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詭異入侵 愛下-第0275章 人類公敵展示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高翊老师大概是想把这个汪浩当诱饵,看看能否把另一个凶手引回来。
不过,在江跃看来,这操作起来似乎难度极大。
汪浩这会儿已经被绑缚得结结实实,加上腿脚被打断,逃跑显然不现实。
虽说抓到了一个凶手,但是校方领导一个个脸上还是愁云惨淡。
疾風
四条人命,光是这一点就够他们头疼的了。
最要命的是,凶手还逃脱了一个。
逃脱的凶手就跟一个定时炸弹似的,指不定在什么时候就爆了。
“校长,行动局那边,咱们要尽快联系啊。我估计等招警官他们转达,不知道是啥时候的事了。”
按规定,招警官他们接了警,发现是诡异案件,就得转交给行动局。
可现在校方跟招警官算是闹翻了。
就算按规定,他们必须要转达给行动局,可什么时候转达,怎么转达,这可就大有文章可做了。
只要拖上一阵,这边就够扬帆中学喝一壶的。
扬帆中学根本拖不起。
“谁有行动局那边的关系?”校长扫了一圈校方高层。
这些校领导平素怎么会跟行动局有交往?一个个面面相觑。
高翊老师却微笑看着江跃:“要说行动局,还是江跃同学关系最到位吧?”
“行动局那边我可以联系。”江跃倒没推三阻四。
校长一脸和蔼可亲道:“那就要辛苦江跃同学跑一趟啦。”
“交给我。”
江跃点头答应,随即又道:“对了,大家还是要提高警惕,那个逃走的凶手,极有可能卷土重来。我建议,所有同学最好不要落单行动,成群结队活动,越多越好。”
出了这么大的事,神经再大条的人,恐怕也会产生恐惧。
“跃哥,我跟你一块去。”
茅豆豆主动请缨。
“豆豆,你留着吧,我不在的时候,这边你得多看着点。肥肥,你跟我一块去。”
茅豆豆见江跃不让他一块去,让童迪一道去,多少有些吃味。
不过转念一想,跃哥这是看重我的能力,觉得我茅豆豆可以独当一面啊。
想到这里,他不但释然,反而有些得意。
一拍胸脯:“跃哥你放心去,这边由我们茅豆豆坐镇。”
“记住,别逞能,你没有任何防护,最好不要硬刚。”江跃拍拍茅豆豆肩膀,和童迪快速去了。
星城的道路多数还能开,但去往星城行动局总部的路上,多少还是有些破损严重的地方,导致车子无法顺利通行。
江跃索性招呼童迪下车。
双手将车子一把托起,直接扛着车子翻过破损区域,到了平坦地面,又把车子放了下来,继续通行。
这一幕只看得童迪目瞪口呆。
居然还能这么操作。
这可是几千斤的大玩意啊。
在江跃手中,就像个大玩具车,轻轻松松就扛起来走人。
“肥肥,刚我看你好像在那株老榕树下逗留了很久,是不是又跟它聊了一下?”
童迪叹道:“跃哥,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了。老树说,女生宿舍的惨案,也许只是个开头。未来,这种杀戮,可能会成为常态。”
江跃握着方向盘,目光倒是平静。
这并没有让江跃感到意外,他其实也说过类似的话,诡异时代,各种诡异事件必然会成为常态。
人类必然要受到其他物种的倾轧挤压,不得不努力争取生存空间。
岁月静好这种事,将成为让人缅怀的历史。
“老树有没有说,这是什么怪物?”
“没,它也讲不清楚。”童迪摇了摇头。
江跃脑子里其实充满问号。他甚至都搞不清楚,这凶手到底是被怪物附体了?还是凶手本身出现了变异,变成了怪物?
