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564章 深如梟雄腹推薦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听我这样一说,两个长老同时摇头。
“能模仿字体的天才多了去,这不能证明什么,但封印符箓可以!
无数年来没人能解开,甚至不敢尝试破解,试探一下就晓得了,弄不好会毁了秘典。
姜馆主,你可要三思而后行,相比秘典的重要性,我们几个的老骨头轻如鸿毛,所以说你要是故弄玄虚的损坏了秘典,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勿谓言之不预。”
大长老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你们果然固执又迂腐!”
我不悦的骂了一句。
他俩脸色齐齐一变,但都忍着怒意不吱声。
万一,我的身份是真的,骂他们那是他们的荣幸不是?
“就让你们看看奇迹吧。”
浑不在意的伸手摁在封印符箓之上,然后,运转心法,灵魂波动溢出体外。
瞬息之间,符箓就宛似活过来一般,凭空从纸张上弹跃而起,于我们眼前释放出万道彩光,开始了解封过程。
“天,竟然是真的?”
大长老惊骇的几乎倒仰过去。
“快,大竹竿,你打自己脸一下,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大长老急急的提议。
二长老大竹竿脸都黑了:“为何你不打自己的脸做试验?”
“傻了不成,那多疼啊。”
大长老看彪子的瞪了二长老一眼。
二长老气急。
但他俩斗嘴的同时,眼神就没有移开过,都死死的盯着释放彩光的符箓,即便隐藏的再好,眼底的期待也掩饰不住的。
“啪!”
我打了个响指,万道彩光消散无踪,符箓滴溜溜的转动了十几圈,感受不到熟悉的灵魂波动了,在两个老古董失望大喊‘不’的声音中,重新落到书页之上,再度封印牢固。
世上什么事儿最让人失望?
那就是,明明触手可得时,突然被打回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原点,再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受到心理落差的了。
“为何不彻底解开?”
大长老一把抓住秘典,瞪着我质问,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她快被我的行为气疯了。
“放肆!”
我怒斥一声。
大长老脸上神情瞬间凝固,她这才意识到,符箓解封是真的,那我就是货真价实的祖师爷。
她身为不知道多少代之后的晚辈,却这般没大没小的和祖师爷说话?不是放肆又是什么?
一时间,她的脸色从黑转白,又从白转青。
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我,但她不敢!
若是没了我,那她永远别想窥看到大幻魔拳最终极心法和运功路线图。
那就等同断了她的登天之路。
“你就是这样迎接祖师爷的?你师傅是怎么教徒弟的?上下不分,尊卑不辨,此等逆徒,是不是该逐出宗门并收回一身道行?”
我心底冷笑,面容严肃的喝问。
“这……?”
大长老一时间进退维谷的,她不想卑尊屈膝的在我面前伏低做小,但不这样做,就别想学到梦寐以求的神功秘法,她于心中展开了天人交战。
只是看我拿架子的一幕她就懂了,我之所以不彻底解开封印,就是用这一手胁迫他们来承认祖师爷的身份,这个目的不达到,哪会让他们如愿以偿?
笑话,要是心法秘密都被他们知晓了,我这个祖师爷可就没用了,摆在那里还碍眼,指不定他们心底凶念一起,暗杀我的事儿都能做的出来。
和这等老古董打交道,要用最大恶意评估他们才成,人性有多恶,我比谁都清楚。
二长老大竹竿当机立断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彭彭彭的磕了几个响头,抬头后朗声说:“大幻魔岭二长老大竹竿,恭迎祖师爷驾临,祖师金安。”
我呆愣当场,浑身毫毛都竖立起来。
大竹竿二长老的行为让我震惊到极点。
本以为即便费尽心力让他们认可了祖师身份,以这两位的地位和实力,最多对我来个鞠躬之礼,心不甘情不愿的喊两声祖师,想办法糊弄到心法后再回头和我算总账。
万万没能想到,看着一身刚硬的二长老,丝毫不顾及面子问题,竟然双膝落地,以弟子之礼参拜于我?
“这太离谱了吧?”
我惊讶的不知说什么好了,即便大风大浪见识的多了,但二长老这般拿得起放得下的狠人,也没见过几个。
无限超人系统
立马在心底刷新对二长老的印象:“此人,超级危险!”
这是我给他的定论。
“此等行为者,要么心如赤子金,要么深如枭雄腹。”
我认定他是后者。
心底如此评价,但哪能表现出来?
忙运转气功过个小周天,让神色恢复清冷和从容,作势伸手:“大竹竿长老免礼,起来吧。”
“谢祖师。”
二长老规规矩矩的起身,自然而然的站到我身侧来。
但他这样的动作,带给我极致压力。
“客卿大人,拜托你盯紧这厮,他要是对我出手,麻烦你护我周全。”
暗中联系一直装聋作哑的狗客卿。
老祖哪是那么好当的?
