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御獸進化商 愛下-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尬住的玄月相伴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当人对于这些人林远是肯定不会亏待的。
那些在沼泽世界中工作的灵匠,林远可以许诺他们铜阶高品质的灵物,美好的前程。
但对于这些无法成为灵气职业者的普通人来说,铜阶高品质灵物并没有什么诱惑力。
因此林远打算提升一下这些人的生活水平。
就在孙凝香准备问林远筛选的这些人的条件除了避世外,还有没有什么其他要求的时候。
只听林远说道。
“对于这些避世的人,各种提升身体素质的灵果每个月会分十箱,各种肉食十五斤。”
“会有灵匠专门建造两百平左右的独栋房屋,房间内会配备百合莉莉等一系列家用灵物。”
“还会安排治疗类灵气职业者免费治疗疾病。”
听到林远的话,孙凝香觉得这样的避世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享福。
那些在灵物培育基地工作的人社交圈子都很小。
除了为了生计奔波外,大多数都和家人待在一起。
这些人最想要的便是一个安稳舒适的生活。
且不提林远给出的十倍薪水,光是林远提供的生活条件便没有人会不心动。
在辉耀联邦中,那些在灵物培育基地中的人奋斗一辈子。
都是不见得能够住的上的两百平小独栋。
“林远这件事我会尽快去办,不知道你想选多少人。”
林远闻言思量了一番说道。
“我划定的区域范围大概两千平方公里。”
“你看这么大面积的灵物培育基地需要多少人,便招多少人好了。“
孙凝香听到林远的话,有些惊讶于林远报出的面积。
这么大的面积都赶得上一个大城下设的郡了。
如此大的面积需要的人手还真不少,少说也要十万人左右。
林远和孙凝香都是办事痛快的人,三言两语便将事情敲定了下来。
一直听着林远和孙凝香谈事情的柳婵,看着已经谈完事情的林远和孙凝香眨巴了两下眼睛。
柳婵年轻的时候没少代表凝露仙圃去和别的势力谈合作,。
每一次谈合作的时候两方都是竭力争取,让己方的利益最大化。
互不相让,来回算计。
林远和孙凝香谈事的时候好像有一种默契。
又或是说是林远为了达到目的,根本不在意资源的投入。
柳婵之前还想着想让孙凝香争一争辉耀骑士团的名额。
但现在孙凝香的眼睛里全都是干劲,想着怎么完成林远交代的任务。
不得不说的暗恋 为你蔷薇花开
在这种情况下孙凝香哪还有心思去提升实力,向辉光骑士团发起冲击呢?
现在孙凝香离林远的距离是近了,或许和林远之间的友谊会不断加深。
可这么发展下去,两人在爱情上无疑会变得更远。
柳婵作为过来人,一切都看的明白。
然而这些事情柳婵却不知道该如何和孙凝香说。
最后柳婵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事关月后大人的弟子,自己这把老骨头想要操心也没有资格。
恶人修
刘杰那边此时已经将饭菜端了上来。
血浴之母自从见到那道粗壮的太阳匹链之后,就一直情绪复杂。
林远为了让血浴之母换换心情,干脆让血浴之母去和那些在美食群认识的群友一起去网红店铺探店。
此时的血浴之母并不在庄园中。
因此中午的这顿饭只有林远,刘杰,孙凝香和柳婵四人一起吃。
刘杰做的都是孙凝香点的菜,孙凝香点菜的时候特别照顾了柳婵的口味。
柳婵和孙凝香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差点没有将舌头吞到肚子里。
吃完饭后柳婵和孙凝香没有多待就离开了,准备去处理后续的事宜。
凝露仙圃并入天空之城,孙凝香又要去完成林远的任务。
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有的柳婵和孙凝香忙了。
就在林远和刘杰饭后,聊着关于神木联邦发展的时候。
辉耀王廷内的玄月只觉得左右为难。
这次王廷议还是玄月第一次参加,成就永恒的玄月有了成为冕下的资格。
虽然玄月目前是月后的月使,没有办法通过玄月的考验。
但玄月的实力已然让玄月可以和冕下们同等对话。
可现在第一次参加王庭议会的玄月整个人都尬住了。
因为玄月明知道月后契约了寿元鼠,解决了困局。
甚至说不好听的只要没有人在月后大人手下强行杀死寿元鼠,月后大人的寿元要比这些冕下还长的多。
玄月之前就猜测夜倾月会直接对着皇鲛一族出手,不仅仅是因为刘杰的关系。
很可能和知道月后大人的寿元只剩下三年的关系更大。
玄月显然是猜对了。
侦记
从王廷议会一开始,除了那位老人家,蝉鸣冕下和还没有回到辉耀的寂长灯外。
其他冕下都问着夜倾月到底是什么情况。
夜倾月没有说明原因,可事情发展到现在肯定是瞒不住的。
最后在七位冕下询问的目光中,蝉鸣只得无奈的说明了情况。
不说明情况还好,一说明情况这场王庭议会直接炸开了锅。
特别是欠了月后人情的竹君更是当即表示要外出云游,搜寻能够增长寿元的灵材。
这让玄月颇为感动,知道竹君真的承了月后大人的情。
发自内心的感谢月后大人。
但月后大人寿元恢复的事情玄月作为月使,在没有得到月后大人的允许前,是不能透露出来的。
此时从知道月后寿元只剩三年,便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厨尊开口说道。
“我和湛蓝联邦十二湛蓝世家之一的湛蓝翼虎世家正好有些交情。”
“竹君出去云游寻找能够增加寿元灵材的时候,我去一趟湛蓝联邦。”
“湛蓝翼虎世家定然存着一些湛蓝翼虎的精血,湛蓝翼虎的精血有提升寿元的作用。“
悍妻来袭:BOSS非情勿扰
“湛蓝翼虎的精血月后每天服用一滴,连着服用一年应该能延长三个月的寿命。”
“不过连着服用一年后,湛蓝翼虎的精血便没有了作用,还需要再想其他办法。”
听厨尊这么说,玄月有些忍不住了。
月后大人说了,要在辉耀百子序列前才出关。
在这段时间里,总不能因为自己要守着消息就将这些冕下们都折腾出去吧。

火熱都市小說 御獸進化商 txt-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在血朔面前截斷的太陽匹鏈閲讀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只是,这只天眷之灵应该在许多年前被塔典的真理五页给击杀了才对。
这件事情那些小联邦不知道,但是自由联邦作为三大联邦之一却知晓的十分清楚。
难道说天眷别馆的二馆主天晷玉蛛没有被真理五页击杀不成?
