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宋煦 起點-第四百二十九章 圍城展示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等李乾顺幽幽醒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
李乾顺神色苍白,气息不稳,转头看向床边。
李至忠,嵬名安惠两人站在边上,都是一脸忧色的上前,轻唤道:“陛下,陛下……”
李乾顺勉力支撑精神,道:“察哥还有十天才能回来,嵬名阿山怕是也要两三天,暂时,政务交给李卿家,京城的防卫,嵬名卿家,交给你。”
两人看着李乾顺的神色,心里都不是滋味。
嵬名安惠是武将,沉声道:“陛下放心,有臣在,京城断然无忧。”
李乾顺丝毫没有被安慰到,慢慢的说道:“叛逆嵬名阿埋领兵,仁多保忠附逆,他们两人带兵前来,还需多加小心。即刻起,全程戒备,宵禁征调所有青壮,等察哥回军。”
李乾顺虽然身体虚弱,但意识却前所未有的清醒。
他知道的,凭借兴庆府的兵马是不可能退去宋军的,只能等察哥回师。
嵬名安惠道:“是,臣请陛下宽心,龙体要紧。”
李乾顺微微点头,看向李至忠,声音虚弱又坚定的说道:“其他的事情都暂停,以退宋为最紧要之事。最早今天晚上宋军就可能会到,要加紧准备。宋人选这个时机,就是要灭我大夏,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李至忠心头惴惴,脸上却沉色道:“臣明白,请陛下宽心,臣等宁死不惧,保我大夏国祚千秋!”
李乾顺向外面看了眼,道:“事不宜迟,去吧。”
李至忠,嵬名安惠对视一眼,两人抬手道:“臣告退。”
等两人走了,李乾顺才松口气,不远处的一个老太监缓缓走过来,躬着身,没有说话。
李乾顺抬头看着白色蚊帐,轻声叹道:“西平府丢了,京城如果不保,朕还能去哪里?”
现在,西夏剩下的最重要,人口最多,最大的城池,只有两座,一个是兴庆府,一个就是西北的凉州!
兴庆府是日后的银川,而凉州,是河西走廊的最东端。
这里,基本上是三国之中,最西北,偏远,荒凉之地了。
老太监似乎什么都没听到,躬身立着一动不动,一脸苍老如同雕塑。
寝宫里安静了一阵子,李乾顺叹了口气,怔怔出神的自语道:“我就怎么没有宋帝的运气呢?若是给我一年半的时间提前亲政,我也能打到开封……五十万大军,就那么的毁在了小小的平夏城之下……”
老太监还是纹丝不动。
他能理解李乾顺的心情,但他就是不开口。
冷漠公主的王子
又过了一阵子,李乾顺似乎恢复了一些,身体挣扎着动了动,看向老太监道:“朕饿了。”
老太监这才说话,道:“老奴这就去。”
等他走了,李乾顺看向外面,神情晦涩,自语道:“孤家寡人……不知道那宋帝是不是也是这样……”
正如李乾顺所料,天黑之前,种建中的骑兵就到了兴庆府。
或许是情报比较圆满,亦或者是种建中胆大,他没有任何犹豫,两万骑兵包围了兴庆府,环城而走!
兴庆府已经得到消息,还是被十分震惊,哪怕是戒严了也出现种种乱象。
嵬名安惠立在南门,一脸肃容,喝道:“凡是不尊军令者斩!不尊宵禁者斩!生乱逃跑者斩!”
“是!”他身边偏将大声应和,带着重甲士兵快速离开。
随着嵬名安惠严苛的命令,兴庆府的乱象迅速被压制,全城戒备,准备守城。
嵬名安惠立在城头,神色严肃,目光炯炯。
宋人上次后劲乏力,没有攻入凉州府,而今他大夏大军东征,国内空虚,宋人果然抓住这个机会,去而复来了!
看着宋军环城而走的骑兵,以及似乎正在做攻城器械的一些地方,他心头沉重。
城内没有多少士兵,全民皆兵也没多少!
宋人要是不惜代价,兴庆府可能守不住!
在嵬名安惠严阵以待的时候,城里一些不在宵禁范围内的大人物,拥挤入皇宫,恐惧忐忑,惶惶的要找李乾顺进言。
李乾顺没办法,勉强的出来,见这些大臣。
大臣的态度明显分做两派,一派极力主战,要血战到底,保卫京城。
另一派则摆事实讲道理,希望李乾顺遵守与宋人的‘盟约’,不出兵助辽,休养生息,以图将来。
李乾顺见僵持不下,直接喝退他们,出了皇宫,来到了城头。
嵬名安惠吓了一大跳,连忙行礼,道:“陛下安心,宋人还未攻城,即便他们攻城,臣也能守得住!”
李乾顺脸色苍白,头晕目眩,还是极力保持镇定,一手扶着一根旗杆,微笑着道:“朕知道,朕就是来看看。”
李乾顺说着,头还是晕的厉害,暗自呼了口气,看着仿佛近在咫尺的宋军,头皮发冷,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
嵬名安惠看的分明,犹豫了下,没再说话。
李乾顺看了一会儿,稍稍恢复一些,笑着道:“走,陪朕去其他城门走走。”
嵬名安惠生怕李乾顺再晕倒,那样会严重打击士气,迟疑着,还是道:“是。”
李乾顺没有再倒,在四门巡视,安抚将士,鼓舞士气。
随着李乾顺的动作,兴庆府四门逐渐稳定,士气上升,一副坚决守卫模样。
而城下,种建中带着骑兵,环城而走,做出攻城架势,却始终没有进入弓箭手射程范围。
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
两万骑兵,根本不可能攻城,哪怕折损一半也攻不下来!
当然了,宋军原本就没有灭夏的企图,也做不到。
种建中坐在马上,看着南门上的夏军,道:“没半个时辰,擂鼓,作势攻城!”
身旁的副统领当即明白,抬手道:“末将领命!”
咚咚咚
城外突然响起激烈的鼓声,这是攻城的命令!
