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笔趣-第六百九十一章 中氣以爲和相伴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从看见寿命值开始
那时,不说财富名利,便是爱恨情仇,也都全部烟消云散了。
秦歌躺在小树林里,静静的躺着。
小树林中多是高不过三米的小松鼠,也偶有一些正值花期的李子树。
秦歌的身边摆放着三本书籍。
其中两本是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胡孚琛先生的《丹道法决十二讲》的上下册,另外一本则是颇为老旧的线装书。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其上全是繁体字,书名上面的四个字倒是很容易认出来——《道言浅近》。
据说这是张三丰的著作。
而这本张三丰的著作,已经被翻得稀烂,其间破裂处,又用针线缝了数次,书脊之上,固体胶更是糊了一层又一层。
但这本书依然是一副一碰就要散架的模样。
秦歌再次随意翻了翻三本书。
他便直起了上半身,双手掐出一个奇怪的样子,静静的坐在了草地上。
呼吸开始平缓均匀起来,而且细长绵延着,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断气了一般,看不出有任何呼吸的动静。
这是入定。
十年观道书,千般法门,万般修行,都离不开入定二字。
而入定又讲究静。
網 王 bl
静功一旦真正做到,便可对面大吼而如无声,闹市之间依然落针可闻。
除此之外,更是能听到自身血液流动如山溪叮咚,能洞见五脏六腑的奇异律动。
秦歌现在便沉浸在了这般静功之中。
也正是触及到了静功,他才在前面那几年对于修道的迷茫中,这次坚持了下来,稳定了道心。
彼岸花开,美不胜收
听人说过,人生无论何事大概只有三个结果。
其一是历尽千辛之后得偿所愿的彼岸花开、美不胜收,但这份美不胜收却是会转眼即逝。
其二是凄凉无助就此认命的苦海无涯、爱恨翻滚起追悔无限的波涛,却再也无能为力,只留执念自我拉扯。
其三则是淡然一笑三生尽,从此江上黄老翁,看淡,放下,或者自以为放下。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生结果,
人,都会死!
死了,那不管是过程还是结果,就都没有意义了。
那能否不死呢?
…………
明都的天,六月的天,都是说变就变。
傍晚还阳光万里,此时已然天雷阵阵,乌云翻滚。
黑夜在雨云之下,黑到了极致。
秦歌默默的走着,心情压抑到了极点。
他觉得梦应该醒了。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奇迹!
正常的结婚生子,养老送终才是人一生的标配。
但是,繁杂人生中,柴米油盐酱醋茶会滋生出多少大大小小的痛苦来?
彼时爱的,会成为此时的包袱,此时爱的,在未来或许也是一个包袱。
这是……异化原理。
就好像金钱的出现是为了方便人类的交易和物品流通的,但久而久之,金钱就异化了,它不再是人类的工具,而是反客为主,让人类成为了金钱的工具……
也是因为这样的道理,顺着这个道理,很容易看透红尘,而看透红尘之后,人生便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不管做什么,到老都是一场梦。
一场从此烟消云散的梦。
不管曾经如何辉煌,不管曾经如何的卑微,到了最后,大家都一样,都会什么都没有。
所以,剔除掉这些本来就会逝去、拥有只不过是等待失去的名利财富等等等等之后。
人活着,唯一做了之后还有意义的,大概就是寻求永生……
活着本身才具备意义,所作所为,似乎真的毫无意义。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理,正是因为活着是唯一的真意,因为寻求长生是唯一一件成功了就绝对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在从秦歌在十二岁读初中的时候,去某个角落的书屋借了一本标注为黄易著作的盗版小说之后。
尤其是接触了那本盗版小说第一页的那篇《真气运行法》之后。
他就懵懵懂懂的走上了这条路。
这条路需要大毅力和大智慧。
这一路走来,他也表现出了足够的毅力,甚至是大毅力!
十年如一日!
三千多个日日夜夜,每天都守时至极的早中晚子午卯酉四次打坐冥想修炼。
甚至利用课余时间通读了胡孚琛先生以及陈撄宁先生的丹道著作,还看完了张三丰的《道言浅近》,甚至是读懂了那完全没有逻辑的文言文版的《抱朴子内外篇》……
他研究了一切他能找到的道家修炼典籍。
同时,他也有足够的大智慧。
他耗费了很久的时间,从万千大家典籍中融合推理出了一条最核心的修炼法门。
那是融合了北派命宫,南派性宫,西派陆西星、东排李西月,中派金丹法的最核心的修炼法门。
那是如何浩大的工作啊!
那不亚于重新编纂一本永乐大典了。
如果他以同样的毅力和智慧去钻研任何一门非神学的学科,他都足以在此刻成为一名传说中的博士后。
从此高薪在手,娇妻任选,出了门还有钱去尝尝野花,时不时的出国旅游看看异域风情……
但他没有。
他一直沉浸在长生梦中,追寻那个唯一存在的意义,他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于是,
此刻,
二十三岁的他,
莫得工作。
勉强算是个修道者。
但却是个没有修炼出任何东西的修道者,也就是俗话中的假道学。
另外,
他还莫得钱。
就在刚刚,
元 尊 飄 天
他还莫得感情了。
而莫得感情的原因,就是他莫得钱。
莫得钱,又没有修炼出哪怕一丝真气。
情场职场都败得一败涂地,梦想更是被撕裂成了碎片……
他面无表情的走着,心思冷漠至极。
或许,是哀莫大于心死?
滴答,滴答。
哗啦啦。
雨水先是点点清浅,而后突然的就暴乱起来。
地面湿透,地面很快就汇聚了水流……
这是夏天特有的阵暴雨,或者叫做雷暴雨。
秦歌没撑伞。
他任由雨水淋湿了他,任由雨水湿透了他,更任由雨水凉透了他。
一切该失去的,都失去了。
一切该拥有的,却还没拥有。
天上云层涌动剧烈起来。
就这么走着都能听见云层撞击发出的光擦光擦的声响,那是足以震慑任何生物灵魂的声响。
那声响落下,
雷光就闪烁起来。
等到雷光消失,轰鸣声这才震天动地而来。
路边有年轻情侣走着,女生惊呼着,男生也满脸苍白。
那天威不是恐怖片,无法让男人在这个时候趁机占便宜。
毕竟,人活着,活着是最重要的,繁衍是次要的。
秦歌摇摇晃晃的走着,丝毫不理会那滚滚雷霆。
反正他现在也不想活了。
既然不能永生,那么活得长一些还是短一些有区别吗?
大明1630 奶瓶战斗机
“秦歌?秦歌!”
有人高吼,
这高吼声汇聚入雨声雷声,听不真切。
但还是能隐隐约约知晓这吼声的声源所在。
秦歌默然回头。
视线中,在街道边的一个咖啡店门口,站着一个人。
那人直直的看着他,在喊他。
那是当年南师大道学社的一位学长,是引领秦歌加入道学社的师兄,名叫李岱安。
秦歌微微一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那死灰一样的脸上绽放出一抹光彩。
他走了过去。
“哎,咋不打伞啊,我借你一把!”
秦歌却是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就仿佛比干被挖心之后追着卖菜的人问空心菜和空心人一样。
他焦虑至极:“李师兄,修道真的是假的吗?真的没有修真,没有超脱吗?”
李岱安微微一顿,他这才发现这个小学弟精神不太正常。
“额……这个道学嘛,本来就是闲暇时候的爱好,是不可能成为主职的啊……”
秦歌懂了。
秒懂!
他惨笑起来。
没有修道!没有修真!
没有长生!
没有超脱!
人生只有平凡,只有娶妻生子,只有复制上一辈的一切,只有金钱权利之间的苟且!
只有吃喝拉撒,没有梦和远方!
秦歌的脸再次一片死灰,扭头就走。
李岱安心底微微一跳,高吼:“秦歌,你等等!”
“那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小时候无忧无虑可以想一想,还可以放肆的去追逐一下,可现在,成年了啊!”
“要面对现实啊!”
“你成年了就要负担起那份责任,就要赚钱养家,就要……”
秦歌沉默,却是停下了脚步。
李岱安微微一喜,接着道:“找个正当的工作吧,工作一段时间,你就能走出来了。”
“对了,我认识一个兄弟,他在做房地产,你明天就去那边上班吧,一个月底薪两千,提成很高,听他说一般一个月都能有五六千……”
秦歌陡然怒吼:“老子不会!老子这一辈子就学了道!老子不会卖房子!”
郁闷在心间缠绕。
无数挫折汇聚。
十年苦修,却是个笑话。
十年苦心,却是个笑话!
一股怨念升腾。
他仿佛看见了那只挥舞这大棍子要去踏南天碎凌霄的猴子。
秦歌脸上闪过疯狂,一手指天:“我就不信,这世上当真没有奇迹!”
战神不灭 落叶风葬流水
刺目的电光闪烁而过。
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突兀升腾。
天谴?!
秦歌想躲。
本能的求生欲望。
但在他看见那刺目电光的时候,在躲避的念头刚刚浮现的时候,闪电就已经到了。
武谋
躲无可躲!
轰!
赤红色的电光缭绕他全身。
他僵硬在原地。
头发根根竖起,而后一头栽倒。
李岱安满脸惊恐,他也感觉到了一阵心惊动魄的麻痹感,他感觉他也触电了。
他想上前去看看秦歌,却不敢过去。
他迅速掏出手机,犹豫着……
雨天打电话,下一个被劈的该不会是他吧?
他愣是怔在原地纠结了起来,不知道该不该冒着被雷劈的风险去打那个120。
但就在这个时候,躺尸的秦歌却突然翻身而起。
他体内,丹田所在,多了一缕窜来窜去的气,在意念调动下,那缕气居然还会跟着意念有走呢。
“哈哈哈哈!奇迹!”
“真的有奇迹!”
“真的是奇迹!”
他高吼着,满脸癫狂。
浑然不顾一身的脚臭味,浑然不顾一身的脏水。
历尽艰辛,得偿所愿。
彼岸花开,美不胜收!
那一缕真气的诞生,真的是奇迹!
但却又不是想象中的完完全全的天赐之物。
那是秦歌十年的厚积薄发!