我的真实水准不够高,愣是要摆架子压通天巅峰超级大能一头,心底能不慌吗?
实力才是硬道理,若我是天下第一人,当然要轻松的多,关键是,我不是啊!
莫名其妙的我想到了‘银样镴枪头’的梗。
得,现在只能借着老祖身份去狐假虎威了,但就是一只纸老虎好不?还是需要狗客卿镇场子的。
“啧啧,姜馆主,你藏的好深,原来你还有这么一个吓死人的身份,不得了,通天境巅峰大能都得跪拜叩头的迎接你,何等的威风八面?如你这般天上有地下无的大人物,还用得着我的守护吗?”
狗客卿毫不客气的讥讽声传来,气的我都想骂娘了。
“少塔玛的废话,我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不亮出这个身份,你丫提议的冒险计划怎么可能成行?连带着,异界出口封印不住,方外方内可就大祸临头了。
这不是为了百多亿大众的生命安全才不得不迎难而上吗?你倒好,在那儿阴阳怪气的怼人?还有没有点良心?”
我一大番话回敬过去,狗客卿就没脾气了。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地府巡靈倌-第1552章 殿頂觀擂熱推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嗷!”
我睁开眼的那刻就仰头嚎叫了一嗓子,这动静儿穿金裂石,要不是重重禁制罩着密室,保不齐将大幻魔岭所有老怪都惊动了。
这不似人的一声包含了多种情绪,主要是摆脱恐怖处境的欣喜和激动,但还有一部分是遗憾。
遗憾于没有听到古镜转生成了谁?
直觉感到这是件特别关键的事儿,要是不搞清楚,以后可能没有安生日子好过了。
万一,古镜转生到现代的方内、方外来呢?
他可是保留着所有记忆的,一旦恢复巅峰道行,势必寻我报仇雪恨。
我俩之间的仇怨不可调和、无法化解。
洪荒开局进入无限轮回 草弄花
偏偏我早就名传天下了,法师界谁人不知方内道馆的馆主是谁?更有消息灵通的,知道我地府游巡的身份。
“假设说古镜就在现代方内,他是不是早就瞄上我了?甚至,锁定了我的亲人和朋友……?”
只是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就浑身发毛。
“但也有很大的可能他转生到其他平行位面去了,要是那样的话可就太好了,他可别在方内位面祸害人了!”
我对此魔头极为忌惮。
收回东想西想的心绪,内视一番,心底不由一喜。
这番恐怖经历不是白玩儿的,不知不觉的,丢失在微型世界的古禅佛宗修行都找补回来了。
不但八个大手印全部小成了,甚至,大成的智拳印也跟着回来了。
而且我隐隐有一种感觉,因借光共享了古镜对古禅佛宗的深层领悟,所以距离大手印大成境界只差临门一脚了。
待大成之后,就能解锁佛宗法相术了。
更离谱的是,真实道行也得到了提升,只差一丁点就能再度冲回通天境初期了。
结束内视过程,惊喜的睁开眼,感受着自身的强大,心底乐开了花!
和我预想的没差,先前的那一番似梦非梦的诡异经历蕴藏了无限凶险,一旦回不来,那就完犊子了,但只要顺利回来,收获简直无法计算。
现阶段的这点儿进展只是开胃菜,重点在于未来。
古镜的诸多感悟,将节省我数百年乃至数千年的时间,感悟这种东西都是时间和心血累积出来的,能这般借来运用,简直是福星高照!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自己真就是天选之人,这等危险处境下都能满载而归?
说给他人听,谁敢信?
摇摇头,稳定了一番情绪,掏出电量不多的手机看了看时间,距离生死擂台战正式开启还有两个小时,这本就是我预定的清醒时间。
心头直喊好险!
要不是预定了时间,是不是永远附身于古镜转生之人的身上跟着经历他的那一生?
那也太恐怖了吧?
“不管怎么说,顺利回来就好,即便没有窥听到古镜转生后的姓名,也不亏。”
心理建设一番,也就释然了。
起身洗漱后,坐下琢磨陷入那等困境的缘由,却毫无所获。
我还是身在大幻魔岭修行密室之内,根本就没换过位置,更没有外人进来过,身上的阴灵伙伴都接到了询问,不管是二千金、王狂彪、棺棺、沐沐,还是副瞳们,都说我入定修行的这几天中一点异常都没有。
甚至,我不放心的弄醒了狗道友。
它虽然不满,却也回答了我的话,说是无异常。
伙伴们绝不会说假话,可那份恐怖经历又怎么解释?
这给我闹心的,都快成心结了。
有一种感觉,那绝对不是梦,是古镜亲身经历的,但为何以这种形式让我亲眼目睹呢?
换个角度说,为何我能看到这些?
