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狩獵好萊塢-第1162章 見世面(3)推薦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第1162章
【防盗章节】
……
……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
……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他是言灵少女 宅san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重生之宝瞳 幽非芽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重生之辉煌青春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萌宅千姬变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怎么不继续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部武侠电影能在美国卖出超过1亿美元票房,陈总,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卧虎藏龙》的导演李先生,听说他这几天就在北京?”
“这次就没机会了,李导今晚参加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就要飞回北美,他正忙自己的新片。”
“新片,还是武侠吗?”
“是一部英语片,犯罪电影。”
拍武侠了,既长脸又赚钱?”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狩獵好萊塢 賈思特杜-第1147章 北美首映看書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OK,接下来,李有狐小姐,我的发音应该很准确吧?”
“是啊,莱特曼先生,让人惊讶。”
“其实是我提前了解过,在座几位,李小姐的名字是最有趣的,寓意是‘那里有一只狐狸’,来自于古老中国一本诗集中的诗篇名称,如果有观众去年看过同样来自中国的国风艺术团在纽约的表演,肯定对这首诗很有印象,恰好,我们今天找来了当时的表演录像,大家先听一下。”
曼哈顿,上西区的丹妮莉丝娱乐东海岸总部。
种田吧贵妃 宋御
今天是7月22日,周二。
这是一期《大卫·莱特曼深夜秀》的录制现场,《卧虎藏龙》剧组为了影片宣传,全员出席。
当一段经过剪辑后的《有狐》舞蹈播放完,大卫·莱特曼一脸陶醉道:“虽然我还是听不懂,但,真是太美了,我想大家和我的感觉一样。那么,回到正题,李小姐,可以大致介绍一下你在影片中的角色吗?”
“当然,我的角色是一位中国古代的贵族小姐,从小学习功夫,本领高强,同时又渴望摆脱家族的束缚,影片的剧情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我的角色内心的不安分而引发,呵,大致就这样,我不能再说更多了,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进入影院观看。”
“让人期待,”大卫·莱特曼很自然接了一句,然后看向李安:“导演先生,那么,你为何会选择李小姐担任女主角呢?”
“因为有狐的外形气质都非常契合,首先,李很漂亮,不是吗?”
众人配合的笑声中,大卫·莱特曼也附和着点头:“这一点大家都没有异议。”
“再就是,李还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舞蹈演员,如果不是为了这部影片,她本该出现在我们刚刚看到过的国风艺术团表演舞台上。我最初希望寻找一个会功夫的女孩,但这并不容易,外形、体能、演技都需要满足,李拥有舞蹈功底,舞蹈和功夫很大程度上是相通的,她对于表演也非常有悟性,再加上开拍前的功夫训练,这才达到角色的要求。”
“听起来很不容易,那么,现在电影即将上映,在观众看到这部影片之前,导演先生,你可以先对李在影片中的表现做一下评价吗?”
“评价的话,只有一个词,Amazing!李不仅有天赋,还非常努力,通过这次合作,我相信她将来会成为一位非常出色的演员。”
《大卫·莱特曼深夜秀》每期一个小时,《卧虎藏龙》剧组这次拿到了20分钟时间,花费大概一个小时录制完成。
时间是下午五点半。
结束录制,众人一起离开演播厅,负责协调《卧虎藏龙》宣发的一位高门影业中层和大家谈好明天下午的首映礼事项,相互道别之后,各自离开。
霹雳嫡女:狠妃归来
俞老师带着两位随从迎了上来,还有被安排担任李有狐经纪人的杰瑞米·赵,这位WMA旗下杰特·李的经纪人因为大致清楚李有狐的底细,虽然不把她作为自己的事业重心,工作上还是尽心尽力,这些日子一直待在纽约替李有狐筹划。
亲自递了一瓶水给李有狐,俞老师和其他人一起把她围在中央一起往外走,一边问道:“怎么样,都还顺利吧?”
李有狐喝了口水,恰好走到电梯口,看着旁边一台已经在往下的点头,小声对俞老师道:“那个,你们注意到了吧,杨刚刚的脸色不太好。”
李有狐所说的是《卧虎藏龙》的另外一位女主,原版的米歇尔·杨。
俞老师不明所以,却也微微点头,同样压低声音:“出什么事了?”
李有狐有些得意又尽量不让自己显得有些小人得志地说道:“刚刚录制,注意力基本都在李导演、发哥和我身上,给她的时间最短,我估计,剪出来之后镜头肯定会更少。”
说着电梯到来。
大家一起进入电梯,俞老师瞟了眼另一边的经纪人,顿了顿才道:“应该是他安排的。”
“肯定啊,”李有狐说着,看向旁边经纪人:“杰瑞,那个,米歇尔她和WMA签约了吗?”
