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諸天普渡 ptt-第839章 太乙之數 (二合一章)推薦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赵寒”这般诡异恐怖的模样,将老汉等三人都吓了一跳。
首当其冲的洪易也不由皱起眉头,心中却警铃大作。
“夜叉王!”
一尊青面獠牙红发的鬼神从天而降。
张开巨口,吐出黑色火焰,竟先将自己遍身点燃。
“大黑天劫火!”
念头所化神明的夜叉王,手举钢叉,搅动遍身劫火,如同一团天火,砸向“赵寒”。
夜叉王,又称夜叉明王、金刚焰口明神、大黑明神、金刚啖食明神。
因其能啖食一切恶业之众生,能吞尽恶有情,遍身漆黑,有恶业劫火燃烧。
这劫火本为恶业所化,能烧尽世间诸恶。
降魔诛邪最是强大。
洪易见“赵寒”诡异,不明真相,也不敢轻易去触碰。
夜叉明王劫火,不愧如经中所言,是一切恶业的克星。
那“赵寒”被老汉刺入心口,被壮汉一棒打得半边塌陷,都没有皱半点眉头,恍若无事,甚至还保持着诡异的笑容。
大黑天劫火当头兜落,他却是面色微变,立时想要闪避。
洪易哪里能容得他闪躲?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张弓如满月,又是四箭齐射。
四支箭矢之上,浩然正气喷薄,华光夺目,莹如明月。
却是杀气阵阵,直冲斗牛。
这次洪易没有给对方机会施展邪术相阻。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四支箭矢瞬息即至,尽没“赵寒”躯干、双足。
巨大的力道将“赵寒”整个人带得倒仰,箭矢直入地上。
将他整个人钉在地上。
与此同时,夜叉明王已经兵黑色劫火当空砸落。
“熊!”
巨大的力道将“赵寒”整个人砸得支离破碎。
残破的身躯更是燃烧起来黑火。
不到片刻,便已形销骨立。
血肉尽去,只剩下白骨一具。
如此境遇,除非是武圣,强行将灵肉分离,神魂逃离。
否则即便是他是巅峰大宗师,也要死得不能再死。
但事实却是令人不寒而栗。
只剩下一具白骨的“赵寒”,竟然又晃晃悠悠地从燃烧的黑火之中站立起来。
“嘎、嘎、嘎……”
線上 言情 小說
白骨两颔上下张合,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摩擦声:
“想不到,你竟然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还好来得及时,再晚些,还真是对你无计可施了,不愧是纪元之子……”
“妖邪之辈,你究竟是什么人?”
洪易双眉倒竖,大声喝斥:“在玉京城中使如此邪术,你就不怕被抽魂戮灵,不得好死?”
“玉京城?”
“你想让我不得好死?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这地方是有那么几位能让我有些忌惮,不过……要不是没那必要,我倒真想会会那几个家伙,看看他们是不是真有那么厉害……”
“如果能将这几个家伙都变成我的黑暗傀儡,倒是不错……”
调侃人生 代黛
一具白骨,颔骨张合,发出尖锐的女子声音,诡异得令人从心底发寒。
其口气也大得令人骇然。
洪易冷哼:“大言不惭!”
“你不信?要不了多久,我自会去会一会这些人,不过,你是没有机会见到了,”
“不过,你想见识见识倒也不是没办法,交出弥陀经,我留你一命,如何?”
“这位小兄弟说的不错,果真是大言不惭。”
“不如你先来会我一会,看看我有没有资格让你忌惮忌惮。”
就在这时,有一个声音悠悠传来。
“踏。”
洪易和老汉等人一惊,回头看去。
只见一个一身白衣如雪,头系儒巾,长发半挽,飘然如神仙中人的男子走了进来。
洪易一怔:“太白学兄!”
来人正是儒门六首之一,诗剑双绝的李太白。
“易学弟。”
李太白对洪易抱拳一礼,很是客气。
除了是儒门学子之间的礼仪外,似乎还有些别的东西。
只是洪易此时也没有细察,意外道:“太白学兄怎会在此?”
李太白洒然一笑:“实不相瞒,奉夫子之命,我自贡院之时,就一直暗随易学弟。”
洪易更是意外:“夫子?夫子怎会……”
李太白点头道:“夫子早已算出,学弟近日当遭劫难,故命我暗中相随。”
“原来如此……”
洪易微微怔然。
夫子竟能知晓未来之事,虽是令人惊异,以夫子神通,倒不意外。
只是他竟会命李太白来保护自己……
“喂,我说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能不能尊重一下你们的敌人,也就是本姑娘我啊?”
