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定河山》-第四百九十七章 歷練(一)讀書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在黄琼的思路之中,这些女子父兄所掌握的力量,将来有一天在有需要的时候,也许会起到奇兵的作用。所以,黄琼对这些女子的安置,无法像是对外邦使臣进献给自己的那些女子一样,可以送给其他的人。在不想收在自己身边的情况之下,接下来的安置也要慎重一些。
只是这些东西,黄琼并未有对何瑶说。在黄琼看来,一是这种军国大事,不应该讲给自己家人知道,哪怕是何瑶在贴心也不行。二,他更不想,将自己关于针对桂林郡王府提前布置说出去,而让眼下怀有身孕的何瑶担心。军国大事就是军国大事,岂能随意的说给女人。
末世养儿不容易
也许黄琼的回答,让何瑶很是满意。也许是见到黄琼真的对这些异族女子没有兴趣,心情总算缓和下来的何瑶,也有心与黄琼开起了玩笑。轻轻的翻了黄琼一眼后,何瑶多少还是有些不高兴的道:“你当你不滥情吗?你看看你,从郑州到现在,惹了多少风流债?”
“先不说府中的这些明理、暗里的人,还有那些实际上也算是你侍妾的波斯舞姬。单单就外面的,一个易瑛咱们就先不说了,还有那个眼下不知踪迹的袁宝儿呢?现在就两个,将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我现在真希望,司徒妹子能早一点进门,好好治治你这个风流性子。”
说到这里,何瑶将脑袋又贴回黄琼的胸口,轻轻的叹息一声后道:“爷,我不是一个圣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也一样是会拈酸吃醋。其实若是只有几个女子,但只要你喜欢,我就算在吃醋也不会这么生气。可这次一下子进了这么多人,我就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我更担心的是,你的身子骨能不能受得了。这世上,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田。府中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姐妹,这往后又是时日漫长,你若是过于沉迷在女色之中,把身子骨给搞垮了。将来怎么陪着咱们的孩子长大,又怎么陪我们一同到老?”
说到这里,何瑶又叹息一声道:“实在不行,那十几头人的妹子和女儿,你就收了吧。既然你说她们的父兄,将来对你有大用。无论是许配给别人做正妻,还是作为侍妾都不合适。反正连那些波斯舞姬你都收下了,也不差这十几个女子。”
“你那些军国大事,我作为一个妇人不该去参与。朝中大事我也不懂,含烟也与我说起过,你眼下虽说得老爷子器重,但地位远还未稳固,多一份力量也就多一份保障。若是你真的喜欢,他们的父兄对你将来也真有所帮助,收了就收了。其他姐妹那里,我去与她们说便是了。”
“再说我也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新鲜的。我和段姐、含烟几个姐妹,只是希望你爱惜一些身子骨,千万不要过于沉迷女色。你内功虽强,可这身子骨毕竟不是铁打的。哪怕在喜好,也要有所节制。若是身子骨早早就被美色给搞垮了,还怎么去实现你为民请愿的远大抱负?”
看着何瑶一脸担忧,黄琼却是摇了摇头。别说他对那些在他眼中,还只是一些半大孩子的女子,并没有那个心思。即便是真有,有了这段时日的前车之鉴,又那里敢说出来。现在他可知道了,在大肚的女子也有吃醋的时候。而且越是这样的女子,这一旦吃起醋来就越厉害。
只是听到何瑶这番话语之中,几乎能掐出水的温柔,还有隐隐的担心,黄琼心中不由得微微一荡漾。若不是知道何瑶身子不方便,这几日实在有些难熬的他,几乎就差一点将怀中佳人就地正法了。不过即便是这样,黄琼也是狠狠轻薄了何瑶一番,才松开怀中的佳人。
也知道这次是真的误会了黄琼的何瑶,到了晚上也特地做了一些弥补。自己虽说不能侍寝,可也特地做了一些安排。知道黄琼对成熟女性,多少有一些特殊喜好的她,特地将吴紫玉给悄悄的找了来,与段锦与林含烟一同陪了黄琼一夜,给了黄琼一个惊喜。
只是当夜与三女缠绵的黄琼,却不知道他的这个安排,虽说没有惹出什么大事。即便是永王的那位母老虎未婚妻,在得知那些高丽与东瀛女子,是黄琼送的之后,也极其罕见没有去找永王算账。然而,黄琼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的绝对却在自己府中,惹出了一个不小的风波。
这个春节除了这件事情之外,整体上来说黄琼过的还是很惬意和放松。更让他有些惊喜的是在这个春假结束的前一夜,估计也是被此事惊动的司徒唤霜。避开了所有人,悄无声息的来英王府见了他一面。虽说没有能够陪他一夜,却也给黄琼带来了一份意外之喜。
大半夜的缠绵,很是慰籍黄琼心中的思念。不过对于黄琼,想要仗着自己身上的功夫,去桂林郡王府与她私会的大胆想法。司徒唤霜却是死活不答应,甚至还告诉黄琼。若是他真的放不开自己,自己只要有机会出来便会来看他的。
但桂林郡王手下能人无数,千万不要去冒险。若是他执意要去,那么自己将永远不再见她。面对着司徒唤霜坚决,甚至有些威胁的态度。哪怕是在司徒唤霜说完那番话之后,心中更增加了对那位有些谜一样桂林郡王的怀疑。
虽说对于司徒唤霜坚决的态度,黄琼暂时也只能选择了妥协。至少他不想在那个时候,做出如此不解风情的事情。而到了司徒唤霜该离去时,哪怕心中有再多的不舍。也知道此时还不到两人长久之时的黄琼,看着已经实在不堪承受的佳人,也只能放手让佳人离去。
好在黄琼也知道,按照急于收回通商之权的自己那个皇帝老子打算,两个人大婚的日子已经不远。既然马上都要成为夫妻了,也不必急于一时。只是在司徒唤霜离去时,想起佳人坚决的态度,黄琼总有一种佳人身上迷雾越来越多的感觉。
只是司徒唤霜一直都不肯说,不想强迫她的黄琼,也只能暂时挂起不问。不过,虽说被司徒唤霜拒绝,可黄琼想要探视一下桂林郡王到京之后,居住的那个别院。想要摸清楚自己那位岳父,究竟有多少不可告人秘密的心思,反倒是更加的强烈了。
在本朝立国之后,在前唐给官员放假的日期,做了一个重新调整。元正也就是民间所说的春节,休七天假期的基础上,加上稍后的七天上元节假日,将春假做了一个调整。将原来的腊月二十七便开始休假,调整到了腊月三十各衙门统一封印,大年初一便开始放假。
一直放到正月十五也就是上元节后,正月十六才开始开印办公。也就是说春节假期,整整休十五天。此外除了冬至还有七天假,每个月还给旬假三天。当然,各衙门都需要有值守官员。不过这个值守,自然轮到不到黄琼这个亲王去。
所以这个春节,除了两次回宫中定省之外,黄琼可谓过的还算是轻松和惬意。每日除了读书之外,便是与诸女做一些闺房密戏,再隔仨差五去吴紫玉那里偷香。虽说偶尔想起司马宏院子里面的那个人,黄琼还是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某些心猿意马。
但经历过那一次为黄琼解药之后,多少放开了一些。对与别人一同侍寝不是那么排斥的吴紫玉,也给了黄琼一种别样惊喜。哪怕吴紫玉这个放开范围,只有段锦和林含烟两个人,但也让黄琼感觉到了足够。至于那些波斯舞姬,虽说没有排入侍寝名单之中。
可经历这次的事件之后,何瑶也时不时的安排一下,给黄琼一些别样的感觉,倒也让黄琼享尽了艳福。只是此时春风得意的黄琼却不知道,今年这个春节,是他未来接下来几十年里面,渡过的最后一个平静,或是说轻松惬意的春节。
而在正月十六这一天,在年后第一个早朝之上,皇帝也没有客气。说到做到的,直接给了黄琼一个天大的差事。早朝之上,黄琼被皇帝钦点襄理礼、工、兵三部事宜。也就是说,他现在虽说没有实际上的官职,但实际上又相当于做到了尚书右丞。
当然,这个所谓的襄理,实际上就是协助管理。所以,黄琼是没有决策权的。黄琼对所有涉及到三部奏折,以及各自尚书拿出的处理意见,拿出一个汇总以及意见来。他没有权利在奏折上直接写自己的意见,是要将自己的意见写在一张纸条上附在奏折上。
如果涉及到这三部的事情,黄琼也可以单独上折子。对于如何让这个儿子学习理政上,皇帝倒是搞出了这么一手另辟奇径来。让黄琼通过的一定话语权,来磨练他从政的经验。但又没有真正的放权给黄琼,以免自己这个儿子搞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来。
超级召唤手机 蝎子醉
不过,皇帝交给黄琼这三部,还是有一定说法的。只是主管五仪与科举的礼部,位高而权不重。工部虽说掌管天下营造事宜,可一样是位高权也不算太重。兵部权利虽说很大,但却又不直接掌军。将这三部,交给黄琼来历练政务倒也算是合适。
皇帝将礼部事宜,交给了黄琼襄理。而今年又逢大比之年,会试就成了主管此事礼部的头等大事。原本年前就应该定下来的主考官,却因为一些事情迟迟没有定下来。既然皇帝决定让黄琼襄理三部事物,在年后第一次大朝会上,皇帝干脆大笔一挥,直接让黄琼作为主考官。
并从礼部与翰林院,选取加有集贤院学士衔的礼部侍郎、承旨学士各一员担任副主考,以御史台左副都御史为总提调。这个考试主考班子,配备的不是一般强。加有集贤院学士的礼部侍郎与翰林院承旨学士,放在往年无论那一个,都够资格作为主考官了。
可在今年,却成了黄琼配衬只能作为副主考。至于派出那位左副都御史作为提调,更是彰显了皇帝的重视。要知道,本朝为了表示对督察百官的重视,虽说保留了御史台名称,但无论是权限还是官员品级,与前唐已经完全不同,权责可谓是重了许多。

精彩絕倫的小說 定河山 愛下-第四百九十四章 自信的皇帝讀書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说到这里,黄琼看了看阅罢自己密折后,同样也陷入沉思的皇帝。微微沉吟一下后,又道:“如果桂林郡王府不甘心就此交出通商之权,起了什么其他的心思。其他商户就算凑足了可以出海的船只,恐怕也未必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师姐,好诱人
“寻常几百里见不到一个人烟茫茫大海之上,杀人灭口连一个借口都不用找。被打坏的商船沉入海底,甚至连毁尸灭迹都省了,谁又能知道究竟是谁干的?桂林郡王府的船队上,装有大炮与床弩,普通的商船又如何能与其抗衡?”
