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笔趣-第2116章 恐怖生靈相伴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葬尸
第2116章    恐怖生灵
姚泽也有些无语,如果圣婴出来,那诡异模样肯定会让对方吓得尖叫不已,经过种婴道法之后,此时的元婴体比之前要矮壮一些,可和对方的元婴站在一起,简直就是成人和婴儿的差别。
这还不算什么,此时元婴体和真正的肉 身没什么区别,露出的一块块肌肉隆起,蕴含着爆炸般的力量,根本就是一个粗壮男子!
心伤,情殇 雪羽清扬
再加上一枚枚古老的符文在体表浮现,带着玄奥神秘气息,红伶一见之下,竟有着目眩神迷,一时间看的呆了。
元婴脚下踩着紫电锤,手中抱着一根三尺左右的干枯树枝,这树枝扭曲蜿蜒,尾指般粗细,看起来毫无出奇之处。
“磔刑雷树!没想到道友竟还有这样的宝物……”
靈 鼎
终于,红伶回过神来,目中闪过异样神色,随即又若无其事地道:
“你把雷蛙精傀激发了,此物可以为我们先争取两息时间。”
姚泽依言单手凭空一抓,碧绿青蛙的头上的那道金色符咒就飘然飞起,随即一道法诀从指尖飞出,落在了青蛙之上。
顿时一片绿芒爆发而出,耀目光华中,一头体型庞大的巨物巍然矗立。
这已经是姚泽第二次遇到,依旧被此妖震撼了,如同一座小山般,通体碧绿,表面涌出一道道符文。
随着绿芒闪烁,符文急速游走,这头巨蛙缓缓睁开了凸出的双目,猩红的眼珠散发着磅礴的气息,带起四周空间一阵波动。
“我们走!”
红伶尖声叫着,周身血光骤闪,已然化作一道流光激射而去。
而姚泽并没有慢上分毫,紫电锤带着刺耳的破空声,一闪而逝,再出现时,已经距离雷池不足百丈了。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在空中炸起,密密麻麻的雷电瞬间就将这片天地淹没,几乎是与此同时,那头雷蛙精傀大口一张,胸腹中同样响起一阵沉闷的雷鸣声。
“嗤!”
一道脸盆粗细的雷电光柱竟从口中一喷而出,所过之处,如同卷起一道恐怖飓风,空中的雷电纷纷诡异地一闪,避让开来,两人的身前竟多出一道笔直的通道来。
姚泽他们看的真切,光柱冲过,通道竟扭曲晃动,一道道强烈的空间波动从其中不住地蔓延开来,竟似直接撕破了这片空间一般。
“快!”
红伶又惊又喜了,尖叫着站在了雷池边缘,而紫光闪动,紫电锤已经带着姚泽冲进了雷池之中。
“咔嚓!”
漆黑的雷电瞬间就将整个雷池覆盖了,红伶面露紧张,托着黝黑石块的小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这样的恐怖雷电,她自问也无法坚持多久的。
几乎在同一时间,庞大的雷蛙精傀喷出雷电光柱,一道虚影竟诡异地从其头顶飞出,在空中略一扭曲,显现出一道人影来。
这是一道纤细身影,五官看不真切,可如果仔细看去,竟显得十分精致,比起一般的女子还有艳丽三分。
此时干焦的地上一动不动地端坐着两道身影,突然多出这样一人来,显得十分诡异。
“哈哈,不错的肉 身……”
身影发出男子的笑声,并没有理会红伶,围着呆坐在地上姚泽的肉 身转了一圈,随即化作一道细烟,朝着头顶就要没入天灵盖中。
“夺舍!”
此时姚泽的元婴体正冲进雷池中,这肉 身已是无主之物,眼前这道虚影竟心怀歹意,趁机鸠占鹊巢,抢夺肉 身的控制,和夺舍无异!
