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1053 反擊的號角閲讀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我和五更绫濑的日常
一切安好,今天也无事发生呢。
客人虽然少,但是消费多,已经超过店里的盈利条件了。
二宫小姐给另一屋子的客人送去咖啡和点心后,就要出来经过走廊回自己的岗位了。
可是……
路过龙之介他们那个包间时,她不由慢下了脚步。
是听错了吗?娇…娇喘?
心里的疑惑生成还没有一秒钟,就得到了验证。
【这不好吧?】
屋里面的画面并不是难以描述,但是隔着一扇门去听就耐人寻味了。
那种奇怪的声音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断断续续地还在传出来。
二宫小姐一只手抱起了胳膊想着。
这个…她已经是一名大人了,也自然懂得那种事情。
虽然她没有谈过男朋友,现在还是单身,但她确实了解。
绝对没听错。
现在的客人…年轻人都这么胆大的吗?
就不怕有人突然进去……哦,对也是。
二宫小姐眼里流露出恍然之色,对呀,自己给他们送完东西了。
在到他们离开之前也不会再进去了。
至于其他客人,误入的几率实在太小了,毕竟也就那么两个客人而已。
也没喝酒什么的。
这么说,还真的是有条件做那种事情呢。
她略咬了一下嘴唇,觉得这事很是麻烦。
在这儿停留,可不是偷听什么,而是考虑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她听见了,无视就可以,但如果其他客人听见了呢?
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又或者其他官方人员听见,把他们这里当成伪装的地下风俗店呢?
这问题可就严重了。
要进去提醒一下吗?二宫小姐马上摇了摇头,就算里面的是普通人,她也是很难进去提醒的。
难进去,进去了听不听还是一会儿事呢,万一一伸手把她拉到其中了怎么办?
(#/。\#)唔,就算听劝了,也会不开心吧?
万一最后投诉自己怎么办?
就算店长不会觉得她做错了,但也会在表面上拉着她给客人赔礼道歉。
几句话的事情,她能理解,但还是受委屈呀。
更别说里面的是龙之介他们,事情又更不一样了。
会不会恼羞成怒?真的把自己也怎么了,又或者说事后报复自己。
这可就划不来了。
她再怎么说也不是店长,只是一个拿着微薄工资的小小店员。
这么做的话,最大的可能还是自己当了替罪羊、出气筒,丢掉工作。
甚至连下一份工作都受影响。
她怎么可能为了微薄的薪水,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事后还要担惊受怕地怕遭受报复呢?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这种事情处理不了。
二宫小姐释然又似无奈一按,摇了摇头就要走了。
她什么都没听见,她没有在这里停留过。
总之,什么都不知道。
————
里面的事情,还要回到之前说。
那时龙之介刚和雪之下聊完学生会的事情,感慨也感慨完了。
雪之下继续享受群猫环绕的惬意。
龙之介则是喝了口咖啡。
不过刚喝了一口,他想起雪乃现在也还没喝呢,而且不方便去拿。
于是便问道:“要喝咖啡吗?我帮你端过来…”
龙之介想起什么顿了一下,说道:“…诶嘿嘿,当然喂你吃喝也可以的哦~”
雪之下眼里稍露鄙视,同时坚定地摇了摇头。
龙之介倒也不沮丧。
他随后把雪乃的那份咖啡和点心往前挪了挪,保证一伸手就可以摸到。
雪之下看了看,也稍微调整猫咪挂件的位置,准备喝几口了。
不过此时龙之介提醒了一下:“雪乃,你头发上沾了一些猫毛,小心喝的时候落到咖啡里。”
“嗯?哪里。”雪之下左右看了看自己两边的长发。
“算了,我来吧。”龙之介晓得雪之下腾不出手来。
于是伸手帮她摘了几根白颜色的猫毛。
是雪乃刚才蹭猫的时候粘上的吧?
