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道人賦 莫藏拙-第一百七十四節 過家門而不入熱推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不知道是西荒诸魔的咒骂起了效用还是怎地,正架着遁云悠然东返的陈景云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嫡仇
武霸独尊 万字当头
心有所感的陈观主对于自己的这个喷嚏可不敢小视,连忙盘坐云头冥思起来。
如此过了半晌,就在纪烟岚面现焦急之色时,陈景云这才睁开了眼睛,抬头看着漫天的繁星,喃喃自语道:
“既然已经造就了我闲云观一脉,世间三族的这杆大秤就注定倾斜,现在这般躁动不嫌有些晚了么?”
纪烟岚不解话中真意,见陈景云神情并无异样,便也不去追问,正要继续调息养神时,却忽见罡云之上降下了一道遁光,知道是道器分身带着商队众人追了上来,忙将遁云涨大了一些。
论起遁法,如今的闲云观除了陈景云与聂婉娘的道器分身之外,也只有舜易可以凭着对虚空妙意的超凡领悟才可以身临罡云之上,陆漓泉与一众闲云观武修此番得了机缘,于遁法一道当有不小的进境。
眼见着拜伏在自己身前的闲云观武修们虽然个个双股颤栗,但却难掩眼中的兴奋之意,纪烟岚不由莞尔一笑,一抬手,便将几坛子灵酒挥了过去,让众人压惊。
陆漓泉等人素知自家圣尊脾性,大喜之下便开始轰然争抢起来,大家的修为都差不多,有宗门任务时自会分出主从,但在两位圣尊面前却都只是平辈的弟子。
灵聪兽懒懒地翻了一个身,便又呼呼睡去,作为闲云观的元老级灵宠,这些年早已经习惯了门中武修之间的亲厚场面。
白猿倒是对此大为惊奇,抓耳挠腮了一阵之后似是觉得十分有趣,便也加入到了争抢灵酒的行列。
既然已经抢回了门中修士,回过神来的陈观主便动用起了虚空挪移神通,一个时辰之后,天南国西疆已经遥遥在望。
遁云倏止,陈景云含笑对众武修言道:“尔等归来时走的是罡云之上,因此未见绝域荒漠中的异象,本尊今次斩了一个元神境魔头,为免西荒报复,这才将尔等尽数召回。”
陆漓泉等人虽然心中早有猜测,但却决计没有想到自家圣尊竟然斩杀了一位西荒大能,个个倒吸凉气之时,又不禁心潮澎湃起来!
随着实力的不断提升,闲云观武修也都对修行上的境界有了明白的认识,元神境啊!那可是闲云观修士到了黄庭八转境界才能与之齐平的,不想却被自家圣尊等闲斩杀了一位!
“都别发呆了,区区魔头杀也就杀了,陆漓泉,你是我亲自点化的,这些年也算劳苦功高,本尊今日就许你一个好处,回去之后便去参悟七转功法吧。”
陆漓泉闻言泣不成声,“噗通”一下跪倒云头呜咽谢恩,其余百十个武修虽然羡慕不已,眼中却皆有祝福之意,多年的老兄弟了,终于又有一个可以出头!
挥手拂起了陆漓泉,陈景云又对其余武修笑道:“不用心生羡慕,咱们闲云观素来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你们都是有功之人,该有的赏赐自不会少。
待本尊从妖族归来之后,便会在山中设下一座“问心法阵”,尔等当为第一批试心之人,若是本心无二时,自能通过了考验,当可参悟内门秘法。”
此言一出,众武修无不大喜过望,诸人自问对宗门绝无二心、对武道的追求之心也是天日可表,因此丝毫也不认为自己会无法通过宗门的考验。
看着一众跪伏谢恩的武修,陈观主心中也觉欢喜,大袖一挥便是百十枚灵丹散了出去,又在众人欢呼争抢之际,将遁云停在了一座险峰上。
“回去告诉婉娘,让她不必太过在意西荒的动静,本尊的道器分身会在西域停留一段时间,若是真有魔头敢来寻仇,一体斩杀便是!”
