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穩住別浪 愛下-第三十五章 【還是年輕】分享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三十五章【还是年轻】
老孙暂时休了病假。
说是病假,但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这是给了他一个体面的避开学校最近那些口舌是非的余地。
原本学校里也是商量要不要给老孙一个处分的。按理说,身为教导主任,外面借债的债主都跑来学校挂横幅了,造成这种影响,是要给个处分的。
那位方副校长就是如此主张。
但八中的老校长却一力把老孙保了下来。
考虑到改制在即,于是别人也就没有再争了。
争了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反正一旦改制后,大家都是打工人。
不过休假倒带来了一个好处。
就在第三天,警方找到了老孙夫妻,录了口供。
姚蔚山的死,在第二天下午被发现。毕竟是有外商的身份,在本地又有投资的合作项目。这样的人死了,自然警方是要承担不少压力的。
虽然在初步的尸检后,得出的结论是偶发性脑溢血——其实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上上下下不少人还是松了口气的。
至少不是什么刑事案件,人家自己病死的,那么相关的方方面面,也就不用承担什么责任。
但流程还是要走的。
警方根据流程一番排查,酒店方面得到的资料很快就显示,姚蔚山死前最后一晚,在酒店的中餐厅里最后见的人就是老孙夫妻两口子。
口供很简单,没有做太多的追问。大概就是警方的办事人员找老孙夫妻核实了一下当晚见面的时间,地点,以及姚蔚山当时表现出来的健康状况是否有异常。
至于见面的内容,警方虽然问了。
但是老孙却并没有细说,只说是老同学叙旧。
老孙虽然老实善良,但又不是傻子。自家的家丑也不会轻易往外说的。
这个事情里,唯一可能泄露点疑点的,就是姚蔚山准备好的拿几份让老孙夫妻签字的东西。
可惜那几份东西,陈诺当晚就带走了。
所以,姚蔚山和老孙夫妻两人的恩怨的根子,暂时得到了保密。
一切看上去太正常了。
因为姚蔚山的身份特殊,警方抽调了市局最优秀的法医,最后复核尸检,得出的结论也是一样:偶发性脑溢血。
现场没有任何打斗搏斗或者他人伤害的痕迹,尸体没有任何内伤外伤。
从现场看来,死者死前洗了澡,又喝了不少酒。
没人把疑点怀疑到老孙两口子这种普通人身上。
唯一震撼的,就是老孙夫妻两口子自己了!
姚蔚山……居然就这么死了?
他一系列的手段,几乎把老孙夫妻两人逼到了绝境,必胜的局。
结果,这人居然就这么死了?
脑溢血,就这么自己死了!
连老孙自己都忍不住生出了一股无法描述的荒诞之极的感觉。
三天后,吴大磊打电话给陈诺。
二十万,借出去了。
磊哥办事还是靠谱的。
想来,老孙得知了姚蔚山的死讯后,在最初的震惊和荒诞之余,也颇有一股:恶人自有天收的感觉。
然后,终于下定决心,先想办法把钱凑齐,把杨晓艺亏空的公款的账平上。
这事儿,看似就这么抹过去了。
·
陈诺回到了学校里。
高二六班的班主任,又变回了上学期在雪天摔伤的那位吴老师。
老孙在学校里暂时病假消失,一时间沸沸扬扬,总是要被人谈论几天的。
而老孙的空位,而让陈诺意想不到的一个副作用,凸显出来了……
·
课间休息的时候,一个外班的男生大步走进教室,把一封信放在了孙可可的桌上,然后扬起一张自以为帅气的笑脸,扭头就走。
临走之前,还仿佛示威一般的瞪了坐在窗户边最后一排的陈诺一眼。
陈诺叹了口气。
坐在前面的罗青回头忍着笑:“这一上午,第四个了吧?”
陈诺没说话。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孙可可涨红了一张脸,用力咬着牙,把桌上的那封信,看都没看,就直接走后排扔进了垃圾桶里。
——没有了一个当教导主的父亲,这么一个保护神的存在,以孙可可的颜值,在这帮青春期的少年中,实在是太有杀伤力和吸引力了。
更何况谣言四起,陈诺甚至听那些学生传:老孙已经被停职甚至开除了。
陈诺并没有打算过多的插手这种事情,只把这些事儿当成一个小小的插曲。
但放学的时候,情况就越演越烈了。
下午体育课的时候,正在跟一群女生在操场上打排球的孙可可,正跑开了去捡球,就被几个穿着校服的男生拦住了去路。
几个高三的毕业班的男生,簇拥的其中一个看上去个头还挺高的。挡在了孙可可的身前。
当中那个男的,看孙可可的眼神颇有点肆无忌惮的样子。
“孙可可,找你说点事儿,咱们到旁边说一下吧。”
孙可可冷冷道:“不去。”
说着,扭头要走,那个男生直接伸手就给拦住了。
身后几个同伴还在起哄的大笑。
孙可可抬头:“你干嘛?”
