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寒門崛起-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彼之蜜糖,吾之哀傷展示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原来如此!
听到松浦三番郎的解释后,锅岛直男立刻起身,躬身低头向松浦三番郎致歉,“吆西!三番郎,是我鲁莽误会你的良苦用心了,还请您原谅。”
“直男将军何须如此,折煞卑下了。”松浦三番郎急忙放下纸笔,起身躬身更低。
锅岛直男一番致歉后,两人关系更加融洽,堪称推心置腹。
黄河鬼龙棺 冬雪晚晴
不过,锅岛直男还有一个疑问,忍不住向松浦三番郎问道,“三番郎,刺探明军虚实是应该的,但是如此刺探,岂不是将我们置于困兽险地?!我不是怕死之辈,为殿下战死,一直都是我的梦想!死,我不怕,但是怕完不成殿下的委托!”
“直男将军勿忧,将军请看,这栋木楼临河而建,后面就是一条大河,到时候明军围困木楼,仓促之间,必不会有战船封锁河面,这便是我等的生路。等到明军来了,我等无需尽力,只需试探一下明军战力虚实,待到入夜,我等扎一木筏,便可突破明军的包围。到时,大明之大,尽可去也!”松浦三番郎指着木楼后的河面,向锅岛直男解释道。
“吆西!三番郎,你滴,大大的厉害,文武双全,此番功成,我必誓死向殿下推荐你。相信以你的能力,定然扬名肥前!不,你的能力,天下亦可留名!”锅岛直男听了松浦三番郎的解释后,对松浦三番郎赞不绝口。
“将军谬赞了,多谢将军提携!”松浦三番郎先自谦了一句,后感激道谢。
一番交谈后,锅岛直男的担心疑虑全都消除了,放心的大吃大喝了起来。
松浦三番郎继续画的地图,其余的倭寇依旧又唱又跳、群魔乱舞……
若他们不是才杀了数百名百姓的倭寇,若他们不是鸠占了鹊巢,若庭院不是横尸一片,若不是外面血流成河,庭院里的这一幕堪称盛世歌舞升平!
但可惜!
这里是大明,他们是杀人如麻的倭寇!脚下是尸骨未寒的大明无辜百姓!
“直男将军,三番郎少将军,肉熟了,可以开动了。”一个负责照看三锅鸡鸭鱼羊肉乱炖的倭寇确认肉熟了后,恭敬的上前禀告,请锅岛直男和松浦三番郎先行食用。倭国内的上下尊卑阶层情况比之大明,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宴饮而言,上级未开动前,下级不敢也不能开动。
锅岛直男理所当然的第一个上前,用武士刀插了一根肥硕的羊腿,又令人盛了一盆肉汤,取了五个炊饼,占据了一张桌子,大快朵颐了起来。
松浦三番郎没有用武士刀,而是用筷子夹取了一只鸭子,武士刀是松浦家的祖传之物,松浦三番郎对其敬如祖宗,珍若生命,每日晨起、晚睡都会细心擦拭保养,除了战斗、杀人、饮血,绝不会用它做其他事情,若是像锅岛直男那样用武士刀插取切割食物,松浦三番郎会觉的辱没祖宗。
松浦三番郎取了一只鸭子,盛了一碗肉汤,拿了三个炊饼,向剩余倭寇点了点头。
其他倭寇才开始争抢肉食和肉汤。
“混蛋们,多吃肉,多喝汤,少喝酒,每个人最多只能喝一两,脑袋都给我保持清醒,待会还要迎接明军!哪个敢多饮酒,我就拿他的心肝下酒!吃饱喝足后,一半人去睡觉,养精蓄锐;另一半人去警戒!”
锅岛直男大口撕扯了一块羊肉,一边咀嚼着,一边对抢肉的倭寇喊道。
花季中的青涩
“嗨!”
倭寇哄声应答。
“三番郎,真正爱刀的人,要将刀视为另一个自己,同吃同饮同睡,刀就要多用,这样才能人刀合一,每逢战斗,自无不胜!”
锅岛直男一边用武士刀切割羊肉,一边咧嘴笑着对松浦三番郎说道。
锅岛直男就是这么做的,他吃肉时会用武士刀插取切割,喝酒时也会用酒浇灌武士刀,睡觉时也是抱着武士刀睡觉,甚至和妻妾过二人生活时,入鞘的武士刀也会参与……当然,事毕,他会细心擦拭保养武士刀……
“武道三千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这是直男将军的道,我的道与将军不同。”
松浦三番郎微微摇了摇头,委婉的表示他对锅岛直男的话不敢苟同。
“呵呵,也是,武道三千万,我所走的这条道,同行者少,强求不来。”
锅岛直男呵呵笑了起来,自顾自的用武士刀切肉,大快朵颐了起来。
“香,真香!”
“杀明人,抢明人,干明人,这日子真美,真后悔没有早点来大明!”
