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833. 真那麼巧?你說你沒事裝什麼逼嗎。分享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方小鱼刚从小提琴赛场赶回来,今天她又挣了100块。
所以她决定吃碗麻辣烫。
虽然放假也想回家,也想妈妈爸爸姥姥,不过能利用留在燕京当志愿者的这段时间和秦键上上课,还有钱挣,她也就打消了想家的念头。
更何况还是秦键主动问她要不要当志愿者。
“小鱼来了啊,怎么还没回家。”
阿香麻辣烫的女老板见亲切的招呼道,她对这个隔壁音乐学院的小女生印象挺深,嘴甜乖巧,经常来。
“过两天就回啦,阿香姐,”方小鱼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一眼望去小小的店里没有别的客人,“今天人好少啊。”
“这不学校都放假了嘛,年年都这样。”
阿香从吧台里走了出来给方小鱼拿了果汁,“老样子?”
方小鱼接过饮料笑道,“嗯那,不要蒜,再辣一点。”
阿香:“上次还不够辣啊。”
方小鱼:“再辣一点啦。”
“只有你这妮子不怕上厕所难受就行。”
方小鱼:“嘿嘿。”
阿香正要转身,见又一个客人走进便上前热情招呼:“帅哥吃点什么,麻辣烫睡觉米线酸辣粉咱这都有。”
方小鱼下意识的侧头望去,一看来人忙起身惊喜道,“呀,宇哥!”
胖子也故作姿态的‘啊’了一声,脚上可没有半点迟疑的方小鱼走去,“啊,小鱼啊,好巧啊,你怎么来了?”
方小鱼被问的诧异,“我当然是来吃饭呀。”
胖子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卖了蠢。
暗道大意!可恶!
一旁阿香一看两人认识,便对胖子熟络道,“你也快坐,想吃什么自己点。”
胖子借坡下驴的坐到了方小鱼对面,“小鱼你吃什么?”
方小鱼:“麻辣烫。”
胖子转头看向阿香,表现出了自己的善解人意,“我就要个和她一样的就好,做起来快。”
阿香一笑,“行。。”
“哎等一下阿香姐。”
方小鱼叫住阿香,对胖子道:“宇哥,我要的重辣。”
胖子自信一笑,心道能有多重,接着吹牛逼道:“我比秦键还能吃辣。”
方小鱼啊的一声,师傅能吃辣她是知道的,于是便没再说什么,直比起了一个大拇指。
胖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嘀咕着“小意思小意思”
“你们聊着,我这就去做,一会就好。”
阿香转身进了厨房,这边两个人也聊了起来。
虽没有秦键在场,二人倒也不尴尬,一来已经吃过一次饭了,二来本身也是博尔的学长学妹。
方小鱼只是觉得这个师傅不在这个学长说话好快,她都没有机会插话。
“对了小鱼,明天决赛就结束了,你什么时候回南市?”
方小鱼刚准备说,胖子又突突的关心道,“坐飞机还是动车?”
先婚晚爱,最佳模范老公! 土豆爱西红柿
见胖子停了下她才开口:“后天上午的火车,票已经买好了。”
“那真是巧。”胖子点头,“我也打算后天回,家里还有事等我。”
方小鱼:“哦哦,宇哥你这边忙完了吗?”
胖子深沉道:“差不多了,就等年后回来考试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一次过。”
方小鱼点头,其实那天听秦键讲过之后,她挺佩服胖学长的,明明已经考到了海院,还肯花时间精力再考别的学校,如果是她的话,她肯定做不出这样的决定
“宇哥。”
方小鱼挥了挥手小拳头鼓舞道,“你一定可以的。”
胖子一瞬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受到了千倍暴击,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满身疲惫一扫而空,他要吃完麻辣烫继续回去练琴。
“谢谢你,我一定要考过来。”他下意识道。
方小鱼抿嘴一笑,“加油。”
这时,“麻辣烫来了。”
阿香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麻辣烫走了过来,“慢点吃哈你俩,烫。”
“辛苦阿香姐啦。”
方小鱼‘咔’的一声拆开了一次性筷子,吹了吹浮在汤面上的厚厚红油。
“嗯?宇哥你怎么不动筷子。”
胖子‘呃’的一声也拆开了筷子,只是面对这闻着就让人上头的辛辣味,他有点后悔了。
也不是后悔,是怕。
一口。
初恋的初恋 喜清一
只一口。
胖子就出汗了。
方小鱼一边吸溜着一边问他好不好吃,胖子说好吃。
好吃是好吃,就是有点废水。
没吃一半他已经喝了两瓶快泉水了。
方小鱼见状没说什么,又给两个人叫了盘水饺。
有了水饺,胖子觉得好多了。
一顿饭吃完,胖子像洗了个脸。
这次他抢在方小鱼前面付了钱,24块。
“谢谢宇哥。”
“不客气不客气,前天都说好了我请,下次换个换个地方我再请你吃大餐。”
“哈,不用啦,今天已经请过了。”
“这哪行。”
两人说着回到了学校门口。
“哎小鱼,还没你联系方式,你平时用qq还是微信多?”
“都用,宇哥我加你。”
方小鱼主动拿出手机添加了胖子的微信好友。
三百斤的微笑。
顿了顿,“那,宇哥拜拜,明天见。”
“嗯嗯,拜,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见。”
胖子依依不舍的看着方小鱼离去的背影。
他很想送对方回宿舍,可是没有开口的勇气。
待到对方走远了他偷摸跟上,最后见对方进了宿舍楼才安心离去。
他刚离开,一只凶狠的大花猫出现在刚才他停留的地方。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没有回酒店,胖子直接去了排练厅。
练笛儿。
刻不容缓。
烽火狼牙 天驿实业
又一个午夜降临,秦键披着外套从教学楼门走了出来。
一口新鲜口气让他感到舒适了不少。
看得出,今夜他的表情看起来还不错。
去操场上绕了几圈,他要规整一下思路。
接下来就是琢磨第二套改编方案了。
——
半小时后,当再回到教学楼前,他才注意到排练厅一楼的灯还亮着。
他以为胖子走的时候忘关灯了,走近才听到长笛声透过窗户传来。
欣慰一笑。
他没有进去,转身回了309。
夜空下,从南市来到燕京。
416二人组再次同框,为各自的目标努力着。
——
2016年1月15日,第七届华韵赛钢琴组总决赛即将在今天下午四时拉开帷幕。
距离开赛还有一个半小时,华院校园里胖子正和方小鱼说着话,
大约过了五分钟,秦键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
“键哥。”
“师傅。”
两人忙凑上打招呼。
秦键点点头像是不愿意多说什么,把车钥匙丢给了胖子,疲惫道,“一会儿你开车。”
“好的哥,你放心吧。”
对于胖子的车技秦键没什么不放心的。
——
胖子大概有这方面的天赋,开着导航一路平稳的向着国家大剧院驶去。
方小鱼主动坐到副驾,把后座全部留给秦键。
秦键一上车就睡着了,路上没人说话。