眼见那道细烟就要冲进天灵盖中,原本应该毫无生机的姚泽突然动了,“嗤”的一声,一团绿雾升腾,将那道烟雾完全包裹。
“毒!”
一道尖叫声突然从绿雾中飞出,却见姚泽单手一抬,五指岔开,朝着绿雾中闪电般一抓,随即收回,指间已经多出一道身影来。
这道虚幻的身影剧烈扭曲着,想要挣扎离开,可手掌中生出莫大的吸力,任凭如何挣扎,也难以挣脱分毫。
“你……你不是元婴出窍了吗?”虚影中传来又惊又怒的尖叫声。
“十一公子?”姚泽眉头一皱。
这一刻,雷蛙精傀周身绿芒散去,庞大的身躯急剧收缩着,转眼就幻化成巴掌大小,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原来此人竟将分魂隐匿在精傀之中,待自己元婴出窍之际,趁机抢夺肉 身,如此同样进入到大雷音殿内,只不过任其想破脑袋,也无法想象出自己体内空间竟双婴并存。
时间紧迫,姚泽也不再纠缠,面无表情地,掌中丝丝雷芒闪烁,瞬间就将那虚影包裹。
“姚道友,你不可伤害我这道分魂,不然你无法离开闪雷灵洞!”
尖叫声不住地恐吓着,可随着雷芒闪烁,虚影消失,姚泽掌中多出一枚鸡蛋大小的雷球,手势一翻下,雷球就不见了踪迹。
接下来他的目光扫过汹涌澎湃的雷池,并没有露出担心神色,目光一转下,落在了身边纹丝不动的娇躯上,脸上露出诡异微笑,右手一探,就捏住了对方吹弹可破的白皙脸庞上,狠狠地一扭,白玉般的脸蛋留下一块绯红。
指间滑腻如玉,他搓动下手指,似是意犹未尽,随即神情一滞,恢复成呆呆模样,一动不动了。
这些发生的前后不过数息之间,而此时元婴体已经冲到雷池中间,那里露出水面的三株银色蓬莲上,静静地躺着三颗指甲大小银色果实,正是此行的目标,雷音果。
“轰隆隆……”
还没等他站定,雷池涌动,无数的漆黑雷电将他的身形彻底淹没,而雷池外的红伶小脸苍白,眼前的恐怖雷劫已经让她心生怯意,单手一抛,黝黑石块蓦地黑芒大放,带起四周的空间一阵剧烈波动,转眼就幻化成一座百丈之巨黑色山峰。
这山峰不知道什么材质所炼,方一显形,滚滚的雷电就朝着这里狂涌而来。
顿时惊天动地的巨响发出,山峰一阵急剧晃动,却勉强没有坠落,而红伶的小脸上已然没了一丝血色。
看来如此施法对于此女也是消耗极大,雷池中的姚泽觉得四周一静,无尽的雷电竟从自己身边绕开,知道红伶已经出手。
对方当然想不到,任凭这些雷电再狂暴,也不能伤到自己分毫,此时他也不想暴露什么,单手一探,一片霞光从掌心飞出,朝着那三颗雷音果卷去。
谁知就在这一刹,“嚓”的一声,一道面盆粗细的漆黑雷电劈了下来,狠狠地砸在了姚泽的头上。
这变故太突然,饶是雷电无法伤到丝毫,可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还是让他身形一个踉跄。
凤还巢 张晚知
姚泽闷哼一声,脸色有些发白,不过还是借着这股冲击,单手一探就将三枚雷音果抓在了手中。
他的心中一松,只要返回就算大功告成,可就在此时,变故突起!
一道布满细密鳞甲的利爪突兀地出现,朝着面门一抓而落。
这尖甲油黑发亮,散发着森然寒光,和之前所见到的极为相似。
雷池中真的有未知生灵存在!