墓空 项尘
兴庆府城头一片大乱,无数人紧张不已。
本来勉强支撑,巡视一圈,想要回宫的李乾顺也吓了一大跳,连忙跑回南门,紧盯着鼓声如雷的城下。
“守城,弓箭手,火油,抛石机器……都给我准备!”
嵬名安惠最为紧张,大喝下命令。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宋煦討論-第四百二十八章 眼前一黑讀書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仁多保忠神色阴晴不定,盯着这两个曾经的手下,心里发狠,只要他一声令下,他就能将这两人射成刺猬!
他又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嵬名阿埋,眼神冰冷,暗暗咬牙一阵,怒声道:“告诉嵬名阿埋,再给我一炷香时间。”
那俩偏将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道:“监军,大势所趋,就是再给您一个时辰又能如何?兴庆府不会有援军,您孤立无援,前后无路,现在降,还有荣华富贵,错过现在,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话已至此,请监军斟酌,时间一到,大军攻城!”
那偏将说完,就调转马头。
离婚总裁别撩我 轻雾
两个偏将打马,快速离开城头范围。
仁多保忠眼睁睁的看着,右拳握的咔咔响,就是没敢下令。
六宫粉黛顿凄凉 霖妹妹
“监军,宋军动了,他们从另外两门撤兵,要集中到南门来了!”不等仁多保忠多反应,一个士兵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急声说道。
仁多保忠脸色越发阴沉,嵬名阿埋这么干,是充分扰乱城内,他要是不严厉控制,只怕就要有人开门逃跑了!
眼下这种情况,哪怕是最底层的士兵都清楚,他们内无强兵,粮草不足,更不会有援兵,这样的境地,除了城破身死,还有什么别的下场吗?
仁多保忠心里万分的恨,却又要面对十分现实的处境。
嵬名阿埋的动作很快,各处撤回来的士兵,在南门前迅速列阵,攻城战一触即发!
仁多保忠咬牙切齿,左右看了看,身边已经没什么人了,面色变幻一阵,恨声道:“来人,开城门!”
他身边的卫兵倒是忠心,或许之前得到了暗示,当即抬手应声,带着人,快速下楼。
城门慢慢打开,仁多保忠拿着‘帅印’,开门走了出来。
嵬名阿埋见着,面无表情,摸了下大胡子,打马向前走,同时说道:“立刻接管灵州,收编仁多保忠的军队,传话给种帅,就说西平府拿下来了。”
他边上的都头立刻应话,率先打马上前。
他们迅速控制仁多保忠的军队,确保安全了,这才让嵬名阿埋上前,接过仁多保忠的‘帅印’。
嵬名阿埋这才面露笑容,扶起他,道:“今后,我们同殿为臣,无需客套,走,进城。”
仁多保忠见这样,心里多少松口气,心头已经盘算,怎么与嵬名阿埋梳理关系,在宋朝立足了。
不说李乾顺不会放过他,单说大夏亡国在前,他就不是死忠,勇敢赴死的人。
不能逃,投降就是唯一的选择。
这也是嵬名阿埋一直不留余地逼迫他的原因!
嵬名阿埋入了城,加快对灵州城的控制,同时对原本的灵州守兵进行收编,打乱重组。
灵州拿下,宋朝西北对西夏边境就连成了一线,尤其是灵州扼守西夏南下要道,有了灵州在手,宋朝就能更轻松威逼西夏,随时可发动灭国大战!
同时,对于辽国,宋朝在战略地势上也稍微扳回一点,有了些许战略主动。
灵州,对宋朝来说,太过重要了!
在嵬名阿埋忙着巩固后方的时候,深知兵贵神速的种建中,率领两万骑兵,马不停蹄的横冲直撞,奔向兴庆府。
兴庆府,也就是后世的银川。
很快,他就得到了嵬名阿埋拿下了灵州的消息。
种建中憨厚的脸上出现一抹异色,这样的速度,比他预计的至少快了一天!
种建中打马飞奔,眸光精芒跳动,突然沉声喝道:“分兵三路!”
“是!”
两个副统领应命,打马转身,迅速有近一万人被带走,分兵三路,负责清理沿路西夏哨所,更有一支三千人留下,以作策应!
种建中的速度很快,但终归是大军赶路,不是一个人肆意奔突。
乱世七书之却月
在他还离兴庆府有百里的时候,李乾顺已经收到了之前仁多保忠派人送来的消息,顿时大惊失色!
西夏皇宫。
李乾顺面色发白,看着眼前的‘宰执’李至忠,急慌慌的道:“仁多保忠派人传信,宋人再次来袭,足足有四万大军!”
李至忠也很紧张,毕竟刚刚大败,西夏三十多万大军折损近七成,而今主力大军在外,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兵力对抗宋军!
宋人还真是算准了好时机!
银色绝杀 莫瑟幻象
李至忠表情变幻,心头同样恐慌不安,却还是勉励着李乾顺道:“陛下勿忧,我们与宋人刚刚达成盟约,还有大辽作保,宋人断然不敢轻易毁约,是以,这件事的真假还有待证实。另外,仁多保忠手里有一万人,守十天半月应该没有问题,宋人一时半会儿过不来。”
李乾顺之前差点被宋军俘获,是有阴影的,听着李至忠的话,多少得到安慰,心头稍微镇定,连忙又道:“察哥才走没几天,卿家,你觉得,朕是否应该召回他?”
李至忠清晰的从李乾顺脸上看到了‘召回’二字,还是故作沉思一阵,道:“虽说大辽平叛不能耽搁,但我大夏生死存亡之际,大辽想必会理解陛下的。”
李乾顺轻轻点头,面露微笑,道:“卿家说的是,立刻拟诏书,命察哥最快速度点回师。另外,追回嵬名阿山,命他监理京中一切兵马!”
李至忠一怔,他不喜欢嵬名阿山,还打算清算他,听着犹豫了下,还是道:“臣领旨!”
