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九十四章 朋友易交不易得讀書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自从张进那日去府衙寻王嫣之后,一切又都是恢复如常,他们在这金陵城的日子又是恢复到了温习读书,刻苦用功的正途上来了。
只是,说是恢复如常了,但其实还是有一些改变的,就比如张秀才这个当先生的,就没有之前那般的严厉了,对张进、方志远他们都是好言好语的引导着,再不随意训斥张进他们了。
九天演义 当我们老去
又比如张娘子,她看顾着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衣食住行的,越发细心注意了,早上天凉,晚上夜深露重等等,张娘子都会一一嘱咐着,重复一遍又一遍了。
夫妻二人如此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张进他们,就是生怕他们心里压力太大,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了,但这几天据他们观察下来,好像张进他们并无什么异常,这倒是让他们大松了一口气。
而这一日,大约上午八、九点左右,太阳升上空中,正开始散发着炙热阳光,此时张进他们也是吃完早饭不久,正在小院里凑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着问题呢。
那朱元旦问道:“师兄,这道题该怎么答啊?”
张进看了一眼,想了想就回答道:“这道题你要这么答,从这里入手破题,而且你不能答的太空泛了,这文章里最好引经据典的举几个例子了,就比如……”
张进小声指导着朱元旦,那一旁的方志远和梁谦凑过来听了听,时不时地点了点头,张进讲了一会儿之后,朱元旦也是恍然点头,表示明白了。
张进见状,就是笑道:“其实这样的题目,都是一个套路了,只是这文章最后写的如何,还是要看个人的平时积累和才华了,就比如引经据典,有的人就用的好,用的妙,让文章读起来极有说服力,可有的人引经据典都用错了,那文章就不能看了,稀稀散散的,一篇文章错漏百出的,哪能让人欣赏喜欢了?考官自也是看不上的!这引经据典就最看重平时积累了!”
“又比如个人才华吧,同一个典例,有的人用的十分生硬,而有的人就能够应用的十分巧妙,化腐朽为神奇,不落窠臼,给人十分新鲜惊艳的感觉了,这就是取决于个人才华了!”
他正如此说着,那朱元旦、方志远和梁谦他们也正如此聚精会神的听着呢,忽的这时,那小院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
小院门响了三声,张进瞬间就住了口,抬头看向小院门那边,笑道:“有人来了,我去开门!”
说完,他就立刻起身往小院门走去,脚步匆匆的,因为他生怕来的是王嫣了,要是是王嫣来了,被方志远和朱元旦看见了可不好,被张秀才发现了那就更不妙了,所以不用张秀才发话,他就抢先起身去开门了。
不过,这次张进却是猜错了,敲门的不是王嫣,而是那卫书了!
张进打开小院门,看见小院门前一脸笑容的卫书,他还真是惊讶了一瞬,要知道自从那日在文轩堂和卫书分开之后,卫书是有六七日不曾来了,张进还以为卫书以后都不会来了呢,毕竟之前张进他们婉拒了卫书的邀请了,想来卫书心里也不高兴,就是以后不来张进他们这里也说不定,没想到卫书今日又是来了家里。
看着张进有些吃惊的神情,那卫书失笑道:“怎么?我来张兄你们这里串串门,张兄很惊讶?难道张兄不欢迎?”
张进顿时反应过来,收起了脸上的惊讶,热情的笑道:“欢迎欢迎!欢迎之至啊!卫兄,快请进来,你能来串门,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不欢迎?请都请不来了,那日在文轩堂分开,我本还以为卫兄不会再登门了呢!呵呵!”
边说着,他边伸手让了让,笑着把卫书请了进来。
而卫书听了这话,则是摇头失笑道:“那张兄可就小瞧我了,虽然那日回去,我心里是有些不自在,但想想也就释怀了,我家里情况确实有些复杂,邀请张兄你们去家里确实是有些不合适,这不想明白了,我这不就又厚着脸皮登门了吗?毕竟朋友易交不易得了,能和张兄你们成为朋友,就该珍惜才是,哪里能因为一点小事情就没了来往呢?你说是不是,张兄?”
张进听了,神情有些动容,说起来他们和卫书的交情其实也不深了,自是比不得他和方志远、朱元旦这样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了,都比不得和董元礼、周川、冯其那样同乡的交情了,只是在金陵城偶然交上的朋友而已,而且一直都是这卫书在为他们忙来忙去了,倒是没想到卫书这么看重他们这份友情了,这如何不让张进动容了?
再说,之前卫书的付出,比如与他们分享那金陵书院的消息,还有陪着张进他们从早到晚的排队,还提供饭食等等行为,都是让张进他们动容的事情了,所以张进他们也是真的慢慢把卫书当做朋友了。
只是,这卫家的情况实在是有些复杂,张进他们可不愿多登门惹上什么麻烦,所以才会在那天卫书邀请他们登门去玩的时候,张进出言婉拒了。
如此种种,本以为卫书心里会因此有些疙瘩不自在呢,没想到人家又是坦坦荡荡的上门了,说话也是坦坦荡荡的,不避讳什么,张进见了自也是十分高兴的,这朋友之间就怕有些话不摊开了说,摊开了说之后,反而倒是没什么了。
那张进就是笑道:“是啊,朋友易交不易得啊,那一日婉拒了卫兄的邀请,卫兄你不怪罪我们就好!”
卫书又是摇头失笑道:“张兄言重了,这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倒是我当时有点贸然了,想的不周到,不该邀请你们去家里玩耍才是,这才让张兄你们为难婉拒了,要说怪罪,还是要请张兄你们别怪我当时想的不周了!”
张进笑了笑,听了这话就越发高兴了,觉得这话说开了,那点疙瘩心结自是没了,以后自还是朋友。
而这时,那方志远、朱元旦、梁谦他们抬头看了过来,自是看见了卫书,三人都是极为惊喜了,瞬间都各自起身,高兴地迎了过来。
“卫兄!”
“卫兄,你来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卫兄,六七日不见,最近可还好?”
一个个都是笑着热情的和卫书打招呼了,卫书也是一一和他们打招呼道:“方兄,朱兄,梁兄!”
他们五个少年郎凑在一起,高兴的说笑闲聊着,那张秀才看着他们这欢喜的样子,尤其是看见卫书没了心结,又来了家里,他是极为高兴的,毕竟对于卫书他也是喜欢的,觉得这孩子待人可以说十分真诚了,张进他们和卫书这样的人交朋友,他自也是乐意看到的!

精品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線上看-第兩百七十五章 通風報信熱推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咚!”
“咚!”
“咚!”
书房里,张进和韩云相谈甚欢,王知府也暗中欣赏夸赞之时,忽的这时书房门被敲响了。
门外一小厮道:“老爷,听说您和文信侯家的二公子回来了,管家爷爷让我们送茶水过来!”
蠢蠢欲动:辣妹,请温柔
我的老婆是明 马踏燕
书房里的王知府闻言,就是笑道:“那进来吧,门没关!”
“是,老爷!”