“各何况,桂林郡王府一手掌握我大齐对外通商,已经百余年。我大齐到海外诸国的航线,无一不在其一手掌握之下。论起熟悉程度,恐怕也没有能比他们更为熟悉。若是桂林郡王府,真的想要在海上杀人越货,恐怕这位置都不用精挑细选。更何况,他们也绝对有这个本钱。”
“父皇,我朝东临大海,很多地方自前唐开始,便有避开朝廷检查,向海外走私中土所产器物的。可据儿臣从诸国使臣口中得知,除了开国初年太祖皇帝,下达禁海令之后十余年。还有我朝的走私商人,从海路向海外走私货物之外。”
君应有语
“至太宗年间,我朝沿海诸路却是已经再无走私商人,沿海路到达海外诸国。无论是占城、三佛齐、真腊、狮子国,还是高丽、东瀛,除了桂林郡王府的船队之外,再无我朝一艘商船,哪怕是走私商也没有。只有近十年,才有少量我朝部分走私船,但也只到东瀛与高丽。”
“父皇,我朝沿海诸路港口甚多。商人又是一向逐利,一倍的利便敢铤而走险。太祖年间,朝廷的海禁令和沿海诸路水师,都未能完全做到禁止走私。可自太宗年间开始至今,近百余年居然再无一艘走私船,父皇您觉得如果单凭正常的手段,桂林郡王府能做到如此地步?”
“更何况,儿臣从那些是使臣口中得知,桂林郡王府除了本府所出的各丝织品,以及本府遍及江南的茶园之外,对江南其他商户各种布帛、丝绸、茶叶,无不拼命压价。自身甚至连定价的权利都没有,桂林郡王府说多少钱便是多少钱。”
“而桂林郡王府所给的价格,早期还算是公道。但自理宗朝开始,价格压得极低,已经到了一船茶叶出洋,商户勉强只能保本的地步。而江北诸瓷窑的瓷器,各个茶园所出的茶叶,除了少了的汝窑、钧窑瓷器之外,其余的桂林郡王府干脆拒绝外销。”
“如此这般盘剥,这大齐朝上上下下那么多的商户,守着那么多的沿海港口,无论是山东路,还是淮南路,没有一个敢走私出海的,这已经是相当不正常了。父皇,桂林郡王府能让沿海诸路商户如此畏惧,即便是朝廷真的开放通商之权,他们又岂会真的不做手脚?”
“当年,他们能让沿海那么多的走私商销声匿迹,那么如今他们表面上交出通商之权,可私下利用他们在海上的优势做手脚。不用多,只要三年时间,这有心出海的商户自己就会退出来。这天下又有那个商户,能承受如此大的损失?”
“商户连海都出不去,朝廷也收不到想要收的税,甚至还会起到杀鸡取卵的代价。到时候,朝廷这开海又有何用?更何况,如今天下造船,尤其是能出远洋大船工匠,十有八九都掌握在桂林郡王府手中。别的商户,就算有这个财力与野心,恐怕也买不到商船、雇不到水手。”
“没人出海,朝廷想要收取的税收,一样收不上来。到时候,恐怕先撑不住是朝廷。父皇别忘了,桂林郡王府眼下每年上缴的商税,足足占了朝廷三成进项。没有了这笔税,朝廷的日子就会更难。而对于朝廷来说,此次收回桂林郡王府独占通商之权,只能成功绝不能失败。”
“如果朝廷搞了两三年,最终还是不能不收回来的通商之权,再交还给桂林郡王府。恐怕朝廷,在各大商户之中的威望将会扫地。而桂林郡王府,未必真的受到损失不说,这在民间的声望,恐怕更要超过朝廷。对我大齐江南商户的控制,也会更加的严密。。”
“儿臣最担心的是桂林郡王府,这些年究竟囤积了多少可以铸炮的铜,还有硫磺、硝石?桂林郡王府进口这么多的马匹与铜,还有硫磺究竟想要做什么?就算是为了防范海盗,但其船队之中配备那么多的大炮与床弩,又是究竟为何?”
“这还只是儿臣担忧的一部分。儿臣最担忧的是,桂林郡王府属下拥有如此大规模的船队,又有堪称精锐的半水师。而这一样都是在海上讨生活,商船随时可以改成战船,那些水手同样随时可以改为水军。我大齐又有多路沿海,若是桂林郡王府真的有了异心,那这?”
黄琼的话音落下,皇帝却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过了好大一会,才抬起头看着黄琼,语气之中很是有些欣慰的道:“阿九,能够在如此短的时日之内,便摸清楚这些东西,足以见你是真的用了心的。朕果然没有看错你,未雨绸缪、居安思危,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对。”
英雄联盟之战神崛起 静无颜
“你密折上奏明的这些东西,朕今儿与你说一句实话,便是连南北镇抚司都没有。桂林郡王府眼下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朕暂时还不清楚。但有一点朕还是清楚的,那就是桂林郡王,绝对不会轻易的就如此善罢甘休,彻底的放弃这吃了上百年的独食。”
“既然不甘心,他肯定会想办法破坏掉朝廷通商大计。明着虽说未必敢,但暗中掣肘是必然的。不交各个市舶司、不卖商船,那是最蠢的事情。以桂林郡王的狡猾程度,他不会做的那么直白。可让那些想要出洋的商户有来无回朕,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大海上,却是轻而易举。”
“朕虽说没有见过大海,可也曾听东瀛使臣说起过。茫茫大海无边无际,海水深的地方足足几百尺。别说一个人、一艘船,便是一块拳头大的石头落入海底,都会转瞬之间沉得无影无踪。除了狂风巨浪之外,还有巨大的怪兽。在海中翻个跟斗,能撞翻几千料的大船。”
“单单就东瀛一国,每年出海便一去不回的渔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正像你说的那样,在这大海上杀人灭口,船一沉就连毁尸灭迹都省了,找都没有地方去找去。那些想要出海的商户,可没有桂林郡王府的实力。不多说,损失两条船估计就受不了了。”
私心
“商户出不了海,或是闹到不敢出海的地步。朝廷便收不上来税收,这个通商之权收回不收回,根本就没有什么用。甚至收回的通商之权,都会变成朝廷握在手中的烫手山芋。而桂林郡王府放弃了通商之权,朝廷每年那三成进项自然不会再有了。”
“这种情况一旦出现,不用你说的三年,便是一年朝廷恐怕就支撑不住。相对你说的桂林郡王府有造反的心思,朕更为担心的是他们暗中做手脚。利用桂林郡王府,对海外极其熟悉的先天优势,在海上截杀其他商户的船队,那才是真正致命。”
提起黄琼刚刚提起的,桂林郡王府囤积铜、硫磺等物资,极有可能有造反意图的时候。皇帝的嘴角充满了不屑:“他们若是真的有心造反,倒是可以让朕一劳永逸了。朕不怕他们反,就怕他们不反。就算他们的水师在强悍,可那是在海上,到了陆地上又岂是四大营的对手?”