“就说几句话,没什么吧?这么不给面子?”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我不认识你。”
孙可可低头欲绕开,又被男生拦住了。
男生有点流里流气的样子——其实倒未必是真的流氓,只是这个年代,这个年纪的小男生,大概是脑残的港片黑帮片看多了,总以为摆出这种姿态来很帅。
其实很傻。
“别这么拽呀。你爸都不在学校了。”男生脸上带着故意挤出来的很嚣张的笑容:“你跟我认识一下,我在学校里罩着你!怎么样?我叫张林生,你可以打听打听我。”
“你干嘛!!”孙可可急了。
“不干嘛,就是觉得你可爱,想认你做妹妹,你喊我一声哥,以后我罩着你。”
张林生依然在讲着自以为很吊但其实很脑残的,这个年代的撩妹台词。
高中的体育课男女生是分开的。
一开始陈诺没看到这里的情况,等他看到的时候,已经听见了孙可可尖叫一声:“你们干嘛!!”
正在列队绕着操场跑步的陈诺,立刻脱离队列跑了过去,身边罗青丝毫没犹豫,也跟了上去。
没等陈诺到跟前,带女生的体育老师已经发现了。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体育老师直接就吹了哨子,大步过去,瞪眼就冲那几个男生喝道:“你们几个!干什么!哪个班的!”
几个男生轰然一笑,赶紧跑开了,还有的一边跑一边继续起哄大笑。
其中那个张林生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陈诺走到了孙可可身边安慰。
忍不住就低声骂了一句:“牛逼什么啊!看老子怎么搞定她!”
正还想说几句显得自己牛逼的话来摆个谱,忽然就发现陈诺的目光已经射了过来,仿佛还对自己似笑非笑的点了下头。
“放学的时候别走啊,我要堵那个叫陈诺的小子。”张林生咬了咬牙,心里泛酸。
这个年纪的半大小子,都是荷尔蒙过剩喜欢闹事的,加上是非观也有点歪,而且八中原本校风就一般,听了这话,都轰然大笑应了。
于是,放学后,张林生带着和自己关系好的几个男生出了校门,准备骑车离开,然后找条小路去堵陈诺。
这种年纪的二逼少年,总觉得用这种方式就能显得自己牛逼不凡。
结果……
“卧槽!我自行车呢?!”
张林生在校门口找了一圈,愤怒的叫道。
一群人帮着找,乱哄哄的,却浑然没发现,陈诺已经插着都,吹着口哨,慢悠悠溜达着出校门回家去了。
这位张林生同学晚上回家后,先是因为丢了车被家里父母骂了几句。
然后毕竟为了孩子着想,第二天先让他把自家父亲的自行车骑着上学。
早上在学校门口遇到陈诺的时候,张林生直接就上去挑衅。
“小子!昨天你走运,我有事儿没功夫找你!今天放学你别想走啊!”
“好嘞!”陈诺愉快的点了头。
霸道小娇妻 柒月歌
然后,下午四点半,张林生带了出了校园。
几分钟后。
“卧槽?我车呢?怎么又没了?!”
·
据不完全统计,短短三天时间,八中门口丢失自行车人次共计七例。
有高三一班的张林生同学,
高三四班的刘同学。
高二一班的吴同学。
高二五班的甘同学……
等。
共同特征:男性。
以及:都用实质性的行动骚扰过孙可可同学。
·
在姚蔚山死后的第五天。
金陵路口国际机场。
无敌黑拳 大大王
国际航班抵达出口的地方,一个戴着墨镜穿着夹克的白种中年人推着行李箱走了出来。
出口处一个接机的司机,带着一个女翻译赶紧迎了上去。
司机接过了行李箱,女翻译引着白种中年人,朝着停车场走去。
上了一辆黑色帕萨特后,女翻译客客气气的问道:“安德森先生,我们先送您回酒店……”
萌 妻 甜蜜 蜜 厉 少 放肆 宠
“不,我不需要休息。”安德森摘下墨镜:“请带我先去本地的警局吧。我想尽快看到了关于姚的案卷。总部公司那里需要尽快得到官方的正式消息。”
·
【邦邦邦!
你看这票,它又大又圆,你看这头,它又脆又响……】
·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起點-第三十二章 【不該的】推薦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三十二章【不该的】
姚蔚山眼色一变,扭头就朝着门口跑去,陈诺也不追,静静的看着姚蔚山。
姚蔚山几乎跑到了门口,伸手去拉门把手的时候,可是忽然之间,全身一僵!
他就觉得自己的肺部里的气儿,疯狂的往外被抽了出去,这种仿佛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迫着他做了一个吐气的动作!
手指尖几乎就差那么半厘米就要摸到门把手了。
但是这半厘米,却如同天堑一般,怎么都伸不过去!
全身肌肉僵硬,仿佛自己的意识怎么都无法再调动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
陈诺慢慢走了过去,伸手搀扶着姚蔚山,把他这么重新拉回到了客厅,甚至把他放在了客厅的椅子上坐下。
然后陈诺拍了拍他的肩膀。
姚蔚山顿时就觉得自己身子能动了!
已经几乎要把气儿抽空的肺,又能呼吸了。
他疯狂的喘气,双手抓着自己的喉咙,疯狂的感受着氧气重新进入肺部的那一丝甜美。
然后,就是惊恐的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个少年。
“你你,你这是什么……是什么妖术?法术?魔法??”