然后,“吱呀”一声,那虚掩着的书房门被轻轻推开了,两个小厮就走了进来,一个提着一个白瓷茶壶,另一个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两只茶杯,显然是给王知府和韩喝茶用的。
可是,这书房里加上张进,却是有三人了,两只茶杯如何够呢?那端着托盘上两只茶杯的小厮顿时就是脸色一变,神情有些无措。
而另一个提着白瓷茶壶的小厮看了看这书房里的张进三人,尤其是看见那书房里的张进,先是一怔,随即神情就是大变,瞪大了眼睛看着张进,好像颇为不敢置信一般,会在这王知府的书房里看见张进了。
而且,别说这小厮不敢置信了,就是张进看着这提着白瓷茶壶的小厮,神情也不由怔了怔,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因为他认得这小厮,这小厮却正是那王家的仆人王瑞了!
去年,王嫣被禁足,不能出来和他见面,于是她和张进就改为书信来往了,这给他们来回跑腿送信的就是这小厮王瑞了,所以他和这王瑞自是认得的,可却没想到会在这书房里见面了,如此突然而然,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怔住了。
但随即,那王瑞到底是机灵,忙是低头垂眼不敢多看张进了,收敛了神情,免的被人看出端倪。
那张进见状,也是垂眸,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却已是心花怒放了,本来他刚才还在想着要如何和那丫鬟兰儿取得联系呢,可没想到就如此凑巧,这来书房里上茶水的小厮居然是这王瑞了,他是认得自己的,而且也是知道自己和王嫣的事情的,如此一来,他在此见了自己,肯定是会去后院给王嫣通风报信了,到时候王嫣自是会知道自己来了,要是有心,她自也会寻机会与自己见面的!
张进心里念头急转,盘算着这一切,只觉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心里自是高兴至极!
而这时,那端着托盘上两只茶杯的小厮慌忙道:“老爷还有客人啊,这,我这就再去拿一只茶杯过来,是我疏忽了!”
那王知府闻言,却是指着那书桌上的一只茶杯笑道:“不必了!这书房里有一只茶杯,是我平时用的,我就用这个吧,你拿来的两只茶杯就给他们用吧!”
听他如此说,那端着托盘上两只茶杯的小厮自是不会反对,躬身应道:“是,老爷!”
随后,他和那王瑞迈步来到了张进、韩云面前,将两只茶杯放在了桌几上,先是掀开韩云面前茶杯的杯盖,里面有着些许茶叶,那王瑞就提着白瓷茶壶往里面倒热水。
那拿着托盘的小厮道:“韩公子,请用茶!”
那年异事 箬荥
又是掀开张进面前茶杯的杯盖,同样里面放着些许茶叶,那王瑞同样提起白瓷茶壶给茶杯里倒热水,如此近距离的和张进面对面,两人神色不动,但眼神却是交汇不停。
那张进盯着这面前倒水的王瑞,不曾轻举妄动,只是用眼神不断示意,颇有些急切的想要这王瑞去给王嫣通风报信了。
王瑞则是一边倒水,一边眼神疑惑地看着张进,再三确定了眼前这位公子真的是张进之后,就越发疑惑了,不知道这张进怎会来府衙里了,还成了他家老爷的客人?
可心里虽然疑惑,他也神情不变,仔仔细细的倒水,等把茶杯注满之后,他就道:“张公子,请喝茶!”
然后,也不知道他领会没领会到张进的眼神示意,王瑞和另一个小厮就又是向王知府躬了躬身,退出了书房,并顺手关上了房门。
而一出了书房,那另一小厮就忍不住抱怨道:“完了完了!我这一点小事情都出了差错,这家里除了那韩公子,又来了一位客人,我端着两只茶杯进去,怠慢了客人,要是被管家爷爷知道了,我可要受罚了!”
王瑞则有些心不在焉,蹙着眉头道:“放心!老爷宽宏大量,不会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的,更不会把事情告诉管家爷爷了!”
另一小厮想了想,也是笑道:“也是!你不说,老爷不说,自是没人知道了,管家爷爷自也是不知道的,那我自是不会受罚的!哎,也不知道这位公子是谁,怎么会跟着老爷和韩公子来了家里,看他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是什么官宦富贵人家的公子!”
“我知道他是谁,但我不能说!”
王瑞默默腹诽了一句,又是皱了皱眉头,忽的想到了什么,就把手中的茶壶递给另一小厮道:“哎!这茶壶你拿回去吧,我忽然想起来有点要紧的事情,这就走了,拜托了!”
说完,等另一小厮接过茶壶,他二话不说扭头就走,脚步匆匆的离开了这里,却是往府衙后院来了。
是的,这王瑞在这书房里意外遇见了张进,到底是想起要给王嫣通风报信了,他是知道自家小姐和张进暗中来往的事情的,现在张进来了家里,还在老爷书房里做客,岂能够不告知一声自家小姐?
于是,他脚步匆匆的往后院来了,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后院王嫣的闺房,喘着粗气。
此时,那闺房里王嫣正坐着拿着一本书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丫鬟兰儿则正在打扫着屋子,看着喘着粗气小跑过来的王瑞,就不由好笑道:“这是怎么了?这样急急忙忙,慌慌张张的过来,出了什么事情吗?”
王瑞大喘着气,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出,出了大事了!那,那张公子来了家里了,现在就在老爷书房里呢!”
兰儿闻言,却是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这王瑞口中的张公子是谁了,她摇头失笑道:“什么张公子?来家里就来家里呗,来家里做客,自是有老爷招待了,你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王瑞已是顺过气来,闻言就是急道:“哎呦,我的小姑奶奶,我能不急吗?那来家里做客的张公子不是别人,就是那石门县的张进张公子!”
“啊?!”
狼烟起 秋刀鱼的汁味
顿时,那丫鬟兰儿也是大吃一惊,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王瑞,也急忙问道:“你确定?你不会认错人了吧?”
而那本来正在发呆的王嫣好似也瞬间回过神来,跟着倾身急忙问道:“真的?你刚才说什么?是石门县的张进张公子来了家里?”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六十四章 收錄看書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从锦雅阁出来,已是下午两三点了,此时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炎热,张进他们却是没有在外面游玩闲逛,而是在卫书的引领下,直接去了一家名叫“文轩堂”的书店了。
欣系南风 夏陌苏
一行人迈步走向文轩堂之时,那卫书介绍道:“张兄,这文轩堂啊,就是金陵书院的产业,主要是做读书人笔墨纸砚,还有卖些书籍考题的生意,而因为有金陵书院这块金字招牌,所以这金陵书院开办的文轩堂,那生意做的也是红红火火的,金陵城的读书人有点银钱的都喜欢买文轩堂的东西了,虽然这文轩堂卖的东西比别家的贵,质量也并不比别家的好多少,但依旧十分受人欢迎了!”