那是秦歌自己累积足够之后,又恰逢其会的一次奇迹。
前面十年的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的修行,前面十年对大量道家典籍的研习,给他此时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那十年的修行,看似毫无意义,看似完全是徒劳。
但那十年的修行,却是让秦歌保存住了人体每时每刻都在散逸的精气神。
至少保存住了超越普通人一倍的精气神。
而后,卡着他修炼出真气的,不是方法不对。
他结合无数道家典籍推测出来的修炼方法是最正宗的修炼方法,是排除了无数错漏后的唯一正确方法。
真正让他整整十年都无法修炼出一丝真气的原因,是缺乏了一个最关键的因素——阴阳聚合。
以往无论他尝试什么样的方法,他都无法做到阴阳相合。
道德经有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阴为神魂,阳为体魄精力。
十年修炼,神魂和体魄精力,都很好的保持住了。
只是缺少那个所谓的“冲气”,或者是“中气”,于是一直无法融合精气神,一直无法诞生最初的一点真阳。
可就在刚刚。
闪电袭来的时候,秦歌体内的精气神陡然融合。
而后一点阳光现。
真气便诞生了。
机会从来只给有准备的人。
如果方才被雷劈的是李岱安,大概率是李岱安挂掉,而不可能出现真气……
秦歌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感受着丹田中的那个新事物,他的心情好到了极点。
他看向了李岱安。
他很想告诉李岱安,刚才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以及他现在丹田内的那一缕真气。
但下一刻,
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她从背后抱住了李岱安:“宝宝,发生什么啦?刚刚都停电了一会儿。”
李岱安微微一顿,看向秦歌:“那个,他被雷劈了……”
“啊?!”
女人微微一滞,拖着李岱安的手加大了力道,同时道:“宝宝,先帮我修一下电脑……”
一边说着,她一边连拖带拽的把李岱安拖进了咖啡店。
李岱安边走边回头。
秦歌苦涩一笑,站在原地。
下一刻,他听到里面传来微弱的女声:“人家被雷劈了你还不走快点,一会儿他要是讹诈你怎么办?”

优美都市言情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ptt-第六百七十四章 天地之內鑒賞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从看见寿命值开始
在这种极致的威压之下,不知道多少普通人是在这瞬息之间便是出现了昏死休克的症状。
但却就是在这个时候,
那天道却是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那同样缓缓从道境之中走出来的秦歌,那个让天道痛痛恨到了深入骨髓的混蛋的存在。
而随着秦歌一步从道境之中他出来,秦歌的脚下,都是之间出现了一抹虚空一样的存在。
是时间空白了的虚空的存在,而后,只是意念一动,那几乎在源盛原生世界之中无所不能的天道,便是嘎的一声惨叫,而后,便是骇然的发现——
它自己,居然就这样出现在了秦歌的脚下,就这样被秦歌死死的踩在了脚底下。
这……这怎么可能?!
我才是天道啊!
你是人类啊!
可怎么……感觉,你才是天道,我才是人类呢?
这就是很多很多的事情的变化了。
这些事情的极致的变化之下,出现了很多的难以想象的超乎想象的一种极致的感受的存在的现象的极致的逍遥无待的……
总而言之,这时候,天道的思维逻辑是彻彻底底的混乱掉了的。
极致混乱的思维逻辑之下,有着一些想象不到的东西的存在,开始冲击着它作为天道的本身的秩序的思维逻辑的存在。
而在这种极致的冲击和思维逻辑的碰撞之下,就议天道渐渐的茫然起来,但在这种极致的茫然之中,它作为天道陡然爆发除了超乎想象的战斗力的出现。
而天道的手段,则是一种极致的茫然的束缚了天地自然的一种极致的手段的存在了。
这种手段衍生出来的刹那,一种浩瀚的威严,顺着整个苍穹,顺着整个大地,开始出现了一种奇特的割裂的气息的出现,而伴随着这些割裂的气息的出现……天空之中,有无数裂缝蔓延出现,大地之上,同样也是有着无数的裂缝开始蔓延出现了。
这些裂缝仿佛糯米NU哦过多米诺骨牌一般,迅速的蔓延出去,迅速的朝着秦歌为核心的地方汇聚,叠加起来那无数的裂缝的汇聚起来的一种极致的力量的存在了。
这种极致的力量的存在,将秦歌得整个存在性,开始在某种层面挤压了起来,而随着这种极致的挤压的出现,天道的眼中的茫然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的消失。
玉虚 明心居士
那茫然的神色,陡然之间,便是转变为了一种未然的阿神色的存在了。
它知道,成功了!他成功了!
它居然在被封印封禁了无数的时间之后,再度出现在这片宇宙世界的时候,终于完成了一丝丝的突破,终于是从天道,朝着达到的大道的方向,迈出了一小步了。
这一小步,对于天道来说,那绝对是存在层次的一大步的存在了,这样的一达一大步的极致的便话变化,对于天道而言,是绝对值得惊喜和信息欣喜的7一剑时间一件事情的。
这样的一件事情的存在,便是使得姬他相信,他的天道之术,是可以杀掉眼前的混账人类秦歌的。
到时候,天大地大道大,他便是道,便是天道,便是大道,便是无敌的那一个极致的那一个的存在了。
想着这些,他彻底的疯狂了起来,他的虚幻的轮廓声音身影之上,也是直接便是浮现出了一抹超乎想象的强大的存在的气息出来,一种盛气凌人的,一种真正的幼崽吧呢透着有着天道的强悍的气息,从在秦歌的脚底下,被秦歌踩踏在脚底下的天道的身上升腾起来。
“真的是……很恐怖的气息呢!”
秦歌淡淡的笑着,却是直接忽视了四周天地之间,迅速蔓延遍布而来的那无尽的裂缝,以及那无尽的裂缝之中,包饭的泛函的一种超乎想象的毁灭的吞噬的撕扯的感觉……
“只是……就只是这样吗?”
在忽视掉那无尽裂缝蔓延过来和那无尽裂缝展现出来的极致的强大的气息的同时,秦歌却仅仅只是轻飘飘的瞥了一眼脚下踩着的天道,如此云淡风轻的淡淡的询问道。
天道也是陡然之间呆愣住了。
不可能的!
绝对不可能的!
他怎么可能……他只是人类啊!他只是这宇宙天地天道管控之下的亿万生灵种族之中的人族之中的一个耽搁耽单个的人类而而已啊!
他怎么可能做到将天道……都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克制住呢?
“不!”
天道嘶吼,那浩瀚的气息越发的浓烈而剧烈起来,真正是浓烈到了极点,也是剧烈到了极点的存在的。
在这种极致的浓烈和剧烈之中,一些超乎了想象的东西缓缓的浮现出来,渐渐的弥漫成为了一种超乎想象的极致的无敌的难以摸清楚的、神奇到了匪夷所思的幻想的出现。
天地之间,大道为主,天道则是大道至之下亿万存在之上,的一种可以被称之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强悍到了极点的存在。
大道若在,则天道退避,大道不在,那天道就是绝对的绝对的绝对无敌的真正的无敌的存在……是至上的,伟大的,永恒的无敌存在。
所以,天道不服,极致的不服。
当即,这天道便是陡然之间冲出了去,朝着四周浩然而去,他想要冲破这天地之间的束缚,冲破来自于眼前的人类秦歌对她战展开的一种时间之上,甚至于超乎时间之外的,一种及砸死记载存在之中,又不在存在之中的,一种超乎了极致想象的一种……压制!
但,任凭他作为天道的他如何去碰撞,他却是发现,他始终都无法作答做到去将这一切给进行某种改变的。
而无法将这些东西做出改变的话,那就出现了一种超乎了极致想象的一种超乎了想象极致的惊恐……
天道却是依然疯狂,依然绝对的不愿意去相信这些东西……当即,这天道便是转而怒吼起来,朝着远处而去,然后看向了四面八方的一切i……
他嘶手嘶吼起来:“人类!你胆敢……”
秦歌淡淡的看着脚下横冲直撞,却是又无论如何都冲撞不出他秦歌的时间封锁的天道。
而后,
秦歌淡淡的开口道:“我知道你很是不爽……很是不服,既然如此……朕,放开你!你且用尽你所有的手段,来跟朕一战吧。”
天道彻底愕然在原地。
这是什么意思?
眼前这个混账人类,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这么做,他将自己主动放开,然后让自己这个至高无上的天道跟他全力以赴的一战?
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是……七擒孟获吗?
天道虽然超乎在了人类智商很之上很多很多,但实际上的情况之上的话,天道实际上却也是能够感受并学习人类的许多许多的东西的。
比如,这曾经在大概华章山界土俩两千年前的地球上的东方大陆之上发生的三国战争之中,诸葛亮平定南方蛮族的时候,那家喻户晓朗朗上口的故事——七擒孟获。
便是如此的情况,便是那孟获自以为自己无比的强大,自以为自己无敌,每次被诸葛亮给抓住之后都不服输,于是乎,诸葛亮便是将孟获给释放了,然后让孟获去准备好了之后,让孟获全力以赴的去跟诸葛亮一战……
知道直到连续其次,孟获无论怎样变得手段进出,都是被诸葛亮猪抓住了死掉了,于是乎在七擒孟获之后,孟获便是彻底的对诸葛亮心服口服,诸葛亮也因此彻底【平定了我南方蛮族孟获……
也因此,诸葛亮才有了六出祁山的资格,有着去北伐曹曹魏的可能性的。
想着这些,天道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耻辱……
“混账人类!你以为吾是孟获吗?”
嘶吼着,但天道却没有放弃秦歌给他的机会,而是瞬息之间,便是在秦歌将时间牢笼放开的时候,天道便是直接朝着天地之中消散而去。
而后,
整个天地世界压迫下来,剧烈至极的波动核武震动的气气息超乎想象的弥漫压制了下来。
随着这些超乎想象的弥漫的气息的压制下来,天地之间,仿佛beng崩溃到了极致以一般,轰然之间……竟然有着一种天地重回混沌的感觉存在。
大地之上,无数的生灵感觉到了心脏受到了难以凝滞的压迫。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兰德里德和张钊张逸南等人飞速的赶来,李长风也是冲刺了上来,四位如今除了秦歌的话和姜雯之外,人类zhizhon之中最强大的心灵能力者,都是汇聚了起来。
倒不是其他的心灵能力者不来,而是其他的心灵能力者,此时此刻,都是如同姜雯、王飒飒和白凤凰白枂那样的,进入了轮回六道之中进行轮回去了。
却是一时半会儿来不了的。
想着这些……张钊和兰德里德以及张逸南和李长风等人,神色都是出现了一种超乎想象的惊骇。
他们看着眼前的天崩地裂,仿佛世界要重新回到盘古开天之前的茫茫回盾混沌之中的感受,一种极致的无力感涌现在了张钊等人的心中。
他们静默的看着遥远的世界之外,那些超乎想象的波折的世界的存在……
秦歌却是当即便是淡淡的开口道:“不用担心,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吧!”