李乾顺看着李至忠的背影,心里这才安定一些。
兴庆府有一万多人,征召起来,能有三五万,足以守城,嵬名阿山的能力,加上察哥回军,兴庆府足以无忧。
李乾顺仔细盘算一阵,又轻声自语道:“察哥回军起码要十天,希望仁多保忠能多撑一阵子……”
兴庆府本身就没有多少兵力,根本派不出援兵,只能期望仁多保忠死守不放。
他还不知道,仁多保忠一炷香时间都没撑过就投降了。
李乾顺还没有高兴多久,只是到了傍晚,就有飞马急奔入宫。
那侦骑连滚带爬,惊慌失措的大吼:“我要见陛下,西平府失守,宋军骑兵两万奔袭京城!”
“我要见陛下,西平府失守,宋军骑兵两万奔袭京城!”
“我要见陛下,西平府失守,宋军骑兵两万奔袭京城!”
一路上,内监、宫内,文官、武将都吓了一大跳,没人敢阻拦他,引领着他去见李乾顺。
李乾顺早就得到消息,急慌慌从里面迎出来,隔着很久就大声道:“仁多保忠呢?他一万人,这么快就失守了吗?”
那侦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连忙爬起来,一边向前爬一边道:“陛下,仁多保忠,降宋了!”
本就气喘吁吁跑来的李乾顺,直觉双耳轰鸣,脑中突然剧烈一疼,眼前一黑就向前栽倒。
“陛下!”
“陛下!”
“陛下!”
皇宫门前,一片大乱。

熱門言情小說 宋煦-第四百二十四章 兵鋒讀書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随着赵煦一声令下,种建中与嵬名阿埋,调转回头,骑兵以及西夏降卒其实大部分都还在长城岭。
两人轻车简从,昼夜赶路,奔赴长城岭。
赵煦还在陈桥镇,没有离开。
开封城的动作很快,工部侍郎陈浖为使臣,带着四十多人,离开开封城,作为使臣,赶赴辽国。
此时,兴庆府。
梁太后一死,嵬名阿埋等重臣大部分被大宋擒获,李乾顺掌握西夏大权几乎没有什么阻碍。
此时,西夏皇宫偏殿。
李乾顺意气风发,殿中站着察哥,李至忠,嵬名阿山三人。
李乾顺看向察哥,语气难掩兴奋的道:“察哥,整兵怎么样了?”
察哥是李乾顺的兄弟,他没有掩饰,直接道:“陛下,五万大军,已经准备齐备,明天就可发兵。”
李乾顺神色欣喜又郑重,道:“好!此次出兵,务必大获全胜。我们需要辽国的援助,也需要他们一同抗宋,绝不能有闪失!”
“是。”察哥沉声道。
神伐 逐枫
李乾顺对察哥很放心,又看向李至忠,道:“李卿家,国政就交给你了,务必尽快恢复生气,不能耽搁,宋人那边虎视眈眈,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李至忠现在相当于宋朝的宰执,比李乾顺还意气风发,当即就道:“臣明白。臣已经列举了三十六条大纲,稍候呈送陛下御览。”
李乾顺对李至忠的行动力很满意,看向嵬名阿山,神色犹豫了下。
嵬名阿山是嵬名贵族,是梁太后的旧属,虽然倒下李乾顺,李乾顺也很欣赏他,但心里的芥蒂难以去除。
放着这样的人才不用,又着实浪费。
嵬名阿山躬身立着,一句话都没说过。
王爷独宠,霸气狂妃不寻常
他知道李乾顺对他的态度,他现在表现的也是‘无欲无求’,尽可能的避免接下来的一波大清算中被波及。
李乾顺犹豫再三,道:“嵬名卿家,凉州有些不稳,朕考虑卿家前去整顿,卿家以为如何?”
李乾顺心里陡然一松,但还是做出难受之色,迟疑的抬手道:“臣领旨。”
嵬名阿山脸上有痛苦,挣扎,落寞,失望等等情绪,心里实则十分开心。
宋人那边对灵州,兴庆府的刺探非但没有随着撤兵而减少,反而越发活跃。作为大宋在兴庆府最大的间谍,嵬名阿山心里清楚的很。
他一直担心李乾顺会派他去灵州,那他就骑在了火山口,现在去偏远的西北凉州,自然是再高兴不过了。
李乾顺看着嵬名阿山的表情,想着这一路上嵬名阿山着实帮了他不少,笑了笑,道:“卿家先辛苦一下,等年底,朕就调卿家回来。”
嵬名阿山脸上适时的表现出了苦涩,道:“谢陛下。”
李乾顺心里越发不忍,还是没说什么。
等一番布置之后,一众人出了皇宫。
察哥一身甲胄,出宫就骑马,直奔城外。
李至忠则根本不与嵬名阿山多说什么,他早就准备了一份清算名单,嵬名阿山赫然就在上面!
嵬名阿山渐渐有‘孤臣’的迹象,更不会攀谈,上了马车就径直回府。
近来兴庆府风声鹤唳,他基本躲在府里不出,除非李乾顺召见。
他刚入府,一个心腹副将就跟过来,满脸肃色。
两人对视一眼,径直来到书房。
一进门,副将连忙关门,转过身就道:“主人,宋人那边动作越来越多,刚刚派人来索要察哥整军以及兴庆府,西平府,凉州府的驻军、将领等所有情况。”
嵬名阿山坐下,沉着脸,锁着眉,道:“我早就料到了,宋人不会轻易罢休。看来,他们是不想给李乾顺机会了。”
副将听着他直接说出‘李乾顺’三个字,表情动了动,道:“那,我们怎么办,给还是不给?”
给了,他们大夏可能有灭顶之灾,不给,那宋人必然不会放过他们!
嵬名阿山左思右想,沉色道:“给!不过,给的模糊一些。另外,你将宋人在兴庆府的人摸一摸,咱们不能这么被动!”
副将也点头,道:“是,属下这就去办。”
嵬名阿山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好一阵子,忽然起身,推开门,大喝道:“来人,收拾行装,明天离京,赶赴凉州!”