瞬间姚泽就大吃一惊了,周身异芒急闪,毫不迟疑地倒射而退。
元婴体的遁速提高了几乎有五成之多,疾如闪电,只要靠近了红伶,两人联手总会稳妥一些。
谁知“砰”的一声,一股巨力竟狠狠地砸在了后背,力量远超想象,一时间犹如一颗天外陨石砸落,砸的姚泽身躯翻滚着朝前激射而去。
雷池的中 央,他的脸上煞白一片,嘴角竟隐约有丝丝金液流出,那是凝结的真元,竟被生生砸的溃散,如果不是元婴体经过了种婴道法,和那枚罗睺神目融为一体,防御力大增,刚刚这一击连元婴都可能直接震碎了。
只是他根本来不及后怕,望着眼前的生灵,忍不住倒抽口凉气。
雷池中多出了一道诡异身影,上半截有着人形,却如同一具干尸般黑瘦,一对利爪尖锐油黑,下半身竟是一道巨蛟身躯,细密的鳞甲森然,背后还有一对黑色羽翼,丝丝雷电在上面缠绕。
这生灵不知道是何等存在,一对冰冷的眼珠毫无生气的望过来。
“轰隆隆……”
猎鹿 湮菲
无尽的雷电狂涌而落,片刻的耽搁,却是红伶施法时间已经到了,方圆千丈都被一道道电弧所淹没。
“姚道友,你……”
红伶的尖叫声随即被雷声所阻隔,姚泽深吸了口气,右手一探,紫电锤就握在了手中。
一道道雷电从虚空中砸落,如一挂挂天河,那诡异生灵双翅一展,如同水滴落在了岩石上,道道雷电竟被反弹开来,而姚泽一动不动,任凭雷电没入头顶,却化作丝丝能量,收进了体内。
见此一幕,那生灵冰冷的眼珠终于动了动,似乎极为惊奇。
“你原来不是干尸,受死!”
对方恐怖的气势终于有了丝松动,姚泽暴喝一声,紫电锤骤然挥动,带起滚滚风雷,毁天灭地的气息呼啸而起,一个刹那就砸出了五锤。
“七杀!”
面对这样一位恐怖存在,他没有丝毫留手,直接动用至强一击。
“轰!”
震耳欲聋的巨响声完全将雷声遮掩,天地似乎蓦地一静,雷池上方的空间急剧扭曲坍塌起来,一道道狂暴的飓风携裹着雷电之液呼啸涌起。
这一击足以崩裂虚空,炸碎天地,威力之强比雷劫还要恐怖三分,令人惊秫。
诡异生灵被创,宽大的黑色羽翼上多出了数个孔洞,变成了两面破烂旗帜,而巨蛟的身躯上鳞甲翻起,成片的黑色液体洒落。
片刻的安静,红光一闪,却是红伶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那恐怖生灵,一时间尖叫起来。
“尸蛟!”

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獨仙行 ptt-第2073章 破虛神光閲讀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73章    破虚神光
元婴体所化的滚滚能量朝着四肢百骸狂涌而去,那里已经淬炼的七十二处主穴窍,每一处都如一方诸天,盛纳这些能量完全不是问题。
谁知,就在这一刻,金光黑芒同时大放,黝黑的圆珠散发出惊天黑芒,所过之处,滚滚能量倒卷而回,而圣婴眉心间的九颗大星更是变得夺目璀璨,照耀了周身大大小小十二万处穴窍,一阵阵的轰鸣声传来,响彻天地。
正在展开内视的姚泽彻底看呆了,眼前的一幕就如繁奥星空,一道道璀璨星河耀目之极,无数穴窍星罗棋布,如同闪烁星辰,随着九颗大星愈发璀璨,一股股神秘的力量在体内环绕。
顷刻间,元婴所化的能量汹涌着冲进了那枚圆珠,只是随即他震惊地发现,滚滚能量并没有终止,原本储纳在七十二处主穴窍的能量也随着狂涌而至,竟一起朝着那枚神目不住灌入。
姚泽看的目瞪口呆,感觉倒像是九颗大星在和那枚神目联手施为,大星照耀之地,其中的能量就如开闸洪水,狂涌倒灌,而星光闪动,一个个硕大的符文在体内空间浮现,一枚枚带着灿灿神辉,引得空间激荡不已,慢慢地,圆珠内一种莫名的力量引起了共鸣。
“那是……”
姚泽只觉得心中一紧,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神秘的符文越聚越多,整个体内空间突然震动起来,刺目的神芒令人难以直视,而那股神秘力量就在神芒中复苏,令人在灵魂深处生出颤栗的恐惧。
“嗤!”
