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李逵的逆襲之路 ptt-第684章 元長,你辦事我放心展示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对于炭饼炉子,梁世杰颇有心得,没想到李逵竟然还能将他好不容易琢磨出来的生意,朝着尽善尽美的路子上狂飙突进。
说是狂飙突进,绝对不是开玩笑。
李逵直接在纸上画了一个比较形象的煤饼,区别就是煤饼上的窟窿眼,要比梁世杰想的更多,这是个实在人,立刻趴在图面前数了起来。
“十二个?”
然后陷入了迷茫之色,为何要十二个?
梁世杰出身书香门第,可总觉得自己不太聪明。主要他是恩荫出身,考不上进士,做不了太学的上舍生,更不可能参加每年只有五个名额的太学试。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是老梁家读书太好了。翰林大学士,观文殿大学士,出了好几个。按照他家的底蕴,怎么着也得是制科和太学试这样的出身,才符合老梁家的身份。
太学试五科,每年就取最优秀的一名学生。这种考试,仅次于大宋难度最高的制科考试,要比科举都要难的多。
毕竟,太学的上舍生本来就是才学扎实之辈,下场参加科举,高中者,半半之数。每科,太学上舍生之中选拔出一百来人,总能中一半的进士。太学,是大宋最为精英的官学,没有之一。
也就是说,太学试的录取率,是会试的十分之一。十个进士,才有一个有机会能够高中。而制科,是几百进士,争几个名额。
这些对梁世杰来说,简直是要他的命。他哪里中的了?
别说制科和太学试了,就是中进士,他也不行啊!他倒是和他的大舅哥关系不错,毕竟他们俩都是举业无望之人。属于惺惺相惜之盟友。
读书没有指望,好在梁家也是宦官门庭,梁世杰即便无法从科举正途获取官职,还有恩荫这条路。
只是做官升迁难了些。尤其是老梁家对他不管不顾,根本就没有心思提携他。要不然,也轮不上蔡京这个岳父给他找门路。
实际上,梁世杰更喜欢做生意,而不是当官。他对钱有着一种近乎痴迷的执着。当然,当官也不是不行,而是做小官太不和他的胃口。
炭饼,就是他小试牛刀的产物。一经推出,立刻获得商贾的追捧。用的和纯石炭差不多,却加上了泥土之后,反而价格更加低廉。尤其是加上泥之后,仿佛烟也几乎不见。这等好处,立刻让炭饼名声大噪。
李逵若有所思地看着梁世杰,问:“知道为何是十二个窟窿吗?”
这不是考校,而是试探。能够从没用的煤粉,想到制作煤饼的人,是正常人吗?而且这家伙还是官宦子弟。
梁世杰当然回答不了李逵的问题,但不妨碍他琢磨,绞尽脑汁,突然灵光乍现:“大人,下官想到了,这是大人神机妙算,为了平稳天地之力才做出了如此谋划。十二,乃日月之定论,天地之盈缺,合五行土火之气。高,大人实在是高!”
很多时候,李逵都会被这个时代的人神奇的脑洞而惊吓。
没错,不是惊诧,是惊吓。
这次也是如此,他不过是琢磨着煤饼应该是十二个窟窿,是下意识的画了出来而已。主要是他画出的那个圆圈最多也就能画出十二个窟窿,仅此而已。
他可没有想到日月精华,天地定论,之类的事。
但是这么有深度的解释,李逵觉得应该给梁世杰一点机会,他颔首道:“孺子可教也!”
“还有炉子也要改进。封门的选择很重要,用窟窿也可以。但是我告诉你,煤饼这么制作,可以让煤饼燃烧起来更加的充分。你之前的设计,虽然比以前百姓用的方便了些,但还不够。只要燃烧起来的煤饼,就能发现一个问题,有些地方黑,有些地方红。红是烧着了,黑是没烧着,这需要改进。另外,用圆筒打出来的炭饼,运送起来更加容易,不会破损。”
“下官受教。”梁世杰看向李逵的眼神都变了,改进炭饼使用的方法,这又是能挣钱的地方。
蔡京看着自家女婿对李逵的态度,从惊恐,到佩服,才用了一柱香的时间,心里也不知道是吃味,还是欣赏。
但总觉得李逵好像更加器重他的女婿,这让蔡京很不舒服。
他也是能力出众之辈,如今名声虽然毁了,还欠了一屁股债,但并不妨碍他是个有想法,能够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事迹的人才。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大人,下官制定了今后我兵统局招商章程。还请大人审阅!”