弄好之后龙之介一点头。
雪之下见了也便伸出胳膊去拿咖啡,但好巧不巧地被猫扒拉了一下。
幸好,咖啡还没端到手上,所以没有撒。
不过雪之下也停了下来,猫闻了猫薄荷,可不是平时那个乖巧的猫了。
而且咖啡可是热热的,刚端进来,屋子里暖气很足,这么一会儿会儿不足以凉。
这要万一在自己喝咖啡的时候被猫碰了一下自己胳膊,那后果不堪设想。
轻则洒落弄脏衣服,重则烫伤自己,更严重的是会把猫吓走。
那可不行。
要喝,还是让猫到另一边去玩的好,但一时要弄不走。
再要么让龙之介帮……
嗯,不喝了。
……龙之介本就一直看着雪之下,此时也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
于是善解人意地说道:“不方便还是我来帮你吧,你和我客气什么呢?”
雪之下抿了一下嘴唇,弱声说道:“那怎么行呢?”
“那怎么不行呢?你平日里帮我带午饭,我做这点事情又算得了什么?”
雪之下可以从龙之介目光中感受到真诚,但一时还真接受不了。
……稍想了一下,她最终还是拒绝了、
“算了吧,让我去一边玩,这样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刚才没注意到,被这些猫压了这么长时间,腿都有些麻了。”
说着雪之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蓝色香囊。
刚一拿出来,就有猫伸出爪子碰了一下。
雪之下稍微一阻拦,举高,然后隔着香囊捏破里面像鱼肝油一样的东西。
然后望远扔扔了出去。
顿时这浓郁的猫薄荷味道诱使两只猫主动追了过去。
其他三只不动,雪之下又人工推了推,又跟着过去了一只。
再推了推,又过去了一只。
还有一只橘猫,似乎不爱跑动,依旧赖着雪之下。
龙之介见状,“粗暴”地一把把它抓了过来,抱在自己怀里。
然后对雪之下报以绅士的笑容。
“快喝吧。”
雪之下见状稍有些无奈,不过也多亏龙之介帮忙了。
她端起桌子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又腰板直立起来探身拉了一下桌面远处的小点心。
不过拉过来之后,她没有原模原样地坐下来,而是动作僵持子一半,进退不得。
似乎是……有些腿麻的样子。
脸上也露出忍耐之色。
龙之介见状眉梢一挑,笑眯眯地说道:“已经压麻了吗?那换个姿势吧。”
雪之下颦着眉摇了摇头:“不能坐下了,得活动活动。”
有时候腿麻就是这样,坐着的时候只是稍感不适。
但是等稍微换个位置时,那感觉一下子就喷涌了出来,让人猝不及防。
雪之下是想站起来的,但是稍微一停顿,就完全站不起来了。
她只得侧身半躺半坐下来,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轻轻揉着腿部。
试图缓解着腿上传来的难受感觉。
龙之介看着伸到自己眼前的脚丫子,还碰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虽然不是什么丝袜,只是普通的黑色色学生长筒袜,但其实也挺好看的呢。
龙之介看着嘴边的肉,自然没有放弃的理由。
“咳,看你的难受的,我稍微给你按摩一下吧,很专业的哟。”
忍受着巨大难受感觉的雪乃,迟疑了一下。
但就在这几秒内,龙之介已经捧起了雪之下的小脚,然后不禁笑了起来。
雪之下本来心中就有些犹豫,不是有句俗语叫“男人的头,女人的脚摸不得”?
但看见龙之介刚才的笑容后,她马上确定了下来。
“不行,别,不要,啊啊啊~~~~~~混蛋龙之介。”
神医小逃妃 半溪玦
雪之下闭着眼睛,眼角有泪水挤出,秀拳更是握起。
龙之介当然乐在其中,一边真的按摩让雪乃更快恢复,一边故意逗逗她。
一开始的刺激过后,雪之下就挣扎着要摆脱龙之介的魔爪。
诚然,腿部的力量是远胜胳膊的。
但对于龙之介其实都一样,没用。
雪之下只能含着泪水,痛恨鄙视地看着龙之介。
嗯,都被鄙视了,但是什么都没做也太可惜了。
龙之介没客气地更是“恶戏”起来。
雪之下也忍不住发出了刹那尖叫声,不是疼的。
一半是有些娇羞,一是有些麻痒酥软。
她觉得龙之介似乎真会点什么呢。
龙之介一脸愉快,手上本事不停,有节奏地刺激着雪乃脚步穴位。
同时不忘嘴上打趣道:“舒服吧?我理解你这个样子,大家脚麻都是这样的。
给你适当按摩一下,能好的快一点,相信我,我是专业的。”
雪之下无力反抗,不过她捂住了嘴巴,发出的声音只会让龙之介的“施虐感”增加。
只是直直地瞪着龙之介,以期让他觉得不好意思而停下。
但…龙之介怎么会就此罢手?