璀璨的神芒直刺苍穹,一道巨大的身影在光辉中巍然屹立,如同顶天立地的巨人,睥睨四方。
这身影太过庞大,似乎这片天地都无法容纳,周身被道道规则符文所笼罩,面目也看不真切,只有一对神目璀璨无比,却极为诡异。
左眼中神芒耀人,如一 轮 大 日高悬,而右眼却是繁星密布,似一挂星河悬浮,散发璀璨金光,目光扫过,无数道规则神链闪烁飞出,这一刹,所有的一切都瞬间静止。
姚泽被眼前所见彻底惊呆了,那道庞大的身影是如此熟悉,只是还没容他细想,“兹”的一声轻响,如同精美瓷器坠地,神链断裂,黑芒金光散去,体内空间已然恢复了平静,庞大的身影骤然狂缩,转眼化作尺余高的童子,浓眉大眼的,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元婴重生!
“哈哈……”
姚泽狂喜而笑,声音足以地动山摇,不过静室四周墙壁异芒一阵急闪,全部被禁制阻隔了。
在他已经绝望放弃的时候,幸福却不期而至,种婴道法竟成功了!
此时的元婴身高比之前还要矮上许多,和圣婴差不多高,不过也比普通修士的元婴大上数倍,而且其中所蕴含恐怖的力量,连姚泽自己都觉得心颤不已。
等他仔细再看时,忍不住倒抽口凉气。
此时的元婴体周身竟已经完全实质化,魁梧矫健,一块块肌肉隆起,肉 眼所见的都可以感受到恐怖的肉 身力量!
这哪里还像丁点元婴体的模样,根本就是一位粗壮的男子!
一枚枚古老的符文在体表浮现,充满了玄奥神秘蕴意,那些竟是罗睺神目表面铭印的神秘印记,此时竟出现在元婴体的体表。
那枚圆珠呢?
他心中一动,急忙寻找起来。
黑衣炼化那株小树,元婴体表密布了道道根须,生命之树和身体融为一体,眼下那枚罗睺神目竟不见了踪迹……
他仔细察看了半响,甚至一旁端坐的圣婴也前后左右地检查了一遍,除了那些神秘符文印记,毫无发现。
元婴端坐不动,任凭折腾,半响,突然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这……”
姚泽一下子怔在那里。
元婴的左眼竟漆黑一团,而右目却有点点星芒闪动,无比诡异。
此时他再联想到之前看到的那道顶天立地的庞大虚影,难道……
一时间他再也无法抑制好奇心思,急忙退出了内视,双目前视,随着心中微动,双眼旋转起来,左眼散发着神芒,如一 轮 大 日升起,而右目中繁星点点,似一挂星河璀璨之极。
下一刻,“嗤”的一声爆鸣,一金一黑两道光柱喷薄而出,击在了前方的墙壁之上。
“轰!”
那墙壁上各色异芒骤然急闪,带起四周的禁制同时波动,随着一声巨大的响声传出,那堵墙壁竟被轰出了一个丈许宽的大洞。
木屑横飞中,住在隔壁的青魅红唇微张,杏目圆瞪,不可思议地望了过来,而姚泽也是难以置信的模样,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场面显得极为诡异。
“敌袭?”
