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美麗的幻想小說“仙神”羽毛,670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每個人都養了他們的眼睛,看看這種令人震驚的碰撞。
誰走了?
它是明星嗎?
成為第一個順利進行的人?
或者是老人作為上帝?
撕裂最終的天才?
然後遇到了這兩場比賽,強烈的光線爆發了。
天空和地球是明亮的,反射被突出顯示。
每個人都不能停止閉上眼睛,在永興大廈的所有圖像中,它也是空白的。
強光繼續腳的時間。
光線分散了每個人都在看它。
她與野獸
誰會贏?
在山上它是空的。
看不到老人。
我沒有看到星星。
兩者就像消失了。
在圖像的另一端,永興大廈的人也可以看到任何東西。
恆星夜晚被神秘的能量密封。
我看不到任何我聽不到任何聲音的東西。
以下人士非常驚喜。
趙本有點擔心繁星之夜,想看它。
你仍然可以阻止他們,他們無法攀爬。
“安慰,可能不是壞事。”
突然,陸寧珍開了,從一開始就沒有透露繁星之夜的表達。
特別是之前,當繁星之夜即將被謀殺時,他不擔心,但仍然困惑。
看到了一杯。
但是,魯寧是令人懷疑的。
還有什麼,比星星的生死更重要嗎?
這時,繁星之夜坐在一個小球場的石凳上。
坐在上帝坐在繁星之夜前面。
長老已經有了精神喘息,就像一個不尋常的農民的古老人一樣。
在前面的石桌上有兩杯熱茶。
老雕刻,雙方仍然出生。
我沒想到這一刻,我坐在這裡喝茶。
即使是繁星之夜,也有點不耐煩。
武神之踏破輪回
他的精神並沒有落實實踐。
女人,你惹火我了
在洗滌時,他來到這裡。
當我回來的時候,我發現我一直坐在老人面前,茶就在你面前。
老人笑了笑:“測試?這很困難。”
繁星之夜是懷疑的。
“你的消費很大,靈魂與你的身心不穩定,只是喝一杯茶來提高上帝。”老人說:“向它保證,很難到達一個人,我不會傷害你。”
老人喝了一杯茶,咬了一口。 “我希望你感受到它,所以我在最後一場戰鬥中沒有伎倆。”
彭武是一個侏儒。
這時,侏儒贏得了繁星之夜的所有骷髏,繁星之夜失去了戰鬥的力量。
但是,它不使用兇手。
我聽到了這一點,繁星之夜,喝杯茶,喝茶。
它就像一個純淨的精神,從嘴巴延伸到肢體。
還有一部分的直蓋。
這種精神穩定呼吸,以及忙碌的靈魂。
經過一杯茶,精神狀態非常多。
這位老人給了他一個杯子,繁星之夜不善,他繼續喝酒。然後是第三杯,第四杯。
五分之一的杯子後,你會找到茶壺。繁星之夜的呼吸已經穩定,目前也恢復了以前的消費。 “我真的像在這裡一樣,你可以刪除它。”
繁星之夜的呼吸穩定,舊的夜晚將打開。
在繁星之夜的眼中,有一看,因為它猜到了什麼。
老人到了,這是他面前的金色光芒。
這是一個角色,材料是未知的,金光是四次鏡頭。
當我看到這個金色的光線時,明星的臉變了。
這是一本書!
有一次,將有一個,也從這個家庭帶來了他。
“捐!”
老人向前推動了這本書。
恆星的夜晚看著天空,然後來到她身邊。
“!”
天水是一種金色的光芒,從他那裡消失了。
“你不是好奇的,為什麼你在這篇文章中沒有什麼?”
我看著星星如此安靜,老人陷入困境。
聖夜說:“天山跟隨一切。”
這是他多年前了解的真理。
在論文的開始時,很多人都看到了它,但它只從上面看到了精神的精神。
所以一切都如下。
恆星之夜似乎很平靜,而且大氣很煩人的事實。
有,有緊張的,你也在期待著。
消失的天空,從海上出現在晚上,偏僻光。
目前沒有任何東西。
聖夜不是緊迫的,但他問:“你為什麼幫助我?”
星夜總是認為侏儒想要他。
直到另一部分被刺激,當他強烈時,他帶著他的力量,他解釋了他的異常。
有很多方法可以獲得叉子,但沒有必要擊中所有的骨頭。
當你驚訝時,仔細保護丹田和經絡沒有損壞。
以前的不公正將投降,這是一個奇怪的規則。
所以星夜是遊戲,遊戲遊戲,沒有試圖殺死他。
所以紫色血液沒有特徵,直到結束結束。
在這個時候,實際上,侏儒繼續有機會殺死他,但他沒有拍攝,而是站在遠處。
老人說:“我們欠你一個人體狀況,我現在要付款。”
這個人自然是一個明星皇帝……荀軒。
星期六說:“這……”
這位老人說:“他也留下來了。經過多年,有些人會帶你去。”
斯星之夜的面貌改變了:“你怎麼能確定,那一定是我?”
“我不能肯定它,但是這麼多年,你只有,我只能給你一些東西。”
這位老人說:“這就是你批准的那一年,可以給你”。
婦科男醫 詭醫
聖夜記得之前的侏儒更糟糕,說:“我在哪裡失去了它?”
如果沒有最終的肉,它甚至沒有得到一個侏儒,它不會走到最後。 這位老人說:“當你穿透彭武的身體時,你一直勝利,後來的聯繫是額外的,這仍然是一種愛。”雌性夜晚,如果你沒有最後的肉,沒有令人震驚的骨頭,讓身體的三個神聖的力量完全刺激肉的形象。最終測試是老人。如果是一項協議,它自然會沒有問題。如果不是,它將自然落下。成功和失敗從未在這裡攀登,而是在對老年人的控制下。恆星夜明白,如果有另一個極端明星圖標,仍然存在疑問?你知道,最後的明星不怕老年人。這位老人沒有解釋繁星之夜的意思。他說:“我會給你一樣的。對於那些年來,我們使用了淺景深的厚雜誌。效果很好,但副作用不小。”他在他的手中到了繁星之夜。繁星之夜沒有抗拒。一個光線進入靈魂,這是一種技巧。 ICTUS ……

奇妙小說,眾神,王,國王的意義 – 第627章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它在周圍安靜下來,每個人都沉默,只是在眼裡震驚。
吳德覺得他的牙齒顫抖著。這傢伙是怪物嗎?
打擊殺死相當的存在!
重生一世安寧 召楠
快穿之女配逆襲指南
你是如此強大,你做了什麼?
當你第一次見面時,你看起來像一隻手,我們不會害怕?
“你在做什麼?去。”繁星之夜看著人。
吳德認為死亡,這是什麼?
他去了星光,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它是自然的老闆?
事實證明,這是強人民的獨特氣質。
“是的,你說的是什麼?”滿天星斗突然看了吳德。
“沒事沒事。”
吳德很快搖了搖頭,現在我不敢說你的假期。他們在節拍前的貢獻是什麼糟糕的笑話。
其他五個人也消失了。
這不是在日曆上觀看黃色,我遇到了AAVEIN。
因為明星集團是他的貢獻,范小軒已經看過了星艦,當塔帕的星空蒼白的輪子時,他並不感到驚訝。
因為星星,殺了林瑞。
當你看到另外兩個榮耀的雙向偏離時,他的表達已經改變,使得星星可以有機會,前十名是
目前,他的心臟悔改,我知道我應該打賭所有人。
在審判道路上,右舷和夜晚問道,“你說這是unclve,只是這種效果?有沒有其他用途?”
吳德說:“這非常特別,此刻只有賭注。”
繁星之夜說:“這只是我清楚地看到的,是光飛走,它是什麼?”
辛苦的夜晚的態度仍然是之前的,但這一次吳德不認為沒有錯。如果有一個問題“,”我不知道這一點,每個人都會殺了外國精神,有類似的情況。 “
“這種貢獻很重要?”
“當然,這是根本!永興大廈賦予了這個機會參加,這是錯誤的。”
晚上我點點頭,有一隻射線飛。
這是他的皇家士兵!
“噗!”
外面兩百英尺,靜靜地放在頭上,身體直接落到地上。
然後它的身體崩潰了,留下了兩個明亮的燈光。
直星,我沒有失去天空。
“噗!”
Yuling Bing沒有返回,它仍然是左右,並且檢測到矯正高度。
一種方式,天空中的各處,右舷沒有玉石。
吳德德和其他令人震驚的凝視,星夾克玉開始跳躍。
九,十,十五,十六,十七,二十二人……
考慮到數字的快速改善,他們的眼睛都是直接的,這個數字的速度會產生太快?