两种情况,似乎都存在可能性。
不过江跃大致可以判断出,那两个凶手,女性凶手应该是主角,汪浩反而更像是附庸。
当然,这也仅仅是江跃的猜测。
两人说话间,行动局便到了。
也就一晚上不见,罗处和老韩两个人明显憔悴了很多,胡子拉碴看上去就好像瞬间了老了好几岁,眼窝周围还隐隐有黑眼圈。
看得出来,大概又是连轴转的一天。
这种工作强度,就是江跃看着都心疼。
“罗处,行动局不是有五个行动处吗?也不是非得你们三处扛着整个行动局走吧?”
罗处将烟头一把拧在烟灰缸里。
“小江啊,就算是二十个处,也是杯水车薪啊。人手永远不会够。这连续两天,诡异事件到处爆发。现在整个星城,就像一锅慢慢烧热的水,虽然还没有完全沸腾,但底下已经是热流涌动了。”
“对了,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你姐去军方报到了吧?”罗处总算还没忘江跃家那点事。
“一早就被接去了。”
当下将扬帆中学的案件盘点了一下,同时跟昨天大学城的案件对比分析了一下。
罗处又不自禁点了一根烟。
要知道,他原本并非烟枪,现在居然有点离不开烟,足可见现在的工作压力有多大。
“小江,大学城那边,昨晚出现了好多起类似案件。还有好几个小区,也出现了类似案件。光是这一类案件,我们三处的人手就有点捉襟见肘了。”
“有眉目吗?”
“目前没有。”罗处长吐了一口烟。
“我们有,凶手已经抓到一个。”江跃道。
“什么?”罗处和老韩充满血丝的双眼,顿时一亮。
他们到现在几乎找不到什么有用的头绪,忽然听说抓到一个凶手,这无疑是一阵强心剂,让他们顿时来了精神。
罗处一把抓起椅子上的外套:“走,走,去你们学校看看。老韩,你留下看家,主持工作。”
老韩苦闷道:“你是处长,主持工作是你的活啊。干嘛总要跟我抢着冲到第一线?”
罗处咧嘴一笑:“下次你去,下次一定让你去。”
说着,点了两个人,拖着江跃的手臂就往外走。
爱妻好甜跟我去私奔
江跃却朝办公室里扫了几眼,问道:“那俩孩子你安置到哪了?”
“放心吧,安排他们跟三狗一块学习,对外宣称是我们挑选的好苗子,应该没人会留意到他们。”
在行动局内部,应该还是安全的。
虽然行动局内部没准有那个组织的眼线,但董蓝董青本来就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还到不了被盯梢的级别。
就算行动局有叛徒,也绝不会把视线盯到两个小孩身上。
到门口时,罗处看到江跃开着车,着实一愣。
“你从扬帆中学开车过来的?”
“是啊,不然哪有这么快?”
“不是吧?据我所知,这一路好几处道路都有大坑,你这车根本过不去啊。”
“好办。”江跃笑了笑,“只兴车子载我们,难道不许我们扛着车走一程吗?”
“扛着车走?”罗处呆了好一阵,才苦笑起来,“好吧,这对你来说倒是个好方法。”
“那你们来来去去怎么办?”
“也好办,走到哪,道路通不了的话,下车翻过去,然后就地征用路边的车子。”
现在满大街车子倒是很多,就地征用,倒也不愁没有车子。
再回到扬帆中学,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和江跃离开之前倒是不一样,女生宿舍周围的人群已经彻底散去。学生们已经各自回到班级。
学校高层也在召开会议,商讨如何善后,如何安置在校这些学生。
罗处到来,让学校高层就跟见到大救星似的。
校长抓着罗处的手,晃了又晃。
“罗处长,真是辛苦你们了。”
“凶手呢?”罗处单刀直入,他要见一见凶手。
“高老师那边看着呢,罗处长,你来得及时啊。我们现在就头疼,如果汪浩的家属来,我们应该怎么应付。”
“汪浩?”罗处一愣。
江跃忙道:“就是抓到的那位。”
罗处板着脸:“凶手的家属难道还有脸闹腾不成?”