说到这里,皇帝站起身来,走到黄琼的身边道:“你在这方面担忧,虽说不无道理,但多少还是有些小心了。桂林郡王府,每年从东瀛采购大量的铜,还有硫磺倒是未必真的要造反。因为他们采购的那些铜和硫磺,大部分都是提供给朝廷的。少部分,是用来铸造铜器的。”
谛花
“朝廷眼下的铜矿,每年可采出来的铜越来越不敷使用。别说铸铜器,便是每年铸钱都不敷用。朝廷每年都要大量的从大理国,以及产铜的东瀛采购大量的铜。这其中除了向大理国采购的铜,是工部直接采购的之外,从东瀛采购的一向都经桂林郡王府来采办的。”
“东瀛的铜矿比咱们的好,一船铜从东瀛运到本朝,所需钱财甚至比咱们自己开采的还要少。硫也是,咱们严重缺硫,东瀛的硫磺不仅价格低、而且同样比咱们的好。况且就算他们真的囤积铜来铸炮,囤积硫用来制作药,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那些大炮动辄几千斤,移动极其困难。他们在海上,有几千料的大船可以安放。可在陆地上,却只能安放在城墙上,根本就不能用来野战。铸造再多的炮,又有什么用?所以,朕并不担心他们采购铜以及硫磺,是为了铸造大炮。朕更担心的是,他们暗中做手脚。”
皇帝这番话说罢,黄琼却是在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自己这位皇帝老子,的确是精明的很。可眼光,还是受到时代的限制有些短浅。现在大炮动辄几千斤,看起来的确不适合野战。可问题是,轻型火炮不是造不出来,只是有没有必要罢了。”
“火器才是未来发展的趋势,至于现在流行的那些火器,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与几百年后相比,最多不过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罢了。火炮加上火枪,在加上适合的阵型,骑兵真的未必就会讨好到那里去。更何况,桂林郡王府也在大量的收购马匹。”
只是看着皇帝的脸色,黄琼也知道即便自己说了,皇帝也未必真的会相信。很明显,虽说在接收通商一事上的隐忧,与自己有着类似的观点。但自己这位皇帝老子对大齐军,确切说是四大营的战斗力还是很有信心的,根本就不怕桂林郡王府真的造反。
甚至从言谈上来看,还隐隐的盼着桂林郡王府造反。以便他彻底的将这个隐患,连根给拔起来。见到皇帝在此事上自信满满,黄琼内心之中虽说隐隐有些担心,但却不好一再忤逆皇帝的心思。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七十九章 就站在朕的身邊相伴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所以,只要不是第一出席这种大朝会的官员,一般对这些所谓的御宴,基本上是没有半点兴趣的。哪怕今年北辽来了一个亲王,但依照光禄寺那种,便是皇帝都敢糊弄的德性。估计这菜色的味道,也一样好不到那里去。再说能够参加大朝会的官员,那个差这点吃的?
不过,对于黄琼来说,却是因为还是第一参加这种大朝会,倒也显得兴致勃勃。而更让他有些高兴的是,在宫外见到亲王之中,除了自己唯一奉诏前来的永王。黄琼便知道昨儿自己的话,自己那位皇帝老子听进去了。哪怕还没有最后下定决心,但至少也有了一些想法。
只是并不知道内情的永王,被破例要求前来参加这个大朝会,非但脸上半点兴奋都欠奉,相反还一脸沮丧表情。在宫门外见到有些兴致勃勃黄琼时,不用招呼便凑上来撇了撇嘴角道:“老九,你知不知道,老爷子今儿是发了什么疯,怎么想起来让我也来参加这个大朝会?”
“按照常理,这种大朝会非太子,其余的皇子非奉召是不得参加的。你七哥我,唯一一次参加还是两年前。还是蜀王返京,老爷子开恩,特别让我们几个还没有就藩的年长皇子,前来参加见见世面的。这玩意,参加一次就已经够够的了,这再来第二次简直就是遭罪。”
见到永王一副我很不开心的表情,黄琼微微皱了皱眉头,语气之中有些不满的道:“七哥,你怎么这么一副表情?今儿是大朝会,也是每年一度的国家大典。身为皇子,本身就应该为君父分忧。父皇为何传召你前来,自然有父皇的道理,你这一副倒霉的样子给谁看?”
听出黄琼语气中的不满,永王抓了抓身上的亲王朝服,撇了撇嘴道:“你这个太子的名分,就差正了一个名了。为父皇分忧,那是你该做的事情。我不过是一个闲散的王爷,这种大朝会那里是我该参加的。再说了,这么一大清早,在府中睡个懒觉不好吗,非要大清早的折腾?”
“你知道不知道,这大朝会的礼节有多繁琐?奏乐要磕头,老爷子宣读圣旨的时候要磕头,赐宴的时候要磕头,老爷子敬酒的时候还是要磕头。一圈头磕下来,人都要折腾的乏了,那里还有什么心情去吃什么御宴。再则,光禄寺那群黑心厨子,做出的饭菜那是人吃的吗?”
“这老爷子登基,都二十多年了,这光禄寺每年大朝会的御宴单子,就从过来没有换过。听说,这套菜单还是理宗年间一直传下来的。再加上偷工减料,这御宴也就顶个名声罢了。要说吃起来,我宁愿去吃你府中厨子的手艺。虽说也粗了点,可比光禄寺那群厨子要强多了。”
永王的抱怨,让黄琼很是有些无语。合着这个家伙,这一脸的晦气就是因为礼节太多,御宴太难吃,更还有打搅了他睡懒觉了。也知道这个家伙,就这么一副惫懒脾气。看着这个干说话,就是不往宫门里迈步的家伙。已经懒得说他的黄琼,干脆一把直接拽人进了皇宫。
而进了宫之后,虽说不敢在大声嚷嚷,可永王却一直在嘀嘀咕咕。口中不断的念叨着,大朝会有多繁琐,光禄寺的御宴有多难吃。而对于这个家伙一路上的抱怨,知道老爷子给他圣旨上,肯定不会说明召他进宫原因的黄琼,只当全然没有听到,只是一路拽着人前行。
两个人一路就这么一个拽人,一个不情不愿的被动,向举办大朝会的正殿含元殿走去。直到已经到了含元殿外,见到前来参加大朝会的群臣,以及大部分的外邦使臣都已经到了。黄琼才松开了手后,又瞪了这个惫懒的家伙几眼,永王才不情不愿的闭上了嘴。
不过,黄琼在被皇帝唤走之前,因为担心这个家伙,那副顺毛驴的脾气上来,没人看着不管不顾的溜走,还特地交待前来找人的高无庸,派上几个太监看着永王。而听到黄琼吩咐高无庸让人看着自己,心中更气的永王,很是不满意的对着黄琼翻了几个白眼。
其实黄琼让人看着永王,实在是有些多虑了。永王无论在惫懒,也知道这种大朝会的严肃性。知道自己若是做错了什么,老爷子家法肯定饶不了自己的他。抱怨归抱怨,但为了自己尊臀着想,是断然不敢做出开溜的事情来。
更何况,永王性子虽说有些毛毛躁躁,可为人却是聪慧的紧。他也知道,在这种向来是不允许除了太子以外皇子参加的大朝会,自己能够破例被老爷子允许参加,肯定是老爷子有什么事情要吩咐自己。所以哪怕是黄琼被老爷子找走,他也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位置上。
而黄琼在被皇帝召到含元殿后,一间专门用来供皇帝在这种大朝会更衣、休息的小殿之中后。脸色上虽说有些疲惫,但精神头尚好的皇帝,倒也没有含糊直接开口道:“阿九没有参加过这种大朝会,有些规矩可能还不知道,一会就跟在朕的身边便是了。”
“至于礼数方面,你也不用过于担心。离着上朝还有一段功夫,朕会让高无庸,仔细教你该怎么做。这是你第一次在群臣,以及外邦使臣面前正式亮相,绝不能给群臣留下一个礼数不周,为人轻浮的印象。去年事情发生的太多,朕不希望你第一次正式亮相,再出什么事情。”
“对了,永王到了吗?朕昨儿考虑了大半夜,还是决定你的想法有一定道理。不过究竟该怎么做,朕还没有下定这个决心。今儿你与那个梁王正式见上一面,仔细品味一下后,再给朕拿出一个中肯的意见。不过,永王那里你要帮朕盯住了,别给朕闹出什么笑话来。”
皇帝话音落下,熟知永王性格的黄琼,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同样慎重的点了点头。高无庸见到这位爷,并没有反对,连忙走上前小声的仔细教了起来。这种大朝会,虽说礼节繁多,但对于如今的黄琼来说,却没有那么多的要求。
高无庸更多的是,告诉黄琼该站的位置,以及大朝会上应该注意的细节。只不过说到礼节上时,皇帝却插了一言道:“进殿后,你就站在御阶上朕的身边,除了该行的第一遍大礼之外,其余虚礼你就不要跟着跪拜了。至于群臣的跪拜,你与朕一同领受便是。”
皇帝的话音落下,不仅黄琼愣住了,便是连高无庸都愣住了。黄琼不知道,但在皇帝身边已经有几年的高无庸却是清楚。往昔太子都是站在御阶之下,群臣之首位置上。别说从未站在御阶之上,而且该行的大礼一样都不能少。
对于诸王与群臣来说,太子是他们的君。但对于皇帝来说,太子不单单是儿子,也一样是臣。储君、储君,君前面还有一个储字。一日未正式登基,便永远都是臣。可今儿,皇帝不仅让这位英王站在御阶之上,而且除了第一遍大礼之外,还要与皇帝一并接受群臣的跪拜。
这那是一个亲王能做的,甚至连太子都比不上,这个身份几乎就等于是新皇帝了。在联想到昨儿,这位英王被皇帝派出,代替自己祭祀太庙,高无庸又那里不清楚皇帝的真实意图。连忙跪下来,向着黄琼重重的磕了几个头道:“奴才高无庸,恭喜英王、贺喜英王。”
对于高无庸当着皇帝的面恭喜,黄琼又那里敢接受。连忙摆手道:“高大家,这只是父皇对本王的厚爱,这句恭喜实在有些过了。高大家快快请起,千万不要如此的折杀本王。这应该是本王这个做儿子的,感恩父皇的厚爱才是。”
说罢,转过身面对着皇帝,一撩袍袖跪倒在地,规规矩矩的磕头谢恩后,却是道:“父皇如此厚爱,儿臣实在感激涕零。不过,还请父皇收回成命,儿臣眼下只是一介普通的亲王,实在担当不起群臣的跪拜。更何况,儿臣也断然不敢与父皇比肩。”
对于黄琼的谦虚,皇帝却是很平静的道:“你小子怎么现在如此啰里啰嗦?是在嫌名不正、言不顺还是怎么的?朕让你如此,自然有朕的道理。朕乃一国之君,你要知道君无戏言的道理。朕说出去的话,断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你小子在推脱,难道要蔑视君父不成?”
