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章 能力盡失?看書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
第一百一十章   能力尽失?
王之高地 – 王宫中。
和煦的阳光,透过漂浮在高空的稀疏云朵,洒落在王宫的庭院中。
忽而风起,云朵缓缓飘动,将照耀在阳光下的庭院,渐渐拉入阴影中。
一丝清凉的微风吹过,拂起了泳池边的几片落叶。
紧接着,一颗光溜溜的灰色脑袋,慢慢从隆起的地面下‘冒’了出来。

全身灰色的陈穆,渐渐在泳池边的地面下‘挤’了出来。
缓缓‘升起’的陈穆,此刻上半身已是从地面下钻了出来。
而大腿以下,则是以一种十分缓慢的速度,‘艰难’的从地下升起。
陈穆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低头向着脚下看去。
只见他脚下的地面上,似乎正覆盖着一层白色粘液,看上去十分恶心。
“哇,谁这么不文明啊,太恶心人了吧。”陈穆满脸嫌弃的道。
一边说,一边用力提了提自己的腿,想要尽快从地面下拔出来。
然而,不管他怎么努力,他的双腿,依旧是陷在地面和粘液之下,就宛如失足跌入沼泽的落难者一般。
就在陈穆咬牙和这团粘液较劲的时候,静静躺在空间里的镜花水月,缺突然暗淡了下来。
原本散发着淡淡毫光的刀身,此刻正慢慢变得通红。
刀身通体散发着红光,这还不是最为奇怪的,最为异常的,还是要属那近百个细小镜面组成的刀柄。
刀柄的末端,那被封印着多种色彩的细小镜面,此刻正慢慢被一抹红芒占据。
而此刻的陈穆,却没工夫注意镜面长刀的变化。
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没办法使用能力了。

庭院中,陈穆微微愣神,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双手。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陈穆喃喃自语道。
此刻的陈穆,已是顾不上自己双腿上的白色粘液,双手挥动间,正不停的变换着各种手势。
陈穆抬起右手,将食指无名指弯曲,其他三指上翘…透明锋利的线条,没有出现。
「寄生线」使用失败!?
陈穆不信邪,手势一变,四指并拢、拇指上翘,呈握手之姿,然后用力曲掌…依旧毫无变化。
怎么回事,「宠物光环」也无法出现了吗…….陈穆这次真的呆住。
接下来,陈穆左右双手同出,不管是曲掌朝下的「ROOM」还是食指前伸的「放电」,全部失效!
“难道…黏黏果实可以将我体内的能力剔除?”陈穆一脸质疑。
就在这时,多弗朗明哥那独有的沉笑声,在王宫顶上响了起来。
陈穆闻声,迅速抬头看去。
只见明哥脚下踩着一根透明的丝线,悬浮在了朱红色琉璃瓦的王宫房顶上。
其下方,从左至右,分别站着托雷波尔、迪亚曼蒂和紫罗兰。
再往后,便落后于前三人半个身位的砂糖、baby5、拉奥G等人。
除了被陈穆使用穿穿果实困在地底‘黑洞’中的瑟卡,唐吉坷德家族成员,基本全数到齐。
陈穆临危不乱,轻笑道:“呵呵,真是好大的阵仗啊。”
然而,明哥依旧只是低沉的笑着,不予回答。
不过,鼻间悬着白色粘液的托雷波尔,却是满脸雀跃的往前一步。
“呐,呐,多弗,这个家伙,呐,被我抓住了。”托雷波尔展开双臂,一脸兴奋的看向上方的多弗朗明哥。
明哥咧嘴笑了笑,直接挥手,下达了攻击指令。
瞬息间,身穿深蓝色风衣的古拉迪乌斯和女仆baby5率先跃出人群,朝着陈穆发起了攻击。
“投石爆破!!”
“武器变身·手枪脚!!”
从房顶跃向两旁的二人,几乎是同一时间,使出了各自的远距离招式。
数颗灰色岩石球和一颗巨大的黑色炮弹,朝着陈穆射去…
轰轰轰!