陈诺没回答。
他也重新坐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你倒霉,还是老孙走运。若是我没来到这个世界上啊……恐怕呢,你所图谋的一切,就真的实现了。”陈诺拿起了桌上的一支酒瓶,拧开瓶盖子,又拿过玻璃杯,倒上了慢慢一大杯,推到姚蔚山的面前。
“来,喝一杯,压压惊。”
姚蔚山看着陈诺,陈诺冷冷的看着杯子。
姚蔚山咬牙,抓起杯子喝了一口。
辛辣的威士忌入喉,一条火线顺着喉咙而下。
“喝完。”陈诺冷冷道。
姚蔚山看了陈诺一眼,不明究竟。
但在陈诺冷冷的眼神下,他心中一紧,终于咬了咬牙,把一大杯威士忌,喝光了。
足足有三两的样子。
陈诺点点头:“现在,我们聊聊老孙。”
“你……你为老孙来的?”姚蔚山呆住了。
眼前这个人,神秘莫测,而且刚才那一手本事,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老孙?老孙!!
那个窝囊废一样的老孙!那个如同路边野草一样,自己可以随便践踏的老孙?!
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
怎么会?
“其实,我呢,一辈子也算是见过不少坏人的。”陈诺看着姚蔚山,他的语气很平静:“但是你呢……今晚啊,我听到了也看到了很多。嗯,你这样的坏人呢,在我遇到的人里,不算最坏的,你甚至排不到前面去。但是呢……真够恶心的,真心话,挺恶心的。
说实话,我看你这人,应该是挺聪明,也挺有本事的。
出国十几年,也混出了一番事业。
想来呢,智商,情商,都是挺高的,手段也够用。你这样的人啊,不管放在哪里,都总是能出头的。有本事,确实有本事的。
但是啊……你真的不该欺负老孙这种老实人啊。
真的不该。”
陈诺就这么慢悠悠的语气,丝毫不见愤怒,也丝毫不见恼火。
仿佛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说着别人的事情。
“不该啊。
网游之神道传说 好冷
这个世道,就不该是这样的。
老孙是什么人?他就是个普通人呀,再普通不过了。
你去马路上晃一圈,似他这样的人,随便一抓,一大把。
没什么特别出众的才华,没什么特别厉害的本事,更没什么特别大的野心。
他啊,他们啊,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像路边的草。
也不想占多少地方,就想着吧,自己的小日子,小家庭,小世界,平平安安,顺顺当当的活下去。
嗯,活下去就好了。
像老孙这样的人呀,一辈子,没害过谁,没争过什么利益,没抢过谁的好处——这么说吧,他甚至可能会有点怂,真的怂的那种。
若是有人欺负欺负他,只要别太过分,像他,像他们这样的人,多半也就忍了。
默默的忍了。
是不生气么?
不能够啊!
当然也是气的啊,被人欺负了,谁不气呢?
受了委屈,谁心里都会不顺啊。
可是呢,这样的人往往就忍了。
为啥?
要活啊!
要活下去啊!
自行车丢了,都不敢去黑车市场找,找着了又如何?
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一个月赚几百块钱工资的,跟那些个人拼得起吗?
何况人到中年了,上有老,下有小。
老人老了,身体不好,看病要钱。
老婆跟你算着家里的柴米油盐,要钱。
孩子大了,要上学要找前途,也得要钱。
所以,怎么拼啊,遇到了受气的事儿,忍吧,忍吧。
大家伙儿不都是这么活着的么。
凑凑合合的,对付着,活着呀。
但是……”
陈诺说到这里,一指姚蔚山。
“但是,你们不能把人往死里逼呀。
我知道,我明白,你不用辩解什么。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来的。
但,总要给老孙这样的人,留条活路吧?
真把这样的老实人,往死里坑,往死里逼么?
这个世道,就真的容不下老孙这样的人,活着么?
他想维护的东西,过分么?
不过分呀,就是一份稳稳当当的,普普通通的工作。
就是一个小小的,平平无奇的家庭。
老婆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女儿轻松快乐的成长。
用他那个不宽阔的肩膀,那一丁点的力气,扛着一个家里男人的责任。
就这么一点子的要求。
就这么一点子活法。
过分么?
碍着谁了么?
今天你们的话,我其实全听见了。
这老实人,活的多艰难啊?
比如你和杨晓艺的事儿,他当初真的没察觉孩子不对么?
人就算再傻,也傻不到那个份上啊。
貴女 奸商
他是老实人,老实人,不过是装傻罢了。
凑凑合合,对付着,活着啊。
求一个小家庭。
十八年吧?嗯,有十八年了。
老孙娶了她当老婆,对她好了十八年。
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么?
肯定是知道的。但哪又怎么办?
老实人的命啊,忍了呀。
人家不是傻,而是装傻啊。
不装能怎么办?
为了日子要过,就得装傻呀。
老实人,总会这么想:以前的事儿,就过去了,就都忍了吧,只要今后能好好的过,今后能平平安安的,顺顺当当的把日子过下去。
那从前的事儿呢,就……
吞了!
吞了呀!