皇帝的话音刚落,此时含元殿那边已经开始鼓乐齐鸣。听到外面鼓乐齐鸣,知道时辰已经到了皇帝站起身来,只是在出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却是转过身抓起黄琼的手,才坚定的出了这间小殿。沿着两座殿之间的汉白玉台阶,向着含元殿走去。
一直到上了御阶,皇帝才松开自己一直紧紧攥着黄琼的手。而此时这座规制宏大,几乎比黄琼前世见过的北京故宫太和殿,足足大了两倍的大殿之内,外邦使臣虽说还没有进入,可文武百官已经以文武之别,按照官位分列在大殿御座两侧。
武官那边站在前面的,都是身上有爵位的勋贵。领头的自然是殿前司的那几位都指挥使,以及指挥使。而在文官那一侧,领头的则很不巧正好是永王。按照大齐祖制,亲王爵位是正一品,郡王则是从一品。但他是皇帝的儿子,满朝文武谁又敢说,自己比皇帝的儿子大?
虽说眼下这座大殿内,别管什么中书门下平章事,还是什么尚书左右丞,或是什么门下侍郎实职。或是脑袋上面挂着,什么大学士、太师、少师一类虚职,品级在正一品的官员,足足一大把。这位没正调的永王平日里面,在群臣之中的地位在不高。
穿越之冲喜继妃 荼蘼彼岸未央
可人家不管怎么说,都是皇帝的儿子。是在场所有官员的主子,所以,自然是要站在文官首位。哪怕这位亲王手里面的实权,连眼下这座殿内官职最小的一个四品官员都不如。站在他身后,眉毛与胡子都白了的官员,更是一大把。可不管怎么说,人家的地位高。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定河山 起點-第四百七十四章 往事知多少讀書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说起与黄琼母亲的往事,皇帝有些苍白脸色,突然涌上了一丝异样的血红,精神也一下子好了许多:“朕到现在还记得,我与她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天。那日,刚刚出宫就府的朕,外出买书遇到你五伯父嘉王。当时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那么多的路人公开侮辱朕。”
“朕受一些屈辱倒是无所谓,反正那些年已经习惯了。可他的言语之中,却辱及了你的皇祖母。朕实在有些控制不住,便顶撞了他几句。就因为朕当时顶撞的这几句,你三伯父便命他身边的奴才,光天化日在大街上公开殴打朕。”
“你三伯父是烈宗皇帝的同母弟,也是世宗皇帝最为宠爱的一个儿子。仗着世宗皇帝和同母兄长,根本就没有把朕当成亲弟弟看待。当时公开对他手下的那些恶奴叫嚣,打死了朕算他的。把朕打的见血了,赏钱五百贯。若是直接打死,直接赏钱三千贯。”
“朕当时只有十七岁,身边别说侍卫了,就是连一个可用的太监都没有,又那里是那群恶奴的对手?当时那群恶奴狗仗人势,全然不顾朕也是一个皇子,为了讨好你三伯父,一味的下死手。朕被打的头破血流不说,还差一点没有被丢下洛河活活淹死。”
“就在朕以为自己就要死在嘉王手中,正遇到了外出游学回来,只有十六岁的她。她那个时候,骑着一匹白马一身的雪白衣裳,就如一个仙女下凡一般,仅仅几下便将那些欺凌朕的恶奴全部打倒。想要将朕丢下洛河淹死的嘉王,反倒是被她丢进了洛河。”
既然开了口,皇帝也就没有再做任何的隐瞒,将从来都没有对着人提起过的当年往事,当着自己女儿的面一一说了出来。而那次意外相遇之后,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了。被反过来美人救了书生的懦弱皇子,与当年淮阳郡公的女儿,在结识之后一来二去就产生一段感情。
尽管没有公开场合见过面,但当初受王府的院墙,却并未成为两个人之间的阻碍。他虽说不怎么出去,可佳人却是经常避开他府中的那些眼线,进府之中与他见面。两个人或是一个吹箫、一个鼓瑟,或是比较一番书法。可以说,俩个人也算是初恋情人。
只是这位皇子过于懦弱,尽管明知道佳人也对喜欢上了自己,却因为身份的差距不敢去提亲。别看他当年身为皇子,但他这个几乎不受天家所有人待见的皇子,身份根本无法与当年世宗皇帝面前的大红人,先是淮阳郡公,后来的淮阳郡王相比。
当然,即便是他想要提亲,估计也没有一个人会答应。不管是当年的世宗皇帝,还是当年的淮阳郡王,没有一个人会同意这门亲事。尤其是当年这位不受待见的皇子,等闲连自己亲爹的面都见不到。朝中也没有一个人会出面,替他转圜这件事情。
甚至就连当年的太子,后来的烈宗皇帝也不会答应。再后来,皇帝最终娶了大行皇后。那个性子高傲,却最终受了情伤的女人远远的离开,两个人十余年都没有再见面。甚至在那十余年之中,她连京城这个伤心地都极少回来。已经年过三十,却依旧是孑然一身。
一直到当年的那个受气包,因为需要而被皇帝推上皇位,并被逼迫废掉自己的原配妻子。为了保护他这个哪怕那么多年过去了,可能在她的眼中,性子依旧有些懦弱的初恋情人,也是为了自己的家族她才进宫。再其后,发生的事情也是满天下都知道了。
只是所有人不知道的是,那些年若没有她苦心转圜,没有她的暗中保护,皇帝私下做的那些事情,根本就逃过无处不在的监视,也早就被发现了皇帝的一家,尸骨也就早寒了。满天下都知道,她的皇后之位在皇帝重新掌权后被废掉。
可又有几个人知道那个后位,与其说是被皇帝废除的,还不如说是自己主动求去的。冷宫,也是她主动走进去的。因为那个尊贵无比,母仪天下的皇后之位,从来就没有被她放在眼里。而这十八年来自己未在看过她一眼,只是因为自己这个皇帝,感觉到无脸再见她罢了。
末日祖屋
练爱对象 皮小四ok
听罢皇帝的这番初恋往事,金城公主不禁目瞪口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听雪轩的那位静妃,居然是老爷子的初恋,两个人在老爷子十七岁时便已经相恋。只不过因为老爷子当初的懦弱,始终不敢去求婚,两个人才没有最终走到一起。
只是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在分别十余年后,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接下来,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那位静妃对于母仪天下的皇后之位,并无任何的贪恋,自己主动求去。两个人之间的经历,居然是如此的曲折离奇,甚至让人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看着沉浸在回忆之中,脸色时而涨红的皇帝,金城公主相信在这种事情上,老爷子是不会欺骗自己的,而且也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也是直到今天晚上,金城公主这才知道,为何当年自己这位父皇在大权在握后。
为何几个宗室联名上书,要皇帝杀静妃母子以谢天下,并将淮阳郡王挫骨扬灰,整个家族都要灭族。而自己这位父皇,不仅没有答应这些,不仅保全了淮阳郡王的陵墓。只是将几个民愤过大的流放陇右,其余的儿子都赦免。
甚至还在事后,找借口将那几个挑事的宗室圈禁。当年的自己,还很不满意父皇的这个处置。认为父皇对淮阳郡王一家处置的太轻,也太过于优柔寡断,忘记了当初的淮阳郡王,对天家还有他这位皇帝侮辱的自己,还找老爷子闹过一段时日。
现在看来这只是自己这位父皇,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初恋,以及想要以此偿还欠下的良心债罢了。想明白了这些,金城公主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位父皇,当真是用心良苦。为了帮助英王说服自己,居然连这些私密往事都说了出来。
她虽说一向都摆正自己的位置,从都不干预朝政,但并不代表她很蠢。甚至非但不愚蠢,而且还是相当聪慧的一个人。皇帝这番话一说完,她就明白了皇帝的苦心。虽说也为那位静妃当年的付出感动,毕竟她也一样是一个女人,知道十余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可有些东西对于这位金城公主来说,短时间之内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只是在感慨自己这位父皇,用心良苦之余。从当年自己这位父皇,与那位静妃十余年的苦恋身上,却是想起自己前些年几乎是差不多的经历,金城公主的脸上也不有些黯然。
当年自己这位父皇,与那位静妃苦恋十余年,虽说最终走到了一起。但带给那个静妃的是,却是接下来十八年的冷宫春秋。而自己的那位初恋,不也一样被老爷子发配到了陇右,这一晃也是十余年过去了,一样不得返京。
抬起头,看着微微走神的父皇,金城公主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道:“父皇,即便是您亏欠静妃甚多,可也不用拿这大齐朝的天下去偿还她对您的情义吧。九弟还年轻,品性究竟如何眼下还不得而知。常言道试玉还需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按说册立太子一事,事关这天下稳定,儿臣一个妇人并不该参与。可九弟出宫不过一年,这么短的时日,又怎么可能真的看清楚,他到底能不能担当大任?之前在郑州又搞出了那么大的一个篓子,至今余波还尚未平息。您便将如此大任交给他,是不是有些过于草率了?”