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狂暴的火焰和猛然扩散的浓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而身处爆炸中心的陈穆,则是被浓烟吞没。

王宫屋顶上。
紫罗兰偏了偏头,撇了眼侧后方的黄色肥胖人影,轻唤道:“巴法罗,交给你了。”
“嘿嘿,交给我吧,大姐头。”巴法罗笑着应了一声。
然后,快步跑到众人身前,对着陈穆的所在的浓烟,嘿嘿一笑。
紧接着,挂在他脖子上的四页螺旋桨,迅速旋转了起来。
「突风」!
呼呼呼呼….剧烈的呼啸声中,一道急速旋转的龙卷,径直撞向了陈穆所在黑色烟团。
将浓烟吹散的同时,也将陈穆身边的池水,吹了干净。
一时间,岩石地面和空旷的泳池中,布满了细密的刀痕。
随着浓烟散去,陈穆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他…怎么会!”紫罗兰微张着小嘴,满脸惊讶的看着陈穆。
除了明哥以外,其他人皆是一脸震惊的模样。
“呸呸呸,搞什么东西啊,熏死我了。”陈穆一边拍着脸上的黑灰,一边不停往旁边吐着口水。
似乎是…被浓烟呛到了?
众人看着焦坑中,仅仅只有脸被熏黑的陈穆,紧紧皱住了眉头。
僵尸道长
眼见陈穆在爆炸和风暴中丝毫无损,拉奥G等人,纷纷侧步跨出,就要上前一战。
就在这时,明哥‘嘿’笑一声,挥手阻止道:
“好了,已经足够了。”
众人一愣,急忙抬头看向上方的桀骜人影。
明哥紧盯着陈穆,嘴角咧出一个得意笑容,缓缓开口道:“托雷波尔。”
听到明哥唤自己名字,托雷波尔突然愣了愣。
紧接着,明哥缓缓低头,看向身下的砂糖,道:“保护好砂糖,拿下他。”
托雷波尔瞬间明白了明哥的意思,笑着道:“呐,呐,放心吧,多弗。”
话音一落,托雷波尔迅速转身,对着陈穆射出了大量粘液炮弹。
「黏黏发射炮」!
刹那间,数之不尽的白色液团,疯狂朝着陈穆攒射而去…
伴随着一阵‘突突突’的声音,恶心的白色黏液,将陈穆全身覆盖。
“呐,呐,多弗,被我搞定…”
“你是真恶心。”
陈穆突然开口,打断了正在邀功的托雷波尔。同时,也将屋顶上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来。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陈穆身上的黏液,正缓缓向着下方流去。
看着缓缓从黏液中露出来的陈穆,众人一脸震惊的看向了托雷波尔。
而托雷波尔,也是满脸不相信的看向陈穆,期间,甚至还用力吸了一下鼻涕。
“不可..呐,不可能啊,呐,呐…”
重生 霸 寵 攝政 王爺 太 兇猛
就在这时,明哥突然邪笑一声,道:“哼哼哼哼哼,无形的霸气盔甲吗,有意思…”
众人闻言,瞬间明白了过来。
同时,看向陈穆的眼神中,出现一抹浓浓的忌惮。
不消片刻,白色的湿滑黏液,尽数从陈穆‘身上’滑落,流淌一地。
陈穆,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便是陡然一震,震散了覆盖在体表的透明武装色。
“呼,还好,还好霸气跟着一起突破了…”
紧接着,陈穆右脚从地下猛地抽出,再然后是左脚。
咔..咔..
当陈穆拔出双脚后,原先所站的地方,留下一个长约20cm的坑洞,并且坑洞的周围,出现了道道细密的裂纹。
见陈穆脱困,明哥邪笑一声,陡然将双手交叉在胸前。
“荒-浪-白线!”
刹那间,陈穆身周的地面,迅速化出数万条白色丝线,然后迅速交叉缠绕,朝着中间的陈穆绞杀而去。
陈穆淡淡的撇了眼急速袭来的‘白色长浪’,然后一脸淡然的昂起头,对着明哥道:
“你觉得,这有用吗。”
说完,陈穆体表迅速凝结出一副透明的铠甲,将白色巨浪死死挡在了体表外面,未能伤其分毫。
明哥见状,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我可没有低估你的实力。”
旋即,嘴角一咧,邪笑道:“哼哼哼哼哼…但是,能够困住你,就足够了。”
听到这,陈穆心中顿时生出一丝警兆。
然而,还不待陈穆有所动作,两道白色巨浪迅速交叉缠绕,将陈穆束缚在了其中。
紧接着,明哥轻轻从空中跃下,落在众人身前。
“海原·白波!”
