡觉的,但是看到了那么多大臣盯着自己,心里也是乐了,那些大臣以为这次能够扳倒自己,所以现在都开始同仇敌忾了,要一鼓作气,拿下自己,哪有那么简单?自己犯的这个错误,也只能叫错误,根本就不犯法。
很快,李世民就到龙椅上去坐着了,然后让那些大臣开始启奏事情,六部的大臣,也是把自己部门需要解决的事情,给李世民做了一个汇报,李世民也是居中调度,把事情给解决!
冷情仙師,求撲倒 乘風摘月
“陛下,朝堂取士,200举人和500秀才,都已经选取完毕,还请陛下决定何时公布,另外,是不是需要殿试,按照新的科举办法,是需要殿试的!但是因为是第一年,如果需要殿试,还需要挑时间!”这个时候,李孝恭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嗯,200举人,是需要殿试,殿试时期,就定在四月初八吧,还有十天时间给他们准备,按照慎庸的奏章这次需要取进士和状元,榜眼和探花,进士取50人,授予正七品上官职,其中状元授予从六品上,榜眼和探花授予从六品下官职,举人这边,授予正七品下的官职。由吏部授予!”李世民点了点头,对着李孝恭开口说道。
“是!”李孝恭恭敬的说道。
“下朝后,公布举人名单和秀才名单,需要给那些举人通知清楚了!每个都需要通知到!”李世民对着李孝恭继续叮嘱到。
“是!请陛下放心!”李孝恭站在那里ꓹ 继续说道。
“好,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李世民坐在上面ꓹ 开口说道。
“启奏陛下,臣有事情要启奏!”一个大臣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说道ꓹ 李世民一看,发现是民部左侍郎杨峥。
“嗯ꓹ 说!”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臣要弹劾夏国公,左金吾卫都尉ꓹ 万年县县令韦浩ꓹ 私自截留朝堂税款,此乃死罪,还请陛下严查!”杨峥站起来,马上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陛下,臣也要弹劾夏国公韦浩,截留朝堂税款六万余贯钱,按律当斩!”
“陛下ꓹ 臣也要弹劾韦浩…”…
接着,大量的文臣站了起来ꓹ 都是弹劾韦浩的。
“慎庸呢?”李世民看到了下面的情况ꓹ 知道今天这个事情是需要处理一下的ꓹ 如果不处理ꓹ 没办法给下面的那些大臣交差了。
“慎庸,慎庸ꓹ 你小子还真睡着了?”程咬金一听李世民喊韦浩ꓹ 马上扭头一看ꓹ 发现韦浩还真的靠在那里睡着了,于是推着韦浩。
“嗯ꓹ 嗯?”韦浩被程咬金这么一推,马上抬起头来,迷茫的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开口问道:“程叔叔,下朝了吗?”
“陛下叫你呢,快!”程咬金也是着急的对着韦浩说道。
“啊,父皇,儿臣在!”韦浩马上把脑袋探出去,李世民则是瞪着韦浩。
“陛下,臣要弹劾夏国公藐视陛下,公然在大朝会睡觉,此举根本不把陛下放在眼里!”魏征站了起来,瞪着韦浩,然后拱手对着李世民说道。
“老魏,你有毛病啊?”韦浩马上喊着魏征,吃饱了撑着,自己也不是第一天睡觉,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弹劾,现在居然还来弹劾这件事。
“韦慎庸,难道你认为睡觉是对的事情不成?”魏征马上盯着韦浩问道。
“不跟你瞎扯,我父皇找我有事情呢!”韦浩摆了摆手,然后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父皇,有什么事情,你吩咐!”
“你刚刚没有听到那些大臣弹劾你?”李世民盯着韦浩问道,韦浩扭头看了一下后面的那些大臣,然后对着李世民说道:“就魏征弹劾我,也没人弹劾我啊?”
“你个兔崽子,你上朝除了睡觉,还能干点别的吗?”李世民听到了,火大啊,冲着韦浩喊道。
“还能干嘛?”韦浩也是糊涂了,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脸懵逼的看着李世民。
“成成成,王德,你把这两份奏章念一下,慎庸你自己听着!”李世民说着把奏章给了王德,让王德念一下,
王德接了过来,展开就念了起来,韦浩大致是能够听懂一些,但是也不完全懂,
等王德念完了,李世民盯着韦浩问道:“知道怎么回事了吧?”“啊,哦,父皇,你就直接说啊,我不是很懂,这写的,太复杂了!”
韦浩摸着自己的脑袋,还是一脸单纯的看着李世民,李世民差点没有吐血,他居然说听不懂。
“你,你,你,朕让你看的书,你都看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啊?那些书你看了没有?”李世民指着韦浩骂了起来。
“看了!”韦浩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书呢?”李世民继续追问了起来,给韦浩的书,就没有见到他还回来一本,全都没有音讯了。
“不知道,我哪里知道,看完了就往书桌上面一扔,嗯,估计还在我家书房吧!”韦浩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李世民说道。
“朕告诉你,一个月之内,不把书给朕还回来,一本书一万贯钱,朕一共给了你九本书,你试试看少一本!”李世民指着韦浩警告说道。
“这么贵,什么书啊,父皇,你这是讹人啊!”韦浩站在那里,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李世民喊道。
星際之超級帝國
“你,你,行,朕就讹你了,怎么样?”李世民不知道怎么去和韦浩吵架了,这小子可是什么都敢说啊。
“父皇,你缺钱,儿臣给你拿?没事,儿臣有钱!”韦浩非常大气的对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指着韦浩,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玄龄,你和他说,说清楚了,他为什么被弹劾!”李世民对着房玄龄说道,自己是实在不想和韦浩说了,再说会被气死,干脆让房玄龄去说好了。
“是,陛下!”房玄龄马上站了起来,然后对着韦浩开始说了起来,说完了后,就看着韦浩。
“听懂了没有?”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韦浩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懂了。
“既然懂了,你自己说说,该怎么处罚你?”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韦浩问道。
星光璀璨之遵命管家大人 夏雪殷
“父皇,他们有毛病吧?我怎么截留税款了,这个可要说清楚了!你们知道什么叫税款吗?”韦浩听到了,转身看着那些大臣问了起来。
“韦慎庸,你还想要狡辩不成?”民部侍郎丁治廉马上盯着韦浩呵斥说道。
“我狡辩什么?钱我拿了,但是那不是税款啊,你们弹劾里面说要斩了我,要什么削爵,有毛病啊,我那里截留税款了,戴尚书,我截留的,可是你们在工坊的分红,是吧?不是说你们从我们县收的税,再说了,你们收的税,钱我都看不到,我怎么截留?”韦浩站在那里,就看着戴胄说道。
“这个,确实是分红的钱!”戴胄听到韦浩这么说,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赞同韦浩说的。
而房玄龄和侯君集也是愣住了,分红?不是税款?这,区别就大了,而且律法里面也没有规定说,不能截留分红啊?
“强词夺理,这个是分红不假,但是这个是民部的钱,民部的钱,任何人都不能动,不管是分红还是税款,都不能动!”侯君集此刻站了起来,对着韦浩喊道。
“扯淡,我怎么就不能动了,民部能够有那些分红,还是我给的,我怎么就不能动了?现在我们万年县要不要办事情,办事要不要钱,戴尚书,你自己说,上个季度的返税的钱你也没有给我,
本来我们县的那些工坊,都是上个季度开的,交了那么多税,朝堂肯定是有多的,为何就不返给我,我为什么就不能扣了,按理说,我们县给朝堂增加了税收,民部还要奖励我们县才是,你们不但不奖励,还扣我钱,
还有,这次是分红,分红的钱,我们县先调着用一下,到时候从返税里面扣,有何不可?”韦浩站在那,对着那些大臣们喊了起来,那些大臣们听到了,也是愣住了,他们都知道,如果严格来说,韦浩不是截留税款,而是截留了分红的钱,这个律法里面确实是没有规定。
“但是,这个是民部的钱!”侯君集站在那里,盯着韦浩说道。
“民部的钱怎么了,民部的钱是不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韦浩拿着那些钱是自己花了还是拿到家里去了?这个钱,是我需要给那些无房的人建房子的,还有就是给全县修路,清理渠道的钱,是不是给百姓花?我韦浩,还不至于用百姓的钱,我还不缺这点!”韦浩马上怼着侯君集说道。
“如果所有人都像你这般,那民部可就没有钱收回来了!”长孙无忌悠悠的说着。
“舅舅,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如果人人像我,朝堂就不缺钱了,按理说,民部每年需要给我们万年县补贴1万贯钱吧?
一万贯钱,能够做多少事情,万年县到现在,做了什么事情?路没有修好,普通百姓家连房子都没有,也没有安置好,渠道也没有修,那些钱,我都不知道用来干嘛的,说是用来救灾了,
可是,如果修好了房子,修好渠道,修好水利,除了瘟疫,还能有什么灾可救,你们花钱都是花在救灾上面,从来没有花在预防上面,这次,我们万年县准备把所有随时可能倒塌的房子全部重修,另外,在每个村子,建立一些公用房子,就是,一旦遇到了雪灾,那些百姓可以躲在那些公用房子里面!”韦浩站在那里,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可是,你截留了民部的钱,是事实!”长孙无忌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是啊,我截留了,我也打了借条了,这个钱,从我们返税上面扣啊,齐国公,我就问你一句,我治理万年县,需要钱,朝堂支不支持?”韦浩点了点头,也盯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当然支持,但是你扣钱就是不对!”长孙无忌很阴沉的说道。
“对,你扣钱就是不对!”很多大臣也是大声的附和着。
“那支持的钱呢,从我上任万年县开始,到现在,民部好像没有支持我钱,相反,还扣了本属于我们万年县的钱,这个怎么解释!”韦浩也看着长孙无忌反问道,
“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能扣民部的钱!”长孙无忌冷笑的对着韦浩说道。
“那你的意思,万年县不用治理了?我不用管了?等旱灾,或者雪灾出现了,民部继续拿钱出来救灾,你们宁愿拿钱出来救灾,也不想预防?”韦浩盯着长孙无忌问道。
“这个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就说你截留民部钱的事情!”长孙无忌还是盯着韦浩说道,
这次,他要把韦浩犯罪的事情,坐实了,而韦浩其实无所谓的,本来这次就是故意的,就是需要犯错,给李世民留下把柄。
不过,坐在上面的李世民对长孙无忌很不满意,非常的不满意,他知道,韦浩在万年县有很多计划,而且现在也在开始实施,就如韦浩说的,本来朝堂是需要支持的,但是现在不但不支持,还扣了韦浩的钱,韦浩截留分红的钱,只能是说是一个错误,不能说是犯罪。
“慎庸,错了就错了,认错!”李世民坐在上面,开口说道,
而下面的房玄龄和李靖,马上就听出了李世民的意思,让韦浩才认错,不认罪。
“陛下,这个不是错误,是犯罪!”长孙无忌听到李世民这么说,马上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我犯罪?我犯什么罪?嗯,齐国公?民部分红的钱,是我主张给的,对于这笔钱,我应该有点功劳吧?我用一些,不行?”韦浩盯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不行,功是功,过是过!”长孙无忌马上开口说道。
“好!好,没想到,我给民部钱还给出问题来了、、、”
庶女榮寵之路
“慎庸,不要说了!”韦浩其实是气的不行,主要是,没想到长孙无忌盯着这个事情不放了,刚刚想要说,就被李世民喊住了,韦浩就转身看着李世民。
“嗯,慎庸错了,你们说,该怎么处罚?”李世民对着那些大臣问了起来。
“启奏陛下,夏国公这次确实是错了,但是情有可原,分红的钱,确实是韦浩给民部的,而返税的钱,民部确实也是没给,臣的意思是,罚韦浩罚金1万贯钱即可!”这个时候,魏征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长孙无忌他们听到了魏征这么说,都是吃惊的看着魏征,他们本来以为魏征和自己这些人是同盟的,这次,怎么也要拿下韦浩一个国公爵,但是没想到,魏征说罚钱,还是罚钱1万贯钱,1万贯钱,对于这里的大多数官员来说,都是一笔巨款,但是对于韦浩来说,就是小钱。
“嗯!”李世民点了点头。
“陛下,臣不同意,这次韦浩是犯罪,按律当斩,只是,韦浩有不少功劳,可以削爵,削掉一个国公爵!”侯君集马上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启奏陛下,臣认为,罚钱即可!”房玄龄也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陛下,臣也认为罚钱即可,慎庸还是为了万年县做了很多事情的,这次,也不能全是慎庸的错!”程咬金也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網遊之無敵劍聖 九魂貓
“陛下,这次,如果不给韦浩一个严厉的处罚,我相信天下百官,肯定不会服气,不能以为韦浩是陛下未来的女婿,就如此纵容他!”长孙无忌再次对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听到了,就是看着下面,
相公,我來保護你 團子圓
接着看了一下韦浩,韦浩无所谓的站在那里。
“江夏王,你说说,截留分红的钱和截留税款的钱,是一样的吗?”李世民扭头看着李道宗。
“回陛下,当然是不一样的,臣不知道分红的钱是如何分红得,税款是不能动的,但是分红的钱,嗯,怎么说呢,慎庸啊,我有一事不明白,就是,一旦工坊决定分红了,有没有可能出现没有那么多现钱的可能?”李道宗站起来,对着李世民说完了后,马上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很有可能,如果分红的数额很大,加上工坊一直在经营,那么分红的钱,有很多都是在原料当中,需要等上一段时间,可能需要延迟一个月左右。”韦浩马上对着李道宗说道。
“陛下,既然是这样,那韦浩截留分红的钱,也是可以的,以后,工坊分红,也不能说刚刚分红,民部就要把钱拿走,那这样,对于下面的工坊,也是不利的!”李道宗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长孙无忌听到李道宗这么说,也一直盯着李道宗,知道那些人想要给韦浩开脱,而李世民也是如此,心里是非常的不快。
“父皇,儿臣也替慎庸求个情,这次,慎庸有错无罪!”这个时候,李承乾也是站了气了,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他一站起来,长孙无忌脸都青了。

r1ilc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貞觀憨婿 大眼小金魚-第389章真正的危機展示-w7nsk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89章
韦浩听到了戴胄说的话,马上就看着戴胄。
“夏国公,听我一句劝行不行?你,老夫是佩服的,老夫不希望你有事情,虽然工坊没有给民部,但是这个是公事,而且,你为大唐也是贡献了很多的,最起码,现在税赋增加了很多,这点是你的功劳,老夫是承认的,
但是,截留税款,那是死罪,虽然老夫也知道,陛下是不可能杀你,但是,没必要不是?”戴胄看着对面的韦浩,着急的说道。
“哈,我能不知道是死罪吗?戴尚书,如果你是我,你也会这么干,其实你今天过来告诉我这些,我心里是很高兴的,证明我韦浩,对于大唐来说,还是有点功劳的,而且,也是有人知道的,
我是真没有想到,你能来,戴尚书,之前有得罪的地方,我韦浩向你赔罪,以后可能也有得罪你的地方,我现在也提前给你陪个不是,你放心,戴尚书,我,永远也只会公事公办,绝不会说,因为我们两个有矛盾ꓹ 我去报复你的家人,
你ꓹ 我还是佩服的,至于说,这个事情ꓹ 哈,戴尚书ꓹ 我只能说一句,高处不胜寒啊!”韦浩先是站起来ꓹ 给戴胄拱手行礼ꓹ 接着苦笑的看着戴胄。
“这,高处不胜寒?”戴胄一听,愣了一下,接着笑了起来,然后对着韦浩拱手说道:“懂了,夏国公,老夫佩服你ꓹ 你放心,以后咱们两个之间ꓹ 就是公事公办ꓹ 私下里ꓹ 老夫还希望能够和你成为朋友!”
“那肯定是朋友ꓹ 这个事情啊,你该怎么办怎么办?既然有人来找你ꓹ 我估计ꓹ 也是你得罪不起的ꓹ 你要是不按照他们的意思办,我估计你还会有麻烦ꓹ 你就按照他们的意思办吧,无妨的,
你也说了,父皇不可能杀我,那我还怕什么,你以为我只有两个公爵身份啊,我还有很多功劳还没有赏赐呢,再说了,你说我这么多功劳,为什么没有赏赐啊,你说,该怎么赏赐?弄到最好,无法赏赐了,你说危险不危险?所以,我犯错误也是对的,知道吧?这话我也就是跟你说!”韦浩对着戴胄说道。
“懂了,夏国公,确实是,如果我是你,我估计我都晚上都会睡不着觉,如你说的,功劳太大了,也不是好事啊,作为臣子,确实是需要小心翼翼的,有句话说的好,伴君如伴虎啊,没办法!”戴胄也是对着韦浩拱手,然后表示理解的说道。
“那有什么办法?我韦浩,就一个小子,能够到今天这个地步,全靠父皇赏赐,是吧?所以,我只能一心为公,不敢有私情!”韦浩对着戴胄说道,
戴胄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对着韦浩拱手说道:“夏国公,既然你这样说,那老夫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我也不能在你府上久留,那我就先告辞了!”