当日,我看到自家躯壳转变为鬼神皇的那一幕,还有个血脉相连的理由可以解释,眼下呢?
我和古镜又没有血缘关系,甚至仇深似海,那为何我能看到他的经历?
英雄联盟之奇迹时代 一遇依诺
简直了,想的脑壳疼也没有个结果,但擂台生死战时间快到了,我只能放弃继续琢磨,开启密室走了出去。
刘老先生早就收拾妥当了,见我出来了,随便打量一眼,眼神倏然一变,惊喜的说:“你又有进步了,就这么几天?”
我还没有收敛好气息,再说大师伯不是外人,自然被他窥个正着。
点点头,淡笑一声说:“有所顿悟,前进了一小步。”
没法直说诡异经历,只能如此回应了。
“你小子,怪不得宫重那样眼高于顶的都对你青眼有加,果然是块璞玉,稍微打磨一番,就光芒四射了。”
刘老先生捋着胡须,滥美之词滔滔不绝。
不由的老脸一红。
“大师伯谬赞,愧不敢当。”
我只能客气的回话了,要不能咋办,生怼回去吗,不被大师伯来个头顶暴戾才怪。
别看刘老先生外表一副世外高人形象,但其实,这厮暴躁的很,能动手绝不叨叨,面对这样的大师伯,我只能连连应是呗。
“待到老子祖师爷身份落实的,且看刘老先生如何自处?”
惡魔 狂想曲 之 明日 驕陽
心底不厚道的想着,但其实这话头想了好多遍了,可直到现在也没能兑现。
忧伤,淡淡的忧伤。
韶华倾覆风云再起 胖胖的加菲猫
“九长老,姜馆主,时间快到了,两位可准备好了?”
门外传来邪手公子的声音。
大师伯散开禁制,亲自开门,将笑眯眯的五长老让到屋内来……。
几十分钟后,我们几个出现在主殿前的广场上。
广场中心位置用巨石垒搭起一座擂台来。
擂台大概三丈高,边长百米左右。
面积足够大,够竞争者们折腾的了。
看客们的落脚点却非常有意思,竟然就在周边宫殿的殿顶之上。
只见宫殿琉璃瓦上站着一排排的大幻魔岭弟子,而被他们众星拱月簇拥着的必然是各院掌权人和核心高手。
这些大权在握的老古董端坐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广场擂台,虽距离不近,但在法师眼中这点儿距离相当于无。
于主殿殿顶上落座的才是最核心大佬。
岭主位于中间,身侧是夫人和大长老,另一侧是二长老等人。
我看到了几十名面容陌生的老古董坐在岭主的身侧和身后,就懂了,那都是长老团和客卿团成员。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538章 三頭怪嚶嚶嚶讀書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真是见阴灵了,这种肆意妄为、杀害生灵的混账,却能步步晋升?不但没遭受阴德法则惩罚,反而修为高涨,世上还有没有王法了?”
腾的一下,怒火从心底燃起,我眯着眼注视着远方,那里,庞然大物正快速游近。
那是一条超级变异过的海蛇大怪!
体长接近百米,身躯比大号水缸还要粗的大海蛇正不紧不慢的游来,结合元宝号破冰船的经历,我还有啥不懂的?这家伙就是要吃人!
皮划艇上叠罗汉的阴灵们,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被它吞食的人类所遗留的幽魂,它们被妖法禁锢在皮划艇上了,被迫去海边召唤人类,招引更多的受害者落到水中淹死。
然后,大海蛇再优哉游哉的游过来一口吞吃掉,顺便禁锢更多的灵魂供己驱使,继续去害其他人。
如此周而往复的,海怪不但能随时吃到新鲜的人类,还能禁锢更多的阴灵奴仆,形成了恶性循环,苦的只是无辜被害的人。
我努力控制自己继续装尸体,但心底杀机盈沸。
恶魔直播间
这个海怪不但行为恐怖,形象也是极端吓人的。
和当年不一样的是,目前的它异生出三颗蛇头来,每一颗都不一样,最左边那颗体积最小,和身躯一个颜色,都漆黑如墨。
中间那颗最大号的蛇头就不是黑色了,而是青色的,蛇头上方长出犄角来,怕不是快要变成蛟了?可还不到那地步,只能说处于进化成蛟的过程中。
右边那颗蛇头的外形最恐怖,是三者中最接近等边三角形的巨型蛇头,呈现出深蓝色泽,甚至蛇眼中的竖瞳都是淡蓝色的。
一般来讲,这等诡异的颜色就代表着剧毒。
只说这厮的形象,就比微型世界的画儿巨蛇吓人了太多,何况它是海怪,蜿蜒的身躯在海水中游动起来释放无边惊悚,只看上一眼,浑身都要发毛了。
此等滑不溜丢的玩意儿女孩子们害怕,其实男的也好过不了多少,大都害怕这玩意,无非是因为面子缘由作怪,死不承认自家也害怕罢了。
海蛇游到近前了,围着我转悠了好几圈,确定是一具没有任何问题、刚死不久的尸体了,中间的那颗蛇头猛地张大嘴巴,分开动海水,向我狠狠咬合过来。
“孽障!”