明哥双手拍地,地面迅速化成无数白色的丝线,朝着陈穆狂涌而去。
不过数秒的功夫,陈穆身周的地面尽数变为白色丝线。
看陈穆依然没有脱困而出,明哥邪笑一声,缓缓将双掌抽离地面。
在众人惊悸的目光中,明哥双臂弯曲,慢慢指向了天空。
「千箭穿心·羽击·线」!
明哥双手挥出,身后升腾起的近百根黑尖白线,迅速向着陈穆刺去。
‘嗖、嗖、嗖…’
一阵阵利刃破空的声音,不停的在众人耳旁响起。
而那绞住陈穆的白色巨浪,也是瞬间松开。
当然,明哥可不是打算放走陈穆,而是在解开绞杀的瞬间,直接将数百根宛如长箭般的黑尖白线,由上而下,疯狂的刺向了。
伴随着一阵‘叮叮叮’的声音,明哥的攻击被陈穆悉数挡下。
但是,明哥的攻击,可不仅仅只是锋利而已,同时还伴随巨力。
在白色‘长箭’的疯狂撞击下,陈穆脚下的地面寸寸碎裂。
而陈穆的双脚,也是被再次砸入到了地下,深度直没膝盖。
明哥都出手了,众人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身披红色披风,画着土著装扮的迪亚曼蒂,缓步走到明哥身旁,对准陈穆的方向,用力挥出一剑。
刹那间,一道无比凛冽的狂暴剑气,射向正在举臂抵抗的陈穆。
在迪亚曼蒂用出这招「月半送葬」的时候,陈穆的见闻色,就已经提前察觉到了。
但是,他此时正被不停砸落的黑尖长线攻击,根本没办法进行躲避。
在这万般无奈之下,陈穆只好微微侧身,以肘部迎击这凛冽剑气。
‘嘭~!!’一声巨响,陈穆身上的透明盔甲突然轻微震动了下来。
这突然起来的变故,让陈穆心中一跳。
“糟了,多弗朗明哥在消耗我的霸气!”陈穆心中一沉,双眸直接盯向了一脸狞笑的明哥。
陈穆身周突然的震荡,自然是被一直关注他的明哥察觉。
但明哥此时,依旧是有条不紊的控制着「千羽箭」,不停撞击着陈穆身上的霸气铠甲。
见攻击奏效,迪亚曼蒂也是咧嘴一笑,然后疯狂的朝着陈穆挥出道道剑气。
‘唰、唰、唰’…
数之不尽的剑气,不停朝着陈穆狂劈而来,将他身上的无色铠甲,惊起阵阵涟漪。
看着陈穆身上的无色盔甲涟漪不断,并且震动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其他人,也是用出了各自的远程手段。
「爆破发丝」!
「武器变身·手枪女」!