一道喝声突然响起,随即数道强横的神识横扫而至。
姚泽这才醒悟过来,急忙站起身形,扬声道:“诸位前辈,在下炼制宝物失败,不想惊扰了大家,多多抱歉。”
几道神识转了一圈,才各自散去,而青魅俏目闪动,带着几分狐疑,“什么宝物,让你朝墙壁上猛砸?”
姚泽有些尴尬地苦笑着,也没有解释,再次盘膝而坐,目中难掩兴奋之色。
这艘巨舟上的禁制层层叠叠,可在自己的目光扫过,竟直接土崩瓦解。
罗睺神目的绝世神通,看穿一切虚妄!
这次种婴道法大获成功,不仅元婴体变得强壮异常,还收获了罗睺神目的绝世神通,至于为什么会引起九星舍利的共鸣,就不是他可以理解的。
而且这神通有罗睺神目和九星舍利一左一右,联袂激发,任谁都觉得匪夷所思……
不过下一刻,他的神情一变,似乎发觉了什么,继而苦笑起来。
就这么一击,神识竟损失了近二成!
自己这二成神识,足以相当于普通真仙修士的全部了,如果这样,施展此法竟不能随心所欲,肆无忌惮了。
鳳 勾 情 棄 後 獨步 天下
这些神识损失对于他人如遭重创,而对他而言还不算什么,只要打坐一番,自可以恢复,可刚刚他又发现,原本淬炼后的七十二处主穴窍中,或多或少的都储纳着真元,可如今,竟变得空空荡荡,里面的真元竟全都被元婴体吞噬殆尽。
如果想要恢复之前的状态,至少要吸收两条巨大的元晶灵脉才行……
两人的静室竟变成了通铺,青魅坐在那里,玉面上带着疑惑,以她对姚泽的了解,绝不可能炼制宝物意外失手。
他这么做想干什么?
如果炼制宝物失手,为什么不击穿其它的墙壁?
难道……
此女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玉面飞红,眼波流转,一时间竟似位凡人小女子一般,哪里还有真仙大人物翻江倒海的模样?
姚泽哪里会想到对面的女子会有如此奇妙的构想,他的眉头紧皱,仔细揣摩着这式神通,在一些紧要关头,绝对是致命的杀手。
当初炼化的那枚灭世魔瞳被一位大人物生生抠出,虽然心痛,却也无可奈何,技不如人,那个时候能够保住自己和黑衣的小命就已经是吉星高照了。
这次的神通比之前要强横太多,可灭世魔瞳可以无限制地施展,相比之下这神通又有些缺憾……
“如此就叫破虚神光吧……”
他的心中思索着,神情蓦地一动,左手一翻,掌中多出一枚青色玉简,表面上破旧不堪,磨损严重的模样,一看就是久远之物。
“枯眼秘术!“
此法当初在圣女宗的一处矿场中救下那些魔族修士时,其中一位修士所赠,里面的法诀残缺不全,只有那道“望气“的小术还算完整,不过持续运转下,对于灭世魔瞳的威能增色不少。
当即他将此术又细致地参悟了一番,默默运转,竟有了惊人的发现。
在他按照法诀运转真元时,元婴双目竟随着转动,左目如大 日 照耀,右眼星河流淌。
见此一幕,一时间他又惊又喜,此法诀虽然残缺,可明显对于破虚神光有着些许帮助,如果勤加练习,即便不能使神光威能更盛,只要能够减少神识的消耗也令人满意了……
巨舟连续飞行了十几天,才终于飞出那片海域,眼前多出一片荒凉的沙漠。
这片沙漠寂静的让人心悸,沙丘起伏,一望无际,阵阵呼啸的风声传来,却诡异地看不到一丝沙尘扬起。
“罡风荒漠!于兄,你怎么选择这条道路?”很少开口的鬼母面色大变,神目光凝重,似乎对眼前的沙漠有些了解。
“这里是罡风沙漠!?”一旁的广目也勃然色变了。
姚泽听的有些莫名其妙,只是一片沙漠而已,几位大罗金仙还会畏惧这些?
