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vo2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在大明開無雙 txt-二百九十九章 懷柔遠人和以理服人-vlyzd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我在大明开无双
听了康飞这话,祝真仙当即就答,“哥哥叫我往东,小弟我绝不往西。”
“好。”康飞大喝了一声,随后就问他,“贤弟,你这个市舶太监,手上权力大不大?”
祝真仙楞了一下,就说:“小弟我这个职分,全称叫开采雷州等处珠池,监管渔盐,兼征市舶司税课……”
康飞听了一怔,他扬州老家为何是大明屈指可数的大城市?不就是因为盐漕之利么,这祝真仙的职位光是监管渔盐就知道权力之大了,当下就说道:“哎呦!卧槽你这权力挺大啊!”
异世祖神 轩辕圣屠
祝真仙听他这么一说,未免有些得意,“哥哥这话说的,小弟我虽然只是市舶太监,但是,只要没有两广镇守太监,小弟我在广东官场能进前五,而两广镇守太监,因为之前广东巡抚上奏,已经被罢不设……”
康飞看他脸上得意洋洋的表情,听他话中的意思,话里话外,无非就是表示,我乃是两广太监第一人……
辣块妈妈,你做个太监也这么拽不拉几的……康飞未免吐槽,不过,这是自家小弟,算了。
当下康飞就问他,“既如此,你手上能聚拢多少能穿甲扛枪的汉子?”
祝真仙一愣,他手上的确有武装力量,没有武装力量,怎么收税?好比少林寺为什么要有武僧,废话,没有扛刀扛枪的武僧,庞大的僧产怎么收税?难道指望农民自发缴纳上来?
風水 師 小說
广东市舶司纸面上的力量【额编军民殷实人户各五十】,大约军户负责干架民户负责后勤,但实际上,就好比衙门里头一个正式的衙役身边可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白役,万一出点事情,还能推出去挡刀。
故此,市舶司其实是能随便武装起千把人的,真舍得花钱,几千人也不是问题。
不过,祝真仙总要问问,大哥你想干嘛?是操家伙去抢铜锣湾的地盘么?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当即就问,康飞嘿嘿一笑,“还能干什么?收税啊!这濠镜澳租赁给佛郎机人,一年五百两银子怎么行……”
祝真仙当即点头,“对对对,小弟也觉得,怎么也得五千两银子……”
“五千两?”康飞不屑,“少了,怎么也得五万两起步……”
祝真仙顿时长大了嘴巴,他低头看看地上酒壶,未免脸色有些尴尬。
康飞瞧见他眼神,当即嘿嘿一笑,“兄弟你大约是在想,哥哥我但凡吃两口菜,也不至于醉成这样……”
祝太监摘下帽子,挠了挠头,随后,恳切就说:“哥哥是神仙中人,这个,小弟是实实在在见着了,可是,这广东一省赋税,实实在在一年也就二十万两银子……哥哥若是缺钱使唤,不敢瞒哥哥,小弟我这几年也贪了万把两银子,情愿把与哥哥花销……”
康飞闻言未免一愣,哎呦卧槽,不是都说太监们死贪财?
他未免仔细端详祝真仙。
祝太监打小是道观长大,仪容仪表颇有七八分……好比动物阉割了之后容易长肉,故此祝太监此刻也是白白净净的。
他作为市舶太监,极讲究姿容,身上蟒袍都是量体裁衣,任何衣裳,一旦合身,都不会太丑,何况锦衣蟒袍……故此乍一看,卖相老好了。
祝太监看他打量自己,以为自己身上哪里不对,前后摸了摸,又摸摸头上网罩,没什么不对劲啊!
康复这才一笑,“都说宫里面人多贪财……兄弟你这个情谊,我心领了。不过,不是我说你,你啊,还是太年轻……”心里面还接了一句,图样图森破。
康飞如今也非吴下阿蒙,身边一堆大拿经常言传身教,俗话说的好,汤罐里的水,带都带热了。
当下他侃侃而谈,“这租赁的银子且先不提,那些佛郎机人,既入我大明,就要受我大明的管……”
祝真仙点点头,之前汪海道,不就是想香山知县带着衙役上濠镜澳去把佛郎机人打一顿板子,借此威吓佛郎机人,好让佛郎机人给自己塞银子。
“既如此。”康飞一笑,如智珠在握,“我大明的丁银,他们得缴纳罢!丁受役,他们得服罢,不服徭役,也可以,那就得缴银子……”
狂风
霸道总裁,诱妻拐娃
祝真仙逐渐张大了嘴巴,康飞瞧他那样子,未免嘿嘿一笑,甚至还替他脑补了一句话:卧槽,还有这种骚操作?