张进明白地点了点头,这不就是所谓的“名牌效应”吗?金陵书院就是块金字招牌,文轩堂自也是成了名牌了,所以东西卖的贵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受读书人欢迎也是可以理解的,就像现代社会追求名牌一样嘛,一个破包包,设计又不好看又不实用的,但人家就是卖的贵,还不就是名牌效应和人的虚荣心作怪吗?这文轩堂看来就有些这意思了。
说着话,不一时,他们走进了这文轩堂里,就见这文轩堂是一座二层建筑了,看着比较宽敞明亮,第一层是卖笔墨纸砚字画的,此时有四五人在看字画,有三四人在挑选砚台,还有几人正在柜台上结账了,再加上掌柜的和几个伙计等等,这第一层就有十几人了,但这十几人却显的极为安静,都是各做各的,就算要说话也都是和同伴窃窃私语,不曾高声言语了。
进了这文轩堂,那卫书也是瞬间压低了声音,对张进等人道:“张兄,文轩堂就是这样,来这里的读书人都自觉保持安静,不能高声说话,免的打搅别人!第一层是卖笔墨纸砚字画的,上面第二层才是卖书籍考题的,走!我带你们上去看看!”
闻言,张进等人都是点了点头,张进又是环顾看了一眼这安静的文轩堂,还真有些进了现代图书馆的意思,不由摇头失笑了一声,就是跟着卫书上了二楼了。
二楼里,和一楼差不多,也是十分安静了,同样有着十几二十余人,有正在一排排书架上找书的,有那正在拿着一本书围在一起小声议论的,也有买书之后结账走人的了,但都是十分安静了。
张进他们走进来,掌柜的和伙计们也没人招呼,就由着张进他们在这一排排书架上随意走动观看挑选了。
卫书又压低声音道:“张兄,你们跟我来!这考题方面的书啊在第五排的书架上,前不久我刚来这里买的!”
“嗯!”张进又是点了点头,看着那一排排书架,站在书架上挑选议论的读书人,又是这么安静的环境氛围,真是越发有现代图书馆的意思了,让他心里感觉又是熟悉又是陌生了。
之后,又是跟着卫书来到了第五排书架前,卫书指了指书架上几排书籍,又道:“喏!张兄你们看!这些书籍都是历年各种考试的考题了,有历年童子试的考题,也有乡试的考题,甚至还有会试、殿试的考题呢,而且这童子试、乡试的考题,也不仅仅只是我们金陵府的考题了,有的还收录了别的州府的考题和答题文章了,就比如苏州的考题,还有扬州的考题等等,要是考题出的特别好的话,文轩堂也会汇集起来编辑成书籍印刷出来卖了!”
听了这话,张进心里又不由失笑了起来,这文轩堂的做法让他不由想起现代的高考各种模拟考卷来,各省各市各县的模拟考试试卷,那真是汇集成册,都成了题海,永远做不完了,没想到在古代这文轩堂就有这个意思了,把各州府的考题汇集起来,岂不也成了另一种题海了?读书人也真是惨,不管古代现代,都要做题海战术了!
张进胡思乱想着,轻笑了一声,就抬头向这几排书架看了过去,伸出手随手从书架上取了一本出来,随意的翻了翻,却是去年苏州童子试的考题了。
那方志远、朱元旦等人见状,也是各自伸手从书架上取了一本考题看了,那方志远拿到的是前两年扬州乡试的考题,梁谦拿到的则是前几年会试的考题,而朱元旦拿到的却恰巧就是去年金陵府童子试的考题了。
“咦?”
不由的,朱元旦就是轻咦一声了,饶有兴趣地翻看了起来,要知道去年的童子试他可是参加过的,县试府试还就算了,没什么出奇的,考题也不难,可最后的院试却是难了,考题难的大多数考生根本就没法动笔了,也不知道这收录的考题里面有没有示范答案,论述那些考题该怎么答了。
却不想,他翻开考题一看,浏览了一下去年府试的考题,以及几篇示范文章,还有一些批注分析,不由面色就是一变,因为这几篇示范文章里居然就有张进、方志远和董元礼的署名文章了,这由不得他不震惊了。
当即,他就是拿着书凑到张进身边道:“师兄,你看!这去年童子试的考题也汇集成册了呢,而且里面还有你和方二牛、董元礼董兄的文章呢!”
闻言,张进、方志远、卫书等人都是吃了一惊,都围了过来一起看,果然就看见这书里有着张进他们的答题文章了,文章边上还有着不知道哪位先生做的批注了,这批注有夸奖也有批评的,还有各种分析了。
但不管是夸奖还是批评或者分析了,这张进、方志远和董元礼他们的文章能被收录进去,汇集成册当做示范文章来卖,那都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了,别说方志远十分欣喜了,就是张进看着也有些惊喜,十分高兴的样子。
花事荼蘼
张进笑道:“还真有啊?!没想到,这金陵书院还真是手眼通天,动作也很快啊,不仅去年童子试的文章他们都能够找出来,还都已经印刷成册,摆在书架上贩卖了!”
卫书失笑道:“那是自然!金陵书院在金陵府,甚至整个江南,都是赫赫有名的!它想要得到什么考题或者考生的文章,那也不过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了!多的是人想要书院能够收录他们的文章诗词,印刷成册贩卖呢,就是倒贴钱也行!啧啧!只是没想到张兄、方兄、董兄你们的文章这就被书院收录进去了,这还真是荣幸之至啊!恭喜张兄、方兄了!”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双鱼镜
方志远也是十分欣喜,看着那书里自己的文章,爱不释手了。
张进虽然也高兴,但心里又不由自嘲道:“这书院是不是侵犯我版权了啊?随意收录我的文章印出来卖,都不问问本人的吗?也不给点润笔费什么的,真是够小气的!”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笔趣-第兩百六十章 告知和提醒推薦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锦雅阁,包间里。
张进、方志远、梁谦他们从里屋出来,坐在那里喝着茶,张进还无所谓,能保持平静无波了,这听墙角还隔着木板呢,只那声音有什么好听的,上辈子片子都看了不少了,经验也有,他内心自是能够波澜不惊了。
蒹葭 小說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可是,对于方志远和梁谦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冲击了,他们可没有张进那么“见多识广”,这听了个墙角,那女子呻~吟媚声,就让他们心慌意乱起来,面色羞红,好一会儿都难以平静,以至于只能够端起茶杯喝茶来装作若无其事了。
这时,那卫书摇头失笑着也从里屋出来,坐在张进身边,他就是压低声音凑过来好笑道:“张兄,我却是没想到朱兄居然有这样的喜好啊,居然喜欢听人家的墙角!”
张进无言以对,只能够勉强为朱元旦解释道:“卫兄,胖子他也只是好奇而已,可并不是有这样不堪的嗜好了,你可不要误会!”
他话音刚落,正好,那朱元旦也是从里屋涨红着脸出来了,顿时张进不由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朱元旦,朱元旦低着头也不敢说话,好像到这时,他才算反应过来,这听墙角实在是有些有辱斯文,甚至可以说有点下流不堪了,并不是什么值得和朋友分享的事情了。
朱元旦坐在了张进另一边,闷声解释道:“师兄,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像去年我们在那湖上坐船游玩的时候,看见那船上有个公子哥儿和一个妓子春光旖旎的,就忍不住让师兄你们也见识见识了,也没想太多了!”