不对呀!消息不可能错!
而且这道太阳匹链的实力也不对,绝不可能是天眷别馆的二馆主施展出来的。
这就奇了怪了。
难道在天眷别馆的二馆主身陨后,天地间又出现了一种系属太阳的天眷之灵不成?
见到杜淼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反而一脸沉思。
逐鹿大苍穹
鲛敖忍不住开口说道。
“杜淼,刚刚的条件我们两个可是已经谈好了的。”
“你来出手解决这暗夜天象,然后我给你皇鲛一族领海内百分之十浮岛鲸的使用资源。”
“刚刚谈完的交易可不能不作数了!”
杜淼闻言橙色长发下好看的眉毛一掀。
“刚刚确实谈了交易,但这交易只是针对辉耀联邦的夜后,没有将天眷别馆牵扯进来。”
“加了天眷别馆,鲛敖你给我的价码太少了!”
听到杜淼的话鲛敖面上露出了一丝怒意。
女配系统:男主女主靠边站 猫熙儿
不知道是在恼怒杜淼毁约,还是在恼怒天边这道太阳匹链。
杜淼对于鲛敖的态度一点也不在意,可鲛敖却等不了了。
夜后来势汹汹,不可能会轻易收手。
如果真和自己在这里僵持起来,战斗的余波很可能会威胁到皇鲛一族的其他成员。
鲛敖作为皇鲛一族的领军人物,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皇鲛一族成员死在眼前。
鲛敖一咬牙说道。
“十分之三,我给你十分之三!”
“天眷别馆那边若是找麻烦,由我皇鲛一族担着。”
说话间,鲛敖的血色能量透体而出,脚下的血海磨盘一滞。
随即血色磨盘朝着天际甩出了一团暗红色的物质,像是磨盘磨碎物体后留下的残渣。
这团物体挡住了太阳,隔断了太阳与血浴之母之间相连的日光匹链。
鲛敖会选择这么做是做过一番衡量的。
杜淼这种一切以利益为先的人不可能愿意主动得罪天眷别馆。
因此只有解决了杜淼的后顾之忧,将天眷别馆的仇恨拉在皇鲛一族的身上。
杜淼才有可能再次出手。
自己确实阻挡了辉耀那边的天眷之灵与太阳之间的联系。
但自己却并没有伤到那只天眷之灵。
天眷别馆素来讲理,应该不会为此大动干戈。
杜淼听鲛敖这么说,再加上鲛敖刚刚的做法确实将仇恨拉到了皇鲛一族身上。
杜淼决定不再袖手旁观。
杜淼手中的长鞭一挥,长鞭化成一只浑身燃着火焰的巨蛇。
巨蛇周身褐色,长数千米,身躯上满是滚动的熔岩,如同是一条移动的地幔。
杜淼解除自己灵物的专属特**化后,直接一跃落在了熔渊幔蛇的背上。
随即杜淼右手朝天一指,海平面剧烈翻涌。
一座仿若能将世界熔尽的火山自海底长出。
火山口喷出大量熔岩洒向长空,与夜之力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火山口中飞出两条熔岩化成的飞蛇,朝着两座紫色妖塔迎去。
杜淼和夜倾月彻底依靠圣源之物引发的天象彻底交起手来。
杜淼的全力出手让鲛敖压力一松。
鲛敖加入战局,单手抬起海面幻化成的血海磨盘狠狠一抛,朝着夜空撞去。
正处于辉耀王廷的夜倾月感受到朝夜空撞去的血色磨盘,狠狠握住掌心一分为二的黑色晶石。
黑色晶石刺入夜倾月的掌心,吸收着夜倾月的鲜血。
使得夜倾月掌心的黑色晶石再次发生变化。
黑色晶石没有继续分裂,但两块黑色晶石中皆出现了一道不可名状的身影。
就在这时,天际两座紫色妖塔瞬间同时打开第四层。
两座紫色妖塔的第四层中皆飞出了一具由黑色不可名状物质组成的怪物。
两只怪物出现后,和火山中飞出的两尾火蛇缠斗在一起。
两座脱困的紫色妖塔凌空而起狠狠朝血色磨盘撞去。
大有一副要将血海磨盘撞碎的架势。
这边夜倾月在以一敌二,另一边一片不知名的海域上空。
一个红发异瞳的男子本来在疾驰赶路,丝毫没有顾及白天突然变成了黑夜。
这名红发异瞳男子身边跟着一名蓝发女子和一名身着渔网服的大汉。
这名身着渔网服的大汉在夜空下发出了极为舒服的喘息声。
好像在夜色下,这名黑色渔网服大汉十分的惬意一般。
“血朔,蓝莲,辉耀夜后的夜之力味道真好!是我喜欢的味道!”
“这次去辉耀联邦我绝对要见一见夜后,你们说夜后好不好撩?”
“会不会也喜欢我身上的夜之力味道?”
血朔的心中想的全是自己的女儿,没空搭理白凤。
蓝莲听到白凤的话嘴角抽动,就白凤这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使得体内的夜之力都染上了骚味。
夜后作为辉耀冕下,是当世人杰。
这样的人只要审美正常,没有什么特殊爱好,绝对看不上白凤。
蓝莲觉得如果有一个穿着渔网服,涂着指甲的大汉追自己,自己一定极为恼火。
若是这大汉自以为感觉良好,强行撩妹,自己怕是都能和这大汉打一架。
这次自己等人去辉耀联邦有三个目的。
一是寻找血朔和玉晷的女儿血情。
二是寻找那只能够吸收多种气象的天眷之灵。
三是对月后表达感谢。
白凤这家伙去撩夜后,别再撩妹不成和夜后交起手来。
还不待蓝莲准备开口去提点百分风。
血朔,蓝莲,白凤目光皆看到了太阳降下的那道纽带。
见到这纽带,血朔激动的颤抖了起来。
这道纽带证明自己的女儿确实在月后的守护下活了下来。
这道纤细的太阳纽带等于给血朔吃了一颗定心丸。
血朔不知道自己女儿现在的具体情况。
但却知道自己女儿在这种时候引动太阳,绝对是想帮助辉耀夜后。
不然太阳也就不会将光芒浮于表面,不再向外散发。
还不待血朔看够这道太阳匹链,血朔只见一团暗红色的物质直接将这太阳匹链懒腰截断。

熱門連載小說 《御獸進化商》-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重賞與重罰推薦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想到这林远摇了摇头,对刘杰说道。
“刘哥,你还记得那只矿脉地精吗?”
