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韓娛之崛起 愛下-第兩千三百一十章 相互推脫

韓娛之崛起
小說推薦韓娛之崛起韩娱之崛起
徐贤可能还稍稍顾及一些姐妹之情,当然也很可能是为了防止过后少女们翻旧帐,但李梦龙就不在乎这些了。
过去照着李顺圭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原本还在那里撒泼的李顺圭瞬间就愣住了,她这是被打了?
哪怕是在这种状态下,一些本能的反应还是具备的,比如说眼泪立刻就蓄在了眼窝中,嘴巴也咧到最大随时准备嚎出来。
护美狂医 美石
不过李梦龙却根本就没给她这个机会,照着她的后脑勺接连又来了两记,生生的把李顺圭给打的安静了呢。
倒不是李梦龙用了多大力气,而是李顺圭知道怕了,醉酒中的人也是知道欺软怕硬的,明显李梦龙和徐贤不一样啊。
现在李顺圭也知道徐贤的好了,所以根本就不用李梦龙去搀扶,直接老老实实的往徐贤怀里钻呢,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名叫委屈的气息。
青蛇 李碧华
徐贤在这边搂着乖巧的李顺圭,也不知道是该笑出来呢还是感慨,这前后对比也太过于明显了呢,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趁着李梦龙在那边和剩下的人寒暄时,徐贤机警的看了看四周,随后也偷偷在李顺圭的脑门弹了一下,这一瞬间整个人都舒畅了许多呢。
至于说李顺圭则已经被李梦龙彻底给调教了过来,哪怕是被徐贤如此欺负,也只是委屈的望着徐贤,丝毫不敢有什么反抗的动作呢。
话说徐贤自己对于美女本身是没什么感觉的,毕竟自从当了练习生之后,无论是生活在一起的姐妹还是认识的朋友,都是标准的大美女呢。
但现在她懂了,为什么粉丝们会喜欢她们,就现在李顺圭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徐贤看着都很想过去亲上一口呢。
不过考虑到现在的场合,徐贤勉强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一想到今晚一屋子醉酒的少女们,徐贤觉得这里面似乎也不全是委屈啊。
李梦龙就没有徐贤这么多杂七杂八的想法了,和现场这帮人说了几句后,直接过去准备结账走人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其余少女们那边都是李梦龙翻出她们的银行卡来结账的,不过到了李顺圭这边就有些麻烦了,她的银行卡貌似还在李梦龙手里啊,所以这顿就变成他来请客了吗?
“这边刘在石提前留下了银行卡的,所以是你来结账吗?”店家很是自然的把预留下来的银行卡递了过来,怎么看都是李梦龙要付账的节奏啊。
只不过这就是不了解李梦龙了,既然有人想要请客,他也不好驳了刘在石的面子嘛:“不用了,就用刘在石的这张卡好了!”
这话说出来后,何止是店家有些迟钝,就连身后的徐贤都觉得不合适呢,李顺圭请客吃饭,怎们能让刘在石来花这笔钱?
“你们是不了解他,除了李顺圭外,谁还会请他来参加演唱会?这叫替刘在石圆梦,他不花钱谁花钱?”李梦龙在这边狡辩道。
尽管某种程度上李梦龙说的是事实,确实几乎没有人请刘在石去当演唱会嘉宾呢,不过这不是大家不愿意请,而是请不动啊。
刘在石还是相当爱惜自己的羽毛呢,除了一门心思专注于综艺之外,歌曲、演技乃至广告涉猎的都不多的,可能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一条路上走到终点吧。
不过到了李梦龙的嘴中,却完全变了个意思呢,明明应该是李顺圭感激的事情,现在却成了刘在石要请客的状况,还能不能稍微要些脸面?