優秀玄幻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txt-801. 直白的寧仟夏,“給我個機會。”看書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仟夏,一会你去抽签。”
宁仟夏正走神,耳边突然传来秦键的声音。
“好。”
她点了点头。
主持人介绍完所有参赛队伍,抽签仪式开始随即开始。
十八支队伍各派人员上台,很快十八道各色身影拉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保罗的提醒果然没错,每支队伍都派了女角上台。
秦键一眼扫去,即便在如此美人扎堆的舞台上,作为费加罗的当家花旦名角,宁仟夏依然格外出众。
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在想晚上的酒会他到底要不要去,或者说要不要带宁仟夏去。
虽然不知道宁仟夏和那个大波浪之前有什么不愉快,不过对方最后明显带着挑衅意味的话他还是听的明白。
保罗昨天就告诉他了,虽然施坦威作为本届比赛的最大赞助商,但今晚的酒会只属于施坦威官方的私人酒会,不是所有的参赛队伍都能获得邀请。
参加过一次施坦威在华沙举行的施坦威艺术家聚会,施坦威的尿性秦键还是知道的。
波德莱尔就是要开一场酒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施坦威是本次新歌剧比赛的最大赞助商。
但这场酒会本身又不针对今天的开幕式,不管你是不是参加本届比赛团体的领队或指挥,谁能被邀请出席,谁就是施坦威的朋友。
显然他已经不仅仅是施坦威的朋友了,不过这场酒会对于宁仟夏来说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从秦键的角度,至少他能介绍不少人给对方认识。
抽签仪式很快出了结果,费加罗的运气还不错,宁仟夏拿到了第9号的出场顺序,这个顺序在比赛日第二日下午。
这个时间对于歌手的身体状态还是有利的。
抽签仪式结束后,主办方宣布了正式比赛开始的时间。
至此,开幕式的全部流程完毕。
开幕式结束,十八个团队分别领取了彩排时间表和演员证,接着纷纷离开。
回酒店的路上,秦键给保罗打了个电话,电话里他让对方送三张今晚酒会的邀请函。
保罗爽快的答应了。
一旁宁仟夏听得清楚,她没啃声。
以她对秦键的了解,她知道这三张邀请函里大概率有一张是她的。
她想如果秦键让她陪同前往,那她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这在她看来是一个接近欧洲歌剧圈的绝佳机会,这也是她参加这次比赛的私人目的。
她向往的歌剧舞台,就在当下,就在柏林。
可她心里也不完全有底,万一秦键为了某种避嫌并没有邀请她,同样以她对秦键的理解,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问鼎 月关
左思右想之后,她觉得自己还是主动点吧。
回到酒店,她直接去了秦键的房间。
直接向秦键表明了来意,宁仟夏一脸认真的等待秦键的答复。
秦键点了点头,“坐”
见秦键痛快的答应,宁仟夏说了声谢谢。
“没事,”秦键示意对方别站着,“本来就打算带你去,我还没来得及找你说。”
“说说吧,那个女的什么情况?”
秦键转脸问道,这事他还不清楚。
——
毒手 巫 医
经过宁仟夏的一番解释,秦键算是明白了。
大波浪叫刘凯莉,一个华裔。
两人之间确实有点恩怨,还是在赛场上结下。
宁仟夏夺冠的那一届夏威夷海外声乐大赛,大波浪本来是赛前呼声最高的选手,结果最后决赛前忽然感冒,导致发挥失常。
宁仟夏在描述中就是这么说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她真的是运气好捡了个漏。
“她很厉害吗?”秦键问道。
宁仟夏点头,“很厉害。”
“如果她没有感冒,你觉得她能拿冠军吗?”秦键忽然好奇了起来。
宁仟夏摇了摇头,“我觉得不能。”
秦键比了个大拇指,送给了自信满满的吉普赛女郎。
顿了顿,宁仟夏接着说道:“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了解她,后来她跟家里移民美国,一直在海外学声乐,夏威夷的比赛之前我也关注过她在国外参加的一些比赛,视频里她没有表现出什么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
秦键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深有同感,有时候顶尖选手之间才是彼此最为了解的。
“那么也就是说你们差不多一样大,”秦键八卦了起来,“那她和那个光头?”
秦键现在想想两个人的年龄差距怎么也得有个三十岁,大厅广众之下就那样相互挽着~
宁仟夏眨了下眼,“我记得我给说过,为了在比赛中获得更多的演唱机会而被观众评委记住,很多女歌唱演员可能会为了争抢一个角色而私下找到指挥或剧院经理交流一些‘特殊’的经验。”
“塞拉斯是美国最著名的歌剧星探,他一手捧红过的歌剧演员数不胜数。”
“不过她只推女歌手。”
“当时刘凯莉参加夏威夷海外声乐大赛的推荐名额就是塞拉斯给的。”
秦键淡淡的点了点头,想来赛前刘凯莉的声势也少不了塞拉比的影子。
“看来资源对你们真的很重要。”
想了想钢琴圈,他真没发现这样的事情,或者说有,但也是极少数。
“是啊,”宁仟夏叹了叹,“没有资源,你就很难走进世界舞台的中心,走不进舞台中心,人们就无法看到你,不论你在台下是多么努力,多么优秀。”
又是一个让秦键不得不认同的观点。
“所以我主动向你要一个机会。”
宁仟夏突然话音一转,“我希望你能介绍一些大人物给我认识。”
秦键点了点头,“ok。”
片刻。
宁仟夏:“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也是在利用你?”
秦键:“不会,你是我的朋友,我知道歌剧舞台是你的梦想。”
宁仟夏:“谢谢你。”
秦键:“不用,你是社团的名片,我想未来也是。”
宁仟夏:“明白了。”
秦键:“去收拾一下吧,我们6点出发。”
——
六点一刻,再次换了一身装扮的宁仟夏宛若化身了一个名媛交际花,与秦键陈唐杰一同出现在了酒店门前。
刘老师婉拒了秦键的邀请,于是秦键把多余的一张邀请函给了陈唐杰。
“秦键,我有点紧张。”陈唐杰松了松领口的领结。
“不用,去了吃就行了。”
秦键笑着,一辆黑色轿车开到了酒店门前。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795. 一封‘陌生’女人的來信相伴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秦键。”
“第一次这么叫你感觉怪怪的。你听起来是不是也挺奇怪的?”
“祝你获得肖邦大赛的冠军,一直想当面祝贺你,可也不知道明天有没有机会,如果明天我能见到你,一定会当面祝贺你。”
“今晚的音乐会我没有去看你,很抱歉,我从没想过自己会错过这场音乐会,就像我如何也没有想到你会送我三张票,你送了我三张,这里有淘淘和爷爷的。”
“我想问问你,你知道你给我这三张票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我想你自己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都没有认真想过吧。”
“是啊,你永远都是这样,面面俱到,替他人着想,你要送票给我,自然不会少了淘淘和爷爷的。”
“可我呢,我会多想,我会想你是不是又想起了角落里的我。”
“你知道吗,秦键,当我想到你想到了我,我是多么多么的开心。”
“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送我的票,我没想到你会送我票,我本来为自己买了一张票,可最后也没能去看你。”
“或许你会疑惑为什么我不敢面对你送的票。”
“我想解释一下,因为你没有亲自送给我,不论你是出于哪种原因,但是你没有亲手送给我。”
“那我只能理解为你怕见到我,别骗自己,我的心上人,你有时总会自己骗自己。”
“既然你怕见到我,我又怎么能去给你添麻烦。”
“我想没有在观众席见到我的身影,你是不是感到了一丝遗憾呢,或许吧,反正我没去,真正损失的人是我。”
无赖群芳谱
“但我又知道你想见我,因为你已经把票送到了我的手里,所以如果这次你不见我一面,你一定会寝食难安的。”
“可你又不敢见我,因为你顾及的东西太多了,你害怕伤害所有人,你是那么的柔软,是那么善良,你怎么忍心伤害那些你在意的人。”
“可你知不知道,就在你优柔寡断的沉醉自我时,有多少在意你的人因为你而受到伤害。”
“抱歉,这话我或许说过了,希望你别怪我,这只是一个面对爱情还残存着一点理智的女人对心上人的一点箴言。”
“我希望你好,我不敢说我比她更希望你好,但我的心意绝不次于她。”
“你不敢见我,好吧。”
“那我主动约你,我不知道当你一会儿看到我的信息时感到的是轻松还是压力,或许你已经睡着了。”
“我现在在想明天见你的时候应该穿哪件衣服,我新买了一件白色的裙子,我很喜欢,我想你也会喜欢的,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见心上人,我想这是每一个女人都乐意去做的事情。”
“可是我接着就想到了段姑娘,我立马停止了我之前的想法。”
“我为我之前的想法而感到羞愧。”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因为我想如果我是她的话,当我知道这一切,我会很难过很难过,想来她会更难过。”
“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与她一样爱着你的我,我想她不知道。”
最终目的 红叶飘
“答应我,秦键,永远不要告诉她我的存在。”
“至于为什么我一会再告诉你。”
重生原始社会养包子
“说到见你穿什么衣服,最后我打算普普通通的就好,我知道我打扮的再好看也无济于事,你会多看我一眼吗,不重要了,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你不在的这一年多,有很多人追求过我,但我没有接受过任何一次邀请或任何一束鲜花。”
“我坦然的告诉你这一切不是为了向你展示我对你的忠贞,而是我想告诉你,拒绝并不是一件难事。”
“希望你能学会如何拒绝他人。”
“我想未来会有更优秀的女孩经过你,然后被你吸引,最后设法走近你,不用不好意思,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所以你需要懂得拒绝,有时我也幻想过你是一个风流的人,我指的不只是精神上的。”
“但显然你不是,与你共处一室,你有那么多机会,可你只温柔的抚过我的头发,当时我脸红了,你一定觉得我是害羞了吧,我的确是害羞了,这点我承认。”
“可如果你没有避开我的眼神,你再仔细的瞧一瞧,你会发现我的目光里是期盼,我已经准备好了。”
“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哪一个女孩会拒绝心爱的男人?”
“即便那时你已经认识了段姑娘,我想至少在那个瞬间,你心里还是会想着我多一点吧。”
“更何况你是我的债主,你收取一点利息完全合理。”
“可你只是摸了摸我的头发,不曾再有半分寸进,你骨子里不是一个风流的人。”
“所以学会拒绝吧,拒绝每一个可能让你陷入困境的陷阱。”
“至于如何判断,这个我就帮不了你了。”
“亲爱的,我已经决定好穿一件普通的黑色外衣见你,让自己看起来庄重一点。”
“如果能见到你,那将是我对你的道别。”
“别担心,我不会离开南市,至少在将你的钱还完之前我不会离开这座城市。”
“这笔钱再给我些时间,放心,我不会再作出错误选择。”
“但为什么是道别呢,让我再解释一下,如果你看到这篇文字开始,我们之间只剩下债务关系。”
“忘了那些曾经吧,你心中的那个叶一或许从来没有存在过。”
“你总是把别人想的那么好,你问过别人没有?!”
“有时候你太自以为是了,秦键。”
“看到这篇文字了吗,这才是我,一个偏执的神经质。”
“不要让她知道我的存在,相信我,如果她还不知道我的存在,请不要告诉她。”
“不要再来打搅我的生活了,就这样吧,或许过段时间我就不再爱你了,我是认真的,别觉的你有多了解我。”
“你能说出我最喜欢的食物吗?”
EXO之当梦醒来 鹿璃珺
极品富二代
“你不能。”
“趁着此刻的魂智不清,趁着我还爱你。”
“我想告诉你。“
“秦键,我爱你。”
“但这件事真的与你无关。”
“祝你早日实现你的梦想。”
“再见了,亲爱的,我现在要整理下情绪给你发信息了。”
“遇见你,我知足了。”
“我不再期待奇迹。”
“请你也不要期待。”
——
‘叶一亲笔,15.12.12 01:15 ’

