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60vp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的農場有妖氣 肥貓吉吉-第358章 異常的教宗相伴-xdwfu

我的農場有妖氣
小說推薦我的農場有妖氣我的农场有妖气
“你是’蓝色鲸鱼’的信徒吗,愿神灵的荣光照亮你。”
老人微微一笑,对着年轻人摆摆手。
“现在是休息时间,如果你想见到我,明天可以去礼堂。”
“我能进去说话吗?”
老人想要阻拦,却被年轻人推着进了屋门。
咔嚓——
来人将门锁上,这下,老人感觉到不对劲。
“你想要干什么?”老人拉过一边的衣架,当做防身武器。
“不要冲动,神灵会宽恕你。”
来人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神灵……宽恕我?”
见到来人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老人将书架向前一伸,“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想要找到你并不困难,教宗大人。”来人伸手轻轻将衣架拨开。
“不要紧张,教宗大人,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来到客厅的酒柜边上,年轻人抽出一瓶琥珀色的酒。
叭~
咕嘟~咕嘟~
两只酒香浓郁的玻璃杯放在两人中间。
“喝一杯?”
明明是老人的居所,现在看起来猛然到来的年轻人反而更像主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雷,从洛杉矶过来。”
苏雷端起酒杯,对着教宗举杯,一口酒液喝下。
“美味至极,是你的教徒送给你的吗?”
花旦小子 杨梅子
对面的老人看着苏雷的动作,沉默良久,终于开口。
“你的目的是什么?”
“带来一些问候,来自洛杉矶的问候。”
苏雷将杯子放在桌面,发出“啪嗒”一声。
“霍奇森先生,终于找到你了。”说话间,苏雷双目死死盯住老人的眼睛。
霍奇森!
几乎就在瞬间,教宗双眼露出极为复杂的情绪。
“抱歉,我不知道这个人。”
说着,教宗起身,“我该休息了,年轻人,你必须离开。”
“你认识他。”
教宗低下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苏雷死死抓住,挣扎了几下,发现苏雷手掌就像铁锁。
“你跟他,是一个人。”
“霍奇森先生,安布雷拉医药公司的创始人。”
“想不到你会躲在这个地方。”
苏雷掏出手机,将悬赏通缉令展示在教宗面前,通缉令里的人富态依旧,只不过没有了教宗的胡子。
“试着想一下,当明天集会的时候,人们发现他们的教宗大人,是一个卑鄙的杀人凶手。”
苏雷缓缓说道,“你想跟我好好谈一谈,还是我把你交给警方呢?”
“我根本不认识霍奇森!”
教宗勃然大怒,肢体动作更加剧烈,但还是没能挣脱苏雷的手。
“OK,既然不想谈霍奇森,那我们谈一谈这个。”
“教宗大人自己画的,总该承认吧?”
苏雷又将一张带有鲸鱼图案的纸张摆在教宗面前。
“这是神灵的印记,’蓝色鲸鱼’的标志。”
“不不不,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苏雷手指微动,一丝能量涌入其中,纸张上泛起波澜。
“我要知道这个,确切的说……这股恶魔的力量是怎么回事!”
嗡——
教宗的眼神瞬间变化,空气中无形的波纹产生。
苏雷顿时赶到脑海中微微一痛,就被教宗挣脱开来。
哐当!
玻璃破碎,教宗宽大的袍子呼呼作响,整个人从3层楼上一跃而下!
“呼哧……呼哧……”嘴里穿着粗气,教宗一瘸一拐地跑到路边的汽车旁,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
轰轰轰——
汽车油门轰鸣,一溜烟跑远。
“还好那人没追来。”
教宗一边开车,一边不住地回头看,而在方向盘的下面,教宗的左腿已经鲜血淋淋,小腿以一个不正常的角度弯曲着。
可是教宗脸上古井无波,就像是没有知觉一般。
依稀之间,他看到那个叫做苏雷男人,站在窗户边上,注视着自己离去。
我怎么有种当大反派的感觉。
站在窗户边,苏雷摸摸下巴,看着变成一个小点的汽车。
那就索性大反派当到底。
苏雷抬手从一块玻璃棱上取下一块碎步片塞进口袋。
“不要让我追上你哦。”
说罢,苏雷转身离开这栋小楼。
这个霍奇森,有些不对劲,在自己第一次喊出他名字的时候,教宗眼睛中透出来的情绪先是回忆,再就是无尽的愤怒。
再看到通缉令时,教宗第一反应是茫然,仿佛对自己做的事情一无所知。
正常来讲,见到自己被通缉的消息,正常人的反应就是跑路……或者自首。
霍奇森大概率是不会自首的,所以排除第二选项。
结果等到苏雷找上门,霍奇森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难道1号口中的“父亲”,不是霍奇森?