“大明的花姑娘可真好,又水嫩,个子又高,反抗起来也别有滋味……”
“明人真好杀,明人真富有,好东西真多,这村镇在咱们那都能称‘城’了,在大明只是一个村镇而已……要不是咱们有任务在身,要去大明苏湖地区探探路,只能拿些不重的金银珠宝,真想把明人家里的东西都搬到船上!光是这一个村镇,咱这一趟回去都够吃好几年的。”
一百五十名倭寇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哈哈大笑的交流着他们劫掠心得感悟。
半个小时后,锅岛直男将手里的羊腿骨丢到地上,打了一个饱嗝,起身舒展了一下懒腰,又是失望又是满意的笑骂道,“嗝~~饱了!明军都是老头子吗,一个个老胳膊老腿怎么滴,怎么这么慢,这么久了,还没有到来?!”
“这不是好事吗?”松浦三番郎笑了笑。
“呵呵,的确是好事。”锅岛直男和一众倭寇哈哈大笑了起来。
“混蛋们,一半睡觉,一半警戒!养精蓄锐,以待明军!三番郎,我先去睡觉,待会有动静,记得叫醒我。”锅岛直男先是对一众倭寇喊了一句,催促他们睡觉、警戒,继而温声对松浦三番郎交代,然后便抱着刀,踹开一个房门,进去睡觉去了。
也就是锅岛直男才躺下还没暖热床,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继而松浦三番郎一脸慎重的走了进来,禀告道,“直男将军,明军来了。”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寒門崛起-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嘉靖帝的特別嘉獎推薦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朱平安引着临淮侯和魏国公入营,对他们的造访及物资支持,表示感谢。
当然,对于他们到来,朱平安心中还是很诧异的。
“呵呵,贤侄不用谢我们,应该我们谢你才是。”临淮侯笑着开口道。
“啊?”朱平安不由一怔。
“上次振武营哗变之事,多亏了子厚,我们才躲过了这一大劫……”魏国公解释道,“所以我们今日前来,是为了感谢子厚而来。”
“处理结果已经定了,正式公文也就这两天了,待会与你具体说。”临淮侯补充道。
原来是上次振武营哗变之事,上面的处理结果下来了,朱平安恍然大悟。
朱平安引着两人前往帅帐,魏国公和临淮侯一边走,一边随意观察。
干净、整洁、井然有序,这是他们对浙军军营的第一印象。
兵士纪律性强,没有在营内随意走动、聚众嬉耍等现象,都在认真操练。
吱 吱 小說
不过,看到兵士正在操练的项目,魏国公和临淮侯两人禁不住瞠目结舌。
立正、稍息、齐步走、向左转、向右转……这些现代化的练兵方式,在魏国公、临淮侯眼中看来却跟耍猴似的,尤其是向左右转,简直就像是看到了耍猴现场一样。
“贤侄,这练兵方式还真是闻所未闻……要不要我们送几个兵马教头过来。”魏国公没有说的很直白,但是意思已经表露的很清楚了。
你这练的的是啥啊,你不懂练兵是不是,我们送几个兵马教头过来帮你练兵吧……
“多谢伯父,暂时还不用。”朱平安拱手道谢,谢绝了魏国公的好意。
“贤侄,我们在军中中混迹了大半辈子了,还从未见过你这样的练兵方法,练兵有练步战、马战、水战,步射、骑射,鞭、刀、枪、炮和藤牌武艺,还有火铳、火炮射击技艺,但是你这种什么立正稍息、齐步走这种训练,所谓何也?”