和着血,和着心里的那口子苦水,就这么吞了呗。
吞下去,吞在肚子里,藏着,藏好了,埋深了。
然后一年年,一岁岁的,用柴米油盐,用生活的烟火气,给它裹好了,裹住了,一点点的,消化着。
你知道我第一次去老孙家,看着他对老婆的那个样子,唉……
进门就给拿拖鞋。
坐下来就去倒热水,还小心翼翼的把水兑凉些,生怕温度不合嘴。
这么小心翼翼的,让着,宠着,图个什么?
不就图个日子踏踏实实,小夫妻恩恩爱爱的。
不就图个将来,以后,日子能顺顺利利的过下去么。
老实人多难啊。
草一样的命,蚂蚁一样的身板儿,我知道,在你这样的人眼里,一钱不值,你伸伸脚,就能给他踩死,就能让他万劫不复。
可是……
不该的。
不该的呀。
老实人不该被这样对待的。
真的,不该!!
你要对付他,他就得被你坑的身败名裂。
你要算计他,他就得眼睁睁看着自己老婆锒铛入狱。
你要抢他女儿,他就要看着自己苦守了十八年的小日子,灰飞烟灭?
这会把个老实人,逼死的。
懂么?
他这样的人,不起眼,你欺负欺负他,只要不大的事儿,他为了活,都能弯腰下去抱头挨捶的。
但那份子工作,那个小家,是他的命啊!
你拿走了,他就活不成的。
而且,他是好人呀。
又老实,心又善的好人呀。
这么一个人,不该被像你这样的人,逼成活不下去的结果。
这个世道,不该是这样的。
像你这样的人,死一万个都不嫌少。
像老孙这样的好人,没了一个,都嫌多!”
说到这里,陈诺仿佛有点气上头了,指着姚蔚山。
“有句话,我真的想对你这样的人说,就是……
他妈的,老实人上辈子挖你祖坟了是怎么的?!”
姚蔚山眼角一抽。
他深吸了口气:“兄弟……可以谈,可以谈的!你放过我,我给你钱!一百万,两百外?不够,你说个数!只要我拿得出!”
眼看陈诺不言语。
姚蔚山立刻继续道:“我收手!我直接收手!孩子我不抢了!老孙我也再不敢去招惹他了!我以后退避三舍……不不,我立刻回M国!以后我这辈子都不去招惹了老孙一家,你看行不行?”
陈诺笑了。
他冷笑着,眯着眼,就这么瞧着姚蔚山。
“你这话,我呢……不信!”
陈诺盯着姚蔚山的眼睛:“你这人呢,是坏人啊!若是放过了,你出门就会报警,而且……坏人都是记仇的。你吃了个亏,只会死死记在心里,死死记住,一有机会,你就是要咬回来的。
出了这个门,你就想办法找我,对付我。
你会想更恶毒的办法,用更大的手段,更大的力量,调集更多的资源,来报复我,报复老孙。
虽然我不怕那些,但是老孙不行啊。
他一根草一样的命,蚂蚁一样的身板,他扛不住那些个。”
“我不会!!我真的不会!!我一定不敢再招惹他的!!”姚蔚山尖叫。
“没用的。”陈诺摇头,指着自己:“我不信你,因为我知道你是坏人……我太了解你这样的人想法的……因为,我原来,也是坏人来的。”
“你……你要杀我?”
姚蔚山荒唐的瞪着陈诺:“你要杀我?!“
陈诺平静的看着对方。
“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很多很多钱的!”姚蔚山尖叫道:“你怎么可能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有多大的生意,多大的产业,多大的势力吗?!!就为了一个孙胜利?
就为了一个一个月赚几百块的孙胜利?!
你要杀我?!
旺 夫 命
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的!
我是有钱人!
我是大人物!
我还有M国的护照!
杀了我,有多严重的后果你知道不知道!
有多严重的麻烦,你懂不懂?!
就为了一个孙胜利?!”
姚蔚山战战兢兢:“放过我!我回M国去,一辈子不会回来,我发誓!我真的发誓!”
说着,他眼睛一亮:“我,我证明给你看!!”
他手忙脚乱爬到地上去,抓起地上的手机。
陈诺没阻拦。他相信姚蔚山这么聪明的人,不会当他的面打电话报警或者求救。
果然。
姚蔚山拨通了一个号码。
“赵经理,是我!公司的盘账立刻取消!对!对……不盘了!我说的!不盘了!!税务财务那边,你都通知一下!这是我的决定,就这么执行!不需要你多问!”
扔掉手机,姚蔚山红着眼睛,喘着粗气,盯着陈诺:“你看,我做到了!我放过了孙胜利一家了!你不能杀我了,你没有道理再杀我了!
放过我!我绝不报复你,绝不报复孙胜利!
养龙爆发户 攥握红尘
我真的回M国,我明天就回去!”
陈诺静静的看着姚蔚山歇斯底里的样子。
那惊恐的眼神,那几乎荒唐的表情——在他的理念里,实在无法理解一个逻辑:怎么会有人,为了孙胜利那种草根一样的人,为一个蚂蚁一样的命,来杀自己?
值得么?!
自己,是大人物啊!
是跺跺脚,就能引发多大能量的大人物啊!