刘杰听到林远的话微微一怔。
想到林远收服矿脉地精时的神奇手段,立刻明白了林远的意思。
刘杰眼睛一亮说道。
“回去我就到公会联邦中发布悬赏抓捕地精的任务。”
“现在次元裂缝活跃期刚刚结束,次元生物的价格是十年来的最低点。”
“前不久我看星网上平日里售价八十万辉耀币的水世界次元生物蜗爪螺,现在十二万辉耀币就有人售卖。”
“一些品相特别好的也才买到三十万辉耀币。”
林远闻言,伸了一个懒腰说道。
“那这件事就麻烦刘哥了。”
“咱们走吧,先去趟惊涛城看看惊涛城有没有因为我们来收取大型鲸落受到影响。”
“然后再回王都。”
听到林远的话,戮食天蝶当即变为了本体。
愚人之死 马里奥·普佐
就在这时,戮食天蝶突然想到白言对付银黛的手段。
林远将银黛丢进宝洞金蝉宝器有一段时间了。
林远再不将银黛放出来,就算白言不伤银黛,银黛也很可能在白言的手中被活活吓死。
银黛对林远有用,真被白言没轻没重的吓死了可不是好事。
戮食天蝶打算提醒一下林远。
得到戮食天蝶提醒的林远尴尬的挠了挠头。
林远刚刚一心想着天空之城的发展,还真的是将银黛抛到了脑后。
如果不是戮食天蝶提醒,银黛就要被自己带到王都去了。
于是林远打开宝洞金蝉皮肤和胃囊制成的宝器,将里面的白言,银黛和银黛手下的两名海王放了出来。
白言被林远放出来后恭敬的对林远鞠了一礼说道。
“大人,该赔的理我赔好了,该道的歉我也倒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为了防止这条臭鱼再冲撞大人,我又友好的教了教这条臭鱼以后在大人面前话该怎么说,事怎么做。”
说完,白言眼一眯目光瞥向银黛。
银黛接触到白言的眼神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赶忙瑟瑟发抖的跪在林远面前,不住的对着林远问好。
不知道在宝洞金蝉宝器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银黛一个海皇竟然被白言训成了这幅样子。
林远抬脚走到银黛面前,对着银黛轻声说道。
“白言对你赔礼道歉了便好,让你和白言进里面沟通也是为了增进你和白言之间的友谊。”
“以后你们都在我手下办事不要心生戒备才好。”
“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以后要成为我的仆从对吗?”
银黛听到林远的话只觉得心中愈发恐惧起来。
哪怕林远的话阴阳怪气,话里有话,银黛依旧不敢反驳。
银黛最初见到林远的时候对林远的容貌惊为天人。
林远的容颜,气质无一不让银黛倾心。
可现在银黛对林远的爱慕全部转化为了恐惧。
白言是银黛的噩梦,白言对林远马首是瞻。
有什么样的主人便有什么样的手下。
神狱之妖逆 猴哥写书
林远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阳光少年定然比白言可怕万倍。
恐惧归恐惧,想起白言的手段银黛对林远的问话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银黛赶忙说道。
“大人,我银黛从今天开始将效忠您,听从您的所有命令。”
“我的心将不再向着大海,不再向着皇带一族,只向着您。”
林远不知道刚刚银黛心中的是什么,更不知道因为白言的手段让自己背了一个这么大的锅。
但是就算知道林远也不介意。
“既然这样,你便对我用你的不朽身起誓。”
“起誓完你赶紧回到海域中去,将你自己海域的资源和鲛芒海域的资源进行整合。”
“鲛芒死了,鲛芒的领海和你的领海临近。”
“在辉耀冕下找到你之前,你尽量将海域的资源整合起来。”
“等你被冕下找过之后,再来王都找我。”
银黛听到林远的话眼睛一亮。
这么说的话自己岂不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可以不待在白言身边!?
这简直太好了!
亲亲,穿越天境
银黛当即以最为虔诚的姿态用不朽身起誓,成为了林远的下仆。
从现在起,林远一念便能决定林远的生死。
还没待银黛高兴多久,林远的一句话又将银黛打入了冰窟。
“就辉海条约,关于鲛芒闯入辉耀想强占辉耀资源并行凶的事你需要替辉耀方作证。”
“海域你是待不成了,今后海皇八族定然容不下你。”
“所以你要在辉耀冕下找到你之前尽可能的将海域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收集起来,然后好好在我手下做事。”
“做的好我今后占下的海域资源都可以交给你来管理。”
“你要是做的不好便是你能力不行,那样干脆你今后不要办事了。”
“还不如留在白言身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听到林远的话,银黛在瑟瑟发抖中艰难的点了点头。
林远对自己的赏是重赏,银黛憧憬的正是自己能够统御众海皇成就海帝之位。
林远的赏赐让银黛看到了机会。
但林远给自己的罚也是重罚。
要是待在白言身边,银黛觉得自己还不如干脆死了算了。
为了能够让林远满意,银黛拿出了全部的干劲。
准备回到海域中,第一时间到鲛芒的领海将所有可能威胁到自己行动的鲛芒手下杀死。
然后将那些臣服于自己的鲛芒手下控制。
哪怕犁地三尺,也要在三天之内将自己和鲛芒领海中的珍稀资源收刮干净。
直到林远等人骑着戮食天蝶飞走,银黛还恭敬的跪伏在地上。
从被林远自宝洞金蝉宝器中释放出来就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两名海王来到银黛身旁,一左一右将银黛搀扶起来。
两名海王都知道,因为银黛的选择。
自己二人今后在海族中也将没有立足之地。
冥尸
看来后半辈子都要为这个名叫林远的人类打工了。
林远乘着戮食天蝶来到惊涛城外,老远就发现惊涛城外驻扎着不少一身制式服装的灵气职业者。
这些灵气职业者脸上都戴着一张醒目的制式面具,彰显着这些人镇灵卫的身份。
见到这些镇守在惊涛城外的镇灵卫,和镇灵卫身后完好无损的靛沧城林远松了一口气。

精品都市异能 御獸進化商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不聽話的銀黛讀書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林远闻言眼睛一亮,不过林远却没打算在这里查看钻石阶困灵箱内的规则晶石。