说完,蔡京将放在衣袂里的折子递给了李逵,李逵接过来看起来,没有任何冒犯李逵兵统局局座的地方,通篇就是说如何招商的问题。
大宋的衙门和商人的关系很微妙。
很多生意,商贾都必须经过衙门的许可,才能经营。比如说酒,盐,铁等等。
炭饼虽然不是什么看着很高大上,也不会对大宋的统治造成麻烦的生意,可以让商人自由发展,但同时也能让衙门监管起来。
蔡京的做法,就是兵统局手握京城燃煤的生意,为何不深挖商业价值?
蔡京的执行计划是招标。
基本上流程和酒一样,但是酒是暗标,而蔡京却要求明标。
这就不是招标了,而是类似于拍卖。
李逵放下了折子,问蔡京:“元长,为何你要选择明标?而不选择暗标?要知道,明标就会产生竞价,有被人诟病敛财之嫌。”
蔡京却笑道:“李待制有所不知,这明标不会造成舞弊。而暗标会让商人有可乘之机。生意往来,商贾自然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如今石炭生意他们已经试着做了一两个月,等到三月之期一到。我兵统局将收回专营之权。直接让商贾竞价,一旦竞价超过了商贾获利的价格,他们自然会退让。可是暗标却不会如此。”
“万一商人私下里合谋,用一个很低的价格竞价成功。然后几个商贾直接私下交易,岂不是我兵统局要被商贾戏耍?”
李逵暗暗点头,蔡京这厮人品虽然很差,但算计的人本事却不小。
尤其是捞钱的本事,更是如此。
李逵当即拍板道:“既然元长说了,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当然,兵统局如今有钱了,除了要在账上公开的收入,其他改给衙门内对人谋福利的地方也不能少。
李逵道:“至于之前的盈利,分出一成给创意之人。之前炭饼的利,就这么分。以后我兵统局,任何有能获利之举,创意之人都能分一成的利。我看府库里拿出一成给梁世杰,元长可有意见?”
“大人……”梁世杰惊呆了,李逵要给他发钱。至少一万贯,这是要收买他了吗?他值这么多钱吗?一时间,这位蔡京的傻女婿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
“下官没有意见。”
李逵开心道:“如此甚好,不过得设个明目,不然不好听。就叫专利费如何?”
“大人英明!”
梁世杰眼眶都湿润了,他读书不成,已经在家里够憋屈了。
梁家也不是普通人家,曾祖是翰林大学士,祖父梁适虽说是恩荫官,但是也通过科举,考中了进士。这在大宋很普遍,很多官员是先做官,后中进士。但是到了他身上,文章狗屁不通,仿佛破了诗书传家的门风,让同族兄弟看不起。
如今,被李逵重视,梁世杰有种想要效忠李逵的冲动。
当然,蔡京也没意见,梁世杰的钱,就是他的钱。他还欠着一大笔债,利息都快让他喘不过气来了。能够还掉一点是一点。
但李逵显然并非仅仅是为了邀买人心,毕竟梁世杰是蔡京的女婿,他要拉拢也不容易。他想的更多。
如果发明创造者没有好处,谁愿意去做改进技术?
即便做了技术进步的改进,也是敝帚自珍,成了独门秘方,也惠及不了社会。
蔡京感激道:“李待制,你且放心,我蔡京就是来给你管理后院之人,大人大可以在外行大刀阔斧之事。”
这话说到了李逵心坎里,虽说蔡京不可信。但这家伙真要是愿意给他做好后勤工作,他这主官的精力能省出一多半。
李逵当即拍着蔡京的肩膀道:“元长,你办事我放心。以后兵统局上下,都是兄弟。你我也不用以官阶相称,显得生分。”
蔡京迟疑了一下,当即改口道:“是,局座。”
他也听章授说过几次李逵喜欢听人叫他‘局座’。
“有元长辅佐,我无忧矣。”
李逵开心的笑着,随即对梁世杰道:“你要好好干,本座看好你。”
威尼斯商人
等李逵离开了,梁世杰这才问蔡京:“岳父,以后我们就跟着李逵踏实做事吗?”
“蠢才,就一点阿堵物就让你迷了双眼?”蔡京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随即对女婿道:“你的专利费领了之后送老夫家里去。”
梁世杰看着岳父的背影,很惆怅。
您老看不起阿堵物,有本事不要,给我留点啊!