“好,我送送你,下次找个机会,我给你送点东西!”韦浩笑着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客气了,不过,你送的东西,我是一定要的,都知道,从你手上出来的东西,那可都是精品!”戴胄笑着点头说道,
很快,韦浩就送着戴胄前往偏门那边,
送走了戴胄后,韦浩就是背着手在府邸里面走着,刚刚他没有问戴胄到底是谁,这句话不用问,问了还让戴胄为难,其实能够给戴胄施压的,就那么点人,自己不用想都知道是那些人,
世家那边可不敢动,他们现在不敢招惹自己,算来算去,只有这个舅舅了,长孙无忌,长孙无忌现在还在记恨着自己,而且为人也很阴险,
蛇妃嫁到:逆天妖後要成魔 歐陽海
神醫都市行 無常
但是因为有长孙皇后在,只要长孙无忌不谋反,那是绝对不会有事情的,可是长孙无忌要谋反,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去刻意安排,搞不好还会弄巧成拙,反而不好,
只能等机会,一个是等长孙皇后走了,另外一个,也是等李世民走了,新的皇帝上去了,看看有没有机会,现在自己和李世民的那几个儿子,关系都很好,
和太子就不用说了,和青雀,也还可以,自己喊他胖子他都拿自己没办法,而且青雀是没有可能上位的,李世民现在也知道青雀的一些短板,这种短板如果做皇帝,那是大忌,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可不行!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而李承乾,现在可以说是办事情非常大气,得体,在民间,在官场都是有很高的威望,只要自己不作死,估计问题不大,如果他要作死,自己肯定也会去劝劝的,而李治,现在还小,和自己也很亲,如果说李承乾真的不行,那自己肯定是扶持李治的。
但是现在这个事情没法说,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是谁胜出,只能是,现在李承乾的机会是最大的。
很快,韦浩就到了书房这边,喝茶想着这个事情,
第二天,韦浩还是前往皇宫的工地这边,看这边的施工情况,现在那些工人可是非常卖力的施工,韦浩给他们的工钱可是外面的一倍,虽然王启贤有点反对,从知道这个东面是韦浩出钱在修后,他就想办法想要给韦浩省钱,
但是韦浩没让,还让他用最好的东西,同时也和他说了一些事情,王启贤才开始按照韦浩说的去做,在皇宫里面转了一圈后,韦浩就准备要走,但是被刚刚从甘露殿出来的王德喊住了。
“夏国公,请留步,陛下喊你过去呢!”王德远远的对着韦浩喊道。
“啊,哦,好!”韦浩一听,无奈的点了点头,只能前往甘露殿这边,
滑過指尖的青春
到了甘露殿的书房,韦浩发现长孙无忌和房玄龄都在。
“来了,你小子到了皇宫当中,就不知道到甘露殿来看看?非要朕去喊你才行?”李世民看着进来的韦浩不满的说道。
“父皇,儿臣也没有什么事情,而父皇你日理万机,我总不能没事过来打扰你吧?这样多不好?”韦浩站在那里,笑着看着李世民说道。
“坐下,现在父皇可没有那么忙了,都是让高明去处理那些事情,高明也处理的不错,有时间!对了,太上皇最近如何?”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还行,现在有空也会去画舫玩玩,要不呢,就是约人打麻将,要不就是遛狗和遛鸟,要不就是伺候那些花花草草,你别说,老爷子伺候的那些花花草草,那是真好,我想要去偷,几次被老爷子知道了,被他拿着棍子追出来,还好我跑的快啊!”韦浩说着就坐了下来,现在李渊做的那些盆景,那是真漂亮,不得不说,他是一个会玩的人。
青春無敵 浣青衣
“你还去偷?”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父皇,你看到了,你都想要偷,那是真漂亮啊,而且,老爷子宝贝的很啊,连树上少了一片叶子他知道,你说厉害不厉害?”韦浩坐在那了,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也是,下次父皇去看看!”李世民也点了点头说道。
“父皇,还有房仆射,舅舅,你们是有事情,要是有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我今天到宫里面来,就是看看工地进行的怎么样了!”韦浩坐在那里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没事,就是商量个工匠待遇的问题!”李世民笑着说道。
“哦,那肯定是需要提高的,在不提高,工部都没有工匠了,都会跑,而且,跑了,对于朝堂短期来说是坏事,但是长期来说,就会是坏事,毕竟那些工匠出去了,能够创造大量的财富和税款,可是朝堂没有工匠,一旦需要的时候,怎么办?
反正按照我的意思,工部工匠因为升迁渠道很窄,就需要给他们高俸禄,让他们能够安心的在朝堂干活。”韦浩坐在那里,马上说明了自己的态度。
“可是,按照你说的,那些官员是不会同意的!”房玄龄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不同意我就没有办法了,还是要靠你们才是,我可不管这件事,该提的建议,我都提了,该说的方案,我也说了,但是就是没人执行,既然那些官员不同意,你们就需要说服那些官员!”韦浩看着长孙无忌说道,
而房玄龄听到了,就看了一下长孙无忌,就长孙无忌自己都不同意,只是陛下在,他不敢明确说,但是他心里是反对的,这点房玄龄是非常清楚的。
“嗯,是要提高,再不提高,工部到时候没人可用了!”李世民叹气的说道。“还有一点,父皇,儿臣想要开一个工匠学院!”韦浩看着李世民说道。
“工匠学院?”李世民听到了,不懂的看着韦浩。
“就是培养大夫,铁匠,木匠,等等所有的工匠,请最好的工匠和大夫过来上课,让他们知道如何制作那些东西,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学堂,那到时候人才是不够用的,而且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成为工匠的,必须要学算术,要学格物,要学的东西,很多很多!”韦浩坐在那里,继续开口说道。
“这?难道想要让朝堂出钱不成?”房玄龄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需要,我自己出去就行,另外我会说服我母后给我投钱,嘿嘿,一旦弄好了,那利润才大呢!”韦浩很得意的对着房玄龄说道,房玄龄听到了,不解的看着韦浩,培养人还能赚钱不成?
“慎庸,说来听听!”李世民马上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父皇,就一个例子,现在外面那些工坊,儿臣可没有投什么钱的,现在利润多大,回报多高,如果我的工匠学院,到时候弄出几个工坊出来,嘿嘿,你就想想,投的钱全部回来了,而且还为朝堂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漢末之呂家天下
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把人才培养好了,还担心大唐没钱,还担心大唐打不过周边的国家,到时候住敢招惹我们大唐的军队?到时候最精良的装备,最好的大夫一起出征,你说,谁打的过我们大唐的军队,以后,只要是能够站住一只脚的土地,那都是我大唐的土地!”韦浩很是得意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这!”李世民一听,很心动了,这个才是关键,他想要开疆扩土,想要给李渊证明,自己当皇帝,可是最好的,比当初的大哥要强。
“这话说远了吧?”长孙无忌马上盯着韦浩不相信的说道。
“远?还真不远,就说现在,我们的战马多吧?我们的武器装备好吧?和突厥打,和吐蕃打,和高句丽打,我们还能吃亏?
关键是,现在不能打,现在百姓太穷了,需要让百姓们安顿一下生活,同时,提高一下百姓的生活水平,不能一直这么穷下去了!”韦浩坐在那里,看着房玄龄说道。
“对了,慎庸,有本奏章,父皇需要让你看看,父皇看到了这本奏章,可以说是忧心忡忡,你看看,是刘志远写的,听说你和推崇他,高明让他写一本奏章,关于下面各县百姓们的生活水平情况,
现在,我们大唐出现了一个大危机了,真正的大危机!”李世民说着把奏章找出来,递给了韦浩看着,
而房玄龄和长孙无忌都不解的看着李世民,这本奏章,他们可是没有看过的,因为这本最后,可没有通过中书省的,而是直接到了太子手上,太子交给了李世民看的。
“有这么严重?”韦浩也不懂的看着李世民,李世民也是点了点头,韦浩接了过来,仔细的看了起来,看到了韦浩,韦浩也感觉有点担忧了,粮食,粮食的危机,现在粮食的产量太低了。
逆天譜 劉建良
“父皇,这?”韦浩很震惊的看着李世民。
“朕,让人去周边县去探访,发现确实是这个问题,普遍百姓家里,根本就没有存粮,这个就很麻烦了,怪不得这么多年,一旦遇到了天灾,百姓们就逃难!”李世民叹气的说道,示意他们两个也看看。
“父皇,看来是需要提高粮食的产量了,要想办法了,否则,粮食可是会限制我大唐的发展的,毕竟,现在出生的小孩越多越多,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可就麻烦了,
而且,刘志远说的希望能够减少税赋,儿臣认为是对的,现在其他的税赋,已经占到了总体税赋的六成了,今年,有可能是八成,甚至更多,
豪門盛寵,首席的甜心嬌妻
傲世丹神 寂小賊
而且,增加了大量的税收,儿臣的意思是,先减少一两成,同时要严格让下面的人去执行,那些粮食,不能交给地主,也不能交给朝堂,就是留在百姓手上,这样的话,他们能够多养活一个孩子,也是不错的!”韦浩坐在那里,发愁的说道。
“嗯,要减税,也是需要到明年才行,今年不行,没有一个详细的数据,那是不成的,其实大唐的税赋已经很低了,比之前的朝代要低多了,但是,如你说的,没人也不行啊!
可是,慎庸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人多了,没足够的粮食养活怎么办?”李世民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两个办法,一个是提高粮食产量,这个就和我要开设工匠学院有关了,我也会召开农学工匠,专门去培养各种农产品,提高产量,
另外一个就是,扩大种植面积了,目前来说,土地还是开发不够的,其实我们能够开垦出更多的土地出来,据说所知,现在我大唐拥有土地,两万万亩,还是不够的,应该能够开发出四万万亩!”韦浩看着李世民说道,
韦浩想着,如果自己没记错,后世可是有八亿多亩基本农田,还有很多种植水果和蔬菜,还有其他作物的旱地,而现在,大唐还是开发的不够,虽然现在东本很多区域不是大唐得,吐蕃那边的土地也不是,而且岭南那边也有一些还不是,但是就中原和东南,还有南方那边,还是能够开发出四亿亩土地的!
大審判 落葉音符
“嗯,你刚刚说,还要开设农学一块的,朝堂可是有专门的农学院!”房玄龄看着韦浩说道。
“房仆射,你开什么玩笑,他们到现在,除了能够安排一下农时要做什么,还有什么东西出来,就给人家这么点钱,就想要让人家拼命研究好东西出来,怎么可能?”韦浩马上鄙视的看着房玄龄说道。
“慎庸,你开口闭口谈钱,是不是太庸俗了?”长孙无忌马上盯着韦浩说道,韦浩一听,马上盯着长孙无忌。
“怎么了,老夫说错了?你是朝堂官员,开口闭口都是钱,如果百姓知道了,如何看我们?”长孙无忌继续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舅舅,你也是穷过的,没错吧?”韦浩马上反问着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点了点头。
“没钱,你还能在家里喝茶,你还能住这样的府邸?什么谈钱庸俗,这里是朝堂,朝堂就是需要用钱来解决事情,难道用情怀啊?父皇都说了,赏罚要分明,赏什么,罚什么?终究不是钱?
别跟我说什么爵位,爵位也是提高了俸禄,还不是体现在钱财身上?还庸俗,你要是一个书呆子,你说这话,我不反驳,你可是朝堂大臣,钱,能够解决百姓很多困难,为何不能谈钱?”韦浩一连问他几个问题,问的长孙无忌就直瞪瞪的盯着韦浩看着。

tdyby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憨婿 ptt-第369章不爽的侯君集-gogta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69章
侯君集说算自己一个,李世民听到了,心里有点不快,不过没有表现出来,今天本来就是要韦浩去打架的,而且还要让韦浩去西城打架,这样西城那边的百姓都能够知道怎么回事,让天下的百姓去讨论怎么回事,不过,让李世民放心点的是,其他的武将没有参与。
“行,西城门见,我还不相信了,收拾不了你们,一起上吧,反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自己的工坊,我说了算,我就不给民部,你们来打我吧!”韦浩站在那里,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们说道,
那些大臣听到了,更加生气了,有的就要开始撸袖子了。
“干嘛,干嘛,现在在这里打吗?不是我鄙视你们,如果不是父皇在,在这里,我也能够收拾你们!”韦浩看着那几个撸袖子的大臣说道。
“韦慎庸,老夫就不明白,你说交给民部,天下财富尽收民部?可有什么凭据,没有凭据,你为何要这么说?”戴胄盯着韦浩,非常愤怒的说道。
“怎么没有凭据?你就说民部说控制的那些工坊吧,每年损耗多少?你去查过没有?还有,民部如果收了那些钱,加上你们这么损耗,到时候交给民部的钱是不够的,怎么办?
你们肯定会想办法,把那些本属于民间的工坊,全部收上来,到时候天下的工坊都属于民部,实际上,都属于你们个人,因为是要靠你们民部的官员去管理那些工坊的,最现实的例子就是,之前民部控制的那些钱财,为何会流入到那些世家官员的手上,为何?你来给我解释一下?”韦浩站在那里,也盯着戴胄质问着,戴胄被问的一下说不出话来。
“之前你也是尚书呢?你一心为公,但是,下面那些官员呢,他们还能一心为公吗?不一样在你眼皮子底下弄钱!
再说了,十年之后,你未必是尚书,但是在民部的那些年轻官员,他们正当大任,他们看到了民部有这么多钱,谁不动心?嗯,我韦慎庸穷的时候,看到了别人赚1000贯钱,眼红的不行!”韦浩继续质问着戴胄,
戴胄也是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美女老板的桃花運
仙筆
“现在不是有监察院吗?监察院监督百官,如果他们贪腐,监察院可以拿下,这个不是你不给民部的理由!”长孙无忌此刻站了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监察院?哈,监察院只是监察百官,他们还会去监察那些官员的家属不成,你现在去查一下铁坊那边,铁坊交给了工部,就是要少一成,为何少一成,这个可是铁,不是沙子,不是粮食,铁都是几十斤一块呢,那些铁到哪里去了?”韦浩站在那里,质问着工部尚书段纶说道。
“什么?”李靖他们听到了,吃惊的看着韦浩这边。
“父皇,这就是朝堂控制的工坊,还有,食盐工坊那边,也要少一成,父皇,你算过没有,那个一成可是销售额的一成,如果严格算起来,那是十几万贯钱,甚至几十万贯钱,哪里去了,儿臣不是说不允许损耗,损耗是要看东西,食盐损耗半成,我能够接受,铁,父皇,你说铁怎么少?还少了一成!这不是雁过拔毛么?”韦浩坐在那里,继续对着李世民他们说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李世民听到了,也很震惊,接着看着李孝恭:“孝恭,此事可是属实?”
“回陛下,臣还不知道,这个需要臣去查!”李孝恭马上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给朕严查!”
“是陛下!”李孝恭点了点头。
“你们说要我交给民部。我敢给吗?如果交给天下百姓,朝堂每年还能收税100多万贯钱,如果交给你们民部,不用三五年,这些工坊就要黄了,而且你们还如此不重视工匠,工匠凭什么用心给你们干,反正,哼,随便你们怎么说吧,就是不给你们!”韦浩站在那里,得意的对着他们说道。
那些大臣听到了,气愤的不行。话都说到这里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一些大臣就在想着,如何来算计韦浩,如何来报复韦浩,韦浩如此小张,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打也打不过了,那就要想办法来找韦浩的麻烦了,一个人去找韦浩,没用,干不过韦浩,韦浩的权势也不小,这个需要满朝文臣去找才行,这样才能对韦浩有威胁。
“韦慎庸,你不是说,打赢了你,那些工坊就交给民部吗?我们兵部有不少大臣,到时候老夫带他们来会会你!”侯君集此刻眯着眼看着韦浩问道。
“对,对对,这个可是你刚刚说的!说话要算话的!”戴胄此刻一听,马上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行啊!”
“行什么行,胡闹什么,兵部也跟着胡闹!”韦浩刚刚说行,李世民也是马上训斥了起来。
“父皇,没事,我能收拾他们!”韦浩不在乎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兔崽子,你给我闭嘴,侯君集兵部不许去凑这个热闹!”李世民说着着韦浩,但是马上不满的盯着侯君集。
“陛下。兵部也需要钱的,这次如果给了民部。兵部打仗就有钱了!所以,此事,兵部不参加不行!”侯君集拱手对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则是看着侯君集,侯君集就是不看李世民,李世民心里是非常生气的,生侯君集的气,想着此人怎么和自己的女婿不对付了?
“父皇,没事,我不怕他们,真的!”韦浩站在那里不在乎的说道。
“慎庸!”李靖此刻喊着韦浩,韦浩扭头看着李靖。
“他们都是武将!”
“武将怎么了,我还真没有打过武将,这次非要试试不可!”李靖提醒着韦浩,韦浩压根就不在乎,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
“好了,不许说打架的事情,诸位大臣,韦浩不是给了一成给民部吗?也算是给民部多弄了一份收入,也是不错的,朕认为慎庸说的对,官府不能与民争利,如果与民争利,那天下的百姓,怎么争得过官府,到时候就会出现官府有钱,而百姓穷的局面,这样的局面可不好,
所以,诸位,你们也需要认真考虑一下慎庸奏章里面写的那些东西,朕认为,还是有点道理的!”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下面的那些大臣说道。
“陛下,这个是空话,现在民部需要大量的钱来办事情,包括兴修水利,包括修直道,另外,边境地区,时常有战事发生,还有,陛下说希望天下百姓,都能够读书,民部这边也在筹划着在洛阳建立一所学堂,在南方建立三所学堂,可是这些都是需要钱的!”戴胄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骗谁呢,弄的我好像不知道学堂那边需要多少钱一样,学堂那边,一年最多需要5万贯钱,4所也不过是20万贯钱,不及你民部收入的一成!”韦浩站在那里,鄙视的看着戴胄说道。
“但是那也是钱,民部的开支大着呢,这个就占据了一成,其他的大项开支呢,还有其他看不见的开支呢,不需要钱啊?”戴胄愤怒的盯着韦浩说道。
“你对我吼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是民部尚书,又不是我!”韦浩对着戴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戴胄差点没气的吐血。
“嗯,此事,还有谁有不同的看法?”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问道,李世民心里是有点奇怪的,今天两位仆射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李靖没说,能够理解,毕竟韦浩是他女婿,在朝堂上岳父攻击女婿,有点不像话,
但是房玄龄没说话,就让人感觉有点反常了,不单单是李世民发现了这点,就是其他的大臣也发现了,不过,谁也没有去喊他。
“都是反对的?”李世民看着那些大臣继续问了起来,那些大臣们还是不说话。
“那好吧,此事,下次再议,慎庸,你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正好,也让大家考虑三天!”李世民对着韦浩摆了摆手,开口说道,
下面的那些大臣都知道,李世民是偏向于韦浩的方案,但是那些大臣们可不干,哪怕是陛下支持,他们也要反对。
“陛下,此事还是今早定下来为好!”戴胄站在那里,拱手说道。
“是的,陛下,此事还是今早定下来为好!”长孙无忌也拱手说道,接着其他的大臣也是纷纷拱手说着,都是希望李世民能够尽快定下来。
李世民就是坐在那里,看着下面的那些大臣,想着,他们是不是真的不理解韦浩奏章里面写的,还是说,因为人,因为对韦浩不满,因为那些钱,他们宁可不看奏章,不去问明是非?