嵬名阿山一声落下,不大的院子瞬间炸开。
凉州,那是西北偏远之地,去了那,就是受苦的!
農家 小 嬌 媳
极品校花的极品神父 龙兴成
但是嵬名阿山是一家之主,没人能抗拒。
嵬名阿山迅速收拾行囊,离开兴庆府这个是非之地,赶赴凉州。
与此同时,察哥的五万大军正在加速整顿,准备驰援夏辽边境,背刺拔思母部。
李至忠率领文官集团,正在进行内部权力转移,并着手进行清算梁太后党羽,一场风暴,正在所有人的预见中,清晰又快速的展开。
所有人都很忙,追赶着时间。
种建中与嵬名阿埋两人骑着马,昼夜不停,奔赴长城岭。
在一路上,各种情报在驿站聚集,落到二人手上。
十一日,晚上。
两人有些累,但还是骑着马,慢慢向前赶路。
嵬名阿埋长着毛胡子的粗狂脸,却心思缜密,侧身与种建中道:“种帅,从情报来看,察哥想要抵达辽国,起码要用十天内,我们不妨再等一等,等察哥走的远一点,再发兵。”
种建中浓眉大眼,他看着漆黑一片的前方,道:“兵贵神速,决不能耽搁。不过,你说得对,必须等那察哥走远,我们才好动作。你率兵先行,围住灵州,我绕过灵州,直扑兴庆府,迫使察哥回师。”
嵬名阿埋是西夏名将,听着就道:“种帅,是打算是路上伏击察哥?”
灵境馆
种建中目视前方,淡淡道:“我只有两万人,还要围住兴庆府,根本没有多余兵力,并且,即便设伏,面对五万大军,也很难轻易战胜,何况,那个察哥,据说也不是容易对付的。”
嵬名阿埋眼中诧异一闪,这个貌似木讷的种建中,居然有这样缜密的思维?
嵬名阿埋收起了心中小觑,认真思索一番,道:“种帅,辽国那边的反应,是否要考虑?”
种建中瞥了他一眼,嗡声道:“我们是武将,不该我们考虑的,我们不要考虑。”
嵬名阿埋心中顿凛,侧身道:“是,属下记住了。”
种建中没有多说,他们连续赶路,很疲惫,但依旧没有停,还在马背上颠簸。
察哥的出兵,李乾顺亲自送行,对这位兄长,李乾顺十分信任,五万大军,说给就给了。
“陛下,臣必然得胜归来,请陛下安心坐等!”察哥很年轻,语气坚定,神态自若。
李乾顺同样自信,这一战,是他亲政的第一战,必须要胜,更何况,大辽那么强大,他们稍微帮点忙,对他日后的大业有大助力!
“兄长尽管放心,后方有朕,要什么给什么!”李乾顺朗声说道,似乎怕察哥听不清楚。

精彩言情小說 宋煦 愛下-第四百一十五章 暗涌如濤讀書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章惇、蔡卞正襟危坐,面色如铁。
穿越之绝色赌妃 晚歌清雅
林希,李清臣等人神色同样郁结,眼神不断变幻。
他们都是神宗朝的坚定的变法派,在高太后垂帘听政的七年时间,备受打压,历经磨难,能到现在,都可以说是经受考验,变法之心不可动摇。
孟皇后,不能说是朝野的眼中钉,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孟家、高太后在她身上的烙印太深厚,没人能抹去,若不是赵煦一直护着,早就被废了。
众人屏气凝神,余光相互对视,其中的含义彼此能懂未必能全懂。
然后,他们不时看向王存的位置。
这个人承接了吕大防以来的‘旧党’势力,如果倒向孟皇后,朝中的格局可能会陡然改变,对‘新法’以及明年的大政有不可预测的影响!
该怎么办?
这是众人心头的阴云,孟皇后现在怀有身孕,断然是不能动的!
不等他们思考清楚,何宥去而复返,径直进来,双手抱在腹前,尖锐着声音喊道:“皇后娘娘懿旨,政事堂接旨!”
政事堂的一干人神情立变,盯着何宥极其不善!
这是孟皇后第一次颁布懿旨,是一个极其不好的开始!
但孟皇后到底是皇后,他们决然不能明着抗旨!
章惇剑眉抽搐两下,起身站好,抬手。
蔡卞等人扫过其他人,跟着行礼。
一大群‘新党’不管心底如何愤怒,惊疑不定,还是跟着站起来。
“臣等领旨。”声音不大不小,藏着沉闷的愤怒。
何宥不管这些,仰着脖子道:“皇后娘娘懿旨:贺轶乃钦差,代天子行事,其之生死,国之大事,政事堂不得擅动,当以查明原委,理清案情,待官家归京处置,任何人不得越权……”
不少人慢慢抬头看向何宥,目光阴沉。
孟皇后这是什么意思,要保王存还是什么人吗?
何宥念完,微微躬身,转身就走了。
何宥在走出政事堂侧门的时候,恰好就看到王存与孟唐迎面而来。
王存脸皮跳了下,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前走。
走入政事堂,就迎来了几十道目光!
这些目光蕴含了各种味道,但无一有善意!
孟唐连忙退到一边,生怕被殃及。
李清臣上前一步,看着王存,脸上一片黝黑,道:“恭喜王尚书,投靠了孟皇后就成了将来的帝师,不说吕大防了,怕是要成为第二个司马光了。”
这一句话一落,政事堂里的气氛瞬间冰冷,孟唐直觉寒意刺骨,想要逃离!
王存看着一众人的神色,即便早已经料到,还是心里发突,硬着头皮,抬了抬手,道:“娘娘宣召,只是询问一些事情,与朝局无关。李尚书,王某说过,贺轶一事,工部不知情未参与,王某的态度一直都是严查到底,绝不模糊!”
李清臣冷哼一声,道:“王尚书要自证清白很简单,辞官吧。”
王存刚才就觉得这些人要拿他背锅,毫不犹豫的反驳道:“那岂不是默认了?李尚书,章相公,蔡相公,王某没做过的事情,绝不会承认,如果诸位一定要将屎盆子扣在我以及工部头上,王某绝不会束手就擒!”