这些规则晶石都是王女的食物,其中蕴含的规则均会被王女的罗裙吸收。
回到庄园后有的是时间探查,根本不急这一时。
眼下海底已经空无一物,林远准备准备和刘杰,血浴之母回到海岛上。
进行这场惊涛城之行追重要的事情,加速浮岛鲸的孵化。
想从那一百多头巨鲸的骨骼中取鲸髓,在海域中实在是不方便。
巨鲸一生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深海,偶尔来到海面上换气。
这使得巨鲸骨骼内的压力极高。
只要巨鲸骨骼破开一个口子,里面的鲸髓便立刻会被压力挤到外面去。
巨鲸鲸髓的本质是精纯的水元素和灵气,逸散出去后会迅速融在海中。
为了保证鲸髓能够全部被浮岛鲸吸收,在海岛上取出鲸髓是最明智的选择。
眼下这场大型鲸落除了能为林远带来预计的收获外,还让林远收获到了一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念魂鲸。
念魂鲸绝对称得上是林远这次惊涛城之行的意外之喜。
才回到海岛上准备拿出鲸骨加速浮岛鲸孵化速度的林远,立刻被海岛上的情况给惊呆了。
淦!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怎么银黛好端端的变成了本体,其手下的海王均被打的奄奄一息,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人形状态下的白言站在银黛身上,手里正拿着一个骨片在化为本体的银黛身上刮取着什么。
这场景诡异到令人发指。
林远刚刚虽然没有明确表明自己原谅了银黛。
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显示出了林远对银黛的态度。
血浴之母原谅了银黛,自己也不再追究银黛。
怎么白言好端端的对银黛动起了手?
林远当即喝道。
“白言,怎么回事?”
比起银黛,林远更信任白言。
且不说自己主宰的身份能不能唬住白言。
自己灵魂神龛中代表白言信仰之力的光点总归不会是假的。
白言的信仰光点极大,这说明白言对自己的信仰极深。
现在的白言信仰之力光点并没有减弱,白言不可能违拗自己的心意。
想来这一切应该事出有因。
变为本体的银黛看着在自己身上肆意刮取细麟的白言,害怕的瑟瑟发抖。
想起白言对自己的手段,银黛害怕的接连打了三个冷颤。
见林远收取完大型鲸落回到海岛上,银黛疯狂的喊道。
“林远救我!救了我之后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将我知道的皇鲛一族全部秘闻都告诉你!”
此时的银黛如同是一只被打老虎逼进墙角的兔子,突然看到了救星。
白言听到林远的问话直接一转身,从银黛的背上跳了下去。
一边将手中刮取到的银蓝色膏体放在水晶瓶中,一边对着林远说道。
“大人,刚刚您明确说过让岛上的人都不要到海中去。”
“结果这条臭鱼被我发现有朝海域中窥视的意图。”
魔神林子凡
我的美女老师
“这条臭鱼不遵从大人的命令,我便想着出手教一教这条臭鱼想要跟在大人身边的规矩。”
“让这条臭鱼知道什么叫尊卑有别,明白仆从只能做仆从能做的事。”
“既然想做大人的仆从,大人的行径岂是仆从能够窥视的?”
听到白言的话,林远有些意外。
这白言还真是知道维护自己。
念魂鲸这种东西除了像血浴之母,刘杰这种身边人。
林远不会让别人知道,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林远将目光看向银黛,现在的银黛已经化为人形。
此时人形状态下的银黛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头上巨角后的鳍带光泽异常暗淡。
嘴角还带着明显的血迹。
不驯的困惑
看来白言下手不轻。
看到林远的目光中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白言立刻知道自己的马屁拍成功了。
在白言看来,银黛的行为简直找死。
一个小小的水生臭鱼竟然敢肆意窥探主宰大人,凭你也配!
生活在沼泽世界中的白言最看重的便是生命层次。
次元生物敢去窥探使徒,在次元世界中可是要处以极刑的。
见过了次元世界残酷手段的白言刚刚将自己知道的手段给银黛用了个遍。
戮食天蝶先是目光惊惧的看了一眼白言,随后走到林远身边说道。
“林远,事情正如白言所说。”
“虽然白言的做法有些过激,但是在我看来白言的做法并无过错。”
说完戮食天蝶面色不善的看了一眼银黛。
如果不是自己的实力拍马赶不上银黛,在银黛向海域进行探测的时候戮食天蝶也会出手阻止。
银黛作为一只海皇实力到达了不朽,站在海岛上用精神力探测海底和亲自下海用眼睛看根本没有分别。
听到戮食天蝶的话,林远抬脚走到银黛跟前。
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狼狈的银黛,侧头问道。
“看来我下海收取大型鲸落前你说的话不诚心嘛。”
银黛闻言不知怎的,只觉一股凉气涌上心头。
大魔法师旅途
银黛赶忙求情道。
“大人我之前从没有做过别人的手下,自由散漫惯了不知道规矩。”
“还请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知道很多海皇八族内部的信息,我可以都讲给大人听。”
“我们银黛一族内部的事情如果大人想知道,我也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到银黛的话林远并没有第一时间原谅银黛,银黛说的话应该不假。
作为海皇一族的成员,哪怕皇带一族已经屈居末流。
银黛又在皇带一族中不受待见,也必定不会成为其他海族的手下。
但不懂规矩可不是一件好事。
特别是林远决定让皇鲛一族给自己一个交代,与海族必定有一场战争。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留一个不懂规矩的海皇在身边只有麻烦没有好处。
规矩这种东西没有一段时日是学不会的,林远没有时间教银黛该怎么学规矩。
因此恐惧便成了最好的解决办法。
只要让银黛心中充满恐惧,做事情之前多想一想这件事做了会有什么后果,受到什么惩罚。
银黛便不会轻易坏了规矩。
林远转头对着白言问道。
“白言,你之前刮取的那些东西是什么?”