“陛下,此事,确实是需要多思考一番才是,韦浩的奏章,老夫看,还是有些地方写的对,关于工匠的待遇,关于工坊的管理,关于防止贪腐的考虑,都是很对的!”此刻,房玄龄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和那些大臣,都是震惊的看着房玄龄,他们没有想到,房玄龄居然替韦浩说话。
“房仆射,你?”戴胄非常震惊的看着房玄龄。
“戴尚书,你我都是朝堂官员,首先要考虑的,不是个人的利益,而是朝堂的利益,毕竟,慎庸提出了有可能出现的后果,我们就需要重视,再说了,慎庸说的那些理由,让老夫想到了之前朝堂经办的宣纸工坊,食盐工坊,这些都是需要朝堂补贴钱过去,
后面,韦浩弄出了新的食盐技术,开始扭亏为盈,而现在,好像又要往亏的方向发展了,而铁坊那边,昨天我儿子回来,
烽火小兵之諜戰
他说,铁坊那边经常出现损耗,而且还是一成的损耗,我儿派人去调查,被人追杀的回来,陛下,还有诸位,不瞒大家说,我本来也是非常希望慎庸能够将工坊交给民部的,但是昨天晚上,听到我儿说的那些话后,我是一宿没睡觉,开始怀疑之前的那些坚持是不是对的!
所以,臣的意思是,还是要考虑清楚了,不能贸然去决定这个事情,当然,慎庸的办法也是可行的,毕竟,这个是慎庸的工坊,如何处理,确实是该慎庸说了算的!”房玄龄站在哪里,慢悠悠的说着,那些大臣们全部安静的看着他,说完后,那些大臣你看我,我看你。
“嗯,我也赞同房仆射的说法,可以慢慢考虑,反正也不着急,事不辩不明,多辩几次就好!”李靖也是开口说了起来。
“嗯,既然两位爱卿都这么说,那就这么定了,朕会让人抄录慎庸的奏章,你们拿去看,仔细的去考虑韦浩写的那些东西,三天后,我们上朝继续讨论这件事。”李世民听到了他们这么说,也是心里欣慰,还算是有人懂。
“是,陛下!”房玄龄拱手说道,而韦浩坐在那里,正在和魏征两个人互相瞪眼睛,魏征就是怒视着韦浩,韦浩也怒视着魏征!
“嗯,可以其他的事情?”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有,陛下,四天后,要科考了,现在考生基本到齐了!民部和礼部这边,都准备好了!”礼部侍郎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嗯,科举之事,事关重大,诸位也是需要用心才是!”李世民一听,点了点头,对着那些大臣说道。
“是!”那些大臣拱手说道,接着开始说其他的事情,韦浩听着听着,开始打瞌睡了,就往旁边的花瓶靠了过去,还没有等睡着呢,就听到了宣布下朝的声音,韦浩也是站了起来,和李世民拱手后,就准备回去补个回笼觉去。
“韦慎庸,你还敢跑不成?”魏征看到了韦浩快要通过甘露殿大门的时候,指着韦浩喊道,韦浩听到了停住了,转身无奈的看着魏征问道:“还真打不成?”
“韦慎庸,说话可要算话!”戴胄也是盯着韦浩你怒视的说道。
“我还怕你们,西门,走,谁不去谁是这个!”韦浩说着就做了一个乌龟的样子。
“走,回去拿书去,等会在承天门集合去,到时候一起去西门,老夫还不相信了,你韦慎庸还能这么厉害?”侯君集也是盯着韦浩说了起来。
姑娘
“我说,侯君集,你没事凑什么热闹?”程咬金有点不满的看着侯君集说道。
“诶呦,我这不为了你们争取更多的支持吗?打仗,民部不给钱怎么办?你们不去就算了,老夫非要收拾一下他,太嚣张了!”侯君集站在那里摆了摆手说道,
尋找無雙的那些日子 彼岸皮皮
而李靖非常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走了,李靖和侯君集两个人不对付,严格说起来,侯君集是李靖的徒弟,当年他可是跟着李靖学的兵法,可是学成之后,侯君集居然告李靖谋反,还好李世民没相信,要不然,那就是诛九族的大罪,
所以,从那以后,除非是公事,要不然李靖是绝对不会和侯君集说话的,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之前侯君集有两次想要登门拜访,李靖就是直截了当的说,不见,所以,两家基本没有来往。
“慎庸,不要去!”李靖喊住了韦浩,
韦浩就是站在那里,看着他,自己刚刚还说,谁不去谁是乌龟来着。
“没必要打,说清楚就好,肯定能说清楚的,老夫看这本奏章写的好,虽然很多老夫未必懂,但是最起码,你是认真考虑了的,先不管对错,考虑了就好!”李靖看着韦浩说了起来。
“怕什么,岳父,我还能吃亏不成,不是我和你吹,只要不是战场上,这些人,我还没有放在眼里!”韦浩得意的对着李靖说道。
“诶,什么时候吃亏了你就懂事了,这小子!”程咬金看着韦浩说道,
李靖也是叹气了一声,往外面走去,想要去请一个圣旨去,让韦浩他们不要打,韦浩可不管,直接出宫,反正这次是奉旨打架,怕什么?
韦浩骑马到了西城城门的时候,守门的那些侍卫,以为韦浩要出城门,但是发现韦浩下马了,西城门当值的都尉,马上就跑了过来。
“夏国公,你这是,要检查?”那个都尉到了韦浩面前,看着韦浩说道。
“我检查什么?没事,我等会要在这里打架,你不用管啊!”韦浩对着那个都尉说道。
“啊,谁这么开眼啊,和你打架?这不是开玩笑吗?”那个都尉笑着看着韦浩说道。
“嗯,朝堂的文武大臣!”韦浩点了点头说道,都尉听到了,傻眼的看着韦浩,这,又打了,之前听说可是打了两次的,现在又来,
没一会,侯君集就到了,还有两个武将,都是侯君集在兵部的陛下!
“现在开始不?”韦浩站在那里,盯着侯君集说道,侯君集冷哼了一声,心里是瞧不起韦浩的,没有靠国公,就封爵,自己在前线生死相搏,才换来一个国公,而韦浩呢,两个国公爵位,加上他是李靖的女婿,他就更加不爽了。
“哼,等人到齐了再说,省的别人以为我欺负你!”侯君集翻身下马,看着韦浩冷哼了一声说道。

s1k9p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線上看-第360章民部有意見鑒賞-llos4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60章
韦浩刚刚抵达甘露殿里面,程咬金就招呼自己喝酒,韦浩则是郁闷的看着程咬金。
“让他喝什么酒?他又不会喝酒,再说了,一大早就喝的醉醺醺的,也不好,慎庸喝茶,我们几个人喝点酒,聊聊天!”李世民此刻笑着对着程咬金他们说道。
“是这个理,你不要就知道喝酒,天天喝酒,我可是听说了啊,你可买了不少酒,少喝!”李靖也是对着程咬金说道。
“没事,我爱好这口!”程咬金笑着说道。
“来,程叔叔我给你倒酒!”此刻宫女正要给程咬金倒酒,韦浩则是接了过来,给程咬金满上。
“这小子,你不喝酒你给我倒什么酒?”程咬金笑了起来,接着韦浩给尉迟敬德,给李靖他们也开始倒酒,然后给了李世民倒酒。
“你小子喝茶去,倒酒的话,他们就要逼你喝酒了,真不知道酒桌的规矩啊!”李世民很无奈的看着韦浩说道。
“啊,早说啊!”韦浩一听,给李世民倒完后,把酒盅给了宫女,自己小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来,随意喝点,新的一年了,朝堂诸事,还要拜托诸位,你们都做的不错,尤其是慎庸,今年朕可是等着你的好消息!今年朕可没有给你派其他的任务,是吧?”李世民说着就看着韦浩。
“放心,父皇,肯定让你大吃一惊!”韦浩也是举着茶杯说道。
“父皇就喜欢你这句话,别人这么说,父皇不相信,你这么说,父皇信,这孩子,从来不乱说话!”李世民坐在那里说道。
“那是,就是憨了点,没事喜欢打架,不过,男人嘛,谁不喜欢打架的,老夫也喜欢,不过,估计打不过这小子!”程咬金也是笑着接了过来。
“肯定打不过,这小子的力气很大,加上练武,嗯,如果在战场上,还能占点便宜,地上打架,打不赢!”尉迟敬德也是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
“好,来!”李世民举着酒杯对着大家说道。
“谢陛下!”韦浩他们也是马上喊道,接着喝了起来,喝完了,大家就开始吃着东西,都是韦浩送过来的好吃的,
这顿早餐是非常丰富的,茶叶蛋,鸡蛋羹,各种小馒头,包子,面饼,面条,想吃什么都有,李世民可是准备的非常丰盛,毕竟,一年就请他们吃一两次,不丰盛点,说不过去。大伙也是边吃边聊着。
“对了,初十,东宫要办满月酒,朕准备大庆三天,都来啊,高明,记得送去请帖,对了,千万要激动,给亲家送一份过去,亲家是一个大善人,朕也知道了,亲家在西城那边,可真是民望非常高,帮助了很多人,心善!”李世民说着就盯着李承乾说道。
“知道,到时候儿臣亲自送过去!”李承乾也是笑着说了起来。
而在偏殿这边,王氏也是和长孙皇后,红拂女一桌,也是聊着家里的那些事情,长孙皇后问她们去年的过的如何啊,有什么困难没有啊,家里的孩子们怎么样,非常的亲民,吃完后,长孙皇后就招呼她们一起喝茶,一些宫女在那里泡茶。
“嫂嫂,有空啊,就到宫里面来坐坐,妹妹在宫里面,有的时候想家里的人!”韦贵妃坐在那里,拉着王氏的手说道。
“嗯,好的,去年吧,家里事情太多了,慎庸这孩子,也不怎么管家里的事情,偌大的府邸,也只能妾身来管,
不过,等慎庸大婚了,妾身就不管了,交给慎庸的两个媳妇,我啊,还是去西城那边住,今年西城的房子,也会翻新!”王氏笑着对着她们说道。
“这个可不行啊,府上还是需要你操持着,她们两个小孩,懂什么?”长孙皇后笑着接话过去说道。
“懂,这两个小孩比我还懂呢,我也没有操持过这么大的家,真是家大业大,弄不明白,妾身就想着,让他们在东城住着,我去西城住,西城我熟悉啊,左邻右舍,我都熟悉,
而在东城,东城太空旷了,再说了,也给他们年轻人锻炼的机会,往后啊,那些东西可都是他们的,我们就慎庸一个孩子,让他们早点接手家里的事情,到时候就不至于手忙脚乱!”王氏笑着对着长孙皇后他们说道。
偷心萌寵別想逃 沐小池
“嫂嫂倒是很豁达!”韦贵妃也笑着说了起来。
“不是豁达,是家里的那些生意,妾身也不懂,金宝呢,也是年纪大了,你们也知道,慎庸最小,生他的时候,我们两个年纪都很大了!所以,精力吃不消了。”王氏继续说道。
“那也需要你们把关才是!”红拂女也开口说道。
“那肯定的,前两年我们帮助盯着点,后面就没办法管了,不过,带孩子我还是能行的!”王氏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龍臥花都 遊人間
“嗯,也好,来,喝茶!”长孙皇后听到她这么说,心里还是很感慨的,
韦富荣夫妇两人,非常的开明,不难说话,自己的闺女嫁过去,也不会受委屈,虽然说丽质是公主,但是一家人过日子,总有磕磕碰碰的时候,和身份无关,如果互相都是斤斤计较的,那以后就热闹了,
韦浩他们在皇宫待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然后开始陆续告辞了,韦浩也是和王氏一起回府,送王氏回府后,韦浩就先去了李靖府邸,去给老丈人拜年去。
“爹,你回来了?”李思媛看到了李靖回来,也是过去,给他拿住披风。
神醫小農民 炊餅哥哥
“嗯,回来了,你大哥他们呢?”李靖笑着问道。
“去各个府上拜年了,爹你年纪大了,不出去了吧?”李思媛对着李靖问了起来。
前任來襲,專寵嬌妻 菅葭
“要出去走动几家,几个王爷府上还是需要走动的,其他的地方,我就不去了,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去拜年不成?”李靖也是笑着说道,那些老国公,基本上不会去别人府上,因为家里今天会有很多客人过来,都是来给他们拜年的。
“老爷,姑爷来了!”这个时候,管家跑到了客厅,对着李靖说道。
“嗯,就来了,好!”李靖听到了,站了起来,刚刚走到了客厅大门口,就看到了韦浩过来了。
“岳父!”
“诶,快,到屋里面来!”韦浩刚刚招呼一声,李靖就招呼韦浩快点过来,进入客厅后,李靖就带着他去暖房这边。
“思媛,我就说这身衣服漂亮吧,你瞧,多好看?”韦浩看着李思媛,笑着说道,这身衣服,是韦浩给她设计的,上面的图案也是韦浩设计的,非常的大气,而李丽质的衣服也是韦浩设计的。
“确实好看,穿出来端庄大气!”李靖也是赞赏的说道,李思媛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
“来,慎庸,喝茶!”李靖给韦浩倒茶,韦浩连忙拱手。
“慎庸!”这个时候,红拂女从后面进来,手上还端着水果。
“诶,岳母,给你拜年了!”韦浩一听,马上站起来拱手说道。
永恒至尊 天巖
“诶,坐下,给你们送点水果过来,中午在府上用膳!”红拂女对着韦浩说道。
“中午就算了吧,还能吃啊?我等会还要去其他人府上坐坐,这两天反正也会过来!”韦浩笑着对着红拂女说道。
“那就随意,今天确实是没办法吃饭了,到处都是吃的!”李靖也是笑着点头说道。
“那就明天中午,明天中午,你岳父请客,请那些老兄弟,你一起过来。”红拂女对着韦浩说着!
“好,明天中午我过来!”韦浩连忙点头说道,接着和李靖他们聊了一会,韦浩就出去了,去给其他的王爷,国公爷拜年了,这一趟下来,就是傍晚了,最后那顿饭,是在房玄龄府上吃的,
到了家里,发现韦沉和韦清,还有韦琮,韦钰他们还在。
“见过国公爷!”他们看到了韦浩过来,马上站起来拱手说道。
“诶,吃过饭了吗?”韦浩点了点头,站在那里问着他们。
“吃过了,刚刚金宝叔招呼我们在这里吃饭,今天来你府上拜年的很多,我们就晚点过来!”韦沉站在哪里说道。
“走走,去我暖房那边聊一会!”韦浩对着他们几个说道,接着带着他们就到了暖房,今天晚上是不宵禁的,到初八晚上都不孝敬,现在很多人都去了画舫那边玩了,他们叫韦浩过去,韦浩没去。
“来,都坐!”韦浩招呼他们坐下,然后开始泡茶。
“今天都去谁家了?”韦浩笑着对着他们问了起来。
“主要是去一些长辈家里,另外就是上司家里。”韦沉对着韦浩说道,韦浩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韦琮说道:“吏部待的不舒服?”
“怎么说呢,事情是不多,但是,从目前陛下选人来看,都需要在地方上担任过县令,府尹的人才会重用,今年,吏部还需要去地方上,选拔30名官员到长安来,而长安这边,也会放出30名官员到地方上担任县令和府尹!”韦琮坐在那里,给韦浩介绍说道。
“哦,按照你的资格,可以担任上等府的府尹了,你自己没想法?”韦浩看着韦琮继续问了起来。
“有是有,但是我刚刚到吏部,估计很难被选上,而且这次的竞争很大,所有人都盯着这次的选拨!”韦琮坐在那里,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还没有他儿子大,但是现在的权力和地位,是他需要仰望的,之前韦浩还打过他,现在连报复的心思都没有,韦浩要捏死他,不比捏死一只蚂蚁难多少,好在韦浩不跟他计较。
“嗯,有机会的话,你和我说,我去找人试试!不过也有难度,毕竟你才刚刚上来不久!”韦浩对着韦琮说道,韦琮听到了,点了点头,接着,韦浩就是和他们聊了一会,他们就回去了,今天韦浩也累了,很早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韦浩则是起来习武,今天姐姐们会回来,自己可是需要在家里招待着,刚刚吃完了早饭,韦浩就准备了很多小布袋子,里面装着一些铜钱,给那些外甥外甥女的。
“爹,娘!”韦浩刚刚坐在那里喝茶,三姐先回来,抱着小孩回来。
“诶,快,快进来!”韦富荣非常高兴的说道,刚刚到了客厅,王氏也是报过了小孩,三姐也是两个小孩,肚子里面还有一个。
“到舅舅这里来,舅舅这里有好吃的!”韦浩笑着招呼那两个小孩说道,两个小孩听到了,马上就跑了过来,他们对于韦浩不陌生,每次来家里,韦浩都会逗着他们玩。
“来,一人一个,舅舅给你们准备的,不要丢了啊!”韦浩把准备好的小布囊放到他们的口袋里面,让他们装好。
薄情王爺:傾城妃子笑 若有所濕
“谢谢舅舅!”大一点的外甥女笑着说着。
“诶,舅舅抱着!”韦浩笑着抱了起来,接着就是其他的姐姐们都回来,韦浩把压岁钱都给了那些外甥外甥女,每个人都是一样多钱,都是三十六文钱。
“来,姐夫们,都坐下,我给你们泡茶!”韦浩笑着对着他们说道,接着聊着去年的事情,去年他们跟着韦浩都赚到了钱,而且都置办了不少良田,现在在长安这边,也算是有钱人了,家里都有几百贯钱放在家里,
初三那天,韦浩就在家里请那些年轻人吃饭,主要是国公和亲王的儿子,自己比他们还小,家里来了五十六人,韦浩在家里请了他们一天,
初四,韦浩本来要去外公家的,韦富荣没让去,他怕韦浩到时候再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后面是韦富荣和王氏前往,韦浩在家里待着,接下来就是上朝和去东宫吃喜酒,喜酒吃了三天,李世民可谓是大办特办的,还特赦了天下,放了很多犯人出来,可见李世民对这个嫡长孙的重视,
金庸世界大爆 永遠的攀登
一晃正月过去了,韦浩此刻也是拖了大量的青砖,瓦片,还有大量的木柴和沙子前往东郊工地这边,不过,这边还没有动工的意思,没办法动工,要动工,怎么也需要到三月,不过,韦浩的工地很大,现在确定的工坊就有四十多家,生意好的不行,急需扩大产能。
“慎庸,慎庸,那个,找你买块地!”此刻,韦浩在万年县县衙这边办公,韦圆照此刻到了韦浩的县衙,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你要什么地方的地?”韦浩请他坐下后,对着韦浩问道。
“当然是东郊你们干活那边的,我想要建立一个工坊,现在我也是集合了全家族的智慧,让他们想办法,看看我们能做什么?当然,现在还没有想出来,但是肯定能够想出来,所以先买块地,建设工坊!”韦圆照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要多少,多了不行啊!”韦浩看着韦圆照问了起来。
“10亩地,不要多,可好,钱我带过来!”韦圆照看着韦浩问了起来,同时指了一下外面。
“那行,来人,拿东郊工业区的地图过来!”韦浩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很快,就有人送来了地图,韦浩拿着地图,摊开,让韦圆照自己选地方。
“可以选两块吗?每块五亩!”韦圆照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是不是傻,连一起多好,还分开,加入到时候工坊生意好,你怎么弄?扩大都没有地方扩!”韦浩对着韦圆照翻了一个白眼说道,韦圆照一听也是点了点头,接着就选了一个地方,韦浩让人去制作文书。
“慎庸,现在很多人盯着你这个工业区呢,不少人都想要过来找你谈,另外,我听说,民部和工部对你意见很大!”韦圆照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韦浩不懂的看着韦圆照说道,他知道工部肯定对自己有意见,但是民部为何也对自己有意见。
“听说是,你把那些股份都交给了皇家,而不是交给民部,民部认为,这些工坊的收入,该入国库才是,而不该入皇家,到时候皇家巨富,
而民部穷,到时候会形成很被动的局面,天子圣明自然是没什么关系,可以从内帑调动钱财到民部,可是如果皇帝昏聩呢?到时候天下的事情,如何处理?”韦圆照坐在那里,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则是愣了一下,马上开口说道:“可是民部这边已经抽走了三成的税收了,不轻了这个税收,你知道的,是销售额度的三成,不是利润的三成!”