都市小说 我的鋼琴有詐-759. 忙碌,音樂會在即!盪漾的小胖子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秦键回到宿舍,除了郑峰剩下两人都在。
王小亮正趴在写字台上写入党申请书,陈唐杰在电脑前‘劈劈啪啪’忙活考核的人员名单。
“水。”
秦键经过王小亮旁顺手将农夫山泉放到了对方的桌上
“谢哥。”王小亮埋着头嘀咕了一声。
陈唐杰停了下来,“咱考核的顺序是抽签还是按照年级?”
“按年级的声部顺序,弦乐、木管、铜管、打击乐、钢琴。”秦键回到座位前吃了起来。
“钢琴也考核啊?”陈唐杰笑,“现在钢琴就小鱼一个声部,她不弹你让谁弹?而且夏树下学期才能回来。”
青春之痒 芒一
“那也得考,你们都考,她也必须考。”秦键想了想,“这样,到时候钢琴先考。”
“ok。”
陈唐杰说着又噼里啪啦了几下,“收工!你还看看吗?“
秦键摇头:“不看了,你直接发群里吧。”
没一会的功夫,群里再次热闹了起来。
“这两天准备的怎么样了,”陈唐杰收起电脑起身点了根烟,“后天晚上有没有vip坐席,不用多,来个十了八张就行了,不用算小亮,他们民乐团后天晚上有排练,他肯定不敢给叶指请假。”
一直闷头写字的王小亮‘啪‘的一声抬起了头:“谁说老子不敢?”
陈唐杰鄙夷道:“上次是谁因为临时排练放大家鸽子?”
王小亮哼的一声不接腔:“这次不敢请假我还不敢逃吗?”
“啧啧,”陈唐杰竖起大大拇指,“您终于硬了一回。”
“那非常硬。”王小亮满脸得意的猛灌了一口农夫,“啊,爽!”
看着拌嘴的两人,秦键一阵苦笑,心道‘还vip坐席十了八张?‘
就算他真能把最中间的坐席票搞到,估计也没人敢坐,“行了行了,这场音乐会没票。”
“啊?”
“啥?”
两人同时看来。
秦键摊手给两人解释了一番这场音乐会的性质。
王小亮听过默默的回到桌前继续写起了入党申请书了。
陈汤杰:“其实要我说,你不如之后在学校也开一场得了,你不知道你决赛那一晚,不仅咱们宿舍,好多宿舍都陪你熬了一宿。”
王小亮插嘴:“真事。”
陈唐杰:“当然,我就这么一说,你要没这个时间安排或不方便也无所谓,毕竟你现在身份也不一样了,反正不管怎么说哥们弟兄们肯定事支持你的。”
王小亮再插:“必须。”
听过陈唐杰的建议,秦键点了点头,他之前就考虑过把最后一场巡演定在学校。
不过现在一想,他疏忽了两点,巡演的音乐会肯定是要卖票的,而且学校的坐席就那么多。
如果到时候因为这些原因导致一些支持自己的同学看不上他燕京站的音乐会,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不说他在国外打比赛那一段,单单是回来这几天大家对他的态度都让他感到了被热情包裹的感觉。
干脆就开一场专门回馈华院师生的专场音乐会吧。
舞台是现成的,钢琴是现成的。
以他现在的名气,到时候应该还能拉比不错的赞助补贴社团这趟德国出行。
想到这里,秦键觉得这是个好方案。
望向二人期待的目光,他点了点头:“这事你们先别声张,我再合计一下,过两天我找院里领导商量商量,争取这个月中把这场音乐会办了,正好到时候其中考试也结束了。”
王小亮:“牛逼哥!”
陈唐杰:“咱社团到时候一定给你办的风风光光的。”