陆漓泉闻言心中一凛,连忙躬身应诺,之后带着众武修化作百十道遁光,径往伏牛山去了。
众人此时无不心头火热,魔族那边想必有好一阵子不用去了,正好借此机会把功劳兑换成灵石灵药,最好再找一处安静之所沉心修行,“问心法阵”呐!定要通过才好!
目送着好似流星一样的诸多遁光,陈景云与纪烟岚相视一笑,单就问道之心而言,闲云观武修绝对可以排在三族修士之上,沉寂了一万年之久的“天元之地”,终将再次崛起于穹庐之下!
……
在险峰上驻足了片刻,陈景云瞧着浑身不自在的白猿,知它定是不太适应天南地界的灵气,于是对灵聪兽道:
“灵聪,你也带着老白猴回伏牛山吧,让它先在演武秘境里熟悉熟悉天南灵气,也莫让暴猿和四首欺负它。”
炎龙祖神 月古小贵
这一次出来的时间不短,灵聪兽也对老巢十分想念,虽然有些舍不得主子,但是到底还是带着同样不舍的白猿离开了,只是不知道同为猿属的暴猿见了这个矮小同类会是何种反应。
“既然已经回到了天南,怎么不回观里看看?”纪烟岚有些不解地问道。
“时不我待呀,方才我以天心道念沟通冥冥之际,忽见妖族地界隐有造化之力骤惊即伏,想必你我此次妖族之行会有不小的惊喜。”
见陈景云嘴里说着会有“惊喜”,眼中却是一片寒意,纪烟岚立时猜到他已经有了将变数扼杀在襁褓里的打算,心道一句:
“难怪今次连灵聪兽被都打发了回去,看来此行应该不会像在魔族时那般无趣!”
……
魔渊殿中,钰阙魔皇正一脸铁青地看着犹在躬身请罪的五位魔族大能,屈常庚伤势颇重,虽然已经服食了皇族宝药,但是被纪烟岚破去的烈魔真身却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恢复的。
“陛下!今次是我等被猪油蒙住了心窍,这才动了杀人夺宝的念头,无论何种惩罚我们也都认了,咳、咳——!只是禹忘生惨死于闲云子之手,还请陛下下诏复仇!”
屈常庚说话之时犹在剧烈的咳嗽,苍白的脸上全是愤恨之意。
御座上的钰阙魔皇并没有答话,而是把目光扫向了同样面色阴沉的赤乘子。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赤乘子见状喟叹一声,上前揖手道:“陛下,禹忘生今次身死道消,对我魔族而言实乃万年未有之恨事,便是屠尽闲云观修士,也无法稍减我等心中的怒火!
怎奈那闲云子的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更是身兼无数灵宝,若是冒然寻仇,恐怕得不偿失。”
“寻仇?哈哈哈……!别的不说,闲云子今次为我西荒各族炼制了百多件玄阶灵宝,这是多大的一份人情?
尔等不遵严令,竟敢背地里暗行宵小之事,被人家打杀了一个又重伤了一个,如此岂非正应了‘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句古话!”
听着钰阙魔皇带着讥讽的言辞,殿中诸魔尽皆哑口无言,好在闲云子定然不会将此事传扬出去,否则魔族必定成为人、妖二族的笑柄。
见到一众魔族大能皆是一副憋屈的神情,钰阙魔皇语气稍缓,言道:“诸位族老,闲云子既然能在斩杀禹忘生之后还不忘卷走门下修士,那么归去后又岂会不做布置?我等若去寻仇,怕是正合了他的心意吧!”
此言一出,殿中诸魔无不耸然一惊,即便像魔克礼一样早有这般想法者,也都装出恍然大悟状。
此时又听钰阙魔皇叹道:“唉!赤乘子师叔,切把‘问幽镜’所录的斗法详情展现出来吧,若是本皇猜的不错的话,那闲云子在其武道之体的修行上,怕是已经触摸到了一丝造化真意!”