拦是拦不住的,毕竟徐贤的钱包都在车里呢,在无法直接去付账的情况下,说什么都没用呢,只能任由李梦龙在这边继续丢人。
只是过程中出了些小小的意外呢,刘在石走的时候是把密码单独告诉了李顺圭的,但现在看着李顺圭一脸迷茫的模样,应该是记不起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徐贤主动表示要去车里取钱包的时候,李梦龙再次制止了他的行为,不要这么冲动嘛,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
只见李梦龙飞快的拨通了刘在石的电话,可惜的是没人接啊,看了看这时间估计多半是睡了,再不济也是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毕竟他的休息时间还是比较宝贵的。
这种手段足以应付九成九的打扰了,一般人看到这幕后多半留上一条信息就结束了,毕竟想要再联系刘在石也没有渠道啊。
但这些对于李梦龙却只是抬脚就能迈过的小沟槽罢了,转手打给了罗静恩,这接通的速度就很快了嘛:“你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刘在石不是过来帮忙了嘛,想问问他有没有安全到家!”李梦龙脸不红气不喘的在这边胡诌道。
罗静恩看了看这时间,都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了,不觉得现在来问这些有些虚伪吗?好在到没有不开心:“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不过他已经睡觉了,需要叫他吗?”
“睡觉了?那就算了吧,这件事也不一定非要麻烦他。”李梦龙其实已经打退堂鼓了,为了这么点事情打扰对方休息就不应该了,这是底线呢。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的随口问了一句:“嫂子你知道刘在石的银行卡密码不?”
哪怕是隔着一个电话,哪怕是没有听到对面罗静恩的回答,但徐贤依旧替李梦龙感觉到尴尬呢,这种事直接问刘在石都很是不好意思了,结果竟然还直接问人家老婆?
罗静恩明显也被李梦龙给问懵了,也就是这电话是李梦龙打过来的,否则换成个女人的话,她都要以为是小三打上门了呢。
经过一通简单的解释,罗静恩总算是知道了大概,她不觉得刘在石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在这种情况替李顺圭付账,是作为李梦龙的兄长应该做的。
同时罗静恩也不觉得李梦龙打来的电话有多突兀,虽然他已经到场了,完全可以自己付账,但那样一来也会推脱了刘在石的一番好意。
至少她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很是爽快的把密码告诉了李梦龙,最后还叮嘱他放心大胆的刷,不够的话她立刻再往里面转一些。
挂断电话后的李梦龙也难免有些讪讪的,毕竟徐贤的目光中真的是充满鄙视呢,不过对面老板却满满的都是佩服,怪不得人家能成功,这种人不成功才没天理啊。
李梦龙也觉得自己有些孟浪了的,但泼出去的水也收不回来啊,所以只能顶着这些怪异的目光把账单结清。
“了不起过后再把这些钱还给刘在石嘛,搞的我在这边占他便宜似得!”李梦龙坐在车上后无奈的说道,实在是徐贤的目光过于犀利了。
尽管李梦龙不觉得自己在徐贤的面前有多么高大的形象,但也不想被这小丫头给鄙视呢,所以只能忍痛说出这番话。
徐贤听到这里才满意的点点头,不仅仅是因为李梦龙选择了正确的做法,也是因为看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呢。
“不会让你一个人出的,到时候我也负担一部分好了。”徐贤在这边主动说道,她对付起李梦龙也是有一手的。
果然听到这个建议后,李梦龙瞬间就轻松了不少呢,甚至还得陇望蜀的问道:“那她们是不是也能负担一些?”
“那就要你和欧尼们自己去沟通了呢,所以能快点开车了吗?在这车里多待一秒钟我都嫌折磨啊!”
“空调已经开到最大了,要不然你把窗户打开?”
“然后呢,让路过的人过来看一看酒醉的少女们是什么样子?”徐贤白了李梦龙一眼,就知道在这边给她外坑。
想想看类似的照片被第二天酒醒的少女们看到,这徐贤还有有命活下来?不就是逼着他出了点钱嘛,还非要小气的反击回来,切,幼稚!