“喏!”
“喏!”
张钊换个张逸南还有李长风和兰德里德,四人都是恭敬应命,可还是心有余悸瞳孔微微缩小的看着学习眼前这整个世界天地都将崩溃为混沌的一幕。
但也是同时,
秦歌却是微微抬手一指,便有着无穷强悍的律动率动出现了。
在这无穷强悍的律动律动之中,一些超乎了想象的东西,开始在这天地之间缓缓的展现开来。
随着这律动的涌动,随着那率动的震撼,那即将崩溃为混沌的世界之中,却是好像一切静止掉了。或者说,并不是好像静止掉了。
而是真正的真正意义上的彻彻底底的、完完全全的静止掉了的。
这是都超乎了张逸南和张钊还有兰德里德和李长风的想象的极限的。
那种静止,跟他们以前从西安神先生施展的时间静止来对比,是完全不以言不一样的,是具备了更加超乎想象的强大的力量的存在的,是真正的静止!
如果上半年或,如果说,以前先生所施展的挤时间静止,仅仅只是时间减速到了一种极致,减速到了超乎人类和心灵能力者能够感受到的极致的存在之后的东西,从而造成的一种感观之上的相对的相对而言的静止的话,那么,此时此刻的静止,此时此刻的又又由先生展现施展出来的时间静止……那就是一种真正有同感意义上的绝对的静止的力量了。
这是真的……有种极致的不可思议的感觉的。
而与之同时,就在整个的天地世界都好像彻底静止的刹那,秦歌微微伸手一招,那天道便是直接再度被秦歌抓住,再度出现在了秦歌的面前,出现在了秦歌的脚下的位置了。
天道骇然至极的看着秦歌,他的眼中,他的那透明的轮廓你身影之上,已经是浮现出了一种极致的超乎想象的恐惧以及惊骇在其中了。
天道骇然的感受着之前的那种整个天地之间的静止,他能清楚的感受出来,那并不是只是简单的时间牢笼那样的时间流速的极致减速或者极致加速那样的产物。
而是一种……仿佛天地是一个水池,时间是从入水口进入水池,而后又从排水口流出去的水一般。
但在刚刚的时候,这个水池之中,入水口不再有丝毫的水涌入进来,出水口则是瞬间将本来的水水池里面的水给彻底方干……
于是乎,天地之内,没有新的时间的涌入,而就有的旧有的时间则是飞速的流逝消逝掉了,于是乎,形成了整个天地之中,彻底失去了时间的诡异的超乎想象的极致的恐怖的存在……
这特么的!
也因此,时间彻底消失的情况下,那么,整个天地世界的一切的存在物,也就是全部都失去了一种极致的变化和延续的能力的存在……也就是说,时间彻底的被消失,运动成为了不存在……
所以,
身在天地之中,一身能力都是完全依靠这天地世界的天道,便成了离开了水的鱼儿,被水淹没的鸟儿,彻底的失去了一切的力量的存在……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我守渝-第六百五十六章 情之爲劫相伴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从看见寿命值开始
而后,继续下一个世界!
战火弥漫的速度超乎了想象的快速。
平均半个月攻打下来一个流沙砂砾层面的世界,荒和大陆的生灵,获得了难以想象的丰盛至极的战争红利。
而尘沙原界这些世界,也同样获得了不少的战争红利。
兄 控
以战养战,越战越勇。
很快,
仅仅只是一年不到的时间,秦歌站在了一个叫做角木大陆的世界的边缘。
当即,秦歌看向远处,却是问道:“这里……便是当初的尊主玄鸦,抵达的最远处吗?”
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和阿亚罗可特沁,还有其余的十七个世界的总共三十四为第五境绝巅的存在生灵。
都是在此刻慨然至极的点头道:“是的!玄鸦尊主,最远便只是到了这里,然后,玄鸦尊主,就突然消失了踪迹!”
玄鸦只是抵达了这里,但玄鸦绝对不是计划只抵达这里的,玄鸦应该是打算也是如同秦歌之前的打算一样,是要在整个流沙砂砾层面的所有的无穷无尽的世界之中,去拉扯出这么一只反对反抗的反抗不周山的那位恐怖至极的无敌存在的队伍的……
但是,玄鸦却是只能止步于此,在玄鸦抵达了这里之后,就是直接被那位不周山的极致强大的恐怖存在,给发现了玄鸦的存在,发现了玄鸦是从恒河水滴世界的层面的世界跃迁而来的,甚至于……可能发现了玄鸦的某系针对不周山的安慰那位恐怖至极的存在来说,是绝对无法去被认可的一种大逆不道的行为……
也因此,
玄鸦被不周山的那位极致强大的恐怖的存在给盯上了,而后,便是成为了被追杀等等情况,于是,玄鸦逃离了这流沙砂砾层面的世界,甚至是直接逃离了那恒河水滴世界层面,而后,打造出了完全隐蔽在了鸿蒙宇宙的山海界出来……
可惜,山海界也并没有能够坚持太久,而是被那神帝忽郝等五位存在给暴露了出来……
想着这些,
秦歌整个人也是在这一瞬间便是极致的严肃了起来。
接下来……或许,就将看见,那些超乎想象的东西了。
就将看见……不周山这一整个天地大存在的真正的真相了。
而若是能够看见这样的真相的话,那也……就应该能够回到山海界了吧?
秦歌这样想着,内心却是逐渐逐渐的变得很是激动了起来,是真正的无比无与伦比的一种极致的激动。
在这种无与伦比的极致的激动之下,他的生物能量也开始自然而然的随着新进的变化,出现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波动起来。
这波动牵引着世界,牵引着时间率和空间率的跳动,变得很是神奇了起来。
极致的神奇的波动之下,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和阿亚罗可特沁等三十六位第五境绝巅的存在,都在此刻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他们的尊主秦歌。
他们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发现,他们的尊主秦歌,竟然是如此的强大。
他们的尊主秦歌,已经强大到了仅仅只是心境产生了一丝波动,从而引动的生物能量的波动,就已经让天地都随之而改变的程度了!
这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一些。
是真正的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而实际上,这却并不是因为秦歌真的做到了自身随随便便的动作,就能引动天地变化的程度。
而单单是因为,他自自身具备的生物能量的总量额度,超乎了想象的多。
换句话说,秦歌因为自身的能量总量的超乎想象,所以才做到了因心境波动,而导致了自身那几乎无穷无尽的天文数字的生物能量颤动了起来。
而如此浓厚的生物能量颤动起来之后,自然而然的便是因为能量的浓度和总量,从而导致了整个的能量的崩溃,导致了天地之间的变化……
但这说起来,也是秦歌的实力的体现。
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存在的。
当即,
秦歌便是开口道:“继续!各自修整一番,明日,攻打下一个世界!”
“喏!”
所有第五境巅峰的各种种族生灵的存在,此刻都是整齐划一的开始应诺了起来。
他们都是极端的渴望战争的。
毕竟,只要战争打响,他们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资源倾斜,获得无数的新的资源。
对于最近才被攻打的世界的生灵来说,这更是他们晋级的机会,如果不继续攻打别的世界的话,作为最后一个被攻打下来的世界,他们就就将永远的成为尊主秦歌这个体系之下的最底层,这是绝对不愿意见到的画面。
而对于最先的荒和大陆和尘沙原界来说,继续攻打新的世界,他们能获得的资源,也会同比增加,为什么会不期待战争呢?
尤其是,在以尊主开头的战争之中,战损比例几乎为零,尊主秦歌出手,一个世界就平定了下来,他们就只需要负责迅速的镇压整个世界,迅速的完成对整个世界的统治体系的更新和加强就足够了。
如此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自然是没有任何生命存在会去抵抗的。
也因此,甚至于,这三十六个存在之中,除了已经真正成为了人的阿亚罗可特沁之外,便是其余的最为觉悟高的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也是无比期待战争的。
甚至于,他们都不想去修整所谓的一天时间,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出力过,何须修整,倒不如提前开战,提前一天开战,提前一天获取到更多的资源为更好。
但,尊主秦歌说要修整一天,那就必须要修整一天,没有任何人敢违背尊主秦歌的命令的。
绝对没有!
当即,三十六位第五境绝巅的存在,便是散去了三十五个,只剩下唯一的已经完全的成为了人的阿亚罗可特沁在旁边站着。
“你还不走吗?”
秦歌淡淡的问道。
阿亚罗可特沁微微摇头,而后又是点头,而后又是摇头……
秦歌微微沉默,淡淡的问道:“你又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
阿亚罗可特沁微微一顿,难得,能感觉到,能这么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尊主秦歌对她阿亚罗可特沁和对别的生命都是不一样的。
阿亚罗可特沁微微一笑:“我想跟随在尊主身边!”
秦歌沉默了片刻,到了他这般境界,如何还能区分不出感情的波动来。
就算是再直的直男,到了他这般境界和生命层次之后,男女感情的情绪的波动,都是能直接感觉出来的东西的。
他也自然而然的是感觉到了阿亚罗可特沁对他产生的并且缓缓释放出来的那种爱慕的情绪。
秦歌微微摇头:“不可能的!你休息去吧!”
“好好休整一下,明日便要征讨下一个世界了,而下一个世界……会比这之前的十七个世界,都还要艰难!”
甚至,会有不可预测的危险出现。
比如,那位不周山的恐怖至极的无敌存在,会直接出现也说不定。
秦歌这么想着,微微挥手之间,阿亚罗可特沁刹那之间便是被退到了一个世界之外了。
隔着一个世界吗?
这是尊主给自己的回答吗?
