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q9a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海賊之黑伯爵》-第一百三十章,你作弊!相伴-9avps

海賊之黑伯爵
小說推薦海賊之黑伯爵
“黑伯爵?”孰料,阳神闻言皱了皱眉,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难怪……”
看着洛威特投来疑惑的目光,他回答道:“我知道你,黑伯爵三个字,在我们这也算大名鼎鼎了……法师界死灵学派的第七圣人,圣·奥克兰魔法帝国的伯爵之子,唯一和骸山本人做交易还活下来了的死灵法师。”
“这可真是……荣幸之至。”洛威特面色不改。
以前让他“大名鼎鼎”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前两句话。
不过现在不一样。
将擦干净的血狱刀重新放在身侧,洛威特咧嘴。
“所以,能请各位让路吗?”
“相信诸位也都看到了,我没有法则,但我能破坏所有我吃透的法则能力,对上我,你们先天性防御为零。”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色变。
这才是现在的重点!!
本来,如果只是多了一个帮手也没什么,开枪杀人的恐怖分子同样能被一枪撂倒,他们这么多人根本没在怕。
但对方掌握的竟然是这种棘手的能力,而他们,还中了骸山的奸计,将法则本源主动送给对方,供其解析。
如今洛威特能如此恐怖,一击轰散十三位主宰,他们每个人都有责任。
加上对方确定和骸山是合作关系,一旦他们两人联手,一个掌握着可怕的知识、一个掌握着克制他们的能力,那死灵海任何主宰……
都无法阻止他们发动战争!
那个骸山,目标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他要解开终极谜题,要彻底征服死灵海,那,就必须先从主宰们开始!
所以……
轰!!!
爆炸火光将洛威特淹没,不过烟云中很快刀光一闪,浑身上下长满眼睛的黑伯爵毫发无损。
“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混蛋!!”阳神愤怒的再次抬手。
“不自由,毋宁死!”
“说白了,破坏我们的法则本源,其实也和深渊的能力差不多,怕个屁!”
“就是,大家一起上,别大意!”
洛威特:“……”
佛门大帝:“……”
看着那重新战意盎然朝他们扑上来的主宰们,两人默然无语。
“所以……这就是死灵海吗?”洛威特问道。
“没一个怕死?”
“哼,说得跟你能顺着网线杀了他们一样,主宰的生命力,可是很顽强的。”佛门大帝冷哼一声,迎了上去。
主宰们背后都是一整个法则完善的世界,要想彻底消灭他们,必须将那个世界彻底摧毁才行,现在这里当然没有那些“世界”,来得只是他们的能量容器。
然而如此还不够,那一个个法则完善的世界,其实和海贼王世界和漫威世界差不多,存在着几乎无法被攻破的世界壁垒!
如此双管齐下,杀死一名这种主宰的难度可想而知。
哪怕作为破壁人拥有特殊的灵魂,洛威特也不是想去哪就去哪,那其中的复杂逻辑,还需要他慢慢寻找。
简而言之,大战再起!
这就是死灵海的常态,战斗、厮杀、合作、背叛!
因为不会死,所以不怕死。
为了生存资源,更好的增强实力,在最原始的本能驱使下,一个个造物之神、创世之主以法则鏖战,你死我活。
各式各样的光波瞬间重新塞满战场,宇宙基座震动不已。
此前不管他们怎么战斗,宇宙基座都像是豪门大宅门口的石狮子遇见地震一样,只是抖了抖,然而现在,随着这么多主宰伟力涌入,宇宙基座就像七八岁换牙期小孩的牙齿,随时可能脱落。
脆弱的世界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强烈的攻击。
然而没有任何人选择留手,每一招每一式,都爆发出了全部能力。
但,有一个人不能被忘记。
无人深空,未知某地。
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里,他先是小心翼翼地屏气凝神,确定没有主宰跟过来才松了口气,掌心浮出一团光球。
就在这时……
“嚯嚯,难怪我找完这个宇宙也找不到‘大门’在哪,原来一直被你藏在身上。”
既然留在原地的是佛门大帝。
那此前一步踏出的,当然是骸山大帝!
极限瞬时惊出一身冷汗,回身便攻。
然而迎接他的是一把寒光凛冽的玄铁宝剑!