临淮侯见朱平安谢绝了魏国公的好意,忍不住再次出言提醒朱平安。
“回伯父,这是队列训练,是浙军训练项目之一,为了训练兵士服从性、纪律性,也就是令行禁止,使他们把‘将士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刻在骨子里。”
朱平安解释道。
听到朱平安说队列训练只是训练项目之一,临淮侯稍稍放了一些心。
只是训练项目之一而已,子厚想要鼓捣就鼓捣吧。至于朱平安说通过这种耍猴一样的队列训练,训练兵士服从性和纪律性,临淮侯和魏国公两人不以为然。
帅帐位于军营正中心,朱平安引着两人进了帅帐,给两人倒了两杯茶。
两人端着茶杯打量朱平安的帅帐,简陋,真是简陋,只有一床一柜一桌两排椅子而已。
“贤侄,你这也太委屈自己了,改日我给你送一套陈设过来。”临淮侯感慨道。
“平安多谢伯父美意,如此陈设已经够用了。”朱平安婉拒了临淮侯好意。
临淮侯又提了一次,见朱平安坚持,也就只好作罢。
寒暄了数句后,魏国公和临淮侯进入正题,将振武营哗变一事处理结果告诉了朱平安。
“贤侄,你是不知道,这次有多严重。户部督储右侍郎黄懋官人都在乱军中被死了,事后还被追责,被圣上追革掉了官职!”魏国公感慨道。
一般而言,都是讲究死者为大,虽然死者生前有过错,但是人死后也多不追究。
这一次不一样,黄懋官人死了,还被追革了官职。当然,这也是他咎由自取。
“原应天户部尚书马坤马大人,费了多大的劲,托了多少关系,走了多少门路,好不容易才调去了京城担任户部尚书,这屁股还没坐热呢。结果,因为他在应天户部尚书任上奏减折色银为零点四两,现在被追究责任,以激南京振武营兵变事被论罢去了官职!”魏国公感慨不已。
“还有蔡克勤蔡大人才是可怜,今年才调任应天户部尚书,刚上任就生了一场病,不能视应天户部事,一直在家养病,前些天听说蔡大人病好了,正要上任呢,结果就因为振武营哗变一事,被连累弹劾丢了官职。”
临淮侯也禁不住叹息道。
呃,这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不过谁让你现在是应天户部尚书呢。
“贤侄,每每回想都忍不住一身冷汗,若非有贤侄,即便我们侥幸在兵变中捡回一条命,可是事后,我、老李还有何公公肯定要被重罚,按照这追责力度,革职丢官都是轻的,下狱是免不了的,搞不好可能会被杀头呢。”
魏国公直到现在,兀自后怕不已。
“伯父言重了。”朱平安谦虚了一句,然后问道,“不知伯父们如何?”
“多亏了贤侄,圣上只是口头申饬了我一句,许我戴罪立功,任用我如从前,官职不变。”
龙起南洋
魏国公微笑道,庆幸不已。应天户部两任尚书都被牵连丢官了,而他魏国公主管振武营,结果振武营发生兵变,他能够保住官职,已经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结局了。
“老李运道不错,听确切消息说,因协助平息振武营哗变有功,他的位置可以往上挪一挪……”魏国公指了指临淮侯,不无羡慕的说道。
“咳咳……都是托了贤侄的福。”临淮侯一脸喜色,嘴巴都合不上。
妃常倾城:废妃难再逑
细君公主——泪洒草原 伊犁河
“何公公呢?”朱平安又问道。
“何公公也是被口头申饬了一句,官职不变,在内廷还记了一功……哦,差点忘了,今日何公公临时有事来不了,托我们送来一套护身软甲,以表谢意。”
魏国公说着,从随从手里取来一个精致的木盒,打开后放到朱平安跟前。
木盒内放置了一套精致的护身软甲,一看就价值不菲。
“何公公说这套软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想来应该所言不虚。”魏国公道。
“贤侄这是何公公谢你的,不要推辞,收下就好。不然,何公公还以为你嫌弃呢。”临淮侯微笑道。
“既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朱平安从善如流,收下了这一套护身软甲。
“哦,对了,贤侄在这起哗变中也立了功,圣上特别嘉奖了你。”临淮侯补充道。
特别嘉奖?!
朱平安get到这一点,顿时激动了起来,这可是嘉靖帝的特别嘉奖啊。
爱妻入局:前夫请温柔
“什么特别嘉奖?”朱平安禁不住问道,升官,还是发财?
“御赐香叶冠一顶。”临淮侯和魏国公不无羡慕的说道,“这可是圣上亲手所制,贤侄真是简在帝心啊……”
朱平安闻言,石化当场,从云端跌入烂泥塘,一脸的欲哭无泪……
香叶冠!!!这是什么特别嘉奖啊!还有,嘉靖帝是不是健忘啊!当初自己初任内阁司直郎时,嘉靖帝就赏赐过自己一顶香叶冠,还被画儿嘲笑绿帽子呢……

火熱玄幻小說 寒門崛起 ptt-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獎懲並施,得逞所願看書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胡宗宪听了大校场主将张大人的话,宛若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禁不住扯了扯嘴角,呵呵一声冷笑,挑眉反问道,“呵呵,张大人,倭寇是你养的吗?!你说倭寇不来应天,他们就不来应天?!”
“什么?!我养倭寇?!”大校场主将张大人顿时一头冷汗,脑袋瓜子摇的要起飞一样,否定三连脱口而出,“怎么可能!”“我没有!”“别瞎说!”
胡宗宪面色不变,一言不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大校场主将张大人。
大校场主将张大人似乎发觉自己方才有些过于激动了,咳嗽了一声,轻声辩解道,“咳咳,胡大人说笑了,‘养倭’这顶帽子太大,本官脑袋太小,可带不住!本官一片拳拳赤诚忠君爱国爱民之心,又岂会行此非人之事!”