阿亚罗可特沁沉默了下来,感觉内心有瞬息之间的破碎,感觉内心深处,有着无数的伤痕错乱密布开来,感觉……
这却是身为人必须经历的一种东西,一种名为我执的东西。
陷入了我执,也就是陷入了自私自利的自我中心概念之中的人,便是会承受到爱情带来的极致的痛苦。
爱情,是一种独占的东西,独占的东西,就越是将其融入了我执之中,所谓的爱情被融入了生命之中,便是这样一种具体到了极点的我执的体现。
将爱情与己身的执念,也就是自己的自私自利给彻底的融合唯一了之后,于是,便是感觉到了一种超乎想象的痛苦所在……
这其实,并不是爱情带给人的痛苦,而是爱情这面镜子,将自身的自私自利给彻彻底底的展现了出来之后,从而使得人受到了自身的自私自利的带给自己的痛苦……
这也是为何,上古修真之道和后来的修道文明阶段,都是几乎一次又一次的强调度过情劫的重要性。
情劫并不是情是劫,而是情所产生的将自身的自私自利的特性给无限放大之后,成为的一种极致的我执对自身的煎熬的痛苦。
而如果顺利度过情劫,便是彻底放下了我执,放下了我执,便可以更加的明心见性了。
但通常来说,能真正度过情劫的人,少之又少,尤其是修为不足的人,心境还没有达到第二境的人,一旦进行了情劫,也就是沾染了那极致的爱情之后,在自身的极致的一种自私自利之中……就会崩溃了自身。
而且,彼时陷入了爱情的人,是绝对绝对不会觉得自己自私自利的,相反,他们会觉得,自己为了对方做了那么多那么多……怎么能算作是自私自利呢?
这根本就不是自私自利啊!
这样的心态之下,这情劫,便是越发的难以度过去了,甚至是永远的陷入了情劫之中,从此成为了文人骚客和后代文青们所追捧的痴情种子多情人……
而后,在这样的痴情种子多情人的追捧之下,后来的人,会有意识的去学习这样的痴情和多情,于是乎……一代一代……能堪破情劫的人……几乎为零。
但,
也并不是真的就没人能够堪破情劫了。
也不是说爱情就真的只是劫了,真正的爱情也确实是存在着的,但那样真正的爱情,太过难得!
难得到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地步……难道了超越了生命的延续……
但是,爱情说实话,也似乎并没有任何意义,哪怕是那种真正的超越了劫的,超越了生命的爱情,也终归是毫无意义的……
当然,具现到了最后,其实一切都不存在意义。
除了‘我’以外的一切,都不具备意义……而这样的观念,实际上又陷入了一种极致的我执之中……
真正的破除我执之后……
思考着思考着,秦歌也渐渐的迷茫了起来。
他也搞不清楚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也无法去理解清楚,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当即,
秦歌也不再去多思考这些无聊的事情,也没有将阿亚罗可特沁给放在心上。
反正,在秦歌看来,阿亚罗可特沁只是触发了人的我执,也就是某种自私自利的镜子的极致的照耀的一种劫难……
只要度过去就好了。
就算度不过去,也是丝毫都不影响秦歌的谋划的。
毕竟,秦歌需要的不是阿亚罗可特沁去杀掉不周山的那位超级无敌的恐怖存在,而仅仅只是需要阿亚罗可特沁去试探出不周山的那位存在的部分情报信息而已。
如此一来,阿亚罗可特沁到底能不能度过情劫,其实就是一件完全不重要的事情了。
因为,不管阿亚罗可特沁到底能不能度过情劫,从而变得更加的强大,都是毫无意义的。
第五境绝巅的修为和生命层次,已经足以去试探出那位不周山的空无恐怖绝伦的无敌存在的部分情报信息了,而就算是超越了第五境绝巅,哪怕是达到了神帝忽郝等人的层次,也终究没什么用处。也不不可能是能多探测出丝毫的情报信息出来的。
想着这些,
秦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继续去尝试着激发灵术的图腾印记。
此时此刻,秦歌已经将七万五千多个灵术的图腾印记给激发了出啦来,距离如同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那样的掌握全部九万六千个灵术图腾印记,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的距离了。
至少,只要秦歌想的话,他也是随时可以做到掌握所有的总共九万六千个灵术图腾印记的。
当即,
秦歌便开始尝试了起来,无限的去以自身的时间率去冲撞自身的灵魂内部,期待以自身的时间率,去掀起更多的灵术图腾印记出来。
而随着秦歌以时间率冲击自身的灵魂深处,一个个的陌生的灵术图腾印记泛起……

yhins精品都市小说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起點-第六百三十二章 天圓地方閲讀-ble0k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从看见寿命值开始
祖灵闻言,微微一顿,而后却是开口道:“回禀尊主!象山部落总共有九万六千名祖灵……只不过,已经有七十二个祖灵被那荒和大帝给吞噬掉了……”
九万六千名祖灵?
再配合那九万六千的概念和率……秦歌微微一顿,他觉得,这象山部落的祖灵,怕不是那么简单的存在……
但他到底也没有吞噬祖灵试试看的想法。
秦歌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去询问任何东西,而是直接开口道:“现在,告诉我怎么觉醒灵术吧,还有临沭的修行体系,其开端、过程和终点!”
“是!”
祖灵微微沉默了瞬间,便直接开口道:“天地之间有灵,万物有灵,将灵运用出来的方式,便是被称之为术……灵术,实际上就是内求沟通自身的灵,而后一点一点的掌握自身的灵,最终,以灵展开更高的运用……”
自身的灵?
闻言,秦歌微微顿住了一下,难道……这流沙砂砾层面世界的生灵们的修炼方式,竟然是直接从生灵自身的心灵之海开始入手的吗?
这就很是有些超乎秦歌的想象了,因为,心灵之海是完全混乱的、完全无序的,在这种极致的混乱和无序之下,很多东西都是会因此而变得极端的危险的存在。
不说其他的,就说随意碰触到了自身的心灵之海之中的禁忌的话,那就随时都是会导致自身彻底死亡的……至少,以秦歌的认知来看,以秦歌的字舍的体验和精力经历这些来看的话……即便是以秦歌此刻的近乎第五境巅峰的修为水准,和他那近乎第五境绝巅的战斗力的情况下,他对于自身的心灵之海的掌控,也不过就是一丢丢而已,是真正的一丝丝,是真正的九牛一毛和沧海一粟和冰山一角。
而且,即便是以他秦歌的此刻的能来,也是很难去继续深入的开发心灵之海的。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可以开发心灵之海的话,真的可以从心灵之海入手去开发自身的所谓的灵的话……那得到的好处也会是显而易见和立竿见影的。
尤其是,心灵之海的庞大能能量是处在一种闭环内循环的良性循环之中的,在这种闭环内循环的良性循环之中的话,自身的生物能量实际上就是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是真正的一旦开发,就似乎可以彻底摆脱生物能量总量的桎梏以及生物能量的恢复的极致的问题所在的。
束手就情:首席的甜妻 草落天下
当即,
秦歌转头看向了那象山部落的自称第七十三号祖灵的祖灵,并虚心的开始问道:“那就麻烦告诉我觉醒灵术的具体方法吧!”
“这……”
祖灵稍稍顿住了一下,而后开口道:“尊主,很抱歉!具体方法实际上就是等到冬至日的时候,借助天地之间一阳复生的大气象,而后借助天地之力,配合祖灵之力,开启火燃,火燃之下……有资质的人就可以直接完成觉醒,开启灵术的修炼之路……而没有资质的,则终生都无法开启自身的灵术的修炼之路,终生都无法觉醒!”!
“冬至日?非要冬至日?”
秦歌很是不解,冬至日所谓的一阳复生,实际上是有些偏颇的,冬至日,至少在地球,或者说在华章山界土之上,只对北半球来说,才是一阳复生的大气象,而对于华章山界土的南半球来说,一阳复生的气的大气象,一应该是在夏至日的时候才会出现的……
所以,实际上来说,每一个地方的一阳复生的时间点都是不一样的!
是完全不一样的!
秦歌当即眼中闪烁起来,而后问道:“这荒和世界的宇宙,到底是怎么样的?是几大行星相互为绕同一个恒星旋转吗?”
“还有有多个恒星?”
第七十三号祖灵微微顿住,更是显得满脸懵逼起来,什么叫做几大行星围绕一个恒星或者几个恒星旋转?
行星是什么?恒星又是什么?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完全不明白啊!
第七十三号祖灵只能当即迅速的开口回答道:“回禀尊主!荒和大陆就是一块几乎完全无边无际的大陆,大陆到底有多大,并没有人知道,但有人知道的是只有一个太阳的存在,还有一个月亮,漫天星辰也存在……但并没有什么行星为绕恒星转的说法……或者,尊主您说的行星指的是太阳月亮和星星?恒星是这片大陆吗?”
“那倒是可以发现,天上的的日月星辰,实际上都是在围绕着地球转的……可以发现,太阳永远是东升西落,月亮也永远是东升西落,而后星辰也是如此……”
秦歌微微顿住,难道……还在地心说的时代?
这个时代的科技完全点歪了?
也不对!
都有着像所谓的荒和大帝那样的极致的掌握了四万八千率和四万八千概念的超级强大的存在了,没道理会发现不了大陆究竟是不是一个球的。
更何况,在亘古以前的岁月之中,还有着玄鸦这位尊主的出现……不过话说回来……山海界也并不是宇宙星空世界,而是以山海界的九山八海为不动的核心,然后日月星辰东升西落……
说起来,也就是说,这荒和大陆的世界,实际上也是类似于山海界那样的存在,而不是那种宇宙星空的星球世界?
带着这一丝疑惑之后,秦歌陡然间冲天而起,刹那之间亿万里高空,很快他便抵达了这片大陆的大气层之外,而后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基础构成的模样,这的确不是星球星系的世界……
此时此刻,映入秦歌眼底的,是那无穷无尽的不知道到底多么巨大的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
在那巨大无比的大陆的边边界,似乎是没有边界存在的。
那种浩然至极的大陆,仿佛从横向占据了整个世界的一个平面,无法看到任何如同地球那样的,在飞上一定高度后,就能感受到的弧度的存在。
这荒和大陆,更多的像是地球远古传说中的天圆地天圆地方的洪荒时代的记录,但实际上地球远古传说的洪荒时代,实际上就是山海界,就是在山海界之中的时代,而人类在山海界之中的时候,山海界的存在便让人类知道了天圆地方的概念……
或许……
可如果是这样的天圆地方的话,那这太阳和月亮是怎么做到永恒的日复一日的东升西落的?