最強 狂 兵 sodu
后世有人喜欢吹张居正,其实,嘉靖初的时候,顺天巡抚傅汉臣就表奏:顷行一条鞭法,十甲丁粮总于一里,各里丁粮总于一州一县,各州县总于府,各府总于布政司,布政司通将一省丁粮均派一省徭役。每粮一石审银若干,每丁审银若干,斟酌繁简,通融科派,造定册籍行,令各府州县永为遵守,则徭役公平而无不均之叹矣。
这位顺天巡抚,就是唐荆川同一科甲的同年了。
讲起大明税法太复杂,最简单说的话,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总括起来,缴纳丁银,此外,徭役也可以折算成银子算在里面。
化繁为简,总结就是五个字,丁银丁算役。
祝真仙因为管着南海等处珠池,监管渔盐,对这个太清楚不过了,那些珠户,盐户,谁不得给他缴纳一笔银子。
我大明因为儒家文化,历来【怀柔远人】,就根本没想过说是要冲外国人收税……
可康飞又不是高瞻远瞩的内阁阁老,管他那么多……小爷我就是要收税,谁赞成,谁反对。
祝太监太清楚收税是怎么样一门肥差了,他那贪污的万把两银子,就是从这上面抠下来的。
当然,他的主要工作,还是市舶司,那些【苏木、胡椒、乳香、白蜡】什么的,总结一下就是【香料】二字。
欧罗巴要香料,难道我大明就不需要么?
谋天毒妃
像是胡椒,自古一直属于硬通货,史料上经常列举某某太监,某某贪官,家里面抄出胡椒几千斤几万斤的,唐代宰相元载,更是抄家抄出胡椒八百石,折六十吨。
月上桃花乱 晓逍
大明并非不收商税,当官的也不傻,佛郎机人的每船【抽分权】一直掌握在手上,只是,这钱么,皇帝是捞不着的,都被当官的吃掉了。
皇帝不得不派出太监,说白了就是抢这份收入,往往就被官员喷【与民争利】表示圣天子该当【垂拱而治】,垂拱而治么,我们赏你点钱,你就在后宫睡睡妃嫔,这难道不好么!
此外,乡绅官员们自己走私更加划算,这也是开海为什么阻力很大,就如我大清禁烟,越是禁烟,底下官员捞的越多,后来没法子,朝廷商议,要不,开禁罢,认为【实于国计民生均有裨益】,回头来看,和米国嗒麻合法,实在有异曲同工之妙。
话扯远了,总之,祝太监主要就是给皇帝收税的。
但是,以前他只知道船只的抽分权,从来没想过,还可以对佛郎机人收税。
他越是琢磨,眼神越亮,最后,伸手一把拽住康飞,急切问道:“哥哥,可真能收到么?”
康飞嘿嘿一笑,随后,慢慢捏起拳头,“我打算,以理服人……”
PS:昨天,怪兽突然在Q上跟我说,说有我的书友在他那儿买刀,吓得我【垂死病中惊坐起,我的秋裤在哪里】,赶紧把秋裤套起来,打开取暖器,打开电脑,码了一章上传。
没错,我还在生病,或许有人要说,辣块妈妈,你上次说感冒发烧,我不信你现在还没好……
好了,但是,我又感冒发烧了,向太祖发誓,我说的真话。
我感冒,必然先流三四天鼻涕,然后,顺着鼻腔往下转移,到扁桃腺,再到支气管,非得一路发炎下来,走完一整套流程,才算痊愈,哪怕去挂水打针,也是如此,前后短则七八天长则十几天,实在痛苦。
加上最近《赛博朋克2077》发售,我在夜之城浪了几把……尤其是樱花街,流连忘返,你们都懂的。
今天码完,想想,跟大家说一下。
要是有谁要给我寄刀,千万别寄几千块的【甲伏锻】,寄个千把块的【钉子烧】就行了ヽ(•̀ω•́)ゝ

r66a4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在大明開無雙 戴小樓-二百九十八章 回字有幾種寫法閲讀-aejyq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汪青峰投诚之快,实在是出乎祝太监的意料。
之前,康飞说我要行吕奉先辕门射戟事,祝真仙顿时就明白了。