锵————
不大震耳的脆鸣声中,大帝左手拿着剑鞘,右手举荐平刺,看似普普通通凡人打架的刺击,却锐不可当,撕开了极限的护身法则。
好在后者已经从洛威特身上学会了教训,在无限循环法则被破的刹那,果断拉开距离,但还是被削去三根手指。
呼!
失去本体意志加持的手指在飞舞中迅速消散成灰烬,大帝收回手臂,抬头平静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情?”
“现在站在你面前,是为骸山大帝!”
“哼,可笑!”
极限腿在发软但嘴上不怂:“不过是仗着冥界之力压制了我的法则而已,如果我没有被那小鬼毁去那么多本源,你算个屁!”
“哦?这样啊!”
大帝若有所思:“的确,如果我用拳头打败你你肯定也不会服气,不尽快开启大门的话这个宇宙在他们的战斗中崩塌只是时间问题。”
“那就这样好了。”大帝说道。
“我把力量压制在和你一个层次上,以大门钥匙为赌注,谁赢归谁!”
说完见极限想要反驳,大帝眼神一寒:“莫非你以为对寡人口出狂言后,寡人还会允许你活着?”
“莫非你真的以为,为了区区一个世界食粮,就能损寡人大帝威仪?!”
锵!!
话音落下,鎏金玄龙剑迸发颤鸣。
“要么杀了我,要么去死……你已经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了!”
骸山大帝无疑是恐怖的。
不管是实力还是心计。
而被这样的骸山大帝记恨上,那是最大的恐惧!
饶是极限已经暗中观察无数年,此时也忍不住心惊胆颤,他看到的大帝虽然平日勤于执政、将冥界打理的井井有条,但也不可能忘记,两万年前,这个男人是如何脚踏四方,从主宰们那里虎口夺食,打下的冥域疆土。
不过……
如果是将实力境界压制在和现在的自己差不多的话。
极限舔了舔舌头:“好!”
他分出一团能量将光球包裹住,有他无限循环法则保护,除非能碾压他的境界,否则无人可以暴力破除。
随后极限开始热身,在洛威特连续斩击下被割裂后紊乱的法则气息慢慢圆润入体,气势上不见增长,但谁都能感受到他比刚才没接下大帝一剑时要强。
随后,极限热完了身,裂开嘴角。
“除了那个小鬼,我自认同境界无敌。”
“你会后悔的,骸山!”
“嗯,你说的对。”
话音落下,在极限万分震惊无法理解的注视下,宇宙苍穹化为冥土幽狱,恐怖的气息冲破寰宇,数以亿亿万计算的魂魄听从号令,化为剑光萦绕刀锋。
“冥魂招来·永殇!”
“共生之魂”系列法术和灵魂洪流一样,你能控制的灵魂越多、能量越庞大,威力越强,是死灵法师“力大砖飞”的标志性法术代表之一。
但那只是死灵法师……
换成掌控数个世界的冥域大帝来释放这个法术,那……就不叫力大砖飞了。
而是,力大星球灭!
极限愣了不知多久才回过神来,下意识想要抓回宇宙基座的大门钥匙,却看到一只瘦骨嶙峋的鬼怪已经将其抱在怀里,一溜烟溜回大帝身边。
“你作弊!!”
伴随着极限最后充满不甘的怨气,抽掉了整个冥域幽魂的大帝轻描淡写一剑劈下,将其彻底湮灭,不再留一丝痕迹。
“什么年头了还相信死灵法师,你这智商活到现在真是奇迹……本来我以为你是什么幕后BOSS,现在看来。”
收剑入鞘,呼啸的冤魂海洋眨眼间消散一空,四周归于宁静。
“躲起来才保护了你自己啊,小弟弟。”

xnv14寓意深刻小說 海賊之黑伯爵-第一百一十七章,請便!熱推-my9qh

海賊之黑伯爵
小說推薦海賊之黑伯爵
轰隆隆!!
法则神雷肆意咆哮。
事实证明,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论,吞星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极度愤怒,在观看了大帝为他展示的【未来】后,他主动选择接过重担,进入无限那个傻女人的身体。
有一个问题就是,一旦果实成熟成功摘取之后,那……
他们这个宇宙还有必要存在吗?
吃饱喝足作为“生命创造者”的吞星陷入了沉思。
最后得出答案。
好像……
“没有”?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位存在的话,他所做的一切都肯定只是为了自己,他们的死活根本无所谓,只要他自己能成长就好。
那,吞星当然不允许!