次日一早8点半,秦键将明晚要穿的礼服送到了学校附近的干洗店,接着返回学校直接进了琴房楼。
上午的时间他过了过肖二。
午饭过后,13:30分他开车离开学校,去向了中山音乐厅。
14:15,他赶到中山音乐厅。
音乐厅大门前是他熟悉的电子银幕,只不过今天的电子银幕上不再是第六届华韵赛的决赛名次。
‘音乐会预告’
‘11月6日,19:30,第十七届肖邦国际钢琴大赛金奖得主专场音乐会。’
‘前不久在第…’
看着滚动的醒目大字,秦键轻轻一叹,“人非物非啊。”
接着走进了音乐厅大门。
门口一名娇俏的工作人员热情的迎上他。
“秦老师,您这么早就来啦,李指还没到,您先这边会客厅休息一下。”
这声秦老师听秦键觉得味儿不对,他拒绝了对方,“不用了,我先看看钢琴吧。”
我是巨
“好的。”
工作人员一拐,直接将他带到了音乐厅正厅。
远远看着舞台上的钢琴,秦键一眼就看出来了那肯定不是274s,也不是cf7。
秦键竟自走上舞台,走到流光的黑色三角钢琴前一看,心道果然。
琴身上大写着‘星海’。
作为带有民族意义的国产品牌钢琴,秦键不觉得在这场合下它会不如施坦威或雅马哈。
轻轻坐下,他抬手在老星海上爬了一段绚丽的音阶。
“不错。”
大概是受到了此刻情绪的影响,他右腕一翻,抖出了一句动人的旋律。
左手接连跳出三组漂亮的七和弦琶音。
即兴的茉莉花畅响在整个大厅。
随着渐进的时间,一个个国交乐手陆续走进了音乐厅,大家入场后不约而同的放轻脚步,找空位随意坐下欣赏起了此刻的舞台。
李风华指挥和6号音乐会总导演马鹏一起走进音乐厅时,他们也被吸引了。
马鹏听着耳边的茉莉花,看着舞台上青年的身影,露出了微笑。
音乐在一个不和谐音停下,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
秦键意外望去,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台下已经坐了不少人。
第一排观众席前,两个显眼的身影正看着他微笑着鼓着掌。
其中白发老爷子他知道,是国交的首席指挥李风华。
另一位戴帽子的中年人应该就是这台音乐会的总导演马鹏了。
他起身优雅一鞠,接着快步走下了舞台。