见他如此神情,并肩而立的青魅红唇微动,飞快地解释了一番。
这片沙漠和其余地方不同,“轰隆隆”的罡风在空中常年不停,这些罡风中天然的禁空,只有距离地面丈许高的地方才可以飞行,如果只是罡风困扰,众人贴着沙漠低空飞行也没有问题,可沙漠中会凭空生出流沙鬼洞,里面的莫大吸力,无论何等修为的大能之士坠入其中,一身法力都会被压制近半,即便是大罗金仙猝不及防下,也会狼狈不堪。
何况沙漠中有一种金刚蚁的妖物生存,如果被此妖缠住,估计连白骨都难以剩下……
听到这些,姚泽也忍不住倒抽口凉气,难怪这些大人物的脸色如此难看了。
“诸位,这次行动老夫已经筹划了百年,如果有更好的办法,断不会从此地冒险的。”
于成子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仔细解释着,
“前往蛮荒深处大多采用三条路线,可那里早已被妖族把持,我们的行动难免会走漏风声,会引来什么样的麻烦,诸位应该可以想象到。”
“而接近蛮荒深处时,必须经过十三灵洞的领地,我想大家没有谁会愿意和他们打交道,一旦耽搁下来,就要耗费数倍的时间。”
“从此处进入,正是闪雷族的地盘,我们有姚老弟相助,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q7hst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獨仙行 智聖小馬賊-第2037章 聲震四方閲讀-vrp2c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37章    声震四方
密地中静悄悄的,姚泽和光头分身相对而坐,此事关乎重大,不可有丝毫纰漏,即便是在大燕门内的密地中,有光头分身护法才确保万无一失。
他默坐半响,感觉花妖所传授的秘术再没有滞碍之处,这才袍袖一抖的,一截面盆大小的木桩就漂浮在身前。
按照花妖所指点,任何的玉石之物在地君石灵面前都犹如无物,要想困住此灵,必须是金木之器,以他此时的炼器手段,随意施为下,也可以炼制出不错的法宝,是故他随手就取来一截木桩。
地君石灵没什么攻击力,只要简单的布置法阵困住即可。
随着他的手掌在虚空连连划动,如一柄锋利的刀片,木屑纷纷坠落,转眼一个圆形木盆就出现在面前,里外都光滑如琉璃般。
眼下这只是个普通木盆,随着手指连续点动,一枚枚符文从指尖飘出,五颜六色的,似一只只蝴蝶般在空中飞舞,煞是好看。
“疾!”
姚泽扬手打出一道法诀,顿时无数的符文汇聚涌动,转眼就幻化成一张尺余大小的光网,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下,径直覆盖在木盆表面,随着异芒连续闪烁,继而归于平静。
如此一个宝具就随手制作完成,他低头察看片刻,满意地点点头,反手朝着左侧一抓,顿时空间内的天地元气呼啸凝聚,转眼一个丈许高的粗大光柱就伫立在那里,色呈幽蓝,浓郁的水元气充斥空间。
他竟直接拘出这片天地的水属性元气,形成一根粗大光柱,而手势未停,轻描淡写间,一根根的光柱凭空生出,五行之气彻底实质化,分为青、绿、黄、蓝、红,色成五彩,罗列在四周,把这片天地都照耀的光怪陆离起来。
这一切,对面的光头分身竟连眼皮都没有撩开,一直双目紧闭,静坐不动,而做完这些,他的念头微动,一个水滴般液珠就漂浮在身前,方一现身,就扭动变幻着各种形状,一闪即逝地不见了踪迹。
傾城禍妃 秋芷兒