“罗处啊,汪浩这个学生,他家世背景有点特殊。父亲是银行行长,母亲这边也是星城大家族,很有能量……”
“他是不是凶手?有没有他作案的铁证?有没有现场目击者?”
这连环三问,倒是让全场一片愕然。
汪浩到底是不是凶手?
这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目击者肯定是没有的,作案的铁证,目前也没有锁定,所以,他到底是不是凶手,不好说!
伤害姚老师倒是现场人人都是目击者,可那是女凶手小娜所谓,那厮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所以,汪浩到底是不是凶手,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目前也仅仅只能说,高度疑似而已。
“我先看看凶手去。”
罗处大概猜到了什么情况。
只要这个汪浩确然是凶手,那就好办。罗处才不管你家世背景什么的,他罗某人办案从来不考虑这些东西。
行动局只办诡异案件,诡异案件的凶手那就是超自然生物,你家世背景怎么了?难道还敢给怪物凶手背书不成?
来到看押汪浩的房间,罗处看到汪浩的第一眼,明显有些错愕。
眼前的汪浩,被绑在一条椅子上,垂头丧气,看上去很是虚弱,完全看不出是个丧心病狂的凶手。
尤其是高翊在一旁小心谨慎,武器不离身的样子,看上去就好像看押什么高度危险份子。
江跃大致介绍了一下彼此身份。
“罗处,别被他现在的外表迷惑了。”高翊看出罗处眼神中的不解。
手中拿过一个遥控器,朝前方点了几下。
投影仪上顿时出现画面。
这竟是现场拍摄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淡定从容的学子,看上去距离还挺近,像素还挺清晰。
从小娜一把扣住姚老师开始,一直到汪浩变异攻击邵副主任,再到江跃出手,以及汪浩和江跃缠斗,被江跃压制,随即被高翊老师一棍打断了腿……
一连串的现场,在视频中全部得到了还原。
这个视频放完,视频又跳到另一个角度拍摄到的东西。
这是女生宿舍楼的全景视角,距离远一些,但清晰度也很好。还原度也极好。
罗处看完之后,一扫之前的疲惫,眼睛冒光。
又反复看了几遍,甚至是一帧一帧地琢磨起来。
“高老师,这几个视频,我可以拷贝一份吧?”
高翊忙道:“当然可以。行动局出马,我们自然全力配合啊。”
罗处走近汪浩跟前,揪起他耷拉的脑袋。
“他这变异,需要什么条件么?”
“应该可以掌控,但似乎也需要一些条件?目前来看,他好像无法激发变异。不然的话,他会这么驯服老实?”高翊猜测。
罗处拖了一条椅子过来,坐在汪浩对面。
“说说吧,怎么回事?”
汪浩瞥了罗处一眼,轻蔑道:“你是什么东西,配跟我说话吗?”
说着,嘴唇一动,一口口水喷向罗处。
罗处似乎早有准备,脑袋一歪避开。
罗处带来的两个行动局手下,却是勃然大怒。
“淡定,淡定。”罗处制止手下上前揪打汪浩的冲动。
“听说你家世很硬,所以你觉得就算杀了人,也可以负隅顽抗,对吧?觉得这星城地界,没人治得了你对吧?”
汪浩冷冷笑着,虽没说话,但表情还真就是这个意思。
“你看,还是很诚实的。”罗处慢条斯理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罗,星城行动局的。行动局的全称,超自然特别行动局。”
“你这案子,现在由星城行动局正式接手。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吧?”
“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你此前的家世,你的背景,统统都是浮云。你现在就是一个超自然怪物,一个人类公敌,只要你杀人的罪名坐实,别说星城,整个大章国,没有人救得了你。谁想救你,谁就是和整个国家,和整个世界,和整个人类公然为敌。”
放在人类和诡异物种这个超大语境下,罗处这番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这基本就是陈述一个事实。
“这些视频,就足够定你的罪,足够要你的命。”
汪浩本来高冷倨傲的表情,在罗处一番攻势下,渐渐变得有些不自信了。
家世背景这种一路开挂的人生,眼下这状况,好像真派不上用场啊!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第0259章 童肥肥的異能推薦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杜一峰好像永远有听不完的小道消息。
最重要的是,他眼下说的这个小道消息之前一直不说,直到江跃来了才说出来。
这说明什么?