一路上两人就这般互相吵嘴似得开了回来,倒不是两个人有多无聊,而是想要分散下精力啊,毕竟每每看到车后面的情景,都有一种直接把这帮人踹下去的冲动呢。
总算是熬到了小区停车场,都不等汽车挺稳,车门就瞬间被拉开,如同电影中的画面似得。
不过电影中出现的往往都是黑衣硬汉,而这边钻出来的则是娇滴滴的女孩子,当然仅限于还清醒着的。
因为在地下停车场,所以也就不需要避讳着谁了,能打开的车门统统打开了呢,散着味道的同时也试图让那帮女人醒过来。
至于说李梦龙则带着允儿和徐贤蹲在不远处,皱着眉头盯着这边,虽然不是第一次应对类似的情况了,但依旧很是抗拒啊。
“怎么说啊两位美女,里面七个人,我负责三个,很讲义气了吧!”
“你怎么好意思呢?我一个人能负责两个?”允儿直接否定道,不过看得出李梦龙的态度还是比较坚决的,既然如此就需要利诱了嘛。
允儿就这么蹲着小步挪了过来,撞了撞李梦龙的肩膀,随后暧昧的说道:“别说我不向着你啊,这一车可都醉酒的大明星,一会你搀扶的时候难免有些肢体接触,我都可以当作没有看到呢!”
徐贤原本就没打算参与进来,不过听到允儿这后话还是下意识的张了张嘴呢,这怎么听都像是暗示呢,而且是直接把少女们给卖了的那种。
不过徐贤也成长了嘛,尤其是揉了揉自己头上的疼痛之后,她觉得允儿这主意也不赖呢,总之她是真的不想去扶着这帮人啊。
说实话这个建议还是比较诱人的,不过前提是李梦龙真的能做点什么,并且允儿不会揭发的情况下,但这两个条件都不满足啊。
“别和我来这一套,她们还是不是你们欧尼了?”李梦龙一脸正义的说道:“总之你们每人负责两个,唯一的优待就是让你们过去先挑了,已经很讲义气了!”
允儿不信邪的又挑逗了李梦龙几句,甚至从网上翻出一些少女们的性感照片给李梦龙看,但效果似乎不太好啊。
默默的叹了口气,允儿也认命了呢,看着面前玉体横陈的保姆车,不禁感叹道:“你们当的是个什么明星?喝醉了都没人愿意搭理你们呢,我都替你们可悲!”
徐贤听到这些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允儿这就是偏激了嘛,可能唯一不愿意理会她们的三个人都站在这边呢:“我想要帕尼和……”
“不行,帕尼是我的!”允儿瞥了徐贤一眼,小丫头还想在这边先挑?不知道她林允儿是二忙内嘛,这也是徐贤的姐姐呢,什么时候轮到她先开口了?
至于说选帕尼则是因为她没有醉的那么厉害,现在只不过是睡着了而已,说不定叫起来后还能自己走呢,至于说下一位就要好好考量一下了。
如果被少女们知道了现在这一幕,估计她们是要跳脚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三人在这里分猪肉呢,还挑挑捡捡的,这是她们应该做的?
李梦龙就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了,背上扛着一个,腋下一边夹着一个,他可不想再下来一遍,至于说少女们现在有没有不舒服,这就不是他该考虑的了。
事实上允儿和徐贤留给他的是真正喝醉的那几位呢,在不能自己醒来走路的情况下,也只有李梦龙这身板能同时拎住三个人了,能者多劳嘛。
好不容易回到了宿舍,李梦龙就如同扔麻袋似得,直接把三个人“卸货”在沙发这边,至于他自己嗅了嗅身上的外套,这徐贤今早拿来的新外套不能继续穿了。
“oppa把衣服放在篮筐里吧,明天洗衣服的时候我帮你一起洗。”徐贤说话间端着一盆水走了过来,要给这帮人擦拭一番呢,否则都没法让她们去睡觉的,味道太大了。
看着徐贤温柔贤惠的模样,李梦龙感觉很是满足呢,毕竟这就是一副最美的画卷,只不过这画里是不是少了个主人公啊?
原地转了一圈,李梦龙最后竟然在自己的房间找到了允儿,很是嫌弃的在她屁股上踹了一脚:“呀,这可是我睡觉的床!”