苏雷飞速在山林中穿行着,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乌云遮蔽天空,月亮与星星完全不见影子。
通过蚊蛉虫母传来的信息,霍奇森就在前方。
“呵啊……呵啊……”
汽车横停在路边,驾驶室的门大开,一道人影半跪在地上,嘴里不停穿着粗气,汗水与口水一滴滴落在地上。
教宗或者说霍奇森双拳紧握,头顶上青筋暴起,双眼充满血丝,眼珠几乎要凸出眼眶。
此时他腿上的伤势正在慢慢复原,但是在外人开来,修复受损身躯的过程要比受伤时更痛苦。
“啊!!”
等待下一个流年
教宗头颅猛然向上扬起,汗水在空中划过一道曲线甩出1米开外。
“呼——呼——呼——”
教宗从半跪变为坐在地上,伸手拉起裤管,看着完好小腿,抬起胳膊用袖子擦擦额头上的汗。
试着活动一下,发现一切正常,教宗爬起来,准备接着前进。
“啪啪啪。”
周围寂静的空气中传来掌声。
“是谁!”
丛林中,苏雷一步步走出来,看着面前的人。
“令人眼前一亮的能力,不愧是教宗大人。”
嗡——
空气中波动再起,可惜这次苏雷早有准备。
“没用的,对于我,同样的招式不可能生效第二次。”
中二的话语喊出,将心中淡淡的羞耻抿去,苏雷发现这句话还真对教宗起到了效果。
教宗靠在车门上,眼神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
眼中有流光闪烁,苏雷已经开启吞噬之眼与真视之眼。
目光之下,苏雷发现面前的教宗体内发生更深层面的变化。
生机已经消散一大半,浓郁的死气集中在教宗的心脏部位。
唰!
苏雷一个闪身来到教宗身边,伸手掐住脖子。
“放我下去!”
虽然教宗在挣扎着,可是苏雷没有从他脖子上感受到脉搏。
一具行走的尸体!
“这只是霍奇森的身体!”
“你真实的身份是什么?”
苏雷手中酝酿着能量,对准教宗的心脏。
“我的名字叫做鲁尔曼·萨里夏。”
这时候,被苏雷举在空中的教宗突然张口,吐露出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声音。
喉咙被锁,无法呼吸的教宗即使脸色发青,但表现的就如正常人一般。
“继续说。”
听到名字,苏雷心中渐渐有了判断,但需要印证一下。

7r65n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的農場有妖氣 起點-第353章 來客人了-l17s7

我的農場有妖氣
小說推薦我的農場有妖氣我的农场有妖气
“你的火焰同样充满黑暗的气息,我们是一样的人。”
苏雷伸出手,张开,对准面前的红毛老鼠。
“你是被.操纵者,而我是驾驭者。”
“你就是背后的’父亲’吧,一直能忍到现在。”
“你已经是恶魔力量的奴隶。”
“最后一句话,我会找到你的。”说完,苏雷掌心中凝聚出一团火焰,将红毛老鼠吞噬。
最后时刻,红毛老鼠眼中的光泽散去,是那人撤走了力量。
吱——
惨叫过后,一蓬粉尘落下。
……
一间咖啡厅里,苏雷对面坐着大胡子与克丽丝。
空气中轻柔的钢琴曲飘荡,各个座位上的人都在窃窃私语。
端着手中的咖啡,感受着上面传来的灼热温度,克丽丝清了清嗓子。
“苏,我们两个失败了。”
“’海雕’介入了。”
苏雷听闻抬起头。
“那天我们见到的宾格,还有在幽灵船事件中出现的布鲁诺,他们两个一同来了。”
烦躁地搅动着咖啡,克丽丝语气有些不可思议,“为这一场事件,两位队级别的人一起出动。”
克丽丝继续补充道,“那群为政.府工作的异灵师,组织名字就叫做’海雕’。”
苏雷喝了一口咖啡,抿去嘴角的浮沫,“他们的出现我已经料到,毕竟2号的审问结果他们也知道。”
“只是没想到会出现的那么巧。”
苏雷心中暗叹一声,总有种替别人打工的感觉。
若不是他将1号吸引出来,“海雕”的行动不一定这么顺利。
千古江山
想到这,苏雷心中又浮现出2号莫名死亡事情。
只有找到他们口中的的“父亲”才有答案。
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
三天后,农场里,苏雷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橘子趴在一旁,仍然对着游戏死耗,蓬松的尾巴一甩甩的,显示出主人的情绪烦躁。
喵!