一个充满着骨头摩擦声的怪异女声插了进来。
只见那赵寒的白骨在幽幽黑火之中,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竟全然不惧洪易念头化出的劫火。
“哈哈哈。”
李太白长笑几声:“妖女,在我面前也敢这般放肆?”
“嘎嘎嘎……”
骷髅发出刺耳娇笑:“儒门?真是好大的名头,就因为你们这突然冒出来的儒门,可是坏了我们许多好事,别急,早晚要去找你们那个什么狗屁夫子,好好清算这笔账。”
“你既然来了,也别走了,正好算一算利息。”
“看来你自恃真身不在,左右不过是损了这具傀儡,如此口无遮拦,大放厥词。”
李太白目光微冷:“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我儒门华威。”
“浑天球!”
李太白伸出一臂,掌心向上,一颗满布横竖黑白卦爻的玉质小球,从他手掌心中浮了出来。
李太白不等白骨有所反应,便神色一肃,口诵浩然之声。
“列星随旋,日月递照!”
“四时代御,阴阳大化!”
浑天球上密布的黑白卦爻开始如同游鱼一般缓缓游弋。
镂空的球体之中,星珠星轨缓缓转动。
一种浩瀚之气倾刻间弥漫开来。
充塞天地!
众人只沉周围究竟一暗。
深邃如星空,浩瀚如宇宙。
点点星光遍布上下四方。
星斗繁密,星河灿烂。
“封天!”
“锁地!”
李太白又是一声大喝。
便见无数星斗绽放出一道道、一缕缕星光,彼此相连。
如同一张涵盖寰宇的星辰罗网。
莫说是他们区区几人,便是这天地,似乎都被网罗其中。
谁说离婚不能
“嗄嗄嗄……”
“没用的,你便是把这方天地都禁绝了又如何?我又……”
“嗯!怎么可能!?”
赵寒的白骨发出刺耳尖锐的惊叫。
“宝剑双蛟龙,雪花照芙蓉。”
“剑来!”
李太白已经动手。
伸手一招,双剑如龙,握于掌中。
下一刻,已经一剑撩出,剑气如澜,倒卷青天。
“大道如青天!”
“啊——!”
白骨似乎陷入了某种不妙的境地,被李太白再度逼迫,如拼命一般,发出尖锐的厉啸。
白骨双手抬起,与先前赵寒所拿的武技一般无二。
只剩下一具白骨,其拳意如潮,竟丝毫不亚于先前。
只是一改阳刚血气,充满了黑暗阴冷,鬼气森森。
“轰!”
剑气、拳意碰撞,劲气倒卷。
众人所处的杂货铺在这余劲之下,脆弱不堪,拉朽摧枯一般破碎。
漫天的粉屑飞扬。
那赵寒原先不过是巅峰大宗师,即便是被那背后之人操控,变得诡异无比。
看似强大,其实力却没有本质的提升。
反而因为失去了肉身,减弱了不少。
李太白乃是儒门六首之一,肉身与精神同修。
皆达武圣、鬼仙之境。
一具白骨又怎会是他对手?
一剑之下,赵寒仅剩的一具白骨,便轰然碎裂四散。
倾刻间便成了一团骨粉漫天飞扬。
连一截骨头都没有剩下,彻彻底底的挫骨扬灰。
洪易看得暗自心惊。
没想到这个让他使尽手段,几人合力,才勉强伤到的“赵寒”,竟然在这位学兄面前,完全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真不愧是儒门六首之名。
“嗯?那是什么!”
洪易心惊之余,忽然发现那团骨尘之中,有一点幽黑的乌光。
若不是神魂警觉,一般人便是仔细察看,也未必能见。
那点幽黑乌光本已十分难察觉,在其上还有一缕比发丝都要细,几乎透明的丝线。
一端连接着这点乌光,另一端延伸出去,在这罗天星网之中,钻出了一丝缝隙,没在虚空之中。
乌光便顺着这条丝线,像是被人扯动一样,慢慢被扯进虚空。
“想跑?”