“话是这么说,但是,他们还是认为该让民部来!”韦圆照继续说道。
“扯淡,大部分的工坊利润不过是两成三成,而民部已经抽走了三成,工坊那些股东分那两三成的利润,内帑怎么可能会比民部还有钱?”韦浩看着韦圆照问了起来。
“那你知道以前内帑是从民部抽调多少钱走吗?”韦圆照看着韦浩问了起来,韦浩摇了摇头,自己还真不知道。
“半成,民部半成的收入,交给皇家内帑!”韦圆照看着韦浩说道韦浩也看着他,不知道他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你想想看,现在那些工坊交给了皇家,基本上就达到了民部收入的五成了,这就非常多了!”韦圆照继续对着韦浩说道,韦浩还是不懂他什么意思。

2r750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憨婿 大眼小金魚-第354章不能瞎囔囔閲讀-t44tp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54章
李德謇刚刚出去没多久,一个校尉就从西郊那边回来了,给李世民带来了安心的消息。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了,伤亡了多少侍卫?”李世民一听校尉说李丽质没事,马上松了一口气,对着那个校尉问着。
“回陛下,伤亡38人,其中牺牲了30人!”那个校尉马上拱手说道。
男神是怎樣煉成的 欲大叔
“什么?牺牲这么多?对方多少人?”李世民听到了,震惊的看着那个校尉,李丽质身边的侍卫,都是自己精挑细选的,也是身经百战的,伤亡这么大,这个让李世民感觉很愤怒了。
“对方据说有200多人,都是死士,就是抓了几个活口,现在被李崇义将军给看住了,估计很快就会回来,这次,全靠夏国公的庄子,那些庄子的百姓,得知被袭击者是长乐公主,马上拿着武器就上了,打跑了那些袭击者,同时派人来城内通知,因此,才让公主脱险,刚刚我们去的时候,夏国公他们已经在了!”校尉再次汇报说道。
“嗯,好,好,等会你让慎庸他们过来,都过来,还有,那些蒙面人,你让李崇义给朕审出来,到底是谁,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幕后的人!”李世民盯着那个校尉说道。
“是,陛下!”那个校尉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后,马上就出去了,
而李世民此刻也是在考虑着,到底是谁,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去袭击丽质,而且,还能够调动200多人,没有一定的势力的,是调动不了那么多人,丽质到底是得罪了谁,居然有人想要置她于死地,
李世民想着,估计还是查账有关,现在李丽质在查账,估计是有人在账目上动了手脚,所以才会被追杀,可是200多人啊,谁能够调动200多人,能够让侍卫伤亡30来人,可不是普通的乌合之众,肯定是训练有素的军队或者侍卫。
“朕倒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李世民坐在那里,琢磨着,
而此刻,在李泰的王府,李泰也是刚刚起来,一个下人跑了过来,对着李泰说道:“王爷,王爷,不好了,长乐公主遇袭,在西郊遇袭!”
“嗯?”李泰还有点蒙,刚刚起来,猛然听到了这样的消息,让他反应不过来。
趕墳
“长乐公主在西郊遇袭!”那个下人继续说道。
“谁,我姐,谁袭击我姐?”李泰这才听明白了,马上瞪大了双眼,盯着那个下人问了起来。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夏国公和其他国公府邸,都出动了亲兵,宫里面也出动了骑兵!”那个下人马上说道。
霸武淩 有時有點
“李佑,你个混蛋,来人啊,集合家兵!”李泰此刻大声的喊着,王府的那些亲兵,马上去集合亲兵了。
“王爷,你是该去一趟西郊!”旁边的一个王府的官员说道。
“去西郊?现在去有什么用,李佑,就是他干的!”李泰咬着牙说道。
“殿下,这,可不能乱说啊,这个可是涉及到杀头的大罪,没有证据的话,你这样说,会出事情的!”旁边那个官员这个时候才听明白了,马上对着李泰劝了起来。
“出个屁事情,就是他!”李泰咬着牙说道,本来自己昨天晚上就要去找他的麻烦,只是天太晚了,也宵禁了,就没有去,没想到一大早起来就接到了这样的消息。
很快,李泰的亲兵就集合好了,李泰带着那些亲兵,就直奔楚王府,而阴弘智还在考虑着,如何来撇清关系,出去了这么多人,很难保证没有活口,而那些活口,也未必不会说出来,
还有,昨天李佑和长乐公主起了冲突,很多人都看见了,也需要洗脱这个嫌疑,就在他着急的考虑对策的时候,王府的大门被推开了,大量的士兵冲进来了。
“谁这么大胆,敢冲击王府?”阴弘智马上过去,大声的呵斥着。
“李佑那个混蛋呢,干嘛去了?”李泰大声的喊着,人也是带着士兵直奔客厅那边。
“王爷,王爷,你这是怎么了?”阴弘智也是着急的大声的喊着。
“我干什么?我找他算账,敢袭击我姐姐,谁给他的胆子?”李泰大声的喊着,心里也是非常不满,到了客厅这边,发现李佑坐在那里喝茶。
“嘿嘿,四哥来了,稀客啊,快请坐,这,你带着这么多士兵过来干嘛?”李佑坐在那里笑着看着李泰说道,
李泰冲了过去,一把把李佑从座位上提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他问道:“是你是袭击了姐姐?是不是?”
“你开什么玩笑,我袭击姐姐干嘛?”李佑装着一脸无辜的说道,李泰则是一拳挥了过去,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接着再来一拳。
“四哥,你干嘛,你这样我可还手了!”李佑躲着喊道。
“你还手试试,老子弄死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混蛋是什么人,不是你做的是谁,还敢狡辩!”李泰继续拿着拳头狠狠的揍着李佑,阴弘智连忙过去拉开,现在李佑可是被李泰骑在身上打,李泰那么胖,李佑纤瘦的不行,哪能是李泰的对手。
“王爷,王爷,使不得啊,真不是我们家王爷做的!”阴弘智里面拉着李泰,同时大声的喊道。
“给我拖开他!”李泰大声的喊着,继续打着理由,后面的侍卫也是连忙拖开了阴弘智,不过,李泰也是被自己的侍卫给拉起来了,如果继续这样打下去,可能会被打死的。
“你个混蛋,连自己姐姐的要下死手,你是疯子是不是?”李泰此刻也是打累了,站在那里,指着躺在地上的李佑骂道,李佑此刻也不想动,自己被打有点疼,嘴角都流血了。
“四哥,你这样冲过来打我一顿,还冤枉我,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可饶不了你,我非要找父皇评评理去!”李佑躺在那里,对着李泰喊道。
“好啊,走,现在走!”李泰对着李佑说道,说着就要过去拉李佑。
大明星的貼身醫生
“哼,你等我缓缓,等我缓缓,非要去父皇那边状告你不可!”李佑躺在那里说道。
“不是你,你敢说不是你?”李泰继续气愤的指着李佑骂道,
李佑非常坚定的摇头:“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而此刻,在皇宫当中,李承乾也是到了甘露殿这边。
“父皇,妹妹怎么样了,有消息没有?”李承乾进来后,着急的看着李世民问道。
“没事,就是侍卫伤亡很大,朕在想,是谁有这么打的能耐,敢袭击丽质!”李世民坐在那里,皱着眉头想着。
“嗯,儿臣本来也想派遣亲卫过去,但是得知父皇这边已经出动了军队,儿臣就赶紧往这边赶来。没事就好,妹妹没事就好!”李承乾点了点头,也是松了一口气。
星空後傳
“你说,能够调动200多人,会是什么身份?”李世民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李承乾愣了一下,考虑了一下:“身份低不了,最少是一个国公!”
“国公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一个国公就200个亲卫,调动200多,自己府上不留一个亲卫,不可能?再说了,国公没这么傻!”李世民坐在那里,叹气的说道。
“那父皇的意思,是王爷?”李承乾继续对着李世民追问了起来。
“嗯,可是真想不通的是,王爷何必要去袭击丽质呢?丽质可是帮着皇家赚钱,没有丽质,皇家现在还有这般舒服?估计是丽质得罪了谁,可是不管丽质得罪了谁,都是自己家的人,怎么会下死手,还出动200多人,这个朕是理解不了,
如果不是王爷,那就是世家了,可是世家也没有这么傻吧?袭击一个公主,他们准备被灭族?再说了,丽质可是慎庸的未婚妻,他们还要靠慎庸赚钱,他们敢这样做?
所以朕一直想不通,到底是谁,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还有这么大的仇恨,居然让他敢去袭击公主?而且,朕估计你妹妹知道是谁,之前她出门,都是带20几个人出去,今天出门直接翻倍了,增加到50人,如果不是带了这么多人,今天你妹妹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李世民坐在那里,怎么都想不通,只能等李丽质回来了,才能知道。
“陛下,陛下,不好了,越王带着亲卫前往楚王府上,好像打了起来。”王德此刻进来,对着李世民说道。
“什么,他们两个闹什么?是不是闲的?”李世民听到了,火大的喊道,今天已经够乱了,现在他们居然又闹了起来,
萬界淘寶商 葉恨水
李承乾一听,感觉到了什么,昨天李丽质和李佑在聚贤楼闹矛盾的事情,自己也知道。
“父皇,儿臣去看看!”李承乾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把他们两个给带到这里来,不像话,朕非要收拾一下他们两个!”李世民对着李承乾说道。
“是!”李承乾点了点头说道。
而此刻,在韦浩那边,韦浩也是找来了马车,让李丽质坐上去,自己亲自带着自己的家兵护送着李丽质。其他府上的亲兵也是陆续跟着回去,
那些蒙面人,现在也是被李崇义带走了,李崇义当场问了几个人,得知的答案让他大惊失色,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马上就押着那些人前往皇宫当中,自己可不敢进一步处理,没办法处理,
而韦浩此刻骑在马上,也是一肚子的火气,他知道李佑混蛋,但是没想到李佑混蛋到这个地步,还这么小啊,就敢做这样的事情,这要是长大了,还了得?韦浩很想干掉他,可是他是李世民的儿子,自己如果要动手干掉他,李世民估计有很大的意见,
但是这个人对自己可是有威胁的,他不是正常人啊,正常人会去衡量得失,而此人他是不会去衡量的,连自己的姐姐都敢谋害的人!下一个人是谁?自己还是李承乾,还是李世民?谁也不知道!
韦浩骑在马上,心事重重,考虑着,如何除掉这个人,还不能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来。
而此刻,在楚王府上,李泰拉着李佑要去见李世民,李佑则是傻笑的看着李泰,表示也要去。
“青雀,你干嘛?”李承乾刚刚跨进大门,看到了李泰揪着李佑,李佑身上都有很多血迹,马上就训斥着李泰。
“大哥,你来正好,我姐遇袭,肯定是他干的,昨天晚上,他和姐姐在聚贤楼发生了争吵,今天一大早,他就敢去袭击姐姐,大哥,你管不管?”李泰站住了,看着李承乾喊了起来。
李承乾听到了,脸色剧变,接着对着李泰喊道:“你瞎说什么呢?”
“你问他,这个混蛋,问问是不是他?”李泰马上指着李佑喊道。
重生娛樂圈女皇
“殿下,真不是我们家王爷,还请太子殿下明察。”阴弘智也是马上拱手对着李承乾说道。
“走,去甘露殿,父皇在那边等着你们!”李承乾此刻阴沉着脸,开口说道,
他希望不是李佑,如果是李佑,自己可不会放过他,敢袭击自己的妹妹,此人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大哥,你对得起我姐和我姐夫吗?就是他干的,这个混蛋,可没少做坏事!”李泰对着李承乾喊了起来。
重生未來之藥膳師
“青雀!”李承乾马上呵斥着李泰。
“你不管我管,我去找父皇去,非要弄死他不可!”李泰说着就要走,要去找李世民,李承乾一把拉住了李泰:“你疯了是不是?这样的事情,可以随便乱说,没有证据,能乱说?还有,如果是真的,也不能大声囔囔,你这样囔囔,父皇到时候怎么处理?他是你我的弟弟,兄弟陷于围墙之内不成?”
“我可不管那么多,我就知道,他动了我大姐!”李泰指着李佑喊道。
“我没有!”李佑站在那里,看着李泰说道。
李承乾则是拉住了李泰,继续说道:“不许瞎说,到了甘露殿再说,不管是真假,现在不是囔囔的时候,会查到真凶的,真凶出来后,再来处理!”
“你!”李泰看着李承乾很气愤的说道。
“青雀,他是我们的弟弟,弟弟刺杀姐姐,你知道传出去,是多大的笑话吗?如果是假的,你自己要受到什么惩罚,你知道吗?”李承乾盯着李泰继续骂了起来,李泰此刻才稍微冷静了一些。
“走,去甘露殿,来人,给楚王擦一下脸!”李承乾对着楚王府的下人说道,楚王府的下人马上去打热水了。
“最好不是你干的,否则,哪怕是父皇绕过你,孤都不会绕过你!”李承乾站在那里,看着站在那里李佑说道,
阴弘智此刻又气又急,如果被查出来了,李佑能不能活着都是一个问题,哪怕是能活着,估计也会被李泰和李承乾给惦记上。
而在甘露殿这边,李世民拿到了城门所有大规模队伍的登记了,登记显示,今天早上,楚王的亲兵从西门出,队伍约230人。
“楚王,楚王,诶!”李世民此刻叹气了一声,
接着坐在那里等着,很快李承乾他们就先过来了,三个人进来后,就是站在那里。
“高明坐下,你们两个,站着!”李世民开口说道,说完了坐在那喝茶,也不管他们两个。
“父皇!”
“闭嘴!”李泰刚刚想要说什么,被李世民呵斥住了,
李世民不敢问,想要等李丽质回来后再说,
没一会,韦浩和李丽质回来了,两个人也是走进了甘露殿,此刻的李世民听到了通报后,也是到了门口去接。
腹黑女帝很任性 染綠
“父皇!”
“诶呦,闺女啊,你可吓死父皇了,可吓死父皇了,没伤着吧?”李世民马上过去,拉住了李丽质的手,上下打量着闺女,确定身上没有血迹,心里那口气也算是彻底放了下去,
接着就是拉着李丽质往甘露殿书房里面走去,到了里面,发现李泰和李佑在那里站着。
李丽质看了李佑,愣了一下,接着看着李泰,发现李泰头发有点乱,脖子上也有抓痕,好像是刚刚打架了。
“你打架了?”李丽质盯着李泰问了起来。
“姐,就是!”
“闭嘴!”李泰刚刚要说,李承乾又训斥他。
“告诫你不许打架,你没有听到是不是?天天让父皇操心?这么大的人了,就不知道稳重点?”李丽质说着就一脚踢了李泰腿,然后开口喊道:“站着这里干嘛,好看啊?一堵墙一样,还不坐下?”
“哦!”李泰听到了,就摸着自己的腿坐了下来,李丽质哪能不知道李泰干嘛去了,李佑脸上的伤这么明显,自己能没看到吗?只是,为了避免让李泰受到惩罚,她先踢一脚,等会好给李泰求情。
“父皇,四弟不懂事,你就不要生他的气,他一天天就知道瞎搞!”李丽质笑着过来搂住了李世民的胳膊说道。
“嗯,有空啊,你就收拾他,省的天天给父皇惹事!”李世民点了点头微笑的说道。
“好的!放心吧,出去我就收拾他!”李丽质点了点头说道,大家都没有说遇袭的事情,因为,李世民不敢问,怕开口问到自己不敢想的答案!