闻言,张进不由抽了抽脸皮,他这时候也想起来了,去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他们最后几天和张秀才、张娘子他们去坐船游湖,好像确实看见那春光旖旎的一幕,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哥儿,居然白日里坐船和一个女子在船上荒唐起来,而且还正好被朱元旦看见了,又引的张进、卫书等人也看见了,那才是真的有点现场观摩的意思。
想来今天,朱元旦也不过是和去年差不多的心理了,听见了那旖旎的墙角声,就不由想和张进他们分享分享,一起激动激动了,要说他有什么下流不堪的心思啊,可能还真没有了!
但是,张进还是忍不住瞪了一眼朱元旦啊,然后笑着岔开话题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了!卫兄,我们还是来说说这金陵书院的招生考试吧!这卫兄,昨日离开的匆忙,我们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昨日我们进去书院里报名的时候,却是遇见了那之前在外面排队遇见的韩云和那个老者还有王知府了!”
重生之攻略大师
这事情,因为梁谦之前的叮嘱,张进他们都没告诉过张秀才和梁仁了,但张进想着,还是该把事情告诉卫书的,主要是那林院长了,是该和卫书说一句,免的卫书之后在书院里见到了林院长太过惊愕而失态了,或者再毫无顾忌地说什么。
再说,他们和卫书是朋友了,卫书这么热忱真挚待他们,他们自然也应该坦诚相待才是,尤其是这事情还涉及到那金陵书院的林院长,更该说一说,提醒一下了。
卫书闻言,沉吟一瞬就点头应道:“嗯!韩云和王知府出现在书院里,倒没什么奇怪的,毕竟一个是知府大人,一个是文信侯家的子弟嘛,只是那莫名老者怎么也在书院里?他又是谁啊?和书院有什么关系吗?”
张进笑道:“这正是我要和卫兄你说的呢!卫兄,你可能再也想不到了,那个老者居然就是金陵书院的林院长了!”
鶯 鶯 傳
顿时,卫书十分吃惊,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张进道:“金陵书院的林院长?可就是那韩云要递帖子拜访的那个林院长?”
冷枭绝宠契约妻
张进点了点头应道:“我想应该就是了!昨日在书院里,那韩云就是跟在那林院长和王知府身后了,看着两位是把他当做后生晚辈一般对待,那韩云递帖子拜访的应该就是这位林院长!”
卫书更是震惊了,看了看张进,又确认般的看了看那方志远、朱元旦、梁谦他们,见他们都是点头,卫书不由无言,面露苦笑,神情有些慌张。
他摊手后悔道:“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前日里在书院大门前还因为韩云递帖子拜访这林院长,大放厥词的说这书院考试不公呢,而且应该正好被那林院长听去了吧,如此一来,那林院长又会如何想我们?张兄,那林院长不会因此记恨我们几个,让我们没法参加考试吧?或者就是参加考试了,也不会让我们考进书院求学读书吧?就算考进了书院,他会不会又用各种借口来为难我们吧?”
这卫书想的还真挺多,还层层递进的,听的张进、方志远他们面面相觑,随即又都不由失笑摇头。
那张进好笑道:“卫兄,你想多了,我看那林院长可不是什么小气人,昨天在书院里报名的时候,他见了我们也是认出了我们,而且还走到我们面前和我们说了几句话,勉励了我们几句呢,并不曾有什么为难了!”
然后,张进把昨日书院里报名的事情详细的说了说,重点是说了说那林院长的态度了,以安抚慌张担忧的卫书,卫书听了之后,也确实是大松了一口气。
卫书笑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张兄,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林院长能当金陵书院的院长,自然是大度包容之人,不会因为我们私下里议论几句闲话,就记恨我们了!”
张进点了点头笑道:“是如此了!我今日和卫兄说这事情,也是让卫兄心里有个准备,可别等以后在书院里见到了那林院长,太过吃惊错愕了,又失态了!”
“还有,当然我也是提醒卫兄,以后这种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胡乱议论的好,毕竟人多嘴杂的,不知道就被哪个听去了,这林院长这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教训了,你说呢,卫兄?”
卫书失笑着点头应道:“也是!张兄说的是!经了这事情,我们是该小心谨慎点,不该胡乱议论了!”
他们正如此说话闲聊时,忽的那房门又被敲响了,随即又有几个小厮端着酒菜进来了,摆好了酒菜又是退了下去。

narfa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四十九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讀書-goljw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张秀才和张娘子的房里,张娘子搀扶着张秀才进来,把他安顿在床上躺下,就又是点燃了屋里的灯火。
然后,她看着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的张秀才,不由关心地询问道:“怎么样?可是醉了难受?要不要我去厨房给你做一碗酸汤来喝,解解酒!”
张秀才摇头笑道:“不用麻烦了,娘子!躺躺就好,过会儿就好了!”
张娘子又不由坐在床沿边上,埋怨道:“相公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大,为什么还要喝这么多酒了?喝了之后,酒意上来了,又是自己难受,我也跟着担心!”
“呵呵!让娘子担心了,是我不好!”张秀才顺着她的话说,自己主动承认错误了,但又摇头笑道,“可是,梁兄一片热情,不喝也不成啊!不喝人家还以为,我们对他有什么意见呢,这却是寒了人家的心了,我们来金陵城,人家帮着忙来忙去的,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能寒了人家的心呢?你说是不是,娘子?”
“唉!相公说的也是!”张娘子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倒没再多埋怨什么了,坐在床沿边上照顾着醉酒的张秀才,抬手摸了摸张秀才的额头,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忽的想起了什么,又出声问道,“哎!对了!相公,这卫书家的事情你怎么看?”
张秀才被问的有些不明所以,半坐起来道:“还能怎么看啊?我刚才不是和进儿他们说了嘛,这卫家不是什么善地,让他们尽量不要上门去了,免的招惹什么是非麻烦,怎么,娘子有什么看法吗?”
“这,这”张娘子犹豫了一瞬,到底还是把心里的想法说出了口,她蹙眉道,“相公,我是觉得,这卫家这么不堪,又这么险恶,其实和我们无关,进儿他们最好也不要和卫书来往的太过亲近了,免的不明不白的被牵扯进去!”
情妃得已:休掉妖孽爷 十二季
非凡领袖 心炽
“再说,这卫书现在我们看着还好,礼数周全,有礼有节的,可是在那样的家里,难免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了,卫书到底如何,我们也相处不久,也不知道了,还是防备着些好,你说呢,相公?”
张秀才闻言,就是睁开了眼睛,好笑道:“娘子也未免太过谨慎小心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卫家是卫家,卫书是卫书了,不能混为一谈!虽然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说法,但也不准确了,卫书还是个好孩子的,这两天我们在金陵书院那里报名排队,这卫书可是跟着忙来忙去的,又是送饭菜又是送凳子的!”
然后,张秀才把这两天在金陵书院排队时,卫书的热忱表现一一说了出来,最后他笑道:“卫书如此真挚热情,如何能说他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话呢?再说,我们一穷二白的,有什么让人家可图的呢?娘子多虑了!”
“可是,可是……唉!也是,我们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也没什么好图的,相公说的是,可能是我想多了吧!”张娘子点了点头,叹息道,但那眉头却还是皱的紧紧的,神情满是担忧。
张秀才见状,不由伸手抓着张娘子的手,安慰笑道:“娘子不用如此,让进儿他们少去卫家就是了,卫家的事情牵扯不到我们身上的!”