我一声怒吼,已经睁开了眼睛,浑身的法力轰然爆发出来,从储物法具百佛图中引出来阿鼻墨剑。
此剑一声嗡鸣,丈长的剑光唰的一下释放出去。
海蛇不过是妖王中期的境界,比之数十年前自然是强大了数十倍还多,只凭它一个,弄碎一艘驱逐舰都不成问题。
但偏偏它运气如此之好的撞到我的面前来?只能说它命数到头了。
其身上血债累累,不知残忍杀害了多少高智慧生灵,此等妖物,天理不容!
“啊啊啊!”
连环惨叫从海蛇三张大口中释放出来,剑光所过之处,三只蛇头倏然和它那庞大如列车的身躯分离开。
即便我不使用任何振幅类禁术,那也是实打实的观则巅峰修为,何况还伪装成尸体欺骗它没有提防的接近,冷不丁的催动蕴藏了杀意的剑道。
别说它只是妖王中期,即便已晋升到妖皇级别了,被我这般近身攻击,也必然是不死也残的下场!
三古之红尘问道
深恨对方的冷血和狠辣,这一剑毫不留情,只一霎间,作恶多端的三头海蛇妖怪已经身首异处了。
随手就是一引,从海蛇尸体中窜出的缩小版海蛇魂体被拘在手心之中。
它的魂体缩成十厘米大小,在我掌心中喊着‘法师饶命’。
竟是个女子的动静?
兰醉今生
但我不为所动,做下此等伤天害理之事的海蛇妖怪,不论雌雄,杀无赦!
“咻咻咻!”
海水中多出百多个披头散发的男女。它们正是皮划艇的上的叠罗汉阴灵。
“拜见游巡大人。”百多只阴灵齐齐下跪。
故意释放出游巡令牌的波动,是以,它们立马明白了我的身份。
“你们为虎作伥,本座将施法送你们去地府受审,端看阎君们如何决断了。”
全系剑神 寻北仪
我对这些阴灵没有好印象,说话冷冰冰的。
“大人恕罪啊,我等实乃迫不得已。”
阴灵们哀嚎着叩拜。
“有任何分辨,去地府和阎君大人们说吧,那里有面镜子,能照出你们的一生,谁是被迫的,谁是心甘情愿助纣为虐甚至以此为乐的,都一目了然。
我只和你们说一句,善恶到头终有报,尔等,好自为之。”
说完这话,不愿继续和它们絮叨了,随手打开鬼门关,法力一送,一众哭哭唧唧的阴灵就被投放其中了。
一条条锁魂链从门后黑雾中伸出,将阴灵们捆缚住,只一扯就拉向深处。
千年一家亲:皇上老公你站住 媚的眼
“立马将其送至阎王殿,不得有误!”
我对着能量大门后的黑雾吩咐。
“吾等谨遵大人口谕。”
十几名阴差齐声回答。
我点点头,随手挥散了鬼门关,这才低头看向禁锢在掌心中的海怪阴魂。
狰狞的一笑:“本游巡奉命巡查阳间善恶,尔之罪恶罄竹难书,叛你魂消魄散之罚!但这中间是有大区别的,你可要听上一听?”
“大人,饶命啊,只要您放过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三头海怪的阴魂哭泣声声,故意用凄惨的女声博同情。
“收住你的哭声,本游巡不吃这套!你听好了,魂消魄散是你注定的下场,但本游巡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前提是,你要交代其他海怪的踪迹。嗯,提醒你一声,数十年前,北极圈,元宝号破冰船。”
“大人,你是为那些人报仇来的?”
海怪阴魂蜷缩成一团,吓毁了。
“这不是你该问的,你只需交代当年参与了那件事的海怪目前身在何方即可,只要你老实交代,本座就发慈悲的给你个痛快,要是敢不老实或说谎?那你就得在火山地狱中承受百年烧灼才能灭散了,你自己选择吧。”
“大人,我愿意说实话,但你就不能网开一面吗?嘤嘤嘤。”
这厮哭的愈发伤心。

精彩都市小說 地府巡靈倌 彼岸浮屠-第1530章 貼心老棉襖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秀恩爱死得快,姜馆主不知这话吗?”