见此一幕,姚泽并没有慌张,单手蓦地一掐诀,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木盘一颤,“兹”一道破空声,一道粗大的耀目光柱猛地喷薄而出,带起成片的光霞,空中那滴消失的液珠正被光霞笼罩,显现而出。
随着光霞反卷,连同液珠都被吸进了木盆中。
大明匠相
他手势未停,似曲倐直,如雨打芭蕉,一道道符文从指尖狂涌而出,在空中一闪下,全部没入木盆之中。
紫帝 凡谨
如此过了半响,他的手指蓦地一屈,一道无色的火焰诡异地飞出,这片空间瞬间变得冰寒起来,随即化为一根十余丈长的细丝,围着木盆一阵急转。
随着他长袖对着前方一拂,一片柔和的光霞从袖底飞出,原本的冰寒气息已然不见,再低头望去,那液珠顺着木盆底部边缘急速滚动,所过之处,带起丝丝异芒闪烁,可再也无法冲出。
姚泽缓缓吐了口气,略一迟疑,蓦地单拳扬起,对着左胸狠狠一击,“噗嗤”一声,一团带着丝丝金芒的精血从口中喷出,在空中漂浮,继而凝聚成一个团球。
喷出这口精血,他的脸色一片煞白,连续深吸了数口气,苍白之色才稍微退去。
他苦笑一下,这样的精血非同小可,乃心头之上凝聚而成,别看只是这样指甲大小一团,已经是全部心头血的三成了,要想再次恢复,需要百日苦修才成。
好在这样的心头血动用一次足够,剩余时间只需要些许普通精血,用以饲灵即可。
那滴血珠在空中“滴溜溜”一转,径直飞进木盆中,里面那滴液珠飞快地滚动中,变幻成一张大口,“咕咚”一声闷响,两者合二为一,等血珠消失不见,那地君石灵竟没有丝毫变化。
姚泽见状,心中反而大定起来,只要对方不排斥自己,据花妖而言,这种几率极小,可没有证实之前,他还是有些担心的,接下来就是以魂饲灵了。
所谓以魂饲灵,自然是用一缕缕魂魄来献祭,没有仙尊的修为是万无可能做到的,自己有浮屠塔在手,又依仗着“混元培神诀”的神奇,有信心去完成这项他人难以想象的壮举!
他深吸了口气,不再迟疑,单指对着自己的眉心狠狠一点,顿时一阵撕心裂肺的巨疼传遍全身,随着身躯无法抑制地颤抖着,大颗的汗珠从额前滚落。
一声闷哼响起,抖动不已的指尖处多出一丝幽蓝异芒,扭动不已,此时他的脸庞已经没有一丝血色,汗水顺着脖颈朝下流淌。
对面的光头分身终于睁开了双目,眉头紧皱着,本体的疼痛他感同身受,此时他人却不能越俎代庖,只能由其亲自完成。
姚泽神情凝重,颤抖的手指微微一弹,蓝光一闪下,那丝魂魄就落在木盆之中。
似乎闻到了血腥气息的鲨鱼,那团滚动的液珠猛地一顿下,幻化成一张大口,异芒一闪,竟从中喷出一道霞光,卷动着那丝魂魄,倒射而回。
“嗤”的一声爆鸣,那张大口吞噬了魂魄,竟散发出耀目光华,如同一道离弦利箭,朝着上方激射而去。
通天武神
姚泽大口地喘着气,并没有动作,而光头分身面无表情地单手一抬,木盆上凭空多出一道厚实光幕,“砰”的一下,那道光华就撞了上去,倒卷而回。
没有迟疑,光头分身连连掐诀,随着数道法诀飞出,罗列在四周的五根光柱同时一闪,喷射出一道道耀目神光,而中间的木盆也散发出团团光晕,似波纹一般,朝四周荡漾,和五行之光融汇交集,整个空间都跟着闪烁起来。
目睹这些,姚泽才真正的松口气,面露苦笑,果真如花妖所言,如此施法,只能有仙尊那样的大人物出手才行,自己这番连续失去精血和魂魄,如果没有光头分身在一旁协助,即便能够完成,也十分勉强。
“拜托了……”
他咧嘴一笑,周身异芒一闪,凭空消失不见。
光头分身有些无语地摸了摸鼻子,目光扫过,五行之光和木盆间的法阵运转很平稳,而那团液珠又在盆地变幻着各种形状,折腾起来,他望了片刻,径直双目一闭,似乎睡着一般,密地中光彩闪烁不定,却静寂无声。
而与此同时,姚泽已经端坐在浮屠塔内,第十二层!