优美小說 御獸進化商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被抱住的林遠推薦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对于血浴之母的真实数据,林远在第一次前往靛沧城的路上就查探过了。
因此林远对血浴之母原本的真实数据有着深刻的印象。
原本血浴之母的技能和专属特性都是对血气能量的操纵。
现在血浴之母的技能和专属特性除了对血气能量的操纵外,更多是则对从太阳中获得的光系能量的运用。
觉醒天晷玉蛛血脉前,血浴之母的普通级技能行刑蜇刺是通过八只锋利的螯肢,将血系能量注入到目标体内。
从而控制目标体内血液的流动。
天晷玉蛛血脉觉醒后,随着光系能量的加入。
血浴之母的普通级技能行刑蜇刺在保留原本控制目标体内血液能力的情况下,获得了净化目标增益效果的能力。
灵气职业者前期由于契约的灵物少,灵物的等级低。
前期在战斗的过程中,灵气职业者往往单纯依靠灵物的肉体攻击或是元素伤害对敌。
战斗方式和攻击手段都比较单一。
可随着灵气职业者的成长,契约的灵物越来越多,灵物的实力越来越强。
战斗的方式往往更侧重于多只灵物配合主战灵物进行战斗的情况。
在这种作战方式下,主战灵物的身上往往会挂上大量的增益效果。
这些增益效果让主战灵物的实力大大提高。
甚至让主战灵物获得越阶战斗的可能。
血浴之母的普通级技能行刑蜇刺攻击目标,净化目标获得的增益效果。
等于从根本上破解了多只灵物配合一只灵物战斗的作战方式。
血浴之母这看似简单的普通级技能。大有在关键时刻扭转局面,奠定胜局的可能。
血浴之母的精锐级技能森罗之目由于天晷玉蛛血脉的觉醒,增加了看破目标破绽的能力。
血浴之母是一只以刺杀为主要战斗方式的灵物,这种看破目标破绽的能力等于为血浴之母开了一个挂。
让血浴之母在偷袭目标的时候,可以直接偷袭目标的软肋。
对目标造成最高额的伤害。
之前血浴之母的银阶技能叫八方血泽,八方血泽是利用目标体内血液形态的变化破坏目标的身体。
还能够操纵鲜血从目标的八窍流出体外。
现在八方血泽这个技能变成了光之葬礼。
光之葬礼是在将目标击杀后,通过光系能量控制目标的灵魂。
在光系能量将目标的灵魂能将灼干前,目标将会成为完全受血浴之母控制的傀儡。
无论怎么看光之礼葬这个技能,都要比八方血泽强的太多。
血浴之母施展光之葬礼这个技能,在以一敌多时有着奇效。
血浴之母在群战中,每击杀一个目标都能够通过光系能量对目标进行控制。
此消彼长下,血浴之母随着对目标的不断击杀可以拉起一支如臂指使得军队。
光之礼葬这个技能算是用另类的方式补足了血浴之母欠缺的群攻能力。
金阶技能蛛形附化照之前的区别是随着光系能量的加入,凝成的小蜘蛛在被目标击碎后。
小蜘蛛内的光系能量将会对目标进行控制。
这使得蛛形附化成了为一个集攻击,防御,控制三位一体的全面型技能。
至于血浴之母的铂金阶技能血腥之握,也照之前有了不小的变化。
之前的血腥之握是通过控制目标体内的鲜血,短暂控制目标的行动。
而现在的血型之握让血浴之母可以引动太阳的力量降下匹链,通过太阳匹链对目标进行束缚和攻击。
重生之贵女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血型之握等于为血浴之母增加了元素攻击的手段。
让血浴之母的攻击方式再也没有了短板,遇到任何战斗场面都能够从容应对。
眼下血浴之母的钻石阶技能鲜血之拥也彻底发生了改变,变成了技能旭光之拥。
鲜血之拥是纳奉血系能量,将血系能量转化到自己内体,并利用血系能量恢复伤势。
鲜血之拥是血浴之母能够快速吸收血系能量,提升实力的根本。
现在旭光之拥让血浴之母可以尽情吸收太阳内的能量。
配合蜕变过的专属特性渴望蛛体,血浴之母能够将体内过剩的光系能量转化为头发进行储蓄。
通过发丝内储存的太阳能量,血浴之母能够像之前服用酿血葡萄那样将自身的等级尽快提升上去。
以后只要有太阳在,血浴之母便再也不用担心脱发的烦恼了。
最多就是担忧发量太足压脖子该怎么办。
血浴之母晋升幻想种获得的专属特性隐秘蛛影大体和原本相同,依旧是通过停止自身的血气流动。
不过现在的专属特性隐秘蛛影让血浴之母可以直接将太阳当做眼睛,通过太阳对四周的环境进行探测。
可以说专属特性隐秘蛛影让血浴之母从一只刺杀类灵物摇身一变,变成了数一数二的侦查类灵物。
至于血浴之母的最后一条专属特性体外血骨唯一的改变便是,在保证战斗能力的同时。
体外血骨刺入目标体内后,可选择性的净化目标体内的暗系诅咒或灵魂类的负面效果。
等于让血浴之母的专属特性体外血骨兼顾了治疗的功能。
只是想要清除暗系诅咒或是灵魂类的负面效果,需要被血浴之母的体外血骨刺入体内。。
体外血骨刺入体内和被赤水血蛇咬上一口没有本质上分别。
在林远所有看到过的治疗类技能和专属特性中,体外血骨的治疗方式无疑是最凶残的。
现在了觉醒天眷之灵血脉的血浴之母强大到让林远心惊。
在林远探查血浴之母技能和专属特性的时候,血浴之母已经飞身来到了林远身旁。
看着在海面伫立的林远,血浴之母冷厉的眼神陡然变得缱绻起来。
血浴之母就这么眼神缱绻的看着林远,一时间没有说话。
林远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血浴之母,正要开口庆祝其顺利蜕变天眷之灵。
可还不待林远说话,血浴之母便一把将林远拥入了怀中。
血浴之母双臂用力紧紧的抱着林远,如同是在抱着一个稀世珍宝。
林远被血浴之母这么一抱一下子愣住了。

超棒的玄幻小說 御獸進化商 琥珀鈕釦-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歇斯底里的夜傾月看書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夜倾月被左鸣的话一扰,身上的气息便收敛了起来。
只是眼神中的担忧和凝重一点都不见少。
过了半晌,夜倾月才对着左鸣说道。
“这种事下次让老刘不用再请示了,在外一切以小杰说的话为主。”
“小杰让他怎么做他怎么做就好。”
“素闻寂长灯的小徒弟安赫和任何冕下弟子都不对付,见到哪个同龄的冕下弟子都少不得打起来。”
“如果只有小杰一个人在海岛上小杰和安赫少不得一战。”
“战后双方要是再起争执,大动干戈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岛上有唏月的弟子,寂长灯那个老舔狗的徒弟不可能对林远怎么样。”
“有些话寂长灯不会没有对自己的弟子说过,这些事都是小事。”
“你直接回复老刘,小杰那边的事不用他操心,让他趁早从惊涛城撤回来。”
说到这夜倾月的语气一变,声音低沉的可怕。
夜倾月先是偏头看了一眼左鸣,随后才开口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左鸣,我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左鸣闻言迟疑了半晌,看了看夜倾月的神态。
最后还是将自己探查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司首大人,那件事我去问蝉鸣冕下,蝉鸣冕下没有见我,直接让我离开了。”
“然后我按照您的吩咐直接去觐见老人家,老人家知道我的来意后没留我像往常一样喝茶下棋。”
“老人家叹了一声说乏了,之后便在躺椅上打起了盹。”
说到这,左鸣不再多言。
司首大人让自己查的事情事涉月后,是很敏感的一件事。
真要说起来这种事情司首大人是没资格查的。
正常情况下不管事情的真假,蝉鸣冕下和那位老人家在知道司首大人探查这件事都要第一时间找上门。
问问司首大人是否听到了什么风声,为何会去探查这件事?