它肯定會殺死一個雙向rwan。
雖然他們很沮喪,但它們也嫉妒。
這太順暢了。
“唰!”
等待天文爵士的意見38歲時,余玲士兵飛回來。
繁星之夜的靈魂削弱了一些。由於缺乏殺戮有三個兩種麩質,相對較難。
吳德看著玉數字,看起來像一個明星,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這位領主不應該指望達到大? 我仍然沮喪,他認為如何逃避,但目前是一種反應,他的眼睛變得非常亮。
遵循如此之大,無論現在是什麼,還是未來,都不肯定遭受!
“老闆,驚人!”
德武說:“你是我見過的最強大的老闆。”
然後他看著宮殿,“這是一個女人?我是我,我的名字是吳德,你叫我蕭吳或xiaode。”
這突然轉換了狗的態度,以便每個人都眨眼。
Mi Qianyun有一個大的紅臉,你的妻子是什麼?
沒有……最剛剛拉動這種關係。
晚上我看著吳德,我想到了什麼幽靈為什麼過去的差異?
“老闆,我之前見過你,我覺得你有一個特殊的,這次,付款金額,一定要去前100名:恩。”
吳德說:“然後你是對的,和大兄弟一樣,像你一樣,年輕的兄弟們不在你的臉上?”
吳德帶來了五個人,它仍然有霧的水,我想到了風的所作事,突然變成了這樣的雛菊。
但是,在聽到吳德擊倒後,突然之間。
前100名的存在是一個非常偉大的水平。
所以一次一次立即看到一個方向舵,改變星星,繁星,稱為一種。
繁星之夜突然有點悔改,似乎他們應該讓他們走。
所有點頭,繁星和夜晚的概述:“注意風格,你都是天才!”
“是的!是的!舊課程是!”
每個人都點點頭,仍然非常狗腿。
“老闆,有人在這裡!”
目前,聲音來自遠方。
幾個人轉過身來前進了。
所以就在你面前,突然是一個人。當他在這裡看到八個人時,他很興奮。
然後淺蒼蠅。
明日的3600秒
這一次,有20多人,他們很快,周圍環繞著天文學。
“大魚吃一條小魚,一條小魚吃蝦。”
一個人回來了,人群來自它,人們笑著說:“你是一條小魚,你應該一路吃很多蝦?”
他的眼睛,故意留在宮雲,看著天文學和其他人,說:“除了這種美麗,你們都會做出自己的貢獻,或者已經暫停了你的狗的腳在滾動後餵,美麗留下了。”
徒兒別跑為師錯矣
“我的小漁夫,不擁有這種美女!”
然後他再次沖到宮雲:“美麗的人,你是陽山班顧問,後跟陽山,所以你可以吃甜蜜!”
我聽到了另一方的話,吳和其他人沒有覺得可怕,但他們也用奇怪的眼睛看到這種自我vanhurskaisen的朋友。
以前的星夜被槍殺,他們看到真實,他們已經殺死了三個持不同政見者。另一邊只是一個大的限制,但敢說說這麼傲慢,甚至是女人的想法是,它已經死了。他們似乎認為對方的保密,這麼奇怪的眼睛觸摸。這個可憐的寶寶估計是一種騷擾。

人氣小說 萬道神帝-第五百七十六章 冰火分享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漫漫黄沙地,湛蓝的冰晶,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星夜周身爆发出狂暴的气息。
这股气息,直接引动这方天地。
使得这里的灵力,也完全处于狂暴状态。
同时,以星夜为中心,方圆千丈之内的灵力,以一个近乎蛮横的姿态,向着他而来,被身体吸收。
此刻的星夜,身体仿佛变成了一个无底洞,吸收着来自天地间的能量。
身后的星象,也把当初吸收来的能量,不断的向着他反馈而去。
星夜的魂力全面觉醒,成功晋级星灵境。
因为在晋级之前,就拥有御灵魂力,故而在破境之后,星夜的灵魂气息格外的强大。
灵魂威压四散开来,遍布着四周。
那些王者们感受到这股气息之后,一个个的眼神,更是发生了变化。
它们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
中心处,星夜睁开了眼睛,在这一刻,不仅仅魂力在转变,自身的力量也在发生变化。
星罡虽然与星灵只差了一个境界,可是双方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星罡之前,都是星法!
而星罡之后,则鱼跃入海,成就一代星灵!
“诸位,还不走?”
星夜看着四周这些王者们,嘴角忽然泛起了一抹冷笑。
现在的双方,可是同境。
那些王者们在犹豫过后,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继续向前。
“唰!”
星夜消失了。
仿佛一道光,顷刻间就到了五百丈外。
来到一条大蟒面前。
一拳递出。
天地之间亮起了璀璨的金光,大蟒被星夜一拳打向天空,期间爆发出一声剧烈的轰鸣。
“嘭!”
风吹过的夏季
大蟒在飞空之时,脑袋就直接炸开了。
如此一幕,立刻引发一场骚乱,所有的王者,都开始后退。
晋级之后,星夜这一拳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
“不走,就都死在这里吧。”
星夜冰冷的目光扫向四周,杀机随之汹涌。
同时,他的强大魂力,直接笼罩了四周,气息压制着所有的王者。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动念,即可杀人。
而且,还是无处闪避的那一种。
那些王者一个个都是低下了脑袋,然后开始后退。
退出这片冰晶范围之后,一个个都没入地面,转眼间消失。
星夜也敛去了气息,他先前倒不是威胁。
这些王者固然强大,可是只要他拿出星辰塔,再配合当下的御灵兵,杀死它们其实并不困难。
冰封王座直奔星夜而来,看到这小家伙,星夜笑道:“你这小家伙,终于醒了。”
冰封王座一跃而起,星夜一把抓住了它。
它看着星夜,用稚嫩的声音喊了起来,“星……夜。”
星夜一听乐了,“呦,还会说话了。不错,不错!”
然后,星夜的眼睛就亮了,能够说话的异兽,那可就是星灵级别的。
这下可就赚大发了,身边跟着一只星灵境的存在。
“啪!”
地上的坚冰,立刻溃散开来,炽热重新席卷了这里。
查理九世之堕落的天使
我的诡异女友
忽然,星夜的脸色一变,身体缓缓的转过来。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人。
那人站在炽热之地,却给他一种极其冰冷的感觉。
特别是他的眼睛,细长,就像是看到猎物的蛇。
星夜在与他对视的一瞬间,感觉整个身体都被冰封了,一动都不能动。
冰封王座也感觉到了莫大的威胁,不断发出低吼声。
“是许浩的族人?”
星夜的心中,立刻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连锁 倪匡
但先前逃离的家伙,都没有给他这种危险的感觉,眼下的他刚刚突破,正是精气神壮大的时候,战意高昂。
可是对方只是站在那里,只是看着他,并没有气息散发而出,可星夜却感觉身体一动都不能动。
这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那人的目光看着星夜,视线缓缓下移,看着星夜腰间那块玉佩,“那是什么?”
星夜回应道:“一个朋友送的。”
他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些干涩。
“为何要戴着它,你之前遇到过什么?”对方又问。
星夜有些为难,不知该不该说。
看着星夜的表情,对方又道:“放心,我没有恶意,只是有些好奇。”
星夜说道:“遇到了一条龙蛇!我炼化了一颗龙蛇蛋。”
“原来如此。”
对方恍然,然后有些复杂的看着星夜,“你的运气……还算不错。”
星夜听不明白,对方所指究竟是什么。
“接下来,别再随意动用它了。”
对方再次说道:“一个人的运气,不可能次次都好!”
星夜点了点头,心中已经可以肯定,对方不是许家的人。
看对方的眼神,难道是蛇类?
可是,他还从未听说过,星兽可以化成人形?
对方在离开之前,又看了一眼冰封王座,原先那冰冷的眼神,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下一刻,他消失了。
“呼!”
星夜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先前那一刻,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
眼下,终于恢复如常。
再次感受到四周的炽热,他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难道,对方正是蛇类?
可是为何,诅咒对他没有造成影响?
星夜停留在原地,没有直接离开。
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他得先缓缓。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重新降低的温度,让他很不适。
不是身体不适,而是心里。
冰封王座再次吐出一口气,星夜脚下的地面,立刻被冰封。
这一下,就不用担心那些巨蝎突然从地底窜出。
星夜向后倒去,脑袋枕在双手上,看着漫天的繁星。
冰封王座来到星夜面前,趴在了他的胸口上。
那种时而冰寒,时而炽热的气息,已经消失不见。
冰封王座已经能够控制自身气息。
一夜无话。
鬼混
第二天,星夜起身,冰封王座也苏醒了过来,身下的冰晶自然消失。
一人一兽,开始向前。
“小家伙。”
向前之时,星夜忽然开口。
冰封王座飞到星夜面前,抬头看着他。
“你以前叫冰封王座,现在我觉得这个名字得换换了,叫冰火王座吧?”