三十六倍速的时间!
在塔内过了月余,外面才堪堪一天,这正是他能够完成祭炼的底气所在!
极武剑神
和第八层一样,四周雾蒙蒙的一片,他也无暇查探,直接依着神诀修炼起来。
……
时间缓缓而过,两道令人震撼的消息在坎南界如飓风过境般,横扫开来,却都和名声显赫的姚副教宗有关。
“什么,后期真仙!?”
一处灰雾蒙蒙的空间中,随着一声惊呼,灰雾剧烈翻滚,露出一道身影,干瘦的脸上呈灰白色,一对眼珠却诡异的没有眼白,漆黑一团,身上的灰袍无风鼓荡,带起空间内狂风骤起,竟是平素低调神秘的风行真人,白藏教的副教宗之一。
远处匍匐着一道身影,瑟瑟发抖着,“回真人,千真万确,现在宗门上下都传疯了,各地的主教也都朝阡陌大陆涌去,说是要观摩姚副教宗施法,帮助十几位仙人修士渡劫……”
“帮助他人渡劫!?”风行真人的神情彻底地呆滞了,那人开宗立派时才区区仙人后辈,这才过去多久,竟然是后期真仙,远远甩开了自己。
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突然他身形一震,想起来一事,教宗大人那里怎么说?
等他再想起三年前天石真人的地盘被一锅端去,教宗大人竟装聋作哑,难道此事对方已经知道?
“是了,肯定如此!自己该怎么办?照这样发展,那人成就大罗金仙也不是没可能……”
风行真人诡异的眼珠转动着,干瘦的脸上慢慢露出笑意,滚滚灰雾很快将其身形淹没,一道声音从里面飞出。
“确定下渡劫的时间,本真人也会亲自前往观摩,顺便恭喜姚副教宗。”
……
白藏教中,白火洞。
这是宗门的禁地,没有召唤,连身为教宗的亲传弟子都不能轻易踏入半步,而此时扬瑾正神情恭敬地站在洞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在外面,此人神采飞扬,志得意满,可眼下一副低眉顺目的模样,而其眼中的震惊之色到现在都还没有退去。
古怪的,白火洞内寂静一片,竟没有丝毫声音传出,作为仙人修士,堂堂一方主教,掌控着数个大陆上无数修士的生死,扬瑾的耐心一直很好的,可此时竟有种如坐针毡的不安感。
这种感觉很不好,修行千余年来,经历的生死关头都记不清有多少次,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荣耀,可此时他竟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惊悸,甚至觉得要失去眼前一切的恐惧!
久久的,洞内没有任何动静,扬瑾已经是度日如年,终于,他忍不住了。
“师尊,此事弟子该如何处置?”
“姚副教宗助他人渡劫,开创仙界先河,这是我们白藏教的荣光,令宗门仙人以上修为的所有弟子全都前去观摩,为师也会亲自前往。”一道声音从洞中传出,带着无尽的威严。
“可……弟子遵命!”
扬瑾似有话要说,神情大急,却蓦地想起什么,脸色一变,急忙恭敬地应了,又等了片刻,这才恭敬地施礼后,转身离开。
他的脚步如灌铅水,面色变幻不定,目中精芒不时闪过,原本英俊的脸庞,一时间竟显得有些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