辕门射戟,这绝对是三国吕布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也不知道多少骚人墨客,夸赞吕布此举乃是【千古风流】,后来的京剧名篇【辕门射戟】更是脍炙人口的段子。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無上皇族 林朝客
祝真仙虽然说是个太监,可从小那道经也是读熟了的,后来自宫拜在大太监黄锦门下认作干爹,黄锦也让他去内书房念书。
那内书房的老师都是翰林出身,和这些太监们结下一段师生之谊,日后正好内外勾结……
所以,祝真仙肚子里面是有货的。
这祖宗成法,朝廷惯例,祝太监自然懂,也晓得一旦把这笔灰色收入纳为正色,就是在商税上面撕开了一个口子。
太监本就是管收税的,在内书房读过书的太监,更是文化人,里面的道道儿,门清。
当下他大喜过望,转脸看着康飞就说道:“哥哥,若真成就个惯例,倒是一桩大功劳。”
康飞摸了摸没毛的下巴,看着瘫软在地的汪大使,慢悠悠就说道:“如此,去把你海道衙门的账簿拿来我看。”
汪青峰一边抬手用袖子擦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就说:“这……如何好白纸黑字写下来……”
康飞冷笑,“这个小爷我懂,一纸入公门,九牛拔不出,你们这些读书人,真是太坏了。”说着,就吩咐下面去拿纸笔,那些人听惯了祝太监的话,还没适应多了个太上皇,旁边祝真仙赶紧呵斥,“没听见咱家哥哥说话么?还不快去。”
奉上纸笔,汪青峰抖抖索索地写了满纸……
康飞大大咧咧坐在上首,把腿往椅子扶手上一搁,旁边有人小心递上葡萄酒,康飞喝了一口,当即一皱眉,呸地一口吐在地上,“什么玩意儿,都酸了……”
这边汪青峰把手上笔一搁,双手拿起纸来,抖了抖,下意识又吹了两口,旁边祝太监赶紧一把从他手上抢过来,转首就递给了康飞,“哥哥请看。”
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 苏芩
“你这儿,也是被佛郎机人一个劲穷忽悠,这葡萄酒,简直劣质,大约也就是海上水手拿来当水喝的,不值钱……”康飞一边说着,一把接过,一目十行扫了几眼,当即大怒,一挺身从椅子上坐直了,把纸一下拍在面前案几上面,震得案几上墨翻了,酒撒了,笔掉了……
“汪青峰,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康飞瞪着汪大使,“我辣块你个妈妈,你知道回字有几种写法么?”
汪青峰被他这副表情吓得又开始额头冒汗,“大人此言怎讲?”
康飞一伸手推开他,伸手蘸了残酒,在桌子上面写了一个回字,“东晋,爨宝子碑,这么写……”
随后,他又写了个回字,“东晋,王羲之,澄清堂帖,这么写……”
他又蘸着酒连续写了好几个回字,“唐,褚遂良,行书千字文,这么写……宋,苏东坡,醉翁亭记,这么写……宋,吴琚,三希堂法帖,这么写……宋,苏舜元,停云馆法帖,这么写……”
汪青峰面色如土,康飞完美装了个逼,心里面就念道,孔乙己大大,我感谢你,幸亏从小学课本就学过……
一边念叨,康飞一边就把案几一拍,“你但凡有一碟子茴香豆下酒,也不至于醉成这样,你这一辈子才读几本书?谁给了你胆子?就敢来糊弄小爷我?”
庄末作样 元月月半
跌坐在地上的汪青峰汗如雨下,连连叫喊,“大人饶命,下官绝不敢欺瞒大人……”
康飞一抬脚就把案几踹翻,怒发冲冠,“事到临头,你还敢嘴硬?这佛郎机人租赁濠镜澳,一年才五百两?你还敢说不敢欺瞒?”
“大人。”汪青峰以头抢地,“下官冤枉,下官冤枉啊!下官怎么敢欺瞒大人,实实在在真就是五百两,下官绝对没有贪墨一两银子……”
康飞火大了,弯腰伸手拽住汪青峰衣裳领子,就要让他领教一下什么叫做以理服人,旁边祝真仙一把抱住他胳膊,“哥哥容禀,这事儿我晓得,那濠镜澳一年租金,的的确确是五百两。”
“什么?”康飞愣了,“才五百两?”
他看着祝太监,“真的?”