章惇抬手,拦住了要说话的李清臣,道:“蔡攸到京了吗?”
裴寅连忙抬手,道:“预计今夜到京。”
“让他晚上来我府里。”章惇说完,就不再多言,径直转身离开,返回青瓦房。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李清臣看着他的背影,铁青的脸色和缓,与蔡卞抬了抬手,转身离开政事堂,准备离开皇宫,返回礼部衙门。
蔡卞看了眼王存,没有多言,跟着章惇离开。
其他人稍稍顿了顿,三三两两离开,一句话都没有。
只有王存立在那,面色阴沉如墨。
皇城司是一个极其特殊的衙门,体制上划归政事堂,但实际上仍是皇帝的特权机构!
皇城司,理论上不能抓三品以上的官员,除非有赵煦同意。但在体制上归属政事堂,章惇就能命令蔡攸调查整个朝廷的官员!
也就是说,蔡攸完全可以对工部动手,工部还不能反抗!
因为一旦反抗,就等于抗旨!
在这样的复杂的情势下,王存以及工部等于任章惇宰割!
一干‘新党’也是知道这种情况,才没有多费口舌。
王存左思右想,不甘坐以待毙,快速离开皇宫,返回工部。
在政事堂会议不欢而散不足半个时辰,御史台御史中丞黄履,刑部尚书来之邵,礼部尚书李清臣,三人各自带了十多人,又从兵部调了足足两千士兵,浩浩荡荡的离开开封城,准备赶赴江南西路。
七卿中的三卿,亲自赶赴江南西路,由此可见对于贺轶的死,朝廷是多么震怒与重视。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离开衙门,就被紧急召回。
有很多传言,其中最为广泛的,是召回的命令来自于仁明殿!
但没人能证实,朝廷里讳莫如深。
不止是朝廷,民间也有人不少人贺轶的死以及江南西路困顿施政的幕后黑手就是工部。
一时间,工部被无数人指责,一些‘旧党’人物也纷纷说话,公然大骂‘王存昏头,谋害钦差’。
工部衙门紧闭,寂静一片,充斥着山雨欲来风满楼。
而孟皇后的突然出手,在朝野也渐渐掀起了一股暗涌。
不少人似乎看到了‘希望’,开始上书对孟皇后歌功颂德。
理论上也是,赵煦御驾亲征归来,必然大封群臣,他的功劳最大,其次是皇后,然后才是群臣!
而这时,江南西路更是风起云涌,局势陡变。
一些人开始弹劾应冠、栾祺等人,抨击他们无视朝廷,谋害钦差,意图不轨。
一些人依旧在弹劾贺轶等人不尊朝廷纲纪,在江南西路肆意妄为,激起民愤。
还有一些人,则已经站到了‘新法’的前沿,四处讲解‘新法’,宣传朝廷‘新政’。
更有一些人,早就在朝廷特使必经之路安排了眼线,只要这些人一到,他们就会提前迎接,安排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刘志倚等人的处境十分艰难,他们在附郭县是完全被孤立的。
而牢里的应冠等人动作更多,前来求情,承情的人不计其数,尤其是一些德高望重之人,躲都躲不了,还得面带笑容。
若非是贺轶死了,刘志倚等人满腔愤怒的硬挺着,怕是早就撑不住放人了。
针对贺轶之死,事态分做两头:一头是江南西路压力如山,举步维艰;另一头的开封城是纷纷扰扰,暗涌如涛。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宋煦 官笙-第四百一十四章 凝結如冰看書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孟皇后举荐他拜相,还十有八九可成功?
王存双眼里都是震惊之色,一时间脑袋卡壳,无法思考。
孟皇后这句话,给他的冲击太大了!
但有一个念头,在他心底无法遏制的反复翻涌:皇后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吗?我真的能拜相吗?
参知政事即可称为相公,拜参知政事就等同于拜相!
看着王存的惊愕之色,孟皇后道:“王尚书如果不信,等官家回京之后,自然见分晓。”
王存强行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艰难的分析着孟皇后的话。
他从政事堂就一直惊愕到现在,脑子转的很慢,但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孟皇后说的很对,他能不能拜相,官家回来自见分晓!
但王存不敢大意,孟皇后突然将他从政事堂召过来,虽然暂时保了他,但长远来说,大不利!
‘孟皇后想干什么?’
王存心里疑窦丛生。
孟皇后的处境,全大宋都清楚,稍有风吹草动就可能被废,也就是因为怀有子嗣,暂且稳住。
但谁都清楚,‘新党’那些人不会一直容忍!
那么,孟皇后突然大张旗鼓的召见外臣,等同于公开向‘新党’开战,在这种情势下,简直是愚蠢至极!
显然,没人会这么干,除非有更大的利益诱惑她!
王存第一眼就看到了孟皇后隆起的肚子。
‘是这个……’
王存眼神微微闪烁,躬着身,飞速分析着。
孟皇后见王存不说话,突然说道:“来人,传本宫懿旨,关于贺轶一事,政事堂无旨不得擅动,孟唐调任附郭县知县。”
“是。”外面的宫女连忙进来,听完后,又恭谨行礼,快速离去。
王存还是疑惑满腹,不敢乱来,勉力沉思一阵,道:“娘娘,官家有言,后宫不得干政,娘娘此举,必会招来朝野反弹。”
孟皇后双手抱着小腹,缓慢站起来,微笑着道:“本宫还可以告诉王尚书一件事,章惇暂时不会是拜相,至少今年不会。”
这才九月!
王存深深的看了眼孟皇后,对孟皇后的能力与影响力心里进行了重新评估,默默一阵,道:“娘娘,需要臣做什么?”
孟皇后笑容更多,走近两步,低声道:“本宫想过太平日子,王尚书能明白本宫的意思吗?”