姜照咬着牙的给出一句。
“我和鱼茹正了八经的交往,秀恩爱是天经地义的,你看不顺眼的话可以不看。”
整理好鱼茹的衣服,顺势牵了她的手,转头不冷不热的回应。
姜照嘴角不受控的抽吧几下,再度冷哼一声,忍着恼意,也没和宁鱼茹斗嘴,维持着高傲气场的走进屋去。
香信
宁鱼茹对我表现出的男友力很满意,温柔的看我一眼,轻声说:“我出去采买点食材,中午做好吃的。”
“辛苦老婆大人了。”
我赶忙溜须拍马。
“谁是你老婆了?不要脸。”
宁鱼茹白了我一眼,推我一把,示意去接待姜照,她转身出门去购物了。
我美滋滋的走进去,见到姜照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脸阴沉的看来。
她的羽绒服已经挂到一旁去了,内中穿着惹眼的樱桃红毛衣。
“这厮是有多爱大红?”
偏偏我不太喜欢这种颜色,感觉过于张扬,也过于惊悚了,不见恐怖电影中的阴灵们都喜欢身着红袍吗?
不愧是豢养阴灵的法师,若不是姜照长的足够出众,穿这么一身那真就罩不住的。
记着微型世界经历之前见她时,这家伙爱穿黑裙来着,为何现在转成红颜色的了?相比而言,我觉着她黑衣时更顺眼些,起码没那么张扬。
“老夫老妻的还没看够吗,打量个啥呢?”
没见到宁鱼茹和我一道进来,宁鱼茹神色好看不少,这话张口就来。
我老脸都发红了:“谁和你老夫老妻了?你说话注意些。”
“哎呀,在那边儿可是领过证的,咱们还有个女儿呢,你不会是忘了吧?”
姜照做作的睁大眼睛。
“警告你,别再胡搅蛮缠。”
我沉下脸来。
“算了,你脸变难看了,脾气却比以往还大,本姑娘没心情逗你了,说正事吧。首先,我是来看俺家二千金的,你把她叫出来吧。”
姜照收敛神色,正经起来。
我沉吟起来。
这事是躲不过的,回归之前姜照就提过此事,当时可是应下了,现在哪有理由拒绝?可是让她如此顺利的办成此事,以后隔三差五的就来看二千金可如何是好?
一次两次的宁鱼茹还能忍,次数若是多了,那算是什么事儿?
偏偏二千金和我的灵魂绑定一处,我俩相互距离不能超过限制,就是说,姜照看望二千金,等同顺带来看望我了,宁鱼茹那边如何交代?
“小度,放我出去见她吧,我会和她约法三章的,最多半年见一次面。”
二千金的声音适时传到我心头来。
一口大气算是松下来了,只要会面的不频繁,对宁鱼茹就有交代了。
“二千金真是贴心小……,额,贴心老棉袄。”
这家伙比我和姜照的岁数可要大多了。
想着这些,我挥手间放出藏于纸人中的二千金。
她出现在姜照面前,脸上裂缝照旧那样的多。
“想死妈妈了,来,抱抱。”
姜照立马伸手,一把就将满脸尴尬的二千金抱进怀中,喜欢的不得了,脸贴着脸的喊着乖女儿。
二千金愈发尴尬了,转头瞪我。
我正看得好笑呢,就接收到二千金眼神示意了,没奈何,只能干笑一声,转身上了楼,留给她俩叙旧的时间。
莱恩之书
人俩还布置了小型禁制,我窥看不到楼下情形,也不知她俩说些什么。
足足半小时,姜照才喊我下楼。
‘咻’的一声,二千金返回纸人之内。
我走过去落座,看着姜照带着满意神态的脸,淡淡的问:“聊的如何?”
“当然聊得好了,我俩亲着呢!可惜,提议她来我这边儿生活却被拒绝了,这孩子只认你,嫉妒死我了。”
姜照说着说着又不满起来。
我眉头都立起来了:“姜照,你敢当面挖墙脚?”
“你话说的好难听,那是我女儿,能用挖墙脚来形容吗?”
姜照气吼吼的。
“丫的,你别入戏太深,以后,你最多半年来看她一次,不然,咱们彼此都不方便。”
“你这人真是绝情。”
“你要是不同意,我可没法开方便之门,大家都有各自的日子要过。”
“哼,就知道男人没个好东西,放心吧,我和女儿已经说好了,半年见她一次就是。”
“这还差不多。”
“算了,转回正事吧,见女儿是首要的,次要的就是我要替已经故去的老人家兑现承诺,既然你答应翻篇过往的仇怨了,那当日我上门说的那些自然有效。”
姜照伸手将银灰长发捋到肩侧去,到底是说到我念念不忘的事儿上去。
我笑了笑,伸出了手。
姜照心领神会的叹口气,反手从衣襟中掏出那只优盘扔给我。
我伸手接过,心头感慨万分。
本以为当日将此物扔给姜照后,再也不会接触到它了,但谁敢想兜兜转转的,这东西到底落到我手来。姜紫淮那老东西是不是早就算准了这么一天?