说明杜一峰对江跃以外的人,压根没有信心啊。
要说星城一中,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跟扬帆中学较劲。诡异时代之前,抢生源,比升学率,比考上名牌大学的数目,比教研成果,比论文多寡……
甚至连女老师的质量私底下都要比。
所以,星城一中这时候下战书,虽然有些怪怪的,却没让大家觉得很意外。
韩晶晶这几天也很少来学校,对学校发生的事也未能及时掌握。
听了杜一峰的话,韩晶晶撇撇嘴:“星城一中最近看来是真膨胀了啊。”
下战书这种事,星城一中是经常干的。
当初田径队,篮球队,足球队,都给扬帆中学下过战书。
当然,多数时候,扬帆中学都会把星城一中摁在地上摩擦。
毕竟,这些年,星城一中不管是生源质量,还是招生规模上,都被星城一中稳压一头。
杜一峰道:“也不怪人家一中膨胀,一中从京城回来的那位天才调门很高,听说是他倒逼一中校方。”
天才总有些脾气的。
一中好不容易挖了个天才,自然要顺着天才的意思。
不然人家干嘛一定要待在一中,别的学校难道就不香么?
“说的就是那个测试220%强度的么?”
“就是他啊,不然的话,一中自己本校那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哪来的胆量叫嚣咱们扬帆中学?”
“这么嚣张,叫什么名字?”韩晶晶蹙眉问道。
“不太清楚,好像姓吴还是啥。”
“吴定超。”江跃忽然道。
“咦?老大你怎么知道?打听过?”茅豆豆惊讶无比。
“前两天听别人提过一嘴。”江跃含含糊糊道。
谁都想不到,江跃知道吴定超这个名字,是在闹鬼的银渊公寓里,是那位萧子健嘴里听到的。
而且,当时萧子健说吴定超的时候,江跃还顺便躺了好几枪。
“吴定超,吾定超,这意思是一定要超过咱们扬帆中学?”有人牵强附会地解读起这个名字。
“狗屁!取个名字就能超过咱们扬帆中学,老子要是改名茅镇星,岂非可以镇压整个星城?”茅豆豆叫嚷起来。
他本身就是天不服,地不服的性格。
“豆豆,你特么就少说两句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咱们扬帆中学扛把子呢!”有人揶揄道。
“是啊,真要跟一中干,也到不了你这啊。”
茅豆豆翻一个白眼:“轮不到老子,难道还能轮到你们两个废柴?谁不知道,扬帆中学扛把子,那就是我跃哥,社会我跃哥,人狠话不多。”
江跃顿时一阵无语:“说了半天,战书在哪呢?”
杜一峰道:“应该还在校方高层那里,要不找高翊老师问问?”
“算了,我先去看看童迪。你们先聊着。”
大家说到战书的时候,江跃附和几句,这种鸡毛蒜皮的意气之争,在他眼里压根算不得什么大事,跟小屁孩玩泥巴差不多。
童迪居然瘦了。
这是江跃没想到的,遭一场变故,整个人居然瘦了一圈。
童迪显然也知道是江跃救了他,见到江跃时,也分外亲近,拉着江跃就往外走。
“肥肥,你这是要拉我去哪啊?”