说起来,蔡京也面对李逵如此忍让,是有原因的。
一来,李逵名声在外,即便是在官场,也是强硬的让人绝望的狠人。看似草莽性格,却并不傻,不仅不傻,而且深谙权谋之术。谋划的大小事情,基本上都成功了。
传言当年贤妃,如今的贵妃,也是李逵谋划之后,才在后宫站稳了脚跟。
我真是大发明家 大大发明家
可那时候李逵才多大的年纪?
十四。
蔡京想起来自己十四岁的时候,还傻乎乎的真的以为等到中了进士之后,想要干啥就能干啥,能为所欲为。等到后来中了进士之后才发现,官场也是步步危机,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就算是用做官的机会发财,也是战战兢兢,深怕落人陷阱之中。
而李逵十四岁的时候,已经开始谋划宫闱之事,这等权术,蔡京自问自己做不到。
另外,李逵的暴躁,也是蔡京担忧的一方面。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就算是老蔡家有一个算一个都上去,也是被欺负的对象。万一李逵要是丧失了理智,岂不是要完蛋?
加上他回到京城之后,第一时间去见了章惇。
章惇也嘱咐过蔡京,别想着对付李逵,做取而代之想,他不答应。
里里外外,堵死了蔡京取代李逵的念头,这份愤恨,只能留在心里了。
再说李逵回到京城之后,陷入了官场拜访的麻烦之中。老家的土特产,送了一波又一波,但也没办法,关系不走动,想要走动的时候就难了。
这日,铁监郑琦急匆匆的跑到兵统局衙门,找到李逵,表情幽怨地问:“李待制,你是否把本官给忘了?”
李逵大为惊恐,看着郑琦不俗的面相,想不起来,为何这位郑大人说出如此引人误导的话?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ptt-第673章 不講武德看書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试过了禁军的斤两,要说清风山的贼子不得意,那是不可能的。
新妻有喜:总裁的心尖宠儿
数次挫败了禁军的进攻,在大宋绿林之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强手,这帮乌合之众也该自傲了。
可是王英和郑天寿却并没有减轻哪怕一丝一毫的压力,心头的弦一直紧绷着,仿佛稍不留神,就有性命之忧似的难以安定。这让他们的体力消耗非常快,同时内心也越来越焦虑。
山下的五千禁军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他们甚至坚信,要是找准了时机,他们能够轻易突围出去。
毕竟,禁军的情况,王英也掂量了出来,不堪一击。
再说山下的禁军有多少是真禁军,有多少是来滥竽充数的幌子?
可是,李逵在山下就不一样了。
被李逵盯上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就像是他被一头老虎给堵在了山洞里,出山洞就是生死局。而且还是自己必死的局面。虽说老虎没有吃人,但保不齐它心情不好,过来咬一口。是个人都受不了这等小命随时随地不保的恐怖。尤其让他愤怒的是,他和禁军交战,李逵不管。但是他要逃跑,李逵立刻会堵在他想要逃跑的路线之上。
这是玩他呀!
铁大的汉子,委屈地都想要落泪。
咚咚咚——
山下的军鼓再次想起来了,王英趴在堆放粮食的麻袋上,有气无力道:“这帮官军,又来吓唬我等,还有完没完?可恨,可恼!”
“寨主,不好了,官军又攻上来了!”
王英顿时从麻袋上跳起来,捞起他的朴刀,腿上像是灌了铅似的沉重,却强打起精神,出了山洞,迎上等待他下令的喽啰,举臂高喊道:“小的们,跟我劫杀了这伙来送死的狗贼。”
说完,一人当先,威风凛凛的冲向了事发地点。
可是到地方了,却发现死了十来个手下,却只看到官军如同兔子般逃跑的背影。撵肯定是撵不上了,气地王英在山腰上哇哇大叫。
花荣看到了情况,立刻跑到李逵跟前去求教:“哥哥,贼子快疯了。”
“这才一天,继续逗逗他们,十天半个月都来了,不在乎这一天两天。”
李逵毫不在意的回答,目光却一直盯着自己从清风寨部将洪钟的书房里踅摸来的一本闲书,书的内容关乎阴阳调和之说,这是天地人伦,嗯……立意很高,唯独格调简直不堪入目。
李逵为了批判作者的无耻行径,还是决定看完。
出门之后,花荣感慨道:“我家哥哥果然是读书人,好学不倦,就连行军打仗还不忘研究学问。”
不过这些他也只是想一想而已,他是将门子弟。并不是每一个将门子弟都能像是种建中那样,从将门子弟,转而投文官之列。这需要一个有名望的祖辈,种家先祖是种放,闻名天下的大儒。然后还要一个有名望的老师,比如说张载。这才让种建中从将门,转而进入了文官之中。但是即便如此,没有中进士的种建中,还是经常被欺负。
花荣的才学仅仅是粗通文墨而已,他的武艺是家传的,但是学问,他家也不可能拜倒名师门下。
既然李逵觉得山贼还能坚持,花荣决心给山贼一点更刺激的,他将亲自上山去会一会山贼。
咚咚咚——
又是军鼓震天响。
王英在山腰上破口大骂,他都埋伏好了,就准备给官军一个惨痛的教训,可你们竟然爽约了,人和人之间还有没有起码的信任?