李太白朗笑一声,念出夫子传下的口诀:“星移斗转,乾坤在握,过去未来,入我掌中,太乙之数,唯我不易。”
半空中悬浮的浑天球发出蒙蒙的微光。
一种伟岸浩瀚的气息似乎从天而降一般。
洪易此时只觉整个天地似乎都落入了一只大得无法形容的无形巨掌中。
山川湖海,天地乾坤,万类众生,似乎都难逃这巨掌一握。
甚至连过去未来,都被握在掌中。
浩瀚的时间长河,被从那不可知的无尽之处,被扯了出来。
于巨掌之中流转、汹涌。
这只巨掌只需要轻轻一翻,天地便会倾覆,乾坤便会颠倒,过去与未来在现在汇流。
仿佛一尊伟岸高远到极点,不可测度的存在,独坐在不可知之处。
世界,时间,众生,都在颠倒错乱,瞬息万变。
唯独“祂”亘古永恒,不可知,不可测,不可改。
其中意境,有几分像他观想的过去弥陀大佛。
但过去弥陀大佛,却远远不及这尊伟岸存在。
哪怕洪易极力观想过去弥陀,想要抵御这种令人渺小到绝望、如同心魔一般的空虚感。
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抗。
他尚且如此。
冠军府之中,那几个怪异之人,更是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之中。
“碧碧!”
本是一脸阳光,如同邻家男孩一般的王志豪,此时满脸狰狞。
阳光俊朗的脸庞上,一双幽绿的眸子泛着诡异凶狠的光芒。
嘴里两颗长长的尖利牙齿伸出。
喉咙中不时发出如野兽般的闷吼。
身上散发出充满血腥、恐怖之极的气息,扭曲着虚空。
显化出一幅如同地狱般的恐怖恶景。
其中似乎有着无数浑身浴血,形貌极惨、可怖的人在哀嚎。
有一尊尊如同鲜血凝聚的魔神,探出野兽般的手爪,一抓就抓起无数人,往嘴里塞去。
鲜血迸射,骨屑四溅,咔咔之声竟如真实。
若是此时有人能发觉他们,定会惊骇之极。
因为这种景象,是意志凝聚如实。
如同人仙,拳意实质,通天达地一般的境界。
这人竟有着至少人仙的修为。
但如此强大之人,此时却也只能徒劳地在一旁暴怒。
看着那个温婉乖巧,相貌秀丽的女孩,此时却满脸浮现出一道道如网一般的黑色血管。
诡异,可怖,令人毛骨悚然。
那个穿着暴露,漫不经心的女子,此时也紧张地看着神色十分痛苦的乖巧女孩。
此时只有那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周身环绕着一卷金色的书卷。
一页页展开如一条金色的长龙在他身周舞动。
散发出玄秘无比的气息。
将这里的一切牢牢封锁,不露出一丝一毫的气息。
他们谁都知道,若是此处的异常泄露,必定会惊动那些在虚空沉睡的存在,甚至是过去久远时的绝顶高手的不朽意志。
此时四人都无比后悔。
纪元之子,果然不是可以轻易触碰的。
哪怕他此时弱得看似他们吹口气都能杀掉。
万万不该去招惹。
他们也想不到,那个在这世界原本的轨迹中,根本不应该存在、或者根本不闻其名的文圣公,会这样厉害。
手里还有着这等至宝。
颠倒时空,掌御世界,这样的手段,几乎能与那些六品大佬相提并论。
这个世界,除了那些早已经寂灭,只有不配意志沉睡的阳神,怎么可能还会有这样的存在?
中山装男子展开金色书卷,缭绕诸人周身,神色冷然道:“不能再拖了,这是六品的神通手段,我们不可能抵抗,再不走,就一个都别想离开了。”
满脸狰狞的王志豪怒吼一声:“何有求!你想干什么!?”
被称为何有求的男子神色未变,朝那衣着暴露的女子淡然道:“杜秋霞,你来决定吧。”
“事先声明,无论如何,我是不会陪你们一起找死的。”
杜秋霞看了那乖巧女孩一眼,咬牙道:“阿豪,走吧!”
“你!”