轰轰轰…陈穆再次被火焰和浓烟覆盖。
而那无穷无尽的「黑尖箭羽」和狂暴凛冽的「月半剑气」,也是保持着超高频率的攻击,不停撞向了陈穆身上的透明铠甲。
在这场盛况空前的狂暴攻击中,托雷波尔用力吸了一下鼻涕,对着身后的乔拉和巴法罗道:
“呐呐,去吧,呐,干掉那个家伙。”
“哦哈哈哈,老娘又可以创作艺术了。”乔拉大妈满脸笑意的跨上了巴法罗的身躯。
水浒之魔法师
巴法罗脸色一青,身躯瞬间下沉了近十公分。
我真是大德鲁伊
在一番努力后,巴法罗紧咬着牙,催动着脖子上的螺旋桨,摇摇晃晃的飞向了陈穆的上空。
当巴法罗飞到陈穆头顶之时,已经是额头布满汗水了。
“交…交给你了,乔..乔拉。”巴法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而他背上的乔拉,看着被狂轰滥炸的那团浓烟,猛然张开双手。
刹那间,大量宛如泡泡云朵般的烟雾,借着螺旋桨的风力,急速的朝着下方覆盖而去。
不消片刻,陈穆身处的那团浓烟,已是尽数被白色烟雾遮盖。
也就在这一刻,明哥等人,同时的收回了攻势。
当白雾散去,半截身子陷入地面的陈穆,已是变成了了一个极其抽象的纸片人。
看着成功搞定敌人,巴法罗迅速载着肥胖的乔拉大妈,飞回了众人所在的屋顶。
看着宛如纸片人一般的陈穆,明哥狞笑道:
“自负的家伙,你成功为自己营造出了一场华丽的葬礼。”
‘纸片’陈穆,轻飘飘的从坑洞中浮起,慢慢落回到地面。
“多弗朗明哥,你们联手消耗我的霸气,就是为了让这个胖大妈把我变成艺术品吗。”陈穆不紧不慢的说道。
看着泰然自若的陈穆,明哥狞笑一声,道:“呵呵呵,怎么样,对现在身体,还满意吗。”
说完,便狂大笑了起来。
看着扬天狂笑的明哥,陈穆却是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的道:
“我建议你…看看身后。”

7kig5超棒的都市异能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txt-第九十三章 再次購買寶樹亞當看書-yo4zw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
就在船上的气氛,渐渐沉寂下来的时候,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缓缓从某处飘了过来。
众人询声望去。
只见,蹲守在路飞身边的乔巴和乌索普,两人宛如变脸一般,表情变得格外‘精彩’
娜美偏了偏头,看了一眼昏迷的路飞,然后对着浑身沾满黑灰的乔巴道:“乔巴,是路飞醒了吗?”
叶舞深秋 子可作品
乔巴闻言,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娜美,用那皱成一团的小脸,静静的盯着同样沾了些许黑灰的娜美,僵硬的摇了摇头。
然后,路飞另一侧的乌索普,则是一脸怪异的指了指路飞的肚子。
娜美一脸困惑的看着乌索普,循着他的目光向下看去。
然而,娜美刚刚将视线转移到路飞那缠满绷带的肚子时,‘咕噜~咕噜~’的声音顿时传入了她的耳中。
顿时,娜美控制不住的抖了抖眼角,那有着少许黑灰的额头上,也渐渐开始出现黑线。
气氛也是因为路飞的‘咕噜’声,略微轻松了几分。
就在众人一脸好气又好笑的时候,山治吸了一口香烟,略显疲惫的道:
“既然船长的肚子饿了,那我也就不在这继续陪你们发呆了。”
说完,山治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从站起。
随后自顾迈步,走向了船边,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继续道:“这天色,也是到了早饭的时间了。”
‘嗖’的一声轻响,山治用力将手中的香烟弹飞,转身朝着二楼走去。
看着自顾走向二楼的山治,众人一怔,将视线转向了二楼的餐厅。
然而,率先映入眼帘的,并的不是以前那紧闭的木门,而是已经焦黑、似乎随时都可能掉落的破败木门。
再然后,众人透过木门,朝着里面看去。
只见那散发着暖意的阳光,透过已经塌陷的屋顶,径直照射在那散乱不堪的长型炉台上。
看着无处落手的炉台,山治挽了挽衣袖,开始搬动炉台上的黑褐岩石。
见到这一幕,众人想起了往日里在餐厅欢聚的时光,鼻子不由得一酸,泪珠渐渐出现在了眼眶之中。
“山治,没关系的,我们…我们现在还不是很饿。”娜美偷偷拭去眼角的泪珠,哽咽道。
然而,山治这次却是罕见的没有回应娜美,自顾将在角落冷却的熔岩石块搬开,满眼诧异的看着底下石质厨具。
“这是….那个大叔送的厨具??”山治缓缓将厨具从碎石堆下拿了出来,仔细打量了一番后,略显惊讶的道:“这居然海楼石材质的。”