就算是夜里,也没有消停。
反正官军人数众多,即便抽调四分之一,五分之一的人马,也不是山贼能够轻易战胜的。
尤其是,通过几次冷不丁的偷袭,官军不仅没有损失,还赚了不少便宜。一次死七八个山贼,不用三五天,这山上的贼子就能死绝了。
原先,花荣统兵,别人不说,青州的禁军部将们都不怎么服气。
才多大的娃娃,就拿着鸡毛当令箭,来驱使他们这些军中老人?
可是几次便宜占下来,顿时对花荣刮目相看。当然,有点脑子的人更清楚,花荣或许武艺不错,还是将门子弟,从军未必比他们成就会低。但是花荣能够如此轻松的戏耍贼子,靠着的不是他的能力,而是李逵在背后指点。
看似没有章法,天马行空般的手段,却能将己方的人数优势发挥到极致。同时不断的削弱贼子的兵力和士气。
尤其是在一次次上山下山,玩闹似的戏弄之中,不少军中校尉发现他们的士卒配合好了很多。
这才多久的功夫啊!
要是让李逵来练兵,说不定一年,这支军队拉出去就能去西夏战场征战了。
就连对李逵横竖看不顺眼的赵挺之,私下里也偷偷感慨:“纸上得来终觉浅,李逵性格狂妄,却真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能。”
不过这话,赵挺之在外绝对不会说的。
大宋的文官,经常会被委任为监军和主将。
这是制度的原因,并非是文官比武将更擅长打仗。
范仲淹、章惇、王韶、章楶、沈括……一个个名字,都预示着,指不定那天,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就会担负指挥军队的重责。
所以,大宋的武将们研究兵法,大宋的文官比武将研究兵法更疯狂。
阵法复杂到连研究玄学的老道看得都眼花缭乱,但是往往文官们却还能将如此繁复阵法推演一二。
道之极
可以说,大宋的文官,大部分都是兵法家。李清臣为什么会被任命为枢密使?
从来没有打过仗,指挥过军队的李清臣,也写过兵法。怎么写出来的没人知道,但是神宗皇帝都说好。
赵挺之自然也不会落在人后,他也琢磨过兵法,但是琢磨是一回事,用出来是另外一回事。李逵的手段不见得如何高明,但确是最好用,最实用的办法。甚至他还会假模假式的在李逵和花荣交谈的时候死赖着不走,就为了偷听两句。
比如:“积小胜为大胜。”
“兵法,就是无法。水无常势,兵无常形。顺势而为,才能事半功倍。”
都是书中有的话,赵挺之听来也熟悉。但如何在战场上用出来,才是将帅的手段。
如果说这些都不足以说明李逵用兵的老到的话,山坡上,那个匪首如同疯子般的大喊大叫,足以说明李逵的智商上已经碾压了对方无数次。
一个快疯了的武夫,已经没有任何威胁。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发疯带着人冲下山,自投罗网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铛铛铛
山腰上,花荣连珠箭一口气射死了五个贼兵,加上弩弓手的一通乱射,十七八个贼兵躺在地上。要么一动不动,要么就是哀嚎不已。
王英看着手下一个个死去,双眼通红,对着花荣怒吼道:“贼子,不讲武德,尽搞偷袭,有本事堂堂正正的战一场?”
王英也知道对方不是和他交手过的几个禁军部将那样不入流。真要是一对一交手,王英也有点心虚。可气人的是,你都这么强了,还用偷袭的手段。太欺负人了,王英落草为寇不是为了来受气的,而是快意恩仇的肆无忌惮。
可是花荣就是不搭理他,让弓弩手殿后,掩护着大队人马退下山去了。
脑袋一热,王英带着人跟着下山。
郑天寿见状也不犹豫,举起手中的大刀,怒吼道:“头掉了,碗大个疤瘌。弟兄们,和官军拼了。”
“拼了!”