依旧是一副一正言辞的样子,替她按摩着脚丫,还不上滑帮她按摩小腿。
“怎么样?手法很专业吧。”
雪之下闻言,感受着位置的变化,已经无力说出话来。
男神一吻好羞羞
她不再捂嘴,而是捂住眼睛,不得不平躺了下来。
一直胳膊撑着地,她也撑不住了。
不捂住嘴,自然有奇怪的声音发出。
间断、不连续、被龙之介控制着节奏。
一闪一闪亮晶晶的节奏。
————
按摩完后,雪之下便瘫软在地上,一副惨遭蹂躏后侥幸逃脱的样子。
喘气声有些紊乱,尽量在调整。
身上微微出了层汗水,肌肤散发着与平常不同的光泽。
眉眼和脸颊之间流转着嗔怪和绯红。
龙之介嘴角越扬越高,没有笑出声来还真是难为他了呢。
稍微让雪乃休息一下吧。
他再一次端起咖啡喝了起来,稍稍凉了一点。
浅尝一下,便大口喝了起来。
————
没有龙之介的目光骚扰的雪之下,也慢慢平复呼吸和心情。
还有姿势。
她不复刚才的不堪姿势,坐起来,做好,端庄而优雅。
立如芍药,坐如牡丹,行如百合。
这不光是她姐姐阳乃,也是他们家的教育方针,所以她也是。
雪之下很想假装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有些事情是骗不了自己的。
一瞄见龙之介那幅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风轻云淡样子。
她就有些委屈和不满,怎么好像都是自己矫情似的?
明明是龙之介欺负她。
雪之下心里轻哼一声,扭过头去不看龙之介。
……她也端起咖啡喝了口,压压惊,舒缓一下情绪。
刚一入口还没察觉什么,但是喝上第二口,雪之下蓦然眉头一皱,神色显露出疑惑来。
之前点东西的时候,她忙着撸猫,根本没精力去思考要什么。
所以是让龙之介随便点的。
这……并不是咖啡不好,反而是挺好的,好到让她有些奇怪。
这不就是姐姐…不,阳乃最喜欢喝的危地马拉咖啡吗?
为什么……她斜眼看向龙之介,旖旎之色被怀疑之色压了下去。
龙之介不是喜欢喝麦茶吗?什么时候喜欢喝咖啡了,还是和姐姐一个品味?
要说是巧合,嗯,那起码也得验证过才能确认,而不是草率地以巧合作为结尾、定语、结果。
相由心生
“这咖啡味道还不错呢,没想到这里还有这种口味。”雪之下神情状态一如往常随意聊天时一样。
“哈哈,那是,”龙之介轻笑一下,“这可是猫咪咖啡馆,有猫咪自然咖啡也不能少。”
雪之下又喝了一小口:“你喜欢喝这个味道吗?下次你来的时候我给你准备。”
“那倒不是,这…”龙之介话语一停。
说阳乃的话,他瞄了一眼雪之下,却发现雪之下也正撇眼看着他。
目光交错一下,龙之介尴尬一笑,知道不能再隐瞒了。
“咳,上次和阳乃来过这里。”
“ Oh,这样吗?”雪之下淡淡地说了一句,又继续喝着咖啡。
龙之介担心雪乃会不开心,又连忙挽回局势。
“当初她还想跟我来一起给你庆祝呢,不过可惜被我拒绝了,这么做没问题吧?”
“嗯,既然是你计划庆祝,那自然按照你的意思来布置。”雪之下还是不咸不淡地边喝边说。
“哈哈,那不说这个了,你尝尝点心吧,味道应该也还可以。”
可雪之下并没有打算结束,抬头看了一下说:
“这也是你上次吃的吗?”
龙之介勉强挂着笑容:“没注意,好像吃了又好像没吃。”
【哼哼,很狡猾的回答呢。】雪之下心里评价道。
她又喝了口咖啡,并非是她吃醋,所以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只是龙之介刚才那么做,自己小小地反击一下不过分吧?