祝真仙点点头。
康飞未免尴尬了,有些讪讪然放下汪青峰,汪青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感觉就跟在鬼门关打了一个转似的,虽然是广东的冬天,可他还是汗透重衣,差一点吓尿了。
康飞尴尬地坐下,拿纸当个扇子扇,“都说广东富庶,看来是我想左了。”
祝太监接口就说:“可不是么,当初从宫里面出来,我还想着万一,都说广东富庶,我也不指望多富,可到了这儿,不瞒哥哥,我差一点投海自尽……”
许是想到了自己吃苦,祝真仙忍不住还滴了两滴眼泪,随即从怀里面掏出个帕子擦了擦,“叫哥哥笑话了。”
康飞伸手拍了拍他肩膀,“我懂。”心里面就想,我真懂,五百年后魔都跟十八线县城差距有多大,那么,大明富庶的扬苏杭和普通府县的差距就有多大,大概,还要更大一些。
重新把纸展开仔细看了一遍,康飞眼帘一垂,看着坐在地上的汪大使就说道:“这么说来,你这每年例入大约五千多两?除此便没了?”
汪青峰连忙点头,支撑着爬起来,“实在不敢欺瞒大人,真就五千多两……”
1839 引弓
乓地一声,康飞把下人刚搬好的案几又给拍翻了,汪大使一屁股又跌坐在了地上。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我是说你颟顸呢?还是说你蠢?”康飞恨铁不成钢地指着汪青峰,“你说说你,好歹也是千军万马冲杀出来的读书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人家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你一年才贪污五千两银子?你好意思么?”
汪青峰被康飞这一顿骂,羞愧万分,“下官的海道衙门是个清廉的衙门,没甚么油水……”
看地上汪青峰这嘴脸,康飞那个气,辣块妈妈,你是不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我说的是那个意思么?
恨恨抬手,看看翻在地上的案几,他终究把手给放了下来。
“就这一点银子,我倒是想放过你,可是,市舶太监也不乐意啊!”康飞慢悠悠说着,就冲祝真仙使了一个眼色。
祝真仙楞了一下,随即接口,“这点银子,即便我找我干爹……”
康飞赶紧敲边鼓,“司礼监秉笔兼提督东厂太监黄锦。”
武道魔神 树鸦
其实,祝太监的跟脚,广东官场大抵是知道了,要不然,他也没那么超脱。
祝真仙满脸为难,“即便找我干爹,这点银子,我怎么好意思开这个口……”
汪青峰哭丧个脸,“大人容禀,下官,下官也是想涨一涨税例的,只是,市舶司这边要给天子收龙涎香,全靠那些佛郎机人……”
他这么一说,康飞懂了,这,这是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
汪海道有点嫌弃佛郎机人上供的少了,但是,他又是第一个经办佛郎机人的官员,濠镜澳就是在他手上经办的,作为老爷,他耻与谈钱,更何况是跟佛郎机人谈钱。
市舶司这边,因为司礼监曾经给南洋诸番悬下缴赏,每斤龙涎香价一千二百两,但,当年市舶司只收了十一两龙涎香,而司礼监要的是一百斤。
再则说,海道收的钱,跟市舶司那真是没半个永乐通宝的关系,所以,市舶司根本不闻不问。
于是汪大使就撺掇香山县下面的乡长,想让香山知县去做这个恶人,问佛郎机人收税,到时候,他再以中介身份掺和进去,各打五十大板,银钱落袋又有了面子。
不得不说,汪大使其实还是很狡猾的,算是个合格的官僚,只是他没想到,香山知县跑去广州府哭诉,结果招来了一头猛虎。
听汪青峰说完,康飞未免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道:“香山知县说佛郎机人睡表子不给钱,一直闹到广州府衙,广州知府拜托我,结果到了香山县,原来是海道大使要涨佛郎机人的循例,不好意思开口,让下面人撺掇香山知县,香山知县说佛郎机人睡表子不给钱……”
说道这儿,他抬头看看汪青峰,“我说的没错吧!”
汪海道抬起袖子擦了擦汗,“是是是,都是下官一时糊涂……”
“放屁。”康飞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满脸正色,大声就道:“这是糊涂么?这是大智若愚……”
说罢,康飞弯腰,笑眯眯伸手扶起被他腾一下站起来吓得又一屁股坐在地上汪海道:“汪海道,我帮你去问佛郎机人要银子,你看如何……”
汪青峰讷讷不能言。
最後的死氣之焰
康飞看看汪青峰满身衣裳被汗打湿的样子,未免一笑,“祝贤弟,让人搀扶咱们的汪海道下去沐浴更衣,不然岂不是失了朝廷命官的体面。”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还一脚把人家连案几一起踹翻的事儿,体面早就被他一脚踹没了。
斗魔唯尊 钱菲菲
几个下人把几乎瘫软的汪青峰搀扶下去以后,康飞这才眉飞色舞,伸手拽住祝真仙,“贤弟,咱们一起搞事……不是,咱们一起办一桩大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