看到这,山治突然回忆起,当初只是浅浅的看一眼陈穆送过来的粗麻布袋,解开一看,发现是一堆粗质的石头碗碟后,便随意的堆在了角落。
没想到,在这个几近全毁的厨房里,这套粗糙的石头厨具,却成了他唯一能做饭的工具……山治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开始将厨具摆放到那唯一一个,看上去还能用的炉台上。
看着山治轻轻抱起那堆石碗,细心的擦拭起来,众人心头的酸涩之感,愈发的强烈了…
乌索普鼻头一酸,哽咽道:“山治现在已经…已经开始抱着那堆粗劣的厨具发呆了,乔巴…他会不会…”
听到乌索普这似有所指的话,乔巴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会的,我…我相信山治的手艺,哪怕…哪怕是用拿套粗劣的石头厨具。”
听完二人的对话,船上的气氛再度沉寂了下来。
听着两人口中石头碗碟、厨具什么的,陈穆心头顿时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略加思考的道:“我好像记得,这套粗劣的厨具,好像是我送的…。”
闻言,乌索普和乔巴的脸上的表情迅速石化。
气氛顿时又变的尴尬了起来。
看着表情几近凝固的乌索普和乔巴,陈穆洒然一笑,挥手道:
“没事,当初我也是觉得这套厨具很粗糙,所以才随手丢给山治的。没想到今天居然还能派上用场,我已经很开心了,你们不用太在意我的感受。”
听到陈穆的话,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接下这个话题。
也就在这时,当事人陈先生,发现气氛即将向着怪异的方向发展,急忙岔开话题道:“桑尼号现在的损失,全是因为赤犬吗。”
闻言,众人一愣,逐渐低下头来。
看着众人这幅想说,又不敢说的姿态,陈穆微微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冰冷的道:“看样子,就是他了。”
陈穆自顾点了点头,浑身开始闪烁起刺目的电光,语气愈加冰冷的道:“你们等我一下,我这就去把他抓来。”
说完,陈穆浑身雷电愈加狂暴,抬脚踏上勉强可以落脚的船栏。
“大叔,你不要再离开了……”就在陈穆即将出发的时候,娜美那细若蚊吟的哽咽声,传入了他的耳中。
闻声,陈穆身形突兀一顿,慢慢转过头,看向了背靠着船沿的娜美,略显心疼的道:“那…那我还能为桑尼号做点什么吗…….”
“不用了。”娜美神情沮丧的摇了摇头,然后缓缓将头埋入了臂弯中。
看着‘进退两难’的陈穆,乌索普叹息一声,道:“大叔,路飞他们现在还处在昏迷之中,如果要是再有强大的敌人出现,同时你又不在的话,我们下次可能就…”
“可能就变成烧焦的尸体了。”罗宾将头发撩至后发,淡淡的抢过了乌索普的话题。
“喂喂喂,罗宾,你不要把我们说的这么惨啊~~~”乌索普一脸尴尬的朝着罗宾摆了摆手。
然后,脸色一暗,自责的摇了摇头,道:“我们要是再强一点,就好了…”
说完,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慢慢将脑袋埋入了膝间。
看着气氛逐渐悲凉的气氛,陈穆握了握拳头,轻声诉说道:“弗兰奇不是最好的船匠吗,你们要对他有信心。”
众人低头不语。
“你们怎么了!就因为一点小小挫折,连同伴都不信任了吗!!”陈穆恨铁不成钢的怒斥着众人。
就在这时,站在船沿上的布鲁克,放下了肩头的小提琴,平静的否认道:“啊,不是的。”
陈穆一脸不解看向布鲁克,期待着他的下文。
就在这时,乌索普那十分低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不是我们不相信弗兰奇,只是…桑尼号的船身,是用宝树亚当建造的。”
“而且,在建造完成后,只剩下了一小部分的材料,全被弗兰奇存放在了地下一层的‘木材补强库’中,也就那里。”
说完,乌索普头也不抬的伸出右臂,指向了船头。
陈穆循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看着出现在船头巨大焦坑,以及…彻底暴露在众人视线中的破败宿舍。
陈穆浑身电光一闪,直接出现在了这间衣物撒乱、床铺碎裂的废墟中。
看着的彻底被砸开的天花板,以及脚边大量损毁的物品,陈穆心头一沉。
情流爱河
旋即,又细细环视一圈地板,没有地板上并没有出现洞窟后,悄悄松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转头对着众人道:
“各位,虽然上下两层宿舍被烧毁了,但是!一楼地板并没有被击穿哦,也就是说,木材补强库,还完好的存在着。”
陈穆保持着那勉强挤出来的僵硬笑容,静静的注视着众人。
然而,见到迟迟没有人转头看向他,陈穆略感不妙,看向了乌索普,轻声呼唤道:“乌索普…?”