超棒的都市言情 道人賦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五節 舉族之力鑒賞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自从那日饮宴之后,悬在魔族皇庭上空的那座巨型浮空岛就被列为了禁地,非但有两名魔族大能亲自主持六甲防御大阵,赤乘子更是执了魔族至宝坐镇其上,防卫之严,令城中群魔尽皆啧舌!
因为有着天魔血誓的存在,是以真魔城中的各大宗族都不知晓陈景云此刻正在炼宝,不过各族在昨夜全都接到了进献顶级灵材的法诏,法诏之中还有一条——若有藏私不遵者,查实,族灭!
此诏一出,百族哗然,自钰阙魔皇登基之后,多行宽抚之策,即便对那些个不服王化的奴族也从来没有下过如此苛刻的法诏,今次却是为何?
不过在看到幽弱、赤黎等几大部族那副恨不得砸锅卖铁的架势之后,本来有了暗涌的真魔城又忽地安静了下来,百族首脑不是傻子,心知其中定有好处,需得速速跟风才是。
如此匆匆过了数日,突然有一个倾尽了族中所有,却也只献上了几十块风煞顽石的小部族居然收到了魔皇的恩赏,所赐不是别的,正是两柄入了玄品的“御风魔幡”。
风煞族族长乍得如此厚赏,喜的几乎要把身上的甲片搓掉,带着全族男女跪地膜拜了之后,忙问送宝使者风煞族因何得此厚赏?
那使者收了族长的好处,于是也不隐瞒,当下大声说出了缘由。
却是钰阙魔皇以自身皇族精血为祭,请动了祖灵降世,将在大祭期间为魔族炼制灵宝,而风煞族所献的顽石看似寻常,实则珍奇无比,以此为胎,这才能让早已绝迹西荒的“御风魔幡”重新现世!
使者说到此处,还不忘向着魔宫方向拱手作揖,眼中全是狂热之意。
“吾皇万年!魔族万年!风煞一族定为魔皇效死!”
风煞族这里的动静自然全被闻讯而来的各族首脑瞧在眼中,看着嚎啕大哭的风煞族族人,众魔心中便好似燃起了一团烈火!
“原来如此!难怪一向温和的魔皇今次会下了这样一道法诏,难怪四大部族非但不曾反对,反而派出族中精英穷搜西荒,原来竟是祖灵降世欲为魔族炼宝!”
“御风魔幡呐!风煞族当年正是凭借此宝才能位列西荒第三十六,不想此番一次得了两件,看来日后需得正眼视之。”
“吾皇果真是天命所归!竟能借着神魔大祭请动祖灵降世,不行!此时相距大祭结束不过一月有余,到时祖灵必然归位,欲求灵宝定要快些!”
拿眼扫了一下远处,见各族修士有的目光灼灼,有的若有所思,有的更是急匆匆遁走,那名紫衣使者这才微微一笑,袍袖一摆,飘身折返魔宫复命去了。
……
星空传说之联邦篇
魔渊殿中,几个老魔头看着悬在身前的数十件灵宝,眼中有惊喜、有讶异,更有妒忌之意,唯独钰阙魔皇神色难明,让人猜不透内心的想法。
如此过了良久,钰阙魔皇才幽幽一叹,命魔克礼先将灵宝收起,并嘱他过后按照早前拟定的分派之法一一下发。
魔克礼揖手领命,挥手收取了灵宝之后,言道:“闲云子不愧其炼器大宗师之名,只用了三日光景便将我族的锻灵魔纹尽数参透。
看他随心炼制的这些灵宝,竟与我等之前所列不差分毫,更有几件灵宝已经超出了原本该有的威能!”