f97us火熱連載小說 貞觀憨婿笔趣-第347章一個戰壕的兄弟?看書-wlvq5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47章
李承乾此刻非常生气,直接大声的喊了起来。
“殿下,不要这么说!”苏梅着急的不行,对于李承乾这样,他很害怕,毕竟,他直接非议李世民,被李世民知道了,还能了得。
“就这么说,青雀凭什么和孤争,他拿什么和孤争,父皇一直这样扶持着他,什么意思?磨刀石,孤需要磨刀石吗?孤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吗?”李承乾盯着苏梅质问了起来。
“殿下没有做错事情!”苏梅连忙对着李承乾说道。
“那些年轻一带的臣子,是青雀能够接触的,他们是未来朝堂的重臣,父皇让青雀去见,什么意思?之前说皇子不能和大臣走的太近,孤为了恪守这个,不敢去见那些大臣,怎么?他青雀就可以?”李承乾继续发怒的说道,
苏氏坐在李承乾身边,拉着他的手,也不知道怎么劝,她也知道李承乾心里委屈,但是这份委屈,他也不敢在李世民面前说,也只能躲在这里发发火。
“孤就是想不通,凭什么?青雀凭什么和孤争,孤是太子,也是嫡长子,孤还在呢,他争什么,父皇如此纵容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李承乾继续发怒的喊着,苏梅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看着他发火,希望他发完了,能够冷静下来。
很快,李承乾在东宫发火的事情,李世民就知道了,李世民坐在书房里面,把那张纸条给烧了,躺在那里,发呆,
李承乾这样,非常不理智也不冷静,好在现在是和平时期,不是自己那个时候,如果是自己那个时候,现在李承乾估计已经死了。
“为什么?天下哪有那么好坐啊,就这样,朕怎么放心把天下交给你?”李世民躺在那里,深深的叹气了一声,
李承乾已经成年了,李世民希望他能够稳重,希望他能够看清一些事情,没有什么是一定的,皇位也是如此,还是需要自己努力才是,否则,天子昏聩,百姓就会遭殃,到时候改朝换代也不是没有可能。李世民一直躺在那里,没一会,王德拿着一个毯子盖在了李世民身上。
“你记一个事情,如果明天慎庸没去东宫,后天一大早吗,你亲自去一趟慎庸府上,让慎庸去一趟!”李世民闭着眼睛开口说道。
“是,陛下!”王德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退出来,
第二天上午,韦浩还在家里喝着茶,写着东西。门房那边就来人了:“公子,李德謇,李德奖,程处亮,尉迟宝琪几个公子哥过来了,还有一个是蜀王!”
“蜀王?哦,李恪?”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现在立刻被封的还是蜀王。
“有请!开中门!”韦浩对着门房说道,自己也是收拾了一下书桌上的东西,拿到书房去,接着到了客厅这边,刚刚准备往外面走,就看到了他们几个人过来。
“快,这边,你们不怕冷啊,这么早就出来?”韦浩站在门口,对着他们问了起来。
“啧啧啧,慎庸,不看不知道啊,一看吓一跳啊,这样好的房子,你是怎么设计的?”程处亮笑着对着韦浩喊道。
“想想就有了,快,到阳光房里面去做!”韦浩笑着对着他们说道,接着对着李恪拱手说道:“见过蜀王殿下!”
“嗯,贸然来访,打扰了!”李恪背着手,微笑的说道。
灰姑娘的罌粟情人
“不打扰,来,里面请!”韦浩笑着说道。
“我还是要先去见一下太上皇才行,刚刚回来,想要去看看阿祖!”李恪对着韦浩说道。
“哦,这样,我带你过去,大舅哥,这里你熟悉,你帮我招呼他们!”韦浩马上对着李德謇说道。“去吧!”李德謇点了点头,很快,韦浩就带着李恪往老爷子所在的院子走去。
“蜀王殿下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韦浩笑着开口问了起来。
“前天上午到的,昨天去了一趟皇宫,今天就想着来看看阿祖,你也知道,我在封地那边,一年也只能回来一次,还需要父皇同意才是,还要感谢你,照顾阿祖!”李恪说着对着韦浩拱手说道。
“殿下严重了,一样的,老爷子是丽质的阿祖,自然也是我的阿祖,老爷子感觉我府上住的舒服一些,愿意来这边住,我当然是高兴的,来,这边请!”韦浩在前面带着路,开口说道。
“嗯,听父皇说了,不过,慎庸啊,你的本事,本王也是佩服的,等会见过阿祖后,到时候可想和你促膝长谈一番,听说你现在担任万年县的县令,万年县的县令可不好当,
而且,据说,你可是有大动作的,可教教我,我在蜀地,真是,难啊!百姓也穷的不行,刚刚在来的路上,听德奖说,他们修直道的地方,百姓穷的不行,那是他没有去过我的蜀地,那里的百姓,才是真的穷!”李恪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当然欢迎,谈不上教,大家一起说说话就好!”韦浩笑着说了起来。
北遊記 余象鬥
“好!”李恪还是微笑的说话,韦浩对于李恪的印象非常好,非常有礼貌,
而且长的也是非常俊朗,关键是给人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听说为人很仗义,不过,韦浩和他接触的不多,就是简单的聊过几次!很快,韦浩就带着他到了老爷子所在的院子,老爷子正在给他的那些花花草草浇水。
“老爷子,忙着呢?看看谁来看你了!”韦浩进去后,笑着喊着。李渊听到了,扭头看了一下,李恪此刻也是到前面去,抱拳行礼喊道:“恪儿见过阿祖!”
邪魅惡少狠狠愛 空蟬浮舟
“哦,恪儿回来了,快,快坐下,慎庸,泡茶,我还有几盆花还没有浇,马上就好!”李渊一看是李恪,就笑着喊着。
“好,来,蜀王殿下,请坐!”韦浩马上招呼着李恪坐下,自己则是在那里烧水泡茶。
“嗯,谢谢!”李恪点了点头,不过眼睛则是看着李渊这边,发现李渊很小心的伺候着那些花花草草。
“老爷子喜欢这个,天天摆弄这个,你看这里,到处都是花花草草的!”韦浩笑着对着李恪解释说道。
“嗯,老爷子还有这个爱好,之前没听过。”李恪微笑的点了点头。
“汪汪汪~”这个时候,一条白色的小狗跑了过来,直扑韦浩这边,韦浩也是抱了起来。
刁牌蠻妃
“毛豆,干嘛去了?”韦浩笑着问了起来。
“刚刚拉屎去了!”李渊此刻也是放下了东西,往这边走了过来。
“去老爷子那边!”韦浩放下了毛豆,毛豆马上跑到了李渊这边,韦浩则是开始给他们倒茶。
“阿祖,你养的?叫毛豆?”李恪指着毛豆对着李渊问了起来。
“这个兔崽子取的,叫的都顺了,就这么叫了,这次回来,要过年后再走吧?”李渊坐在那里,看着李恪问了起来。
“是呢,过年后就走!”李恪点了点头。
“走了后,京城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远离是非之地,你呀,不要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在封地啊,该干嘛干嘛?记住阿祖的话,皇家啊,历来就是是非多,弄不好,丢了命,不值得!”李渊坐在那里,对着李恪说道,
韦浩则是非常震惊,李渊居然会和李恪说这些,其他的人,李渊可是从来不说的。
“恪儿,没事的时候,学学这个小子,犯点错,你也是英武啊,就越遭猜忌,阿祖对你,就一个希望,平安就好,其他的不想去想,不是你能想的,虽然你也很优秀!”李渊继续对着李恪说道。
“阿祖,你说什么啊,孙儿就想要做一个闲散的王爷,可没有那么多抱负!”李恪马上笑着对着李渊说道。
淡漠王爺哪裏逃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啊,不过,回京后,不要就知道去画舫!惹那些事情出来。”李渊继续对着李恪说道,李恪听到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去看过你娘亲吗?”李渊继续问了起来。
“昨天看了,娘亲也特意嘱咐孙儿,让孙儿替她带个好,说你在宫里面,娘亲也不能时常去看你。”李恪点了点头说道,
而韦浩则是很不理解的看着这对爷孙,李渊居然最喜欢的是李恪,而不是李承乾和李泰,这是什么原因?
“来,喝茶!”韦浩招呼他们说道。
“慎庸啊,你拿1000贯钱给恪儿,记账,到时候让皇后给你!”李渊对着韦浩说道。
“好!”韦浩想都不想,就点了点头。
“阿祖,可使不得,孙儿有钱,真有钱!”李恪马上摆手说道。
“拿着,就是阿祖给的,你父皇不给你,你娘亲也没有几个钱,阿祖给的,就拿,到了京城,你又喜欢玩,没钱怎么行?”李渊对着李恪佯装生气的说道。
“哦,好,那孙儿就厚颜了啊!不过,听说画舫来了一批漂亮的,阿祖,去不,带你去听戏去!”李恪此刻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黑道鬼後
韦浩则是震惊的看着李恪,这是什么情况,爷孙两个一起前往画舫,这个画风不对啊。
“不去了,冷,现在阿祖就喜欢躲在这里,今天你是来早了,你要是晚点过来,就知道我这里有多热闹了,阿祖可是天天有人陪着玩,所以那些花花草草啊,阿祖要早上伺候好了,晚了,就没时间了。”李渊笑着对着李恪说道。
“阿祖高兴就好,不去画舫的话,要不孙儿带几个会唱戏的来?”李恪继续对着李渊说道,
李渊听到了,居然在思考。
而韦浩则是震惊的看着他们,然后有点结巴的说道:“这,这,这不行吧,父皇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你怕什么?他还敢打你?”李渊听到了,鄙视的看了韦浩一眼。
“不是,那个,蜀王殿下,咱们不要这样玩,你可以带老爷子出去,我什么都不知道!”韦浩马上看着李恪说道。
“不用了,听戏也没有什么意思,算了!”李渊此刻开口说道。
“好吧,那我下午去了?”李恪对着李渊说道,李渊点了点头,而韦浩则是傻眼的看着他们两个,完全不懂,这是爷孙吗?这尼玛是一个战壕的兄弟啊!
接着李渊就问蜀王在就藩地的事情,蜀王也是一一作答,韦浩就是坐在那里给他们泡茶,
聊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李恪才说告辞,李渊送着李恪到了暖房门口,韦浩带着蜀王往自己的暖房那边走去,
一路上,韦浩肚子里面有太多的疑问,实在是想不通,舒王怎么会和老爷子说这样的事情。
很快,到了自己的暖房,此刻,他们几个有是靠在自己的沙发上面,喝着茶,吹着牛。
“我说蜀王,你干嘛呢,这么久?”程处亮看着李恪问了起来。
“这不是有段时间没见阿祖吗?聊了一会,你们聊什么呢?”李恪笑着坐下来,韦浩也是坐了下来。
“慎庸,你来,我泡不好,糟践了那些茶叶!”李德謇站了起来,对着韦浩说道,韦浩只能坐在泡茶的位置上。
“慎庸,中午去聚贤楼用餐,你请客?”李德奖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好,肯定我请客啊,对了,你们修路的事情,办的如何了?”韦浩笑着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诶,明年估计能修好,今年的时间太短了,只修了四分之一的样子,不过,材料都准备好了!”李德奖坐在那里,苦笑的说道。
“没办法,不过,慎庸,这次去修炼,是真的见识到了大唐百姓的穷,诶,昨天回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在做梦,想想啊,我们真是,诶,罪过!”程处亮也是叹气的说道。
“嗯,昨天房遗直他们也说了这个事情,他们也回来,这样,来人啊!”韦浩马上招呼着自己身边的下人,马上就有人过来。
“你派人去喊一下房遗直,萧锐,高履行,长孙冲,就说中午我在聚贤楼请他们吃饭,老房间!”韦浩对着自己的下人说道。
“是,公子!”下人马上就出去了。
“慎庸,我们该做点什么!”李德奖看着韦浩说道。
“做什么?你们会做什么?改善百姓的生活水平,你们还达不到,没这个本事!”韦浩看着他们笑了一下说道。
“你有这个本事啊,我哥说了,现在长安的百姓,因为你弄的那些工坊,生活可是好了不少!”李德奖看着韦浩说道。
“怎么,要我把工坊开遍大唐啊,可能吗?大唐人口就这么多,武德年间,听说只有300万户,能有多少人!”韦浩苦笑的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那是扯淡,何止?民部之前什么样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敢说,现在我大唐的人口,绝对不会低于800万户,当然登记在册的,也许只有300万户!”李德謇马上开口说着。
“你这说的也太夸张了,你说400万户我相信,还八百万户?”韦浩鄙视的看了一下李德謇。
“有的,绝对有,甚至超过了!”一旁的李恪点了点头说道,韦浩就看着他,
搖滾教父
“不相信啊,你就拿着万年县的登记薄,去对,据我所知,东城那个百姓居民点,登记在册是2000户,你去仔细盘点一下,居住在那边不会低于4000户,甚至还不止,
狂妃很毒很彪悍 南歌
很多人家里,都是五六个儿子,那些儿子成亲后,都没有分家,因为没办法分家,没有房子,而且,户籍也没有分开,就是沿着老户主去登记,所以只算一户,实际上,
我大唐的人口,根据登记,约1800万,但是实际人口可能突破了5000万,还有很多百姓,因为战乱,都是逃到深山里面居住,我封地就有这样的情况,
有次我去打猎,进入到了深山当中,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村子,完全与世隔绝,现在有200多户,约1500人居住在里面,他们现在还问,现在是谁在当皇帝,还以为现在是北周统治时期,而这样的村子,在密林当中,还不知道有多少!”李恪坐在那里,开口说道,韦浩就是看着李恪。
“另外,加上这十多年,中原没有什么大战,所以,百姓生的也多,农家当中,普遍是六七个小孩,三四个男孩子,稍微有点钱的,十几个小孩的都有,人口增加了很多!”李恪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则是坐在那里,开始考虑了起来,他还真没有去详细统计自己治下到底有多少人,只是大致预估了多少户,然后预估多少人口,看来,是需要统计一下,万年县到底有多少人了。
“慎庸,你本事大,先不说你让全大唐富裕起来,如果能够让长安周边的百姓富裕起来,也是很好的,长安周边,我估计人口不会低于100万了!”李恪坐在那里,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極品草根 田地
“我可没有这样的本事,诶,县令难当啊!”韦浩苦笑的对着他们说道。
“慎庸,你就不要谦虚了,这个事情,还真的只能指望你!其他的文官,靠不住,就是我爹都靠不住,他只会打仗,不会治理百姓。”李德奖坐在那里,也是劝着韦浩说道。

7bnea熱門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討論-第345章李世民的提醒閲讀-7adk6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45章
韦浩说要让那些人主动出来登记,那些大臣就看着韦浩,而李世民则是非常意外看着韦浩,
他也想要让那些人登记,但是牵扯面太广了,不单单那些大臣家里有,就是皇家的很多王爷的家里都有,自己没办法,但是韦浩说他要弄。
“慎庸,不可,这些百姓躲着不出来,也是有缘由的,不必强求!”李世民赶紧提醒着韦浩说道,他怕韦浩得罪了这些人。
“我知道啊,我不强求啊,我没有说强求登记的意思,诸位大人可是听到了的,我说的是,让他们主动来登记!”韦浩点了点头,接着看着那些大臣说道,
那些大臣听到了,心里也是苦笑了起来,主动登记,怎么可能?
“慎庸啊,县令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尤其是万年县的县令!”长孙无忌笑着看着韦浩说道。
“我知道,不过,还行!”韦浩点了点头。
“好了,喝茶!”李世民不想谈这个话题,就对着大家说着,接着就是大家聊天,坐在这里,还是很舒服的,不说其他的,视野开阔。
“太上皇身体如何?”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好的很,几位王爷去看过,两位王叔也时常过去看望!”韦浩马上回答说道,李孝恭和李道宗都会过去看望。
“确实是气色不错,他那个暖房啊,哎,我都羡慕,里面都是各种花花草草,里面还有书桌,老爷子没事就看看书,写写字,要不就是打麻将,上次去看老爷子,陪着打了一天的麻将!”李孝恭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首席萌仙:仙君大人的小妖孽
“嗯,气色不错,我们这些王爷都商量好了,分开去看望老爷子,让老爷子每天都有人陪着,哪怕是聊会天也好!慎庸一家照顾的不错,真的不错,我们看到了老爷子的小院子,什么用度都有!”李道宗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没事,老爷子只要开心就行,老爷子院子里面的那些花花草草,那可都是我到御花园挖的,父皇,你可不能说我啊,老爷子喜欢,你不知道,现在他开始琢磨什么盆景艺术,我就是说了一下,老爷子很感兴趣,天天琢磨怎么让那些花花草草更好看,还有养的那条狗,非常招人喜欢,老爷子去哪,毛豆就跟着他!”韦浩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这两天有空朕去看看老爷子,有段时间没去了。”李世民听到了,也是点了点头,接着大家就是继续聊着,
中午,就在甘露殿用膳,
用完膳后,韦浩就先去了一趟立政殿,和长孙皇后打了一个招呼,
本来想要回去,结果再次被王德交道了甘露殿了,等韦浩到了甘露殿,发现这里已经没有大臣了,连侍卫都没有一个。
“父皇,还有事情?”韦浩很吃惊的看着李世民。
“坐下说!”李世民的对着韦浩示意了一下,韦浩很警惕的看着李世民。
“你什么眼神,父皇还能吃了你不成?”李世民很不爽的看着韦浩,这兔崽子的警惕性太高了,自己这次是真没有打算坑他的。
“不是,父皇,有什么事情,你就先开一个头好不好,我都怕你了,每次单独见你,我都被坑。”韦浩在那里,很郁闷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瞎说,父皇什么时候坑过你,嗯?坐下,今天就聊聊朝局,聊聊你的当县令,没有任务!”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韦浩才坐下来,不过还是很警惕。
“你和那些工匠,到底干什么?还有你说要让那些人主动出来,你怎么做,和父皇说说!你不和父皇说,父皇不放心,这里不是你能够动的。”李世民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影帝的圈寵喵妻 封徊
“那个,正好,我刚刚和母后说了,让母后准备5万贯钱,母后答应了,这个时候,让丽质来操作,就是,嘿嘿,那些工匠不是要建立工坊吗,皇家秘密占股五成,我占股一成,剩下的四成,是那些工匠的,
那些工匠的东西都是非常不错的,现在已经在卖了,销量非常不错,也在招募人,现在只是招募东城登记在册的百姓,那些工匠答应了我们,一旦要招人,优先招录东城的百姓,
但是必须是登记在册的百姓,工钱不低呢,现在已经开到了450文钱一个月了,东城的百姓,现在有几百人去干活了,估计还需要大量的人,只是现在还在实验生产阶段!”韦浩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看着韦浩:“兔崽子,你准备让那些工匠干嘛?你真的要挖空工部啊?”