“既如是,那张大人如何保证倭寇不来袭扰应天城?!”胡宗宪悠悠反问道。
颤栗乐 如影随
大校场主将一脸讪讪,嘴角抽搐了两下,无法发出一个完整的声音。
“张大人,如今倭患日益严重,尤其汪直、徐海之流,肆虐东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百姓苦不堪言。应天之于东南,譬如擎天之柱,应天不能出现任何差池,否则倭寇贼焰愈炽,百姓民心愈凉,朝廷脸面不存!”胡宗宪一脸严肃的说道,“这后果可不是你我所能承担的起的!”
“胡大人所言甚是。”
张大人面上点了点头,不过心中却不以为然,你这是危言耸听,应天怎么可能会出差池。
“张大人,我接下来的话有些直,您不用急着辩解,我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今日巡查的情况,今日所说的话,我不会做任何记载,更不会上报,但是……”说到这里,胡宗宪顿了顿,目光灼灼的看着大校场主将,一脸严肃道,“但是张大人要查缺补露,积极整改,下一次我再来贵军巡查,可就不是这么好说话了,到时候丁是丁卯是卯!今日我来贵军实地查看,发现贵军实际在营人数与簿册上报人数相比,兵士严重不足,兵士亏空达八成之多,便是实际在营的兵士,也是老弱病残居多,军纪散漫无序,兵士训练不足,兵甲装备令人汗颜,徒手寄操居什之二!如此军队,战力堪忧,如此军队,不足以承担护卫应天之责!”
女 總裁 的 女婿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胡大人,言过其实了!”大校场主将张大人觉的胡宗宪言过其实。
空饷什么的,这是整个大明默认潜规则,你说那个军营不吃空饷啊?!
倭患严重又如何?!倭寇都是在乡野县城肆虐,府城都未曾袭扰过几个,他们又岂敢来袭扰应天城?!再借倭寇十万个胆子,倭寇也不敢对应天下手,应天可是我大明第二巨城,城高池深,安置有火炮,又有重兵把守,别看我们军营亏空很大,但是应天的军营可不止大校场营一营,这么多军营加起来,实际可用之兵不下三万,倭寇想要动应天,除非他们倾倭国之力才有可能。不过,倭寇倾倭国之力,可能吗,压根就不可能,倭国自己还乱的一锅粥呢!所以说,应天稳如泰山。
“言过其实?!呵呵,张大人,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张大人务必将我方才的话记在心上,半个月后我会再来。希望到时,贵军人数不低于一万,老弱病残不多于一成,军容军纪大有改观,兵甲装备焕然一新。”胡宗宪摇头冷笑一声,目光灼灼的看着张大人说道。
夜殇国之选择你决不后悔
“人数不低于一万,老弱病残不多于一成……”张大人闻言,禁不住张大了嘴巴,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为难和不以为然,每一个表情都是抗拒,“胡大人,您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您可知道养一个兵,一年需要多少银子?!军饷、粮草、兵甲等等,哪个不花钱啊。咱朝廷国库年年紧张,近年来又遇到水旱之灾无数,军饷迟迟发不下来,哪有多余的银子多养兵啊。这军营兵士亏空,可不是我喝兵血、吃空饷,而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朝廷不发银子,那拿什么养兵啊……”
胡宗宪面无表情的打断了张大人的抱怨,目光灼灼的看着张大人,一字一顿的说道:“张大人,若是贵军达到了要求,本官向你保证,今年的考察,本官必为张大人评为一等称职!若是达不到要求,抱歉,那本官便得罪了,张大人今年考察,三等供职也达不到,只能定为劣等,本官还会参劾张大人!本官向来言出必行,一等还是劣等,尽在张大人!”
“啊?!”张大人闻言,脸色像是变色龙一样,犹豫,挣扎,激动……
这可是考察啊!机会难得!
在大明做官,官员升降一般有两个主要途径,品级高的大官多是由会推担任,而四品以下的官员主要是由考察决定。考察又主要是由吏部考察“京察”以及御史监察两种,考察内容按“四格”进行考核,即:一守(有请、有谨、有平),二才(有长、有平),三政(有勤、有平),四年(有青、有壮、有健),根据四格考察内容,评定考察成绩,其中一等为称职,二等为勤职,三等为供职,列一等称职者可晋级嘉奖,升职加薪近在眼前。当然,若经考察表现不好,成绩劣等的官员,根据情节轻重不同,或革职处分,或交刑部判处,或勒令休养,或降级外调。
人数不低于一万,老弱病残不多于一成,军容军纪大有改观,兵甲装备焕然一新……这些要求也不算太强人所难,少吃点空饷嘛,反正又不是我一个人承担,再强调强调军纪,加强加强训练……咬咬牙,努努力,也都能做到!
若是达到要求了,考察可就是一等称职!一等称职啊,这是找关系求爷爷告奶奶都难以达到的成绩,一旦评为一等称职,那可就等着升官了,就是调回京城也不是多难的事。这外放虽然滋润,可是哪有京城好啊。
想到这里,张大人咬了咬牙,向胡宗宪拱手表态道:“本官自当尽力而为!”