“杀啊!”
山下指挥接应的曹元春虽受伤了,无法参战,但派遣人马接应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见状,急忙下令:“立军阵,开中门放我军退守本阵,命令包抄的人马等贼子下山之后,将贼子的后路堵死。不准放过一个贼子。”
曹元春也是恨透了清风山的贼人,他在这个不起眼的贼窝面前,不仅损兵折将,连带着自己还受伤了。
等到抓住了匪首,非要好好折辱一番,方能解心头之恨。
“李逵,你王英爷爷在此,可敢一战!”
“李逵,你快出来!”
王英带着哭腔的嘶吼,根本就无济于事。
别说李逵了,就连李逵的小跟班阮小五都没在。只有李逵刚刚收的个义弟花荣,回到了本阵之中。
曹元春看到这一幕,心里有点同情王英。得罪谁不好,非要去得罪李逵。这不,连占山为王的恶人都疯了。
王英仿佛失去了理智,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且不说。最近两天,他连合眼眯一会儿的机会都没有。他虽然看似还没有被抓的罪犯,但仿佛已经进入了审判阶段,还是最惨无人道的不让他睡觉的熬鹰手段。连扁毛畜牲都受不了的手段,他一活人能坚持得了?
“李逵……”
王英嘶哑的再次怒吼,这时,已经将本部人马收拢起来的花荣,放下了手中的硬弓。提着一杆亮银枪,气宇轩昂的站在了王英的面前。抬手用银尖指着王英,脆声道:“呔,贼子也配和我家哥哥交手。待我花荣来会一会你。”
“贤侄小心,此贼不俗。”
曹元春在花荣身后提醒道。
他可是吃过王英这家伙的亏,在他看来,王英这等有功夫傍身,却还喜欢用计谋的贼子,最为阴险。当然,再危险的王英,也被李逵耍地团团转。除了读书人之外,没有比王英这等狡猾的贼子更危险的了。
可花荣仿佛没有听到,迎着王英就冲杀了上去。
两人距离足足有两三丈的距离,花荣仗着速度滑行了一段距离,猛然下腰,扎下盘,双手紧握亮银枪,迎空抖出三朵枪花。
王英仿佛像是被花荣预料到似的,突然一闪迎着花荣的攻击而去。可是王英心里知道,这是差距。他下肩的动作已经出卖了他想要攻击的方位,心中顿时警觉,这是高手。
奋力将长刀舞成一团,抵挡了花荣的试探进攻。
铛铛铛
实力上不如,力量上也很吃亏。
王英落地自后,噔噔噔,双脚交替着后退了四五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此时,他也明白已经没有退路了。对方武艺比他高太多,想要靠着实力胜,根本就没有指望,只能拼命了。
古卷之风卷残云
王英也不做声,蒙头朝着花荣冲刺,刀光时不时的闪过。王英想仗着自己的速度,靠近花荣,利用刀的短,给自己寻找机会。
而花荣却轻飘飘的在王英进攻的路线上刺上一枪,顿时将两人的距离给拉开了。
江湖小香风 一度君华
突然王英的身体冷不丁的拧动起来,却见花荣的枪尖已经此在了王英的大腿上。
拨弄枪尖之后,王英仿佛被甩开的石头,翻滚到底。
千亿金主:驱魔悍妻来袭 古月流素
花荣身后的士卒冲上去,将刀架在王英的脖子上,踢走了王英的武器,立刻被五花大绑起来。
王英被按倒在花荣面前,艰难的仰起头,小绿豆眼死死地盯着花荣,面色狰狞地叫嚣着:“我不服!”

hcde1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txt-第657章 低調有內涵看書-r8brf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人杰,做人呐,心胸要宽阔一点!”
回垂拱殿,在皇城内的路上,章惇对李逵语重心长道。
可是让他郁闷的是,李逵投射在他身上的眼神,仿佛是在打他的脸。满朝文武,有一个算一个,能说这句话的人很多,但绝对不包括章惇。
意识到自己被李逵被鄙视了,章惇也是一脸愁容和尴尬。
九天魔祖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小肚鸡肠的,他可是宰相,宰相肚里能撑船且不说吧,至少有容乃大,容人的气度还是有的。章惇唏嘘道:“你看子由,就凭他追随司马光这贼子,老夫定要贬谪他去岭南。可是你看,他如今不是在京城好好的吗?”