蝉鸣冕下和那位老人家应该都急起来了才对。
可是蝉鸣冕下和那位老人家得知司首大人探查这等消息后。
既没有追问也没有否认,而是进行了回避的态度。
这其中的原由不言而喻。
想到司首大人和月后大人的青梅之谊,左鸣打起了一个冷寒颤。
司首大人此时定然通过蝉鸣冕下和那位老人家的态度,确定了这十年内疑惑积淀下来的猜测。
夜倾月听到蝉鸣的话,那双如同夜色星空般的眼眸猛闭了起来。
再次睁开时夜倾月眼中的生动变成了死寂。
夜倾月的身躯轻轻颤抖,最后整个人在铁索桥上如同风中凋零的黄叶。
夜倾月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素手内的骨骼摩擦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想起十年来月后面对事情时瞻前顾后,仿若失去了原本凌天之魄的反常。
特别是月后收了林远为徒,所做的一切处处在为林远铺路,就像是在处理后事一般。
这样的月后与夜倾月记忆中的月后完全不同。
夜倾月记忆中的月后应当以凌天之姿,行果决之事。
哪怕会为自己的徒弟撑伞,却更希望自己的徒弟能够尽己所能去搏出一个未来。
追溯月后反常的根源,夜倾月想到了十年前那场与自由联邦的对峙。
这场对峙的情况被做成了卷封,封在了王廷的密卷阁中。
夜倾月在知道后,借着核对镇灵司掌握的信息为由。
好好探查了一番十年前辉耀与自由对峙的卷封。
十年前的那场冲突自己正带人四处收服在辉耀祸乱四方的癌灵物。
因此夜倾月对那场冲突的情况并不了解。
市長 夫人
可在查看卷封后,夜倾月发现卷封中的内容看似连贯。
却有太多应该详细记载的事情确实一掠而过。
这种情况在以记实为主的卷封中根本不应该存在。
这说明卷封的内容被人为修改过。
当时的月后以一己之力击杀了自由联邦的三名绝顶强者,自身受伤是事实。
月后受伤,夜倾月回来的时候还特意去探望过。
可当时月后并没有见自己,夜倾月当时觉得十分奇怪。
夜倾月生出疑心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根据这近一年多的时间,夜倾月自己查到消息已经逐渐逼近了事情的真相。
让左鸣去见蝉鸣和那位老人家,正是夜倾月的最后一次试探。
一阵风吹过铁索桥,使得铁索桥不停晃动了起来。
不过在铁索桥晃动的时候,夜倾月的身躯已经站得笔直。
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双月夜倾月低下头,低声对着左鸣问道。
“左鸣,自由联邦的使团出使辉耀带队的人可是谢诞?”