陈诺静静的瞧着姚蔚山,然后……
打了一个响指!
·
姚蔚山忽然身子一颤,横着倒在了地上。
他就觉得自己的后脑勺,慢慢的生出一股温热的感觉,温热的,甚至还有点舒服。
但是自己的身体,却越来越僵,越来越没力气。
他并不知道的是,随着陈诺的那个响指,他的后脑勺的里面,某一根血管,爆了!
热血不受控制的冲出血管,灌了出来……
陈诺静静的坐在远处,看着姚蔚山如同条鱼般,在地上抽搐,挣扎。
甚至最后口水都流了出来,口歪眼歇。
“你……怎么……会……杀我……我……有很多……钱……钱……钱的……”
越来越多的口水顺着嘴角不受控制的流淌出来,姚蔚山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渐渐的,他的眼睛也闭上了。
陈诺又坐了会儿,然后起身。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你被发现的时候,都会认为你是脑溢血。你洗了热水澡,然后出来刚才又喝了那么一大杯烈酒,嗯,脑溢血的诱因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被推导出来。
成功人士么,压力大,亚健康。有个脑梗啊,脑溢血之类的隐藏病患,也不会太离奇。
就算是做彻底的检查,也不会查出任何问题。
你身上,内外,都没伤,没任何挣扎,搏斗,厮打的痕迹。房间里干干净净。
你会抽搐,会肌肉僵硬,会肢体不协调,甚至死前还会大小便失禁。
一切都符合脑溢血的症状。
甚至尸检,也会发现你的脑子里的血管,是自己爆掉的。
一切,都会非常自然,非常正常。“
说着,陈诺低下头,凑到姚蔚山的耳边。
“奈何桥上,喝孟婆汤的时候,记住一句话。”陈诺笑了笑:“下辈子,别欺负老实人。”
“……”
姚蔚山,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
陈诺转身,用戴着手套的手,拉开了阳台的门。
走到了阳台上,又把门关上,门里的把手,自动的合上,然后自动的反锁了起来来。
陈诺的身子轻飘飘跃起,站在了阳台边缘,然后顺着楼的边缘,滑了下去。
他的身子在半空快速坠落,但是速度,却从最开始的快速,慢慢的减速。
到距地地面还有十米左右的样子,身子仿佛已经轻飘飘的了。
落地后,陈诺看了看四周,确定了没人看到,他戴上了皮衣的帽子,双手插着裤兜,从酒店后面的院子的绕开,消失在了一条小巷子里……
·
【虽然被骂了,但从文字上来说,我坚持认为我这几章写的让我自己很满意。网文的全称,不等于:网络爽文。
小说确实要有爽点,但并不意味着,小说的内容只有爽,而没有别的。
我被骂的挺惨,但我坚持认为,我这几章,是好文字,是我能写出来的,尽了自己最大能力的好文字。
不改,不后悔。
我是写文的,不是写A片的。
最后,求票,求各种票,求打赏。
我不信所有的读者都是只喜欢从头爽到尾的无脑爽文的人。】
·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笔趣-第三十一章 【求個公道】讀書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怕你们等的急,也是一个连贯的情节,所以一口气把今天的第二章也放出来了。】
·
第三十一章【求个公道】
“老孙,我对不起你。”杨晓艺咬了咬嘴唇,咬牙道:“当初嫁你的时候,我就怀上了!……而……而他,他又出国走了,丢下了我。我不知道怎么办……然后……”
“然后刚好,我又一直喜欢你,你就接受了我。”老孙惨笑。
他凝视着自己的妻子:“我记得那天晚上,我说,我愿意照顾你。你问我,敢娶你嘛?我说,敢。”
“老孙,你是好丈夫,是好父亲,是我对不起你!”杨晓艺跪在地上,放声痛哭。
老孙盯着自己的妻子,好一会儿,他才颤颤巍巍伸出手来,把自己的妻子从地上拽了起来。
他扭头看姚蔚山,脸色很悲凉:“好了,你要的局面,你看到了,姚蔚山。可可我不会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
说着,他试图拉着妻子走。
“等等。”
姚蔚山冷冷道:“公司盘账,最迟日期就在下周。今晚你出了这个门,你就准备看着你妻子坐牢么?几十万呢!你上哪凑去?”
老孙站住了!
他艰难的转过身来,盯着姚蔚山。
“我去借!”
老孙咬牙:“我今晚就去找我的亲戚朋友。一家家上门,我去求,去磕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
姚蔚山笑了,眼睛里藏着锋芒:“借?就凭今天白天,学校里的那一出好戏!老孙……你觉得,还有人敢借你钱么?高利贷都追到学校里去了!谁还敢借你钱?”
“……“
老孙身子一晃,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姚蔚山。
“是,是你?!!你!!姚蔚山!你好毒!!”
姚蔚山哈哈大笑!
“做生意,总要认识一些城狐社鼠的角色。你别诬陷我,没证据的事儿,可不能乱说!”姚蔚山狞笑着,缓缓的摸出一张银行卡,轻轻的拍在了桌上。
他的声音如同魔鬼一样。
“这张卡里,有一百万。足足一百万。可以解决你现在所有的困境,所有的问题!你妻子挪用亏空的公款,可以还掉!亲自朋友借的钱,可以还掉!还有高利贷,也可以一笔还掉!就再也不会有任何麻烦,一点手尾都不会留下!