咳咳咳——
章惇立刻盯上了自家儿子,原因是章授在边上也听不下去了。
苏辙之所以没有被镇压,是皇帝在保他。而不是章惇什么宽容大量,不计较当年被保守派贬谪的惨痛经历了。实际上,章惇小肚鸡肠别说在外头,连他亡妻张氏也是心知肚明。张氏在病故之前,还嘱咐章惇:“你性格刚毅,遭遇贬谪,吃了不少苦,他日回到朝堂,一定不要报复。”
要不是在生死之间,章惇的妻子肯定不敢说。
正因为知道命不久矣,说出的话才是肺腑之言。
这话外人不清楚,但是章家的子弟都清楚。当时,他们都在母亲的榻前跪着呢。
章授听不下去,绝对是因为他爹忒不要脸了。
李逵却固执道:“蔡京有手段,还不要脸,这样的人才用好了,事半功倍。”
“元让,他不好办呐!”
章惇苦着脸,蔡京倒下就倒下了,但是他弟弟可是王安石的女婿,尤其蔡卞的手腕,实际上要比章惇高出不少。别看他不显山不露水,可章惇却不得不依靠这个盟友,才能维持变法派表面上的团结。
李逵嘴角挑起,轻慢道:“蔡京的名声臭了。”
“他已经够倒霉了,你还要将他收在门下,难道当初有老夫不知道的隐秘?”章惇好奇心起来了,觉得李逵心眼小过头了。
李逵当然不会承认他小肚鸡肠,当初蔡攸这厮竟然想做太师女婿,要是没机会也就算了,这大好的机会,李逵能放过去?有道是父债子偿,李逵弄一个子债父偿也说的通。
“他如今的名声,除了我能好心用他,这大宋还有他的机会?章相,你就别琢磨了,他要是还想翻身,就让他的名声再臭一些,保准他啥心事都不敢有了。”李逵道。
见李逵坚持不松口,章惇也只能想着去和蔡卞好好说道说道,争取将蔡京骗来京城。
无限成就法神 唐铭的糖
为什么要说骗?
江山为聘:女帝谋天下
蔡京能屈能伸,但毕竟成名已久,而且还是做过二品大员的人,能甘心给李逵当下手?
当然,李逵的衙门如今就他一个光杆,怎么着得招些人。今后,他肯定少不了要和都事堂互通有无,必然需要一个双方都能信任,而且还不会随意被人撬边的人选,李逵盯着章授看了一眼,顿时有了想法:“章相,今后新衙要隐秘其事,不得用你我都信任的人选。不知道章相可有人选?”
章惇这边倒是简单,他如今是宰相,想要附庸他的人不计其数。至于能信任的人选也不少,但要是李逵也能信任,就难了。
李逵之前混迹的人,大部分都是宦官。
章惇琢磨着,难道自己还得去宫里寻摸一个?
“容老夫想想。过几日给你答复。”
章惇不敢当即拍板,毕竟此时事关重大,得从长计议。可李逵却指着章授道:“章相,三叔做事缜密,又是章相骨亲,为何舍近求远?”
章惇还没反应过来,反倒是章授惊喜的道:“人杰,以后三叔都听你的,你要往东,三叔我绝不往西。”
“混账东西,为了做官,连做人的气节都不要了?”
章惇怒不可遏的指着章授要泼口大骂,别的不说,章惇洁身自好的做派,在大宋是绝无仅有的。四个儿子中了进士,仅仅小儿子才被允许进入官场,进入了官场之后,还一直压着小儿子的升迁,如今快十来年了,还在县令这样的小官任上转悠。这位可是进士第五,换个宦官人家,早就做到了五品官了。不得不说,大宋的宰相,在这方面比章惇做得好的一个都没有。
当然,有人要说了,举贤不避亲,章惇故意压制几个儿子的手段太过明显,招人诟病。
别忘了,章惇是宰相,他的四个儿子,都是进士出身。科举最好的成绩和他一样,排名第五。这要是进入官场,没几年,就能擢升至五品以上的官员,甚至十年之内,成为从三品的直学士也不是不可以。
可章惇就是压制了几个儿子,目的不得而知,他从来没说过。
但李逵看出来了一点门道,章惇这老家伙想做殉道者。他甚至不在乎和天下为敌。
南島 櫻桃
他这个做法,就是不给自己留后路。
儿子,一旦进入官场之后,章惇的顾忌就多了。
可章授寒窗十年苦读,才智并不比大宋最精英的读书人差,反而颇为优秀。难道他们就一点没有做官的想法吗?
想,做梦都想。
可是老爹不让啊!