星夜说道:“今后,就叫你冰火如何?”
“可……以。”
冰封王座认真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它的周身,气息开始转变,时而炽热时而冰寒。
果然是冰与火的结合。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萬道神帝 中下馬篤-第五百六十二章 底蘊失控分享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吕家在被星夜闯入破坏,整个破败的府邸在守护撤去之后,则是一目了然。
有些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比如超过八成的建筑破坏,但有一片区域,却未曾受到丝毫影响。
那里就是底蕴存在的方向。
这个消息,在很短的时间就传了出去。
甚至包括底蕴出动的一些细节。
吕家急需重整,可是眼下他们却封锁了家族,即便每日前来送补寄的人员,也会经过层层筛选。
而且放下就走,不会让人进来。
家族之人也不准出去,日夜巡逻。
他们居住在一些临时搭起的营地里。
家族强者尽出,以至于眼下人手不够,为了防止其他人浑水摸鱼,只能如此。
在宝库四周,就有数位星灵境镇守在这里。
当初底蕴一箭射穿宝库,以至于宝物四散落了一地。
当时的星夜,根本没时间捡取。
可在他们整理的时候,发现好些东西,都已经失去灵力,成为了废品。
吕家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人干的,但仔细调查之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就不了了之。
一个夜晚,忽然有几位蒙面人闯入吕家,对着那片底蕴区域出手,摧毁了数栋建筑。
吕家虽然斩杀了来犯之敌,可在摘下他们的蒙面之后,看到的却是一个个无脸人。
他们身上没有寄灵,也没有表现出身份的东西,完全就是死士。
第一重底蕴,遭遇到了破坏,在没有修复好之前,根本无法动用。
这一次的偷袭,让吕家为之警觉,夜晚加强了警觉。
第二天,一大清早。
忽然有着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吕家府邸之外飞来,这是一记刀光,直奔那片拥有底蕴的区域落去。
刹那之间,刀光落下,摧毁了数座建筑,影响到了第二重建筑。
同时,落下的刀光,也震死了不少在底蕴周围守护的人。
如此恐怖一招,最起码也是一位星灵境,手拿堪称底蕴的至宝,才能展现出来的威力。
“是那些家族,肯定是他们!”
吕家家主咬牙切齿,心中怒不可遏。
在这冬隆之地,各个家族之间,其实一直都有竞争。
曾经的吕家,因为一直都十分低调,故而没有什么明面上的敌人。
但是这一次,吕家强势崛起,那些世家自然要把他视为竞争对手。
雪中送炭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太低,但是落井下石,似乎是每个世家的标配。
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
就在吕家开始处理伤员的时候,又有一个泛着青色光芒的掌印,忽然在吕家上空汇聚,向着下方的建筑砸去。
刹那之间,又有大片的建筑被破坏,引发一声声惊呼。
当初星夜闯入这里,都不层破坏底蕴半分,可是眼下,底蕴却遭遇到了强力破坏。
这个损失比普通建筑被摧毁,可要大了去了。
而且这种偷袭,很明显只是刚刚开始。
所以无奈的吕家家主,只有再次撑起吕家的防护。
然后开始全力修补底蕴的损失。
与此同时,他也向着家族主力传讯,让他们赶紧回来。
家都保不住了,即便打下星武帝国,又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他们也没有信心,打下一个帝国。
就在吕家守护开启之后,来自外界的攻击,就更多了。
在顷刻间,就有几十道流光,从不同方向飞来,直奔守护而去。
守护之上激起涟漪,无数轰鸣传出。
守护只要动用,无时无刻都在消耗能量,但只是最为基本的消耗。
而一旦遭遇攻击,随着防御增强,消耗也就加剧了。
眼下这一次攻击,像是大敌入侵,消耗可想而知。
“身为冬隆之地的势力,大家本应相互扶持,何必要做出如此决然的事情?”
吕家家主的声音,从吕家传了出来,“我吕家自问,一向低调,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为何如此对待我们?”
一场青春的祭奠
“我乃星夜委托而来,要你吕家破灭!”
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天地间又出现了一记刀光,斩在了守护之上,激起更多的涟漪。
“没错,我也是!”
又有一道厚重的声音响起,天空多了一道掌印,迅速拍下。
“你如何对待星夜的,难道你忘了?现在,作为星夜的朋友,我来讨债了!”
随着一道又一道声音响起,四周诸多攻击显现而出。
见到如此一幕,远处探视的其他人,此刻都有些发蒙。
星夜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朋友?
难道是午夜人势力?
穿越迟到两百年
或者是天香阁势力?
唯有他们才有出手的理由。
不过仔细一想,如果真是那两个势力,会等到现在才出手?
若真想跟吕家作对,他们就跟着星夜一起出手了。
而在那个时候动手,吕家的损失必然会更大。
所以这些不知来自何处,自称是星夜的朋友们,接连对着吕家出手,使得吕家有了极大的消耗。
期间,一位吕家星灵境,想要出来一探究竟。
但刚离开家族守护,就被一刀劈成了两半。
至此,所有人都明白,这些人是来真的。
他们或许不是星夜的朋友,但绝对有着一颗覆灭吕家的心。
吕家的守护坚持了三天,然后便是告破。
接着,诸多攻击,直奔那片早已被众人锁定的底蕴区域,开始了疯狂的出击。
随着底蕴被告破,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中汹涌而出。
人人都听到了一声嘶吼,然后吕家所在的地域,开始了摇晃。
远在吕家府邸之外的人,远远的看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仿佛神魔一般,行走在吕家。
接着,无数大喊响起,期间夹杂着凄厉的惨叫。
如果说当初,星夜来吕家捣乱,有意放过了妇孺,还算有良心。
那么这道魔影,则是惨绝人寰,所过之处,不论妇孺,人人皆死。
这是底蕴,失去了控制所致。
再之后,那些在外出手,自称是星夜朋友的人,就消失不见了。
吕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在星武帝国之外,吕家军团在焦虑之中,向着星武帝国发起了冲击。
不论能不能打下这里,他们都要试试。
结果,他们看到天边,出现了异象。
一人站在天穹,万星为之暗淡。
那人的光芒,盖过了漫天繁星。
接着,天空无数星辰释放出能量,化作一剑。
诸天一剑!
当年星武大帝独有的神通。
这一剑从遥远的星武圣峰而来,在星武帝国的上空划过,来到了边界地带。
“噗!”
那位超越了星辰境的吕家老祖被一剑洞穿身体。
肆虐的剑意,不知间接泯灭了多少人。
只此一剑,吕家撤退。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萬道神帝-第五百四十六章 天地守護分享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轰!”
天空巨震,手指落下。
整个天地似乎都陷入了绝对的静止当中,无边的压力充斥在每一个地方。
星夜无法腾空,身形把压落在地。
他抬起头来,像是蝼蚁在看天,绝望而无力。
这股气息,根本无法撼动!
甚至连丝毫反抗的念头,都无法生起。
唯有等待死亡到来。
他不甘绝望。
忽然猛咬舌尖,让自己清醒。
这一根手指,仿佛天威降临,令他感到绝望。
他无法想象,世间为何会有如此力量。
甚至比当初冰封王座的气息,还要可怕了许多。
但他并不能真正绝望,这样跟等死没什么两样。
纵然真的要死,也要站着死!
他身后星象流转,回归到了最原始的状态,这种状态下的星象,无疑是最强的。
周身血光流转,这是最强的杀生之力。
他的魂力,也在沟通紫血,随时准备出击。
星夜做好了自身最强大的手段!
可他很清楚,这根本无法阻挡那根手指,但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山峰上的老者看着这一幕,冷笑道:“蚍蜉撼树!”
说完,他周身就走。
已经没有看得必要。
一个人,还踩不死一只蚂蚁?
眼看着,星夜就要命丧这跟手指之下。
大地忽然震动,然后龟裂,一缕缕光芒,从地底出现,在空中汇聚,化作洪流。
这股洪流完全由精纯能量组成,如同一条真龙,蜿蜒扭曲,直奔星夜而去。
数里外的群峰,也在摇晃,也在震动,然后一股股精纯灵力,从山石之间,从山根之中出现,它们在半空汇聚,化作第二条能量真龙,飞向星夜。
数十里之外的银霜城,也在刹那间震动了起来,地底的阵法自行启动,当中埋藏的诸多灵石,能量瞬间消失了大半。
一条能量真龙,在城市上空显现,飞向数十里外的星夜。
一切说来话长,实则都发生在刹那之间。
手指还未曾落下,三条真龙已经先后到达星夜周围,然后守护着他。
在这一刻,星夜感觉这些力量,似乎已经与他融为一体,有种前所未有的强大感觉。
来自上方的压力,瞬间被化解。
只见他一拳向天!