“嗯,我就是想要挖空了工部,我让那些大臣们看看,那些工匠如果离开了朝堂,生活的更好,而朝堂离开工匠,那就麻烦了,我可是听说了,父皇你本来想要让那些工匠拿一年的奖金,但是他们不同意,还有他们的俸禄,也是没有提上去,
哼,既然他们如此瞧不起工匠,那么就让他们看看,到时候是谁瞧不起谁,父皇,不是我和你吹,那些工匠现在弄出来的东西,一共是四十五个项目,就是45个工坊,弄的好,一年的利润,不会低于400万贯钱!”韦浩坐在那里,得意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多少?”李世民听到了,震惊的站了起来,看着韦浩。
“400万贯钱的利润,交税估计要交120万贯钱,其实是带来500多万贯钱的利润,父皇,这个就是工匠的力量,
还有,这次45个工坊,一共有320个工匠从工部那边过来了,接下来,我估计还有更多的工匠出来,到时候,工部最好的工匠,都会过来,嘿嘿!”韦浩得意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此刻哭笑不得的看着韦浩,他挖自己的墙角,还如此得意,当然,自己也是有好处的,但是,李世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父皇,这个是好事情,你为何脸色如此丰富?”韦浩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你个兔崽子,你把工匠挖走了,以后工部的活,谁干?”李世民盯着韦浩骂了起来。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那些文官都不着急,我着什么急?”韦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兔崽子,这个天下是朕的,那些文官和工匠都是为朕做事情的,你个兔崽子,全部挖走了,你让朕怎么骂你?”李世民还是很郁闷的看着韦浩。
“父皇,这你就不懂了吧,如果这样,大唐只会有越来越多的工匠,而不是如现在这样,学手艺的人越来越少,
当然,父皇,工部的事情,嗯,你让工部多招录一些年轻人吧,到时候那些老工匠肯定会过去指点他们干活的,到时候需要聘请他们才行,比如去一次,给个三五贯钱什么的,这么算下来,估计一年一个人需要支付几十贯钱的顾问费!”韦浩坐在那里笑了一下说道,
李世民立刻郁闷的看着韦浩,现在那些工匠的俸禄,最高的也不过一个月两贯钱,那按照韦浩说的,到时候朝堂还需要花更高的价格请他们,而且他们到时候不是在工部干活,只是过来指点一下。
“父皇,就得这样,你放心,到时候不会耽误朝堂的事情的,一旦真的急需什么,我还是能够召集的动他们!”韦浩看到了李世民如此召集,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神秘大總裁 尤溪淺淺
“诶,你个兔崽子,朕知道,你重视工匠,其实朕也知道工匠的重要性,但是,满朝的大臣他们不理解啊,他们不懂啊,如你说的他们只是盯着自己的利益,但是朕看的是全局,是整个大唐,商人,工匠,都很重要,
今年民部之所有有结余,商人贡献了很大的利润,真让民部核算了一下,今年商人贡献的税收占比占了三成,估计,明年占比会进一步的提升,去年之前,最多占比一成半,
但是现在,占比越来越多,朝堂有钱了,那么能够做的事情就非常多,到时候是能够惠及天下的,朕,现在也是不能动作太大,怕危及朝堂,所以慎庸啊,你去做吧,父皇知道你这个孩子,做事情是要么不做,要么就是做的非常好!”李世民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嘿嘿,就是想要让百姓们过好点,父皇,百姓很穷的,真的很穷,我本事就是这么点,只能尽可能的让更多的百姓过的好点,哪怕是多一家人也好!”韦浩笑着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则是拍了拍韦浩的肩膀,心里是相信韦浩的话,知道韦浩是的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别看他一天就知道打架,但是内心是善良的,这点李世民是非常坚信的。
“对了,慎庸啊,有个事情,父皇要提醒你,就是万年县那些没有登记的百姓,你千万不要来硬的的,没登记就没登记吧,也没有几个税钱,没必要得罪这么多人,知道吗?整个大唐,也就是这个县是这样!”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知道!”韦浩点了点头。
“另外,对于你舅舅辅机,别什么话都说,他对你如何,你也知道,父皇也不多说,不看其他人面子,你就看你母后的面子,知道吗?”李世民对着韦浩继续说道。
“知道,无妨的,舅舅也是鞭笞我,就是我的脾气不好,老是顶撞他!”韦浩笑着看着李世民说道。
“嗯,反正不要多说,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李世民点了点头,对着韦浩提醒说道,接着看着韦浩问道:“那些工匠的工坊,利润真的会有这么高?一年几百万贯钱的利润?”
“真的,不过,父皇,你可不要对外说啊,我还没有完成布局,要不然,到时候那些股份就落不到皇家的手里了!”韦浩小声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就是看着韦浩,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说韦浩了,你说他挖朝堂的墙角吧,其实也是为了朝堂办事,也是为了皇家办事,可是,他是真的在挖墙角啊!
“兔崽子,你就等着被弹劾吧!”李世民不知道怎么说韦浩了,只能这样警告韦浩了。
“怕什么,父皇你得护着我!”韦浩马上无所谓的说道。
“那也要坐牢!”李世民继续说道。
“没事!”韦浩摆了摆手,还是无所谓。
“嗯,好好做吧,做不好也无所谓,朕知道你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不过,有空啊,你去高明那边坐坐!”李世民看着韦浩说道。
“大舅哥又怎么了?”韦浩不懂的看着李世民。
“和朕怄气呢,说朕对青雀好,青雀要什么,朕都给,他那里知道朕的苦心啊!太子哪有那么好当的,不经过磨炼,以后如何掌控全局,这点挫折都受不了,还怎么当太子?以后还怎么当天子?
死亡APP
朕有的时候气的不行,但是一想,他也不大,可是朕在他那个年纪的时候,已经统兵作战了!”李世民坐在那里,很是生气的说着。
“父皇,谁能跟你比啊?你是谁啊?你不要要求那么高好不好?”韦浩很无奈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那朕这样做,错了吗?没有磨刀石,刀能快吗?”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也是,不过,父皇,有一说一啊,大舅哥人不错,真的!”韦浩马上说了起来。
“朕知道,朕的孩子,朕还不知道吗?就是不懂事啊,老是闹脾气!”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嗯,那正常,我爹还天天想要打我呢,好在现在我家门的门栓结实,要不然我爹晚上都会偷摸过来揍我一顿!”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又犯什么事情了?”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我爹说我不管家里的事情,我说我管那些干嘛?不是他在吗?之前说我败家,现在家里产业多了,他又骂我?你说我冤不冤?”韦浩也是对着李世民诉苦说道。
“那你也要管管家里的事情啊!”李世民也是劝着韦浩说道。
“不管,等我成亲后,就让丽质和思媛管,我才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就是想要睡懒觉,但是现在,诶,父皇,你真坑!”韦浩说着就无奈的看着李世民。
“滚,朕怎么坑了?让你做点事情,就是坑?”李世民骂着韦浩说道。
“嘿嘿,行,我有空就去大舅哥那边做做,最近也差不多忙完了!”韦浩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接着坐了一会,韦浩就回去了,已经没有多长时间过年了,韦浩也是想要尽快把那些事情搞定了,
这天,家里就开始做点心了,要开始送礼了,现在韦家有钱,韦富荣也大方了起来,想着给那些人家里多送一些。
“慎庸,慎庸!”这个时候,大姐过来了,大姐现在是骄傲的不行,没办法,该她骄傲的,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是国公,弟媳是嫡长公主和国公的女儿,在长安城,还真没有人敢欺负她。
刁蠻公主遇上惡魔王子 林雪依
摩登時代 憂郁的青蛙
“大姐,你怎么来了?”韦浩正在暖房里面躺着呢,听到了韦春娇的声音,就坐了起来。
“你也是真够懒的,这个好的天,你就躺在家里,爹娘天天忙着!”韦春娇坐在了韦浩身边,打了一下韦浩说道。
“他们自己要忙,这么多下人,吩咐一下就好了,他非要亲自去盯着,真是的,不是我说他,有福都不知道享!”韦浩也是抱怨了起来。
“爹什么样都你不知道啊?以前家里就是做点小生意,不亲自盯着,哪来的钱?”韦春娇盯着韦浩说着。
“嗯,姐,你找我有事情?”韦浩看着韦春娇问了起来。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啊?有空没有,过几天家里请客,今年你姐夫赚了不少钱,带着那些人干活,每个工地都有七八贯钱的利润进账,所以,想要请一些人吃个饭。”韦春娇看着韦浩说道。
“我姐夫请人吃饭,我去?对方什么身份?”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其实吧,是你姐夫他大哥请人吃饭,但是呢,你也知道,大哥现在身份还是低了一些,就让你姐夫出面,毕竟很多人都知道你姐夫,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会过来,就是这个事情!”韦春娇开口问了起来。
賴上迷糊校花 baby乖哦
“吏部的?”韦浩盯着他问了起来。
“嗯!”韦春娇点了点头。
不滅戰尊
“吃饱了撑着,你回去和你大哥崔诚说,没人敢为难他,好好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等过几年想要调动的时候,我会出面,你说他没事琢磨这些事情干嘛?长安县的县丞,多少人惦记的位置,他还不满足不成?”韦浩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不是想要升官,就是想要和他们混个脸熟,还有民部的,工部的官员,就是为了工作的事情,感谢一下他们!”韦春娇对着韦浩解释说道。
“哦,那还行,我去不去也没有关系吧,我要是去了,他们还敢吃饭吗?这样,是去你家吃饭吗?”韦浩看着韦春娇问了起来。
“嗯!”韦春娇点了点头说道。
“什么时候?”韦浩继续问了起来。
“后天中午!”韦春娇开口说道。
“后天临近饭点的时候,我派人给你送一些东西,让他们看到就好了,我去陪他们吃饭,你把你弟弟想的太便宜了!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和我吃饭啊,一个侯爷想要请我吃饭,我都要考虑一下去不去!”韦浩很无奈的看着韦春娇说道,拿这个姐姐没办法。

kjhrp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 ptt-第339章我是縣令了看書-wwoyp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39章
李世民此刻很震惊啊,老爷子要去坐牢,这能行吗?
“你立刻去阻止太上皇,让他回去!”李世民指着那个侍郎说道,那个侍郎很为难,自己能阻止了的吗?
“诶呦,这个兔崽子,坐个牢也给朕添这么大麻烦,行了,朕亲自过去!”李世民知道他不行,还是自己亲自出马比较好。
陰陽道士
“来人啊,换上便装,朕要出宫!”李世民对着身边的侍卫说道,
而在韦浩这边,韦浩也是到了老爷子所在的房间。
“老爷子,牢房你就不要去了,你就在外面,找一个房间,我给你安排好,然后在这里给你建立一个暖房,没事呢,你就在暖房里面玩玩,想要打麻将呢,就到牢房里面来,嗯,还是算了吧,我到外面来打麻将,可好,牢房里面太暗了,而且还有跳蚤,虽然我的房间是很干净,但是避免不了的!”韦浩对着李渊说了起来。
“也行,建暖房的钱,记得找二郎要!”李渊一听点了点头,反正只要韦浩在就行了。
“没几个钱,我自己出了,再说了,就我父皇那个小气劲,还能给我钱?”韦浩摆了摆手,说着李世民的坏话,李道宗就当着没有听到了,反正李世民在这里听到了,也是拿韦浩没有办法,韦浩也不止一次说李世民抠门,
很快,韦浩就带着李渊去牢房里面参观了。
“太,太,太上皇?”那些在牢房里面的官员,看到了李渊进来,震惊的不行,都站了起来,给李渊拱手。
“你们忙你们的,寡人过来看看!”李渊摆了摆手,对着那些大臣说道,接着就和韦浩到了房间里面。
“这里不错啊,要不我就住这里吧?”李渊看了一下,对这里非常满意,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不行,吵死了晚上,你就住在外面,没事就过来这边玩,暖房最多一天就建设好了,没事,到时候我们就在外面打麻将!”韦浩笑着对着李渊说道。
“也行,泡茶!”李渊对着韦浩说道。
“好嘞!”韦浩点了点头,接着对着李渊怀里的那条小狗招呼说道:“小毛豆,到这里来!”
這愛,如此的傷痛 小梅子乖乖
小狗马上叫了两下,李渊也是松开手,小毛豆也是跑到了韦浩身边,韦浩抱了起来,然后开始泡茶,小毛豆和韦浩也很熟悉,在家没事的时候,韦浩也是天天在李渊那边,两个人就是没事就是聊聊天,要不就是招呼人打麻将,韦浩出去之前,也会和老爷子说一声,让老爷子自己安排。
“今天怎么打了起来?”李渊开口问道。
“诶呦,别提了,他们就知道盯着自己的利益,我说要提高工匠的收入,他们不同意,这不吵起来了!”韦浩对着李渊简单介绍说道,接着开始泡茶。
“提高工匠的收入,为何啊?”李渊有点不懂的看着韦浩。
“工匠很重要的,如果我大唐能够重视工匠,那么接下来,我大唐的发展将会更加快,百姓也更加有钱,那些官员不懂,他们就盯着士农工商不放,迂腐,死读书,自私!”韦浩对着李渊说了起来。
“嗯,二郎什么意见呢?”李渊继续问了起来。
“父皇啊,不知道,我才不管他想什么呢,我反正把我自己的话说出来就行,至于听不听,我哪里管的了,来,老爷子!”韦浩说着给李渊倒茶,李渊点了点头。
“你呀,也不要就知道打麻将,没事也看看书,倒不是说要你做书生,最起码也要多子知道一些道理不是?”李渊对着韦浩说道。
“看啊,我一直看着呢!”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你小子,对了,应该快要冬猎了,你说你在坐牢,怎么冬猎,到时候吃什么?”李渊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禁苑不是有吗?到时候我们去禁苑搞!”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也行!”李渊居然点了点头,
而在外面,李世民也是很快到了刑部大牢,刚刚到了刑部大牢这边,就看到了很多人往里面搬着家具进去,李道宗在安排。
“你这是做什么啊?”李世民指着那些搬家具的人,看着李道宗问了起来。
“陛下,这不是,太上皇要过来住吗?没办法,只能安排好房间不是?”李道宗无奈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狂武戰帝
“胡闹,父皇还能住在这里?”李世民盯着李道宗训斥说道。
凰尊天下
“陛下,不怪臣啊,劝不住,韦浩也让老爷子住在这里,我有什么办法,陛下现在他们正在牢房里面呢,你去劝劝?”李道宗欲哭无泪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带朕过去!”李世民对着李道宗说道,
李道宗点了点头,就在前面带路,很快,他们就到了牢房里面,里面的那些人自然是要给李世民行礼的,而韦浩也是站在牢房里面抱拳行礼,
李世民气的不行,盯着韦浩不放。
“老爷子,我有点害怕啊,父皇有点不高兴啊!”韦浩马上对着李渊小声的说道,而且还故意让李世民听到。
“怕什么,站在我后面,你怕他作甚?”李渊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诶!”韦浩很听话,马上站到了李渊后面。
“父皇,你,你跑这里来做什么?多不好听啊!”李世民很无奈的看着李渊说道。
“有什么不好听的,道宗,你没有把理由说给二郎听?”李渊说着看着李道宗。
“对了,陛下,太上皇说是要过来视察我们刑部大牢的事务,要调查一个月,然后到时候提出整改方案,让我们整改!”李道宗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就看着韦浩。
“嘿嘿,父皇,主意不错吧?”韦浩笑着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你个兔崽子,你是不嫌弃事大啊,站在那里干嘛,还不快泡茶?”李世民盯着韦浩喊道。
“哦,好!”韦浩一听笑着跑了过去,坐下,开始给李世民还要李道宗泡茶。
“父皇,你说,慎庸家里不是很好吗?天天有人陪你打麻将!”李世民无奈的看着李渊问道。
“慎庸不在家,没意思!你就不要管我了,我去那里还要给你汇报不成?”李渊不耐烦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那不用,只是父皇,这个,诶!”李世民很无语,不知道该怎么说!
界痕淩霄傳
“小毛豆,去爷爷那里!”韦浩放下小毛豆,小毛豆下来,跑到了李渊这边,李渊给抱了起来。
“叫小毛豆?”李世民看着小狗开口问道。
“嗯,叫小毛豆呢,聪明的很!”李渊笑着说道。
“嗯,父皇,你来这里,朕同意了,但是你也要劝劝慎庸啊,他不当官啊,朕的意思是,让他担任万年县的县令,你看可好?”李世民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老爷子!”韦浩大声的喊了一句。
“不成,一个县令有什么当的!”李渊马上开口说道,
李世民则是狠狠的盯着韦浩,这兔崽子,居然能够让老爷子如此维护他。
“父皇,他什么都不干,朕的意思是,让他担任一个县令,先学会治理一地的百姓,他是一个国公,肯定是不能说只担任县令的,
而且慎庸的本事,你也知道,朕也希望他能够治理洋好那些百姓,到时候进入朝堂,也了解百姓不是?你瞧瞧他,天天锦衣玉食,出门有人围着,你说他那里知道百姓啊?”李世民指着韦浩,对着李渊说道。
“那你错了,他可比你知道百姓,要不然,也弄不出炉子和水龙,也弄不出曲辕犁,你说事就说事,但是不要说他不懂百姓,
相反,这小子和百姓的关系很好,不单单是他,就是他父亲,和百姓的关系都很好,府上,天天有西城的百姓过来拜访他父亲,他父亲都接待!”李渊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天使來的很小心
“是是,父皇,你看,你也不能让他一直这样闲着吧,总要做点事情吧?”李世民继续对着李渊说道。
“父皇!”