另一个长相阴柔的魔头闻言颔首,随即言道:“原本以为这闲云子不过是徒有虚名,不想他在炼器一道竟然有此造诣,经此一事,本尊倒是不好寻机与他交手了。”
“咯咯咯!常庚族老此言差矣,我魔族虽说欠下了偌大的人情,不过一码归一码,该有的称量还是要有的。
人、妖二族都说我魔族不修肉身、不善近战,却不知烈魔一族乃是魂体兼修,今次正好以烈魔真身与他闲云观的武道之体一较高下!”
见钰阙魔皇如此说,列魔族的屈常庚立时大喜,正要答话时,却忽见前往真魔秘境中交递灵材的那名老魔仓促折返,且其脸上更是一片惶急之色,只对钰阙拱了拱手,便往后殿秘库奔去。
殿中诸魔见状面色大变,钰阙魔皇连忙问道:“子闾族老因何如此?莫不是闲云子那里出了变故?”
名为子闾的老魔见钰阙魔皇出言相问,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一拍腰间,霎时便有数十件灵宝跳了出来,华光异彩瞬间弥漫了整座大殿。
“这才过了多久!”
“那闲云子当真是谪仙降尘不成!”
对这几声惊呼置之不理,子闾老魔对钰阙魔皇揖手道:“今次算是知晓何为高人了!
那闲云子反掌之间便有灵宝降世,且还泰半都是玄阶,似这等炼器手段莫说老朽平生仅见,就是遍翻上古典籍,怕也找不出几位精于器道的真魔老祖能与其相提并论!”
“若依族老之言,那岂非大大的好事?却不知您老为何又如此惶急?”
择富人生 逆梦寒
开局就无敌了
子闾老魔一拍大腿,重又想起了此行的目的,急声道:“陛下不知,那闲云子对炼器材料实在挑剔,等闲之物根本入不得眼!
早前送去的诸般灵材只被他用了其中的一成,余者皆被弃在一旁,咱们又与他有言在先,不可中途断了供给,是以老朽才要到秘库中再选一批补上!”
钰阙与众魔闻言一惊,他们早前连番算计,这才勾动了陈景云的炼器之心,若是因为己方断了供应而草草结束,那可真成了天大的笑话!
“子闾族老速去,本皇这里自有安排!”
木叶的不知火玄间
眼见着子闾老魔闪身去了后殿,钰阙魔皇又将目光投向了殿中诸魔,沉声道:
“机会难得,本皇今次就算拼着启用先祖所遗之秘境,也要再供闲云子一月之需,此事可惠及我魔族千年,还请各位族老勠力同心!”
“陛下放心,我等定会竭尽所能!”
就在众魔头商议着要不要把铺在地上的紫晶玉髓全都起出来的时候,真魔秘境中的陈景云却在哼唱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小曲儿。
哼唱之时也不闲着,一只手掐着天心灵决,另一只手则在不停地打出暗紫色魔纹,而后一金一紫两柄灵剑兀自成型,倏忽飞掠几下,大有穿空裂云之势!
“轰隆隆!”
秘境之中亦有劫雷滚动,眼睛已经眯成了月牙状的灵聪兽双翅一挥便蹿了上去,横冲直撞了几下,便又舔着嘴巴跃了下来,一副意犹未尽的恶心样子。
陪在一旁的纪烟岚见灵宝已成,于是喜滋滋地将那柄金色灵剑收入指间,动作娴熟的一塌糊涂,看神情就好似当家主妇在摘取自己种植的瓜果一般。
见到她的这个动作,一直通过魔族至宝窥伺秘境的赤乘子再一次心头滴血,“万载血河玄铁”何其难得?整个赤黎族也只有自上古流传下来的一块,今日却有一半落入了旁人手中。
不过再一想到赤黎族自此将会多出一柄入了玄阶上品的“血河玄剑”,赤乘子便又觉得千值万值,心道一句:
“东西再好,在自家手中也不过是一块废铁罢了,将来若以此剑斩杀人、妖二族修士,那才叫物尽其用!”