三条能量真龙,尾随着星夜而去,撞在了先前如天威一般的手指上。
“轰!”
手指爆碎开来,三条能量真龙,有两道已经消失。
天空中,星夜咳出一口鲜血,然后在一众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下,催动最后一条能量真龙,向着远处飞掠而去。
转眼间,星夜已经消失不见。
机狮咆哮 五对轮
来自天穹的压力消失,不少人都是直接瘫倒在地。
先前的天威手指,太可怕了。
但更加让他们感到震撼的,还是最后那三条能量真龙。
一条来自地底,一条来自山根,还有一条来自银霜城。
这显然不是星夜拥有的神通手段,要不然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这方天地,感受到星夜有危险,然后自行护主。
在猜到这种可能之后,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他是天之子吗?
要不然,为何这一方天地,会自行守护他?
“我知道了,是气运!星夜得了冬隆之地的称号机缘,所以这方天地,感知到他有危险之后,便自行守护着他!”
这一声惊呼,让很多人为之恍然。
怪不得如此。
大地,山根,城市,同时飞出能量护主。
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鹿宁晗听到老人肯定的话语之后,不仅没有表现出伤心的情绪,反而神秘一笑,“那可未必哦。”
老人看了一眼自家小姐,并没有反驳她。
比起曾经,现在的小姐,多了一些人情味,不再如曾经那般冷眼看世。
看来是跟星夜待在一起久了,原先冷淡的性子也转变了。
这其实挺好。
所以,他也就不再打击自家小姐,详细解释那位与他隔空对视的吕家老者,究竟有何等强大的实力。
鹿宁晗猜到了老人的想法,但她也没有跟老人解释缘由,她只是说道:“世道不该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世道,就该是眼下这个样子。”
两人,心中各有其所坚持,所相信。
星夜跑了。
挡住了那手指一击,然后跑了。
山峰之上,信心满满的老人,表情不禁变了变,也停下了脚步。
这种失利,实在出乎预料。
就连旁边的男子,也是一脸愕然。
老祖杀死星夜,还不是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是气运,肯定是气运!”
老者眼中有了一抹惊叹,“原来,是这样!”
男子有些不解。
“得了气运加成,自然就受到了这方天地的保护。”老者说道:“我此次没能杀死他,也不意外。”
“那我们该怎么办?”男子说道:“连老祖都杀不死,我们又怎能奈何他?”
“你们自然可以,因为你们战力弱小,不用受到这方天地的约束。”
看着男子将信将疑的表情,老者说道:“不信的话,你随我来!”
老者抓住男子,身形消失。
男子是一位星灵,可在风驰电掣的前行中,依然有着不适的感觉。
他心中骇然,老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等意识清醒的时候,他看到了逃跑的星夜。
老者再次出手,还是如先前一般的可怕一指。
“轰!”
远处的山峰自行爆开,有一股滂湃的能量出现,落在了星夜身上,形成守护。
接着,老者的攻击,只破灭了守护,星夜逃走了。
然后老者第三次出手,这一次把攻击压制到堪比一位星灵境。
这一道攻击出现,并没有引来天地异变,但是星夜却手持长矛,,打碎了这道攻击。
他看了老者一眼,没有多言,转身再跑。
老者说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男子点了点头。
只要出现碾死星夜的力量,这方天地就会出现异常,形成守护。
反之,则不会。
六神 万魔
“接下来,开始全力追杀星夜,直至一方死绝!”
老者沉声说道:“要不然,一位气运者成长起来,对我们吕家来说,就是大祸!”
男子有些犹豫。
老者说道:“你去传消息,我来监视他,放心,他跑不了的。接下来,就看你们了。”
就在当天,吕家传出家族令,开始对星夜进行围杀。
同时,也发出追杀令。
谁能杀死星夜,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见到尸体,就能去吕家领取一件堪比底蕴的至宝。
一时间,整个冬隆之地都沸腾了。

v7vba精品小說 萬道神帝-第四百六十六章 真相相伴-i5m0q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威压充斥,让星夜感觉到了压力。
他瞬间色变,这是星灵境才有的气息。
门外的声音,竟然出自一位星灵境。
他竟然给这个女人,叫小姐。
这是什么级别的客栈?
星夜的心中,有了不妙的感觉。
“我知道了。”
女子的声音依然平淡,在话语说完之后,那股压力就消失了。
她转过头来,冲着傻眼的星夜展颜一笑。
“星夜?”
她眨了眨眼睛,笑容充满魅惑。
星夜脸色又是一变。
就在这时,女子忽然翻身而起,把星夜压在了身下。
星夜手中的短刀,立刻向着对方的脖颈而去,可女子非但不怕,反而把整个身体下压,就像是自寻死路一般,要往短刀上撞。
“来呀。”她笑着说。
星夜哪里真敢动手?
别说他本来就没有杀心,就算有了杀心也不敢动手,先前的那股气息,明显就是警告。
人家知道他在这里,只是没有进来而已。
于是,暧昧的一幕出现了。
女子的身体,几乎整个压在了星夜的身上,包括那一抹温柔,而星夜则是吓的把刀放在一边,双手举起,如同是缴械投降。
从远处看起,二人如同是温存的情侣一般。
“星夜?”
女子美丽的脸庞,慢慢向下,脑袋一侧贴在了星夜的胸膛之上,听到了星夜的心跳。
星夜点了点头。
“你来到了客栈?”
女子又问,同时倾听星夜的心跳,似乎以此来判定他所言真假。
星夜先是点头,然后又离开摇头。
有发丝落在脸上,痒痒的,同时也有一股独有的香气,扑入鼻息,让星夜有些意乱。
但此刻,意乱心却不敢乱。
乱就会没命!
“你有雪原令?”
星夜先是点头,然后立刻摇头,显然不能承认。
但好些也没什么用。
“连撒谎都不会。”
謹言 來自 遠方
对方那纤细的手指,卷起一缕长发,从星夜的脸颊上轻轻滑过,“小男人,你很有趣啊。”
星夜不敢乱动,并非是定力十足,而是门外可能有一个星灵境存在,万一他乱动,必然会有杀身之祸。
所以眼下,他只能一动不动,任由对方来处置。
此刻女子的上半身,只穿着一个彩色的肚兜,护住了那波澜的温软,可其他都露在外面,对星夜的视觉冲击很大。
女子就这么看着星夜,而星夜却一动不动,就这么以如此暧昧的姿势,持续了很久。
“下次记住,不准在上面。”
女子从星夜手中拿过短刀,伸出舌尖轻轻舔过,把短刀丢在了一旁,“不过这一次,念在你是初犯,便算了。”
星夜感觉身上一松,女子已经来到床边,且穿好了衣裳,那一身大红裙,格外惹眼。
她在原地转了一圈,“你看,我穿这个合身吗?”
宛如一对刚刚温存过后的小情侣。
星夜哪里敢回应,他下床捡起短刀,就要离开。
“如果没有地方可去,你可以留在这里。”女子并未阻拦星夜。
星夜脚步微微一顿,但并未停留。
“代价就是,带我去雪原。”
女子又说。
星夜扭头看着她,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我大声叫有淫贼如何?”女子系好衣裙,微微一笑,“占了姐姐的便宜,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毕竟,姐姐今后还要嫁人呢。”
星夜有些头大,吃亏的好像是自己才对。
“一块雪原令,可以带两个人进去。”女子说道:“所以,并不会对你造成影响。”
“好吧。”
星夜点头,很明显,不答应就走不掉,眼下唯有答应。
星夜打算离开,但刚刚走了几步后,他又道:“如果我的雪原令被抢了呢?”
“那就与你算算占我便宜的账了,要么你娶我,要么我杀你。”
“别想着跑,除非你回到星武,今后再不出来。要不然,你懂得。”
星夜自然不懂,重新走到了窗口。
“小男人,走门,下次来姐姐这里,无需翻窗。姐姐这里的门,随时为你敞开。”
大叔系司机 菲比
关东鬼先生
星夜走到门口,又问:“怎么称呼?”
“叫我鹿姐姐。”
女子走到了梳妆台旁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铜镜,忧愁道:“又过了一天,姐姐我是不是又老了一岁?”