一下午的时间外加一整晚,秦键驾车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了。
这种音乐会的彩排走台真的有够折麽人,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也把国交的一群前辈折麽的够呛,还好各位前辈都对他都很客气。
得说还是和华国人的乐团坐在一起更有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
他已经忍不住期待起明晚的现场了。
熄火他没有离开,而是给段冉打了个电话。
接着电话接通。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老公~你忙完啦”
口袋妖怪远古之石
秦键嘴一咧,像是疲惫了所有疲惫。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757. 不醉不歸!‘肖邦手位’下的‘克里斯中級指南’閲讀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Cf7比274s的身体更加敏感。
作为第一批测试过这两台琴的演奏者,秦键至今也持这种看法。
敏感就意味着更难控制。
Cf7需要演奏者在手指运行时具有更高的轻敏度和准确性。
在Cf7上,基本运音法的问题会直接转变成一个技术问题,这也从侧面说明了cf7的局限性——没有相当段为手指能力的演奏者很难在这架琴上表现出精彩的效果。
听着琴房里流畅的双手琶音音阶,秦键约莫着方小鱼的速度有145左右的速度。
这个速度对于现阶段的方小鱼不算慢了。
从单一的音色来听,方小鱼显然还没有打开cf7的神奇音色魔盒。
但从每一个音的饱满音质和音阶的整体流动感来说,方小鱼这几个月的手指技术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能在cf7上演奏出如此音阶,想来方小鱼这几个月也是下了苦功夫了。
不过光是下苦功夫还远远不够。
只听音阶也不能得出太多结论。
線上 小說
他现在要检验一下肖邦手位公式+克里斯钢琴中级指南的手指练习所组合的教学效果究竟如何。
“好了。”
秦键打断了方小鱼。
方小鱼收手:“师傅。”
“黑键(肖练,op10.no5)。”秦键说着走到了钢琴前。
方小鱼得到指令深呼一口,片刻,她抬手落指。
“噹!噹!噹!”
清脆连贯的三连音流在三声音响结实的和弦中荡起一阵清新自然。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洪荒 歷
方小鱼投入的演奏着,秦键在一旁看着琴键上的双手出神。
论手型条件,方小鱼指长掌短,只能算上等偏上的手型条件。
可此时配合着细小的翻腕动作和指尖机敏的跳跃,她的双手给人一种随心所欲驾驭键盘的感觉。
扑倒豪门老公:总裁要宠我!
虽然在力度变化的控制上还过于生涩,但旋律线中上方线条已经初见端倪。
“不错,确实不错。”
秦键心里暗喜,组合的教学效果比他预想的要好。
他开始盘算起下一步的融合教学方针。