“难道,您真的只考虑静妃的感受,而不顾这天下宗室和官员的感受吗?须知,他们才是我大齐朝治理天下的根本所在。就算当年,您再对不起静妃娘娘,就算九弟再优秀,可他毕竟是淮阳郡王的嫡亲外孙。您将这大任交给九弟,难道就真的不怕天下宗室反对?”
也难怪金城公主不服气,当年那些皇子与公主之中,吃黄琼那位外公,当年淮阳郡王苦头最多的,一个是大行皇后所出的四子,一个便是她这位皇长女。当年为了保护好剩余的几个弟弟,这位皇长女可谓是吃足了苦头。那些年的担惊受怕,至今仍然经常出现在梦中。
哪怕是刚从皇帝的口中,得知当年那个一直不知所踪的恩人真实身份,但让这位曾经窘迫到给自己刚出生的弟弟,请乳母却是一文钱都拿不出来的皇长女,依旧难以释怀。要知道,之前她虽然私下里面没有称呼黄琼贱种,可也一向也是以 淮阳欲孽称呼的。
今儿从皇帝口中虽说知道了这个天下的秘密,可毕竟时日太短,一下子也是的确有些转不过来弯子。更何况,当年那位淮阳郡王杀宗室杀的血流成河,差一点把黄家的这些龙子凤孙来了一个断子绝孙,金城公主更担心一旦皇帝册立黄琼为储君,这天下宗室的反应。
只是面对金城公主的担心,皇帝却是摇了摇头:“金城,朕原本一直以为,你是在诸皇子与公主之中,最为明白事理的一个,最为了解朕的一个。难道朕在你的心中,就是如此公私不分的人?若是单还他母亲当年的情义,朕身为一国之君,回报的法子有的是。”
“朕会赏赐他田、赏赐金银、美女,却绝对不会将这座祖宗百战传下来的江山,拿来酬谢他母亲当年对朕的情义。祖宗留下来的基业,断然不会用来讨好女人。朕这个一国之君做的在不合格,这点数还是有的。朕还没有昏聩到那个地步。”
说到这里,皇帝看了一眼听罢自己话后,沉默不语的这个长女一眼,才叹息道:“金城,这些年你虽说谨守本分,从不干预朝政,更不与你那些兄弟结党营私。但毕竟是这天家之人,如今这天下大势,你虽说嘴上从来不说,可朕知道你心中还是有数的。”
“说起来,朕还真的愧对列祖列宗。这些年朕虽说算不上卧薪尝胆,可也算是励精图治。只是没有想到这些年苦心经营下来,眼下的朝局虽说还称不上糜烂。可评价下来,一句内忧外患却不为过。”

好看的都市言情 定河山 ptt-第四百五十七章 人去熱推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好在到底是经历的多。虽说在知道此事真正内幕的时候,也被震惊得够呛。但林含烟并没有用多少时间,至少在表面上是冷静了下来。她抬起头看着黄琼,犹豫了一下后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够说给皇上听。皇上已经是上了春秋的人,又是一辈子刚强的性格。”
“若是知道自己后宫之中,发生如此天大的丑闻,非得被气出病来。到时候,万一有个好歹,无论对谁都不是什么好事。别忘了,你现在还不是太子,那个太子现在还没有被废。眼下你手中更没有,可以一举定乾坤实力。要是真的有什么意外,你可就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到时候,身上已经满是污点的太子,未必会是得利的那个人。但是别忘了外家,号称苏半朝的宋王。而你,无论是朝堂上的实力,还是在宗室人眼中,你都远不及宋王。更别提,现在视你为仇敌的诸宗室?至于那些前来下拜帖的文官,不过是一群墙头草而已。”
“你唯一可以勉强借上力的,也只有你统带过的骁骑营,以及现任河南节度使于明远。骁骑营先不说,于明远那里不仅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真到那个时候,于明远未必会出头。以他那种人,不是一个秀姐就能驾驭得了的。而且,于明远对你远还未到死心塌地的地步。”
“他不是赵无妨,在官场打熬了几十年的老油条,哪怕身上原本有再多的忠义,也早就打磨没有了。甚至可以说,如果现在出现什么意外,除了你之外所有任何一个人,都比你有可能。别人希望眼下的朝局越乱越好,可对于你来说,至少三年之内不能出现任何的动荡。”
“而且不单单是为了你的未来,还有老爷子的身体。不管怎么说,皇上都是上了春秋的人。今年不仅皇后大行,又接二连三的出了这么多的事情。算上假死的蜀王,你自己算算今年没有了多少个儿子?就算皇上儿子再多,但也架不住这么一再的丧子之痛。”
“尤其是你二哥三哥,还有那个蜀王的死因,又是这么一个情况之下。再出现这么一个天大的丑闻,皇上未必就会受得了。越是皇上这种性子坚定的人,一旦承受力超过他能接受的极限,恐怕越容易会出大问题。所以,这件事情至少现在不能说。”
“至于今后怎么办,这事咱们慢慢的在商议。以你的能力,我想只要有三年的时间,足以让你稳固住位置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去一趟袁家,要先与袁宝儿见一面,先将袁宝儿安抚住,至少让袁家先不要将事情闹大。这样,我陪着你去一趟。”
“虽说我现在不是景王妃了,但在名义上我还是你二嫂。我以嫂子的身份,替你去求亲。哪怕那位袁大人在抹不开脸,也会给我几分薄面的。更何况,我这个做嫂嫂的,替你出这个面还是正常的。袁宝儿小时候,我也曾抱过她。”
“虽说有些刁蛮任性,但也是一个心地善良,而又体贴的女孩子,否则也不会得皇上那么喜爱。再加上我又是女人,女人之间更容易说一些心里话,而且也更知道她心里面想着什么。所以,我去比你自己去更合适。”
听到林含烟这次主动要与黄琼一同去袁家,有些担心袁家会不依不饶,想要对袁家表明一个态度的何瑶,便也想着要一同去。但林含烟却是摇头道:“瑶姐,这件事情上,你们谁去都不合适。如果静妃娘娘出面的话,自然比我这个做嫂子的更加合适。
“可先说静妃娘娘会不会出面,即便是静妃娘娘愿意出面,可静妃娘娘一出宫,皇上那里想不知道都不可能。若是此事能被皇上知道,咱们又何苦费这么多周折做甚?我虽说已经是一个被废的王妃,可不管怎么说,也是王爷的嫂子。尊贵虽说已经没有,可名分还在。”
李未来的幻想
“在眼下不能让皇上知晓,静妃也一样不会出面的情况之下,我这个做嫂子的出面,没有在合适的了。老嫂如娘,我虽说还不算老嫂,可也是他嫡亲嫂子。即便是被人发现了,我也可以说是我要求袁大人,为我占卜一卦以问未来,也好有借口搪塞。”
“不仅皇上那里,此事至少在他大婚之前,也不宜让桂林郡王府知晓。要知道,袁家虽说没有桂林郡王府有钱。可是在朝中的地位、声望,却并不次于桂林郡王府。尤其是袁家,还掌握着道家的半边天呢。水面下的势力,未必就真会比桂林郡王府小到哪里去。”
“他若是大位一定,袁宝儿一个贵妃是跑不掉的。桂林郡王府至少不想在宫中,给自己找这么一个对手。在知道袁宝儿的真正身份后,明面上也许不会做什么事情,私下里面还不定搞出什么事端来。至少在袁家那边搞定之前,暂时还不让桂林郡王府知道为好。”
“瑶姐,我没有别的意思。眼下皇上好不容易,默认了你们的地位。就算皇上再不喜欢,可你与段姐都是他最疼爱的女人。他的性格我知道,又岂是别人能够轻易左右得了的?以他的为人,将来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我看一个皇贵妃位置,同样是跑不了你们两个的。”
“这世上哪有一个妃子,上门为自己丈夫提亲纳侧妃的?所以这事,你这个事实上的侧妃出面不合适。还是我以嫡亲嫂子的身份前去,更为合适一些。放心吧,没事的,袁宝儿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更何况,她当时不也中了迷香吗?”