按照老家伙遗言,只有我当着优盘播放画面发誓遵守恩怨一笔勾销的协议,紫淮大酒店中的黑晶樊笼密室终极控制之法,才会传递到自家识海之中。
换言之,不发誓就没法兑取控制秘法。
但紧跟着还有一条是发誓之后的一个月,能驱使除姜照之外的尸魂院高手一个月,前提是不能故意坑害他们。
即是说,我得留到需要使用尸魂院势力时,才能对着姜紫淮遗言画面发誓,这样才算是主动控制使用尸魂院势力的时间。
姜照见我盯着优盘沉思,没有打扰,而是静默数十秒后才开口说:“祖父遗言你也清楚的,微界时你要求自己掌控驱使尸魂院的时间,那何时发誓并获取诸多权利,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
你发誓之时,我不管在哪儿都能感应到,会下令给尸魂院上下等待调遣,但还是那话,你故意坑人的话,尸魂院可不干。”
闻言,我抬头看她,冷笑着说:“你应该知道我是怎样的人,那种下作的事儿,我姜某人还不屑于去做。”
“有你这话就好。”
姜照淡淡回应,心情低落。
“那黑晶锻造成战甲的秘法……?”
我提及关键点。

sb9au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地府巡靈倌-第1486章 龍困淺灘時看書-kdbkz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
我心头咯噔一下,不妙的感觉愈发浓重,龙盟主这反应真的不太正常。
“虽然是我自创的,但因指法的诞生时间不长,且偏重于细节掌控,难度太高了些,我目前只是小成罢了,但估计数十年后能大成……,应该吧?”
斯人惹相思
盟主到底是回答了,话说的有些不自信。
我看不见自家的脸,但知道一定是锅底般的黑!
我的乖乖男友
“还能换拳法不?”
试探的问了一句。
“男子汉大丈夫,言而有信是基本原则,岂能出尔反尔?姜堂主是要让本盟主看不起你吗?”
龙盟主眼神严厉起来。
暗中大骂他混账,但也知道铁板钉钉了,没得反悔。
“那好吧,我还选指法好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这样才对嘛。”龙盟主语气轻快了不老少。
“你那拳法可是大成了?”
我不甘心的问。
“当然,区区拳法难得住本座吗?”
龙盟主傲娇的很,下巴微昂。
“那你修行拳法和指法的时间是否接近?”我带着期盼的追问。
“同时修行的,没有先后之分。”龙盟主眼神中都是戏谑。
这话瞬间证明了一件事,那劳什子的指法比拳法可要难参悟的多了。
欲哭无泪是我此刻的心情,还不能表现明显了,真来气。
“你个天赋异禀的怕啥?世上能有你参悟不了的东西吗?喏,这东西你藏好了,千万不要遗落,都记住后就一把火烧掉,要是外传了出去,我可是要追责的。”
龙盟主才不管我是否沮丧呢,将不知从哪翻找出来的东西塞到我手后大笑着踏步前行。
我下意识接过,低头一看,是本薄薄的书,封面上干巴巴的写着两个字:指法。
“盟主,你就这样起名的吗,就叫指法啊,没有什么霸气点的名头吗?”
我急急追过去,满心不解。
“不瞒姜堂主说,我起名总是达不到预想效果,就像是魔王獠牙目前被称为散修联盟,其实我万分不满意这个名头,以后一定要想个霸气的名号来替换掉。
魔王獠牙够霸气,但臭名远扬的,我不想继续使用了,借着异界入侵正好洗白了它,不说变成正派吧,也不能是人人喊打的存在,哪怕做邪派也成。
拽丫头的恶魔王子 柒沫染
这名号吗,等我想好了就公布出去。
至于指法啥的也是一样的缘由,我暂时没想好名称,等想好后一并更名吧。”
龙盟主一解释,我倒是说不出啥了。
只感觉这人奇葩的厉害,行事风格不可捉摸、变化无常。
“得,人家保留命名权,我没什么意见,那就等以后他想好名头时再更名好了。”
我将不起眼的薄书塞进衣襟口袋中。
眼下不是参悟时机,我们还被困在阵法之中呢。
随着龙盟主到了法具影像出现过的位置,装模作样的找寻一番,果然一无所获。
就说嘛,对方不会傻到等着我们循迹而找。
一无所获的转了回去,龙盟主示意没有发现。
白牙堂众人配合着演戏,齐齐表现出失望神色来,其实他们心头明镜也似,找阵眼是幌子,单独和我这个新任的白牙堂主说话才是目的。
没谁傻得点破这层窗户纸,包括气哼哼的姜照筒子。
她传音询问于我,被我一句‘佛曰不可说’怼的老大不乐意。
一年追杀期满之后,就得转为五十年成就大战了,我得有多缺心眼才会如实相告?