王存拧眉,他其实不太了解这句话。
同时,他也隐约察觉到了这孟皇后有些‘危险’,不想被她绑到一起,又沉默片刻,道:“娘娘,若无其他事,臣就告退了。”
孟皇后有些意外,王存透过孟皇后就是想要借助她,现在她亲自出面,这王存居然‘想跑’?
这超出了孟皇后的预想,情知过犹不及的道理,便淡淡嗯了一声。
“臣告退。”
王存行礼,转身离开。
“王尚书,你是支持官家的‘新政’吧?”王存刚转身,孟皇后突然又说道。
王存一怔,本能的觉得这句话有问题,还是下意识的回身道:“当然是。”
孟皇后一笑,道:“本宫想来也是。”
王存看着孟皇后的笑容,心头莫名一突,来不及多想,抬手道:“臣告退。”
这一次,孟皇后没有拦他,任由他出了仁明殿。
孟皇后等他走了,这才轻吐一口气,哎呀一声,连连小心后退,坐到椅子上。
贴身婢女吓了一跳,连忙上来扶住,轻声道:“娘娘,您可要保重身体,不可强来……”
孟皇后坐下后,感觉了一下,见没什么,这才轻松一笑,道:“我也就是打了王尚书一个措手不及,不然的话,我肯定对付不了她。”
从开始到现在
婢女神情有些忧虑,道:“娘娘,您说,官家这是为什么啊?王尚书是苏相公留下的人,是朝野那些人的眼中钉,官家偏要娘娘去救他……”
孟皇后对现在纷乱的朝局有些了解,但赵煦突然传话回来,让她保住王存,还是吓了她一跳。
但孟皇后从里面体悟到了很多讯息:比如,赵煦在保护她以及她弟弟孟唐、官家让她以她皇后的名义传话给政事堂,清晰的告诉政事堂那些人相公、尚书:朕保皇后。
单单这是两条,就足以让孟皇后开心了。
孟皇后摸了摸小腹,道:“莫要胡说。天气就要转凉了,你把我做的那件衣服,给官家送过去。”
婢女不敢多嘴,应着快速去取。
这时,王存出了仁明殿,在回政事堂的路上,心头还是笼罩着这件事。
孟皇后的举动,太过突兀了,令他一时间难以想清楚,整个人还处于紧张的慌乱中。
但他还没走到政事堂,猛的脚步一停,双眼大睁,转头看向仁明殿。
“是……”
王存嘴唇哆嗦,忽然想到了关键。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孟皇后最后的一句问他是:‘王尚书,你是支持官家的‘新政’吧?’!
这句话,王存想明白了!
孟皇后绝不会冒着得罪章惇、蔡卞以及‘新党’的危险来救他,更不会不考虑会触怒官家!
所以,只有一个原因:她这么做,是官家的意思!
“官家,要保我?”
王存脑壳发蒙,有些想不明白。
外人都将章惇、蔡卞当做是‘新党’头头,但实际上,这种情况与神宗朝一样,那就是,表面上是‘王安石变法’,实际上是‘神宗变法’!
区别在于,当今皇帝没有神宗那么冲锋陷阵,事事掺和,因此朝野大部分都认为,‘新法’还是神宗朝那个‘新法’!
实则,大不一样!
王存,就是知道这个内情的人。
王存心头有些发冷,他想起了苏颂离京前与他说过的话:‘你可以把章惇往死里得罪,章惇未必会杀你,但有一点要清楚:不得涉及圣德!’
王存原本认为苏颂是敬畏,现在看来,远远不是!
王存脑海里一时间转换了千万个念头,却始终想不明白:作为变法派真正领袖的官家,为什么要保下他这个‘反对派’的头头!
王存在脑海里找了很多理由,却不那么确切,没有什么把握。
他站了良久,心思翻转,直到一张少年的脸突然出现在他不远处,这才一惊的清醒过来。
“孟唐?”王存看着颇为俊逸的年轻人,意外的道。
孟唐少了些去年的年少轻狂,多了些沉稳,面色如常的抬手道:“学生见过王尚书。”
王存看着这位‘国舅’,心里稍动,道:“慕古,你要去洪州?”
孟唐还没有科举,正常要等明年及第后才能安排。
孟唐是被他姐姐轰出来的,此刻心头还疑惑,道:“学生还是想以学业为主,皇后娘娘都很好意,学生已经拒绝了。”
“哦?”
王存有些意外,继而就道:“娘娘还有其他示下吗?”
孟唐想了想,道:“娘娘没说其他的了。”
王存点点头,暗自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向政事堂。
孟皇后的突然插手虽然令人震惊与意外,但最终的‘决战’还是在政事堂。
‘也不知道章惇等人面对孟皇后的出手,会怎样反应……’
王存这样想着,忽然有些开心。
因为孟皇后是秉持赵煦的意思,要是章惇等人对孟皇后乱来,可就会触怒赵煦!
孟唐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实则内心也在忐忑。
章惇、蔡卞等人的态度他都看在眼里,加上他姐姐的突然出手,也不知道今天的会议会怎样收场!
一个弄不好,不知道要为日后埋下多少祸患!
在王存与孟唐回政事堂的时候,政事堂里的气氛凝结如冰!

火熱言情小說 宋煦-第四百一十三章 不可置信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章惇等人齐齐转向,政事堂内的所有人几乎都看过去,他们隐约也听到了。
那黄门见着,不等孟唐通传,就迈步进去,抬手行礼道:“小人何宥,见过二位相公。”
章惇冷冷的盯着他,道:“这里是政事堂,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何宥不慌不忙,依旧抬着手,躬着身,道:“小人是奉皇后娘娘之命来的。”
章惇神色越发严肃,道:“后宫不得干政,这是官家金口玉言,莫非皇后娘娘不知还是你假传懿旨?”
何宥有着不符年间的老态,不止在脸上,动作,语气也是,毫无畏惧之色,从容和缓,道:“章相公莫要见责,娘娘自然是知道的,也不会干政。娘娘传话,请工部尚书王存前往仁明殿。”
蔡卞拧起眉头,看看何宥,目光又看向王存,神色突变,本就愤怒的双眼,此刻渐渐通红,一拍桌子站起来,喝道:“王存,你好大的胆子!”