王志豪暴怒不已,一声怒吼,身后竟展开了一双血红的肉翅。
那幅如地狱般的景象更加清晰凝实。
就在这时,只见虚空忽然洞开。
一只弥天大手,从其中探了出来……

k9ei5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第832章 功德 (二合一章)閲讀-fe7gt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在文圣公府不远,鸿门台上,刚刚才结束了一堂课业。
学子们在将夫子洪辟恭送离开后,才发出一阵阵热烈的讨论声。
此时这里的人,比之往日更要拥挤。
如今想要在这鸿门台上占得一席之地,聆听文圣公讲课授业,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般人没有一点名声、本事,休想占得座位。
若非鸿门台有规矩,任何人一个月内只能来这里听上一次,恐怕这里的座位,也要尽被权贵所把持。
自从数月之前,文圣公与洪玄机那一场惊天动地的一战,令整个天下形势都为之一变。
虽然最后似乎出现了一些意外。
没有几个人能看到造化道人投影的存在。
所以在大多数人眼里,那一战之中,始终是洪辟与洪玄机。
洪玄机虽然成就了人仙,震惊世人。
但文圣公在那夜三步入雷池,登临人仙,以绝世神通,暴打洪玄机,令其毫无还手之力,却是众人所目睹。
虽然最后洪玄机安然而回,还加官晋爵。
代 嫁 王妃
但究竟谁胜谁负,天下人都已心知肚明。
只是碍于洪玄机,少有人敢宣之于口。
毕竟其不仅是当朝太保,三公之一,更是当世唯二的人仙之一。
文圣公能暴打洪玄机,不代表他好欺,只不过是文圣公太强。
自此一战,文圣公已坐实了天下第一人的名头。
一位天下第一人,亲身授业讲道,毫不藏私,不限门户,人人可来,哪里能不令人趋之若鹜?
再加上儒门那突然冒出来的三千先天,七十二位堪比大宗师的贤人,六位堪比武圣、鬼仙的儒门六首。
这可都是文圣公教授出来的。
这些人,得文圣公授业,最多也不过十年,却能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成就。
简直能令人疯狂。
超级基因装甲
这些疯狂的人,没有把鸿门台给挤烂,已经是难得了。
“学生洪易,想求见夫子。”
洪易挤开拥挤的人群,追上了一个一身素衣松散不整,两眼茫然无神、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的青年。
这个看似梦游一般的无神青年,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他。
因为他正是新晋的儒门六首之一,名为列御寇。
重生极品大亨
现在的鸿门台,文圣公虽然仍是每日开讲,时间却没有以前那么长。
而且只是将课讲完便离去。
剩下的时间,便由这些已经被文圣公收为入室弟子的亲传为学子们轮流解惑。
今日正是轮到这列御寇当值。
儒门六首,每一个都是武圣、雷劫鬼仙一流的人物。
最为人所知的,当属那夜谈笑间尽败三大圣女的诗剑双绝李太白。
其次便是人未现,弹琴退太上道圣女的琴中圣手伶伦。
和百里之外,一箭重伤洪玄机身边的武圣吴大管家的百里箭圣飞卫。
传闻之中,这三人在此之前,都是游戏人间,无人知晓。
只有李太白曾于南方,因其诗才风流,被那里的权贵所知。
琴圣伶伦只是玉京城中,散花楼里的一名乐师。
箭圣飞卫也只是边军之中一小卒。
其余三位,虽然没有在那一战中展露锋芒,但事后也被人找了出来。
那夜的动静实在太大,数千儒门学子,与文圣公一齐汇聚浩然正气,令得天显异象,万古未有。
便是三千先天都被一一找了出来,何况六首?
其中一位,名为颜清臣,只是偏远州县之中的一个教书先生,听说写得一手好字,有笔落风雨惊,书成鬼神泣之威,被人尊为书圣。
还有一位,便是眼前这位列御寇,却是最为神秘的一位。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只知他孤身一人,无亲无故。
多年来,一直云游天下,闲云野鹤沉溺于山水之间。
但经过几次鸿门台解惑之后,却也没有人敢小瞧他。
最后一位名为姬旦,此前是皇家藏书之所,天录院麒麟阁的一名小吏。
此人最一直在玉京城中,也是唯一一位有官身之人。
却也是最深藏不露之人,没有人知道他强在何处。
但了解之人,也都清楚,儒门之中,除去文圣公夫子外,便连六首之中其余几位,见他这位也是敬重有加。
他也是六首之中,唯一一位得乾帝亲自来请入朝中,封了高位,官居三品,位列宰辅,常伴君王,佐理朝政。
真真正正的一步登天!