“张大人,不是尽力而为,是一定而为!”胡宗宪拱手回礼,一脸认真的强调道。
张大人点了点头,“一定。”
“相信通过张大人一番努力,贵军定不负京营之名,建功立业指日可待!”
胡宗宪满意了,笑着说道。
“借胡大人吉言。”张大人拱手,其实建功立业什么的,他压根没想过,只是应付考察而已,到现在他依然觉的胡宗宪言过其实、杞人忧天!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寒門崛起 txt-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平安練兵,宗憲碰壁閲讀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今日是浙军成军第十日,浙军的兵士山贼土匪出身,自由散漫惯了,连续九日的高强度训练,让他们身心俱疲,每一个细胞都在本能抗议……
不过,有心抗议,无力回天,现实中,他们只能躺平了接受训练的蹂躏。
因为朱平安在第五日就为他们量身打造了训练套餐:队列训练,凡是转错了或者走错了的兵士,一律出列杖刑三下,杖刑后不得休养,仍要继续训练;拳脚、兵器训练,凡是动作出错的兵士,同样出列杖刑三下,之后继续训练,而且每一日,朱平安都会令所有伍长抽签,两伍实战对练,胜利的一伍先行吃饭,失败的一伍不仅要后吃,还要给胜利的一伍洗一天衣服。
除了队列、拳脚、兵刃训练,朱平安还增加了“号令金鼓旗帜”训练。古代不像现代,没有无线电、电话等即时通信工具,想要大军听从指挥作战比较困难,战场上人喊马嘶,声音嘈杂,通过喊话指挥大军不现实,只能通过金鼓等大声乐器及旗帜来指挥,简单来说就是击鼓前进,鸣金收兵,行军旗帜。朱平安除了帅旗之外,还根据明军总体情况,设置了五方五色旗,即前方红色旗、后方黑色旗、左方青色旗、右方白色旗、中方黄色旗,代表前军、后军、左军、右军和中军,举红旗是令前军听令,举黑旗是令后军听令,举青旗是令左军听令,依次依然。旗帜不断连续挥动,代表催促兵士做好准备,旗帜向前挥动,乃是令兵士前进;旗帜向左挥动,乃是令兵士左转;旗帜向右挥动,乃是令兵士右转;旗帜转一圈而向后挥动,乃是令士兵们后退。
像队列、拳脚、兵刃训练一样,号令金鼓旗帜训练中出错了,一样受到惩罚,同样杖刑三下……
如此,以至于浙军兵士训练间隙之余,经常自嘲,他们“竹板饭”吃的最多……
朱平安为浙军量身打造训练套餐,使得浙军兵士自由散漫的属性无从发挥,不会挥还挨板子呢,要是发挥了,轻则屁股不保,重则小命不保。
当然,朱平安也知道劳逸结合、松弛有度的道理,适时给他们休息时间,在休息时间进行思想教育及军歌拉练,同时保证他们的伙食每日都不断荤菜……
军法很严,训练很苦,板子很痛,饭菜很香,浙军兵士痛并坚持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在朱平安高强度操练浙军的时候,满怀雄心壮志胡宗宪在现实面前一次次碰壁碰的头破血流。
胡宗宪是一个有远大抱负的打工人,他在离京出任浙江巡按监察御史时,便立下了一个宏愿:“此去浙江,不平倭寇,不定东南,誓不回京!”他要在江浙,在东南,以倭患为契机,书写他人生的辉煌篇章。
平倭寇,定东南,军事武略乃是重中之重。
所以,胡宗宪一上任浙江巡按监察御史,就马不停蹄的开始巡按辖内各军营卫所。
不巡不知道,一巡吓一跳。不说地方上的军营卫所了,就是应天及附近的军营卫所都令胡宗宪无言无语至极!在来应天前,胡宗宪做过功课,翻阅过应天及江浙兵备档案资料,对于应天及江浙兵备情况摸了一个书面底。按照档案资料记载,应天有可战之兵十二万,然后现实却给了胡宗宪一个又一个响亮的耳光。
豪门天宠:别惹重生傲娇妻 花渐隐
胡宗宪第一站巡按的是大校场营,根据档案资料记载,大校场营有可战之兵三万。资料还记载,大校场营训练有素,兵威鼎盛,乃是应天的模仿榜样军。
不过,现实呢。
胡宗宪来到大校场营,发现大校场营的守门兵士松松散散,十个守门兵中有两个是老弱病残,甚至其中一个还是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老兵……
“老丈,您这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当兵啊?”胡宗宪询问道。
“唉,家里没地了,没的收成,还要交粮,我儿得码头扛活挨日子,我替我儿当兵应卯……”白发苍苍的老兵闻言,叹了一口气回道。
胡宗宪闻言,良久不语。
等胡宗宪步入大校场营内后,发现营内的老弱病残现象更严重,一抓一大把,肉眼观察,达到了全军一半还要多,另外还有很多人练兵器都没有,一看就是来军营混日子的。
整个军营都是一片散漫混日子的氛围,晒太阳、聊天、打闹、聚赌……各种休闲娱乐的方式都能在军营内看到,但唯独看不到训练场景。
胡宗宪面色阴郁,请大校场主将击鼓聚兵,足足用了半个时辰才聚齐营内兵士。
胡宗宪带人一番核查后发现,大校场营兵马数目严重不实,与他们上报的纸面人数相比,严重不足,就是加上老弱病残,整个军营也就只有六千八百九十一名兵士而已,比他们上报的人数缩水了近八成。
上报三万人,实际止有六千八百九十一人,亏空两万三千多,空饷两万三千多……
还真是肆无忌惮!!