林含烟很怕伤了何瑶,所以才尽力将话说的如此委婉。有些东西何瑶不懂,但林含烟却看得很清楚。别看何瑶在黄琼这里,无论在怎么受宠。可在朝中那些名门显贵的眼中,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室。甚至因为名分还没有定下来,在有些眼中连个妾都不如。
因为作为天家的儿媳妇,哪怕只是一个妾,但只要是皇家承认的侧妃,那也是要上玉碟的入宗正寺的。皇帝虽说通过岁赐的方式,变相的承认了何瑶的身份,但毕竟册封的明旨还没有下。而没有明旨宗正寺就不会承认,也就是说何瑶眼下其实连一个妾都不是。
袁家虽说位高而权不重,但在朝中的地位,远非寻常小官可以相比的。更何况袁家虽说也是武功世家,但却一直都处在一个超然的地位,轻易从不参与江湖的事,与江湖人一直都保持着距离。虽说也算是一个江湖人,但与何瑶根本就没有那种香火情。
甚至搞不好,还会因为何瑶江湖出身,而刻意的疏远她。何瑶的身份在袁家眼中,恐怕不会因为她是英王的宠妾,高到哪里去的。以袁宝儿的身份,只要进了英王府。即便是皇帝在忌讳桂林郡王府,但也会立即给名分的。
何瑶虽说眼下怀着黄琼的王长子,可身份毕竟还未最终定下来。而一个身份不明的妾,在朝中那些名门显贵的眼中,没有比那些通房丫头、姬好到哪儿去。一个身份都没有定下来的妾,别说跑到袁家去提亲,人家见不见你都不一定。
更何况,就算是何瑶现在已经名分定了下来,可一个妾上门去给自己的丈夫提亲,先不说人家接受不接受。问题是何瑶此举,也会被认为是逾越。因为给自己丈夫纳妾,那只有正妃才有的权利。一旦传出去,到时候指不定还会扯出多少风波来。
搞不好,还会被袁家认为侮辱他们。非但不能解决问题,而且还会适得其反,只会闹出一个天大的笑话来。哪怕林含烟也知道,何瑶想要同去是为了黄琼好。可正因为如此,更是为了保护何瑶,林含烟才不能让何瑶去。
因为林含烟知道,何瑶因为自己出身的关系,别看表面上很坚强,内心却是很敏感。如果在袁家听了什么不好的话,对眼下还怀着身子的她,影响会很大的。林含烟微微叹了一口气,何瑶还是有些太过于单纯了。对于朝中的那些等级观念,看的还是不很清楚。
拍了拍还是有些紧张的何瑶小手,林含烟又好好的安抚了她一下。三女陪着黄琼一同用过早膳之后,林含烟便与黄琼匆匆的赶往了袁府。只是当他们赶到袁府的时候,却只见到了一个留守的老管家。而这间府邸的主人,已经是人去屋空。
至于府中主人去哪了,留守的老管家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那位袁大人已经腊月之前,就已经上了辞官折子。只是原本说是等过了年,在离京返回终南山的。可昨儿不知道因为什么,在下午小姐受伤回府之后不久,便连夜便匆匆的离开。
而且是阖府的主人全部都走了,一个都没有留下来。便是府中的财物,也只是收拾了一些衣物和细软,其余的都交给了他照看。说是过一段时间,也许会回来。若是他们不回来,会有人过来接手府中财物的。除了吩咐他看好府邸之外,再多就什么都没有说了。
见到面前的这位英王多少不信,这位老管家还带着黄琼,在府中转悠了一圈。果然,除了留下来的几个下人之外,整个袁府眼下已经是人去屋空,至于袁宝儿更是芳踪不见。见到眼前这一幕后,黄琼微微叹息一声,什么都没有说,与林含烟静静的转身离开。
回到府中后,原本在知道了事情真相后,心绪混乱异常,甚至有种心力交瘁感觉。本身就是强打着精神,陪着黄琼去袁府的林含烟。一脸疲态的对着黄琼道:“你去与瑶姐和段姐解释一下吧,我现在实在有些乏了,只想着好好休息一下,就不去见她们了。”
“至于你与袁宝儿的事情,现在看也只能再想办法吧。那位袁大人精通占卜之术,听说已经一卦可以定安危的地步。他若是想要纯心躲着你,就凭咱们是根本找不到的。实在不行,你让永王帮你想想办法,他手中的那些歪门邪道,没准也许可以帮得上忙。”

hgozj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定河山笔趣-第四百四十八章 算個屁相伴-axgmz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提起黄琼与吴紫玉在一起时,那种异样的经历,何瑶道:“道家虽说是正统武功,但却有阴阳双修一说。你是男人,身子自然是至阳之体。她纯阴之体,你与她同房正是阴阳交汇,对修炼内功有很大的帮助。其实若是有双修法门,我们都可以与你同修。”
“虽说比不上她的纯阴之体,却可以一样增进内力。只可惜,无论我或是段姐的所学,都是纯粹的正统武学,对这种有些走偏门的修行之术都没有接触过。否则,不仅你的内力会有很大的好处,我与段姐的修为也是一样有好处的。”
“其实她也算是幸运,遇到的是你。若是遇到那种修习邪功的人,她这种体质正是最好的炉鼎。那些人为了加快内功进展,一味的只知道采补,能将她给活活折磨死。幸而,刘虎虽说习武成痴,可与江湖人交往的不多。”
刺客 刘猛
“若是被那些修习邪功的人发现了,她们一家估计早就没有性命了。有些人在这事上,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当年,我与段锦追杀漠北十二狼时,曾经在他们的巢穴里面,见过一个这样体质的女人。为了增加内功,那些家伙就连那个女人来月信时,都不肯放过。”
“被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原本芳华不过二十多岁的女人,苍老得犹如五六十岁一样。救回来后,连两天都没有熬过去。她能这些年没有被人盯上,不是一般的幸运。不过你也要注意一些,别太频繁了。”
“这种事虽说对你内功修为大有好处,可她不通武功,你又不懂双修之术,只是吸取不知反哺。次数太频繁了,对她身体是有一定伤害的。也幸好,你只不过是为了贪欢罢了,否则她恐怕早就已经受不了了。真没有想到,你做出这种有些下作的事情,却歪打正着的。”
“无意之中,突破了你内功修行上的阻碍。真不知道,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想想办法吧,看看能不能找一些双修的法子。她虽说不通武功,可如果与你按照双修法,却可以保持容颜。否则这样下去,就变成了你一味的采补,对她来说伤害很大的。”
鳳 翼 天翔
说到这里,何瑶白了黄琼一眼,附在他的耳边恨恨的道:“这次你可是占了大便宜了,这么一个极阴体质的女人与你同房,你的内功修行今后更可以事半功倍不说。听你说那些事,她还有女人十二大名器中的重峦叠翠。怪不得,她不喜欢与刘虎同房。”
“具备这种名器的女人,要是情调不够,直来直去的话就跟上刑没什么两样。还有,身怀这种名器的女人,后面九成都是玉涡凤吸,也是女人中可遇不可求的极品名器。只可惜,刘虎那个人什么都不懂,遇到了这么一个极品女人没有发现,最终被你占了便宜。”
活色生香
原本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黄琼,今儿却没有想到在何瑶这里得到了答案。听着何瑶的话,才恍然大悟。虽说他不知道什么是重峦叠翠,可仔细一想与吴紫玉在一起的感觉,可不是正是那样。至于那个玉涡凤吸是什么,不用何瑶去解释,黄琼也多少有些明了。
战神崛起
不过对于何瑶为何懂得这些,黄琼却不是一般的好奇。要知道,何瑶可是那种极为传统的女人,所学的也都是正统武学。恒山派自然不用说了,即便是白沙堂虽说最终走了歪路,可其武学也是正统武学。这些玩意,何瑶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见到黄琼一脸的好奇,何瑶恨恨的掐了他腰一把后道:“我怎么知道这些?当年我与段锦格杀了漠北十二狼,在他们的巢穴里面发现了一本书。段姐是堂堂大理国公主,自然不屑于漠北十二狼的钱物。可白沙堂不行,除了收徒、护镖、为大户人家护院之外,没有别的进项。”
“我义父早些年练功时候又受了内伤,一直都需要名贵药材控制伤势。富人有富人的过法,穷人也有穷人的过法。我虽说性子并非是贪婪之人,可是为了义父也只能做一回贼了。反正漠北十二狼一向是无恶不作,他们留下的那些钱也都是不义之财。”