李逵开口就问章惇要章授,章惇第一反应肯定是拒绝。但是说到今后两个衙门之间的互通有无,至少传递消息上,没有人比章授更适合了。
章惇犹豫了片刻,只好点头:“就给他个书办做吧?”
“书办?”别说李逵看不过去了,章授也急了,低声提醒道:“父亲,这是吏,不是官。儿子虽说不如二哥和四弟在科举上大放异彩,可也是进士出身,做吏岂不是让父亲蒙羞?”
章惇怒道:“你做官不成,祸害的是百姓,才会让为父蒙羞。至于你务农,还是经商,为父都不在意,你觉得为父会在意你是否是官,还是吏?”
“三叔,来咱这地方,先做丞,虽说八品官完全不符合三叔的气质,但好歹是个官。”
修仙 高手 在 都市
李逵当然不能听章惇的话,堂堂进士给个吏员的身份,这不是招揽人才,而是打相府的脸。再说了,给个丞,李逵都觉得委屈了章授。别的不说,章授的能力确实很不错。一直跟着章惇,耳濡目染之下,待人接物的本事就不是李逵能比得上的。
章授完全可以代替李逵沟通其他衙门,而且别看章授官小,还是粉嫩的官场新人,可是他背靠相府,普通四品以下官员还真不敢不给他面子。
章惇也清楚其中的道理,也只能接受。
天 降 横财
不过章惇也有要求到李逵的地方,低声对李逵道:“有个人想要拜见你。”
“什么人?”
“骑军指挥王舜臣。”
李逵心中顿时明镜似的,骑军指挥,看来章惇也想要在骑兵中插一手。但这对李逵来说,更本就不是事,他还巴望着这样的人多些。反正种建中在青塘练骑兵,最缺的就是能征善战的将才。而王舜臣的勇猛,李逵也有所耳闻。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灵农传
他当即点头道:“青塘各州不适合让文官统领,不如让他去兰州训练骑兵。权知兰州,章相以为如何?”
“这个,不符合官制吧?”章惇有些担忧,王舜臣能力有,但是没功劳。或者说,对于晋身的功劳来说,略显不足。而在大宋,武将也可以知军州。但需要很大的功劳。冒然将人提拔上这样的高位,恐怕还是有捧杀之嫌。
李逵浑然不在意道:“青塘不过是个池塘而已,青塘的骑兵要想要真正训练出来,没有吐蕃练手是不可能的,吐蕃才是汪洋,只要他能力不差,获取军功再简单不过。”
章惇面露喜色,他在李逵打下青塘之后,就有了对吐蕃用兵的想法。
一方面,他担心李逵对青塘的影响力太大,不想他人插手青塘。一旦李逵反对他,他的西征策略恐怕要沉沙折戟。而李逵却一口认定,大宋的骑兵成军之前练兵对象是吐蕃,那么章惇所有的疑虑都将烟消云散。
甭管李逵是那一派的人,章惇完全不在意。他只要知道李逵和他一挂的,就心满意足了。
迈着八字步,章惇心满意足的去都事堂坐衙了。
留下章授,眼巴巴的看着李逵,几次张嘴,想问却不敢问,深怕刚得的官职又丢了。
“大人!”
“别啊!三叔,以前我们怎么论,今后还怎么论。放宽些,今后新衙门里是我们的地盘,关起门来,咱爷们说了算。”
李逵在做事上,喜欢放手。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怕烦,而是堂而皇之的说给属下锻炼的机会。如今,又是这样,他笑着对章授道:“三叔,你也是新衙门的官员了,今后我不在衙门,你做主。”
“啊!”章授幸福的都快冒鼻涕泡了,他刚入官场,就能替四品衙门的主了?这似乎比大理寺少卿都要威风啊!
当然,他高兴还没多久,李逵的任务就下来了:“三叔,京城你熟吗?”
章授拍着胸脯表示,京城他没有不熟的地方:“人杰,三叔托大,这么叫你。”
“不碍事!”
李逵摆摆手,不在乎道。
章授道:“要说京城,你三叔自从科举之后,在京城足足待了十几年,能不熟吗?只要人杰问,三叔断然没有答不上来的地方。”
“这就好,三叔有两件事需要你去督办。”
“人杰请说!”