洛威特以为他看穿了一切,结果被知他只是第一层,大帝已经在第三层。
第二层是无限背叛,也在他计算之内。
然后当他又以为自己看穿了一切时,大帝再一次告诉他,其实自己在第五层!
比第四层的极限藏得还要深!
借用吞星不愿意看着漫威宇宙永远沉沦的想法,从头到尾导演了这场大戏,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堪比死神小学生!
“不,你这个疯子,为什么?!!”
无限当即吓得魂飞魄散。
二人完成交易后,很明显能感觉到吞星正在把体内属于他们两者的力量分给大帝,并且这一次……没有限制!
那脱离了法则躯壳本该脆弱无比的神念核心在五种法则催发下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气势攀升,从一开始普通的正式法师阶段,眨眼间膨胀到堪比圣十。
然后……
【伪物·天地妙化】!
不足三米高的蜡笔小人陡然膨胀了起来,不是气势膨胀,是他的身体开始迅速变大。
大帝控制着洛威特完全看不懂的法则手段不断扭曲得来的力量,很快便在那蜡笔线条胸口位置凝聚出一丝血肉。
嗖!嗖!嗖!
然后是第二丝、第三丝……
一条条肉芽从那蠕虫一般没头没脑的嫩肉中迸发激射,不断包裹在一起团成一颗心脏外形,同时还有更多的肉芽贴合在身体各处,拼凑成肌腱。
哗啦啦!
一枚枚骨头从血红色的肌肉里生长出来,像是遍地开花的野百合、带着新生的稚嫩翠色顽强蔓延扎根。
无限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输在这。
输在……
一个没有上进心的家伙的想法里。
“废物!!”感受到大帝那股气息越来越庞大浩瀚,无限极尽疯狂。
“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那是我们的东西啊!!”
“是……我们!”吞星此时却平静了下来,回答道。
“这个宇宙,而不是我们。”
无限左眼瞪圆,脸上挂满无法理解的神采。
她已经切开了自己消灭吞星提供的能量,然而在吞星主动供给之下,配合上大帝那远超于她的法则造诣……还有他事先留在吞星体内的诅咒之力。
一股股时间本源不受控制地将“无限”这个个体意识剥离,让她对法则的控制越来越薄弱,越来越模糊。
“我不知道我从哪来,也不知道我的未来。”
“生命创造者”吞星进入贤者模式说教道:“但如果我们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了维持宇宙的轮回,让生者归于死亡,让死亡酝酿新生的话,那就继续好了。”
“所以,不要停下来啊!”
“这个宇宙,不会在我们手里终结!”
“疯……疯子,你真的疯了。”无限喃喃道,想要摇头却做不到。
从吞星主动将他自己的力量法则和无限多重相生后的心灵之力送给大帝开始,这一切便不可扭转。
说到底,这还是一种另类的鸠占鹊巢。
只不过大帝方法比较特殊,将本该作为敌人的一方邀为同道,从本质上解决了战斗、战略、拼搏等不必要的麻烦。
能走捷径为什么要努力?
就是这种。
说话间,蜡笔人已经彻底变成了上千米高浑身赤果的血肉巨人,洛威特下意识扫了一眼,好在无鸡之谈。
山峰般巍峨的巨人浑身肌肉虬结筋络豪横,仅仅看上一眼就给人一种非一般的力量感,相比之下,洛威特黑漆漆阴森森的大灭之主形态给人的感觉反倒不如这个血肉所组成的大帝,那种血脉喷张、那种豪放狷狂,那带着几缕血腥味的发丝,才真的让人一眼觉得对方是为了毁灭而来。
不过就在这时,那不间断膨胀的气息陡然停住。
为了让对方放心,大帝留下的诅咒确确实实只有那么多效果,此刻吞星稍稍一用力,二人之间的链接直接中断。
然后……
嘭!!!
难看怪异的邪神无限腹腔豁然炸开,紧接着是胸口以及盆骨,从那腹部开始,一上一下两个方向接连产生爆炸。
洛威特知道那是为什么。
说一千道一万,终究还是没能改变一个本质上的结果。
五大创世神明,成功融为了一体!