随着一声洪亮的和弦尾音收场,琴房安静了下来。
演奏结束。
方小鱼不太敢期待,她承认自己刚才紧张了,不但有6个错音,中间还断了一次。
“不错。”秦键拍手鼓励道。
不待方小鱼反应,秦键让她站起来。
她一听忙让出了钢琴的位置。
秦键坐下之后直接抬手演奏了起来,他一边重复着黑键,一边转头与方小鱼讲述了起来:
“这里的手指连奏需要手腕有更大的回转…”
“这里右手的速度不要变,不然会造成节奏盒力度上给人不平衡的感觉…”
“到了这之后,踏板…”
秦键演奏时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着方小鱼讲话,两只手像是完全托管了一样。
可即便这样,一气呵成的秦式黑键练习曲还是完美的发光。
方小鱼听的叫一个激动,听看叫一个过瘾,只是她已经没有更多的崇拜可以给她敬爱的师傅了。
秦键一遍结束,琴房门外已经挤满了人。
“刚才说的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
“好。”秦键应声抬手在钢琴上的一落谱子中间摸索了起来。
对于自己这个小徒弟的悟性他还是清楚的,方小鱼已经基本掌握了肖邦手位公式里的来练奏和跳奏,接下来就是通过一些曲目加强巩固她的这项技术。
想了想,秦键给方小鱼布置了三条新的肖邦练习曲,op10.no1和no4、op25.no2。
接着他又抽出一册莫扎特的奏鸣曲交给了方小鱼,“去德国之前,四首曲子必须全部拿下,是不能耽误课程排练,听明白了吗?”
方小鱼哪敢不明白,接过谱子信誓旦旦道:“放心吧师傅!”
收起谱子方小鱼又看了眼手机,面色为难道:“师傅,我我要迟到了…”
秦键本来还想和方小鱼聊一会,一听这话,嚷声道“那你还不赶紧走,上课你早说啊,赶紧去!”
苦笑着摇了摇头,他都忘了学校还有上课这事。
方小鱼得令连忙背起红色小书包,“师傅辛苦了!师傅晚上见!”说着推门而去。
方小鱼一出门,门口左侧的长发身影吓她一条,是她的舍友兼好友。
“你怎么还不去上课,马上要迟到了!”她一脸焦急的对着对方说道。
只听对方吧嗒了几下嘴,满脸坏笑道:“啧啧,深藏不漏我鱼姐啊,难怪学校里那么多帅哥追你你都不带搭理的,原来还有这一出啊~”
方小鱼一听这话,直接懒的理对方,“无聊。”说着自顾自的向楼梯口快速走去,是真的要迟到了。
“哎哎方小鱼,老子等了你半个小时了,你个没良心的说走就走,等我啊!”