“咱们这个炮局……”李逵撇撇嘴,越来越觉得这个衙门晦气,眼珠子转悠道:“三叔,咱们这衙门是大宋的机密,能低调些最好。炮局似乎不太妥当,你回去琢磨个名字,长一点不要紧,关键是能让人听不出来咱们是干什么的。”
这个任务很突兀,但章授却很认同李逵的说法,当即表示:“包在三叔身上。回去就去琢磨一个。交给人杰审定。”
“别给我,直接给章相就行了。”李逵促狭道。
章授没觉出不对劲,反而认同道:“这样也行。但是人杰,三叔我还不知道咱们衙门到底是做什么的,真要是想名字,也无从想起。”
李逵摸着下巴,思量道:“其实也不多,主要是变革我大宋的军队的武器,比如说火器中的火炮。监察铁监各工坊,工部各工坊,还有就是设计新的战舰。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监察各地禁军的情况,评定其战力之类的。另外,我大宋准备募集骑兵,需要筹备之类的杂物,事情很多,也很杂。这是个全新的衙门,取名尽量要低调有内涵。”
章授了然道:“这岂不是小枢密院?”
谁说章家人不会拍马屁的?章授的天分就很高,一个‘小枢密院’就让李逵心花怒放,仿佛他距离枢密使的一品官职,就差一步似的。
“哈哈哈……三叔,你很有天分!还有就是寻找个合适的地方,最好在城外,作为训练人手之地。”
章授摸着自己略显年纪的脸,跟着笑起来了:“此事简单,包在三叔身上。”
回去之后,章授立刻翻书琢磨,该叫什么名字。等到掌灯时节,他终于从拟订的名字之中,选了个衙门的名字,陪着十分的小心,在章惇用膳之后将拟订的名字给了章惇。
章惇定睛一瞧,不解道:“人杰让你来的?”
鸿蒙圣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是,人杰认为炮局虽然威风,但不符合衙门低调的特殊性,让儿子询问父亲,是否可以改个名字。”
章授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皮偷看了一眼老爹,随后又飞快的落下。
心头扑通扑通的乱跳,以前没这毛病啊!章授也奇怪不已,难道是他爹当朝一品,而他却成了八品官,这是权势的全方位压制?
章惇也不在意,将折子往衣袂里一塞,满口答应:“此事老夫去和官家说。”
他也是累了一天了,说服蔡卞骗他兄长来京城就不容易。但章惇却异常关心新衙门的筹备,问章授:“人杰选定了衙门驻地没有?”
章授震惊了,他刚当上官,连衙门都没有,这是个正经官吗?
章惇嘱咐了一句:“你尽力督促人杰,把衙门选址定好,是修是建,都要尽快。另外人员筹备也要想好。”说完,就去了书房。快到书房的时候,章惇还嘟哝了一句:“兵事调查统计局,这是个啥玩意?”
蔡府。
蜜宠新妻:撒旦老公枕边爱
执政蔡卞看着在他面前恭谦的侄子,说不出的心烦。他不喜欢他这个侄子,做事太功利,和他兄长一个德行。
但是章惇午后找他谈话,不得不让他见侄子一次:“蔡攸,这次科举,太学之内的选拔可有机会?”
蔡攸没来由的头痛不已,低声提醒叔叔:“叔父,太学选拔举子,需要上舍生才行。侄儿,侄儿……”
“你还不是上舍生?”
蔡卞震惊了,他老蔡家兄弟多大的名声,竟然养出个连上舍生都考不上的蠢蛋。顿时气地冷哼道:“蠢才,蔡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侄儿愚钝!”蔡攸有什么办法,太学里都是妖孽,他哪里争得过人家?
就如才入太学一年多的李邦彦,长的眉清目秀,踢球又好,说话有好听,诗词歌赋都非常厉害。平日里太学里的学生都喜欢和他玩。可这位如此放浪不羁,却轮到考试,每每都是名列前茅,如今也成为了太学的上舍生了。这种人,天生就是打击人的,而像李邦彦这样的人,才学上舍之中并不缺。
蔡攸琢磨着自己要和人家比,给人做跟班都不够格。
太学的上舍生不超过三百,每次科举,总有一百人多左右下场。当然,这名额也是需要考试得来的。但是厉害的是,每一榜科举,太学生至少能获得五十个以上的进士名额。这就恐怖了,只要进入太学上舍,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跨过了贡士的身份。
蔡攸的才学,距离进士真的还很远。
蔡卞拿出一封家信对蔡攸道:“你带着这封信去浙江给你父亲,告诉他回京的事有眉目了,但不要伸张,偷偷来,你可明白?”
“侄儿一定亲自送达,将叔父的话带到。”蔡攸躬身接过信,贴身放好。
蔡卞摆摆手,不待见道:“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