要知道,这极致的大陆可是没有丝毫边界存在的……而是一个极致的尽头,不可能让月亮和太阳如同地球所在的鸿蒙宇宙之中的星系一样,完成绕行一周后的周而复始……
因为,太阳和月亮,根本就只能抵达极西之地,而不可能继续朝着这片大陆的下方以及背面继续运行,继续回来……
所以,这是什么鬼情况呢?
秦歌还想去那荒和大陆的极东和极西之地看一看,但也就在此时,十余到道能量波动钎焊至极的强悍至极的生灵迅速的朝着这边追了过来。
这是……
秦歌眼中微微一眯,法眼在刹那之间浮现出来。
也是同时,十多个穿着血红色的帅气至极的铠甲的人出现,他们死死的看着秦歌:“胆敢进入天外……死!”
刹那之间,十多个血红色的铠甲的乇,便直勾勾的朝着秦歌冲了过来。
秦歌微微皱眉,居然直接出手,直接下杀手?
这简直就是超乎想象的。
而且,是问都不问一下,就是一句胆敢进入天外……而这红色的铠甲,自然是所谓的荒和大帝的荒和帝国的配置了。
在这种配置之下,荒和帝国……也就是说,天外有什么秘密,让的这荒和大帝直接强行封锁了天外,不允许任何这个荒和大陆世界之中的生灵进入天外?
这是为什么呢?
秦歌倒是极端的好奇起来。
而后,
一万倍时间减速领域,刹那间便笼罩了这些人,不,这些乇,而随着被这一万倍减速的时间减速领域笼罩的时候,这十几个自身能量波动已经达到了第五境的乇额,却是就此僵硬在了原地。
他们的眼中,浮现出了一种极致的惊恐和一种极致的愤怒。
秦歌缓缓上千,静静的看着这十多个乇,开始时光过去光影的回溯,也就是一种记忆搜查的方式,去读取对方曾经的经历。
可瞬息之间,秦歌在读取了这些乇超过三千年的过去经历之后,却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的有用的信息。
依然还是不知道为何要封锁天外。
而且,在将这些乇的过去光影读取到三千年以前的时候,他便发现,这些乇,已经都是婴儿了,甚至有两个已经化作了受精卵的状态……即将就要彻底的失去任何读取过去光影的可能了。
换句话说,这里面年纪最大的人,也不过才三千岁出头,年纪最小的,更是连三千岁都还差一点……
区区三千岁就能抵达这第五境的高度吗?
这倒是有些超乎秦歌的想象了。
要知道,按照山海界的生灵的进步来算的话,若不是有着各种机缘和奇遇的存在的话,山海界生灵,比如修真联盟时代的霜怀子,那可是超过了数千万年的岁月,才走到了第五境巅峰的!
这样对比起来……
秦歌的眼中闪烁起一抹凝重以及一抹深厚的好奇。
他倒是对这荒和大陆的所谓的灵术觉醒,越发的感情兴趣了起来。
在这种极致的感兴趣之下,秦歌却是直接杀死了这十五个乇。
瞬息之间,这十五个乇的血液挥洒长空。
也就是同时,许多股更加浩瀚的能量波动,从天外各个方向缭绕起来,直直的朝着秦歌这边而来。
秦歌微微一顿。
来得都是第五境的,甚至有第五境巅峰和一位第五境绝巅的……
他怕倒是不怕!
但再继续留在这里,就会陷入一种车轮战之中,而现在的他,可不是能连通图坦卡蒙之心,对生物能量完全不必担忧的他了。
此刻的他,只是有着区区三百万年的生物能量总量而已,倚强凌弱还能计算着使用,真正精打细算的使用,可若是与这些第五境,和第五境巅峰,乃至于第五境绝巅战斗的话,那就真的是完全不够用了!
得先离开这里,得先汇聚整个象山部落,而后收购到足够的时间额度,最少,也得预备上十个亿年的生物能量总量才行!
想到这里,秦歌转瞬间开启了一万倍的时间加速,刹那之间,就彻底的消失在了原地。
而等到三秒钟之后,
一群穿着血红色铠甲的铁甲军汇聚过来,一个个神色凝重至极的看向那十五个同袍的尸体……
“一瞬间!”
“一瞬间杀死了他们十五个乇!”
“入侵者的实力……有些好超乎想象啊!”
“是啊!很是超乎想象!”
“而且,对方的逃离速度也很快……只是瞬息之间,刚刚我还能勉强锁定对方的气息……但就这么一瞬息的时间,就再也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了……实在是恐怖如斯!”
“但这也证明,对方的实力,或许并没有那么强大,否则,怎么会选择直接逃遁?”
“也不一定啊!万一对方打算等到……”
也就在此时,之前秦歌感受到的那个气息能量波动在第五境绝巅的乇出现了。
随着这个第五境绝巅的乇的出现,周围的其他的红衣铁甲军都是瞬息间停止了谈论和商讨,而后恭恭敬敬的朝着这位第五境绝巅的乇行礼参拜。
“参见大将军!”
“参见大将军!”
大将军微微点头:“加强方向密集度……各自回去镇守各自的地方!”
“是!”
红色铁甲军瞬息间散去。
而那位大将军则抓着那十五个死掉的,被秦歌杀掉的乇的尸体看了看,而后,他又看向了天空,看向了那无尽深沉的星空深处。
片刻后,他微微一叹,便是直接选择了离开,只不过,他却不是朝着自己所需要镇守的方向而去,而是直直的朝着荒和大陆上的荒都而去。
他要去面见荒和大帝。
…………
…………
而与之同时,
秦歌早已回到了象山部落勤山分支的大祭司的石屋之中,他花环的看向了眼前的第七十三号祖灵。
他的脑海中还是浮现出了刚刚的一幕,封锁天外?

bktas熱門都市言情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愛下-第六百三十一章 九萬六千祖靈?看書-4k2il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从看见寿命值开始
他需要的不是最高效率的杀戮敌人,至少,在此刻不是这样的。
此刻,他真正需要的是,如何更加震撼的展现出他的实力,来征服剩下的象山部落乇们的心,而后……才能为以后获取更多的时间打下坚实的基础。
这么想着,秦歌在解除了自身的百倍时间加速流域之后,他一步踏出,直接出现在了大祭司的身边。
他轻轻的在大祭司的肩膀上一按:“你……让开,让我来!”
大祭司顿住:“尊主……”
而与之同时,狂风从秦歌的身边闪烁起来,升腾起来。
在这无尽升腾的狂风之下,那无穷的庞大的生物能量开始爆发出来。
射月英雄 阳朔
古禁忌
而与之同时,
秦歌则是朝着四面八方的数万红衣铁甲军陡然间挥出了手去。
随和他这一挥手,海量的生物能量化作丝丝缕缕的朝着整个世界蔓延过去……
刹那之间,四面八方,一切静止!
飞扬的碎石,缥缈飘忽的尘烟,,象山部落人的嘶吼,山上滚落而已的滚石,还有那已经被长矛灵器发射出去的灵术光束,还有……象山部落四面八方的山脚下,那些红甲铁甲军之中,已经闪烁起剧烈的能量波动的复合灵器的凝聚的波动……
太云落帆 断弦若露
这些,通通都在此刻彻底的静止了下来。
在这样极致的静止之中,静止的不只是动作,不仅仅只是动作被静止了,连所有人的思维都出现了一种极致的减速,一种几乎完完全全静止的减速。
秦歌轻轻的笑着,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奇特的笑容,原来……
复合灵器吗?
看着那由青铜铸造的大炮,看着那根跟红衣大炮相差无几的东西……他似乎明白了红衣大炮是怎么回事……但在时间上,红衣大炮的出现,又跟玄鸦对应不上了……
但,大致来说,山海界华章山界土的红衣大炮实际上也是可以被归类到这所谓的复合灵器之上的,而且,红衣大炮似乎闭比这青铜大炮要更强大数倍……甚至数十倍。
绝对的静止之中,秦歌一边往前走,一边则揭开了对身后的相象山部落之人的领域笼罩,将从象山部落人身上剥离抽离的时间返回而了他们的身上。
而后,象山部落的乇们,全部都在这一刹那之间,浮现出了极致的惊骇神色。
尤其是没有随着阿亚罗可特沁去狩猎金象兽的更多的象山部落的乇们,他们之前听说,听阿亚罗可特沁他们说什么金象王的身体瞬间静止的时候,还觉得也不过就是一个看起来比较无敌的灵术而已。
但此刻……
这就是尊主的实力吗?
这就是尊主的力量吗?
这就是……象山部落新的尊主吗?
只是轻轻的一挥手,方圆百里之间,一切都静止了,包括他们这些象山部落的乇,在此刻之前,也是陷入了极致的静止之中的。
秦歌稍稍的瞥了一眼那些满脸骇然的象山部落的乇嗯,他啊的嘴角渐渐地浮现出一抹坚毅。
此战已开启……依照这个黄荒和大陆的现在的局势局面来看,尤其是所谓的荒和帝国和这象山部落之间的问题来看的话,这九个纠缠了无数岁月的时间的仇恨之下……再加上荒和大帝的权力控制之下……接下来,就是几乎永无休止的战争了。
微微一叹,秦歌的身影陡然加速,在象山部落的乇们的眼中,他们只能看到一抹幻影……甚至连幻影都看不到,甚至只有大祭司才勉勉强强的看到了一点幻影的存在,而其他人就仿佛只是看到了尊主秦歌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又恢复了原位。
可就是这样微微动了一下,又恢复了原位之后,勤山下方,四面八方的所有的红衣铁甲军,瞬息间全部倒地死亡,瞬息间全部死亡了。
而剩下的那三十多门复合灵器,则依然静静的摆放在那里,只是其上的能量波动却是彻彻底底额消失了。
秦歌淡然的开口道:“收缴战利品吧!”
“对了!即刻联系你们象山部落所有的分支,让他们朝着这湖州城汇聚过来……还有,每个象山部落的乇,都需要向我风险奉献五十年的时间!你们……也需要在之后将另外的二十年时间补上!”
“参见尊主!谨遵尊主号令!”
“参见尊主!谨遵尊主号令!”
“参见尊主!谨遵尊主号令!”
象山部落的人,密密麻麻的朝着秦歌的方向跪拜了下去,他们的眼中都闪烁着超乎想象的光芒,那种光芒可以被称呼为希望,可以被称呼为野心!