堂堂京营成了这般地步,兵无战力,将无顾忌,胡宗宪痛心疾首,怒极反笑,“呵呵,大校场营也是京营,京营啊,没想到,万万没想到,老稚疲癃居什之六,徒手寄操居什之二,真是天高皇帝远,太平日久,有恃无恐啊……”
“呵呵,胡大人,有些兵士请假了,故而不在营,还请体谅则个……”
大校场主将张大人呵呵笑着上前,一边小声的解释,一边不着痕迹的塞给胡宗宪一张银票。
胡宗宪推掉了银票,面无表情的目视主将,扯了扯嘴角,“张大人,两万多兵士都请假了吗?!这么巧?!”
大校场主将张大人尴尬的笑了笑,小声道,“可不是有些巧了……”
胡宗宪面色顿时阴沉。
“呵呵,胡大人息怒,其实说实话,不止我军营如此,其他各军也都如此。”
大校场主将张大人干笑了两声,解释道。
“如今倭患日益严重,如此情况,如何御倭?!”胡宗宪冷笑问道。
“自从靖难之役后,咱们应天城可是有百余年未曾碰过入侵了。倭寇宵小也就在乡野肆虐而已,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来咱应天城啊。”
大校场主将张大人毫不担忧道。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寒門崛起笔趣-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小竈變大竈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禀大人,一百刑杖已经执行完毕!”刘牧在杖刑结束后,抱拳复命。
朱平安点了点头,走上前去,见葛二蛋、张大头等六人挨了一百刑杖后,一个个股腿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不过好在性命无虞,朱平安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二蛋、大头、大郎、黑角、小六、谢苌,并非本官不讲情面而是军法无情,你们一定要记住今日的教训,日后严格遵守军法军规,莫要再犯!”朱平安弯下腰,一一轻轻拍了拍葛二蛋等人的肩膀,对他们说道。
“大人,我们记住了。”葛二蛋等六人忍着痛点头。
“来人,骑马速去镇上请大夫前来诊治,一应花费俱从军中公费出。”
朱平安直起身来扭头下令,令人去桃花集镇上请大夫给葛二蛋等人诊治棒伤,接着又安排人将葛二蛋等人用担架抬回营帐,叮嘱他们下去好生养伤。
安排完葛二蛋等人后,朱平安对一众观刑的将士说道,“尔等也都看到了,要引以为戒,严守军法!莫要自误!尔等要时刻牢记,我浙军的军规军法就像热炉一样,热炉可以灼伤人,军法亦然,冒犯军法者,一律严惩不贷;热炉面前,没有亲疏贵贱之分,无论是谁碰到热炉,都会被烫伤,我浙军军法亦然,军法之下,不分亲疏贵贱,一律平等,无论是谁冒犯军法,一律严惩不贷;火炉对人言出必行,并非虚张声势、唬人了事,只要碰了火炉,一定会烫伤,我浙军军法亦然,并非摆设,也是说到做到,只要胆敢冒犯军法,一律严惩,明正典刑!”
朱平安举了西方管理学家的热炉理论,加深众人对军法的印象和记忆。
“遵命!”一众将士齐声道,经此一事以及朱平安举的热炉例子,他们对军法军法军规的认识更深了,军法是很严肃的事情,绝非儿戏之事!
“二蛋、大头他们未经通禀批准,便放非外人入营,违背军法,所以军法处置。现在,本官已经知晓此事,层层通报流程算是已经完成了,那本官现在当场审批,若男、画儿,你们今日造访我浙军,所为何事?!”
朱平安当着一众将士的面,出声询问妖女若男和包子小丫鬟画儿。
画儿眼睛红红的,小嘴还未张开,眼泪便已经流下来了。
妖女若男上前一步,挡在画儿面前,一双秋水眸如寒星一样狠狠的挖了朱平安一眼,一脸看忘恩负义、狼心狗肺、恩将仇报、有眼无珠、人面兽心、冷血无情王八蛋的表情,咬牙切齿冷笑道,“我们来给某人送东西吃,一碗桂圆莲子老母鸡汤,还有一盘油焖大虾和一盘红烧羊肉!不过想来,某人高风亮节、两袖清风,定然不稀罕,哼,画儿,我们走!”