只不过主导者从又蠢又坏的无限换成了现在处于贤者模式的吞星,他“神功大成”,自然,这个因为扭曲和冲突产生的身体必须抛弃。
从外状来看,就是踩在无限背上的大帝直接被掀飞了。
然而就在此刻……
唰!!
一道苍白的法则光波从浩瀚宇宙深处不知多少亿万光年的位置扫来,宛如一道流星划破黑暗苍穹,重重落在无限炸裂的躯体上。
呜————
咔擦!!
膨胀的乳白色能量波动瞬息间将四周大块区域吞没,再猛地收回去,等动静平息,那炸裂的血肉团彻底消失,从因果线上都捕捉不到任何痕迹。
“哟,终于舍得露面了吗?”
利维坦泡在死灵海里,洛威特卡在他身体内,躲开那恐怖的光波后,此刻浮出上半身,嘴角翘起。
“想想也对哈,自己最大的底牌提前被人动了手脚可自己却没能发现,你应该比我更憋屈,啊哈哈哈哈哈。”
但来者没有理会,愤怒地咬牙握拳,从齿缝间憋出两个字。
“骸、山!!!”
“叫我何事?”血肉巨人出现在来者身后,神情淡然,左手在前方虚空一拉,一件白底蓝边的古朴长袍被他从虚空中抓出,转身穿在了身上。
“你竟敢!!!”
“竟敢如何?”
“杀了你!!”
“请便。”

m3lm8好文筆的小說 海賊之黑伯爵笔趣-第一百一十五章,邪神之寂!展示-n5np2

海賊之黑伯爵
小說推薦海賊之黑伯爵
轰隆隆!!
浩瀚宇宙,天雷滚滚。
明明是没有水汽的真空,雷声却浩浩荡荡,惊雷炸耳。
法则神雷呈现出一种漆黑的色彩,但既不同于洛威特的黑暗与毁灭也不同于虚无之后的浑浊,那是一种复杂地能量融合在一起后被压缩出来的颜色。
哪怕相隔甚远,洛威特也能感受到其中恐怖的力量。
“7级了啊!”他下意识感慨了一句。
大帝嘴角一抽:“什么?”
“不,没什么。”洛威特甩甩头,抬手指着那从裂痕中逐渐展露出完全样貌的无限。
“你确定搞得定?”
“那当然,这个问题你问了两次。”
“我只是,有点怕。”
洛威特看着那上半身凹凸有致、皮肤嫩白无关精致的黑长直美女,下半身从腰间开始膨胀成一团恶心的、褐色黄色红色交杂凝结成一颗硕大肉球的无限咽了咽口水。
诡异的造型结合从裂痕中挣脱的动作让她看上去像是一座邪神浮雕活了过来。
从裂痕挣脱的过程就是她脱困而出的过程。
冲不了,冲不了。
不冲了,不冲了。
洛威特敬谢不敏。
然而大帝却对此饶有兴趣,仔细观察一番后评价道:“进化得非常完美,全身力量只保留了一点空隙,但却因此维持了自己的清醒神智。”
邪神上半身的女性在他眼中便是无限理智的化身,而下半身,只是单纯的力量。
啪!!
话音落下,那肉球已经彻底从裂痕中挣脱,直接撑爆狭窄的裂痕。
呼!呼!
恐怖的吸力顿时从裂痕后面传出,然而这附近没有任何可以被它吸进去的东西,死灵海根本鸟都不鸟它,浓雾没有半点动摇。
随即它似乎自己也知道没趣,在某种力量帮助下逐渐愈合。
等待风声停歇,下半身是颗直径上千米肉球而上半身女性身体巍峨巨大的无限彻底展现在两人面前,睁开的双眼只有黑暗,连吞噬永恒得来的光彩也彻底消失。
什么都没做,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便让洛威特冷汗连连。
“这股力量……比主母动用本体力量时还要庞大,你确定没有问题?!!”
“烦不烦啊你?!”
大帝皱眉瞟了他一眼,随后什么都不多说,直接朝恐怖的肉山怪物靠近过去。
这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
无限双眼转动锁定大帝,然后……
嘣!
咔擦咔擦!!
一道道法则神雷从她全身附近蔓延了出来,那虚无浑浊也无法对那纯粹的法则之力造成半点克制,战斗从近身战终于回归了对轰炮弹。
此时的无限化身特斯拉线圈,密密麻麻的法则神雷将她身周范围彻底笼罩,密不透风。
飞过去的大帝几乎立马被弹了回来,法则身躯上多出一条横贯胸口与小腹的裂痕,嘴角溢血。
而这,似乎还是她无意识释放的攻击。
哗啦!