秦键刚准备记下他新构想出的关于肖邦手位公式和克里斯中级指南的几种组合教学法,只听楼道里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女低音。
他也没听清楼对方嚷嚷了句什么,不过叽叽喳喳的校园确实总能让人心情放松。
‘手位一的转腕…’
他刷刷的写了起来。

时间很快过去,才回来一天,他就觉得自己已经彻底进入新的忙碌生活状态了。
眼下是几手都要抓啊。
放开它:‘老婆,晚上我请大家吃饭,估计还得喝点酒。’
宇宙第一美少女:‘哼,昨天晚上刚喝完~’
宇宙第一美少女:‘第一不许开车第二明天早晨你醒了要第一时间给我发信息’
放开它:‘爱你么么’
宇宙第一美少女:‘哈哈你恶心死了晚上记得刮个胡子再去哦’

晚上的聚会,如秦键所说,真的是不醉不归。
反正他是被罐的够强,不过最后他上床时还算有意识,睡觉前他给小胖段发了张他躺在宿舍床上的照片,照片里他有刮胡子。
然后他定了个北京时间06:30的闹钟。
最后失去意识前,他隐约还听着对角的床铺上剧烈的呕吐声还未停下
王小亮喝大了谁都害怕,这绝不是假话。
404最能喝的人终于在今天诞生了。
郑峰。
这个惜字如金的铁塔大汉今天喝的不比任何一个人少。
他在伺候完完王小亮的吐完之后,给陈唐杰拖了鞋,给秦键盖了被子,最后把宿舍重新打扫了一遍才上床睡觉。

今晚的聚餐很成功,冲淡了不少乐团要缩减人数所带来的压抑气氛。
时间回到45分钟前饭局结束的最后一刻。
“一切为了社团的荣誉!”
宁仟夏借着大家最后的那股酒劲,再一次将人心凝聚。
她今晚喝的也不少,但最后一刻她还是清醒的。
这个燕京小妞酒量也着实不小。
….
甜美的一夜。
‘Zzz——

次日一早6点45,整个校园还在濛濛昏暗的笼罩下。
有人已经走在了通往琴房的路上。
新的一天,从练琴开始。

nroay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715.被刷頻的秦社長,頂級樂團的素質閲讀-jqw82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次日一早,秦键段冉二人睡到了自然醒。
她们昨晚累坏了,尤其是段冉。
秦键起床之后只觉神清气爽,肚子饿的呱呱直叫。
由于距离段冉合乐团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所以两人不着急。
悠闲的起床。
洗漱。
等到段冉化好妆后两个人才出发下楼吃饭。
鏡中魂 雪滿樓
禦靈聖尊 瀟湘天月
二人赶到音乐厅时刚好与沈清辞和里格尔回合。
两名老师一会要分别陪伴他们进去彩排。
每名选手的彩排时间只有40分钟,这其中包括排演、找问题、沟通、解决问题。
所以通常老师陪同的作用是帮助自己的学生在彩排的过程中更全方位的发现问题。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选手都需要有人陪同。。
13:57分,瑞琪儿孤身一人从音乐厅的大门走出被她的经纪人小姐接走。
烽火仙途 月下枭雄
于是段冉在两名老师的陪同下走进了音乐厅。
“加油。”
秦键看着三人的背影又默默的补了一句。
今天不是比赛活动日,不过音乐厅纪念馆和一些公共区域里还是有一些游客记者。
随后他在大堂里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接着拿起了手机,
‘费加罗春天’的社团群在秦键的手机上永远都是99+,从建团到现在不论他什么时候打开都是这样。
当然,主要是他真的不常打开。
昨晚群里众人疯狂的@他,大家送上了各种各样的恭喜,原因很简单,他进决赛了。
404几人就不说了,陈唐杰见他在群里回信息之后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免提下,404三人疯狂的对着秦键先来了一顿吐槽。
包括向来少言寡语的郑峰都对秦键颇有微词,他说:“你这不对。”
一出国就玩隐身,可气。
面对这样的指责秦键自然数不出太多什么,不过他知道大家也只是发发牢骚,更何况他只是出现少,又不是真消失,对于亚大与齐拉的进度他一直都是比较关注的。
这不趁着这会没事他又打开群了聊天群
正好赶上大家晚上刚排练完回到宿舍。
‘你杰哥’:@所有乐团成员拜托大家这两天再抽时间好好分声部练练今晚的合拍内容
‘我的比你大’:收到
‘Dimple’:1
‘怀里揣着棒棒糖’:1
‘进击的鸭梨’:最后一幕小提一实在太难了,@一只莎啊莎,部长怎么办
‘一只莎啊莎’:今晚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看两集柯南,@放开它@夏沙,问它俩
‘一只莎啊莎’:她俩
秦某人觉得自己不能再窥屏了,最后一幕需要乐团营造出华丽的场面效果,对弦乐组的要求极高,尤其是第一小题声部。
由于市面上根本没有录音,所以大家一只自己靠着自摸索。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快速的编辑了起来。
‘放开它’:@进击的鸭梨使劲练先解决谱面的技术问题
原始小農民 紫菜餅幹
秦键刚发出信息,群里立马炸开了锅。
‘一只莎啊莎’:卧槽神奇
‘你杰哥’:这会不忙了??
‘弹琵琶的奇葩’:这会不忙了??
‘丁丁’:这会不忙了??
‘软萌小糯米’:这会不忙了??
‘王麟:’这会不忙了??
‘路人甲不想说话’:这会不忙了??

