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微信連三界 愛下-第3695章 舉兵,伐天!(上)相伴

我的微信連三界
小說推薦我的微信連三界我的微信连三界
轰轰轰轰!
冥河教祖冲到浊九阴面前,二话不说,就是一顿猛攻。
顿时间,血海沸腾,天摇地动!
整个冥界,都如同世界末日般,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冥河,你他么疯了!”
“再不停下,我可还手了!”
浊九阴眼皮狂跳,气得脸都绿了。
他真是搞不明白,冥河教祖这个老东西,究竟抽什么疯。
脑子被他么女阿修罗的大姨妈泡了不成!
冥河教祖脸色阴沉,一言不发,反而攻的更猛了。
“草,你他么到底为什么!”
“你倒是说清楚啊!”
浊九阴被逼的,连连倒退,身后的血海,无数水柱冲天。
方圆万里,瞬间被吞没,化为废墟!
我说你妹!
冥河教祖暗骂一声,他稀里糊涂,小命就攥在了林海的手里。
堂堂圣人之下第一人,却受制于一个蝼蚁。
让他哪有脸面去说?
“不可理喻,老子懒得理你!”
浊九阴气急败坏,最终一声长啸,祖巫真身抵挡了冥河教祖一记攻击。
随后,化作一道黑芒,眨眼间消失在血海当中。
冥河教祖本就不想与浊九阴拼命,只是怕浊九阴杀了林海,这才意图将浊九阴逼走。
如今,浊九阴离开,冥河教祖也没有追赶,立刻停了下来。
随后,一转头,满脸堆笑来到了林海的面前。
“嘿嘿嘿,祖宗,我把浊九阴打跑了。”
老公大人请息怒
“你在我身上施的法,可以撤了吧?”
林海心中暗骂,但表面却装出一副威严的样子,皱眉道。
“那可不行,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背叛我?”
“不会,绝对不会!”冥河教祖赶忙诅咒发誓道。
林海却是摇了摇头,“我只相信我自己。”
嗡!
玄门世家 讪酒
意念一动,林海大灵魂术停止运转,与冥河教祖之间的微妙联系,瞬间消失。
冥河教祖眼前一亮,一抹杀机涌了上来。
刚要出手,将林海击杀,骤然间那股令他不寒而栗的死亡危机,又一次降临。
吓得冥河教祖一个激灵,赶忙散去杀意,看着林海一脸惊恐。
而这时,那股死亡的危机,也同时消失。
林海则是嘴角一翘,冷笑道。
“又想动杀机啊?”
“是不是觉得,死亡的威胁没有了,就以为那秘法失效了?”
“我警告你,秘法无影无踪,玄奥无比。”
“一旦施展,无法撤回,你这辈子,都与我的生死,绑在一起了。”
“我活,你活!”
“我死,你死!”
冥河教祖闻听,脑袋嗡的一声,一股深深的绝望,涌上了心头。
尼玛啊,坑死老子了!
他做梦都没想到,过来杀个蝼蚁而已,竟然中了这等可怕的秘法。
那岂不是说,以后自己都要与林海同生同死了?
我日啊!!!
莫不是,老祖还他么得寸步不离的保护他?
一想到此,冥河教祖差点抓狂的疯了。
这他么叫什么事啊,杀人没杀成,弄回个祖宗来?
这祖宗,可不是叫着玩,是他么的真祖宗啊!
冥河教祖脸色阴沉,疯狂的运转真气,寻找着体内的异常。
想要将与林海之间的联系,彻底的抹去,消除这个危机。
然而,任由他怎么找,却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发现不了。
这让冥河教祖又急又恨,甚至都怀疑,是不是已经消失了。
然而,他却知道,根本没有消失。
因为就在刚才,他对林海起杀机的时候,那死亡危机,分明又一次出现了。
可见,只要林海面临死亡,他就面临同样的命运。
坑爹啊!