在那样的光芒之下,一切似乎都变得容易了起来,至少,对于象山部落的乇们来说——他们象山部落的荣光就将轻而易举的回到象山部落的手中!
融灵大陆 暗夜红豆
秦歌缓缓的转身,一步一步的朝着那大祭司的石屋走去,他还要去见一见象山部落这一个分支的祖灵,要从那祖灵那里,知晓一些东西,尤其是所谓的灵术觉醒。
而当秦歌知道这祖灵,也就是这个象山部落的勤山分支的象山部落的祖灵居然带着玄鸦让他帮助自己这个所谓的新尊主去绝觉醒灵术的时候,
尤其是,再加上,秦歌的几乎所有能力都被玄鸦在以零度时空间将他送向这个砂砾流沙世界的层面的时候,被玄鸦给封印掉了……
秦歌便隐隐约约明白,玄鸦想让他知道的东西,大概率是跟这个流沙砂砾世界层面额所谓的灵术觉醒有着很大很大的关联存在的……
至少,秦歌如果想看到玄鸦想让他秦歌看到的东西,那么,这灵术觉醒就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而随着秦歌的离去,
象山部落的人疯狂的朝着山脚下涌去,大多数人都是去收拾战利品的。
复合灵器无疑是最佳的战利品,有了这三十几门青铜大炮的复合灵器的存在,下次再遇到这样的城卫军铁甲军,象山部落也就不会再是仿佛今天一样的毫无抵抗之力了。
而除了复合灵器之外,还有这着很多的这些铁甲军所携带的东西,比如这些铁甲军身上的铠甲,那种红色的铠甲,实际上也是一种灵器,还有这些红色铁甲军身上佩戴的剑刃,那也同样是一种灵器……
总而言之,象山部落,这一次可以收缴到很多很多的战利品,这毕竟是超乎了想象的存在,毕竟是整整三万铁甲军的死亡!
三万铁甲军身上收缴到的灵器,完全足够武装出同样的三万数量的象山部落的战士来……
而在大多数人忙碌着收缴这些红衣铁甲军的战利品的时候,也有着上百名象山部落的人,迅速的朝着四面八方的丛林而去。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
他们要去找到其他的享受你不来象山部落的分支所在的地方,去向其他的象山部落的分支,去告知新的尊主的降临,去将新的尊主的命令,传达给这些其他的象山部落的分支……
国画[官场] 王跃文
象山部落,将在湖州城汇聚,而后重新高举着象山的大旗,再度席卷整个世界!
再度将这个荒和大陆纳入象山部落的掌控之下,再度见证象山部落的无上荣光!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
秦歌缓缓的坐在了大祭司的石屋之中,他在计算着自己的生物能量的盈亏。
修仙 遊戲 滿 級 後
在打这一场战斗之前,他的生物能量总量是三百一十一万九千六百三十四年,而后得到了象山部落九万年的时间补足……
然后,这一场战斗,实际上他秦歌更多的是利用时间率来战斗的,以占比百分之八十的时间率,强行的剥离和抽离了周围的时间,而后以千倍时间加速瞬间完成了斩杀……
总而言之,秦歌是真正的精打细算的将每一份时间额度,每一份生物能量都给里游泳利用到了极致,,也因此,这一场战斗下来,秦歌也就是渐渐消耗了区区八百年的时间额度而已。
很值了。
香江大亨
十一比一的收入……但可以预见的是,之后的战斗就不可能这么轻松了!
这个砂砾流沙层面的砂砾世界荒和大陆之中,修行等级却是是确实是远远的超过了恒河流沙世界,甚至是超过了山海界,超过了神国,超过了神庭和天蒙宇宙渊蒙宇宙……
因为,就只是这区区不到四千人口的小小的象山部落之中,便有着大祭司这样的一个第四境的存在,还有着塔科特尔和阿亚罗可特沁河这样的第三境的存在,第二境第一境的就更是不少了。
而在秦歌所灭杀的三万红衣铁甲军之中,更是几乎所有人,不,所有乇都是第三境的存在,其中更是隐藏了至少上百名第四境的存在……
由此,便真正是能够窥一斑而知全豹了。
这个流沙砂砾层面的荒和大陆……其修炼体系的整体水准,远远超乎了秦歌的想象。
或许,第五境,甚至第五境巅峰和第五境绝巅在这个流沙砂砾层面的荒和大陆之中,实际上都算不上什么。
恶魔之都
而是这个世界之上,另有着更加强大的存在,就比如那个荒和大帝的存在,便是有着一些难以理解的能力存在的。
至少,是在按照秦歌从这些象山部落的乇苦衷口中了解到的来看,又或者是从这个象山部落的勤山分支的祖灵的口中了解到的来看。
那荒和帝国的荒和大帝,似乎是完全掌握了是四万八千率和四万八千概念,也就是掌握了整整九万六千世界基础本源的存在……那样的存在,还是第五境的程度吗?
会不会实际上已经抵达了第六境,甚至是第七境界呢?
这么想着,秦歌的心底实际上是压力很大的很大的。
如果他的所有力量都存在于自己的设身上的话,就算是那荒和大帝来了,就算那荒和大帝真的是第六境,甚至是匪夷所思的第七境界的话……秦歌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可秦歌此刻却是只有区区三百万年的生物能量可以动用,还只能动用时间率……上甚至与,秦歌发现连时间率的能力运用,都不是他能全部使用的。
设置伪过去时间线做不到,召唤未来的自己也做不到……这似乎是玄鸦担心秦歌通过改变过去或者召唤未来,将那些被他玄鸦封印的属于秦歌的力量和能力,再次被秦歌给带到了这流沙砂砾世界的层面……
为何,如此惧怕呢?
秦歌不理解这些。
但也就是这个时候,飒!
一声轻微的响动之后,这个象山部落勤山分支的祖灵,直接出现早了在了秦歌的身前。
“第七十三号祖灵,参见尊主!”
祖灵很是恭敬,也很是恐惧。
他可是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秦歌轻而易举的让身边方圆百里内的万物都瞬间静止的一幕的!
那让他这位祖灵都惊恐至极的三万来自湖州城的红衣铁甲军,就这么被这位尊主给瞬息间全部秒杀了……
这样的实力……真正的颠覆了他这个祖灵的认知。
因为在他这个祖灵的无数岁月的认知之中,一切都是以图腾为基础的,哪怕是上一代的尊主玄鸦,也是浑身的点亮了的图腾的,所以尊主玄鸦才会强大到超乎想象……
可眼前的新尊主,都还没有觉醒,身上都还没有丝毫的图腾纹路的存在,却是已经强悍到了这种超乎想象的地步。
看到这祖灵的出现,秦歌突然有些兴趣的问道:“你们象山部落,到底有总共多少个祖灵?”
七十三号?
感觉跟权柄命名似的,最初的时候,那龙形之气便是告诉秦歌,图坦卡蒙之心是第三号权柄……可也没说具体有多少个权柄……
祖灵闻言,微微一顿,而后却是开口道:“回禀尊主!象山部落总共有九万六千名祖灵……只不过,已经有七十二个祖灵被那荒和大帝给吞噬掉了……”
江湖女神:拯救三国
九万六千名祖灵?
再配合那九万六千的概念和率……秦歌微微一顿,他觉得,这象山部落的祖灵,怕不是那么简单的存在……
但他到底也没有吞噬祖灵试试看的想法。
秦歌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去询问任何东西,而是直接开口道:“现在,告诉我怎么觉醒灵术吧,还有临沭的修行体系,其开端、过程和终点!”

60k1v優秀小說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起點-第六百三十章 奉獻時間相伴-qxv8l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从看见寿命值开始
整个象山部落的人口,在此刻才是完完整整的展现了出来,大约有着总共三千人的样子。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但在象山部落勤山的八个方向,每一个方向都有着三千铁甲军朝着这边汇聚过来。
退路,被彻底封死了。
“父亲……我们该怎么办?”
阿亚罗可特沁看向了首领塔科特尔。
塔科特尔淡淡的笑着:“我们……可能就要一起去见祖先了……荒和帝国必将江河日下!”
没法反抗,也无力去反抗。
龙魂传奇 一只包子
别说是此时,已经退后衰落到只剩下了区区三千老弱妇孺的象山部落勤山分部了。
就算是当初的最为巅峰时期,统治着整个荒和大陆的象山部落,也不见得能顶得住这两三万铁甲军和三十多个复合灵器的攻山……
这是超乎想象的压力。
尤其是象山部落实际上只有不到四千人的人口,真正的战士,更是只有不到八百人,而这八百人的战士之中,抵达了第二境的,仅仅只有几十人,其余的都只是刚刚觉醒了灵术的第一境而已……
而灵器的对比,更是一种极致的差距,全部复合灵器对全部单体粗陋的长矛灵器……
可以说,
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只有绝望!
只有完完全全的绝望!
很快,象山部落的人就全部汇聚到了勤山之上,老弱妇孺们相互搀扶着坐在了大祭司的的石屋前方的空地之上,每个乇的眼中都闪烁着一种极致的北悲哀和一种落寞。
在这种悲哀和落寞之下,乇们的眼中更是出现了一种死寂的淡然,这是一种经历了无尽的绝望的煎熬之后,再度诞生胡来出来的一种极致的大彻大悟的无所谓的一种淡然。
换言之,这就是一种简单的认命了。
大祭司缓缓的从石屋后方走了出来,他的眼中同样闪烁着一种极致的悲哀之下缭绕而起的一种难以述说明白的悲哀存在,在这种悲哀之下,他的眼中有缓缓的燃烧器了一种可以被称之为热血的东西。
“象山部落,荣光依然在!”
“纵然只剩下一个象山部落的乇,象山部落也终将顶天立地的站在这天地之间!”