星夜抱拳道:“鹿姑娘,后会有期。”
星夜推门离开,在门外披上黑袍,身形几个起落,便是离开了这里。
“这里……”
刚刚离开此地,远处便是有人冲着星夜招手。
是战岚,她的旁边跟着秋霜。
星夜想要装作看不到对方,不料对方双手放在嘴边,作势就要大喊。
星夜吓了一跳,赶紧向着那边走去。
秋霜不断冲着星夜招手,脸上带着笑容。
“你跑什么?”看着星夜走近,战岚不满道。
“你们追什么?”星夜反问。
“你跑我们当然要追了。”
战岚说道:“而且,你哪里不能跑,竟然跑到天香阁去了?要是碰见那个鹿妖精,你就死定了!幸好,那鹿妖精最近都不在这冬寒城。”
星夜想到了那个鹿姑娘,难道战岚所说的妖精是她?
“星夜,又见面了,走,请你吃东西。”秋霜则是开心的说道。
“你们怎么知道是我?”星夜疑惑问道。
“这么多人,就你一个人穿着黑袍,行踪可疑,不是你还能有谁?”战岚撇了撇嘴,“你是在怀疑我们的智商吗?”
原本星夜是想改变容貌的,但在仔细思量过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果然,外面就有人守着。
“我的意思是,你们又是如何认出我的?毕竟,我已经变幻了容貌。”
这才是星夜内心之中,最大的疑惑。
“我天生就有一种感知,觉得你很熟悉。”贺秋霜主动抢答,“你的容貌变了,可是眼睛没变,我感觉很熟悉。只是,还无法肯定。”
星夜又看向战岚。
战岚说道:“当天在天阴都城,我记住了所有人的样子,而在你出现之后,少了一张面孔。今日,这个面孔又出现了。”
前夫的逆袭 伍临
当日他和赵本出现之时,都是改变了容貌的,而且在旁边看了好一会。
他有些震惊对方的记忆力。
“走吧。”
二人已经认出了自己,星夜唯有跟上。
他不知道,此刻在天香阁的楼顶,那个鹿姑娘正在看着这一幕。
美女市长老婆 流浪
“小姐,此人如此无礼,为何不……?”
老者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不觉得奇怪吗?旅者一向不与外界接触,又怎会主动给他一块雪原令?”
女子说道:“要说那午夜人,有些特殊也就罢了,一个从星武来的,怎会有此待遇?”
老者的表情微微一变,道:“小姐的意思是,此事可能跟那位有关?”
“或许吧,先看看。”女子说道。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该……如果狗胆包天,必须得砍掉双臂与双腿。”
“你把他砍了,还怎么看他的表现?”女子淡淡说道:“而且,我们天香阁,不就是干这个的吗。人家只是上个床而已,又没干什么。”
“老奴该死,没有保护好小姐!”
老者脸色大变,立刻单膝跪地。
“好了好了,一个玩笑都开不起。”
女子忽然想起星夜先前所说,嘴角不禁有了一抹笑意,“客栈,这个说法倒是有趣。如果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应该不会来吧?”
秋霜和战岚,带着星夜来到另外一家酒楼,这里的生意不错,三人坐在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可二人的容颜,依然引来诸多目光。
“雪原令是进入雪原的东西,一块令牌可以带两个人,那个名额给我。”
坐下之后,战岚直接开门见山道:“至于代价,你来开。”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颊微微一红。
星夜说道:“名额没了。”
战岚看着他。
星夜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战岚的脸色变了,“你真的见到了鹿妖精?”
“见到了一个姑娘,她说自己姓鹿。”星夜说道:“名额,给她了。”
“哇,你真的见到了鹿妖精?她很美吧?”贺秋霜吃惊不已,“是不是比岚姐姐还美?那有没有姜彤小姐美?”
星夜没有回应。
战岚不满的哼了一声,道:“那个妖精,从来不会说自己姓鹿这种话,说说吧,你们是如何相遇的?我很好奇,她竟然没有杀人夺宝,而是让你带着雪原令活着出来了。”
星夜当然不会说细节,只是简单告知,自己进去之后看见了一个女人,然后对方表示会帮助自己,但需要一个条件。
秋霜听闻之后,惊叹道:“不愧是鹿妖精,果然神通广大,竟然在你进去后,就已经知道了你的底细。”
“你这丫头,被他骗了。”
战岚轻轻点了一下秋霜的脑袋,道:“他在撒谎,而且没说一句实话。”
“不会吧,星夜会撒谎?”秋霜显然不信。
星夜也是说道:“星夜我句句实话,战岚姑娘何出此言?”
战岚讥讽一笑,道:“句句实话?我看是谎话连篇!第一,那个妖精从来不会出现在天香阁一层,你说在一层看见她,这还不是假?”
星夜脸色微微一变,道:“我可能记错了,有可能是二层,当即太急,忘了。”
战岚说道:“那你再好好想想,也有可能是三楼。或者是,四楼!”
“不是二楼就是三楼,肯定不是四楼。”星夜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个妖精,虽然住在天香阁,但从来不走正门,所以从未跨入过天香阁一步。她住在四楼,而且四楼与三楼之间,根本没有楼梯。她都是天上来,天上走的。”
星夜的神情又是一变,怪不得三楼闹得沸沸扬扬,却没有人来四楼。
至于有没有楼梯,他没有注意,因为当时直接就跑了。
“所以,你是直接去了四楼的,而且那一层楼,只有她一个房间,你当然会进去。”
战岚看着星夜的眼睛,仿佛能够看透他的内心,“我原以为妖精不在天香阁,她既然在的话,依照这个时辰,应该还未睡醒。”
星夜的脸色再度一变,这是亲眼所见不成?
正在吃东西的秋霜,忽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星夜,“你去了鹿妖精的房间,而她正在睡觉,那你们两个……”
“别胡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的隐藏手段很高明,她根本发现不了我,我藏了一会就走了。”星夜立刻说道。
“藏了一会就走?那你的名额为什么没了?”
战岚继续说道:“而且,你觉得一个能跟战猛打成平手的存在,能发现不了你来到了房间?”
星夜被震住了。
战猛是战岚的哥哥,号称是这冬隆之地,有数的天才强者。
那个姑娘,战力能跟战猛持平?
“事实上,你一进去,她就醒来了。而你不知她的根脚,肯定会上前制住她,然后威胁她莫要声张。”
战岚说道:“可我们在外面,并没有听到打斗声,证明她没有反抗。当然这不奇怪,那妖精做事,本就不同寻常。”
星夜感觉心底在冒凉气。
这是什么人啊?
就跟亲眼所见一样。
“她躺在床上,你在威胁她,双方一动不动,时间应该不短吧?”
战岚冷冷一笑,“直到,她探查出你的底细为止。”
星夜的额头,有了冷汗。
生死河
“哇,你跟那鹿妖精,竟然有了肌肤之亲?”秋霜不合实际的惊叹着。
“别胡说,她穿衣服着呢。”星夜恼了。
“听到了吧?你没机会了,人家两个都那啥了。”
传说中的世界 南宫吟风
战岚瞥了一眼后面。
星夜立刻扭头,这才发现战猛站在那里,表情很不自然。
“没有,没有。”
星夜赶紧解释,“我们什么都没有。”
“他当然知道你们真没有什么,可是假没有也不行啊?”战岚讥讽道:“那可是人家心目中的女神,洁白无尘的仙子,你俩怎能独处一室呢?而且,还待那么长时间?”
“猛兄,有这么一个妹妹,你的心口是不会凉了。”陆飞拍了拍战猛的肩膀。
“陆飞大哥,这怎么说?”秋霜不解。
“天天往这插刀,刀刀都是滚烫的血,怎么可能会凉?”
陆飞来到星夜旁边坐下,伸手拍着他的肩膀,“你小子可以啊,那鹿仙子多少人想见都见不到,你倒好,能够一亲芳泽。”
星夜的脸都黑了,自己连她的手都没摸,倒是被她给摸了脸,吃亏的还是自己来着。
“战猛你也是,先前你直接叫住他,别让他跑不就行了?”
然后陆飞又问:“我说,你小子是怎么想到去那里的?该不会常去吧?”
“是啊。”星夜点头,道:“当然是经常去。”
战岚看着他的眼神里,有了鄙夷之色。
就连秋霜的神情也变了变。
陆飞立刻伸出大拇指,“大哥,我叫你大哥!经常去的人,我见过很多,但如你这般理直气壮,且毫不避讳的,还是头一个。”
星夜疑惑道:“怎么,你们平日间,都不去客栈的吗?”
一句话,令众人都是一愣,那陆飞的笑容都凝固了。
tfboys之枫叶漫天 璃璃yoyo
殿前欢:暴君请温柔
重生之妖娆毒后
“你说什么?你说那是什么?”
“客栈啊,难道不是吗?”