“嗯!希望如此吧!”张娘子勉强笑了笑,点了点头。
这时,张秀才却是忽的想起了什么,同样蹙眉道:“说起知人知面不知心来,这卫书我看着是一片心赤忱真挚,可有的人却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就是从小看到大,我一直觉得品行不错,可也想不到,人家来了金陵城,和在家里完全不一样,是那样风流快活了!”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张娘子有些不明所以起来,抬头看着张秀才问道:“哦?相公这说的是谁啊?我怎么听不太明白!”
张秀才叹道:“娘子,我说了你可能都不信,我说的这个人是文才了!”
契约结 温筱c
“文才?”张娘子十分吃惊,眼睛微微瞪大了看着张秀才,问道,“相公怎么这么说文才了?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相公不是一向挺喜欢文才的吗?这一路上还常感叹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呢,怎么这时候却说这话了?”
张秀才摇头苦笑叹道:“唉!却是我看错了眼了,哪里知道从小看到大的年轻人,私底下在外面却是这么一个浪荡子啊,幸好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了,不然哭都不知道到哪里哭去!”
吞灵神体 性别男爱好女
日久成婚 糖果城堡
这话说的张娘子越发不解了,疑惑问道:“相公,这是怎么了?文才到底怎么了?居然如此让相公彻底改了看法了?”
火影之地怨虞 黑水之星
“唉!”张秀才再次叹息一声,就缓缓道来,“娘子,你听我慢慢和你说,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一大早上我们去金陵书院排队报名,却是遇见了文才了,他一大早上就从一家青楼走出来,显然前天晚上是在青楼里过夜了!”
听了这话,张娘子越发吃惊,不敢置信道:“什么?文才居然去逛青楼了?还留宿于青楼,和青楼妓女厮混一夜?这怎么可能?相公,你是不是看错了,文才这孩子我们从小看到大的,品行端正,和家里的他娘子也很恩爱啊,我们那几条巷子都羡慕人家夫妻恩爱和美呢,这怎么会呢?文才怎么会去逛青楼,还留宿于青楼呢?”
张秀才面露苦笑道:“我怎么会看错呢?毕竟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怎么可能认错?再说,就是昨天晚上,我还亲眼看见他和几个朋友一起说说笑笑的进了那家青楼呢,今天又是一大早上从青楼出来,都被我撞见了,怎么可能看错?”
张娘子不由无言以对,既然张秀才如此肯定,那自然是没有看错人的道理了,如此说来,那刘文才确实是个夜夜逛青楼的浪荡子了,再不会错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如此想着,张娘子也不由蹙眉叹道:“这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文才这孩子本来看着是个品行不错的孩子了,没想到居然是个这样的浪荡子,这他家里的娘子肯定是不知道了,听说他家里的娘子此时还有着身孕呢,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文才居然背着他娘子,在外面这么荒唐胡来了!唉!幸好!幸好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不然这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哦?他家里的娘子此时还怀着身孕吗?那更是不该了!文才这孩子,如此实在是太不该了,如何对得起他家里的娘子了?唉!”张秀才摇头叹道。
夫妻俩如此议论了一番,说了一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话,就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都不能够认出真面目了,但到底是别人家的事情,议论议论就算了,不曾多放在心上,他们也不打算传闲话多管闲事,毕竟不干自己的事情,何必多嘴多舌了。

bnsw7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兩百四十八章 警醒熱推-9xvwt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喝着酒,吃着菜,聊着这卫家的种种事情,恩怨情仇,秘闻传言,张秀才和梁仁一时觉得事情可笑,一时又感慨唏嘘不已了。
那梁仁说完了这卫家的事情之后,又是看向一边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张进、梁谦等人,对张秀才道:“文宽,你说,卫家这样的情况,你能放心让进哥儿他们经常上门去卫家走动吗?这要是在卫家牵扯了什么,得罪了老大或者老二哪个,岂不是自找麻烦?”
“所以我说,卫书是个好孩子,和他交朋友是无妨的,但千万别牵扯进卫家那些烂糟糟的事情里面去了,为了以防万一啊,最好警醒进哥儿他们,要是没必要,最好都别上门去卫家走动,要和卫书见面交朋友,把他约出来就好了,也不耽搁交朋友什么的!”
不得不说,梁仁说的是对的,那卫家有老大和老二在,对自家亲兄弟都能下狠手的人,确实不是什么善地了,张进他们还是少去的好,否则一不小心在卫家得罪了哪个,那可就糟糕了,毕竟虽然卫家看着后继无人,一副日薄西山的样子,但是相对于他们这些外地人来说,还是有钱有势的,他们可得罪不起。
如此想着,张秀才不由轻颔首道:“嗯!梁兄说的是,等回去之后,我会给进儿他们一个警醒了,让他们以后少去这卫家,免的招惹什么是非麻烦!”
“哎!这就是了!”梁仁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是拿起酒壶倒酒,斟满了各自酒杯,笑道,“算了!不说了!这都是卫家的腌臜事儿,和我们不相干,来!我们喝酒,再干一杯!”
说着,端起酒杯,又是和张秀才碰了一个,各自仰起脖子干了下去,哈哈笑了起来。
就如此,这席上热闹了一个多时辰,喝酒吃菜聊天,直到夜里八、九点,这才散了席,张进、张秀才他们就离开了这梁家,打着灯笼,回了他们租住的小院了。
小院厅堂里,张秀才坐在小桌前,打着酒嗝,一身的酒气,显然在梁家和梁仁喝了不少了,此时酒意上头,头脑却是有些晕乎乎,醉醺醺的。
张娘子不由笑着埋怨道:“相公,又喝了这么多酒!一身的酒气!现在难受吗?可想吐?”
张秀才摆了摆手,笑道:“也没喝多少,就是和梁兄喝了几杯而已,不碍事!”
张娘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好多说什么,给张秀才倒了一杯凉茶,转而对张进、方志远他们道:“进儿,志远,元旦,这天色也晚了,你们洗漱一番,就也回房歇息吧!”
张进他们就是应道:“是,娘(师娘),我们回房了,你和爹(先生)也早点歇息!”
说着,他们就是要起身离开这厅堂,回房去了,却不想这时候正喝茶的张秀才叫住了他们:“等等!你们先别忙着回房去,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都市最强狂少 奔放小白哥
老子是大明星 宋玉
闻言,刚起身要离开的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三人不由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他爹(先生)要和他们说什么,不过既然让他们留下,他们也只好重新坐了下来,听听张秀才到底要和他们说些什么了。
头条婚约 亦辰
那张娘子也是十分诧异地看着张秀才,蹙眉询问道:“相公留下进儿他们想要说什么?这天也晚了,要不是什么急事大事,明日说也是一样的,今天晚上就让进儿他们回房歇息吧,进儿他们这两天也累了,你自己也喝了这么多酒,肯定也是难受,也该早点回房躺下歇息吧,如何?”
张秀才却摇头笑道:“无妨!也不是什么大事急事,就是想嘱咐进儿他们几句而已,免的我明天忘了,还是现在说了好!”