crh1n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道人賦 起點-第一百四十七節 劍走偏鋒鑒賞-s0fsq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又在妙莲峰上耽搁了两日,纪烟岚终于动了前往紫极魔宗的心思,于是便请三宗大能一同起身。
遮天莲台不入穹顶罡云,而是带着骇人的威压专往名山大川巡游,七位大能境修士气机稍显,所过之处沿途各宗尽皆大开山门,更有众多元婴境修士道左恭迎。
無限之深淵契約
鬼谷天下
武道狱尊 无量功德
中州盛景绝不是贫瘠的天南之地可比,季灵等人霸占着莲台上的一座高亭,俯瞰着下方的如画河山,心中除了赞叹之外,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充斥其中。
不愧是陈观主的徒子徒孙呀,一个个的都免不了有些小家子气,见到人家只几个元婴境修士就能占据一座上好的修行道场,皆不由打心底里往外泛酸水儿。
“弟子观这些北荒宗门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却因何每家只有大猫小猫三两只?小师叔,您既然常年往来南北,想必知晓其中缘由。”姬倾城托着香腮,故作不解地问道。
医圣 桂之韵
柴斐心中好笑,胖脸上作出一副微怒的表情,哼道:“臭丫头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竟还敢来套我的话,真是皮痒了!”
孟不同此时也来凑趣,嬉笑着为季灵与柴斐斟上一盏灵酒,言道:“小师叔,我等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理出一些症结,只是在大势上还有些看不通透。”
一旁的彭逍正与彭遥一同观景,见柴斐笑而不语,于是接话道:“一株大树已经有了五条粗枝,荫盖之下,其余枝叶共生尚可,想要出头却难。”
“唉,就是这个道理,那个什么大化天魔道就是例子,它若是一个正道宗门,想必还有几分希望,只可惜生在了魔门的枝杈之下,自然难有善终。”彭遥轻叹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嘻嘻!好在师祖他老人家早有先见之明,将咱家这株幼树种在了北荒之外,虽说土地贫瘠了一些,却终究能够见到日头,免了被遮掩的命运。”姬倾城嬉笑着道。
“小师妹所言甚是,不过这还只在其次,我倒觉得……”
眼见着几个小的越说话越多,一直悠然品酒的季灵拿指头敲了敲案几,警告道:“怎么这么多的废话?全都老实呆着,再敢胡说八道就把皮给扒了!”
四个小的当年可没少在自家五师叔手底下吃苦头,闻言各自缩头,皆做一副用心赏景状。
遮天莲台上的另一片亭阁之中,诸位大能境修士品茗闲谈之余自然也把彭逍几人的谈话收入耳中,只见文琛抚掌笑道:
“哈哈哈!小猢狲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却句句切中要害,单就这份见微知著的本事,我妙莲峰上的那些小辈就差得远了!”
百里尘舒亦是心中艳羡,随声附和道:“师兄说的是,几位小友钟灵俊秀,皆为人中龙凤,烟岚妹妹,闲云观里有这样出众的弟子,也难怪你要将他们带出来增长见识。”
纪烟岚最喜旁人夸赞自己的弟子,闻言却故作愠怒道:“小辈们不知天高地厚,竟敢胡乱议论北荒大势,今次回去之后定要严加管束!”
昙鸾、巧鸳二人见她这般口是心非,皆不由“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许究与林朝夕亦自莞尔,唯独释海禅师黯然一叹,他这一脉人才凋敝,后辈之中竟无一人能与彭逍等人比肩者。
遮天莲台行的虽缓,但也远超寻常座驾,如此又过了小半日,太虚山已然遥遥在望。
……
魔门圣地气象非常,自然不是沿途所见的宗门可比,随着遮天莲台的到来,离恨魔宫之中随之响起了苍凉的礼乐,待到守山法阵徐徐降下,玄悲子早带着一众魔宗修士迎了出来。
私人定制大魔王
既然是来兴师问罪的,纪烟岚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是以在众人相互见礼之时,她则立在莲台之上并未移步,还命孟不同把那个已经半死不活的魔宗修士提了过来。
一众紫极魔宗高层此时尽皆心惊,想不到莲隐宗今次居然出动了三位大能,其立场之坚不言自明,再算上昙鸾、释海与林朝夕,这阵势,实是多年未有。
犹在与林朝夕寒暄的玄成子一见那名魔宗修士,立时气的须发皆张,大骂一句:“好一个大化天魔道奸细!原来是你在暗中作祟,想要挑起魔宗与闲云观的争端!受死!”