见自己被陈穆点名,乌索普只好强提一份精神,耐心解释道:“木材补强库存放的材料,只能够做修补使用,并不能..完全打造出一艘新的桑尼号。”
“啊??重新打造?”陈穆一脸疑惑的看着乌索普。
随后,猛然转头,看向了几乎横跨整个船身的巨大裂缝,心中一沉。
这损坏程度,似乎真的只能重新打造了…….陈穆暗暗思量道。
在他的认知里,船体几近断裂,以这个时代的技术,几乎只有舍弃一途。
毕竟,龙骨受损,就意味着船体的核心受力部分,已经不能完全承受住海浪的冲击了。
即使是修补后,也会在遇到巨大风浪的时候,瞬间出现开裂,从而导致…沉船。
当初的梅丽号,就是因为龙骨受损严重,才不得不与众人告别的…
想到众人当初送别梅丽号的场景,陈穆不由得心头一颤,眼眶渐渐湿润了起来。
“我绝不允许再出现这样的状况,只要,我还在…”陈穆用力握紧了拳头,低声自语道。
旋即,陈穆猛然抬起头,一脸坚决的看着众人,道:“给我两天,不,一天!”
“我一定会让你们桑尼号好起来的!!”陈穆语气郑重的道。
众人依旧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弗兰奇一手抱着木板,一手拿着铁锤,缓步从裂开的甲板巨缝中跳了出来。
“弗兰奇,我可以帮你…”陈穆伸出手,对着弗兰奇招呼道。
然而,弗兰奇却是头也不回的跳下了桑尼号,然后便是一阵铁锤的敲击声。
“谢谢你没有放弃桑尼号…”弗兰奇那略微颤抖的声音,从船下传了出来。
听到这,众人缓缓抬起头,脸上的哀伤渐渐敛去,眼底重新散发出阵阵光亮。
娜美一脸坚定的道:“我去拿贝里,乌索普,你们去找市场或者黑市,只要有宝树亚当的材料,不管价格,我们都要。”
嫡女逆袭:腹黑王爷旁边站 金络
“啊,放心吧娜美,就是抢,我也会把材料抢回来的。”目光坚毅的乌索普,自信的拍了拍胸口。
“我也去!”乔巴也是一脸正色的站起来,飞快的举起了小手。
“你不许去/不行。”娜美和陈穆同时开口道。
二人对视一眼,陈穆轻轻一笑,解释道:“乔巴,你是船上唯一的医生,所以,你只能留下,好好照顾路飞和索隆啊。”
然后,陈穆又转头看向了乌索普,道:“乌索普,你不用去找黑市了。”
“娜美你也不用去找你的宝箱了,我刚才就在宿舍的角落处,看到了一个破碎的精致木箱,里面的东西,全都被熔岩破坏掉了。”陈穆轻描淡写的说道。
听到这,娜美瞳孔一缩,火急火燎的奔向了宿舍,同时,嘴中急呼道:
“我的钱……”
众人视线跟随娜美而动,看着她不停在‘露天’宿舍中翻找着散落的财物,众人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看着众人脸上的表情又要向着哀伤转变,陈穆急忙安慰道:“没关系的,娜美没钱了,但我还有啊。”
听到陈穆的话,众人一怔,脸上的表情迅速‘多云转晴’。
乌索普一脸兴奋的看着陈穆,右手用力一锤手掌,道:“对啊,差点忘了,大叔的钱,可是放在阿鲸肚子里的。”
说完,乌索普对着陈穆竖了个大拇指,道:“果然,男人就是要存私房钱。”
听着乌索普的‘夸奖’,陈穆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心中吐槽道:我怎么觉得你在内涵我啊。还有,不要以为竖着大拇指,我就会认为这是夸奖。
看着乌索普那一脸得意的笑容,陈穆嘴角一抽,道:“那并不是私房钱,是我的独有财产….”