s5k9s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愛下-1035 飯後不宜運動熱推-zdiqt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我和五更绫濑的日常
地下商城,公共座椅上。
川崎沙希惊愕过后,仔细打量起手上的发票和收据。
收据什么的不重要,两块钱就能买一本。
重要的是这个发票,如果是真实有效的,那就可以随时通过上面的二维码查询详细信息。
头号佳妻:名门第一暖婚
川崎沙希打过很多份工,便利店就是一个,在那随便买个东西也是要收税的。
临时打工的发工资也是缴税的,所以她对这再熟悉不过了。
第一眼她就能认定这是真的,甚至不必用手机查验一下发票上的二维码。
再说了,如果是龙之介,好像也没有必要来骗自己呀。
所以说……
这两个玩意儿真的是接近两千五百块钱呀。
川崎看向自己的手腕上面挂着的一个,一千二百五十块。
还有脑后的马尾上的一个,又是一千二百五十块。
这……也太贵了吧?比她手机还要贵。
如果银价按五块钱一克的算,两千五就能买五百克,也就是说一斤。
也就是一瓶普通的五百毫升的矿泉水那么重。
这……川崎沙希感到了一阵心疼。
这是做成首饰,把设计折价算入其中大概就是二十五一克,所以这也才一百克吧?
而且纯银首饰比较软,还要添加一些其他金属才比较坚硬,不然随便刮蹭一下就变形了。
亏了亏了,总之是亏了,川崎沙希都替龙之介感到心疼。
不对,如果这是自己的……她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这时,骑着电动摩托车的大志和京华又路过了她。
川崎沙希只嘚强颜欢笑地看着他们。
等他们离开后,又是一阵的心疼。
这简直就亏了两千多块钱呀,还是自己的。
(╥╯^╰╥)嘤嘤嘤~
…………不过这就是龙之介口中随便买的小玩意儿?
顺便给自己送来的?
还有由比滨的一份?
那这大概就五千了吧?
很贵重了!
川崎沙希觉得龙之介并没有刻意隐瞒,而是在龙之介眼里,这就真的只是一点小钱?
或者说是不值钱的东西吧。
┭┮﹏┭┮心又痛了,她在这时感到了深深的落差感。
原本她拿了这月的五千块钱工资,顿时觉得自己有钱了,但没想到……
唉,不管怎么说,自己真的要收下这份礼物吗?
要是还回去,龙之介可能会不高兴吧?
而且他也刚才说这是给她的谢礼,还不光是他的那一份。
这样的话……川崎沙希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之中。
————
另一处的由比滨,还是在自己卧室的桌子上复习。
粉色的房间,一如她粉色的头发,少女味十足。
芜湖,起飞!咖啡果然是有效果的,她一点都不空,即便是在看数学。
不过,呜呜,听到龙之介的消息之后,她可能就有些过度兴奋了。
虽然不困,但是也没法集中精神,还是不能好好学习呀。
会是什么礼物呢?
由比滨把笔放下,然后趴在桌子上想了起来。
不会是什么不实用的东西吧?
毕竟是男孩子,挑的就像她爸爸一样,总会在生日的时候送她一些一言难尽的礼物。
比如说体重秤,比如说之后又送了一个体脂秤,最后还送了自己的手工箱。
还有一个超大的八音盒,无处安放。
唉~龙之介怎么还没来呀?由比滨又看了下手机,发现这才过了五分钟。
不是说就在附近吗?不是说开着车吗?怎么还没来?难不成是堵车了?