言毕,妖女若男给了朱平安一个白眼,提着食盒,拉着画儿的手,转身就走。
“哦,犒军啊。谢谢,东西留下,你们人可以走了,军营不欢迎女眷造访。”
朱平安的声音在妖女若男身后响起。
什么?!
东西留下,人可以走了?!军营不欢迎女眷造访?!!
妖女若男决绝离开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没有想到朱平安竟然会说出这一番话,扭头看向朱平安的目光中充满了鄙视……我们一番好意来给你送吃的,门卫好心让我们入营,结果你冷血无情打了门卫,借机申明军法,将我们赶出营,竟然还要把吃的留下自己开小灶,所有的好处都被你占了!
朱平安你还可以更无耻一些吗?!
此时此刻,妖女若男对朱平安的鄙视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除了妖女若男外,也有些兵士的目光有些异样。
“伙军营,今日晚膳为何?!”朱平安在妖女若男鄙视的目光中,向刘大枪询问道。
“回大人,今日晚膳为一菜一汤一主食,白菜豆腐汤、大锅菜、馒头。”
刘大枪上前禀告。
后宫谋生计 悄然花开
“善,将若男和画儿姑娘犒军的鸡汤,倒入白菜豆腐汤内,将油焖大虾和红烧羊肉切小块,倒入大锅烩菜中,今日托若男和画儿姑娘的福,全军加餐!”
朱平安点了点头,下令道。
“诺!”刘大枪领命。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军营一众将士顿时欢呼雀跃了起来,感恩感谢的声音山呼海啸一样。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朱平安要将鸡汤等留下来,自己开小灶呢,没想到朱平安竟然要将鸡汤、大虾和羊肉分给大家一起吃,与大家同吃同饮同甘共苦,顿时为他们以小人之心度朱平安君子之腹而感到惭愧不已。
士气上升!
归属感上升!
朱平安在众将士心目的形象越发高大……
“呸!慷他人之慨!用我们的饭,收买人心!”妖女若男看到这一幕,尤其是看到被一众将士欢呼雀跃、山呼海啸感恩的朱平安,禁不住啐了一口,“这些笨蛋,不就是一碗鸡汤两盘菜嘛,至于嘛?!被书呆子耍的团团转!”
“诸位应该谢若男和画儿姑娘。”朱平安的声音在妖女若男耳中响起。
“多谢大人,多谢若男和画儿姑娘!”一众将士再一次山呼海啸了起来。
“哼!谁稀罕!”在众人道谢声中,妖女若男脸色微红,一仰脖子哼了一声,扭头拉着画儿离开。
“姑爷怎么不留着自己吃啊……”
画儿被妖女若男拽着往军营外走去,声音猫一样,几不可闻。
“画儿,以后不要再给这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恩将仇报、有眼无珠、人面兽心、冷血无情的王八蛋做吃的了,喂猪喂狗都不要给他……都说吃人的嘴短,他呢,军营不欢迎女眷造访!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妖女若男出了军营后对画儿说道,对朱平安怨念满满当当的。
“没关系啊,我们进不去军营,但是可以犒军啊,将吃的给他们就好啊。虽然姑爷都会分给大家吃,但是姑爷多少也会吃到一些啊……”
画儿甜甜回道。
妖女若男一个踉跄……

hd17o扣人心弦的小說 寒門崛起 txt-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無規矩不成方圓展示-63o7p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桃花集上万树凋零,天空阳光刺眼,但毕竟冬日,温度有限,略有凝重。
浙军军营训练场地,朱平安坐在地上端着碗,手里拿着两个馒头,挑眉看向女扮男装的画儿和妖女若男;包子小丫鬟画儿挎着一个篮子,一双眼睛通红,眼泪还在往下流;妖女若男站在一旁,冲朱平安翻白眼。
海克斯历险记 云日暖
“姑爷,快别吃这菜渣菜汤了。”画儿心疼的看着朱平安,抽噎着说道,献宝一样将挎着的篮子捧到朱平安跟前,“我做了油焖大虾、红烧羊肉和,还炖了一碗桂圆莲子老母鸡汤,可香了,姑爷你快趁热喝了吧。”
我爱你不需要理由
朱平安摇了摇头,端着碗从地上起身,拒绝了画儿的好意,然后一脸严肃的看向包子小丫鬟画儿和妖女若男,沉声问道,“你们从哪进来的?”