“所以,漠北十二狼的那些财物,我便打包回白沙堂。却没有想到,在那些财物里面发现了一本书,里面记述的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采补一类的东西,那个时候好奇就看了看。只是看罢后,感觉那种书写的东西,实在太过恶心了,便被我一把火给烧了。”
听罢何瑶的解释,黄琼微微一笑,却是并未说什么。心中却是多少有些叹息,那本书若是留下多好。自己虽说不会做那种恶人,可没事的时候看看放松一下也好。不过想来,以何瑶的性子能把那本书看完再烧,而没有看第一眼便即刻少了,估计也是多少有点好奇心。
不过虽说有些心痒痒,但黄琼知道以吴紫玉天生保守的性格,未必肯让自己尝试。所以,他倒也没有想太多。与何瑶又亲热了一会后,生怕自己控制不住的黄琼,还是离开了何瑶的屋子。当离去时,看着又拿起账本的何瑶,黄琼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将话都说出来。
其实黄琼很清楚,皇帝给了诸女重赏,却将英王府的岁赐给免了,这是变相在敲打自己。告诉自己,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尤其是在眼下,自己实际上已经与桂林郡王府定亲的情况之下,身边的女人数量至少现在是不能在增加了。有些面子上的事情,该做到也得做到。
给诸女重赏,虽然还没有明说,也就说明皇帝至少变相承认了,诸女侧妃的名分。只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正式娶妃,所以名分还定不下来。扣了自己的岁赐,则是给自己一个严重的警告。皇帝用这种方式敲打自己,黄琼其实也很无奈,但却又无可奈何。
担心何瑶的身体,最终黄琼还是将此事给压了下来,没有当着何瑶面说出来。而回礼的事情,虽说黄琼一锤定音。不过对于黄琼的决定,何瑶总是感觉到实在有些太少了。最终还是从林含烟在景王府私藏之中,交给黄琼的那部分,挑选了两把玉如意,加入到了回礼之中。
对于何瑶的这个做法,黄琼尽管想要告诉她。她想添加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送玉如意。那玩意虽说不值什么钱,可在天家却有特殊的意思。对于勾心斗角并不擅长的何瑶,并不清楚玉如意在天家蕴含的意义。更不知道别说自己现在一个亲王,便是皇帝都不轻易拿它赏人。
送给永王倒是无妨,反正自己也对他曾经有过类似的承诺。可送给沈王,却很容易让自己这位八哥想歪,误以为自己对他做出什么承诺来。只是看着兴致勃勃的何瑶,黄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何瑶一心是为了自己打算,送了就送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片場
更何况,何瑶虽说是无心之举。但送给沈王的那柄玉如意,倒是正好与自己送给沈王那两套书,也算是相得益彰。希望自己那位八哥读过,自己送的那两套别有用意的书,在加上以自己名义送出去的那柄玉如意后,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
不过在年前这段时间,闲来无事的黄琼,比照前世女性内衣样式,专门找女裁缝给自己所有的女人,甚至包括那些波斯舞姬在内,制做了一批与前世相同的内衣,作为自己特别的年礼。虽说前世那种挂钩难寻,但不是没有替代品。至于尺寸,则早就在他心里面了。
悲伤就一季 西芥
末世男配逆袭记 非萝
只是当他这些东西送出去,遭遇到了诸女一番大白眼。尤其是段锦,更是狠狠的掐了黄琼一顿。但白眼归白眼,可当诸女穿上后,在换上黄琼让人做的,开衩都快要到腰上的旗袍,那种视觉上更加活色生香的感官,让黄琼感觉到一切都值得了。
踢斗 风扇老爷
尤其是诸女丰盈的程度,都不用加现在没有地方找去的海绵垫。穿上这些贴身衣物后的诱惑力,让黄琼更加的乐此不疲。而对于诸女来说,虽说黄琼拿出的这些东西,让她们都感觉到很猥琐。可这些东西穿在身上,确实比现在的兜衣穿着舒服,最终倒也默认了。
只是让黄琼有些沮丧的是,吴紫玉虽说接了那些贴身衣物,可那种旗袍却是死活不肯接。便只是单独在房内穿给黄琼看,都死活的不答应。旗袍都不肯接,那个什么玉涡凤吸就更不会让黄琼尝试,搞得黄琼心痒无比却无可奈何。
网游之暴医 蓝雨01
相对于让何瑶很是头疼的永王与沈王,送来的有些贵重的那些年礼。官员那边,原本倒是好解决的多。黄琼早就有定制,各级官员送来的拜帖可以收,但那些送来的孝敬,只要超过一百贯钱的一律不得收。这是黄琼定下的铁律,便是何瑶都不敢违反。
既然黄琼定下的规矩,原本就不是贪婪人的何瑶,就更不会去收。而且对于何瑶来说,有了黄琼定下的这个规矩,也省心了不少。一百贯钱的礼就算收了,可回礼毕竟要省事的多,有些干脆就直接打赏钱就可以了。只是无论是黄琼,还是何瑶都忽视了那些官员的无耻程度。
魂魄武修
皇帝心中的想法,虽说还没有昭告天下。可眼下朝中的形势,这满天下的官只要不傻到家,都知道这位英王现在圣眷正隆,在皇帝面前炙手可热的很。成为下一任储君的机会,几乎在九成以上。所以,一过腊月二十,黄琼府门前送年礼的官员推都推不开。
虽说英王明确表态,来送年礼的官员一个不见,并明确规定超过一百贯的年礼一律不收。但对于那些抱着即便是见不到人,可只要在礼单上留下姓名,让英王知道自己来过,就已经足够的官员来说,这些事根本就不叫事。若是英王不知道自己,那才是真正的大事。
至于当初黄琼在郑州大杀官员,与那些文官结下的所谓梁子,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的,几乎被所有人都刻意的给忘记了。同年和同乡,哪怕是亲戚掉了脑袋算个屁,反正掉的又不是自己脑袋。与那些旧账相比,自己在这位眼下炙手可热的新贵,面前留个好印象更为重要。

56g1a好看的都市言情 定河山笔趣-第四百四十七章 早就看出來了分享-k1pc1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黄琼的这个回礼,说实在的看起来很多,可实际算根本就不值钱。便是送给永王的,与永王送过来的东西相比,几乎连一成都达不到。看着有些不太相信的何瑶,黄琼将女人抱在怀中,轻轻吻了吻佳人的小嘴后笑道:“七哥送的这些东西,并不是真要咱们的回礼。”
“他要的,不过是我一个不计前嫌的态度罢了。前次他在蜀王的事儿上摆了我一道,怕我今后收拾他。自己开口,又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个七哥,虽说脸皮厚了一些,可毕竟还没有厚到一定程度。所以才借着送这个所谓的年礼,试探我现在对他的态度,外加讨好、求饶。”
“咱们若是一对一的送回去,估计得把那个家伙吓个半死。一千斤挂面、一千斤鸡蛋,是给他一个警告。他的一些小动作,我可以当做没有看到。但在大是大非上,他在给我分不清里外,就让他趁早滚得离我远一些。那一千斤核桃,就是告诉他今后长点脑子和心眼。”
“念兄弟之情这不是什么毛病,我也很看重他这一点。可念兄弟之情,也要分什么情况。对某些杀兄灭弟之事,都能做出来的人,还念兄弟之情那是养虎为患。给他提两幅字,是告诉上回那件事情就此揭过去了,今后该怎么处还怎么处。”
“原本还想着送他一柄玉如意的,可看到瑶姐为回礼的事情如此犯愁,那就还是算了吧。那个家伙糊里糊涂,用不到给他太好的东西。三样东西,让他长长记性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兄弟,也不过是在向我表面一个态度,回礼多少他们也无所谓。”
“反正他们送的那些东西,也不过是一些山珍野味什么的,都不值钱。对了沈王那里,除了不要送核桃之外。回礼的时候你去我书房,挑选那套陈扶版的《世说新语》,还有那套隋版的《北齐书》也加进去。这两部书,让我这位八哥好好体会一下其中的意味。”
“再说,我那两套书,都是出宫之前母亲送给我的,外面市面上可是找不到的绝版书。虽说在普通人眼中不值钱,可在读书人的眼中可谓是价值千金,绝对不比沈王送给咱们的那些东西差。他既然喜欢读书,那就送给他好了。”