看着星夜的表情,众人都被逗乐了。
战岚哼了一声,不过显然也被逗笑了。
“星夜,你真傻,那可是天香阁,卖香的地方。”秋霜说道:“怪不得你傻乎乎的往那里钻。”

5zmeq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萬道神帝 起點-第四百六十五章 真實身份讀書-hk3bg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星夜抓住了令牌,面具却毁坏了,身份随之暴~露。
吕良认出了他,当即就大呼起来。
呼声响起,声音遍布四周,一时间使得星夜再度成为焦点。
只是这一次,那张脸庞不再平平无奇,变得异常英俊。
再加上星夜二字,又使得这种英俊的脸庞,变得不凡起来。
“你这该死的卑鄙小人,竟敢出现在这里!”
吕良立刻上前,一掌拍出,掌间光明绽放,强大气息释放而出。
星夜一手收起雪原令,另外一手击出,伴随着一声轰鸣,吕良的身体向后滑去。
对于二人的交锋,旅者并未在意,看到星夜收起令牌之后,他又凝结出了第二块令牌。
令牌汇聚,然后在众人诧异的注视下,落入了赵本的手里。
先前,赵本化名站特,星夜化名站夜。
赵本接住令牌,周身立刻就有冰霜覆盖,下一刻,冰霜破灭,伪装消失。
也不知对方是不是故意的。
“是午夜人!”
看着赵本那张很寻常的脸庞,有人惊呼了起来。
先前他们就已经见过赵本的画像。
在惊呼声中,旅者的身体化作点点光芒消失。
他来到这里,只为了送出两块雪原令。
且只给了两块。
而接下来的两人,无疑是惨了,身份暴~露,又身怀大机缘,想不遭人针对都不行。
“傻呀,跑啊!”
赵本的声音响起,人已经破窗而逃。
就在他身形消失之时,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一道黑影的偷袭落了空。
“唰!”
星夜的身体消失了,只有脚印,不辨方向。
有人去窗口阻拦,有人去楼梯口。
“蓬!”
脚印忽左忽右,最终飘忽不定,来到了另一个窗边,破窗而出。
“快追!”
有人大喊,立刻跟了上去。
旅者消失,一层冰晶也散去了,原先被冰封的存在,全部都恢复了正常。
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目光茫然,直到有人快速解释,这才反应过来。
星夜落地之后,赵本冲着他挥手,“这边!”
星夜跟着赵本在跑。
只是跑了一段,星夜感觉不对劲,自己为什么要跑?
自己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从不欺压良善,一生光明磊落。
跑什么?
想到了这一点,他的速度不禁慢了下来。
该是这个午夜人独自逃跑才是。
毕竟他是过街老鼠,自己都想踹两脚的那种。
赵本似乎早有预料,头也不回的喊道:“星夜,你现在身怀雪原令,那可是进入雪原的至宝,一定要收好,他们一旦知道,肯定会抢的!”
赵本的声音不仅没有压制,反而还刻意放大,让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星夜恨不得上前踹死他,这个家伙显然是故意的。
自己跑不行,还要把他给拉上。
“我******”
星夜想要骂娘。
不过眼下,他也只能跟着对方一起跑。
毕竟,在这里他属于人生地不熟的那种,面对追杀,慌不择路,只能跟着赵本。
“快拦住他们两个!”
吕良跟着跑了出来,大声喊道:“他们一个是午夜人,还有一个是该死的星夜,快拦住他们!”
一时间,所有人都望着二人。
星夜的名气,似乎并未传到这里,所以大家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可是午夜人的名气,着实是不小,立刻引来一片痛骂之声。
“哪个是午夜人?”
“该死的,让我看看这偷鸡摸狗的午夜人!”
“是那个帅气的吗?娘的,比我还帅,弄死他!”
“不是,是最前面那个。”
“他娘的,长这么丑还当午夜人,上前干死他!”
“午夜人,你给老子站住!”
在今天,星夜才算知晓,什么叫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即便是他在天阴帝国这种敌国之中,也还没有做到这种地步。
即便是千刀师兄,估计也没有午夜人这么招恨。
顷刻之间,就有强大气息流转,挡在了二人的前路上。
“连午夜人的路都敢挡,找死!”
赵本怒喝一声,周身气息陷入了狂暴之中,仿佛一只猛兽觉醒,恐怖的威压立刻四散。
那位拦路的存在,心头一惊,有了退意。
“怕什么,区区一个午夜人,能奈何我们?”就在这时,又有一人站了出来。
也是星罡境。
“就不信,他能打一群。”
“没错,弄死他!”
接着第三,第四人站了出来。
随着人数越来越多,众人也是有了底气,战意升腾。
相对来说,赵本的气息,明显减弱了下来。
既然吓不住他们,那就只能另想他法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星夜,“兄弟,对不住了。我观你运道不错,桃花之相,肯定不早夭,我先走一步,你自求多福吧。”
下一刻,他的身形消失。
是完全消失的那种,彻底消失在了感知里,哪怕是星夜的感知,也没有办法探查出来。
就剩星夜一个人了。
原先,众人是针对赵本的,现如今唯有针对星夜。
“我不是那午夜人,给他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是来追他的。”星夜赶忙解释。
“午夜人呢?赶紧出来!滚出来!”
星夜怒斥的同时,看着前方的星罡境,问道:“你可有看到?”
对方下意识摇头。
杀死这些星罡境,对星夜来说很容易,可让对方退开,难度却不小。
他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在这里杀人。
“哦,我也没看见,大家先散开再说,小心他就在附近出现。”
“这位,对,就是你,麻烦看着这个方向。”
“还有你,看看那个方向。”
星夜一边说,一边向着旁边走去,留下一众面面相觑的众人。
“他是星夜,别让他跑了!”
吕良跟了上来,见此一幕大声喊道。
“唰!”
其他人并没有反应,星夜开始跑路。
吕良气的破口大骂,道:“都是白痴呀,快拦住他!他……他是午夜人的朋友,只有他知道午夜人在哪。”
看着众人依然没有反应,吕良急中生智。
不得不说,这一嗓子至关重要,原先还无动于衷的人,纷纷动了,试图拦住星夜。
主要是午夜人实在是太过可恨,所以众人不惜拦住星夜。
“这个家伙竟然骗我们,跟午夜人一样可恨。”
众人开始骂骂咧咧。
鬼影迷踪!
如此阵势,星夜唯有动用全力,身体消失,唯有脚印,忽左忽右。
没有人能够拦住放光的脚印,更何况还是在飘忽不定的情况下。
如同一双鬼脚印,贴着阻拦的众人而过。
大家只能感受到阵风从身旁吹过,如森森鬼气。
幸好这是白天,如果是夜晚遇到,估计心底都会直冒凉气。
兽王请按爪 酒几觞
“这就是鬼影迷踪,果然名不虚传。”
苍魂
贺鹰追了出来,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脸上有着一抹惊容。
贺家的鹤影术,在这冬隆之地,算是一等一的极速步法,可是这鬼影迷踪,似乎更加诡异。
贺鹰看了一眼旁边,那里站着一个人,如同一片阴影。
范阳明站在其身后,始终与他保持着一步的距离。
“据说这鬼影迷踪,出自东华之地,怎么被一个外人得了?”
面对贺鹰的询问,范阳明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阴影说道:“各凭机遇。他得了,就代表我们得到了。”
感受着对方周身的冷意,贺鹰明白了。
贺鹰又问:“他跟午夜人待在一起,你就不担心?”
阴影冷哼道:“一个藏头露尾的家伙,有什么可担心的?上次如果不是我们大意,他根本不可能进入东华之地。”
“唰!”
废材逆天之凤凰涅槃 飞舞的鱼
就在这时,有光影忽然从二人身旁掠过,身形消失。
“是陆飞。”
陆飞身形远去,看方向赫然是城外。
接着,又有一道身影远去,一看就知道是战猛。
“看来,我也该走了。”
贺鹰回头看了一眼,秋霜就站在那里,眼中有着焦急,“哥哥,你快点,要不然吕良就追上星夜了。”
“我也先走一步。”
说完,贺鹰身形消失。
醉 清風
接着,又有数人直奔城外的方向。
“看来,他们对星夜的兴趣,要远超午夜人。”一直都沉默的范阳明,忽然开口。
阴影淡淡一笑,“当然,午夜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个,而星夜多年来却只有一个。走吧,我们此次的任务,是带鬼影迷踪回去。”
对于星夜出现在这里,二人并不意外。
幽影的消息,遍布冬隆之地,星夜出现在天阴帝国边界的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算算时间,也该到这里了。
星夜动用了鬼影迷踪之后,没有人再能拦住他。
只是,想要摆脱众人的视线,难度也是不小。
最为主要的是,后面始终有着几道气息,牢牢的锁定着他,使得他没有办法脱身。
至于赵本,早就不见了踪影,星夜怀疑这个家伙,此刻应该待在暗中,正看着他的笑话。
“该死!”