想一想,认真的想一想,老孙,别意气用事!
难道你想看着你妻子坐牢么?晓艺她才多大年纪?这么就一辈子毁掉了!
你想看着那帮高利贷的人,隔三岔五的去你学校里闹事么?
对了,这个学校里,你若是觉得待不下去了,这笔钱,还了所有的亏空和欠债,还能剩下很多!
还能剩下几十万,不少了。
老孙,你还能用剩下的钱,去做个生意,以后都不用在学习里教书了。
啊,你喜欢教书,我差点忘记了。
那就拿剩下的钱,去打点关系,然后,调去别的学校好了。
调的远远的,没人知道高利贷闹事的事情,去一个新的环境,你还好好的当你的老师。
这样,不好么?
再说了,可可跟着我,又有什么不好的?
我有钱,比你有钱多了!
我带她回M国,给她办M国身份!我可以给她优越富裕的生活!最好的!
住大房子,锦衣玉食!
我还能给她上名校!
这辈子,她都可以换个活法!
这些,难道对孩子不好么?”
说着,姚蔚山弯腰,从桌子下提起来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公文包,放在了桌上。
啪嗒一声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叠文件来,放在桌上。
“这里有三份文件。一个是亲子关系鉴定的证明书,一份断绝父女关系的声明,还有一份,是抚养权转移的同意书。
老孙,你签个字,杨晓艺也签个字。
一切,就结束了!
所有的麻烦,这些事儿,就如同噩梦一样,就结束了,醒了!
签个字,拿了这一百万,结束一切麻烦,去开始新生活。
不好么?”
房间里,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看着面色惨败的老孙夫妻两人,姚蔚山仿佛胜利者一般的笑了。
他居然合上了公文包。
“我知道,老孙,我太了解你了。你的性子,你的脾气,当场你是转不过这个弯子的,也抹不开这个脸!没问题,我了解你,我也给你点余地。”
说着,他一摆手,语气带着足足的嘲弄味道:“今晚你们可以先回去。好好想想我的提议……你嘛,性子倔,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萌宝无敌:拐个总裁当爹地
你兴许还存着一丝侥幸,觉得自己可以再努努力,再去借一圈钱什么的。
溪 畔 茶
没事儿!我给你这个机会!
我给你三天!
三天内,你来找我,我的条件还是这样!
一手签文件,一手拿钱!
怎么样,我够给你面子了吧。”
`
姚蔚山觉得自己今晚无比兴奋!
看着那个失魂落魄,仿佛脊梁骨都被抽去了的中年人,带着妻子离开。
他兴奋的给自己又倒了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用力解开了自己衬衫上最顶部的纽扣,只觉得心中畅快无比。
姚蔚山回到了自己在酒店顶楼的豪华套房。
进门之后,他得意的大笑了三声。
这种得意畅快的心情,比他四年前,赢得了生意上一个巨大的成功,并设局成功的把竞争对手逼得破产跳楼,还要高兴!
比他在对手跳楼后,他把那个和自己作对了多年的对手的女儿,硬生生的,一步步用钱,砸到了自己的床上,更来的畅快!
姚蔚山直接进了洗手间里,脱掉衣服洗澡,热水冲在身子上,那种心中胜利者的姿态,而引发的热血,始终都压不下去,越发的燥热。
他甚至想着,等会要不要打个电话,把自己前些天在城里勾搭上的那个艺术团的女孩子叫来。记得她伺候自己,伺候的相当不错。
嗯,可行。
至于孙胜利……
真当自己会放过他么?
幼稚!笑话!
自己这些年,早就学会了一个道理,斩草要除根!
只要孩子给自己带走了,带回M国去了,回头腾出手来,自然不能给自己留个隐患。
总要再想个法子,彻彻底底的踩死他才行。
姚蔚山得意的想着。
就在他穿上了睡衣,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来到客厅的时候,忽然,他站住了!
装修的非常考究的豪华套房,客厅的灯没开,光线很阴暗。
沙发上,一个人影坐在那儿。
姚蔚山心中一惊,豁然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是什么人?!“
说着,他就转身要去房间里。
“找这个?”
沙发上,陈诺缓缓往前探了探身,一张脸从阴影里露了出来。
一个最新款的诺基亚手机被他扔在了地上。
姚蔚山眼色一变,顿时就扯开嗓子:“来人……”
声音戛然而止!
面前沙发上的少年,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姚蔚山。
姚蔚山闭上了嘴巴。
“这位兄弟……”姚蔚山用力吞了口吐沫:“求财?求财的话,可以商量的!”
“不,不求财。”陈诺缓缓站了起来,平视着姚蔚山: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求一个公道。”
·
【看了一遍,想表达的味道基本出来了,还算满意。
求票,求月票,推荐票,嗯,有打赏的也可以。】
·

火熱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txt-第二十八章 【激烈點】閲讀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二十八章【激烈点】
陈诺拖着孙校花脱离了人群,别人没在意,倒是罗青跟了上来。
等操场上人散的差不多了,陈诺才终于没有再抱着孙可可。
少女一挣脱了陈诺的手,就一路狂奔跑向自己的父亲,拦腰一把抱住了,就放声大哭起来。
你 不配
“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到底怎么了呀,爸爸!”