“啊啊啊啊,我又死了!”
两只耳朵耸拉下来,橘子眼中充满失落。
“橘子,到今天为止,你已经花掉了购买1000只牛角面包的钱。”
苏雷形象地举了个例子,电视剧太过无聊,令他昏昏欲睡。
“那我再花500只牛角面包……”
橘子屁股一转,嘴里嘟囔着,“如果再不通关,就换个游戏。”
苏雷挑挑眉头,无奈一笑。
就在这时,安德森电话打过来。
“苏,事情有些进展了。”电话那头的安德森压低声音。
“村民死亡事件发生的地方在萨贡里托镇,距离这里300公里。”
“同时,关于前几天的行动,事后整理的人员名单里,斯奈德这个名字没有出现,或许是失踪,也许是死了。”
“我知道了。”
向着安德森道谢后,苏雷挂断电话。
“橘子,要一起出发吗?”
苏雷用手指戳戳橘子的肥屁股,手感不错。
“萨贡里托镇,一座海边小城,非常适合度假。”
“不去。”
超级混混风流修仙记 花落叶舞几夜愁
不管这头废猫,苏雷走出木屋,敲了敲库房的大门。
“杰洛特,送我去机场”
路上,苏雷将手搭在窗户上,看着飞速倒退的景色。
“看好农场,我需要离开几天。”
“会有危险吗?”
“不是很危险,猜测是一头恶魔的遗迹,最近它们惹到了我。”
“好吧,一路顺风老板。”
杰洛特颇为淡定地回应一声,若是放在以前,早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
滴——滴滴——
杰洛特在车里摁响喇叭,皱着眉头看着鬼鬼祟祟在农场大门前往里打探的女人。
“这位女士,这里是私人区域。”
被喇叭声吓了一跳的女人瞬间直立起身体,下意识作出防御动作。
“抱歉,我……来这里找人。”
杰洛特停下车,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刚才女人作出的动作,令他很感兴趣。
防御的起手式,绝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才能做到。
她来这里的目的,值得揣测。
“您是?”见到杰洛特,女人眼睛一亮,一个老年帅哥。
“我是农场的管家,有什么事情可以对我说。”杰洛特关上车门。
“我想找苏雷。”
女人想了想,决定开口,“我叫娜美,来自圣地亚哥。”
“我们在三周之前认识,请问他住在这里吗?”
杰洛特嘴角露出笑意,3周之前,正巧是苏雷前往海边的时间点。
难道是老板事后没处理好,被女人找上门来了?
“老板不在,不过我可以转达给他。”
娜美失望地叹了口气,有些担心起来,夫人已经催了好多次了。
銀河 九天
“抱歉,有些事情,必须我亲自告诉他。”
娜美勉强笑笑,“我可以等他回来。”
不过突然间娜美奇怪地向一旁看了看,她有种被窥探的感觉,仿佛有人站在旁边一样。
可看上去除了郁郁葱葱的植物,什么都没有。
转头继续与杰洛特说话,那种被窥探的感觉再次出现。
青春无敌 浣青衣
圣武天涯
一转头,又消失。
“娜梅小姐,你在看什么?”
农女锦绣
杰洛特已经发现娜美的不同,刚才在一边窥探的,就是隐身状态下的格洛米。
竟然仅凭直觉就发现……这个女人,身上绝对有秘密。
“就是感觉有些奇怪而已。”
亿万盛宠只为你
娜美摇摇头,夹克里面的衣服露出一角。
符文!
杰洛特老辣的目光瞬间辨认出来,上面描绘的就是魔法符文。
想到这里,杰洛特目光变得严肃,闪身挡在娜美面前。
豪门错爱:替身娇妻爱无罪
“娜美小姐,我想你需要更加详细地解释一下你的来历。”
言语中,压力向着娜美笼罩而去。
“我不能说。”
事关猎魔人的秘密,娜美自然拒绝。
“让开!”
娜美抬手向着杰洛特攻击而去,不过只是为了制.服,并不是杀伤。
砰!
畫 聖
杰洛特抬手控挡住,却感到手上一阵冰凉,下一步的动作有些迟缓。
“嗯?”
感觉到不对劲,杰洛特发出疑问。
“再见,请在原地待一会吧。”带着歉意,娜美闪身从杰洛特旁边溜开。
“这确实秘密,我不能给你说。”
人性禁岛
留下一句话,娜美准备离开,打算隔几日再来一趟。
岂料没走几步,娜美身子一僵,就感到一只手掌搭在肩膀上。
再回头,发现自己预想中不能动的杰洛特站在身后。
“水系猎魔人?女士,我们进去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