巨大的眼睛从黑暗深处迸发出一丝神采,无限看着大帝,精致的五官突然狰狞迸起青筋:“你,该死!!”
说罢,那暗无天日的法则神雷被某种力量强行从圆环收束起来,集中到无限身前。
随后她下半身保持不动,上半身抬手一推,将那暴躁浓缩的法则神雷推出。
轰!!
嘣咔!!!
巨大震鸣响彻星空,被压缩到极致的法则神雷带着毁灭万物的气息轻描淡写撕开光与暗组成的护盾,大帝重重喷出一口淤血,饶是他也不免身受重伤。
随后,无限左手举起,又是一道法则神雷在掌心汇聚。
“落神枪!”
招式的名字证明了无限的信心,创世神明眼中的真神只有一个,全知全能的AAO!
取名“落神”,说明她和洛威特一样,都特么没安好心。
轰隆!
伴随着黑雷炸裂,漆黑雷枪在她掌心凝聚成形,瞄准大帝被打飞的方向,无限上半身筋肉绷紧,朝他重重投……
诶,还没投呢!
咔擦!
只见无限突然像闪着腰一样维持着投掷前的姿势一动不动,僵直在太空中,失去后续的落神枪持续了一会儿后原地散开,重新化为密不透风的法则神雷形成一个圆护御周身。
而大帝……
停住身体后面无表情的拍了拍衣领,对胸口小腹的伤口视而不见。
反而用说不出惋惜还是喜悦的眼神看着无限,感慨道:“我说了,你已经进化得非常完美,为什么还要贪图更多的力量呢?”
无人深空,无限一动不动立在那里,并没有有所表示。
“这……”洛威特呆住了。
“为什么?”
“你在时间本源里留下的诅咒连她现在的能量浓度也无法破解?”
大帝瞟了他一眼:“如果我说,我根本没有在时间本源里留下诅咒,你信吗?”
洛威特:“!!!”
“当然如果我说了的话你肯定不愿意配合我完成这件艺术品,所以……”他耸耸肩:“无知是福啊!”
“……”
洛威特噎住半响,好半天才从嗓子眼里吐出一个字。
“*!”
他之所以那么自信将全部能量打空就是因为战友是大帝,那个以自己恐怖的算计配合他轻易击杀永恒和死亡两位主宰,甚至还在来之前单独搞定了吞星的大帝!
九幽冥界创世之主、骸山大帝!
以他那比自己夸张鬼知道多少倍的算力,不可能不事先在时间本源里做手脚,死灵法师兜里掏出来的苹果也敢吃,除了小孩就是无限没别人了。
所以他一直以为,大帝的杀手锏就在那时间本源上。
他故意让无限进化成完美形态,然后借助时间本源……
鸠占鹊巢!!!
包括他最后的寰宇寂灭也是为了促成这个结果。
无限太蠢了,蠢到吞噬了吞星没有发生形态变化都不知道,就算是主宰也是存在极限的,同时掌握两股法则之力的她个人形态要是不跟着产生进化、像湮灭一样、像法师一族一样,根本无法控制两股力量。
所以她更不知道,同时控制五种主宰级法则神力需要的意志得多么坚定。
还有什么是比死亡更能激发潜能让人临场突破的方式吗?
结果呢?
没有!!
洛威特此刻有一肚子话想说,但思来想去,最终化为一句本能。
“但也别担心,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把握。”大帝看出他的……愤懑,笑了笑。
“用无限理论解释的话,她只掌控着时间和空间,湮灭只掌控着现实和灵魂心灵,中间隔了一个力量需要连接。”
“然而……”
洛威特眼前一亮:“然而……吞星没死!!”
“是啊,吞星可还没死呢。”大帝充满感慨的回望那邪神造型的无限。
“而且,因为心灵和灵魂的融入,反而唤醒了吞星那股作为力量法则的本能,明明放弃就可以的事,为什么非要努力?”
嘶————!
洛威特倒吸口凉气,脸皮狂抽:“虽然我感觉你在影射什么,不过我还是要说,将‘我’的身家性命以及‘我’暴露的可能性全部赌在无限的个人想法上,你确定不需要对我道个歉?”