“哈哈哈哈,都一样都一样。”乌索普讪笑着回应道。
陈穆嘴角一抽,决定不再搭理这个二货。
然后转头,看向了一脸沉稳的甚平,道:“甚平,你曾经做过七武海,你应该有办法联系到多弗朗明哥吧。”
甚平先是一怔,然后沉声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陈穆嘴角一撇,道:“他是地下世界的中介人啊,找他买东西,不比找黑市快的多吗?”
闻言,甚平再次愣了愣,低头思考了一下,发现陈穆说的确实有道理,便抬头回应道:“我联系到不他。”
陈穆眼角抽搐,额角处隐隐有着青筋跳动的痕迹。同时在心中咆哮道……甚平老贼,你搁这儿耍我呢!!
信不信我取你狗命啊!!!
极品透视狂医 将夜
不对,是鱼命!!

陈穆面无表情的环视一圈,发现没一个能帮上忙的,只好无奈的走向船边,对着下方的弗兰奇喊道:
“喂,弗兰奇~~。”
‘叮、叮、叮…’的敲击声响个不停。
“弗–兰–奇!!”陈穆再次加大音量。
叮叮叮…砰。
“哎呀!!!痛痛痛痛痛。”弗兰奇将铁锤一丢,,一边吹着大拇指,一边在疼的原地跳脚。
陈穆嘴角抽搐,心中暗暗吐槽道:又是一个不靠谱的家伙…
弗兰奇抱着大拇指用力吹了一会儿,这才不情不愿的抬起头,一脸不耐烦的道:“你知不知道,打扰一位认真工作的男士,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
陈穆淡淡的斜了他一眼,然后嘴唇轻启,用唇语的方式,对他说了两个字。
“变—态—”
对于这两个刻着在他‘基因’里的词汇,弗兰奇仅仅是看陈穆的嘴型,就知道这是在夸他。
顿时,脸上的表情迅速转变,一脸自豪(贱贱)的笑了起来。
“S-u-p-e-r!!!”而且,还顺势摆了个招牌动作,
“看在你认真夸奖我的份上,我就好心的原谅你了。”弗兰奇一脸骄傲的说道。
紅樓 庶 長子
陈穆额头上挂满黑线,暗暗责怪自己,为什么要去逗这个二笔。
但身体,却是很诚实的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玩耍’了一番后,陈穆的心头的阴霾消散了不少,开始说正事。
“弗兰奇,修好桑尼号,你需要多少宝树亚当的材料。”
听到陈穆说正事,弗兰奇也是瞬间收起了‘hentai之心’,皱眉思忖道:“当初制造桑尼号的时候,花了3亿才买下足够的材料,这次的桑尼号受损严重,可能…需要更换龙骨。”
说道这,弗兰奇的脸色顿时变得失落了起来。
说是更换龙骨,其实就是换船。毕竟,船上的所有建筑,都是依附龙骨而建的…
看着突然失落的弗兰奇,陈穆心中一沉,知道自己先前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
一时间,陈穆的心情也有些不太开心了。
就在这时,弗兰奇强行打起精神,道:“放心吧,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让桑尼号重新航行在大海上的。”
“嗯,那我先去买宝树亚当的材料,你需要多少。”
弗兰奇简单思索了一下,沉吟道:“如果不换龙骨的,大概需要购买两亿贝里的材料。”
陈穆一脸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随意应付道:“那行,你先修着,我等会给你把材料弄过来。”
弗兰奇先是诧异的看了一眼陈穆,然后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心中暗暗揣测道:
总感觉他那个随意的态度…不像是要走‘正经渠道’去获取材料啊,算了,我还是先修船吧。
念头一落,弗兰奇眼中罕见流露出一丝柔情,抚摸着桑尼号那焦黑的裂缝,轻声道:“我一定会把你修好的…”

另一边。
身在船上的陈穆,简单的知会了众人一声,便直接化为一道电光,急速掠向了远处。
“这是…雷电吗?”娜美怔怔的问道。
随后,用那沾染着少许黑灰的纤细手指,摸着下巴道:“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啊…”
…….