……
由比滨盯着手机发了一会儿愣之后。
妻 悍
她猛得一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道:
“不行不行,明天就要考试了,抓紧时间全部浏览一遍。
自己没有像龙之介和小雪那么强的记忆力,就必须多多复习,不能懈怠。”
由比滨再放下手机……又拿起来,起身扔到床上,然后再回来坐到椅子上,拉拉椅子。
坐好之后开始强行努力起来。
这是她在书上看到的一个办法,虽然说心思到了,根本不用什么技巧。
但是对于她这样刚刚起步的人俩说,非常重要。
这个方法的灵魂就是以毒攻毒,要用魔法打败魔法。
想玩手机,拖延症严重,那就用懒惰来打败。
舊 時光 小說
扔到床上,取一下就是麻烦,一懒就不想取了。
别看这只是简单地往后一推椅子,起身走两步放下,然后再回来,再坐下,再往前一拉椅子的事情。
但真的会很麻烦的。
用完每次都扔到床上,反复几次,肯定会很有用的。
而且她还买了一个魔方定时器,有着六十分钟,三十分钟,二十分钟,十五分钟四个定时。
只要把数字那面翻到正上方,就会自动定时,到时间会提醒,也非常实用的。
明确的时间观念,让她效率都高了不少呢。
而且还有个小妙招,早上起来趁着脑袋还没兴奋起来,就赶快做正事。
要是等得玩开心了再去做,那时间会无限地拖延,而且最后学习的效率不高。
对了,雪乃还给她说过…嗯?由比滨忽然又是猛得一摇头。
不行不行,不能乱想了。
她翻动桌子上的魔方定时器,定了十五分钟。
随后喃喃自语道:“就学十五分钟,一会儿会儿就到了。”
然后她开始勉强认真看起了书来。
因为是复习浏览,没有什么难题,所以反馈还不错。
故而也顺利地看了下去。
————
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但是龙之介短信还是没有来。
唔,好慢呀,那就再看一会儿吧,状态还不错。
————
又过了七八分钟,龙之介给她发来短信,约她出来一见。
由比滨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往外翻,举高伸了个懒腰。
唔,反正就在家附近,就遛一下萨布雷吧。
萨布雷就是由比滨的腊肠狗。
今天为了好好学习都没有让它进房间呢。
由比滨稍微拾掇了一下,虽然还穿着学校的黑白灰三色的格子裙。
但是可没有穿校服外套,而是穿了件粉色的厚外衣。
然后她就牵着萨布雷出门去了。
当然,出门前要给正在做饭的妈妈说一下。
“(远处)早去早回,晚饭快做好了。”
“好~~~”由比滨拖长音应了一声,然后便打开了门,又关上了门。
她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口罩和围巾。
新闻上报道的那个寒流来了,她刚才清楚地看见了。
寒风呼啸,枯叶流动,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手套、口罩、围巾就可以了,耳罩是不用带的,头发可以遮一遮。
她和龙之介约好的是家附近不远处的一个十字路口。
也就相当于是出个小区那么远吧。
————
出门走了不大一会儿,她就快到了。
而龙之介也在远方向她走来,并未傻乎乎地看着她走近。
“ya hello!”由比滨凑近后笑着率先打招呼。
那笑容很具感染力,更被说现在临近日落,天空布满金红之色,更让由比滨身上添了一分魅力。
“好呀,”龙之介微笑着一点头,随后伸手递出了自己的袋子,
“逛街时候随便买的,川崎也有份,你收下吧!”
“嗯,好的,谢谢。”由比滨倒是没纠结,或许在她的认知里这是很朋友间正常的行为吧。
她左手提着带着,右手拉了拉萨布雷不让它乱闻龙之介:
“阿雪那边情况还好吗?下午我没和她见面。”
“嗯,问题不大,算是在收尾吧。”
“那我就放心了。”由比滨是真放心了,总算没有因为自己中午的大意造成什么严重问题。
“明天考试要加油哦~”龙之介给由比滨打气道。
“嗯,”由比滨坚定地一点头,“我不会辱没师父之名的。”
随后(^▽^)她笑得眯起了眼。
龙之介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我会期待着的……我先走了,我朋友在车上等我呢。”
“好嘞,再见。”
龙之介一点头,转身便走向了静可爱的座驾。
由比滨伫立在原地,一直注视着那辆蓝色的跑车踏夕阳而去~
跑车呀,她也是多看了几眼,因为很少见嘛。
……副驾驶的人,怎么感觉很眼熟呀?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吗?
由比滨略陷入了回想中。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想不起来,算了,龙之介的朋友自己应该还是哪里瞥见过。
随后她又继续往前走了起来。
穿戴好都出来了,那就好好遛一下萨布雷,然后再回去吧。
也是缓解一下刚才学了20多分钟的疲劳。
左手提着礼物,右手牵着萨布雷,哼着经典歌曲的调子。
由比滨轻快地走着,路过一个个一户建房子。
……对了,沙希和自己都有礼物,那小雪有没有呢?