【完】總裁,我們離婚吧
“你闭嘴,不许说话!”韦浩刚刚想要抱怨,就被李世民给喊住了,韦浩非常不爽的看着李世民。
“做了不少吧,我看比其他的大臣做的要多!”李渊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很无奈的看着老爷子,老爷子怎么什么都向着韦浩,自己还想要让他劝劝呢,他这是完全和韦浩站在一条线上的。
“不过,慎庸啊,我看担任一个县令也行,也试试自己治理百姓的本事,治理好了,就可以不用当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还不如出去玩耍呢!”李渊看着韦浩说了起来。
“万年县有什么玩耍的,这么近,还不是在长安?”韦浩撇了撇嘴,看着李渊说道。
“也是,不过,远了也不行,远了更加不好玩!”李渊听到了,看着韦浩说道。“真当啊,当县令?”韦浩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当一下吧,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要不然,你父皇还不知道给你派遣什么差事呢,当一个县令,当五年,五年之内,那你可就不用管朝堂的事情了,这还不好啊?”李渊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行了,我当了!”韦浩一听,也对,省的李世民天天惦记着自己,那自己还不如去当一个县令呢,万年县可是直属朝堂的,上面可没有所谓的府尹。
“不过,我要说个条件,那就是,不能给我派遣差事,要不然,我可不干的,还有,我不上朝!”韦浩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美得你,你是一个国公,万年县县衙就是东城,你不上朝?”李世民听到了,火大的盯着韦浩骂道。
“那没意思,不当了!”韦浩一听,立刻摆手说道,天天上朝,那还当什么县令。
“韦慎庸,你个兔崽子,你不当试试,你信不信,朕把你家给封了,谁都可以进去,唯独你不能进去,你所有的产业,父皇都下命令,让他们不能给你一分钱,饿死你个兔崽子!”李世民威胁韦浩说道。
“切,我还怕这个?”韦浩鄙视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你,这样,一个月来两次,可好?”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没办法,他知道韦浩的本事,没钱他也能赚啊,谁不知道韦浩有赚钱的本事,随便做点什么,也能够赚钱。
“小子,见好就收!”李渊坐在那里提醒说道。
“成吧,那个,不能派遣差事!”韦浩听到了李渊这么说,马上看着李世民说道。
“好,不派遣差事!”李世民点了点头,先答应了再说了,到时候自己解决不了了,还不是要找他,到时候不办的话,再想办法,不就是被他说自己言而无信吗?反正有习惯了。
“好吧,万年县县令!什么时候开始上任?”韦浩看着李世民问道。
學院傳說之青春之歌
“明天就上任!”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
“我还有坐牢呢,怎么上任?”韦浩不懂的看着李世民。
“他们还要办理朝堂事情呢,现在这个牢房所有普通的牢犯,全部迁到旁边其他的牢房去,这里就先关着你们,明天,万年县的那些人会过来!”李世民盯着韦浩说道。
“不是,父皇,我,你,那我还怎么打麻将?”韦浩很郁闷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打什么麻将,就这么定了!”李世民警告的看着韦浩,韦浩则是郁闷的看着他。
“好了,喝茶,没什么事情,不就一个县令吗?老头子我帮你处理玩,多大的事情!”李渊坐在那里,看着韦浩说道。
“诶,这个行,老爷子,那我可就靠你了啊,我可没有当过官啊!”韦浩对着那些李渊高兴的说道,李渊点了点头,
李世民很烦恼,老爷子怎么什么都向着他。
“好了,父皇,你在这里,可以注意安全,倒不是说有人来袭击你,晚上走路的时候,慢着点,还有,这么冷,可是需要注意保暖才是!”李世民看着李渊说道。
“我知道,不用你操心这个。”李渊对着李世民摆手说道,李世民也是点了点头,接着就坐在那里聊了起来。
“你准备怎么展开万年县的工作啊?”李世民喝着茶,看着韦浩问道。
“我得看有没有钱,有多少钱,办多大的事情!”韦浩回答说道。
“钱,估计是没有多少,一个县令可不那么好当,要管理所有的事情,包括民生,判案,还有收税,等等,所有的事情都是县令这边来办的,事情很多,很杂!”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切,我去收税,谁还敢不给?”韦浩冷笑了一下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愣了一下。
“判案呢?”李世民接着问了起来。
“查啊,不是有不良人吗?还有县尉,还有仵作,我操什么心?”韦浩继续无所谓的说道。
“哪有那么简单?”李世民盯着韦浩不满说道。
“我没当过,我怎么知道,出了事情再解决啊!”韦浩看着李世民也很无奈的说道。
“二郎,可不要为难这个小子,他那里知道这些啊?”李渊也是笑了起来,而一旁的李道宗则是话都没说,没法说啊。
“再说了,如果真的有大案,嘿嘿,王叔!”韦浩笑着看着李道宗,李道宗无奈的苦笑着。
“嗯,倒是聪明,知道找人协助!”李世民也是笑了一下。
“我又不是傻子!”韦浩郁闷的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不想搭理他,接着李世民就出去了,去告诫外面的那些官员,让他们在牢房里面好好办公,既然打架了,自己也不罚他们的俸禄,但是他们需要把朝堂的事情处理好,那些大臣连忙点头,而且李世民也和他们说清楚了,没有书桌,就在地上写,然后就走了,
李世民刚刚走,韦浩马上召集狱卒,和老爷子一起打麻将了,
第二天,万年县的县丞杜远,主薄陈大河,带着急诊县尉就到了牢房这边来拜访韦浩了,因为昨天下午,圣旨就已经下达了,今天监察院那边就可是审核上一任的县令了,现在他们需要到这里来汇报。刚刚抵达了到了牢房,他们就发现韦浩在打牌。
“见过县令,我是万年县县丞杜远!”
“县令,我是主薄陈大河!”….
几个人就站在韦浩身边自我介绍了起来。
“哦,你们来了,很好,那个,县衙还要多少钱?”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回县令,没有多少钱,具体的数目我们还不知道,而且要等上一任的县令写好了交接表后,才能知道!”县丞杜远看着韦浩拱手说道。
“嗯,可有积累的案子?”韦浩开口的问了起来。
“有,不过都是小案,还在查当中!都是丢失物件的小案!”县尉赵明海立刻拱手说道。
“多长时间的案子?”韦浩接着问了起来,同时继续打牌。
“这!”赵明海不知道怎么说了。
“我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样的,之后,就一句话,小案件,十天之内需要给百姓答复,破案,大案件,涉及到命案的,五天之内要结案,民间纠纷,三天内要解决!”韦浩继续开口说道,几个人听到了,很紧张的看着韦浩。

rubsd精品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第337章沒傷着蛋吧?鑒賞-4xkjx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37章
李世民此刻很恼火,气那些大臣,因为他认为韦浩说的对,现在是需要改变一下,如果是之前,李世民不会感觉工匠那么重要,
但是现在,他知道,如果工匠用的好,那么能够给朝堂带来巨大的利益,现在韦浩办的那些工坊,哪个工坊不是赚大钱的?还有韦浩手上的那些技术,谁不羡慕?随便一件拿出来,都是大利润。
所以,李世民现在也知道工匠的重要性,但是那些大臣们还不知道,另外,这次倭国派人来学习技术,这个是决定不允许的,如果真的被他们学了过去,那还了得。
“你们先去暖房那边,朕去拿几本书!”李世民背着手往甘露殿走着,对着后面那几个人说道。
“是!”那几个大臣马上被太监带到暖房去,而李世民则是到了之前的书房。
“老洪!”李世民开口喊了一声。
“陛下!”洪公公从里面出来。
娘子不爭寵
“你们都出去吧!”李世民开口说道,躲在暗处的那些侍卫,全部都出去了。整个房间,就留下了他和洪公公。
“倭国的那些人,全部要摸清楚,要知道他们和谁学艺,暗中告诫那些工匠,不许传授真正的技艺给他们,甚至说,尽可能不要传授技艺!”李世民对着洪公公说道。
“是,奴婢马上去安排!”洪公公点了点头说道。
糾纏的命運
“另外,你去查一下,就是辅机是不是有和倭国接触?”李世民对着洪公公继续吩咐着。
洪公公站在那里没回应。
“已经查了?”李世民看着洪公公问了起来。
“陛下,已经记录了,倭国一共登门齐国公府上三次,每次都是带着好几个箱子进去,出来的时候,没有带箱子!”洪公公马上拱手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没做声,而是站在那里,
过了一会,开口说道:“记档吧,诶,你说,他收倭国人的钱,朕不会怪罪他,他替倭国人说说话,如果是不痛不痒的的话,倒也无妨,但是,慎庸都说了,不能传授给倭国人技艺,他还要和慎庸反驳,他是为了钱,连大唐国祚都不要了吗?连一个大臣的原则都不要了吗?”
洪公公站在那里,没说话,他知道自己不能说话。
“慎庸是对的,工匠,技艺,都是大唐的关键,如果工匠不提高待遇,那么,靠那些文官,我大唐如何兴盛,还有商人,如果没有商人,现在内帑和民部那边,怎能有钱?没钱,怎么办事?
慎庸看的远,你别看他一天天就知道玩,但是反而真正纯真的人,才能看到事情的本质,才敢说,才敢谏言,但是那些文臣,他们想到的,首先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考虑自己的利益没错,可是不能打压其他人的利益!”李世民站在那里,继续说道。
“好了,你去办好那些事情!记住了,不能让他们带走我们大唐的工艺,必要的时候,干掉他们,当然,不要让人知道是我们做的,制造意外吧!”李世民对着洪公公开口说道。“是,陛下!”洪公公马上拱手说道。
“另外,你也劝劝慎庸,不要那么冲动,就知道打架,你说总不能把那些文臣都得罪光了吧?现在朕能够护着他,如果哪天朕不在了,他怎么办啊?”李世民看着洪公公说着。
“陛下,奴婢可劝不动,奴婢也不会去劝,现在奴婢也不怎么去他府上了,倒是这孩子,时不时的会给奴婢送点东西过来,很惭愧!”洪公公开口说道。
“诶呀,你也是,慎庸这孩子你还不知道,你是他师傅,他还能薄待于你,送给你东西,你就拿着,徒弟孝敬师傅,这有什么?”李世民看着洪公公说了起来。
“是!”洪公公点了点头。
“现在慎庸的武艺如何了?”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奴婢该教的都教了,能学会多少,就看他的悟性了,不过,他的悟性还不错,剩下的就是看他自己努不努力了。”洪公公站在那里继续说道。
“你没事去督促一些,让他勤奋点,对了,老洪啊,你说,你的位置交给他,如何?”李世民看着洪公公继续问了起来。
“陛下,这个臣可不敢做主,一切凭陛下定夺才是,只是,性格不适合吧?”洪公公马上拱手说道。
“诶,也是。这小子的性格太冲动了,动不动就打架,估计这会,要打起来了,算了,老洪啊,你呢,推举几个人上来,你也把手上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差不多了,朕在宫外,给你安排一处房子,给你安排几个人,你就去养老去,钱粮方面不用担心,朕会安排好,估计你个老家伙,手上也存了一些。”李世民笑着看着老洪说道。
娛樂之逆襲 太極雙泥
“嘿,是,是有点,不多,谢谢陛下体谅!”洪公公笑着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家里还有人吗?有人的话,朕可以安排一下,算是这么多年,对你的补偿。”李世民对着洪公公问了起来。
“没了,都死光了,就剩下奴婢一个!”洪公公马上眼神暗淡了。
“好了,不提那些伤心的事情了,你去吧,朕要去和那些大臣们讨论一下事情!”李世民对着洪公公说道,洪公公马上拱手,离开了书房,
到了外面后,洪公公在一个角落里面,伸手摸了一下胸口的一个布袋子,叹气了一声,然后看着东面,接着继续低头赶路。
而在沉承天门这边,韦浩站在门洞里面,看着远处,有点烦躁,那些人怎么还没有来,既然要单挑,那就痛快点。
“慎庸,慎庸,你能不能不要打架?”此刻,尉迟宝琳到跑到了韦浩这边,还带了很多士兵。
“开什么玩笑,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还能收回去,你也听到了,谁不来谁是乌龟!”韦浩斜着看了尉迟宝琳一眼,开口说道。
“我看你也是闲的,你没事打架干嘛?”尉迟宝琳很无奈的看着韦浩。
“我闲的,你知道他们?我看他们来气你知道吗?什么士农工商,开什么玩笑,凭什么要分三六九等,他们不就是读了几天书吗?
你说,他们除了会说之乎者也,他们会干嘛?还不如一个工匠呢,那些工匠还能干活,他们呢,坐在朝堂上,说是为陛下分忧解难,可是你看他们谁真正解难了?尸位素餐,我不打他们打谁?”韦浩继续对着尉迟宝琳抱怨说道。
尉迟宝琳听到了,苦笑了起来,但是又不好继续劝了,刚刚李世民的话都没有听,现在他还能听自己的。
“你说你值不值啊?”尉迟宝琳看着韦浩无奈的说道。
“值,如果能够打醒一两个人就值得,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你知道我在牢房里面的待遇!”韦浩笑着对着尉迟宝琳说道。
“我可不担心你,谁不知道,你是陛下最宠信的女婿,敢当面顶嘴陛下的,也就是你,诶,你怎么想的,陛下让你滚,你马上就跑,还不犹豫,换做是我,我都要担心死!”尉迟宝琳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你懂什么?我巴不得离他远一点呢,越远越好,天天就知道坑我,让我滚,我还不跑,不跑就迟了!”韦浩对着尉迟宝琳说道,尉迟宝琳很无奈。
“你就不担心,陛下真的收拾你?”尉迟宝琳好奇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怕,他敢收拾我,我找我母后去,不行的话,我找老爷子去,当然,前提是收拾的很惨,如果不是很惨,那就无所谓了!”韦浩得意的摇头说道,
尉迟宝琳只能看着他,心里羡慕,人家敢这样,那是因为有底气,有后台啊,嫡长公主,皇后,太上皇,三道护身符,你说,除了李世民他能怕谁?当然,怕他自己亲爹。
“哟,来了啊,快点,打个架也磨磨蹭蹭的,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韦浩对着那些大臣们喊道,那些大臣们一听,气啊。
“你不要嚣张,这次我们带来书籍,带了茶叶,非要教训你一顿不可!”魏征站在那里,指着韦浩喊道。
“来噻!”韦浩站在那里,对着他勾了勾手指,
而尉迟宝琳很无奈的看着韦浩说道:“我到边上去啊,这个忙我可不能帮,如果是在街上碰到了人,那你放心,这里,我的天!不敢动手啊,怕打死了他们!”
“一边去,我和他们单挑呢!”韦浩不屑的对着尉迟宝琳说道。
“这,单挑?”
遁一
“我单挑他们一伙!”接着韦浩看着魏征喊道:“快点啊,等会好去牢房打牌啊,你们烦不烦啊?能不能重视打架?你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去?”
“你等一下,我们还有人没有来!”魏征站在距离韦浩十多米的地方,对着韦浩说道。
“你们真是,带了什么书,给我看看!”韦浩站在那里,伸手说道。
“滚!”魏征气愤的盯着韦浩喊道。
“你等着啊,你等着,你让我滚,我可记住了!”韦浩一听,指着魏征威胁说道。
金玉良醫 寂寞的清泉
“你又不看书,你问这个干嘛?”魏征也是有点怕他,知道到了牢房,就是他的地盘,打架归打架,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不要做的那么过分,慢慢的,这里大臣越来越多,加起来有五六十人。
“我的天,你们疯了,这么多人?”韦浩站在那里,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一片,想着,如果这帮大臣坐牢去了,那朝堂岂不是要停止运转了?
“嘿嘿,韦慎庸,这次非要把你按在地上打!”魏征笑着看着韦浩说道,气不过啊,骂了自己这些人一个早上了,李世民也不处分他,只能自己这些人亲自动手了,虽然单挑打不过,但是这么多人一起上,估计是没有问题的。
長生兩千年 媚眉下
“韦慎庸,怕了吧!”孔颖达此刻也是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我在陰間看大門 月驍
“放屁,不过,等会都去坐牢了,陛下可能会怪罪我,你们也不能来这么多吧,这么多人过来了,到时候朝堂的那些事情,还怎么处理?”韦浩看着那些大臣们问了起来。
“没事,陛下说了,他们接下来就在牢房办公,也可以给陛下写奏章,也要处理朝堂的事情,陛下给他们提供笔墨纸砚!”尉迟宝琳站在旁边,对着韦浩说道。
“这个行,这个好,来!”韦浩一听,放心多了,陛下都想到了办法,那自己还操心这个干嘛,先打完再说。
“上!”魏征大手一挥,那些大臣就开始往韦浩这边冲过来,韦浩跟着洪公公可是学到了很多的,不单单只会像之前那样用拳头砸,而是用巧劲,
没一会,就有二十多个大臣躺在了地上,疼的受不了,韦浩可是学到了一些精髓的,专门打疼的地方,还没有事,就是疼一会的事情,最起码让他们短时间内,是没有站起来和自己继续打的。
“韦慎庸,看脚!”孔颖达此刻一脚往韦浩这边踹了过去,韦浩一躲闪,踏空了,接着就看到了孔颖达一条腿往前面一拉,然后准备拉一字了。
“哎呦!”