时间转瞬而逝,身化雷电的陈穆,径直落向了黄金之王酒店的顶部。
然后屏气凝神,将他那超大范围的见闻色霸气瞬间扩散。
一瞬间,两道模糊的蓝色人影,迅速出现在了他的感知中。
“嘿嘿嘿…果然没走。”陈穆陡然睁开双眼,咧嘴一笑。
随后,心神一转,紫色光晕在他脚下迅速扩散出一个黑洞。
‘嗖’的一声,陈穆直接顺着黑色通道,滑向了两道人影所处的房间之中……
(复刻的果实能力,在陈穆首次使用过后,便不再需要借用镜花水月释放了,不然就太麻烦了,嘿嘿嘿…偷个懒。)
……..
而另一边,在波澜壮阔的大海上。
九艘军舰如众星拱月一般,将庞大的主舰拱卫在了中间,朝着海军本部的方向驶去。

主舰,治疗室中。
已经苏醒过来的藤虎,正一脸沉默的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默默的用一把小刀削着手中的苹果。
红色果皮一圈一圈的环绕而下,伴随着藤虎最后一刀完成,条状的红色果皮,直接掉了在了地上。
战国淡淡的撇了眼藤虎…和他脚下的果皮,若有所指的道:“还好香蕉不用削皮。”
闻言,藤虎用力咬了一口苹果,含糊不清的回道:“嗯,正好我也不喜欢香蕉,那玩意…太轻了。”
战国眼角抽了抽,主动放弃了这个话题。
就在这时,治疗室的门,被一位身穿白色厨师服的海军轻轻推了开来。
“藤虎阁下,这是您的要的荞麦面。”身穿厨师服的海军,一脸恭敬的将托盘递到了藤虎面前,上面摆放着三份杯面。
“啊,多谢了。”
藤虎客气的回应了一句,然后将苹果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接过了士兵手中的托盘。
“啊…啊,不客气,应..应该的!”士兵受宠若惊的回应,然后朝着藤虎和战国敬了个军礼,慌忙的转身离去了。
离去时,这位海军厨师的步伐,居然还有些飘飘然。
目送士兵关好门,战国这才将目光重新锁定在了藤虎身上,道:“那个人的实力,为何那么强,还有,为什么没有记录这个人的身份。”
“嗦~~~”
藤虎悠然的嗦着面条,细细咀嚼了一番后,慢慢将面条吞咽了下去,这才回复了战国的问话。
“从那次鱼人岛之后,我便回去查阅了资料,但都没有结果。”
顿了顿,藤虎若有所思的道:“就仿佛,这个人…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说完,藤虎便继续用筷子夹起面条,愉悦的‘唆’了起来。
青天鉴
听完藤虎的话,战国微微皱起了眉头。
实力这么强大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是凭空冒出来的。
一想到这么危险的家伙,居然没有详细的身份背景、没有各项能力资料,甚至…还没有头发。
战国一时之间,不免陷入道到了沉思之中。
偌大的病房内,顿时只剩下藤虎嗦面的声音。
而这间病房的主角,那位浑身缠满绷带的赤犬大将,依然处在昏迷之中…
…………….
呼,在这里特别说明一下,关于此次赤犬突然的爆发,其实是贝加庞克那几章埋下的伏笔。
效果强大的新型血统药剂,不可能放着一个大将不给,而去给一个实力平平的中将。
其实,就是暗中将药剂存放到了赤犬铁臂的血管之中。
还有就是,关于这个新型药剂的效果,对实力越弱的人,效果就越明显。
反之,实力越强,效果就越弱。
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是此次爆发的赤犬,实力是至少提升了30%。
不仅能够让自己元素化的身体缠绕霸气,而且还对熔岩果实进行了全方面的增强。
一是为了后续剧情的需要,二嘛…就是赤犬的生命卡上,注明了这么一句话。
恶人修
『自由操纵熔岩的力量,在恶魔果实之中也以最高峰的攻击力为傲』…
所以,强化吧,赤犬!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