因为要常伴君王,佐理政事,也最少出现在鸿门台。
洪易心中念头电闪,回忆着自己打听来的消息。
不敢对眼前的青年有半点小瞧。
“你是洪易吧。”
列御寇像被吵醒一样,半睁着惺松茫然的双眼,竟然认得洪易,而且见他来寻自己,也没有半点意外,似乎早就知道一般。
洪易讶异道:“列师兄认得学生?”
如今儒门已正名,正式收录弟子。
门下皆以师兄弟相称。
来听学的学子,也不管有没有被收录门墙,也皆以儒门弟子自居。
哪知列御寇又半合上双眼:“不认得。”
洪易:“……”
列御寇温吞吞道:“是夫子早有吩咐,说你今日会来求见。”
洪易闻言,又惊又喜。
“夫子果然学通天人,竟能知前事!”
列御寇又摇摇头:“你不必高兴,夫子最近道业有所得,要闭关参悟,没功夫见你,要我嘱咐你:科考在即,莫要胡思乱想,好生读书。”
“这是夫子原话,我已带到,你去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洪易,转过身,一步三晃,慢悠悠地离开了。
洪易还愣在原地。
“……”
他原本是下了好大决心,才来求见。
也想过很多可能,可唯独没有想到,只得了这样的结果。
一切的因由,都是数月前那一战。
确切地说,是这位文圣公和他父亲洪玄机一战中,所说过的那些话。
他听得一清二楚,别人也听得清楚。
不仅是他,如今天下间,很多人都在猜测文圣公与武温侯之间的关系。
从很久之前,人们就知道这两人很不对付。
洪玄机还好说,虽是大乾中流砥住,可也树敌无数。
但那位文圣公却向来与人为善。
除了那几个千年世家、几大道门,因正统之争、利益之争,还有恒州方家那位神童一般心存妒意之人,才会与他为敌。
他自己却是从来没有得罪过人,也从来不会对谁恶言怒目相向。
除了洪玄机。
自从那一战中,洪玄机说过的几句话,文圣公的反应,都让天下人有了些猜测。
只是两位当事人都没有任何人为此事做出回应。
也无人能确定,更没有人敢乱嚼舌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只有洪易,犹豫了数月,今日才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求见夫子,确认心中所想。
“难道大兄真的没有死……”
“但怎么可能呢?”
“就算大兄没有死,又怎会是夫子……”
离开文圣公府,洪易有些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心中不住地想着这些念头。
那夜,他也在场,亲耳听到那些话语。
若说谁最能了解其中内情,非他莫属。
不谈别的,那位文圣公所行所为,简直是他朝思暮想,想要做的事情。
除了那张脸,和他脑海中想象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他也多想将那位所谓的父亲,洪玄机给暴打一顿,再质问他一番。
可他没有文圣公的无敌力量,绝世风姿。
至少暂时没有。
也正是因为文圣公太过强大,洪易才不敢确认。
他会是自己那位早已葬身狼腹的大兄。
“罢了,既然这位夫子给自己留了话,想来是早有成算,我再纠缠也没有意思,”
“便静下心来,读书参悟学问,以待大考,”
“等我高中,获得封赏,再为朝廷立下大功,自然能为娘亲、大兄正名,也能堂堂正正,站到那文圣公和洪玄机面前,亲口问他们。”
洪易不愧非凡之人,很快便调整了心绪,静下了心神。
回头看了一眼文圣公府,大步离去。
文圣公府中。
洪辟看着洪易离去,重重阻隔,也挡不住他的目光。
笑了笑,便收回目光。
洪易是他降生此世的胞弟,也是此世的纪元之子。
他自然不会让这位纪元之子因为自己而失去了原有的成就,相反,他要让洪易走得更元,成就更高。
若是洪辟这些日子参悟那一战所得,没有错谬。
恐怕此世古往今来,所有阳神、粉碎真空的人仙,路都走错了。
即便是汇聚了无数纪元气远的纪元之子洪易,到最后也不可能登临彼岸,超脱此界。
最终与此界宇宙,融为一体,成为此界唯一的可能更大。
虽然那等成就,已经是不可想象,威能或许已不弱于大觉金仙。
可终究是被困于牢笼之中,再不得出脱。
这些明悟,都是在那一战中所得。
他凭着多年的浓厚积累,一步登天,借雷霆与洪玄机之力,打开体内九百大窍,登临人仙巅峰之时,便已经隐隐有所感觉。
凭他当时的积累、推衍,九百大窍并非极限。
只是自九百个大穴窍大开,他便感觉到自己打开了某扇门户,或者说是某种通道。
与这个世界,与这个宇宙有了某种联系。
虽然这种联系会让他获得更多、更强大的力量,但真性之中,般若观照的神通,让他得以感应到一丝不妥,强行中止了这个过程。
到后来造化道人于现世投影,以力量相诱,让他感受到了千变万化、血肉聚变之上,粉碎真空的一丝境界。
那种感受就更明显了。
特工妈咪复仇爹 思青蔓
真是真实,空是虚幻。
粉碎真空,便是打破真实与虚纪的界限。
诛仙之凡雪前传 好好写作
大千世界,鸿蒙宇宙,皆可一拳而破灭。
即便是虚幻无凭的概念,也能粉碎。
可粉碎真空之后,无论血肉灵魂,都要和世界、宇宙连接。
宇宙不灭,“我”就不灭。
听起来很厉害,实际上也是厉害得很。
可再想超脱,除非真的破灭,打破这个牢笼。
但这个时候,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宇宙。
宇宙破灭,“我”又岂能不灭?