杰瑞米·赵不是个多话的人,刚刚也听出了个大概,等李有狐问起才主动道:“没有,其实我私下打探过,那位杨小姐今年已经35岁了,作为功夫明星,这个年龄有些大,很难在好莱坞有太大发展。倒是你,李,如果《卧虎藏龙》票房不错的话,最好趁机多接几部电影,打响名气。”
明白李有狐的背景,经纪人这么语带怂恿,明显存着自己的小心思。
背靠维斯特洛,只要李有狐想,这姑娘肯定不缺机会,甚至亚裔身份都不会成为太大阻碍,如果她能够成名,自己手中算是又多出一位名咖,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能赚到更多佣金。
李有狐却没有表现的太急切,只是笑笑,一行人来到楼下,再次告辞。
约好了晚上和上周刚刚结束欧洲巡演返回北美的国风艺术团一群好友聚餐,回到上西区的住处,魏参差、顾窈窕、欧阳黍离等六七个和李有狐关系交好的女孩已经抵达,陈行苇也在其中,两女当初本就被安排成一对,至少表面上非常和睦。
上西区90街的一处独栋别墅内。
女侍们负责准备晚餐,一群身姿纤细娇软的姑娘或坐或躺或趴地聚在别墅一间起居室内,叽叽喳喳地诉说近况。
“累当然是累啊,不过也很充实,”顾窈窕捧着一杯橙汁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只手还比划着:“你都不知道,在罗马的时候,我们可受欢迎了,每天都有一堆人堵在剧院后门,然后一堆警察被喊来维持秩序。”
欧阳黍离插嘴道:“是啊,还有人追求参差呢,一个从英国一路追到罗马的小帅哥。唉,谁让参差那支《蒹葭》独舞那么美呢。”
没抢到沙发位置只能坐在地毯上正翻着一本时尚杂志的魏参差闻言立刻打断:“别瞎说,哪有?”
“好像还很有钱,送一堆玫瑰过来,”陈行苇也凑趣:“当然我们参差肯定是看不上的。”
“那是,再有钱也比不过我们老板啊。”
“你们再胡说我可生气啦。”
大家嘻嘻哈哈一番,欧阳黍离又看向李有狐:“对了,有狐,你这边,那部电影,我们商量好了,过几天一起买票帮你捧场。”
李有狐立刻道:“还是不要了,跟作弊一样。”
“怎么是作弊啊,我们也想看看这部电影嘛。”
李有狐想了下,说道:“如果你们真想看,不如明天参加首映礼吧?”
“首映礼啊,能拿到票吗?”
“我等下打电话问问,应该没问题,我们这又不是《独力日》那样的大片,可没有影迷跑来抢票。”
欧阳黍离一脸鄙视:“啧,说的自己好可怜一样,我们想拍电影还拍不着呢。”
“那你们和老板去说,他肯定答应。”
“切,我们上次见到老板还是在中国,都两个多月了。”
“啧啧,听着像深宫怨妇一样。”
欧阳黍离微微扭了扭纤细柔婉的身子,最后倚在旁边苏丰年身上,一脸幽怨:“本来就是,我们都是深宫怨妇呀……”
苏丰年把拖着小尾音的欧阳黍离顶开:“去去去,你自己当怨妇就行了,别拉上我们。”
“好了,”李有狐打圆场:“那你们最近在做什么?”
“暂时休息,”欧阳黍离说道:“对了,中国那边,春晚向我们发出邀请了,想让我们参加今年的节目,选中了那支《采薇》。”
李有狐听欧阳黍离明显话里有话:“然后呢?”
“巡演了大半年,好累的,而且听说春晚要排练好几个月,大家其实不怎么想去。”
李有狐下意识道:“那可是春晚啊。”
说完又反应过来。
就说自己,如果还是以前的东方歌舞团一员,能够参加春晚,绝对是莫大荣耀。
现在,还真有点无所谓。
毕竟要忙碌几个月,卡着秒地反复排练,还赚不到什么钱,至于凭借春晚成名,国风艺术团的女孩们已经很有名了,还是世界级的知名度。
这么想着,李有狐又问道:“那到底怎么样?”
欧阳黍离道:“老板替我们答应了,还能怎么样?不过,我们可以不经过筛选,直接进入最后的排练,而且大家对那支舞已经非常熟悉,闭着眼都能跳完,肯定比其他节目组轻松不少。”
魏参差突然道:“其实老板也是为大家好,能在春晚露一下脸,将来,总归是有用的。”
这番话让起居室里的气氛稍微迟滞了一下。
女孩们不免想到未来。
当初大家可都只签了5年的合约,虽说现在只过去了一年多点,但,只要稍微有些理智的姑娘都明白,当下的生活,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
这样一想,大家看向李有狐的目光里多少带着点羡慕。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李有狐现在已经算是有了着落。
而她们,哪怕将来合约到期能再续一次,甚至两次三次,将来总归要离开。
不知不觉已经习惯了现在优渥到如同公主般的生活,女孩们都有点难以想象将来没了这些该怎么过。
被一群目光盯着,李有狐也很快明白大家的心思,下意识转移矛盾,看向魏参差:“既然你觉得有用,你怎么不顶替大家去表演,和老板说说,他肯定能答应的,春晚那边也应该会接受把《采薇》换成《蒹葭》?”