姜照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了吧?
再度修整了半个小时,龙盟主开始暴力破阵。
指挥着白牙堂所属结成法阵,帮着他轰击禁制阵法薄弱处。
轰轰的爆炸声将人震的头晕目眩,但眼看着禁制壁垒松动了,尤仙子四位大能闪现出来,蓄势好的大招轰向龙盟主和白牙堂法阵。
得,刚有点起色的破除工作被打断了。
人家也不恋战,无视龙盟主的怒骂,从禁制门户钻了出去,禁制内重新陷入平静。
这是软刀子杀人,太阴毒了!
这作法气的龙盟主暴跳如雷,但还没有什么好办法应对。
但他不甘心啊,如是,再三试验。
每一次欲要见到曙光时,就被对方出手打断进程,从而回到原点。
即便龙盟主发狠的施展出几个大手段再度打伤了尤仙子他们,用处也不大,人家就是这种困敌之法,任你功参照化也得生受着。
輪回至尊
时间就在拉锯战中飞逝着,转眼间,两整天过去了。
这期间我们尝试过多种方式,但都无功而返。
又是一次集结式暴力轰击,这次完全不一样了,‘咔咔咔’的声响密如连珠传来,强悍不可破的超级禁制只挨了一下就碎裂了。
“什么情况?”
龙盟主愣在当场,但其实我心头早就有数了。
鬥龍戰士之熠諾之戀 來世相見
因为,代表李穆滨和筐婆婆的红点,早在五分钟之前就向着远方遁飞而去了,看方向,正是异界巨坑那边儿。
他们使用定位功能追杀于我,因着此功能只能使用一次,所以,此刻起只有我能定位他们了,他们没法再度定位于我了。
可是,他们还能定位姜照。
反而是姜照失去了定位我们三个的能力。
她驰援来此的行动等同消耗了定位我们仨的功能,这是无奈之事。
即便我早就晓得对方已经撤走了,也不能提前出声,没得引发盟主更多的怀疑,那就得不偿失了。
禁制碎裂后,阳光普照大地,眼前正是沐浴在下午阳光中的福狮县。
相比两天之前赶庙会的热闹,此刻的福狮县大街上除了我们一行人之外,只有巡逻的士兵。
突然发现我们这些人,士兵们如临大敌的举起武器,用喇叭喊话,让我们抱着头趴在地上,敢反抗就要杀无赦。
我无语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龙盟主对着那边的装甲车勾勾手,示意某军官上前说话。
但人家又不傻,哪会靠近?
反而是装甲车前方作战孔挪开金属挡板,重机枪透出,对准了这边。
这是一言不合就开火的架势。
“至于吗?”龙盟主不悦的嘀咕着。
“至于啊。”我心里话了:“福狮县发生了这么恐怖的事件,军队如此行动再合理不过了吧?”

kljlw火熱都市言情 地府巡靈倌 起點-第1478章 尤仙子和龍六展示-gayxg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
脸被反打的啪啪响,魔僧恨不将其打成肉酱,奈何人家的巅峰水准摆在那里,他真就不敢先出手。
我在一旁看的那叫一个爽啊,恨不得喊两声盟主威武!
“古镜大师莫生气,他蹦跶不了多久。”
野牛邪怪开口了,说话那叫一个标准、好听,像是电打的动静,我觉着它不到人类世界电视台做主持人,是民众的巨大损失。
李穆滨和筐婆婆低声安抚他两句,古镜才没有失态的破口大骂。
他眸中宛似喷火的盯着这边,却识相的闭嘴不言了,眼中甚至转过了幸灾乐祸神色。
我注意到这一变化,心头不由一震。
连我都能注意到的异常,魔王獠牙盟主岂会注意不到?
“哎呀,本座懂了,你们今天在此地布置的是连环大局!
初始目标锁定在姜度姜照小两口身上,但其实这是挖了个大坑,等着大鱼蹦进来呢。
我就说嘛,如何这般轻易的知晓此地之事?原来是你们故意放出的风声啊?
本盟主终日打怪,今日反被邪怪算计了?老话说的没错,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得咧,既如此,拿出尔等的后手吧,倒要看看,能不能留得下我?”
他这话一说,我们心头大震动。
没有错,这话在情在理的。
我先前还在那犯迷糊呢,为何生死关头盟主忽然天神下凡般的出现在眼前?原来这本就是对方布置的一石多鸟连环大局。
这其中对情报的要求相当苛刻,再次证明魔王獠牙中有通敌者,还不止一人,且身份高端,要不然的话,如何能将风声送到刚从异界回归不久的魔王獠牙盟主耳中?