额,自己想什么呢?龙之介怎么可能忘掉小雪呢?
哈哈,我真是笨蛋呢~
由比滨继续朝着夕阳的方向走,偶尔低头看看欢腾的萨布雷。
远处的夕阳还没有坠入地平线,金色和红色交互的天空更是美丽,与她桃色的头发交相辉映。
此时的路上没有一个人,天空上的云彩也被大风刮尽,风景独好,伊人独享。
————
龙之介望了一会儿车外了,忽然打了个哈欠。
“啊啊啊~啊啊,静可爱,刚才我忘了说是你和我答谢她了。”
“都一样了,下次如果她问起来,你再这么说也行。”
龙之介一点头,看着静可爱的侧容问道:“时间也差不多了,吃饭吗?”
“嗯,那就吃吧。”
“那就和以往一样,找个拉面馆吃。”龙之介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被动地从眼眶挤出了几滴泪水。
“这附近的那家拉面店应该没去过,去那尝尝吧。”
“好,那静可爱……今天晚上要不你睡在我的房间吧?”
“咦?!这…这不好吧?”静可爱看着前方开着车,面目上明显有些动容。
“其实我觉得也可以啦,我们可以一起回去吃个晚饭,晚上你和我睡在一起。
第二天我们一起去学校,然后又一起回来,这也挺好的呀。”
“是,但我还是有些怕见你爸妈。”静可爱直言自己的顾虑。
“也是呢,我能理解,”龙之介调整了一下坐姿看着前面,
“不过他们对你的事情也知道得很清楚,咱们的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也知道,所以你也不用那么紧张了。”
“………………抱歉,我还是需要一点时间。”静可爱言语里充满了歉意。
“行吧,不着急的,那我晚上还是睡在你那儿吧。”
“是…要去上次那个房子吗?”
“呵呵,对呀,就是我说的咱们两个人的家。”
“好,好呀。”
“那静可爱,你有什么要处理的事情吗?没有我们吃完饭就可以去那了。”
“这个嘛,倒是有一点,不过明天是考试,所以也不怎么急。”
“那算了,还是去宿舍吧,我正好找双叶有点事。”
“双叶啊~好。”静可爱点点头。
————
这次吃的是金汤肥牛乌冬面。
静可爱说,这虽然是最经典的一款,没什么独特的。
但是这家店能够把简单的做到极致,吃起来也是特别好呢。
龙之介刚一入口,就认同了静可爱的观点。
静可爱:“吸溜吸溜”:龙之介
————
吃过饭走出店门,天还亮着,只是看不见了太阳。
天空中泛着青色而不是蓝色。
吃拉面吃热的龙之介被寒风一吹,也不由感到了些寒冷了:“今天的风还挺强的呀。”
“前几天就报道有大股寒流袭来,还登上了新闻头条呢。”静可爱也裹紧了自己的卡其色外套。
“我们应该等一会再出来的,温差这么大会感冒的。”
“嗯,快上车吧。”静可爱说着先走了起来。
龙之介也紧随其后。
————
这之后,自然是去理科实验楼六楼了。
之前黑色的大铁门,变成了红色,龙之介是人脸识别加指纹开的门。
————
走廊旁他放的东西还在那里,不过黑猫的黑猫不在,连同背包都不在。
想必是双叶拿进去了。
这样也好,让黑猫的黑猫陪一陪双叶,温暖彼此。
之前和麻衣学姐说的,让她放下无人机,就去静可爱的房间温习功课的。
所以理所当然的龙之介在静可爱房间里见到了麻衣学姐。
她在客厅,龙之介对她点了点头。
“静可爱,你先休息,我去找双叶。”龙之介对身后的静可爱道。
“嗯,好,我也正好处理一下事情,写个报告。”
龙之介一点头,随后看向客厅沙发上的麻衣学姐,用眼神示意她跟自己走。
麻衣学姐会意,放下课本便起身走了过来。
龙之介也走了起来。
他不觉得麻烦,反正刚吃完饭也不适合运动,就带着麻衣学姐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