“卧槽!”孔颖达哎呦了一声,韦浩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还好没有完全跨下去。
大陰陽真
此刻的孔颖达,则是双手捂住了裤裆。然后往旁边倒了下去,还好韦浩拉住了,不是直挺挺的倒下去,
接着其他大臣继续攻击韦浩,韦浩则是继续躲着,时不时的来一下,让那些大臣苦不堪言,就这样,那些大臣更加来气,继续冲上去,要和韦浩打,
差不多半刻钟的时间,那些大臣全部躺下了,而孔颖达还是捂着裤裆。
“没事吧?要不找御医检查一下蛋?”韦浩笑着蹲在孔颖达面前,问了起来。
“滚!”孔颖达对着韦浩翻了一个白眼,开口说道。
“你这老夫子,怎么这样?我关心你呢,再说了,如果不是我刚刚拉住你,你这两个蛋肯定是保不住了。”韦浩继续笑着对着孔颖达说道。
“没伤着蛋,就是胯部疼,拉到筋了!”孔颖达火大的对着韦浩喊道。
“真的啊?不过伤到了也没事,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有没有都无所谓了!”韦浩继续笑着对着孔颖达说道,
孔颖达挥着拳头就要打韦浩,韦浩躲开了。
“嘿嘿,继续啊,来啊!”韦浩看着那些大臣们躺在地上,都是捂着自己最疼的地方,得意的说道,那些大臣们也是火大,气啊,这么多人啊,居然没有放倒韦浩,丢人啊,这次可是有计划的打,和上次不一样的,上次他们是一起上,这次可是采取了战术的,但是还是没用。
“啧啧啧,瞧瞧,说你们百无一用是书生,你们还不相信,打个架都打不赢!”韦浩在那里,鄙视的对着那些大臣说道,那些大臣很上火,但是已经没办法和韦浩打了。
“那个,差不多了吧,差不多了,就去刑部大牢吧,反正早去晚去都是一样的!”尉迟宝琳站在那里,对着那些大臣说道。
“我等会去,我还要去一趟父皇那边,刚刚父皇召见我,我也不知道有事情没有!”韦浩对着尉迟宝琳说道,尉迟宝琳都愣住了,现在韦浩去找李世民。
“你去找骂去的吗?”尉迟宝琳提醒着韦浩说道。
“显摆去的,我去告诉他,他手下的那些大臣,都被我放倒了!”韦浩得意的对着尉迟宝琳说道。
“别闹,快走吧,真是的,还去找陛下,开什么玩笑?”尉迟宝琳对着韦浩说道。
“也行,走!”韦浩说着就背着手往前面走去,而尉迟宝琳此刻也是无语了,现在这些大臣还在地上躺着了,韦浩先去是什么意思?
“慎庸,等会,他们还没有起来呢!”尉迟宝琳喊着韦浩。
“诶呀,我自己先去,路我熟悉,我懒得等他们了!”韦浩摆了摆手,走出了承天门,
到了外面,韦浩的那些亲兵看到了韦浩出来,马上就跑了过去。
“大山,你回去告诉我爹,我去坐牢了,这次坐一个月,放心,没什么事情,另外,告诉太上皇一声,如果想我,就到牢房来找我!”韦浩对着韦大山说道。
“啊?又,有坐牢啊?”韦大山很吃惊的看着韦浩。
“没看到刚刚公子我神勇,把那些人都放倒了?”韦浩得意的对着韦大山说道。
“看到了,公子确实是神勇!”韦大山连忙说道。
“行了,你回去吧,我去刑部大牢了!”韦浩对着韦大山说道,接着带着其他的亲兵,就前往刑部大牢。
而在李世民这边,李世民也是和他们商量着工匠的事情。
这个时候,王德进来了,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陛下,夏国公和那些大臣打完了,现场就是剩下夏国公一个人站着,刚刚,夏国公自己前往刑部大牢了!”
“这个兔崽子,朕,真的很想收拾收拾他,你们说有什么办法没有?”李世民一听,气的不行,对着那些大臣问道。
“陛下,罚钱没用,削爵,嗯,有点严重了,削官,他没当官啊,杖几下?”房玄龄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李世民听到了,看了房玄龄一眼,杖几下,先不说闺女会哭,就是长孙皇后也不会轻饶了自己。

w4fe4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貞觀憨婿 愛下-第325章做比不做強-dy7dk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25章
韦浩在打牌,魏征说要让他出去喝茶,韦浩不放,说让他来坐牢不是让他来享受的。
“韦浩,要点脸,到底是谁来享受的,快点放我出来,要不然,我们就大喊了!”魏征大声的威胁韦浩喊道。
“你喊吧,来,如果喊的厉害了,中午不要给他们饭吃,晚上还喊,晚上也不给他们饭吃,我看他们谁有力气喊,嘿嘿,在这里,跟我犟,告诉你们,只要你们不死就行,你们要是气不过,死一个给我看看!”韦浩非常得意的看着那些大臣们说道,那些大臣们一听,全部很无语的看着无语。
“喝个茶,也不是干嘛,是吧,我们就是在你的书房喝茶!”魏征对着韦浩喊道。
“不,我没有多少茶叶!”韦浩继续打着牌,头也不回的拒绝说道。
“你家那么多茶叶,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魏征对着韦浩继续喊着,很气愤啊。
“那是我家的茶叶,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瞧瞧这里坐牢的,谁有这个待遇了,消停点啊!打牌呢!不是给你们书了吗?好好看书,领悟一下书中的道理!”韦浩对着他们喊道。
我就是個唱戲的 清酒
“韦浩,你不放我们出来也行,你给我们茶叶,给我们热水,我们自己泡着喝!”魏征继续说着,就是想要喝茶。
“你看这里谁有空?”韦浩顶了一句回去。
“你等着,我非要弹劾你们不可!”魏征马上威胁说道。
“听到没有,他们还要弹劾你们,给我狠狠的收拾他们!”韦浩对着那些狱卒说道,那些狱卒听到了,就是笑了起来,魏征感觉不好了。
“还弹劾,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韦浩得意的看着魏征说道,魏征很无奈的看着韦浩。
韦浩则是继续打牌,不管他们了!
到了中午,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聚贤楼这边也给他们送饭了,他们昨天订餐了,每个人100文钱,他们坐在那里吃着,吃完后,就想要喝茶,于是还是对着韦浩喊着要喝茶。
“去给他们泡茶!”韦浩对着王管事和下面几个下人说道,这次送这么多饭菜过来,肯定是需要几个人的。
“诶!”王管事点了点头,对着那几个下人一摆手,那几个下人马上开始给他们烧水泡茶。
“韦浩,你就是打算不放我们出去是不是?”魏征很生气的看着韦浩喊道。
“嗯!你们坐牢呢,出来干嘛,坐牢要有坐牢的样子。没事出来,像话吗?这要是刑部来检查,你们不是坑了那些狱卒兄弟吗?不要给人添麻烦,那是做人的基本准则!”韦浩看着他们说道,
魏征差点没气的吐血,
下午,韦浩没打牌,而是睡觉,睡醒了后,就是拿着唯一一本书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就是吃晚饭了,晚上,韦浩和那些狱卒继续打牌,魏征他们很无聊啊。时不时的喊韦浩。
“韦慎庸,我要喝茶!”
“滚!”…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韦慎庸,有点冷,能不能去你房间坐坐?”
“不能!”…
“韦慎庸,能不能弄点烤肉!”
“你想多了!”…
一直到很晚,韦浩下桌了,他们就是坐在栅栏边上,狠狠的盯着韦浩。
都市神級護花保鏢 流浪的小青蟲
“今天就不放你们出来,省的你们霍霍我!”韦浩非常得意的对着魏征他们说道。
“你等着就是,你看老夫出去后,不弹劾你!”魏征语气非常狠的对着韦浩说道。
農女的如意莊園
“我怕你啊,你也没有少弹劾我!”韦浩坐在那里,无所谓的说道,他们弹劾才好呢,自己就是要他们弹劾自己,
不弹劾自己,那自己岂不是没办法玩了,那些武将没办法,自己没办法单挑他们一伙,但是对于那些文臣,韦浩可是没问题的,来多少都可以单挑他们,武将自己欺负不了,文官自己还欺负不了?
而此刻,在立政殿这边,李世民今天晚上在这里睡觉,怎么都睡不着,他想着韦浩奏章里面写的那些话。
“一个朝堂连没爹妈的孩子都照顾不了,算什么朝堂?”
“作为父母官,这个时候,不承担父母的责任,算什么父母官?”
“那些乞儿,他们那么可怜,朝堂这边,是需要为那些孩子做点什么的,让他们知道,没了父母,还有朝堂记得他们!”…
“陛下,你怎么了?”长孙皇后看到了李世民辗转反侧,就坐起来,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诶,今天早上,慎庸托人送了一份奏章给朕,朕这一天啊,脑子里面都是韦浩的奏章!”李世民躺在那里,看着长孙皇后叹气的说道。
“慎庸说什么了?”长孙皇后不解的问了起来,
李世民坐了起来,从旁边的衣服里面,拿出了奏章,递给了长孙皇后,长孙皇后也是坐了起来,翻看着奏章,
李世民则是挑亮了灯,现在他们也没有让下人来服侍,李世民坐了起来,披上了衣服,房间里面不冷,有暖炉,李世民也是坐到了暖炉边上,拿着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坐在那里想着。
最後一個契約者
“这孩子,果然是心怀天下黎民百姓,臣妾早就看出来,是一个心善的孩子,在牢房里面,还惦记着那些乞儿的事情!”长孙皇后非常欣慰的说道。
末世之能力召喚器
“是啊,这次雪灾,基本上按照韦浩的意思去办了,目前长安城周边,还有其他的州府,全部按照韦浩的意思去办,确保从朝堂救援开始,不能有冻死,饿死的人,这点,他比很多大臣强很多,今天早上朕召集他过来,就问了一句,他就全部说了,可见他在牢房里面,也是在考虑对策的!”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乞儿的事情,臣妾说说?”长孙皇后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李世民点了点头。
“该按照韦浩的意思去做点事情,不能什么都不能做,再不济,给那些孩子提供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做比不做强,朝堂既然养不活他们,那么给他们提供一个这样的地方,不难吧,
另外,虽然看着是需要很多钱,但是其实不需要那么多钱,无非就是多一些钱粮,一个县估计也不多,也就是十几个,几十个人,能吃多少粮食?
衣服的话,我相信那些乞儿能够想到办法的,如果说,按照现在雪灾的情况去救助那些乞儿,给那些乞儿们住的地方,装上炉子,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冻着,那些大一点的孩子,我相信他们会去捡柴火的,
如果有粮食,他们就不会饿着,年长的带着年幼的,官府唯一要控制的,就是确保他们的粮食不会被人抢了,确保每个孩子每餐都能够吃饱饭!”长孙皇后坐在那里,看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抬头震惊的看着长孙皇后。
“陛下,慎庸这里面也说过,不能说没办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不去解决,哪怕是能够解决一点,对于那些孩子来说,也是一种温暖,
陛下,这些花不了多少钱的,几十个人的粮食,对于一个县来说,不多的,当然,也要让官员那边严格执行,怕有的官员,拿着这些粮食回家了,这个就需要监察院去督查了,一旦发现了,死罪!”长孙皇后对着李世民说道。
“他们敢!”李世民非常火大的喊道。
“他们真敢,那些读书人,有的时候做起恶来,你想象不到的!我和大哥,也穷苦过,要不是有舅舅,我们两个也是乞儿,我们曾经也差不多沦落为乞儿了,所以知道一些事情,
陛下,这些乞儿,朝堂不能不管,臣妾也想要去问问慎庸,让他帮臣妾算算,到底需要多少钱,如果朝堂不管,我们内帑管,内帑现在收益还不错,不满陛下说,现在内帑这边,还有80多万贯钱,下午,我召集了河间王和江夏王,商议了一下,准备转移40万贯钱,到民部去,内帑就留40万贯钱!”长孙皇后看着李世民说道。
都市神級系統 純屬那薔薇
“内帑有这么多钱?”李世民震惊的看着的长孙皇后。
“嗯,全靠韦浩,不过,很多子弟也是对臣妾有意见的,说内帑有这么多钱,不给他们花?臣妾的意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旦没有这个钱了呢,他们要不要过日子,今年比去年好多了,今年基本上给他们增加了两成!
陛下,臣妾也在考虑着,是不是要转移两个产业,交给民部去,皇家不能拥有这么多钱,到时候,天下的百姓,会有很大的意见的,现在陛下你能够控制住,但是臣妾担心我们的子孙,他们还能控制住吗?他们会舍得把这些财富交出去吗?未必啊!有些事情,还需要我们来做才是!
皇家子弟,他们认为天下都皇家的,可是他们不知道,皇家也是天下的,天下百姓过不好,皇家也肯定过不好,天下百姓过的好,皇家自然是过的好,可是他们不会这么想的,他们想的永远是他们自己的日子,而陛下,我们不能这么想啊,我们这么想,这个天下就麻烦了。”长孙皇后坐在那里,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走到了长孙皇后身边,搂住了长孙皇后,非常感慨的说一句:“还是观音婢懂那些,朕不是没有担心过,只是,朕不好说啊,这些年,皇家也穷,现在才刚刚有点!”
“嗯,陛下,臣妾想要做慎庸说的这个事情,很多人不懂乞儿的可怜之处,但是臣妾懂,大哥也懂!”长孙皇后开口说道,
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
唯愛,癡念一世
李世民听到了,没回答,今天第一个反对的就是长孙无忌,说没钱,这些年,长孙无忌的生活好了,也许早就忘记当年苦难的日子了。
“好,等慎庸出来了,你让他到宫里面来说说,朕也想要为那些乞儿做点事情,就如慎庸在奏章里面说的,既然都说朕是天下的皇帝,所有的百姓都是朕的子民,那朕,不能不管那些乞儿,
慎庸在奏章里面说,既然为父母官,为何不行父母事,他是在骂朕呢,但是朕不怪他,朕反而很欣慰,这么多大臣,就没有一个人提过乞儿的事情,如果不是慎庸说,朕都忘记了,天下还有这样一群人。”李世民站在那里,非常感慨说道。
“慎庸这孩子,耿直,可不会转弯抹角,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要不然,也不会得罪这么多人,但是那些会拐弯抹角的,也未必是好人,也未必有韦浩那么大智慧,你瞧瞧慎庸做的那些事情,小聪明的人能做到吗?
听说下午钢铁工坊那边派人过来汇报,说钢铁工坊那边没有任何事情,暴雪不会耽误铁坊生产,瞧瞧,之前那些大臣可是弹劾慎庸,说慎庸在那里建设那些房子,花费巨大,不值得,
现在可以看到好处了,又有几个人有这样的眼光呢,他们没有想过,铁坊那边耽误一个月的生产,就是减少160万斤的生铁生产,价值16000贯钱!如果算上其他的用处,损失就更大了!”长孙皇后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嗯,对了,开春后,朕要重新修缮一下皇宫,所有的土砖建筑,全部换成青砖房,到时候钱从内帑出,朕也不去问民部要了!”李世民对着长孙皇后开口说道。
“好,不过,丽质倒是说过这么一句话,说等你什么时候去看过慎庸的新府邸,你就会想着,建设一栋一模一样的!”长孙皇后微笑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不可能,皇宫已经够大了,够奢华了,还需要建?”李世民非常坚定的说道。
“等你去了就知道,丫头非常喜欢慎庸的府邸,说到时候不去公主府住了,就住在慎庸府上,本来慎庸府上就没有几个人!”长孙皇后笑着说了起来。
“那随便,反正他们两个人过日子,不过,真有这么好?”李世民接着对着长孙皇后问了起来,
“臣妾没去过,现在韦浩的府邸,就是丽质和思媛去过,其他人都没有去过,反正听说是非常好!”长孙皇后开口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考虑了一下,接着开口问道:“这小子都已经建设好了,为何还不搬迁过去,什么时候搬迁过去?”
“不知道,也差不多了吧,估计等他从牢房出来后,就差不多了。”长孙皇后开口说道,李世民也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韦浩醒来后,还是继续打牌,魏征他们已经被韦浩弄的没有脾气了,现在他们就是想要喝茶,想要坐在那里舒服一下,但是韦浩不开口,没人敢放他出去,他们也没有什么心里负担,知道早晚要出去,就更加难熬了,毕竟,每天真的度日如年啊!
“韦慎庸,求求你了,放我们出去喝茶!”魏征对着韦浩喊了起来。韦浩听到了,站住了,看着魏征。
“真的,放我们出去,喝茶,这样坐着太无聊了!”魏征看着韦浩说了起来。
“你们可以打牌啊,扑克牌会不会打?”韦浩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我会!”
“我也会!”…马上好几个大臣喊道。
“行,去给他们找扑克牌去,让他们打牌,吵死了!”韦浩对着狱卒说道,
狱卒笑着去拿扑克牌了,接着魏征他们那些不会打的,就看着那些人打了,打了一会,那些看的也开始拿着扑克牌就打了,为了凑齐一桌,他们还要狱卒帮他们换牢房。
“韦慎庸,弄点茶水行不行?”魏征对着韦浩喊道,打牌说话,口也很干的。
“要不,小的去给他们泡茶,省的他们烦你?”一个狱卒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嗯,去吧,你们自己也泡点喝,来,继续打牌!”韦浩点了点头,接着那个狱卒就给他们泡茶了,那些官员也是感谢那个狱卒。
“就不知道感谢我?”韦浩听到了他们说谢谢话,就笑着问了起来。
“不谢,要不是你,我们也不会到这个地方来!”魏征很硬气的说道。
“你们喝的是我的茶叶!”韦浩对着他们喊道。
“嗯,算是你给我们的补偿吧!等会,想走,还有两张是吧,炸,四个五!”魏征说着还在那打牌,现在也会打了。
韦浩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不过,这个时候,李丽质也是到了立政殿这边。
“丫头,这份奏章,是母后让你父亲特意留下的,你看看,看看我们能做点什么,奏章是慎庸写的,在牢房里面写的!”长孙皇后把奏章交给了李丽质,让李丽质看。
“等会你大嫂也会过来,这个事情,母后想要让你们两个负责,但是具体该如何做,还是需要让慎庸来做的,母后觉得,需要为那些乞儿做点什么,
你知道,母后和你舅舅,当年也是差点成了乞儿,乞儿是什么样子,母后是知道的,现在娘亲虽然是皇后,但是还是不敢想那些乞儿的生存条件,丫头,咱们啊,需要做点什么!做了,比不做要强!”长孙皇后坐在那里,对着李丽质说道,
李丽质则是在那里,仔细的看着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