星破惊天 毕竟是蠢才
既然张秀才如此坚持,张娘子也没有再劝,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更是端坐着,神情郑重,看向张秀才,静听他要说什么。
张秀才却是又斟酌了半晌,这才开口道:“刚才在席上,我和你们梁伯父打听了卫家,就是卫书的家里,知道了很多关于这卫家的事情,现在就和你们说说,据你们梁伯父说啊,这卫家……”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然后,张秀才把刚才从梁仁那里听来的关于卫家的事情一一道来,缓缓叙述了一番,却是听的张进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这卫家居然是这个鬼样子了,如此的腌臜不堪入目。
喜乐田园之秀才遇着兵
听完之后,张娘子都不由蹙眉道:“这,这,这真是卫书家吗?那孩子看着不错啊,待人做事都礼数周全,有礼有节的,怎么这卫家竟是这么不堪了?”
“嗯!卫书确实不错!”张秀才点了点头,附和了一句,就是看向张进他们道,“进儿,志远,元旦,你们和卫书交朋友,这倒也无妨,毕竟卫家是卫家,卫书是卫书嘛,不可混为一谈了!不过,我还是要警醒你们一句,这卫家这么乱,你们要是没必要的话,还是不要上门去卫家了,免的招惹是非麻烦,这卫家的事情我们可不能掺合进去,更加掺合不起了!”
那张娘子也是忙附和道:“是!相公说的是!卫家这样的人家,在金陵城可都是有钱有势的,我们可招惹不起,进儿,志远和元旦,你们以后还是不要去卫家了,这卫家的事情也和我们无关,知道了吗?就是卫书,他要是愿意和你们交朋友,你们来往倒可以,可不要再去卫家了!”
显然,张娘子比张秀才更加小心谨慎,直接就让张进他们不要去卫家了,其实她还想说的是,就是卫书,也不要来往才好,免的招惹什么麻烦,但到底不曾这样说了。
张进、方志远他们听的面面相觑,张进更是多看了一眼那朱元旦,果然就见朱元旦低着头神情有些不甘愿的样子,他顿时心里了然,恐怕这死胖子还想着之后有机会去卫家,见见那九小姐呢,这死胖子是真的动了春心了。
重生 之 悍 婦
但不管朱元旦心里如何不甘愿,既然张秀才、张娘子都这样发话了,他也只好和张进、方志远一起应道:“是,爹(先生),娘(师娘),我们会注意的,不必要不会去卫家的!”
葬地契约 Jelivin
张秀才点了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告诉你们这些,也只是给你们一个警醒,这卫家水浑,不是什么善地,还是少去为好!好了!我也没别的什么事情,你们这一天也都累了,都回房歇着去吧!”
“是,爹(先生),我们回房了!”
张进等人应了,见张秀才点了点头,再没多说什么,他们就起了身,离开了这厅堂,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了。
而他们一走,张娘子也熄了厅堂里的灯火,搀扶着张秀才回了他们的房间了。

0knfn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四十七章 後繼無人推薦-srjtg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听完了一番梁仁关于卫家的腌臜事儿的叙述,张秀才就是无语,他可能怎么也想不到这卫家居然不堪成这个样子,兄弟内斗,不死不休,第三代子孙又是奢靡淫~乱,不堪入目,这简直就是家道要衰败的迹象啊,最重要的是,家里都这么乱了,卫老爷子就看着不管吗?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张秀才心里疑惑,口中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疑惑不解道:“这家里乱成了这个样子,卫老爷子就不管只看着吗?”
梁仁却是摇头失笑道:“管!当然是管的!可是又该怎么管呢?这老大和老二可是结了死仇的,都恨不得要对方的命了,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可不是卫老爷子一发话,两兄弟就能够冰释前嫌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卫老爷子管了,严厉呵斥了老大和老二,让他们都收敛点,不可再这样陷害使绊子,到底是亲兄弟,一家人,闹成这样都成了外面人的笑话了!可是,老大和老二表面上是应了,但暗地里那争斗可从没停止过,更是刀光剑影,争斗不休了!”
“那几年,卫家的生意可是一落千丈,利润大大缩水,甚至遇到有好几次危机了,差点周转不过来,家业都要败落了,要不是卫老爷子凭着老关系,上门找了好几家几十年的商业伙伴借银钱周转,这才盘活了卫家,否则今天恐怕金陵城都没卫家这个名号了!”
说完,他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给张秀才斟满了酒杯,两人碰了碰,他就一仰脖子干了下去。
张秀才也是端起酒杯喝了个干净,随即就是感叹道:“唉!梁兄,说到底,这卫家这事情的祸根其实还是卫老爷子自己埋下的,当初就不该太过看重老二,让老二起了争家业的心思,如果早点明确老大是家业的继承人,让老二死了心思,未必就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梁仁颔首赞同道:“可不就是如此?卫老爷子一辈子精明强干,做了一辈子生意,算盘珠子打的啪啪响,挣得了偌大的家业,可就做错了这么一件事情,就弄的家里不宁,兄弟反目,子孙成仇了,就是这一辈子的家业都差点败在不肖子孙的手上,啧啧!也真是可叹可惜了!”
张秀才听了,也是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又疑惑道:“可既然都闹到这个地步了,卫老爷子怎么还不让他们分家呢?这样还住在一个屋檐下,岂不是擎等着再闹出更难看的事情来?还不如分家好了!”
“分家?哈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梁仁摇头好笑道,“文宽你是没做过生意了,这老大和老二在争家业的这些年,可是往卫家的各种生意里面做了不少手脚的,卫老爷子要是敢分家,把哪一个分出卫家去,文宽你信不信,另一个肯定就能够弄的卫家分崩离析了,到时候卫家就要散了,为了维持卫家这个架子,这家分不得!卫老爷子也不敢分,不然卫家一旦势弱,那些平时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肯定第一个扑上来把卫家按的死死的!”
霸刀狂花 阳朔
说到这里,他不由也是唏嘘道:“这祸根是卫老爷子埋下的,现在这苦果也是这卫老爷子在尝了,兄弟反目,子孙成仇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这么大的家业,只卫老爷子一个人在撑着,如今那老大老二不给他拖后腿就不错了,那些奢靡淫~乱,只知道花钱嫖娼玩乐的子孙们就更是指望不上了!”
张秀才皱眉不解道:“除了老大老二,不是还有老三吗?这老三应该也可以继承家业吧?”
梁仁失笑着摇了摇头道:“文宽,这卫家老三就是卫书的父亲了,也就是去年我们见到的和卫老爷子在一起的那人!”
霸宠冷狂毒医
“按理说,老大老二成这个样子了,是不能够把家业交给他们的,老三应该可以栽培一番了吧?可是文宽你不知道,这老三,卫老爷子从小就是把他往读书人方向栽培的,可能是指望着老三能够走科举之路,考功名走仕途了!”
逆天命
极品神农混花都 超级老猪
“但是,文宽你也知道了,这老三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读了那么多年书,都人到中年了,去年才和自己的儿子、爹一起通过童子试,考了个秀才功名,最重要的是,这老三读书读迂腐了,也只知道读书,喜欢收集古籍字画,各种孤本,对于继承家业做生意啊,人家没兴趣,根本不去和两个哥哥争,只一心躲在自己的书房里读自己的书了!”