星夜气急,很明显赵本带他来的又一个作用,就是在关键时间,惹人耳目。
可是就这么跑出去,显然也不是办法,因为那些人会再次追上来。
忽然,星夜计上心头。
就这么离开是不可能的,他转身向着一座客栈飞奔而去。
来到门外,身形一晃,星夜便是进入了当中。
有两个护院,想要拦住星夜,但只是抓了一个空,星夜继续向前。
这里的空气,带着淡淡的甜香气息,像是胭脂水粉。
星夜并未在意,继续向前。
“有人闯天香阁!”
护院大声喊着,星夜则是直接闯入了当中。
身形几个起落,星夜直奔二楼而去。
魂力感知释放,发现这些房间里都有人,所以他继续往上,直至来到四层顶楼,身形一闪,进入了某个房间。
房间里充斥着淡雅香气, 一位女子听闻动静,正要起身。
“唰!”
星夜身形一个翻滚,飞快的临近对方,然后上了床榻之上。
双腿栖身而上,把女子压在身下,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柄短刀,放在了女子洁白的玉颈之上。
“别动,要不然杀了你!”
星夜声音冰冷,充满了威胁之意,而目光则是紧紧的盯着外面。
女子重新躺下,她那长长的睫毛眨了眨,面对此等局面,不仅没有感到害怕,一双眼睛反而盯着星夜的侧脸。
似乎,感觉很有趣。
外面明显乱了,大呼小叫的声音不断响起。
星夜来时看得真切,这里应该是一个客栈,鱼龙混杂,谁也不认识谁。
到时候他完全可以趁乱,换一张新的面具离开。
所以在这期间,他一直不曾去看身下的女人,也不知道她的表情,以及摸样。
女子也未曾惊叫,就这么看着星夜。
时间一点点流逝,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甚至都已经来到了下一层。
星夜的表情逐渐紧张起来,他手中短刀,轻轻下压,然后低头看向这个女人。
他的表情微微一怔,女子静静躺在那里,平静的看着他,那一双美眸,仿佛会说话。
她的容貌美丽无双,洁白如玉的皓腕下,那双玉手轻轻拉着遮体的被子,有一抹浅浅的春光,初露在外面。
冷厉的刀锋,与柔弱的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星夜眼中闪过一抹不忍,厉声道:“如果等会有人过来,你就说房间里只有一个人。要不然,我杀了你!”
女子轻轻咬着红唇,点了点头。
看着对方如此配合,星夜这才放心下来。
就在这时,女子开口,“万一,他们进来搜查呢?”
星夜微怔,显然没想到这个问题。
“他们应该不知道,你是一个人睡吧?”星夜又问。
这个问题,让女子那俏丽的脸颊上,浮现出了一抹怒意。
“你是这么想的?”女子忽然问道。
“废话,是个人都会这么想!”
星夜继续看了一眼外面。
此刻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外面,自然不曾注意到,女子眼中忽然闪过的冷意。
“客栈的人,应该没道理管一个房间住几个人吧?”星夜又再次开口。
女子微怔,然后说道:“你说……这是客栈?”
星夜手中,短刀下压,冷道:“别废话,我还不知道这是客栈?告诉你,想活命,你最好配合,要不然,你就得死!”
说话的星夜,把短刀又往下压了压,“告诉我,想死想活?”
“活。”
对方倒也实诚。
“放心,我这人从不滥杀无辜,只要你配合,我一定不会害你!”
接下来的星夜,全身心都放在外面,不再理会身下的女子。
自然也就不觉得,二人之间的动作,有些尴尬。
就这么又等了片刻,一切竟然恢复了平静。
所有护卫,似乎都走了。
没有人来这一层查看。
喜歡 學長
这让星夜一愣,很是疑惑不解。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小姐。”
听到这则声音,星夜的身体立刻向下,躺在了女子旁边,手中的短刀依然放在她的脖颈上,同时用眼神告诫她,想活命,就莫要乱说话。
“说。”女子的声音响起,未曾揭发星夜。
门外之人说道:“已经打听清楚了,此次城中出现波澜,源与旅者出现在了冬寒楼,他一次拿出了两块雪原令,一块给了午夜人,一块给了星夜。二人伪装的容貌,被寒冰之力侵袭,身份被辨认了出来。”
门外的话语微微一顿。
星夜感觉心中有些发寒,手中的刀锋似乎都颤抖了起来。
“那个午夜人跑了,星夜则是跑到了这里。他就是闹出不少风波的星武护龙使,大闹天阴帝都不久,擅长操控灵种,战力也不弱,当初穿着星鳞衣的吕良挑战他,结果被他打跑了。”
话到这里,房间之外忽然多了一股强烈的威压,充斥在了每一个地方。
星夜的脸色,随之大变。

r6eki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萬道神帝》-第四百六十四章 旅者現身讀書-2eds1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
午夜人在这里犹如过街老鼠,人人讨打。
战岚有意针对,加上星夜的刻意回避,使得众人浮想联翩。
还有一些人,甚至断定了星夜,就是那午夜人,于是围了上来,眼神不善。
战岚嘴角微笑依旧,静静看看对方的应变。
秋霜表情带着猜疑,其实无法完全肯定,对方究竟是不是星夜。
只是感觉很熟悉。
而让她感觉到熟悉的人,可是不多。
“我说兄弟,你也太差劲了,美人相邀就赶紧上来,还愣在那里干什么?”
就在这时,赵本出现在了旁边,埋怨道:“我这兄弟就是这样,从小就与众不同,大家莫要跟他一般见识。”
赵本之所以现身,是担心星夜顶不住压力,把自己供出去。
这个家伙是什么德行,他一路上在暗中可是看了一个清楚。
当初就连他的亲师兄石峰,说卖也就卖了,更何况是他这个路边找来的兄弟?
面对众人咄咄逼人的目光,星夜唯有起身,从楼梯登顶。
吕良嘴角带着冷笑,有些跃跃欲试。
“这个兄台,我兄弟是美人相邀,不用再测试了吧?”
赵本见状又再次开口。
吕良看了赵本一眼,又看了战岚一眼。
战猛就在这里,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他哼了一声,主动让开了位置。
星夜走了上来,跟赵本坐在了一起,位置相对靠后一些。
显然,二人都不是高调之人。
或者说高调不起来。
按理说,事情到了这里,正事就该开始了,再无人关注星夜这个陌生的小人物。
谁知就在这时,战岚走了过来,径直坐在了星夜身边。
这个举动,无疑是往湖中扔了石子,在这二层激起了不小的涟漪。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这个相貌普通的人来。
星夜恨不得起身一脚,踹飞这个叫战岚的,很明显是在往他身上引火。
他原先的平平无奇,一旦成为焦点,或许就会成为另一种不凡。
面对众人审视或者带着敌意的目光,星夜微微一笑,平静的说道:“姑娘是不是认错人了?”
地府重臨人間 連山易子
战岚不答反问,“这里是你的地方?”
“呃……”
一句话,问的星夜无法回答。
“既然不是,那为何你能来,我却来不得?你坐,我却坐不得?”
“小岚,莫要胡闹,我们还要谈论正事。”
战猛终于忍不住了,不满出声。
“放心,我不会干扰你们的。”
战岚说话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星夜,星夜觉得自己应该是暴~露了。
“冬隆之地再现,对于我们来说,可是难得的机会。”
最先开口的是战猛,他的一句话,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引了过来。
“战猛兄,你确定?”吕良开口了,他们是听到消息才来的。
战猛点了点头,“因为,我遇到了旅者。”
这句话一出,让不少人色变。
旅者在这冬隆之地,几乎算是一个禁忌存在。
这个称号不仅代表着强大,更代表着机缘。
因为有传言,旅者来自冬隆之地的核心。
而雪原,就在那个地方。
旅者从雪原走出,也就意味着雪原开启。
“这个应该不能说明什么吧?”贺鹰说道:“旅者虽然少见,可并不代表雪原会出现。”
战猛说道:“如果一次不会,那两次呢?”
“两次?”
众人神情又是一变,这就是一个概率问题了。
“之前倒是没有听你说,可有交手?”陆飞好奇问道。
“有过对战。”
战猛微微沉吟道:“算是不输不赢。”
这个答案,令人捉摸不透。
“你们可有听到过星夜这个名字?他也很厉害的,不知能否跟旅者一战?”