魏参差道:“我很忙啊,有自己的事情。”
李有狐疑惑:“嗯?”
顾窈窕帮忙揭晓谜底:“参差最近在练剑舞,老板两个月前在中国时写的一首歌,要配上舞蹈。”
“那首《人间会》?”
“是另外一首,也很好听,风格类似,老板说,嗯,都是中国风,不过这首是关于虞姬的。老板还说将来制作一张专辑,全是中国风。”
“什么,姬?”
“霸王别姬那个虞姬。”
“哦,”李有狐来了兴致:“唱给我听听?”
顾窈窕摇头:“我可唱不好,让参差来,她什么都会。”
“我也唱不好,”魏参差拒绝,又道:“歌曲是十二钗她们负责录制的,你知道,她们不仅擅长乐器,大部分都学过声乐,还有戏曲,唱的可好听了,让我们感觉自己跟着唱就是糟蹋,你忙完这段去长岛现场听吧。”
李有狐听魏参差这么说,反而更加好奇。
可惜魏参差拒绝后,女孩们形成默契,都对她保密起来,连哼两句都不愿,只能作罢。
晚上聚餐结束,女孩们都留了下来,别墅里很宽敞,多出六七个女孩绰绰有余。
第二天一大早,李有狐就开始为晚上的《卧虎藏龙》首映礼忙碌。
准确来说,因为5月份已经在戛纳首映过一次,这次应该是北美首映礼,地点在百老汇中城区段丹妮莉丝娱乐旗下奥登院线附属的一家旗舰影院。
商讨拍照采访流程,穿戴礼服首饰,乃至下午只是化妆又花费了两个多小时,如此直到下午五点多钟,李有狐乘坐礼宾车抵达目的地,与《卧虎藏龙》其他主创汇合,一起露面。
哪怕只是一部1500万美元投资的低成本影片,《卧虎藏龙》的首映礼同样热闹。
除了全体出席的影片一干主创,还有当下好莱坞最知名的两位华人影星杰克·成和杰特·李都特意赶来捧场,此外还有纽约这边诸如马丁·斯科塞斯、罗伯特·德尼罗等一连串大大小小的电影人助阵,也算星光熠熠。
昨晚沟通之后,国风艺术团的一群女孩也得到了门票,毕竟也算这大半年来的一个娱乐热点,还被临时安排走了红毯,花枝招展的七位姑娘,哪怕没有李有狐身上昂贵的CK定制礼服,只是凭借自身靓丽的外形以及‘国风艺术团’的名头,就引来现场记者一阵毫不吝惜胶片的密集闪光灯。
六点钟。
首映礼准时开始。
毕竟是第二次首映,核心还是为了宣传,因此,用于电影放映的这家奥登院线旗舰影院一个300人大厅,只是北美各地的记者就邀请了一百多人,车马费加公关费,开支不菲。
当然,相比投放电视广告,通过首映礼加媒体全面开花的宣发策略,性价比非常高。
重生系统之都市传奇 夜华琉璃
问题就在于,一般的二三线电影公司,想要如法炮制,根本召集不来一百多家媒体,这也再次体现了大制片厂的底蕴,更准确说是丹妮莉丝娱乐此时的底蕴,因为哪怕好莱坞七大的其他几家,如果只是因为一部1500万投资的小片子,轻易也聚不了那么多记者。
放映厅内。
主创们与现场嘉宾简单互动,电影播放很快开始。
不同于戛纳首映时的中文原声配法文字幕,这次播放的是英文配音版本。
没办法,北美观众出了名的不喜欢看字幕。
精心制作的配音版本,同样是丹妮莉丝娱乐的底蕴所在。
最近这些年引进外语片频频获得成功,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丹妮莉丝娱乐在配音上狠下功夫,公司专门有一个高质量的翻译和配音部门负责这部分工作,相比起来,其他公司,特别是那些小片商,因为配音实力不足,往往将一部在海外非常出色的片子搞砸。
大银幕上,厂牌片头之后,一幅东方武侠画卷缓缓拉开。

w11tv優秀都市言情 狩獵好萊塢 ptt-第1138章 便宜不好佔推薦-p0yfn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防盗章节】
……
……
恋上我的酷明星男友 小p琪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
……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缠爱——至上男妻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婚夫不请自来 玲珑绛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空降贞观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八路军抗战的故事 杨江华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第101次洞房:恶少的自费情人 东地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维斯特洛体系去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