“班长,咱们找个偏僻的地方说去,这里人多。”
童肥肥虽然也很逗比,但他的性格跟茅豆豆不同。茅豆豆有些举动明显无厘头,未必有什么深意。
可童肥肥如果这么做,肯定是有事。
两人走到宿舍后面那片空地上,还是那棵老榕树,那条小路上。
这一带来的人一向不多,尤其是最近各种诡异传闻甚嚣尘上,大家对相对偏一些的地段,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加上今天走读生很多不来学校,住宿生也有一部分逃离。以至于整个校园相对平时萧瑟多了。
“班长,你相信特异功能吗?”童肥肥认真地问道。
如果是以前,江跃肯定会摇头表示不信。
不过眼下经历了这么多诡异事件,他江跃本人,就是一个特异功能的代表,自然不可能昧着良心说不信。
“肥肥,诡异时代来临,你说的特异功能,肯定是存在的。就好比你那对耳机,其实就是一种诅咒……”
“我知道,我知道。我要说的不是耳机这件事。”童迪连连点头,“我是说,我好像有特意功能了。”
“啊?”江跃惊讶,“什么特意功能?”
童迪本身是觉醒者,难道进一步觉醒,获得了别的天赋技能?
“我能跟这棵老榕树交流。”童迪靠在老榕树下,口气无比认真。
“我能听懂它的意思,而且它也能接收到我的脑电波,我们能够形成意识交流。”
意识交流?一个人和一棵树?
这听起来咋那么神奇呢。
考虑到童迪喜欢看小说,这该不会是小说看多了,自己脑补出来的技能吧?
见江跃将信将疑,童迪忙道:“班长,你不信我吗?”
江跃苦笑道:“我不是不信,我是好奇,你们是怎么交流的?你怎么证明你们之间有交流?”
“它说,它说我是超凡者,是个强大的精神念师。”
好吧,越说越像小说情节了。不过也亏得是江跃,他并没打击童迪,反而颇为好奇。
“肥肥,你说的这些,别人肯定未必信,只要你拿出证据,我肯定信。”
“好,那你等着。”
童迪说着,靠在老榕树上,缓缓闭上眼睛,仿佛要进入冥想状态。
片刻后,童迪开口道:“请你挥舞树枝,连续六次。”
童迪话音落下,江跃好奇地抬头看。
这老榕树枝繁叶茂,树枝竟真的舞动起来。这种舞动不是风出过来那种自然起舞,而是非常刻意,像是人类挥舞手臂一样,幅度不小,连续舞动起来。
不多不少,正好六次。
有趣了!
这回还真不由得江跃不信。
“请落十片树叶,落在我同学跟前。”
此刻的童迪,便像一个得道之士,言出法随,那榕树晃动起来,一片片树叶竟真的飘落下来。
一片一片落在江跃面前。
一片,两片,三片……
不多也不少,又是正好十片。
好家伙!
这还真是神了。这可不仅仅是和老榕树沟通,甚至还能操控老榕树啊。这是什么神奇技能?
“怎么样?”童迪睁开眼来,面上有些得色,朝江跃扬着脑袋。
“服了,服了。”江跃竖起大拇指,“肥肥,看来你是真觉醒了,而且不单单是肉身的觉醒,还伴随天赋技能啊。”
“班长,这就是技能吗?这么说,我是真正的超凡者?”
“妥妥的!”江跃非常肯定地点头,“别的植物,你能沟通吗?”
“我试过了,不行……”童迪沮丧地摇摇头,“除了这棵老榕树外,其他的植物都不行。”
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
“你也别急,说不定这才是刚刚觉醒的技能,级别还不够。以后慢慢变强,也许一块石头都能沟通呢?再说了,你跟这老榕树感情好啊,说不定你们早就形成了默契,培养了亲和度,所以你第一个可以沟通的就是它。”
要说童肥肥跟这老榕树是真的关系很好,经常一个人坐在树下看小说,一看就是大半天。
“班长,还是你靠谱。我要是跟其他说这个事,他们多半以为我是神经病。”
“不不不,肥肥,你一定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这就是你的天赋,是诡异时代给你打开的窗口,绝不要因为别人的看法改变你自己,一定要深耕,要挖掘这个技能,让它成为你的资本,强大的资本。”
到底是班长,是童迪最信任的人。
江跃这一席话,对童迪的鼓舞极大。
童迪一双细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散发着欣喜狂热的光芒。
“班长,还有一件事……”
“哦?”