女孩嚎啕大哭。
老孙,孙胜利,这个此刻脊梁骨似乎都被压的有些弯曲了的中年人,吐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发,柔声道:“没事,没事的,爸爸会处理好的,很快就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很快,很快……”
说着,老孙松开了女儿的手,就要走。
“爸,你去哪儿?”
斗命之道 一只粉肠
“爸爸回家,回家……回家处理点事情。”
陈诺和罗青已经跟上来了,陈诺低声道:“老孙,让可可跟你回家吧。”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老孙一愣。
“她现在回教室,今天在学校里没法待!”陈诺沉声道。
老孙似乎有些反应迟钝,此刻才悟了过来。
他叹了口气,拉着自己的女儿朝着校门外走去。
“罗青,能帮我两个忙么。”
罗青点头:“嗯,你说!”
“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刚才来催债的人,是什么来头。”陈诺淡淡道:“就算是催高利贷,也没这么闹事儿的。江宁这边做这行当的,你爸爸的那群手下应该熟,帮我打听一下,是哪家做的,成么?”
罗青想了想:“不难,我一会儿给葫芦哥打个电话问问,应该能问到。”顿了顿,他有些关切的看着陈诺:“你打听这个干什么?你……想要帮老孙,可怎么帮?”
陈诺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我……我帮他还钱呀。”
罗青虽然人善,但总不是傻子,一看陈诺没打算说实话,想了想,也就不追问了。
“嗯,好,那第二个忙呢?”
陈诺摇头:“帮我跟老师请假,我有事先回去了。”
“请假?呃……什么理由呢?”
“就说我逃课了。”
“…………”
陈诺拍了拍罗青的肩膀,龇牙一笑:“打听到了事情,发个短信给我。”
说着,这个少年就这么转身走了。
他转身过来之后,眼睛里,有团火!
·
罗青的效率很快。
只用了半个小时,一条短信就发送到了陈诺的手机里。
陈诺已经回到了家中。
他脱掉了校服,换了件黑色皮夹克,牛仔裤,运动鞋,皮手套。拿起了一个平日里放在衣柜最里面的背包,单手拎着,下楼。
跨上摩托车,戴上头盔,飞驰而去。
·二十分钟后,摩托车停在了一条僻静的街旁,一栋看上去有些破旧的商务楼,是那种老式的建筑,楼的后面还有生锈的铁楼梯。
陈诺把车停好,还对着摩托车上的倒视镜照了照自己,扶正了一下头盔。
这老式的商务楼,自然不可能有电梯的。
甚至这台阶都是开放式的。
沿着台阶一路走到了三楼,就看见面前墙壁上挂着块铜色的招牌:XX财务公司。
嗯,是地方了。
陈诺在走廊上往里迈步。
第一个房间,隔着窗户看了一眼,没人。第二个房间,窗户看了一眼,堆杂物的。
第三个房间的时候,陈诺在窗户外停了一下,他看见了窗户里几个年轻人正在打牌。
房间挺大,还有个大功率的取暖器摆在那儿。几个人正围着桌子打牌,还有人在边上沙发抽烟看电视。
嗯,上午学校那几个都在。还多了两三个陌生面孔。
陈诺继续往前走,把这一层的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这才转身又回来。
刚接近有人的那个房间,房门就被推开了,上午在学校里见过的其中一个汉子推门出来,看见走廊上一个穿着皮夹克戴着头盔的人,先是一愣,习惯性恶声恶气的喝道:“干什么的!”
陈诺缓缓走近:“找人。”
这人上下打量陈诺:“找什么人?”
这时候陈诺已经走到了他跟前。
隔着头盔和反光的镜片,陈诺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仔细打量确认了一下,嗯,没认错,是他。
“找你。”
“……什么?”
轰!
陈诺抬起一脚揣在这人的腹部,这个汉子身子腾空往后飞出,如炮弹一般砸进了门里!
这汉子直接飞进了房间里,几个人正围着桌子打牌,轰的一声,就掉在桌子上,顿时桌上的扑克牌,烟盒烟灰缸还有玻璃杯啤酒瓶什么的,四处乱飞!
房间里的几个人一愣之后,全部跳了起来。
陈诺站在门口。
“有刀的拿刀,有枪的拿枪……算了,估计你们也没有枪的。”陈诺的声音隔着头盔缓缓传进房间里:“帮个忙,反抗的尽量激烈点,我现在心情不太好,你们反抗的越激烈,我心里这火才能出痛快点。”
距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家伙瞪眼就扑上来,人才迈步,就被陈诺一把掐住了脖子!身子顿时就酱在半空,然后整个人仿佛就被抡起来一样,重重砸在了门口靠墙的一个文件柜上!