大祭司嘶吼起来,而他所说的这两句看似平常的话语,则实际上是一点都不平常的话语,这是,这实际上乃是当初的象山部落的末代首领的话语。
那是在象山部落终于遭受到了来自荒和大帝的威压和杀戮的那一刻,象山部落当时的首领,便是如此说的。
而当时的象山部落的首领在如此说完之后,便耗费了一切的存在,施展出了最强的灵术,虽然最终那位象山部落的首领,也就是说出了此刻的大祭司所说的这两句话的那位象山部落的首领,虽然是失败了,更是死掉了,但是其释放出来的惊天动地的灵术,却是重伤了那个靠着吞噬无数祖灵而逐渐变强的荒和大帝。
也是因此,在乘着那位无耻小人的荒和大帝陷入重伤的时候,象山部落才得以保存住了象山部落的火种,和种子,而后,象山部落便开始了无穷无极限的分裂……
诺大的象山部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分裂为了一千多个分支,这一千多个分支又迅速的开始分裂。
每一次的分裂,都只是为了保存住象山部落的种子,以去等待玄鸦尊主离去时所说的新的尊主的出现……
直到时间的无限流逝,直到那位荒和大帝最终走到了灵术的尽头,于是,那位荒和大帝宣布了帝国和部落共存的局面……
但,已经分裂成为了不知道多少个分支的象山部落,却是已经是完全的回不去了。
也不再需要急切的回到某个状态之中,反而就是保持着如此的分裂的局面,以保持住最大的为象山部落留存住火种和种子的方式蔓延着。
直到今天,不知道为何,荒和大帝再次想要吞噬祖灵了,于是再度以象山部落为开刀之处,而又恰好选中了象山部落的勤山分支所在……
尊主……
新的尊主会是象山部落再次席卷整个荒和大陆,甚至于再次朝着荒和大陆之外的路辽阔世界进发的机会所在……
数王
只不过,如今的这位尊主,还太弱小了,弱小到了连灵术都没有觉醒的程度,若笑到了弱小到了,其身上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图腾印记的出现……
最最重要的是,此时此刻的这位新的尊主,居然还在那去往祖灵所在的圣境之中的道路之上……这让得想要带着尊主逃离,去其他象山部落的分支,去寻找新的机会的大祭司,都无法去述说他此时内心的那种达到了几乎完全完完全全的极致的痛苦之中……
“杀啊!”
“象山永不为奴!”
嘶吼声从闪山腰的方向传递而来,波荡开去,大祭司和象山部落的老弱妇孺们,都在听到这嘶吼的时候,知道了闪山腰处出现的局面和情况。
在那里……在那山腰所在,必然已经开始了最终的浴血奋战的厮杀。
但这样的浴血奋战的厮杀,显得有些毫无意义了。
这样毫无意义的世界局面之下……
一切,都是一种超乎想象的绝望,在这种超乎想象的绝望之中的压力,几乎让所有象山部落的乇的心理,都浮现出了一种极致的悲痛……
那每一声厮杀,或许都是一位同胞的死亡……他们的亲人或者朋友或者其他,可能就这么迅速的死亡掉了……
带着这种极致的悲痛和难过的心绪,象山部落的老弱妇孺和大祭司都开始沉默起来。
沉默着,朝着他们的象山部落的勤山分支的祖灵进行着祈祷。
轰!
轰!
轰!
连绵不绝的巨响从勤山的八个方向同时的炸响开来,伴随着这种巨响的,还有着从八个方向的山坡之上,缭绕而起的黄色的浓郁至极的尘烟……
还有这……一丝丝的淡淡的却又清晰至极的可以被辨别出来的血腥味道……
在这种极致的血腥味道之下,大祭司苦涩的笑着,而后,他举起了权杖,他的身体,缓缓的腾飞起来。
他这是打算牺牲自己了,他是打算用他自己的一切,如同那无数岁月之前的那位象山部落的首领那样,用生命,去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用生命,去为象山部落的乇们提供一丝丝的可能的未来。
在这种极致的未来的波动之下,他的生命,象山部落的大祭司的生命,在迅速的开始枯萎着。
但也是同时,象山部落的战士们,只剩下不到两百人,被迫的朝着山顶之上退了回来。
塔科特尔作为象山部落的首领,已经战死在了山腰部分,甚至连尸体都被那种奇特的复合灵器给湮灭掉了。
此时此刻,是已经身受重伤的阿亚罗可特沁在率领着剩下的象山部落的战士们朝着后方山顶退去……
而也是同时,象山部落勤山分支所在的勤山的山顶之上,有着咪咪咪密密麻麻的缠着血红色铠甲的铁甲军汹涌上来。
只是刹那之间,十面埋伏的感觉便涌入了象山部落的许多人的心底。
无助,恐惧,绝望!
而天空之上,漂浮在距离地面其七十多米的大祭司身上,则缓缓的升腾起了一股浓郁到了超乎想象的生物能量出来。
在这一股浓郁到了超乎想象的生物能量汹涌而起的时候,大祭司身上,无穷多的图腾纹路开始变得明亮起来。
从收租开始当大佬 欢颜笑语
那些极致明亮的图腾纹路之上,闪烁起了一种超乎想象的恐怖波动,而肉眼可见的是,大祭司的身上的那些图腾之上,竟然有着三道图腾同时变得明亮起来……
“这是……第四境!”
“大祭司是第四境!”
“该死,象山部落都落魄成这样了,怎么还有如此棘手的第四境出现?这可还仅仅只是象山部落的某个弱小分支而已啊!”
“开炮!”
复合灵器的青铜大炮之上,缓缓的闪烁起一抹仿佛来自地狱深处一样的幽暗至极的光芒……
一种恐怖到了极致的气息浮现并且急速的升腾了起来。
在这些极致升腾的时候,
在象山部落所有人都闭上眼眼睛,等待着最终时刻降临的刹那。
一抹启示一样的存在,从每一个还仍然活着的象山部落的人的身上散发出来,形成了一种超乎想象的指示一样的力量。
“象山的子民啊!奉献你们的时间给尊主,尊主将拯救你们于绝境之中……将你们的时间,各自奉献三十年给尊主,尊主就将拯救你们于这绝境之中!”
战龙
这是……
象山部落的人面面相觑,这是祖灵的呼唤和启示。
没有错的,这就是祖灵的呼唤和启示。
殿 前 歡
在祖灵和呼唤和启示之中,以往的祖灵的呼唤和启示,也是具现为这个样子的……
只是,时间?
尊主要他们的时间干什么?
这个问题这只是在他们的脑海中迅速的闪过了一下,便彻底的消失掉了。
祖灵的启示,是不需要去询问为什么的,只要照做就可以了的。
“我愿意向尊主奉献我三十年的时间!”
“我也愿意!我也愿意向尊主奉献我的三十年的时间!”
“我也愿意!我也愿意向尊主奉献我的三十年的时间!”
一个个象山部落的乇,在听到了他们的祖灵的呼唤和启示之后,诶呦没有任何一个乇拒绝,而是所有的象山部落的乇,都在此刻,在他们的心底向他们的祖灵回应,这是他们心底最深处的、最诚恳的一种回应方式……
在这种回应之下,他们的感觉到自身好像得到了启示的力量。
当然了,这是幻觉,是心理作用。
秦歌,是绝对不可能选择将自己的生物能量给分散出去,给别人的,这是绝对没有丝毫可能性存在的。
但也是这个时候,
秦歌缓缓的出现在了大祭司的小石屋之中,石屋之中,祖灵带着讪笑的看着秦歌:“尊主,他们都已经答应各自风险三十年的时间给您了!”
秦歌点了点头,一步迈出,时间加速领域笼罩在了他的身上,一百倍的时间加速领域。
他飞速的掠过了这还剩下的三千名左右的象山部落成员,伸手一一从这些象山部落的成员的额头上派过去。
而后,三千份三十年的时间额度被秦歌给收下了。
手下了这三千份三十年的时间额度之后,秦歌微微有些沉默。
人口基数太少了,三千人,每人奉献三十年的时间额度,也仅仅只是九万年的时间额度而已。
太少了!
对于活下去来说,九万年,一次性入账九万年的时间额度,实际上已经是很多很多的了。
但对于即将发生的战斗,以及这一场战斗开始之后,就必定会引发的一连串的战斗来说,这九万年的时间额度的收入,简直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血亏。
如此血亏之下……
但,
秦歌还是选择出手了,他需要去搞明白玄鸦将他弄到这个砂砾层面的世界来,到底是想要让他知道什么东西!
而象山部落,无疑是秦歌此刻最好的选择,一个知晓尊主的身份的部落,一个曾经通知统治过这整个世界,这整个被称之为荒和帝国的世界的部落,这个直到如今,都还有着无数分支遍布整个荒和大陆的部落……是最好的选择了。
只要成为他们的尊主,便可以直接获得整个万恒完整的象山部落的支持,就可以……
想到这里,秦歌却是直接解除掉了此刻的自己的身上覆盖笼罩的百倍时间加速的时间领域。
他需要的不是最高效率的杀戮敌人,至少,在此刻不是这样的。
此刻,他真正需要的是,如何更加震撼的展现出他的实力,来征服剩下的象山部落乇们的心,而后……才能为以后获取更多的时间打下坚实的基础。
这么想着,秦歌在解除了自身的百倍时间加速流域之后,他一步踏出,直接出现在了大祭司的身边。
他轻轻的在大祭司的肩膀上一按:“你……让开,让我来!”
大祭司顿住:“尊主……”
而与之同时,狂风从秦歌的身边闪烁起来,升腾起来,这是浩瀚的生物能量波动起来造成的灵压!

qla00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第六百二十九章 這真的可以用來交易?讀書-zxz0t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而现在……荒和帝国的人再度寻找过来了!
他们连复合灵器都带上了,而且在勤山的八个方向,都有着各自三千名第三境的铁甲军……
他们这是铁了心的,要将他这个象山部落为数不多的祖灵也给吞噬了吗?
可是,荒和大帝不是已经抵达极限的强度了吗?为什么?为什么?
这一刻,祖灵的心底是彻头彻尾的恐慌了起来。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了,他只知道,他即将被荒和帝国的铁甲军缉拿,而后被送到王城,被那位荒和大帝给吞噬掉……
可恶……该怎么办?
等等!
尊主!
虽然眼前的这位新的尊主,并不像无数岁月之前的玄鸦尊主那样强大,但他就是尊主!
就是玄鸦尊主在象山部落崩溃之后,传音给祖灵们,要让祖灵们去等待的新的尊主!
想到这里,刹那之间,这位祖灵的身影就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仙境一般美好境域界的圣境之中……
他真的是等不了了。
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
再等下去,他是要发疯了。
真的!
这怎么能继续等待呢?