超人末日未来 迷途陌客
张秀才不由无言,哑然失笑道:“这还真没看出来,原来去年见到的卫书的爹是这样一个人!我看着还是说话挺和气,挺好相处的一个人啊!”
梁仁好笑道:“是!这卫老三是好相处了!好笑的是,不仅老大和这老三关系挺好,就是老二也和这老三关系不错,可能是老三根本不争家业的原因吧,老大老二感觉不到威胁了,居然都对这老三不错,两家人和这老三家相处的都还好,你说可笑不可笑?”
张秀才不由又是无言以对了,摇了摇头,失笑一声,却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豪門 天價
那梁仁却是又继续道:“所以啊,卫老爷子现在也难了,家里子孙指望不上,将来家业都不知道该谁来继承了,恐怕他这老骨头一倒架,卫家就要紧跟着分崩离析了,散了个干净,啧啧!”
说到这里,他神情微动,又忽的道:“哎!文宽,你听进哥儿他们说过吗?这卫老爷子好像到现在被逼的没办法了,已经不指望儿孙了,开始栽培起小孙女儿来,希望将来小孙女儿能够招婿上门,继承家业呢!”
“啧啧!都说多子多福,可这卫老爷子有三个儿子,孙子也有五六个了,这么多儿孙,可福气多少却是没看到,糟心事却是不少了,这卫家,卫老爷子活着是还能继续撑下去不散架了,可卫老爷子要是死了,也不知道这卫家最后结果会如何了!后继无人了!唉!”
张秀才不由默然以对,然后也是长叹了一声,拿起酒壶给梁仁和自己都斟满了酒杯,又是端起酒杯两人碰了碰,一饮而尽了。

etkfo非常不錯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愛下-第兩百四十四章 慶祝展示-yvjs2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边回城的王嫣正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韩云而感到心焦如焚,烦恼不已呢,而另一边张进中午在金陵书院报完名以后,一行人回到西城永家巷租住的地方,随意吃了顿午饭,就各自回房歇息了。
寒王绝宠:全能小灵妃
排队排了一天一夜,一天一夜没睡,张进他们确实是又困又乏了,一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是都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一觉睡的很沉,直到傍晚五六点这才醒了过来。
總裁奶爸:緝捕記者小妻
此时,天色已经将将昏暗下来,张进他们起身在小院里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蹬蹬酸麻的小腿,可也精神奕奕的,一扫之前回来的疲态,果然还是年轻好啊,熬一天一夜,睡一觉也就恢复了过来,可像张秀才和梁仁这样的中年男人,却只觉得怎么睡也没法补足精神了,身体状态却是大不如张进他们这些年轻人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傍晚,小院里正读书的张秀才看着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那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的样子,心里不由轻叹了一声,既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又感慨岁月不饶人,到底是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的时候,这熬一天一夜,就浑身都不怎么舒服了,懒懒的,没劲。
正如此感慨之时,忽的那小院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梁谦的声音:“张叔父,张婶子,进哥儿,志远,元旦,都在吗?是我!”
张秀才听见了,就是看向张进笑道:“进儿,是梁谦过来了,去开门!”
张进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言语,就去开了院门,把梁谦请了进来。
张秀才看着进来的梁谦,笑问道:“眼看着这都要入夜了,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梁谦笑着答道:“张叔父,是我爹我娘让我来喊张叔父、婶子还有进哥儿你们过去吃饭呢,我娘已经做好了两桌饭菜,我爹说是要给我们今天顺利报名庆祝庆祝了,聚在一起吃个晚饭!哎,婶子呢?怎么不见她人?”
张秀才好笑道:“你婶子正在厨房做饭呢!梁兄也真是的,这顺利报名,有什么好庆祝的?要是一个月后,你们都能够考进书院求学读书,那才算是可以庆祝庆祝了!”
梁谦笑道:“其实,我爹也只是想找个借口由头而已,能够把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请过去热闹热闹的吃个饭了!如果没个由头,就请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过去,恐怕你们也不会过去的,怕太麻烦我爹我娘他们了!”
權傾天下之將門冷後
张秀才、张进他们听了,都不由失笑一声,点了点头算是认同梁谦这话,毕竟他们来这金陵城,就已是给梁仁、梁娘子平添了许多麻烦了,可不能够再给人家添麻烦了,这衣食住行,平时自己能做的就尽量自己做了,尽量不麻烦人家了。
如果没点由头,梁仁、梁娘子总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吃饭,虽然人家夫妻二人热情似火的招待,但张秀才他们也会过意不去了,要是三番两次的这样,自是会拒绝不愿意再过去的,想来梁仁、梁娘子他们也是明白张秀才他们的想法了,所以尽量不曾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了,只是经常串串门,走动走动了,这也算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种比较常见的人情世故了。
鴻蒙逐道 仙妖
自在娇莺
神秘老公,STOP!
不过此时,既然梁仁找了这么个由头,让梁谦过来请他们过去聚一聚热闹的吃一顿饭,张秀才还真没拒绝,正好他也有点事情想要询问一番梁仁了。
于是,张秀才笑了笑,就是对着厨房高声道:“娘子!别忙了!梁兄和嫂子让梁谦过来,请我们过去吃饭呢,说是庆祝他们今日顺利报名了,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就等着我们过去呢!”
詭域蒼穹 文冬先生
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的张娘子听了这话,就是从里面出来,笑道:“啊?这,相公,我们这又去麻烦梁大哥和大嫂他们,是不是不好?太添麻烦了!”
这时,那梁谦笑道:“婶子,去吧!都去吧!我娘和嫂子她们已经都把两桌饭菜做好了,就等着我请婶子你们过去呢!”
入骨相思知不知
“这,这”张娘子看向张秀才,神情有些迟疑犹豫,不知该答应还是婉拒了。
张秀才就是起身笑道:“去吧!娘子,我们都去吧!这也是梁兄和嫂子的好意了,不去可就对不住人家这片心意了,毕竟饭菜都做好了!”
张娘子闻言,不由失笑道:“既然相公这么说,那也好!我也偷一下懒,不用做晚饭了,就是麻烦嫂子了,我们又去吃现成的了!”
然后,张秀才把手中的书放回了房间,出了小院锁了院门,就和张进、张娘子他们一行人跟着梁谦去了梁家了。
到了梁家,果然这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两张小桌子厅堂里摆的满满的,小桌上杯盘碗筷的都是摆放好了,梁仁笑着把张进、张秀才他们迎了进去,请他们各自安坐了下来,顿时这本就不大的厅堂,更是塞满了人了。
张秀才哈哈笑道:“梁兄,你这请人吃饭的由头找的可不怎么好啊,进儿、梁谦他们今日不过才报名而已,你就找由头来庆祝了,这有什么好庆祝的?等他们考进了书院,或许才能说来好好庆祝庆祝了!”