冥河教祖暗自哀嚎一声,彻底的绝望了。

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的微信連三界笔趣-第3693章 你倆綁一塊,都不如狗啊?推薦

我的微信連三界
小說推薦我的微信連三界我的微信连三界
“浊九阴,你给我滚出来!”
冥河教祖一声怒吼,整个血海奔腾咆哮,声音震撼九霄!
呀呀呸的,好大的嗓门!
阿花一声惨叫,离得太近,被震得耳朵都流血了。
嗡!
刹那间,一股恐怖的气息,由远及近而来,眨眼间到了近前。
正是祖巫浊九阴!
阿花一见,顿时汗毛都炸了起来。
“那啥,爸爸呀,你慢慢给乾达婆报仇啊!”
“我突然尿急,找地方撒尿了去了。”
“哎呦,尾巴断了,断了!”
阿花刚想借着尿遁逃走,直接被冥河教祖,拎着尾巴给拎了起来。
随后,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给我老实待着!”
“否则,我扒了你的皮,抽干你的麒麟血!”
冥河教祖一眼就看穿了阿花的真身,恐怖的威压瞬间将阿花控制,杀气腾腾说道。
阿花顿时一阵绝望,暗骂一声。
呀呀呸的,今天算是栽了。
不行,赶快跟林海爸爸求援吧!
想到此,阿花赶忙通过意念,与林海进行了沟通。
“林海爸爸,救命,救命啊!”
“你来晚一步,儿子我就被人扒皮抽血了!”
正在海月帝国潜修的林海,收到阿花的意念传音,陡然心头一震,眼睛瞬间睁开。
“不好,阿花有危险!”
林海站起身,朝着外边急匆匆的走去。
“主人,你去哪里?”
“我正想与你汇报,林剑等人回来了!”
陈妍见状,赶忙上前,向林海问道。
“我去救阿花。”
“其他事,回来再说!”
嗖!
林海腾空而起,凭着与阿花的感应,开始寻找阿花的位置。
而这时候,浊九阴已经到了暴怒的冥河教祖面前,皱着眉道。
“冥河,你大呼小叫什么!”
“哼,浊九阴,你竟敢杀我阿修罗的王!”冥河教祖怒气冲冲,质问道。
浊九阴一愣,随后撇嘴道。
“你说的,是乾达婆吧?”
“那骚货吃里扒外,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大不了?”
“你若是舍不得,再造一个就是了!”
“你!!!”冥河教祖大怒,气得眼皮狂跳,看着浊九阴恶狠狠道。
“浊九阴,你别忘了,你自己都寄居在我血海之中!”
“惹恼了我,信不信我把你驱逐血海!”
“连带血海之中的地阴之龙,全部屠杀干净!”
烛九阴则是不屑一笑,玩味看着冥河教祖,戏谑道。
“你不会这么做的!”
“我巫族势力强大,其他祖巫,都已经觉醒。”
“你想要逆天改命,我巫族是最适合不过的合作伙伴。”
“说这伤感情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冥河教祖顿时哑口无言,过了好半天,才气呼呼道。
“可是,你也不能随意杀我阿修罗的王!”
浊九阴一脸无语,点了点头道。
“好好好,这次是我错了。”
“先别说这些了,始麒麟这个分身,狡猾如老狗!”
“咱们还是先把他灭了,以除后患!”
说着,浊九阴的目光,带着凌厉的杀机,看向了阿花。
冥河教祖闻听,也看向阿花,笑容凶残,阴森森道。
“正合我意!”
阿花闻听,顿时激灵灵一个冷颤,吓得汗毛都炸了起来。
“丫丫个呸的,你们两个洪荒老怪,可别乱来啊!”
“狗爷警告你们,我爸爸马上就来了!”
“我爸爸为人,可是十分凶残的。”
“你们敢伤害我,我爸爸会把你们俩圈圈查查的。”
“他口味老重了,你们未必承受的了。”
“嗷……轻点啊!!!”