众人神色一惊,陡然醒悟,有些吃惊的看向王存。
在座的谁都知道,孟皇后出自‘旧党’铁杆的孟家,她本身是‘旧党’魁首高太后所立;而王存是‘旧党’残留,现在的‘旧党’魁首!
孟皇后与王存,又站到了一起?
一群人心头震惊,不可置信。
他们之前从未这样联系过,毕竟孟皇后一直几乎是透明人,在朝野无权无势,又有赵煦压制,自然不会构成威胁。
但现在仔细想来,他们忽然浑身冰冷!
孟皇后怀有身孕,又与王存向勾连,这一幕,似曾相识!
随着蔡卞的拍桌大喝,不少人低头,目光不善的看向王存。
他们决不允许第二个‘高太后’出现,更不允许有第二个司马光!
章惇眸光凌厉,原本他对于彻底打散‘旧党’还心有迟疑,现在却坚定了!
tfboys的德玛新娘
他决不允许外廷与内廷勾连,尤其是‘旧党’!
政事堂内的气氛,陡然间变得肃杀起来。
王存阴沉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他很想辩驳,但他没有底气。
孟皇后在这个时候突然召见,他不清楚是不是前一阵子他让陈浖活动的原因!
但不管如何,孟皇后在这个时候召见,是给他解围,打断了章惇等人对他的出手。
至于之后可能面临更可怕的风暴,他已经顾不得了!!
“下官领命。”
王存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来,抬手向何宥。
何宥冲他一抬手,转身出门。
王存头皮简直要炸开,身体竟然清晰可见的颤抖,但他强撑着,在无数如芒在背的目光中,缓缓离开了政事堂的侧门。
蔡卞直到他走出去,这才脸色难看的缓缓坐下。
众人见着,越发心惊,连一向温和的蔡卞都这般愤怒,可以想见‘孟皇后召见王存’这件事的可怕影响。
这时,裴寅与孟唐连忙端着茶杯,挨个给在座的上茶。
章惇没有碰,等茶杯落在桌上,一声清脆的响声后,他猛的看向黄履,道:“御史台。”
黄履吓了一跳,惶惶的站起来,急声道:“相公,这件事下官真的不知道,事先没有一点征兆!”
作为章惇的坚定盟友,刑部尚书的来之邵瞥了眼刚才还针锋相对的黄履,躬身道:“章相公,这件事事先确实没有征兆,但未必没人知道内情。”
说着,他的目光看向刚刚上完茶,重新站回去的孟唐。
顺着他的目光,众人的眼神继二连三的看向这位几乎毫无存在感的当朝‘国舅’。
这次,轮到孟唐如芒在背,头皮发麻了。
他哪里知道其中内情,他姐姐为了保护他,什么都不跟他说,只要求他‘安分守己’。
孟唐低着头,僵硬的抬起手,道:“二位相公,小人……不知。”
蔡卞比章惇愤怒,至少脸上是,喝道:“你现在去仁明殿,如果没有一个让我们能接受的回答,我不管你是谁,后果绝比你预想的严重!”
这样的气氛,孟唐当然清楚的很。
他神色艰难,极力咬牙,抬着手,道:“是,小人这就去。”
章惇、蔡卞等一大群人目送孟唐离去。
孟唐可以对天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有遭遇这么大的压力!
政事堂内。
因为孟皇后突然召见王存,事情发生了变化,贺轶的死,似乎变得微不足道了。
蔡卞脸角不自觉的抽搐,与章惇对视一眼。
章惇心头也震惊于孟皇后公然召见王存,这里有太多难以揣度,甚至于不敢揣度的东西!
章惇是个行事果断的人,当即就抛开这件事,凌厉的目光扫过众人。
众人直觉章惇的目光急剧压迫性,不自觉躬身。
“蔡相公刚才的话你们都听见了?有什么意见?另外,我以通知皇城司,深入调查这件事,胆敢谋算钦差,绝不可以有第二次!”
章惇的声音犹如钢铁交击,令人耳膜生疼。
章惇的话说到这里,还有誰敢反对。
但是他们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件事上了,都随着王存去了仁明殿。
皇后罕见的公然召见朝臣,着令他们很不安。
与此同时,仁明殿。
以我长情,换你偿情 女巫拉拉
王存心里同样震惊,心里万分谨慎的进入仁明殿,他看着大肚子,脸色淡然的孟皇后,不动声色的躬身行礼道:“臣王存,见过皇后娘娘。”
孟皇后身前没有其他人,审视着王存,忽然微笑道:“王尚书,本宫是救了你一命了。”
王存克不敢承这个人情,心头还在分析着孟皇后这番动作,嘴上道:“臣不明白娘娘的意思。”
孟皇后端坐不动,静静一阵,道:“孟唐年幼,不知朝廷里凶险,本宫今日传召了王尚书,不管处于什么,他们暂时都不会再动你,算说还了人情,本宫希望今后朝野争斗,不可波及他。”
空間 重生 盛 寵 神醫 商 女
是因为孟唐?
王存心里果断摇头,不动声色的道:“臣不明白娘娘的意思。”
孟皇后脸上笑容不变,道:“本宫可以向官家举荐王尚书入政事堂,十有八九可成功。”
王存脸色悚然惊变,抬头看向孟皇后,一脸惊愕,不可置信!

u3oyl都市小說 宋煦 起點-第四百零八章 狗急跳牆-cjqhq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栾祺说完,就有两个禁卫冲上来,一个反手就将他制住,镣铐加身。
栾祺怡然不惧,冷哼一声,冲着刘志倚喝道:“抓我容易,想我出来,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新剑侠游龙二 飞鸿云游
‘你还想出来!’