轰的一声,铁皮的文件柜直接被砸的凹了进去,彻底变形。而这个人的半个身子也死死的嵌在了裤子里面。
陈诺随手提起地上的一个暖水壶来拧开瓶盖子,半瓶子开水甩手就全泼在了那人的身上脸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人疯狂惨叫,拼命挣扎,但是身子卡在了柜子里,却偏偏动弹不得!身子如一条垂死的鱼一样直抽抽。
一连串的惨叫声里,陈诺面向屋内剩下的众人,缓缓摇头。
“不够激烈,你们加把劲。”
短暂了一秒钟沉默,屋内的人乱哄哄的纷纷翻箱倒柜抄起家伙来。斜切尖的钢管,匕首,还有人拿出了一把两尺长的尖刀来。
“嗯,有点意思了。”
·
五分钟后。
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十多平米的地方,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有的手臂或者腿脚部位,都呈现出了奇怪的扭曲角度。还有地上满是碎玻璃渣……其中一个仰面躺在那儿,大部分玻璃渣倒都渣在了他的脸上和手上。
陈诺站在屋子当中。
伏武
当啷。
他手里一截带血的链条扔在了地上。
弯腰把上午学校里领头的那个人一把抓住头发,就从地上直接拖到了墙边,又拖了把折叠椅放下,自己坐好。
“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头。”陈诺问道。
“我,我,我……”
“我知道你不是老大。”陈诺摇头:“现在,我问你问题,你仔细听好了,每个问题,你最好都认真回答。我这个人呢,特别讨厌别人撒谎骗人。有人骗我,我就会很生气。听懂了么?”
这人已经虚弱不堪:“听,听懂……啊!!!!!!”
他原本虚弱的声音,到了后来忽然化成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陈诺已经抓起他的左手,捏住小拇指,咔的一声,直接掰断!
“刚才是第一个问题,你回答的我不满意,声音太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人大声惨叫。
“嗯,很好,现在声音大多了。”陈诺满意点头:“现在,我继续问了。你叫什么名字。”
“崔,崔大鹏!!!!”
“年纪?”
“二十九!!”
“犯过事儿没?”
崔大鹏略一犹豫……
咔嚓!!
左手无名指掰断!
“啊啊啊啊啊啊!犯过犯过!犯过!!!!我坐过三年牢!!!!”
“什么罪?”
“伤,伤人!伤人!!!!”
陈诺满意点头:“很好,你看,我们已经开始建立了初步的了解了。那么,我继续问了啊。”
崔大鹏的惨叫变成了哼哼。
“你们这儿有保险箱么?”
“有!有!!有!!!!!”
陈诺点点头,把身后的双肩背包拿了下来,扔在地上,拉开了拉链。
里面空的。
“用钱装满它。”陈诺淡淡道:“装不满,我就用你身上的零碎来凑。”
崔大鹏身子哆嗦。
一半是疼!
一半是止不住的心中的那股子往外冒的寒气!
这位,太狠了!
钱终究是装满了一个双肩包。
陈诺单手拎起来掂量来一下。然后甩到背后背上。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的客户资料还有契约,在哪儿。”
“大哥你饶了我!绕了我吧!!!那个不能碰!!!老板会弄死我的!!”崔大鹏尿裤子了。
陈诺隔着头盔的反光玻璃看着这个家伙,也不说话,直接弯腰就去拉他的左手。
崔大鹏尖叫一声,拼命挣扎:“我说我说!我说!!文件柜第二个抽屉里!!”
陈诺走过去,拉开抽屉,就看见七八个厚厚的牛皮纸包塞满了抽屉。
随便打开一个,里面厚厚一叠都是各种“客户资料”。
借款人契约,身份证复印件,工作证,还有一些抵押的车本,房本的复印件之类的。
陈诺飞快的翻看,在第二个牛皮袋里找到了老孙的。
他来不及看,直接卷了起来塞进自己上衣拉链里。
主宰我的爱
转过身,走到了墙角拿起一个刚才打斗之中掉在地上的脸盆,放在了房间中央。
七八个牛皮袋全部丢在了火盆里。
陈诺转身从地上摸起来一个打火机。
还是ZIPPO的。
天武乾坤
打着了火,就丢进火盆。
很快,资料燃烧起来,火光之中,一张张纸头化为灰烬。
陈诺坐在那儿,静静的等着。
“你,你这样做,给自己不留后路么。”
地上一个汉子忽然抬头,声音哆哆嗦嗦:“你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吗!!”
陈诺摇头:“不知道。”
“我们老板是肖国华!”这个家伙咬牙:“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么做有什么后果。”
陈诺扭头冲着这人:“那你们知道我是谁么?”
“……”
“……”
“……”
房间里还清醒的几个人看着陈诺。
黑色摩托车头盔,反光镜片,皮衣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就连手上都戴了手套。
谁他妈能认出你是谁啊!!
陈诺哼了一声,挨个搜身,搜出了四台手机,直接开窗户就扔了出去。
然后整了一下身后的背包,拉起地上的铁链子,转身出门。
门合上,陈诺直接用铁链子把门把手拴上,转身下了楼。
陈诺刚下楼,里面就有人拼命撞门。
然而随着一阵轰鸣,楼下的摩托车已经扬长而去……
·
【可以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了吧?嗯,晚上还有。】
·