阿花话没说完,突然一声惨叫。
却是无穷的压力,从天而降,犹如万千陨石坠落,狠狠砸在身上。
饶是阿花钢筋铁骨,也瞬间口喷鲜血,受了内伤。
“爸爸,永别了。”
“傻鸟,永别了。”
“世间的小母狗们,永别了。”
阿花的意识,开始模糊,生机飞速的流逝。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光华闪过,瞬间出现在阿花的面前。
却是林海手持昆仑镜,破空而来,在危急时刻赶到。
轰!
林海一出现,排山倒海般的恐怖力量,喷涌而出。
瞬间,将阿花护住,抵挡浊九阴和冥河教祖的攻击。
噗!
可下一刻,林海直接吐血飞退,瞬间重伤。
虽然林海的实力,已经早已今非昔比,到了大罗金仙境的巅峰。
但是与冥河教祖和浊九阴这样的老怪物相比,还是相差太远了。
不过,林海虽然受伤,却使阿花承受的攻击,出现了一丝空档。
林海借此机会,意念一动,直接将阿花,收回了炼妖壶。
唰!
说时迟,那时快!
这一系列动作完成,林海已经在百米之外。
目光冷漠看着冥河教祖和浊九阴,嘴角溢血,却坚韧不屈!
“是你这混账小子!”
一见林海,冥河教祖和浊九阴,眼中同时露出愤怒和屈辱的光芒。
想起往事,让两个人全都郁闷的想要吐血。
不管是冥河教祖,还是祖巫浊九阴。
全都是站在三界巅峰的人物,敢与天道叫板的牛逼存在!
可是,在林海这个蝼蚁手中,却都有着一段无法抹去的屈辱史!
每当想起,都会让两个人愤懑难平,视为奇耻大辱!
若非林海乃是现任幽冥王,冥界名义上的界主,在冥界有着天道之威加持。
他们早就打上门,把林海大卸八块,以解当初之恨了!
林海看着冥河教祖和浊九阴,嘴角一翘,露出冷漠的讥诮。
手臂一挥,光芒闪烁,大治疗术将自己治愈,随后戏谑道。
“我当是谁,在欺负哥哥的狗呢。”
“原来是你们两个啊。”
“真想不到,堂堂洪荒大能,你们是越混越回去了。”
“居然沦落到了,两个人同时跟一条狗较劲。”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俩绑一块,都不如狗啊?”
轰!
林海的话,把冥河教祖和浊九阴,气得怒发冲冠,血海都咆哮起来。
“小子,你找死!”
林海闻听,则是一声冷笑,傲然道。
“哼,两个狗都不如的玩意!”
“哥哥敢来这里,就不会怕你们!”
林海将说中的昆仑镜,朝着冥河教祖和浊九阴晃了晃,讥诮道。
“昆仑镜,你们不陌生吧?”
“一个念头,便可穿梭三界!”
“我承认现在还打不过你们,但昆仑镜在手,你们又能耐我何?”
曦狂:青春纪 羁小翔
“哈哈哈哈哈!”林海话音落地,冥河教祖突然大笑起来。
笑声之中,带着浓浓的轻蔑与讥笑。
“小子,如果你的依仗,就是那昆仑镜。”
“那很不幸,今天你失算了!”
嗡!
冥河教祖说完,血海突然狂涌,铺天盖地,瞬间形成了一个闭合的空间。
随后,眼神冰冷,带着森然的杀机,朝着林海凶狠道。
“在我的血海领域中,别说是昆仑镜,就算是先天灵宝,也得黯然失色!”
“今天,你走不了了!”
林海闻听,心头顿时一跳。
随后,赶忙催动昆仑镜,准备离开。
然而,那昆仑镜的光芒,刚一闪烁,瞬间被血海吞噬,无影无踪。
昆仑镜,真的失效了!
林海的脸色,一下子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