刘志倚扫了他一眼,心里嗤笑,目光主要盯着应冠。
虽然栾祺跳的最欢,冲锋陷阵,但刘志倚等都知道,这个人才是江南西路最大麻烦以及背后捣乱人。
应冠脸上冷汗如雨,神情慌乱,也不管后面那些叫嚣着‘县兵’的人,竭力抬头看向台阶上的刘志倚,大声道:“刘参政,此事大小你心里清楚,你现在罢手,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以后有什么事情,咱们都好商量,不就是丈量田亩,清查人口吗,我帮你……”
刘志倚面无表情,等人都拿住了,直接喝道:“全部押送附郭县大佬,没有巡抚的命令,任何不得接近,放人!”
“是!”押班抬手,旋即犹豫了下,上前低声道:“刘参政,这里毕竟不是京城,他们有的是办法。”
刘志倚瞥了他一眼,点头道:“出去剿匪的刘都头晚上就能回来。”
押班顿时放心,刘都头手里有两千人,只要回来,就没人能翻得了天!
“刘志倚,你会后悔的!”
“我我我要去京城告你,你们这是乱命,随意羁押朝廷命官,这是谋逆!”
doouhi
刃心 嫱冰
“对,是谋逆,诛九族!”
一群人跟着大喊,倒是应冠满脸焦急,心头慌乱,心里还在飞速的想着办法。
栾祺则一脸从容,大义凛然,慷慨自如模样。
直到一大群人被押走了,院子里才算彻底安静下来。
刘志倚跟随去大牢,直到安排妥当了,这才回来向贺轶复命。
贺轶正在翻看公文,听着刘志倚的汇报,头也不抬,道:“我知道了,等刘都头的两千人回来,归你直接统帅。”
刘志倚应着,继而忧色的道:“中丞,虽然拿下了应冠,栾祺等人,但各府州县未必就会听我们的,他们盘根错节,在这里经营了数十年,不是抓几个人就能解决的……”
天 降 横财
离婚风暴:错惹坏总裁 轻罗衣裳
贺轶道:“我知道,你盯紧了。”
降妖伏魔
刘志倚完全不知道贺轶在打什么算盘,想着这么多人被抓,外面肯定会炸开,他还得去盯着,只得匆匆离去。
果然,首先乱的就是附郭县。
附郭县的大大小小官员,士绅,不知道在谁的召集下,在各处酒肆茶馆聚集,都是说这件事。
“他贺轶疯了吗?”有个一脸怒容,大声呵斥。
“这么多朝廷命官,岂是说抓就能抓的,没有朝廷诏令,这就是乱命,是大罪!”
“我看他狗急跳墙了,居然敢用这样的手段!”
“诸君,听我一言,这贺轶既然自己找死,我们就成全,先联络我江南西路的各级官员,让贺轶放人!”
“不够!我们都是功名在身,有资格上书的人,先给御史台,刑部,吏部写,再给朝廷写,再给官家写,我就不信了,朝廷能容忍贺轶这般矫命乱来!”
从海贼开始的直播之旅
“不止,我们去请林逸先生,他与苏相公乃是故交,请苏相公出面!”
“不错,苏相公虽然致仕了,但他是还是宰执,章惇还不是!”
一群人义愤填膺,高声附和,各种‘决议’飞速形成,在附郭县以及整个江南西路传播。
还不到晚上,附郭县就议论纷纷,巡抚衙门更是收到了十几封信。
刘志倚头上冷汗涔涔,一边擦着汗一边说道:“中丞,不少府州县来信,说没有主官不行,他们做不了主,请中丞将他们的主官放回。”
贺轶抱着茶杯,悠然一笑,道:“早就料到了,不着急,让他们继续跳。”
刘志倚总觉得贺轶从昨晚到现在就怪怪的,忍不住的道:“中丞,您是江南西路的巡抚,真要是乱起来,朝廷肯定第一个问罪于您。再说了,真的要是乱了,后面很难收拾,‘新法’本就举步维艰,再乱,朝廷都难以再插手……”
贺轶看了他一眼,笑容越多,道:“我有分寸,你看紧了,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
刘志倚见贺轶还是不肯说,便没有继续追问,思索再三,道:“中丞,地方制度本来丛丛制衡,只是拿了知府知县这些怕是没用,想要推动‘新法’,还得做更多……”
全世界都是NPC
贺轶微微点头,道:“朝廷正在逐步的裁剪冗官,削弱制衡,明确权责,解决地方官吏的人浮于事,或许,我们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刘志倚不太明白,刚要说话,外面一个小吏敲门,道:“中丞,刘都头派人来传信,他们遭遇数百灾民冲击,今晚怕是到不了,可能要到明天中午。”
刘志倚神色立变,看着贺轶道:“中丞,一定是他们的手段。”
贺轶面色如常,道:“告诉刘都头,命他冷静应对,切不可对灾民动手,万事忍耐。”
“是。”外面的小吏应着,接着就是急匆匆的脚步声。
刘志倚拧起眉头,道:“他们出手了,今夜只怕还要出事情,下官让侍卫戒备。”
贺轶点头,眼神幽幽闪动,道:“你晚上摆宴,请一些我们的人,交代一下今天的事情,就说我也会去。”
晋月穹魂 丙子
“确实需要说一声,”
刘志倚道:“下官这就去安排,就在探花楼。”
贺轶没说话,抱着茶杯,斜眼看向窗外,轻叹一声,道:“就要入秋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入秋,刘志倚听到这句话,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没有再多说,抬了抬手,快步离去。
今天的事情还在爆发阶段,远没有结束,刘志倚要做很多事情。
贺轶看着刘志倚离去,又轻叹一声,将抽屉里的鹤顶红拿出来,仔细看了眼,拔开塞子,倒入身前茶杯,然后他站起来,走出去,将瓶子迈入花坛,然后又悠然的在院子里转了转,还少见的在正堂吃了点饭菜。
“巡抚不是要去赴宴吗?怎么在府里吃了?”
“可能是心情好吧,毕竟作对的那些人都被抓走了。”
“嗯,有可能。”
“对了,我听说,市面上的铺子都关门了,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何止啊,听说各处都有衙役,县兵都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