當家商妃 戀月兒
眼见着一道魔影自玄成子的天灵处骤然跃出,直奔那名修士而来,纪烟岚冷哼一声,眉心处剑光一闪,那道魔影就已经被剖成了数段,随后湮灭于无形。
“好胆!玄成子,本尊面前你休想杀人灭口!”
通过刚才的道念交锋,玄成子已经知晓了纪烟岚的心剑锋锐,暗叹一声之后,目露悲愤之色,答道:“纪剑尊勿恼,此番大化天魔道设下奸计,目的就是让你我两家成为死敌。
虽然奸计最终并未得逞,但我魔宗修士也因此损失了数百精英,就连我这弟子也险些命丧曲炼裳之手!”
众人见玄成子说的凄凉,都把目光转向了他所指的杀千幻,见杀千幻虽然表面无碍,但却神魂萎靡,显然已经伤了本源。
场中之人哪个不是经年老鬼,不用想也知道紫极魔宗已有低头之意,否则也不用演上这么一出无用的苦肉计。
瞥了一眼立在玄成子身后的杀千幻,纪烟岚脸上寒意更浓,周身气机也随之节节攀升,好半晌似才强压怒火,指着玄成子道:
史上第一神探
“你当本尊是三岁的孩童,还是觉得我闲云观没有搜魂之法?事实摆在这里,岂容你来狡辩?”
“纪烟岚,休要欺人太甚!紫极魔宗若是真想对你天南不利,就不会只派出这样一个小角色,若非我魔宗今次确有失察之责,又岂会容你在此放肆!”
玄坤子此言一出,场中气氛立时一僵,文琛、许究面色阴沉,昙鸾、释海压后一步,林朝夕古井无波,百里尘舒目光闪烁。
“锵!”的一声,纪烟岚执剑在手,三尺青锋直指玄坤子,脸上却已露出了笑意,言道:
“玄坤子,你在我家那位眼中虽然不值一提,却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不如你我战上一场,且此战无论输赢,我都扭头就走如何?”
此言一出,文琛与昙鸾、许究尽皆心下一突,他们三人对纪烟岚知之甚深,知她已然起了杀念,心中皆道:
“不想刚刚几句话的功夫,事情就已经发展到了这步田地,不过事已至此,就看玄坤子的反应了。”
而玄悲子等人此时却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不到纪烟岚居然剑走偏锋、不再纠结,莫非早就打了息事宁人的主意?
欢快的变身之旅 格式化了
肆虐火影
魔宗众人之中,只有杀千幻在纪烟岚话音未落之时就已经寒毛乍起,且还惊出了一身冷汗!
眼见着玄坤子就要张口答应,连忙传讯玄悲子道:“掌教师伯,此女已经动了杀心!切莫忘了闲云子的道器分身!”
玄悲子闻言面色大变,知道纪烟岚若与陈景云的道器分身合力,玄坤子即便不死也要重伤!
“哈哈哈!纪烟岚,旁人敬你,那是在给闲云子脸面,本尊今日就让你知道何为——”
“玄坤!退下!”
原本将要御空而起的玄坤子乍闻自家师兄的这声断喝,不由心头一紧,他们师兄弟感情甚笃,玄悲子等闲不会对他疾言厉色!
兽人之一方天地 伏翼
恰在此时,远天处忽地飞来两道遁光,众人以道念察之,却是遁世仙府的齐道痴与另一位元神境修士联袂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