“哦,斯米马赛。”
“诚意点啊混蛋!!”
孰料此时大帝笑了,看着他:“这不就是法师吗,小鬼!”
“连自己都不畏惧死亡,何况利用他人?”
说到这,远处的无限双眼重新恢复神采,但没工夫注意大帝,她直接张嘴喷出一口淤血,面露狰狞。
“该死!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然后那张脸立马换上桀骜狂笑,同一个嗓音另一个语气传了出来:“是啊,可你自己不把我吞噬掉,这不怪我啊无限!”
同样的语气大帝非常耳熟。
那个人之前打架时也是这般聒噪,其名为:吞星!

h9skw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海賊之黑伯爵 起點-第一百零二章,永恆、歸於永恆!鑒賞-bhgcd

海賊之黑伯爵
小說推薦海賊之黑伯爵
创世至高们都有着自己无法比拟的强大能量,而他们唯一算得上弱点的东西只有属性单一。
这要洛威特一打二甚至一打三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动用了毁灭之源,在连锁崩塌无法成立的这个宇宙,也只能和大帝说的一样,【帮你减轻一点压力】而已。
但……
如果这个宇宙和死灵海相连的话,那情况就有些不同了。
嗡!
以临界状态发动的旧日诵唱完全激发出了青年期利维坦的全部潜力,刺耳尖鸣响彻宇宙,飞速扩散的精神冲击瞬息将这片星系包裹了进去,纯粹的混乱意志灭绝范围内一切生灵,震碎它们的灵魂。
好在仗着法则优势,不仅是死亡和永恒,连同样被囊括了进去无限与湮灭也转眼撤离这片死寂的宇宙空间,无可名状之物即便只是声音也充满令人疯狂的悸动,在攻击停下以前,没人想试试靠近过去的下场。
时间胶囊里,死亡透过白色的时间光膜看着前方被扭曲的现实宇宙,表情沉重。
“好可怕的攻击!”赤手空拳的她拽紧拳头。
“哪怕在这我也能感受到那股令人疯狂的邪恶思维,这家伙……有些不好对付啊!”
永恒同样脸色凝重。
虽然能预知到对方的攻击手段,但不代表就有办法克制。
自己身上发生的转变让他意识到,对方并不能直接击溃他们所代表的法则力量,但却能击溃他们拥有的个体意识!
法则是法则,意识是意识。
如果失去自我,那他们……大概就相当于一颗十全大补丸,谁都能吞噬掉补充精元。
而他们……
还真没有多少办法抵御。
决定木桶能装多少水的从来都不是最长那一块,这一招不是洛威特最强的杀招,天刃归烬就强出百倍不止,但却是他们最无法抵御的一招,用自己还算擅长的领域,针对他们没有太多了解的区间。
比起那呼吁外界力量降临的手段,这才是最麻烦的一点。
棘手!
难办!
两大创世神明皱起眉头,思考破局办法。
这时,和无限对拼一招退回来的湮灭忽然开口道:“话说……只有我关心那个混蛋去了哪里吗?这么夸张的范围,哪怕是光也无法瞬息逃走吧?”
从刚才开始大帝就失去了踪迹,为了防范于未然,湮灭一直留着三分余力,以游走为主,不敢和无限全力对拼。
“的确,那个家伙……”
这话提醒了两人,永恒正想点头,忽然,一只手掌猛地从他胸口探了出来,灵魂躯体在其面前好像完全不设防,轻轻松松便被撕开。
“呃啊!!”
他艰难发出一声痛呼,失去意识维持的时间胶囊破碎开裂。
半透明的淡蓝色身躯胸口位置,黑白相间的手掌沾着粘液般溢散的灵魂能量向外探去,等伸出大半截手臂后,转过来按在他肚皮上,似乎想将更多的躯体拔出。
“什么鬼东西?!”死亡眼皮狂跳,想也不想一道灰色浓雾轰击出去。
轰!!
但对方似乎已经早做好了准备,一把将永恒按得向后躺倒,自己飞速冲出。
灰色迷雾在宇宙真空散开,背景板一样为对方的出场增添了几分不详气息,看着那熟悉的面孔,湮灭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是他?!!”