战岚的声音又起。
这句话使得战岚重新受到注意,自然也有人看向星夜。
星夜的脸色变了,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于是眼下不敢再说什么。
众人都不解为何战岚要提这个名字。
贺鹰说道:“我此次倒是听小妹说起了这个人,据说战力还不错。”
战猛点了点头,道:“我也有所耳闻。”
“我也听说了,此人在天阴皇宫大战,闹出了极大的风波。天阴皇室动怒,依然无法奈何他。”
陆飞开口,只是说话的时候,目光向着吕良看去,“我还听说,对方能够攻破星鳞衣。”
这句话一出,立刻引发哗然。
星鳞衣号称星罡之中的最强防御,同境之中无人可以攻破。
“当然,至于真假,吕良你倒是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毕竟你们打过。”陆飞的嘴角有着一抹讥讽的笑。
众人又都看向吕良。
吕良冷哼一声道:“从一个小地方跑出来的家伙而已,据说是什么护龙使,能有什么手段?”
吕良的神情充满不屑,“至于攻破星鳞衣,更是无稽之谈,问世间星罡,谁能打破星鳞衣?只是以讹传讹罢了。”
“那个家伙年岁不大,但却十分阴险,上次明明说与我堂堂正正一战,结果把小地方的老家伙都找来了,联合压制我。”
吕良神情得意道:“当然,他们那些蛮子,又怎能知晓我们的强大?”
战岚歪着脑袋,看着星夜,“他这么说你,你能忍?”
星夜沉默不语。
“要是我,早就揍他了。”
星夜眼观鼻鼻观心,这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还是少要招惹。
至于对方为何能认出他,星夜也百思不得其解。
“看来,是传言过于夸大。想想也是,一个小地方来的,能有什么本事?”
“就是,一群井底之蛙罢了。”
众人听到吕良所言,一个个都是点头,表情充满了不屑。
“凡事都不能只看表象,诸位难道忘了石峰?”战猛说道。
石峰二字,令那些狂傲的人,都闭上了嘴巴。
因为这个名字,在某种程度上,几乎是禁忌一般的存在了。
从出道至今,一直在逃,却从未一败。
“我听说,这个叫星夜的,是那石峰的师弟!”
战猛的话一落,便是引起了公愤,众人纷纷破口大骂起来。
明显,走了一个杀千刀的,又要来一个杀千刀的。
旁边的赵本乐了,很明显众人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星夜吸引,没他这个午夜人什么事了。
星夜看到了赵本的表情,猜到他心中所想,当即就怒了。
这该死的家伙,想要祸水东移。
他真恨不得来一句,先前你们说的午夜人,究竟是干什么的,那个人就在我身边。
当然,在这个时候,二人坚决不能起内讧,要是身份败露,那在众人眼中,就是没一个好东西,说不定会遭遇群殴。
“好冷啊。”
战岚旁边的秋霜,忽然哈了一口气,双手紧抱在一起。
众人也都察觉到了四周气温的变化,似乎一瞬间就降温了。
“是有些冷。”战岚看向窗外,“今年的冬天,提前来了吗?”
“你是什么人?”
英雄獵人 村正
“站住,谁让你进来的!”
下方忽然传来大喝之声,接着一股冰寒气息,掠向四面八方。
争吵的声音立刻消失,寒流继续涌动,让人身体不由自主的打颤。
“怎么回事?”赵本扭头所望,却看到星夜的脸色已经大变。
其他人纷纷起身,向着楼下望去,接着惊呼一片。
下方成了一个冰雕世界,一切都被寒冰覆盖。
星夜拥有魂力,故而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一人走了进来,众人立刻起身,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追回前妻生寶寶
但在下一刻,对方挥手,有气流涌动而出,众人的身体成为了冰雕。
门口站着一人,对方穿着白色长袍,摸样极其俊美,长发披散,不辨男女。
不过,有一点很明显。
对方赤足。
“旅者!”
这两个字几乎脱口而出。
当初石峰提醒过星夜,一定要小心赤足行走的旅者,他们来自冬隆之地。
其他人也都反应了过来,起身看着一楼门口那人。
“神秘的旅者,通常可不会主动现身。”
战猛走到边缘,道:“今日主动现身,不知有何贵干?”
门口有风吹过,旅者的身体仿佛冰雕一般消散开来。
下一刻,战猛身旁多了一个人。
如此一手,令不少人心头微惊,下意识后退。
战猛的表情,相对则是淡定。
但若仔细去看,他脚下的地板上,已经有了数道裂缝。
旅者头发披散,十分俊美,却不辨男女,他的目光四扫,从众人身上掠过。
被对方注视,众人感觉心中一寒,似乎要被一眼洞穿。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星夜的脸上。
鬥羅大
星夜看着对方,二人相视之时,他仿佛看到了一块放光的寒冰。
而在魂力感知下,也感知不出对方的生命气息。
又是这个家伙!
在这一刻,众人心中都很诧异。
先前的战岚,就对这个家伙十分好奇,总往身边靠。
而旅者出现之后,竟然也在看着他。
难道,这个家伙真有什么奇特之处?
要知道,凡是能够走到这里,且登上这二楼的,都不是普通人。
战猛、陆飞、贺鹰等人,更是各强大家族的代表。
修真民
可今日却被无视,不及一个普通人。
“这个,给你!”
旅者抬手,掌间有寒冰汇聚,最终化作一块令牌。
令牌由寒冰组成,光芒四射。
“这是,雪原令!”
见到这块令牌,众人的心头都是一惊,惊呼出声。
“这是我的。”
当即就有两人,向着那令牌而去。
只是还不等他们靠近令牌,就有寒冰气息落在了二人的身上,二人的身体立刻变成了冰雕。
“唰!”
在这期间,还有一人飞快上前,一把抓住了令牌。
是吕良!
在抓住令牌的时候,就有寒冰气息从中涌动而出,吕良的手掌立刻变白了,覆上了一层冰霜。
吕良的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笑意。
“嗡!”
星鳞衣被他全力催动,顺着身体延伸,把所有寒冰阻挡在外。
他伸手向前,紧紧的抓住了令牌。
旅者的表情依旧,只是气息更加滂湃。
从令牌之上,激荡出一道涟漪,涟漪激荡而过,四周立刻覆盖上冰霜。
吕良的身体,完全被冰霜覆盖,如同是一道冰人。
下一刻,寒冰破碎,吕良向后退去。
他的眼中,有着惊悸之色。
先前的寒冰气息,直接透过星鳞衣入体,似乎无视了其防御。
至此,再无人敢上前。
旅者看着星夜,令牌依然悬浮在那里。
星夜站在那里,没有反应。
“这是给你的。”旅者又道。
看着众人灼热的眼神,星夜自然知道这是好东西,只是他能否拿过来?
对方又为何要给他?
“不出意外,这就是进入雪原的凭证。”战岚的声音在星夜耳边响起,“放眼整个冬隆之地,这或许是最大的机缘了。”
“你不敢要?”
旅者再次开口,依然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但话语之中明显带着激将的意味。
“他的意志好像不坚定,随时可能反悔。”战岚低声说道。
星夜唯有上前,总要试试不是。
他来到令牌前,一把抓住了令牌。
“嗡!”
令牌震颤,立刻就有寒冰气息扩散。
星夜的右手之上,冰霜显现,立刻变得晶莹一片。
吕良讥讽一笑,“有命得,却没命用,不自量力!”
很明显,他动用星鳞衣都拿不走,对方区区一个血肉之躯,怎么可能顺利的拿走令牌?
寒冰继续流转,覆盖了星夜的整条手臂。
星夜不曾撒手。
寒冰继续移动,开始覆盖星夜的身体。
众人表情都有着异色,如果对方不愿给,为何要主动出现,还点名要给对方?
可要说是自愿的,为何又会是这般场景?
寒冰已经覆盖了星夜的半边身体,但不管是星夜还是旅者,都没有任何表示。
二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
“嗡!”
星夜的身上,完全被寒冰覆盖,成了一尊冰雕。
“这个白痴,也是够贪婪了,明知拿不到,竟然还不放弃,白白搭上了一条命。”
吕良见状,则是不屑一笑。
就在这时,覆盖在星夜身上的寒冰,忽然出现了数道裂缝。
旅者的眼神,似乎出现了一些波动。
“轰!”
寒冰爆碎,星夜的身形显现。
只是他脸上覆盖的伪装,却在寒冰之下被毁于一旦。
他抓住了令牌,但真实的容颜也显现了出来。
“是你!”吕良脸色一变。
“果然是你。”战岚微微一笑,似乎早有预料。
贺秋霜有些吃惊,但更多的还是惊喜。
没想到,真在这里相遇了。
赵本见此一幕,心知不妙,打算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