“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什么?”
“我梦到……我梦到世界上出现了很多怪物,我们人类被这些怪物到处追杀,到处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到最后,我们剩下的人类,都不足现在的三成……”
江跃叹道:“未来,这可能不仅仅是个梦,也许会成为现实。”
“不过,童迪,不管这是不是个梦,外头都千万不能说。”
童迪面色凝重点点头:“我知道的。”
“你还梦到什么?”
“我梦到七螺山。”
“七螺山怎么了?”
“我梦到七螺山变高了,那里出现了很多奇怪生物,都是地球没有的物种。七螺山其中一座山峰深处,有一个巨大的虫卵,通体姿色,每到夜间,就会散发着刺目的紫光,冲天而起。”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但是这个梦好像很奇怪,只要我闭上眼睛去联想,这个梦就好像会自动续上,在我脑海里反复出现那些画面。而且给出的提示好像很危险,是个大凶之兆。”
梦多次出现,这种事江跃其实也遇到过。
同样的一个梦,梦里的场景多次出现,科学解释不了,但很多人都会遇到这种状况。
可是从童肥肥嘴里说出,此刻却显得极为诡异。
想了片刻,江跃叹一口气:“算了,这些事,你也别对别人说,自己知道就好。有什么新的发现,随时告诉我。对了,昨天我提醒你们囤积一些食物,你有没有囤?”
“有的有的,要说囤食,我可比多数人积极多啦。不然你以为我这身肥肉是怎样来的?”
“囤了就好。”江跃笑了笑,“我顺道去孙老师家看看,你去吗?”
“好啊。我去,我当然去。”
童迪一边走,一边慨叹,“讲真,虽然我是进了专属班,可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那里的氛围。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孙老师那个班没有散,大家都开开心心的,一直到毕业。”
老孙那个班,要说班级氛围,那是没说的。
江跃的意外到访,让孙斌颇感意外。
“孙老师,现在班里什么情况?”
孙斌苦笑道:“我当了这么多年老师,今年算是长见识了。马上就要高考,一个高考班,请假的请假,旷课的旷课,离开的离开,学生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你说这叫什么事?”
“世道如此,这也不是您的错,每个班情况应该都差不多吧?”
“唉!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孙斌感慨。
“孙老师,今后这只怕是常态,而且可能会越来越严重。除了适应,还是适应。”
“道理我知道,这心里头还是觉得伤感。对了,江跃,你不是说在老家么?怎么回来的?”
跟老孙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说了。
“好小子,专机接送,你行啊。”
“孙老师,昨天让你囤物资,看来你囤了不少啊。”江跃看着这半屋子都是各种食物和物资。
“别人的话我可以不听,你小子的话,我现在能不信?幸好我行动早,执行力坚决。听说到了后面,超市被抢购一空。”
江跃心中暗暗叹气,现在道路损坏,物流必然受到极大影响。各种物资的流通不畅快,许多地方必然要出现物资紧缺的局面。
星城只怕也难独善其身。
当然,这些事情轮不到江跃操心。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童迪却忽然道:“孙老师,你这门锁,只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啊。照我看,得加固。”
老孙住的地方,是学校的教职工宿舍,门只是普通的木门,锁也只是普通的老式牛头锁,这玩意,一个成年人都能直接撞开。
江跃深以为然,点头道:“确实应该加固,还得有些防身的玩意。这年头,防人之心不可无。”
“肥肥,你跟豆豆都在学校,自己平时小心点,有事没事多来孙老师这里转转,也就几步路。”
学生宿舍楼跟教职工宿舍楼离得不远,几十米路,那边大声疾呼,这边必能听到。
“放心,谁要是不长眼敢打孙老师的主意,我童肥肥一定打断他的腿,然后再让茅豆豆用他十九长矛爆他菊花……”
老孙万没想到一向老实的童迪,竟然说话这么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