“没关系呢,我不嫌弃你脏……”

y5n10優秀都市言情 韓娛之崛起 ptt-第兩千兩百九十五章 犧牲展示-h1dh7

韓娛之崛起
小說推薦韓娛之崛起韩娱之崛起
帕尼是真的下了力气呢,关键是她以为整件事都是个玩笑的,最起码李梦龙第一下也会躲一躲啊,谁知道对方那么实在,这一声脆响着实是又把帕尼吓到了。
这真的不是因为帕尼胆子小,换做任何一个少女们过来都会差不多的,看着自己那红肿的手掌,感受着传来的丝丝痛意,帕尼都不知道对面李梦龙是个什么感觉了。
饶是李梦龙的脸皮可以厚成城墙,但依旧要遵守些最基本的法则啊,比如说当被人扇巴掌时,他的脸一定会比对方的手更疼的。
果不其然呢,对面李梦龙的脸颊已经有些肿了起来,一个清晰的巴掌印痕迹分明的印在上面,话说认识这么多年了,帕尼第一次见到李梦龙如此狼狈呢,结果还是因为她!
这眼泪很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一方面是吓得,一方面也是有些心疼,伸出手试图摸摸对方的脸颊:“你怎么也不躲一下啊!你是不是傻!”
李梦龙现在脑子也有些嗡嗡作响,说实话他也没想到帕尼真的这么虎啊,不说大家彼此作假,但稍微留些力总是没问题的吧,在这边打仇人呢?
不过现在再说这些就没有意义了,毕竟打也打过了,再说也是李梦龙张罗起来的,全程他应该负主要责任啊,尤其是帕尼又哭了出来,让他连埋怨的话都说不出来。
“小意思了,就当是给脸部按摩了!”在无法指责帕尼的情况下,李梦龙也只能选择充当硬汉了,好歹也能收获点帕尼的崇拜不是。
可惜的是帕尼现在哪里还有这种情绪,已经急忙去找药箱了呢,当然更合适的其实是一些她们用的消肿物品,不过帕尼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罢了。
这一巴掌挨得那是实实在在,既然自己受了委屈,李梦龙就更不会放过那帮在群里口嗨的人了。
先是把视频存了下来,随后又对着自己一通的自拍,虽然每天和少女们厮混在一起,但李梦龙的自拍技术依旧没有什么进步,各种死亡视角都让人不忍直视。
不过李梦龙又不是拍什么宣传照,甚至都不是给粉丝们看的,只要拍下来应有的细节就好,在没有任何作假的情况下,李梦龙自然要给出绝对的证据。
把这些都整理完毕后,李梦龙就开始在群里轰炸了,说实话当看到这一组照片和视频的时候,群里的大家已经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了,而是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这是谁发的照片?大半夜的来这边吓唬人合适吗?”
“看起来像是李梦龙啊,这是想让我们拿来辟邪吗?”
“大家仔细看一看,似乎照片里的李梦龙被打了呢!”
有了提醒之后,大家自然认真了几分,不过依旧不太相信,不是他们高看自己啊,李梦龙凭什么给他们发这种照片,就是为了满足下他们的恶趣味吗?
“这照片不是ps的,大家可以看那个视频,帕尼都出镜了!”
“靠,竟然来真的?这一巴掌看的都脑仁疼!”
“不是,这是干什么啊,扇巴掌挑战吗?我们每个人都要录这么一段?”
李梦龙在这边看着飞速闪过的留言,很是佩服这帮人的记忆力啊,合计着十几分钟前的发言就忘记了是吧?好在他还保存有证据,那就让他来好心的提醒一下这帮人呗。
于是乎李梦龙把刚刚他们口嗨的截图都发了过去,并且一个个在那边点名:“加班费就不给你了;这个工资我会替你捐掉的;倒立的那个,我不是不讲道理啊,可以等你有排泄的冲动时再表演!”
随着李梦龙再次出场,大家总算是反应过来事情的经过了,合计着李梦龙看到了他们的口嗨,为了让他们丢脸,竟然不惜自己找人扇了一巴掌,何必呢!