随即直接被无限打飞了出去。
“唔,这下就有底气多了。”
半身金黄圣洁、半身黑暗邪恶,高大的“山达尔人”屹立在宇宙中心,背靠死亡迷雾染色的宇宙真空,他双手弯起尝试捏拳,似乎在熟悉体内的力量。
随后点头。
“虽然依旧没跨过那条线,不过只是对付你们的话,已然足够。”
“不……不可能!”永恒沙哑着嗓子,满脸无法理解。
“多元宇宙已经毁灭了,你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将他带回来、甚至还解开了你的时间冻结对吧?”大帝双手举过头顶,健身猛男般侧腰摆动,让那高鼓的肌肉开始热身充血。
“那么同样的问题我也问问你,永恒同学……你凭什么认为,宇宙毁灭就等于万物消亡呢?”
“什么?!”
“灵魂容器要达到的目标,可不仅仅是给你制造弱点而已啊!”
话音落下,突然一声响指传遍宇宙。
洛威特左手戴着五枚颜色各异的戒指,但那股属于灵魂宝石的波动却是从他整个天神之臂上散发出来的。
“早就想这么做了,没想到能在这里完成。”
血肉巨人脸上挂满险恶阴笑,随着响指打响,那本该消散的旧日诵唱蓦然膨胀到一个恐怖的程度,千百倍放大后,直接将措不及防的所有人包裹了进去。
他……
之前在留手?!
死亡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这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随即无暇分心,调动全身的力量抵御那股混乱思维侵袭。
湮灭和无限同样如此,如果他们真的只存在概念还好,但拥有了自我意识后,反而无法摆脱【阿撒托尔之旋律】这一大禁咒影响。
场中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存在大概只有换上了“黑白至臻”皮肤的大帝,憎恶之种是冥界诞生的死灵,不管是什么攻击都根本无法伤害到他,此刻脚步平稳地踩在虚空中、像是莅临的君王般从容淡定、一步步走向永恒。
然后在对方惊骇欲绝甚至带着几分哀求的注视下,举起代表权威的王之力……
呸!
右手,刺入永恒的肚子。
噗嗤————
然后用力一拧,再抬手时,一团时间本源就握在了他手上。
“再见了,可怜的奴隶。”他眼神怜悯地看着眼前被强行抽取出时间本源后开始像瓷器般从伤口处延伸裂痕的永恒魂体。
“明知道自己掌握的力量能克制一切不涉及法则的招式进行预知,结果还是一点防备都没有……自信到这种程度,放我的剧情里,你恐怕活不过三集。”
闻言,永恒顿时想起了此前发生的种种一切,走马观花般回顾一遍后,眼球转向侧过脸不去看他的无限,发出最后一声呻吟。
“是……嗬……是你?”
随后……
嘭!!!
炸成了一团烟云。
随即,旧日诵唱慢慢散去。
重新恢复平静的太空中,湮灭和死亡微微张大嘴,不敢置信地看着原地消散后永恒留下的云雾白痕,久久无法回神。
这到底……
发生了什么事?
轰!!
嘣……咔擦!!
另一头,彻底寂灭的宇宙战场中心蓦然出现电闪雷鸣,极限控制着诡异未知的苍白之力不断和主母对轰,此时此刻顿时瞪大了双眼,和湮灭与死亡一样不敢置信地回头。
“不可能!为什么?!”
“因为你太自信了混蛋!”主母眼皮狂跳着冲上来一拳轰出,蔓延上万光年的扫帚形红黑色残影是深渊意志的实体化显现,极限蓦然大惊,慌忙结出苍白之力护御身体。
铛!!
嘭!
但还是被红黑残影轰碎了防御,主母的拳头重重砸在他太阳穴上,将他整颗脑袋打得变形,沿途撞碎一条星河般无比宽广的宇宙空间。
“和老娘打架还敢分心?看起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啊,混账东西!”
说来你可能不信……主母,其实是个近战英雄。
标准的高攻高防。
而看似远近皆宜法师出身的大帝……其实是个刺客!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回过头想个法子再弄死你。
但话虽如此……
打完一拳后,主母扭头脸皮抽动地注视着几人交战的方向,莫名来心情一阵不爽。
“这种不详的预感……那两个混蛋,难道又把老娘算计了?”
她能感觉到一名创世至高的消散,可却总感觉自己丢了什么东西。
如果洛威特在此肯定会说。
自信点,把“难道”去掉。
虽然对不住,但这都是大帝指使我做的,和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