听到黄琼给的这番回礼,何瑶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这是不是不太好?要不,那柄玉如意还是加到永王的回礼中去吧。沈王那里,我在斟酌一些其他的东西。只送那些鸡蛋、挂面和核桃,多少有些不是太地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
邪性总裁小逃妻 水煮鱼翅
重生之小人物
“若是传出去,别在让人笑话咱们只进不出。虽说都是自家兄弟,可今年是你出宫第一个年,太小气了总归还是不太好的,别再让人看了笑话。若是钱不够的话,皇上不是还赏赐给了我那么多的钱吗?实在不行,也填进去就是了。反正只要有你在,也不会穷到我们娘俩。”
看着面前连皇帝赏的钱,都要拿出来贴进去的何瑶,黄琼心中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疼的将她抱到怀中,狠狠的亲吻了一番,直到将何瑶吻得有些意乱情迷后,才道:“瑶姐,论兄弟感情这没有错,可瑶姐你别忘了,咱们这不是普通人家,是在天家。”
“老爷子现在,估计更希望我做一个孤臣,而并不希望我与诸兄弟走的太近。若是回礼多了,这马上过年了,又何必给老爷子添堵?反正论兄弟感情,也不在这一次,今后机会有的是。老爷子赏的那些钱,你自己留着就是了。今后,对自己别总那么吝啬。”
黄琼的这番话,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还是有点天真了的何瑶,小脸不由得微微一红,将脸贴在黄琼的胸口,有些自责的道:“我真没有用,什么都帮不上你。若是段姐和林姐在就好了,在这种事情上,她们一定会帮你出一些主意的,至少不会像我这么坐蜡。”
听着何瑶有些愧疚的话,黄琼却是道:“瑶姐,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每个人与每个人,自幼成长的经历,让每个人都会有各自不同的长处。段姐是大理国长公主,哪怕是一个蕞尔小邦,可毕竟也是一国公主。对政事上自然要熟悉,而且对一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也不陌生。”
“林姐是官宦之女,后来又成为亲王正妃。虽说这个亲王妃,一直都是一个名义,可毕竟做了亲王正妃这么多年,中间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对有些东西肯定要比你熟悉。而瑶姐,你生性节俭、为人善良、性子温和,是一个持家的好手,也是你们姐妹之中的好大姐。”
巔峰 玩家
“过几个月,我也相信你更会是一个好母亲。只要有你在,我走多远都不会担心后院起火。这个家交给你,我是最放心的。而对于我来说,身后更需要你这样的女人。至于段姐,虽说对勾心斗角的那些事情不陌生,可也许是自幼深受父母宠爱,性子却有些大大咧咧。”
寒窗小记 田下令
“这个家,若是交给她来管,恐怕用不了半年咱们阖府就得去讨饭去。至于婉清和杏儿她们几个还年轻,性子是什么样的,你比我更清楚。所以,你不要总这么自责。你只要记住,把这个家持好了,就是对你相公最大的帮助。”
“瑶姐,我这个不是安抚你,我说可都是实话。以后可不许在自哀自怨了,记住,你们每个人在我心中都是独一无二的。有你们在,这座英王府才是一个家。所以,你们每一个人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不过瑶姐,我还是希望你多读一些书,给咱们的孩子做一个榜样。”
惡魔 少爺 別 吻 我 小說
黄琼的话音落下,依偎在他怀中的何瑶,抬起头看着黄琼真诚的脸,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而看着面带娇羞的何瑶,感受着怀中佳人身上,为了哺乳做准备更加丰韵了不少某些部位。自回到京城后,就因为何瑶怀孕,未在与何瑶欢好过的他,着实有些冲动。
灰飞
只是当黄琼的手,放在何瑶的丰盈上时。已经感觉到黄琼变化的何瑶,尽管也有些情动,可终究还是理智尚存。连忙按住了他有些不规矩的手,也一样气喘吁吁的道:“等孩子生下后,我在好好陪你好吗?现在不行,不能伤了孩子。”
听到何瑶提到孩子,立马就冷静下来的黄琼连忙松开手,只是静静的抱着何瑶,有些歉意的道:“对不起,瑶姐,是我有些失态了。只是太长时间没有与你亲近了,实在有些控制不住,差一点伤到你,也伤到咱们的孩子。”
黄琼有些歉意的话,让何瑶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何瑶从黄琼身上下来,低下身子便要张开小嘴。只是她的动作,却被黄琼给制止住。又被黄琼重新抱在怀里,摇摇头爱怜的道:“瑶姐,你不要为了我勉强为难自己。没事的,冷静一会便好了。”
魃道 轩辕古魃
小説 繁體
为了转移何瑶的注意力,黄琼连忙道:“刘夫人那里,该给的东西你想好没有?刘兄留在郑州,过年肯定是回不来。在这上面不要小气,你多准备一些打赏的东西和钱,千万不能让刘兄一家寒心。嫂夫人和两个孩子,也要给做新衣服,要用好一些的皮子。”
对于黄琼的话,何瑶点头道:“放心吧,不仅准备了,还准备了两分。明面上是一千贯钱,金银各两锭。猪羊各一口、三斤的鱼三十尾,鸡鸭鹅各十只,獐狍各一只,各色缎十五匹,炭五百斤,都是比照着司马老先生一家来的。给几个孩子,都各自做了五套新衣。”
“可私下我还单独按照段姐与含烟,还单独给准备了一份。首饰头面金、玉各一套,各色绸缎十匹。金两锭、银五锭,给她制备了一套貂皮袄子。首饰和貂皮袄子,没有敢准备太好的,怕别人看到了起疑心。所以金银方面,就多给了一些。”
提起吴紫玉,何瑶白了黄琼一眼,幽幽的:“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行了,你放心吧,该准备的都给准备了。只是你注意点,有些事情别做的太张扬了。毕竟嫂子与我们不同,你避着点院子里面的奴才,若是有些事情传出去,那是要逼死人的。”
何瑶的话音落下,黄琼不由的有些愕然。自己还以为去吴紫玉那里做的很隐秘,没有想到还是被何瑶发现了。看着何瑶多少有些幽怨的眼神,黄琼面带愧色的道:“瑶姐,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到刘虎和玉姐。”
既然何瑶已经知道,黄琼也就没有在隐瞒。将刘虎的伤势,她与刘虎真正的夫妻关系。还有自己与吴紫玉同房之后,产生的一些变化都与何瑶一五一十的说了。甚至就连自己去了吴紫玉那里几次,都一并说了出来:“我没有想过将她夺过来,只是有些事我也控制不住。”
还没有等黄琼说完,何瑶便捂住了他的嘴后,轻声的道:“你真的以为,你能瞒过别人?别忘了,我也是女人。嫂子这段时日里面,虽说见到我们有些躲躲闪闪,可这气色一看就是受过滋润的,比过去可是好的多了。这个家里面,能被嫂子看上的,除了你又会有谁?”
“不仅我看出来了,就是段锦与含烟都看了出来。有些东西你不懂,女人有没有过男人,从气色就能看的出来。出了那事之前,她看起来很精干,可神色上却有些憔悴。现在看气色很足,与过去的憔悴一比,甚至可以说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沫上花开 八咫道
“我还以为她是因为什么事情,却没有想到还有这等事情。罢了,你自己多注意一些。去的时候隐秘一些,千万不要让婉清与杏儿她们发现了,更不要被府中的下人们给发现了。三人成虎,更何况你们现在还有了私情。若是传到刘虎耳朵中去,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
“至于为何你与她同房后,会出现那种情况,这我倒是能猜出来一些。她应该是那种极阴之体的女人,这种体质的女人对习武的人来说,可以有很大的帮助。你那方面比较强,说明你阳气过重。而你修习的内功,段姐与我说过,本就是道家一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