如果画儿和妖女若男两人是从军营大门进来的,那就证明军规军纪坏了;
如果两人不是从大门进来的,而是从其他地方进来的,那军营布防就出现了问题。从昨天起,整个浙军大营就已经完成了封闭,整座大营都由壕沟、栅栏、鹿角等封锁了起来,目前只有大营前大门允许通行。如果两人没有经过大门,而是从其他地方进来,那就说明军营布防有漏洞。
逃婚俏跟班:这个王爷有点冷
包子小丫鬟画儿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回道,“我们是从大门进来的啊。”
回答完,画儿又连声催促朱平安,“姑爷,你快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朱平安摆了摆手,一脸严肃的追问道,“没有经过通报批准,大营门口值守的卫兵就让你们进来了?!”
进出大营的军纪军规,军纪军规手册上明文记载,而且朱平安不止一次当众严肃强调过,无论任何人,没有腰牌令箭,对答不出口令者,一律禁止入营,外人来访,必须层层通禀批准后方可入营,否则一律严禁入营。
自己三令五申,竟然还有人违反军规军纪!
包子小丫鬟画儿还从来没有看到朱平安脸色如此严肃过呢,此刻看朱平安一脸严肃,不由小脑袋往后缩了缩,怯生生的问道,“姑爷,是我做错事了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什么错了啊,我们哪里错了。我们大发慈悲、大发善心的做了好吃的来看某人,某人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了,还摆着一张臭脸,真以为我们愿意来啊……”妖女若男上前一步,走到了包子小丫鬟画儿身前,白了朱平安一眼,呛声道。
“是我们想来的……”画儿在妖女若男身后,小声的说道。
妖女若男瞬间破功,扭头看了猪队友一眼,无奈道,“画儿,这句话你可以不说。”
“画儿,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朱平安越过妖女若男,看着画儿问道。
“我,我们……”画儿做错事似的低下了小脑袋,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我告诉你!门口的卫兵有我们山寨的二蛋和大头,他们认识我,还有一个人,名字我不记得了,上次帮去镇上搬过家,知道画儿是你房里人。我们来军营,说找你,他们就打开门让我们进来了,这有什么问的啊。”
妖女若男没好气的说道,在她眼中,朱平安就是狗咬吕洞宾,不是好人心。
她和画儿两人一大早赶早市,就为了给朱平安购买最新鲜的食材。那只老母鸡是画儿逛了两个来回,对比甄选出的鸡龄最老的老母鸡,她们两个整整炖了一个上午,一大锅水最后就只炖出来了那一碗汤。
毫不夸张的说,一只老母鸡的精华都在那一碗汤里了,真的,别提有多香了。
她们从早上忙到中午,连饭都没顾得上吃,就为了某人了!可是某人呢,某人不仅不感恩戴德,竟然还摆着一张臭脸,鸡蛋里面挑骨头!
“姑爷,我们做错事了吗是?”包子小丫鬟画儿小脸紧张兮兮的问道。
“你们没有做错事。”朱平安轻轻摇了摇头,简单安慰了画儿一句,然后扭头看向大门方向,一脸严肃的说道,“大门值守卫兵做错事了!浙军军规军纪明令,没有腰牌令箭,对答不出口令者,一律禁止入营;外人造访军营,必须层层通禀批准后方可入营,否则一律严禁入营;敢有违背者,一律军法处置!他们擅自放你们入营,违反了军规军纪。”
“军法,什么军法?!”包子小丫鬟画儿闻言,小脸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擅自放外人入营,当日值守卫兵,首犯杖刑一百!再犯,一律斩首示众!”朱平安缓缓说道。
“啊?!首犯杖刑一百,再犯还要杀头?!这么重!呜呜呜……姑爷,他们都是好心。是我们硬要进来,他们才好心放我们进来的。不要军法处置他们了好不好?!”画儿听到军法那么重,门口的卫兵因为放她们入营,就要被杖刑一百,甚至还有杀头的危险,不由眼泪都出来了,连忙给卫兵求情了起来。
“不行!无规矩不成方圆!军法是军队的生命!若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那军法岂不成了儿戏!若是军法成了儿戏,那军队就成了儿戏!”
朱平安坚定的摇了摇头,拒绝了画儿给卫兵的求情,坚持要对卫兵军法处置!
“姑爷,就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求求你了……”画儿红着眼睛求道,她觉的卫兵是好心放她们进来,若是卫兵为此被军法处置,她心里怎么过得去。
“不行!军法这口子,一旦开了一次,那肯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这口子开不得。”朱平安再次坚定的摇头,拒绝了画儿的求情。
“姑爷……”画儿双手抱在一起,放在下巴下,可怜兮兮的看着朱平安。
“不行!”朱平安扭过头,“若是为他们好,下次不要再擅入军营了!”
画儿泪如雨下……
“画儿,你别求他!”妖女若男早就看不过去了,迈步上前,挡在画儿身前,然后重重的瞪了朱平安一眼,没好气道,“喂!朱平安你少拿鸡毛当令箭!少给我们说什么军法军纪。我们两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都跟你在一起住了多久了,我们两个又不是敌人,又不是奸细,对你们军营人畜无害的!二蛋和大头他们放我们进来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