这真的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李梦龙拼着自己受苦也要拖他们下水?公司缺他们那点的加班费和工资吗?但对于个人来说,这笔钱会让他们很心疼的。
不过当大家看到李梦龙最后点名的那位后,突然觉得破财消灾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啊,否则当时万一说出日五档电风扇的许诺,这下半辈子还怎么生活?
守宫砂
至于说反悔嘛,大家至少现在还没这么想过,李梦龙一个公司大佬都能亲自下场了,他们也不应该玩不起嘛。
只是在心里某个角落中,这帮人也有些阴暗的小心思啊,大家都迫切的想要看看那位倒立拉屎的要怎么办,大家都遵守承诺了,那对方似乎也就没有毁约的借口啊!
帕尼提着药箱跑下来时,就看到了李梦龙在那对着手机傻笑呢,尽管时不时的因为脸颊的刺痛进而倒吸着凉气,但依旧不能影响他的好心情。
只是在帕尼看来这就是傻了的表现呢,她的一巴掌有这么大的威力吗?这不会李梦龙的后半辈子都要她来负责吧,这样一来她要攒双份的养老金呢,所以说要出去接广告了吗?
帕尼的思维一时间飞了好远,还是李梦龙叫了声她,这才让帕尼再次回神:“哦,我这就来给oppa处理呢,你也不要一直笑了,会影响消肿的速度呢!”
“那怎么行,我受了这么大的苦,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开心啊,不让我笑的话,这一巴掌岂不是白挨了?”李梦龙任由帕尼在自己脸上擦着各种不知名的药物,但嘴上却依旧倔强。
反正这张脸都是李梦龙自己的,他都不打算要了,那帕尼也没有必要替他担心呢,尽管是她动的手,但现在她不是已经在尽力弥补嘛。
只是帕尼真的很好奇手机上的内容呢,按理说李梦龙的笑点还是挺高的啊,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这应该是特别好笑的事情呢,所以能和她分享一下不?
“这种事你也好奇?屎尿屁的东西,你听了会恶心的!”
“你都不恶心呢,凭什么来猜测我?你先说出来嘛,真要是被恶心到,那就算是我黄美英定力不够呢!”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独宠百变小魔女 夏律律
“哦,就是有个人要表演当众拉屎!”
贗 太子
“然后呢?你就这么开心了?”
“忘了说他还要顺带倒立的!”
岳小玉续
帕尼给李梦龙敷脸的动作都停滞了呢,主要是在脑海中想象着这画面出现的可能性,不过怎么想都感觉不太可能啊,这是在克服地球重力啊,违反常理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怎么就知道这不是人家的特异功能呢!”李梦龙推了推帕尼的脑袋:“你可千万不要嫉妒啊,更不要去学,这需要天赋异禀的,你没有这天赋呢!”
“你怎么知道我……”帕尼下意识的就想要反驳,不过似乎这种事没有什么争论的必要呢,毕竟她真的没有想要试一试啊。
这下帕尼也顾不上李梦龙的脸了,直接抢过手机从头浏览了起来,越看越是感觉荒唐呢,这帮人当着李梦龙的面集体口嗨也就罢了,换做是一般公司多半内部通报处理下,确立下领导的权威什么的。
不过放在李梦龙这里,他硬生生的给玩出了新的花样啊,为了和这帮员工赌一口气,李梦龙也算是豁出去了,毕竟这巴掌印到现在还留在脸上呢。
帕尼也不好说李梦龙这么做是不是对的,不过确实让人看着很是开心就是了,而且极容易拉近大家彼此的距离感呢,至少这一刻大家都没有把李梦龙当作上司的。
狐戏红尘
“你真的会让那位……”帕尼这话只说了一半,因为说全了会让她有些恶心呢,她觉得李梦龙应该就是开个玩笑吧。
“玩笑?我这巴掌都被你扇了,现在和我说是玩笑?”李梦龙很是认真的看着帕尼:“今天这屎他想拉出来那自然最好,否则我一定把他的屎给打出来!”