“哎?考进书院,那却是难了,我也不肖想梁谦这次能够考进书院去读书了,有机会去报名尝试一番也就罢了,再肖想太多,最后结果难免让人失望!”梁仁摆了摆手笑道,显然对于梁谦能否考进金陵书院读书,他并没有过多的期待了。
游三国 家国天下
然后,他又是转而笑道:“再说,我要不找这么个由头,只让梁谦干巴巴的去请文宽你们过来吃饭,文宽你们哪里会来了?说到底,不管如何,还是要找个由头了,这找了个由头,文宽、进哥儿你们这不就都来了?”
他这话一出,张秀才、张进他们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之间,这梁家厅堂里,席上就是热闹了起来。
随后,围在一起,喝酒吃菜说话,各自也是聊的十分高兴了,就像是他们今天不只是报名成功了而已,而是已经考进书院,即将入学读书一样了,就像是他们真的在高高兴兴地庆祝了,好不热闹喧嚣!

adyz7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二十章 起早排隊鑒賞-rsozp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屋里,一盏油灯亮着,方志远正在提笔默写东西,朱元旦手遮住脸,躺在床上,张进拿着本书温习苦读,屋里安静的很,无人说话。
但其实,张进此时却是无心读书了,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朱元旦,他心里就是叹了一口气,暗道:“这志远和那位袁小姐的事情一波三折的就够艰难的了,没想到这胖子又看上了那卫家的九小姐,这就更艰难了!卫家的情况还比较复杂古怪,这胖子要是去追求那卫家九小姐,没成还好,要是成了这胖子恐怕又要掉进一个大火坑里了!”
“别听这胖子口口声声的说什么为了他姨娘,他也不会去做什么上门女婿了,可要是真喜欢,那也会情不自禁了,到时候冲动起来,未必就顾得上他姨娘了!”
醫女當家:帶著萌娃去種田
“可是,这事情也不好劝,劝了这胖子也未必就听,倒是难了!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这胖子不会自己找死,明知道卫家古怪,是个大火坑,他还往里面跳了,那可真是拉都拉不回来了!”
网游之一代杀神
他正如此想时,那朱元旦忽的就又是坐了起来,然后自顾自地道:“师兄,我今天累了,要早点歇息,就不熬夜读书了!睡觉!”
穿越之农家女难为
说完,他就开始胡乱脱了外衣,又是脱了鞋子,就上床躺着去了,闭上眼睛,陷入了黑暗中,如此就好像能够逃避这现实中的烦恼似的。
张进看着好气又好笑,摇了摇头都不知道该说这胖子什么好了,也罢!由着他去吧,自己这做师兄的,也只能够在一旁提醒着而已,其实最后做决定的,到底要如何还要看他自己的意愿了,谁也不能强行干涉谁了。
如此想着,张进又是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多想这事情,轻舒了一口气,就沉下心来温习苦读了。
夜里,一盏油灯,伴着少年苦读,不知不觉间就已是到了深夜,困意渐渐上来,张进也是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脸颊。
东京喰种:退化 执行长
然后,他凑到方志远面前问道:“志远,还没默写完吗?还有多少?”
此时,方志远已是默写了十几张白纸了,一张张白纸黑字地摊开,有的字迹已是干了,有的还是湿的,显然是刚默写完不久的。
盛寵魔妃 果凍三千
方志远依旧下笔如飞,应道:“嗯!还有一点,师兄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我默写完再睡!”
张进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就笑道:“很晚了,志远!别熬的太晚,明日一早我们还要早起呢,没默写完也没什么的,就算记不清楚了,也无妨,找卫书借来看看就是了,你不必非要今天晚上就把那些东西全部默写出来了,这可是为难你自己了!”
方志远应道:“嗯!知道了,师兄!只剩下最后一点了,快了!”
九魔心
听他如此说,张进失笑一声,倒不好再催了,又是打了一个哈欠,却是再也坚持不住了,他也就不坚持了,将书本放回书箱,就起身也是脱衣上床睡了。
方志远却依旧奋笔疾书着,又是过了许久,终于是把东西都默写出来了,他不由就是长舒了一口气,看着桌上铺着的白纸黑字,他心里也有一种成就感,自语道:“终于默写完了!如此一来,就不用再麻烦卫书了!”
花祭,爱情是毒药
然后,搁下毛笔,伸了伸懒腰,又是轻手轻脚地收拾了一番,他这才也是脱衣熄了灯火,上床睡下了。
此时,已是很晚了,半夜三更的,外面的月亮早已升到了正空,寂静无声,撒下一层轻纱,笼罩着这座小院,这间小屋了。
可第二天,天朦胧亮,天上的月亮星星还未曾隐去,张进、张秀才他们就是起来了,早早地吃了早饭,就和梁仁、梁谦他们一起坐上了马车,离了这西城永家巷,往南城金陵书院而来。
车厢里,张进他们都是打着哈欠,一副没怎么睡醒的样子,那梁谦见状,不由好笑地问道:“怎么,进哥儿,你们昨晚上都没睡好啊?还熬夜读书呢?那这接下来的一天一夜你们可就难熬了!”
张进失笑道:“还好!就是这早上起的早了一点,没睡够!”
说着,他又是打了一个哈欠,掀开帘子向车厢外面看了看,就见这时候金陵城两旁街道上的店铺大都还没开门呢,也有的是伙计开门开始洒水打扫了,都是一副哈欠连连,睡眼惺忪的样子,和他们此时差不多了,显然这座城市还未曾完全苏醒过来。
可不想,等他们的马车到了南城金陵书院那边,就见那一条街上却是十分热闹了,灯火不熄,卖东西的小贩精神的很了,依旧在做着生意,各处小摊也全都有客人光顾,议论声,说笑声不止,嘈杂热闹,此时这里和金陵城别的地方却是完全不同了,这一大早上的就如此热闹繁华。
这时,那梁谦看了一眼那金陵书院大门前停着的一辆辆马车,以及在那大门前许多徘徊着等候着的读书人,不由唏嘘感慨道:“果然又是如此!三年前,金陵书院招收学生也是这样了,一天到晚的这大门前都不少人,连带着这条街一天到晚的都十分热闹了!”
闻言,张进、方志远他们也是伸头看去,果然就见那金陵书院大门前还是拥堵着许多人了,虽然书院大门紧闭,还没到开门报名的时候,但却不见这些人散了,依旧一个个都在耐心等候着,看这大门拥堵的样子,却是不比白日里人少了。
朕的前夫是太尉
见状,朱元旦不由皱眉道:“还是这么多人,这我们该如何挤进去排队报名啊?”
梁谦失笑道:“那怎么办?都是这样了,我们也只能先在最外面排队等候着,慢慢地向里面走,等排到了书院大门前,再挤进书院去报名了!”
“啊?!”朱元旦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里三层外三层再外面三层再再外面三层,层层叠叠挤都挤不进去的人群,他不由垮着脸道,“这也太艰难了吧!等到我们到了书院大门前,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这么多人!”
梁谦点头笑道:“所以啊,要想报名,排队都要排个一天一夜了,不然可就报不上名了!”
就在这时,距离金陵书院几百米远,他们的马车就停了下来,再也没法往前走了,然后他们就只能下了马车,鼓起勇气,汇入了人群中,在人群中的最外面开始排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