以他本事,赶赴此地后不惊动对方的潜入禁制区并不难。
好嘛,这一切反倒都在对方的算计中。
我和姜照倒是成了诱饵。
初恋做成秋
一切已经开始一切已经结束 果芓
但对方也应该是没想到诱饵的力度太大,没引来魔王獠牙其他骨干,反将盟主真身引来了?
这鱼的体积太大了,堪称蓝鲸了,就看对方有能耐吃下不?
瞬息之间,我想明白了内中的弯弯绕,对李穆滨他们更为痛恨。
想要灭杀我和姜照已经不可容忍,竟然还敢利用我俩布局坑害更多的法师?心思之狠辣,手段之阴毒,简直不是人!
“嘿嘿,阁下反应倒是快,可惜,晚了。
诸位同道,出来会会魔王獠牙盟主吧,将其斩杀当场,联军那边就失去了主心骨,对我方后续行动益处无穷。”
野牛怪扭头吆喝起来。
我心头‘砰砰砰’的乱跳。
感情,真的有后手?听这话,不止一个?
能让野牛怪如此对待的,必然是战力相近甚至更高的存在。
是异界大能还是本界叛徒?一会就将见分晓了。
“吼!”
第九至尊
遥远天际响起回应,黑云为之震动,狂风骤起,裹挟着个体长超过三百米的庞然大物飞临。
空间都被这厮出场的气势震的簌簌发抖,我震惊的抬头望去,狂风中的邪怪映入眼帘。
是一条阴灵巨蛟。
蛇妖画儿和它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孩子。
蛟怪头上只有一个弯曲犄角,一双眼中猩红竖立的瞳向下锁定在魔王獠牙盟主身上,它悬浮在那没有出手,但只说威势已经超越野牛邪怪了。
他们都是通天巅峰第三重的境界,但明显战力上有着极大差距,最巅峰的等级内也是分强弱的,要不然,如何盟主一拳头就伤到了野牛呢?
“就你俩?不够。”
盟主负手而立,微微抬头扫了斜上方万米之遥的巨蛟一眼,摇摇头,不冷不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果然是这个世界的绝顶强者,竟如此自负,那加上本座呢?”
贯穿虚空的女声送达我们耳中,声音寒冷无情。
我骇然转头去看,就见远处黑暗之中蹦现瑞彩千条,黑暗被驱散,空中都是瑰丽彩光。
光芒中,身穿银白战甲的人慢悠悠的飞了过来。
没看错,这次出现的是一个人,一个身穿战甲、背着长剑的女人。
异界女人!
君陌仙宗
不然的话,她不会那般说话。
我的眼睛一下就眯了起来。
这是第一次出现异界生人法师,还如此强大。
她缓缓飞行的过程中,周边彩光缭绕,天地为之失色,其面甲是不透明的,没法窥看到面容,但只听那冷酷无情的声音,就该是个面容冰冷的年轻女人。
有些女法师不但驻颜,甚至声音也能保持在年轻之时,我觉着,这位就是。
笑话,双十年华的女法师谁能达到巅峰通天第三重境界的?
姜照这么厉害,不也只是个通天境初期吗?那还是在方外之时,现在的姜照都没能恢复到以往境界。
果然是有备而来的,对方竟然连着出现巅峰强者,这是抱持着斩尽杀绝的心思。
“嗷呜,尤仙子,等等本皇。”
声音贱兮兮的,却是从另一个方向响起。
我们循声去看,眼瞳为之地震。
遥远黑暗之中,金黄闪现,那是一匹高有十丈、体长二十丈以上的巨狼。
他浑身覆盖的毛是金色的,神俊无匹,但散发的却是阴气,乃是一头阴灵狼皇。
和野牛怪一样的道行等级,吓死人的强!
眨眼间,异界四尊大敌前后左右的包围了这里,目标正是魔王獠牙盟主和我等核心骨干,他们就是要一网打尽。
“好,好,好,多年没有活动过这把老骨头了,你们倒是懂得本座心意,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我很是喜悦啊。”
魔王獠牙盟主左右观看一番,却大笑着连说三个好字,豪气盖世!哪有丝毫惧意?
即便我经历过无数大场面,也为盟主的强势心折。
“好气魄!魔王獠牙盟主名不虚传,本座尤镶,蒙那边道上的同行抬举,喊我一声尤仙子,尊驾可有大名或是诨号?喊你魔王獠牙盟主有些别扭,字太多了。”
银白战甲的女法师距离这边五百米的悬停不前了。
劍傲幹坤 命運如此滄桑
只说礼节,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保卫校园 紫枫执墨
“诨号吗?没当这劳什子盟主之前倒是有个,不过一说出来,本座身份就等同掀盖子了。
被遗忘的历史
我没有入行之前俗家姓龙,排行第六,小名龙六,尤仙子嘛,可以喊我龙盟主。”
盟主爽朗一笑,给了这么个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