再等哪怕一秒,他都是有可能直接被限制了行动,而后被荒和帝国的铁甲军给抓走的。
一旦被铁甲军给抓到了,对方以冥石封锁了他的话,那等待他的命运,就只剩下了被荒和大帝给吞噬掉,成为荒和大帝的养分,去帮助荒和大帝走向更遥远的高度的境界,而他本身的成分,则会被消化掉,而后成为荒和大帝排泄出来的废物……
光是这么想一想,他就已经是绝对无法接受这种事情了,更别说,这还不只是单纯的想象,而是真的极有可能在未来的短时间内,也就是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真实的事情。
而且,这个不久的将来,是真的很快很快就要降临了,他的内心是真的真正的恐慌到了一种极致的。
于是乎,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出现在了秦歌的面前。
“象山部落第七十三号祖灵,拜见尊主!”
秦歌淡淡的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这个半透明的生物存在——不错,这祖灵虽然属于灵魂体的形式,但其本质上依然是生物,而并非是什么超越了生物的死物或者亡者之类的存在。
其实,早在两个呼吸之前,秦歌就已经感受到了这祖灵这家伙的不安和某种来自灵魂之上的波动。
当即,秦歌轻笑起来:“我还以为……您当真要等着我在这五百多万公里的黑暗道路上走上数百年呢……”
“额……尊主赎罪!”
“赎罪?”
“尊主恕罪!是小的一不小心睡着了,然后便没能及时赶来迎接尊主……请尊主赎罪!”
秦歌微微点头,自然,他的心理很是清楚,这什么不小心睡着了,只是一个拙劣到了极点的借口和理由而已。
但,他实际上也并不是真的想要追究什么责任的,他只是单纯的,也想去敲打敲打这个所谓的象山部落的第七十三号祖灵。
而此刻,这个拙劣至极的借口,实际上,便是一个台阶罢了,给彼此的一个台阶。
秦歌淡淡的笑着:“那是什么东西……惊扰了你的沉睡,让你突然间意识到,原来还有我这么一个尊主的存在呢?”
这半透明的灵魂体,当下越发的恐惧和敬畏起来:“回禀尊主,是荒和帝国的人,他们派来了铁甲军,铁甲军会覆灭我们象山部落的勤山部落,然后,要抓住我,将我当做食物一样,献给他们的荒和大帝……”
闻言,秦歌微微一顿:“是吞噬变强吗?”
“回禀尊主!是的,无数岁月之前,荒和帝国的王,也就是自称荒和大帝的那个混蛋,他便是靠着将祖灵吞噬来变强的,然后,他在暗中变强之后,便背叛了象山部落,最终更是将我们象山部落给彻彻底底的覆灭掉了……这个混蛋,本来已经抵达了宇宙世界的修为境界的极限……我们都以为我们作为祖灵是安全了的,而那个混蛋,也确实是认可了王国和部落共存的一国两制……只是,现在他却排出铁甲军,甚至还动用了传说中的复合灵器……”
闻言,秦歌微微点头:“所以,你被吓到了,找我寻求帮助来了?”
“这……尊主大人……这不是应该的吗?”
祖灵的眼光微微闪烁起来。
应该的?
秦歌淡淡的笑着,脸上闪过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这世间,永远没有什么东西、什么事情是应该的,你知道吗?我是看在阿亚罗可特沁的面子的上,这才来走这黑暗通道的……若非是阿亚罗可特沁这个女乇展现出了足够的勇气和仁慈……我又不是玄鸦,我凭什么管你们这个什么所谓的象山部落?”
闻言,祖灵微微沉默,其脸色也是在陡然之间变得极端的难看起来:“既然如此……请尊主看在我们象山部落未来首领阿亚罗可特沁的份上,看在阿亚罗可特沁那难得的勇气和仁慈之中……请尊主救救我,救救象山部落……”
秦歌微笑:“不着急……你先告诉我,玄鸦……emmm,就是你们以前的尊主,他想让你告诉我什么吗?还有,也就是说你要见我……是为什么?”
“先把这些给我说清楚,然后,我再考虑是不是真的要救你,要救象山部落……”
祖灵眼中越发的沉默起来:“可是……您不是很喜欢阿亚罗可特沁吗?”
秦歌摇了摇头:“不不不!你的理解能力可能呢有着那么一点小小的问题存在……我是欣赏阿亚罗可特沁,不是喜欢,另外……你也别告诉我说什么祖灵死了就会导致祖灵下属的整个部落全部死去……”
“就算真是这样,我也有能力单独抱住阿亚罗可特沁的!”
僵直。
僵持。
秦歌却忽然开口道:“别想着动手,一旦动手了……后果,你承担不起的!”
祖灵神色再度一变,在这位新的尊主面前,他虽然觉得这位新的尊主没有丝毫的真实力量存在,可不知道为何,在这位新的尊主的勉强面前的时候,他就是觉得,自己整个的都好像被这位尊主给完完全全的看到了。
包括那匪夷所思的心灵之中的念头和想法,都被这位新的尊主给完完全全的洞察了出来。
这是一种超乎想象的恐怖!
为什么?
明明只是一个个还没有觉醒自身的灵术的人而已。怎么就会这么厉害呢?
难道……尊主真的是来自上界?
想着这些,祖灵缓缓的开口道:“玄鸦尊主让我们这些祖灵,全都记住,唯有新的尊主抵达了荒和大陆,象山部落才会迎来真心的机会。但……玄鸦尊主也要求我们这些祖灵,去尽最大努力的帮助新的尊主完成觉醒……”
“小的之前想见尊主您,就是想跟尊主说说一些关于觉醒灵术的事情的……”
这样吗?
秦歌定定的看着这眼前的半透明的灵魂体存在状态的祖灵。
他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信任的存在的。
但,要是直接以法眼逆转时光回溯光影去看到玄鸦在这个世界之时的样子的话,秦歌又感觉是完全的不现实。
毕竟,很多东西都不是想一想就可以完成的。
就比如此时,浑身上下生物能量总量才不过三百万年的秦歌,想要以法眼的能力,去回溯这位祖灵曾经发生的一切,也就是近乎百分之一百真实度的记忆读取,对这位祖灵展开这样的百分之一百的记忆读取的话,这是很超乎想象的消耗的。
至少,就以秦歌目前这三百万年的时间额度,是最多只能看到这祖灵身上过去一年发生的一切,以及这祖灵对应的情绪言语记忆等等……
但,那有什么意义呢?
公主駕到
秦歌其实已经很是清楚,所谓象山部落的崩塌,应当是在至少八十个无量劫的长久岁月之前开始出现崩塌的。
那么,想要看到玄鸦在这个世界的光影回溯的话,那么,秦歌他就必须回溯到八十个无量劫之前的岁月光影去……
但,别说是此刻大的秦歌只有着区区三百万年的生物能量总量了,就算是此刻的秦歌还能联系上图坦卡蒙之心,从而去获取无数无尽的时间额度,他的那占比仅仅达到了百分之七十的时间率,实际上也不足以让他真的将回溯时间长河光影的能力,真正的去回溯到数十个无量劫之前的。
他能回溯的过去光影的极限,应该就是在五亿年的时间左右而已……
因此,他是无法通过回溯过去,从而来验证这祖灵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
雙闕
他只能暂时性的选择相信。
觉醒吗?
觉醒灵术吗?
如果这是真的的话,如果这真的是玄鸦对这些祖灵的交代的话……那或许,玄鸦所谓的明悟真相,就要由这个流沙傻里世界层面的灵术走到了极限之后,才能去进一步的了解到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想到这里,秦歌点了点头:“要我救你,救整个象山部落,也并不是不可以,但是,你需要打赢我几件事情……”
祖灵微微沉默,而后点头:“请尊主吩咐,但凡尊主吩咐,属下必定万死不辞、赴汤蹈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秦歌笑着听着,而后淡然的开口道:“一,我需要你告诉象山部落的所有人,让他们用时间跟我交换东西……!”
“什么?”
秦歌淡淡的开口道:“用他们自己的时间,来跟我交换他们想要的东西!就比如这一次……想要我出手,那就需要象山部落所有乇,每一个乇,都将他们的寿命之中的三十年给我!”
纖絮言 幽彌
“这……这真的能用来交易?”
祖灵满脸的不可思议。
时间是最公平的产物,时间流逝掉之后,所有存在都会腐朽,但也有着修炼觉醒之人,可以靠着自己的努力,一种极致的努力,去将自身的时间,给更近一步的延长……
将之延长到了极致之后……便是永生。
可也从来没听说,人们可以相互之甲的用自身的时间来进行交易啊!
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价值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是,从这位新的尊主的表情来看,却又好像不是说的笑话,而是真正的真实的事情。
因为,尊主的表情很是认真,认真到了让这位祖灵没法不跟着一起认真起来的程度和地步。
“喏!属下必定将尊主的要求转告象山部落的所有人的!”
秦歌轻笑着点头:“那现在就通知他们吧,另外,等击退了所谓荒和帝国的军队之后,你得告诉我,我到底该如何去完成灵术的觉醒!”
“是!属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秦歌点了点头,当即便直接开口道:“送我回到象山部落所在的勤山之上去吧!”
“喏!”
话音落下的刹那,微微有着奇特的波动在秦歌的身边闪烁起来。
吸血鬼的傳說—艾琳的選擇
这波动并非是空间能力的波动,而是一种光影转化的能力的波动。
碎空刀 时未寒
在一片栾冕的光影专转化之后,秦歌便是直接出现在了之前的他的所在的那个象山部落的大祭司居住的石屋之中。
只不过,此时此刻,这石屋之中,却是显然的一个人影也没有了。
石屋的房门,也是在此时此刻紧紧的关闭着的。
也是同一时刻,
在象山部落的勤山山腰之上,塔科特尔和阿亚罗可特沁正在带领着象山部落的战士们在山腰开始布防,设置一道又一道的防御阵线。
而在他们的后方,则是连绵一片的,朝着山顶爬去的象山部落的老弱妇孺们。
九夜
整个象山部落的人口,在此刻才是完完整整的展现了出来,大约有着总共三千人的样子。
但在象山部落勤山的八个方向,每一个方向都有着三千铁甲军朝着这边汇聚过来。
退路,被彻底封死了。
“父亲……我们该怎么办?”
阿亚罗可特沁看向了首领塔科特尔。
塔科特尔淡淡的笑着:“我们……可能就要一起去见祖先了……荒和帝国必将江河日下!”
没法反抗,也无力去反抗。
别说是此时,已经退后衰落到只剩下了区区三千老弱妇孺的象山部落勤山分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