左鸣闻言只觉得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左鸣跟在夜倾月身边近四十年,左鸣自认自己对夜倾月十分了解。
夜倾月是一个极度冷静,极度公正的人。
但这样的人疯狂起来却比世界上任何的一类人都要歇斯底里。
自由联邦使团出使辉耀的事,本就是冕下们最先知道的。
左鸣也是从夜倾月口中得知的消息。
现在夜倾月反问自己“是否是谢诞带着自由联邦的使团”。
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左鸣硬着头皮说道。
“司首大人,自由联邦带队的正是谢诞。”
说到这,左鸣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司首大人,月后大人的事如果您想证实,不如亲自去问一问月后大人。”
“实在不行您亲自问问蝉鸣冕下和老人家也行。”
夜倾月闻言轻轻摇了摇头。
“唏月那么骄傲,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再去碰唏月的伤疤。”
“左鸣你去将我宝库中所有能够增加寿元的珍物全部找出来,悉数送到辉月殿去交给玄月。”
“让玄月自行决定该如何处理。”
“这段时间我会一直留在王廷,镇灵司的事你和右蛰照往常那般处理就好。”
说完,夜倾月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铁索桥上。
太阳匹链在和月华匹链僵持的过程中,那九道没有被月华匹链阻挡的太阳匹链光芒变得愈发璀璨。
渐渐的,太阳匹链中的橘色慢慢被璀璨的白色光芒取代。
血浴之母周身浸染的橘色也在这一刻泛起了夺目的白色波光。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御獸進化商 起點-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塔典中處處透出的古怪閲讀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更没有人比紫情更懂玉晷到底对自己未出生的孩子倾注了多少心血。
当初玉晷和自己并肩而坐,在石峰上看着卷云流淌。
那时的玉晷侧过头,笑着看着自己说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紫姐姐,你是我最珍视的朋友。”
“不管以后我的孩子姓什么,我孩子的名都是一个情子。”
“代表着我们姐妹的感情,也代表着我对这个小家伙的期待。”
想到这,紫情的情绪差一点崩掉。
为了维护大家长的角色,紫情竭力忍着情绪,伸手摸了摸自己身旁小狐狸的脑袋说道。
“小涩,如果不是辉耀的那位冕下挟持了太阳,太阳直接降下的将不是一道太阳匹链,也不是之后的三道,而是后来的九道。”
“九道太阳匹链对于觉醒了天晷玉蛛血脉的灵物来说就像是在泡温泉,可对于血情这中天晷玉蛛血脉还没有觉醒的情况却有着致命的打击。”
“血情会瞬间被九道太阳匹链焚成飞灰。“
听到紫情的话,小狐狸摇了摇尾巴。
将紫情的话深深记在了心里。
突然,小狐狸又想到了什么,分外焦急的对着紫情问道。
“紫姨姨,我们天眷之灵是秉持自然万象而生的灵物。”
“血情妹妹和血朔叔叔体内都是天晷玉蛛的血脉,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
“血朔叔叔每天都念叨着玉晷姨姨和血情妹妹,血朔叔叔会不会将自己的……”
说到这小狐狸赶紧收声,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小狐狸身后的几名馆主眉头同时紧紧的皱了起来。
以众人对血朔的了解,小涩说的这种情况血朔还真有可能做出来。
血朔知道自己的孩子还活着,此时的血朔怕不是已经开心到疯狂。
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都给女儿。
血朔觉醒了天晷玉蛛的血脉,并将天晷玉蛛的血脉和猩红捕鸟蛛的血脉彻底融合。
现在的血朔已经是公认的天眷别馆第十七位馆主。
众人和血朔之间建立了深厚的羁绊,都不想血朔用这种方式牺牲自己。
这些年轻的馆主急切的不行,一旁的一些老馆主却一点也不着急。
显然这些老馆主比新馆主多知道些什么东西。
之前安慰梨落的短发女子赭鹿就是一位老馆主,赭鹿算了一下时间说道。
“紫情姐,算下时间,就算蓝莲,白凤,血朔他们三个全力赶路,路上不做停留,此时也到不了辉耀联邦。”
“加上血朔是带着对塔典的恨出去的,蓝莲和白凤都是玉晷姐看着长大的,心中对塔典的狠意一点也不会比血朔少。”
“他们这一路上少不得找塔典的麻烦,这会距离辉耀联邦短时间内不可能赶得到。”
“不过这几个家伙都担心的不行,小梨落又开始掉眼泪珠子了。”
“不如紫情姐将玉晷姐血脉的事和他们说一说,也好让他们不用那么担心。”
紫情闻言轻叹一声。
这种事每提一次,都像是将紫情心中未愈合的伤口狠狠扒开。
但赭鹿的话既然说道这个份上,看着梨落,祝冰等人担忧的目光。
紫情还是深吸一口气说道。
“祝冰,我记得你刚成年的时候和玉晷切磋赢了玉晷半招,就兴冲冲的每看到一个人都说自己的实力变强了对吧。”
祝冰听到紫情的话立刻低下了头。
祝冰倒不是为紫情说起自己刚成年的事而感到羞愧。
此时的祝冰实打实的在思念着玉晷,想着那个无微不至照顾着自己。
像妈妈般温暖的大姐姐。
就在这时,祝冰只听紫情继续说道。
“玉晷的实力早年一直和我在伯仲之间。”
“早年和玉晷对决的时候我们输赢各半。”
紫情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不等待众人反应紫情便继续说了下去。
“玉晷和你们不同,你们吸收自然能量只能吸收一种,玉晷从太阳中吸收的自然能量是两种。”
“玉晷一直吸收着太阳中的光和热两种能量,可慢慢的玉晷发现这两种能量出自同源,本质却又截然不同。”
“光灼可生热,但光的威力远不止热这一种。”
“热能生焰,火焰会遮盖光,又能催生光。”
“光和热相辅相成又互相牵制的关系,让玉晷发现光和热两条路不能一同走下去。”
“热来自于火,光的潜力在各方面都要强于热。”
“因此玉晷选择了火,将光那部分的潜力放在了血脉中,尽数给了孩子。”
“所以看似血朔和血情各有一半的天晷玉蛛血脉,实际上血朔接受的是天晷玉蛛热那部分的血脉,血情传承的是天晷玉蛛光那部分的血脉。”
“玉晷将血脉分流造就了天晷玉蛛血脉可以同时存二的可能。”
默写这段爱
“最近你们在别馆内好好呆着。”
“辉耀施了这么大的情,血朔,蓝莲和白凤三人没法还也还不了。”
“我去一趟辉耀,亲自觐见月后和那位冕下。”
“在我回来前由赭鹿代为管理天眷别馆的一切事宜,有事情你们和赭鹿多多商议。”
“塔典那边和我们天眷别馆已是不死不休。”
“这段时间尽量不要落单外出,让塔典抓了机会。”
说到这,紫情的眼睛眯了起来。
因为玉晷的事,紫情找上了塔典所在的筑塔圣地。
当时那一战紫情拼着重伤向命运一页体内打入了三道紫晶预咒。
命运一页就算不死伤势也要比自己重的多。
可事后筑塔圣地内一点风波也没有溅起来。
好像命运一页重伤对于塔典来说本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而且当时紫情含怒前往筑塔圣地,和八页都交了手。
塔典八页的实力比自己都要弱上一筹。
在紫情的记忆中,三千年期的塔典八页一页曰绯红,二页曰莺烛,三页曰绀青。
可现在塔典的八页一页曰命运,二页曰复兴,三页曰永罪。
此时的塔典和三千年前的塔典已然完全不同。
不说别的,就算绯红一页和绀青三页会死。
莺烛二页那么恶心邪恶的东西也不可能会死。
三千年对于莺烛二页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
紫情觉得现在的塔典内部处处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这正紫情会在临走之前特意嘱咐几句的原因。

bv19v优美都市小說 御獸進化商 ptt-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不講武德讀書-cpohy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要是换了非血系灵物,就算林远让白言将其击杀。
血浴之母也根本吸收不了。
那十几只海王体内的血气能量目前都聚集在了鲛芒体内。
战斗会让鲛芒体内的血气能量不断消耗。
这对血浴之母血浴之母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
甚至可能随着鲛芒体内的血气能量消耗过多,让血浴之母依靠鲛芒体内的血气能量都不足以支撑到天晷玉蛛血脉彻底觉醒。
想到这林远赶忙对着白言喝道。
“白言,速战速决!”