秦键遭遇刷屏。
终于等到最后一个一人问完。
‘放开它’:得得得,我请大家吃饭行不行?
接着。
‘夏沙’:时间地点
宁仟夏的发言再次带起了一波刷屏。
秦键现满脑子都是时间地点。
他估算了算日期,他回国的机票是10月31号,11月1号刚好是周六。
‘放开它’:‘11月2号,晚19:00,地点海蓝大酒店。’
‘夏沙’:已截图@所有人
‘一只莎啊莎’:社长万岁!!预祝社长夺冠!!!
又是一轮新的刷屏。
‘放开它’:谢谢各位谢谢各位
这次秦键有底气了,和大家欢乐的聊了起来。
其间他私信陈唐杰让对方提前预定一下酒店,随后他又简单的和宁仟夏聊了聊乐团的事。
四十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
他刚收起手机没多久,音乐厅的大门再次打开。
段冉满头大汗的走出。
“怎么样?”他迎上关切道。
小胖段给出了一个ok的手势。
林朝歌下午要请里格尔吃饭,段冉这边自然是要作陪,所以她不能等秦键彩排了。
平霄錄
两人之前已经将此事说好。
段冉:“吃完饭我就回酒店等你。”
秦键:“嗯,我这边结束了给你打电话。“
里格尔随段冉离去后,大堂里就剩下了沈清辞和秦键二人。
人臣 千代的爸爸
距离秦键彩排还有3个小时,二人也没闲着。
就彩排事宜,沈清辞给秦键详细的介绍了波兰国家乐团还有马瑞克指挥。
作为波兰唯一得到欧盟A评级的交响乐团,波兰国家乐团几乎在欧洲是与柏林爱乐齐名的老牌乐团。
马瑞克更是被评为现役指挥中的最杰出肖邦指挥家。
“一会儿依格拉兹会过来,我和他陪你一起进去。”沈清辞叮嘱道,“马瑞克和依格拉兹的私人关系极好,合拍过程中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提出。”
秦键会意的点了点头,可他并不大算通过这种私人关系去走近一个世界级指挥。
他希望通过自己的音乐的让马瑞克感知到他的需求,这样建立起的舞台关系才会让他真的内心踏实。
如果比赛结束之后他有机会当然愿意好好与马瑞克讨教一番。
还珠之医仙阿哥 侠女爱耽美
通过与夏冬、小林泽尔、梅陇、萨耶维、萨宾娜等国内外一流指挥的合作学习中他受益匪浅,
每一个大指挥身上都有一种超乎寻常的能量,都是值得他学习的。
不过他也并没有拒绝沈清辞的好意,一切看情况。

时间在聊天中很快过去,依格拉兹赶在秦键进场前十分钟赶到。
随着李现龙的彩排结束,18:02分,三人走进音乐厅。
明天的舞台上,波兰国家交响乐团的一众乐手集体便装的正坐在舞台上。
工作人员正在为他更换施坦威钢琴。
依格拉兹与沈清辞留在了第一排观众席,依格拉兹亲切的与指挥台上的马瑞克打了声招呼。
马瑞克显然有些意外在这里遇见依格拉兹,他挥动指挥棒回礼,并向沈清辞也微笑的点了点头。

秦键走上舞台谦卑的向马瑞克伸出双手。
一个简单的握手。
他又主动和首席小提琴握了个手。
噬矿空间
接着坐到了钢琴前。
期间他只有微笑没有一句话。
但马瑞克很敏感的感受到了对方要直接开始的想法,这点正和他意。
他向来不喜欢客套,而且作为决赛指挥,他早已将每一名选手的演奏视频研究过一遍。
画中魔,逆天狂妃
撒旦主人俏管家 橘之香
秦键调试过琴凳的高度后,拿出手机打开了录音,然后将手机平放在了地上。
马瑞克欣赏的晃了晃指挥棒,他已经有点喜欢这个年轻人的细节了。
秦键准备好一切看向了指挥台,马瑞克收起笑容。
就这一瞬。
乐团所有成员进入了一级演奏状态。
整个大厅顿时安静无比。

顶级乐团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