帕尼真的是替那位感觉到悲哀啊,遇到这种较真而且放得下身段的老板,也不好说是不是对方的幸福,不过总之至少在这件事上,绝对是所有人的不幸呢。
随着这边闹了一会,天色已经开始放亮了,一群夜猫子觉得这么隔着手机聊天还是不够直接,尤其是在那位潜水的情况下,既然如此要不要面聊啊?
李梦龙对于这帮功臣还是足够看重的,大家如此辛苦不说,又高风亮节的献出了加班费、一个月工资什么的,这种小事要是再不满足下大伙,李梦龙都觉得自己是个万恶的资本家呢。
疯妃传
于是乎直接公司一楼炸鸡店走起,这个时间估计店里也没有顾客的,正好方便他们继续聊天,当然相应的炸鸡费用李梦龙也全包了,随随便便一个人的加班费估计就够了吧。
眼看着李梦龙这就要准备离开了呢,帕尼真的很想提醒下他,他现在不太适合出去见人的,毕竟有碍观瞻呢。
“这算什么?再说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这是我荣誉的证明!”李梦龙很是自信的说道:“再说还能比那倒立的人更丢人吗?”
帕尼歪着头想了想,如果非要这么比较的话,那她也无话可说呢,作为这件事被动的参与者,帕尼觉得自己也应该过去看看,万一能看到点挑战极限的画面,那似乎就更加圆满了呢。
帕尼真的不是为了单纯的看热闹啊,她一来要作为护士继续照顾李梦龙的脸颊,二来她也想看看人体的极限在哪,这种挑战精神很值得敬佩的。
看到帕尼那猴急的模样,李梦龙也就不揭穿她了,反正那么多人都过去了,也不差帕尼这一个呢:“想走就快点啊,我可不会等你化妆的!”
“哎呀,不要这样嘛,那么多人都在呢,我打扮的漂亮些,不还是给你争面子嘛!”
花间醉浮云 蟹子
“用不着,我李梦龙的面子可不是靠你们挣来的,这都是我自己一巴掌一巴掌打出来的!”
尽管这么说,但最终还是给了帕尼一些时间,帕尼也很是了解他,所以仅仅是画了个淡妆而已,不过配着那天生丽质,倒也不差什么,除了脸略微肿了些。
毒女狂妃 焱火焰
“我这是被扇的,你这又是因为什么?”
“你说呢!”帕尼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她这一晚就没怎么休息的好不好,被吓惨了不说,又哭了好几次,这脸上的状态能好了那才见鬼!
李梦龙摊了摊手,尽管他自认为在这件事上没有多大的责任,但不要试图和女人争辩嘛,否则吃亏的永远都是他自己,这一点李梦龙很有经验的。
两人坐在车上后,帕尼才问起那个群里的经过,在得知这帮人是为了她们才临时熬夜加班后,一时间还有那么些于心不忍呢。
这帮人牺牲休息时间受苦受累的不说,关键是还被李梦龙各种套路,尽管李梦龙也付出了不少,但这么比较下来似乎也没什么嘛,这一巴掌能值那么多钱?
有心劝说李梦龙放弃这赌注,但帕尼也知道不太可能,毕竟李梦龙现在的状态很是亢奋的,至少不是她一个人可以拦住的呢,要是整个团队都在还可以尝试一番。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迂回出击了呢,李梦龙这边不断收着各种赌注,而帕尼的想法则是她私下里把这些给补回去,不就是加班费和工资嘛,她应该给得起吧?
再不济还可以联合其余的姐妹们嘛,在这种事上大家都还是比较开明的,只是金钱方面可以弥补,但那位倒立的就有些难办了,至少帕尼是真的想不出任何补救的办法呢。
在她看来那位已经可以宣布社会性死亡了,选择遵守的话那结果不用说,不过违背的话也不是那么好受的,至少要让周围的人狠狠的鄙视一段时间。
一路想着这些,很快就来到了公司这里:“你是不是开错地方了?怎么可能这么快,这刚十几分钟唉!”
武碎虚空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一路上有车吗?赶紧下去,我还真有点饿了!”
“哦!”帕尼答应了一声,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扯了扯李梦龙的衣袖:“那个,大家都是同事呢,一会对方真的要是不愿意,你不要逼人家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