“用你最强的一击解决她。”
白言听到林远的指令当即面色一肃,不再和鲛芒说垃圾话。
白言三千米的鳄身圣洁光芒大方,左眼上方的图腾快速旋转最后变成了一个黑色孔洞。
圣源体状态下的白言出现在了半空中。
圣源体下的白言并没有立刻对鲛芒发起攻击。
此时,白言正满怀激动的引动着林远为自己体内注入的信仰之力。
大量的信仰之力聚在白言左眼上的黑色孔洞中。
紧接着白言左眼上的黑色孔洞中出现了一枚如心脏般跳动的物体。
这一刻白言原本和鲛芒分庭抗礼的气势猛然向上一拔。
大量的云气聚拢在白言周身,云气不断地化成狰狞巨大的鳄头虚影。
好像要将世界的一切都尽数吞吃入腹一样。
鲛芒那边在感受到白言身上的气息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白言身上的气息让鲛芒生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
甚至让鲛芒有了立刻退走的念头。
但此时的鲛芒却有无法退走的理由。
要知道这里可有一位冕下的弟子。
如果自己现在退走,所做的一切必然会传遍辉耀。
自己是在辉耀的领海内发起的进攻,目的是为了夺取大型鲸落。
这件事传出去无论怎么看都是自己单方面撕毁了辉海条约。
银黛这个贱人还活着。
银黛虽然在皇带一族中受尽排挤,皇带一族也没落了。
但银黛到底是海皇八族中的一员,是所有海族共同承认的海皇。
倘若银黛能够作证指控自己,辉耀方必然会对海族发难。
届时就算自己跑了,皇鲛一族也总要站出来给自己背锅。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海域的面积就那么大,资源就那么多,处处充满了竞争。
海域从来都不和平,上三族的明争暗斗永远比下五族的明争暗斗更激烈。
皇鲛一族目前在上三族中排名第二,一直被皇鳐一族紧紧的咬在后面。
辉耀方占据情理的发难,皇鲛一族势必要全部承担下来。
皇鳐一族很可能以此为借口,在海皇大会上攻击皇鲛一族。
把皇鲛一族从上三族第二的位置拉到第三,皇鳐一族好自己上位到海皇八族第二的位置。
海皇八族的排序直接关乎到海洋资源的分配,若是因为自己让皇鲛一族的排序下降。
那自己将会成为皇鲛一族的罪人。
鲛芒身为皇鲛一族族长的亲妹,是皇鲛一族的长公主。
鲛芒还真怕自己从皇鲛一族人人敬仰的存在变成了过街老鼠。
另外,圣源之物猩红触藻的猩红剧院已经搭成。
猩红触藻搭建猩红剧院需要一段时间,想要收回来也同样如此。
自己逃走猩红触藻注定只能被舍弃留在这里。
不管是灵物还是灵气职业者,圣源之物都是其最宝贵的存在。
鲛芒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将自己的圣源之物猩红触藻留在这。
感受到压力的鲛芒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神色。
鲛芒当即施展出了自己最强的杀招。
暗红之色在鲛芒的口中凝结,鲛芒张嘴吐出了一抹暗红色的巨鲛。
这巨鲛携血海之气乘风破浪的朝着白言撞了过去。
看着鲛芒对自己吐来喷吐的血色巨鲛,白言大喝一声。
“老子等的就是你出招!”
白言不闪不避的站在原地,在血色巨鲛近身后。
白言朝着鲛芒吐来的红色巨鲛伸手一拖,直接将整条血色巨鲛塞入了自己口中。
吞入血色巨鲛的瞬间,白言的身上渗出了一层血雾。
慢慢的白言七窍流出了蜿蜒的血流。
显然为了吞下鲛芒这一击,让白言受了不轻的伤势。
在鲛芒目瞪口呆之下,白言猛然张嘴。
一道红白相间的光柱从白言口中吐出,直直朝着鲛芒轰了过去。
任凭鲛芒如何闪躲,这光柱如同有导航一般稳稳的落在了鲛芒身上。
白言圣源体下的圣决能力是重奏,想发挥重奏的威力便需要吞下对方的攻击。
才好将自己的攻击和对方的攻击融合,返还给对方。
有了有对方的攻击做引,白言吐出的攻击在短时间内具有导航的能力。
正常情况下面对鲛芒这等和自己实力相差不大的对手,白言不会轻易吞下的对手的攻击。
因为这很容易让自己受伤。
吸血鬼骑士之蔷薇的凋零
但林远既然下令要求速战速决,白言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被白言一击命中的鲛芒鲜血狂喷的朝着地跌去。
这一刻的鲛芒身受重伤,但却并没有死。
作为不朽巅峰海皇的鲛芒也没有那么容易身陨。
在鲛芒跌落海岛的一刹那,白言已经闪身来到了鲛芒身旁。
作为一名使徒在危机四伏的沼泽世界中生存,向来都是生死一线。
因此面对敌人的时候白言从来都不讲什么武德。
白言一直秉持着能下重手绝不下轻手,能下死手绝不留活口的准则。
来到鲛芒身边的白言身后图腾流转间,图腾内巨大的鳄嘴中猛然喷出二十余道圣洁的光束。
这二十余道圣洁的光束打在了鲛芒身体的重要关节上,直接将鲛芒身上的重要关节尽数击碎。
如果说之前的鲛芒受了白言圣决重奏的一击还有反抗的余地。
那现在关节被毁没了行动能力的鲛芒彻底成了白言手下的待宰之物。
白言随即伸手抓起瘫倒在地上的鲛芒,狠狠捏住了鲛芒的脑壳。
感受着即将来临的死亡,鲛芒再也忍不住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道。
“你们不能杀我,我是皇鲛一族族长的亲妹妹,是皇鲛一族的长公主!”
“你们辉耀难道想和我们海族开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