这是一条死路!
阳神也是另一条殊途同归的道路。
人仙是以肉身的力量,粉碎虚空。
阳神是以神魂的力量,寄托虚空。
都一样是融入世界宇宙之中。
本尊之前经历的世界,有过的感悟,一点都没有错。
无论是哪个世界,想要依靠力量,打破世界本身的桎梏,超脱而出,都是不可能的。
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逆天法。
也不需要逆天。
而真正能超脱的方法……
洪辟看了眼自己身周悬浮的儒门六圣器。
现在,应该是功德圣器才对。
真正超脱之法,就在这功德圣器上。
对于这点,本尊在以前就有过明悟。
如今,只是印证了这一点罢了。
功德,天地的功德。
是唯一的超脱之道。
所谓的功德,不是天地要求你做什么,你完成了才给你的奖励。
天道至公,没有人心的复杂。
天地运转,只依大道而行。
那些乱七八糟的阴谋论,放在“天”上面,简直是可笑之至。
功德,只是一方天地产生了某种积极的变化,得到了某种提升,而诞生的一种天地本源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天地本源,是万物之母,是一切的起始,一切的起因。
而触发了这种变化的根由,会自发地吸引这种力量,得到这种力量的加持,从而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看似是天地的嘉奖,其实是一种必然。
说是功德,其实更是一种造化之力。
本尊因为灰幕,而苦苦追寻的“造化”的根源,很可能就是这种天地本源、万物之母。
也唯功德,唯有造化,才是超脱的唯一大道。
换句话说,想要超脱一界,只有一条路。
带着一方天地,一方世界,一起升华、一起超脱。
顺天,而非逆天。
想要做到这一点,远比追求个人的力量艰难不知道多少倍。
这也是古往今,没有人能走上这条路的原因。
太过匪夷所思。
若是按照原本的道路,作为纪元之子的洪易,确实是最接近了终点的人。
他许下人人如龙的大愿,若是能实现,必然能与世界一起升华,最终超脱。
只是他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修针
所谓人人如龙的大愿,也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哪怕他创下大道,让世间人人都可以修炼。
也不过是增加了修炼的人数罢了。
更何况,便连这一点,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即便是洪辟已经悟出了这个秘密,他也一样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做到。
唯一的方式,就是取巧。
在堪破太乙、甚至金仙之境时,借助本尊之力,直接打破此方世界的桎梏。
令此界之人,打破界限,得以升华。
日积月累,自然能令此世举界飞升。
洪辟摇摇头。
这终究是取巧之法。
由此可见,困守一方天地之中,若无不可思议的机缘,想要打破界限,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些都是以后需要考虑的,洪辟暂且放下念头。
回过神来,参悟六件功德圣器。
这六件圣器,是他抛开桎梏的前提下,更进一步的希望所在。
原本这六件圣器,虽有不可思议之力。
但其本质却有限。
得到了功德之力加持,却有了成为神器之王的潜质。
是护道圣器,洪辟不得不重。
只是要将之提升为神器之王,还是少了些契机。
这些契机,还需要他那个兄弟,为他寻找出来。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刚刚回到武温侯府的洪易,并不知道自己寻找兄弟未果,反而还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中。
他正因为一个邀请而陷入两难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